LV. 26
GP 732

RE:【小說】鶴翼的龍姬 更新至48+49(#20190302)

樓主 幻月 dragon41128
原本週末的時候打算去屏東,但是因為發生了一些很悲劇的事情,結果就留在台中了

算了....人生本來就是這樣,雖然感覺有些裊裊的,不過變化本來就容易來的比計畫快

雖然又丟兩篇出來很像是在飆車,不過其實就像之前說的,我個人其實想早點了結鶴翼的龍姬

並不是因為對這個作品沒有感情,只能說鶴翼的龍姬終究只是銜接用的作品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很難投注感情吧...(嘆

鶴翼的龍姬48 女王、星座與武士的大亂鬥(上)

隔天下午的時候,身穿制服的惠里香與雲雀都已經戴上了決鬥盤來到室內決鬥場之中,而身穿制服的鶴姬與琉璃也到場了。
 
惠里香在拿出自己的牌組的時候對雲雀露出微笑,雲雀也在這個時候,稍稍握空拳拍了一下惠里香的肩膀。
 
「總覺得那兩個學妹,某種程度上有點像是惠里香與雲雀呢。」琉璃看到這個情景的時候,也淺淺的笑了一下:「那個叫做壽壽華的學妹,感覺根本就是對那個叫做美雪的學妹沒轍─某種程度上,完全是慣壞了學妹的學姊。」
 
當惠里香看到一旁的鶴姬開始偷笑的時候,她的臉龐也稍稍被染紅,然後有些弱氣的聲音提出質疑:「這…這樣嗎,我覺得應該是妳想太多吧。」
 
雲雀卻在這個時候驕傲的挺胸說道:「但是惠里香學姊與我是學姊與學妹的關係,那個二人組看起來很明顯就是美雪x壽壽華的組合呀,誰攻誰受很顯而易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身穿制服並且戴上了決鬥盤的壽壽華與美雪也現身了,而兩個人的樣子似乎是有備而來。
 
「兩位好,兩位應該就是要來應徵風紀的雨村美雪與金澤壽壽華學妹吧?」鶴姬在這個時候笑了一下:「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學生會的會長.庭月櫻鶴姬,我們雖然還有其他二年級生,不過由於他們都在上課,所以只有我過來。」
 
那樣子近乎平坦的胸部,難怪被說是平原…不過看外型倒是滿好看的,只能說那些學長不長眼吧…壽壽華注意到鶴姬的胸部的時候,她也不禁回想起昨天聽到的對話。
 
「我們開始吧,壽壽華。」美雪在這個時候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既然應徵的結果是由決鬥來決定的話,那麼我們當然要拿出最好的一面。」
 
「我們來開始應付這些學妹吧,雲雀。」惠里香在這個時候輕輕拍了一下雲雀的肩膀:「畢竟作為學姊,還是應該要有學姊的樣子。」
 
於是四個少女在同時將牌組裝入決鬥盤,然後在接著啟動並且展開決鬥盤之後,同時宣告了決鬥的展開。
 
DUEL──!
 
在決鬥展開之後,美雪於是抽出了卡片:「那就是我先攻了,召喚[東國武士─鳥居元忠]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於是美雪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漆黑日式鎧甲,並且手中拿著一把稍顯破舊的武士刀的戰士。(美雪手牌:2)
 
東國武士─鳥居元忠ATK:1900/DEF:1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此卡攻擊的怪獸,將不會被戰鬥破壞。
 
在美雪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惠里香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召喚[星威獸─處刑者]採取攻擊狀態,覆蓋兩張牌,回合結束。」
 
出現在惠里香的場地上的,是一個身披重型鎧甲,手中拿著一個純銀色天秤與一把長劍的少女戰士。(惠里香手牌:3)
 
星威獸─處刑者ATK:1800/DEF:1200,等級4,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攻擊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可以從手中發動陷阱卡。
 
惠里香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壽壽華於是抽出了卡片:「再來就是我的回合了,召喚[西國武士─吉川元春]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只見壽壽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淡藍色日式鎧甲,手中拿著一把武士刀並且騎著駿馬的戰士。(壽壽華手牌:2)
 
西國武士─吉川元春ATK:1700/DEF:15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存在墓地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此卡除外,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在壽壽華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雲雀抽出了卡片:「那麼就換我了,召喚[疾風騎士─墨爾本]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疾風騎士─墨爾本ATK:2000/DEF:12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攻擊的場合:此卡有一次機會,將不被戰鬥破壞。
 
很好,再來就是大亂鬥的時間了…就在雲雀宣告了回合結束的時候,四個少女的腦中都同時浮現了這句話。(雲雀手牌:2)
 
在雲雀的回合結束之後,美雪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召喚東國旗本武士到場地上,然後用等級4的東國旗本武士協調等級4的鳥居元忠!」
 
只見美雪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穿著鮮豔日式鎧甲,手中拿著一把長槍,並且背後插著一面長方形旗幟的戰士。
 
東國旗本武士ATK:1600/DEF:10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用於戰士族同步怪獸之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東照的太陽灑落在本州的大地之上,讓刀劍輝映出權力的真正型態,斬斷一切的敵人吧!」美雪在[東國旗本武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東國武士─鳥居元忠]的時候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
 
於是美雪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鮮綠色日式鎧甲,手中拿著一把鑲嵌龍的圖騰的金色武士刀的戰士。
 
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ATK:2800/DEF:2500,等級8,風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東國旗本武士]+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改變表示形式(此時不發動反轉怪獸之效果)。
2.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從己方的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戰士族怪獸到場地上。
 
「首先因為東國旗本武士被當作同步素材,因此我可以抽一張牌。」美雪抽出了卡片之後,接著拿起卡片:「然後以伊達政宗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天嶽刀─鬼丸國綱]。」
 
鬼丸國綱,裝備魔法
只有戰士族.同步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2.     裝備此卡的怪獸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時候:在攻擊力較高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差額的戰鬥傷害。
 
就在[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的武士刀變成一把紫色武士刀的時候,美雪也接著說道:「裝備了鬼丸國綱的怪獸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並且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時候,在攻擊力較高的場合,將可以造成穿刺傷害。」
 
「戰鬥!」美雪在這個時候抬起手,然後指向了惠里香:「伊達政宗對[星威獸─處刑者]發動攻擊─龍刃迅雷(Thunder Blade)!」
 
但是就在[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舉起武士刀衝向[星威獸─處刑者]的時候,惠里香也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星辰破碎!通過將處刑者送入墓地,給予妳相當於處刑者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然後將戰鬥階段結束!」
 
星辰破碎,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名為[星威獸]的怪獸被攻擊的場合:通過將被攻擊之怪獸送入墓地,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攻擊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然後將戰鬥階段結束。
 
於是[星威獸─處刑者]舉起化為星光打向美雪的決鬥盤,美雪也在這個時候輕輕咬住了牙,然後宣告回合結束。(美雪&壽壽華LP:8000-1800=6200,美雪手牌:2)
 
在美雪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惠里香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首先發動永續陷阱卡─蘇生之魂。在蘇生之魂的效果下,以守備表示狀態特殊召喚處刑者回到我的場地上。」
 
不過就在[星威獸─處刑者]再次出現的時候,惠里香接著說道:「接下來,召喚[星宿騎士─尾宿八],然後讓等級4的尾宿八協調等級4的處刑者!」
 
此時惠里香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銀色盾牌(盾牌上繪製著天蠍圖樣),並且拿著一把長槍的戰士
 
星宿騎士─尾宿八ATK:1500/DEF:0,等級4,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存在墓地的場合:通過將此卡從遊戲中除外,己方場地上一體怪獸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
 
「星光編織出黑夜中的光芒,架起通往星辰的橋樑吧!」惠里香在[星宿騎士─尾宿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星威獸─處刑者]的同時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星威獸─黃金戰獅]!」
 
於是惠里香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純金色的鎧甲,有著火紅色的雙眼,並且身體綻放著金色光芒的巨大獅子。
 
星威獸─黃金戰獅ATK:2800/DEF:2300,等級8,光屬性,獸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星宿騎士]的協調怪獸+名為[星威獸]的怪獸一體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或陷阱卡。
 
雖然那隻伊達政宗有點危險,但是真的想要致勝的話,還是先狙擊目前比較無法自我防衛的壽壽華吧…惠里香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採取行動。
 
「戰鬥!」惠里香在這個時候抬起了手:「黃金戰獅對吉川元春發動攻擊─怒吼咆嘯(Roarof Fury)!」
 
不過就在[星威獸─黃金戰獅]朝著[西國武士─吉川元春]發出咆嘯的時候,壽壽華拿起了手中的卡片:「這個時候,從手中發動[武士的學徒]的效果─通過將此卡從手中捨棄,讓一次戰鬥無效!」
 
於是一個披著輕型日式鎧甲的戰士擋在[西國武士─吉川元春]的面前,並且擋住[星威獸─黃金戰獅]的咆嘯,惠里香也在覆蓋了一張卡片之後宣告回合結束。(惠里香手牌:3)
 
在惠里香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壽壽華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召喚西國旗本武士,然後讓等級4的西國旗本武士協調等級4的吉川元春!」
 
西國旗本武士ATK:1600/DEF:10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用於戰士族同步怪獸之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將墓地裡一張魔法卡加入手中。
 
於是壽壽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穿著樸素日式鎧甲,手中拿著一把長槍,並且背後插著一面長方形旗幟的戰士。
 
「英傑在西方的平原響應出征的號角,讓刀劍輝映出權力的真正掌握者,消滅一切的敵人吧!」壽壽華在[西國旗本武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西國武士─吉川元春]的時候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
 
於是壽壽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金色的長槍,身披重型紅色鎧甲,並且腰際掛著一把武士刀的戰士。
 
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ATK:2800/DEF:2600,等級8,炎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西國旗本武士]+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己方的生命值較對方玩家的生命值低的場合:此卡在發動攻擊的場合,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
2.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從牌組最上方抽一張牌。
 
首先通過將墓地裡的吉川元春除外,我可以抽兩張牌壽壽華抽出卡片後,便接著說道:「接下來,以真田幸村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天嶽刀─童子切安綱]。」
 
於是[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收起了長槍,然後接著抽出武士刀─只見那是一把由淺淺的霧氣包覆在刀身上,並且綻放銀色光芒的武士刀
 
天嶽刀─童子切安綱,裝備魔法
只有戰士族.同步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裝備了童子切安綱的怪獸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而在真田幸村本身的效果之下,由於我方生命值較低,因此真田幸村將會在發動攻擊的場合上升800分的攻擊力!」壽壽華抬起了手:「戰鬥!真田幸村對墨爾本發動攻擊─深紅刀刃(Crimson Blade)!」(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ATK:2800→4600)
 
「發動陷阱卡─飄揚的米字旗!」雲雀揚起了手:「當我場地上的怪獸被攻擊的時候,我可以將牌組中一體協調怪獸加入手中!」
 
飄揚的米字旗,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怪獸被攻擊的場合:將己方將牌組中一體協調怪獸加入手中,然後將牌組洗牌。
 
不過就在[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要朝[疾風騎士─墨爾本]揮動武士刀的時候,雲雀卻又接著說道:「墨爾本雖然有一次機會不被戰鬥破壞,但是發動陷阱卡─紳士精神!當我承受戰鬥傷害的時候,給予對方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紳士精神,通常陷阱
1.     己方承受戰鬥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於是[疾風騎士─墨爾本]擋住了[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的攻擊後,立刻朝壽壽華揮了一刀。(惠里香&雲雀LP:8000-[4600-2000]=6400;美雪&壽壽華LP:6200-1000=5200)
 
沒想到還是被這樣子給陰了一把,太小看那個叫雲雀的學姊了…壽壽華在攻擊之後,很快就宣告了回合結束。(壽壽華手牌:3)
 
壽壽華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雲雀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召喚[帝國使者─槍騎士]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3的槍騎士協調等級4的墨爾本
 
帝國使者─槍騎士ATK:1300/DEF:0,等級3,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己方場地上的怪獸,遭到戰鬥破壞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此卡除外,令該次破壞無效。
 
「女皇的刀劍指向了大地,獅子的權威是不容挑戰的!」於是[帝國使者─槍騎士]化為三顆星星之後包覆[疾風騎士─墨爾本]的時候,雲雀也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劍戟的上位者─安妮]!」
 
只見雲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披輕型鎧甲,並且手中拿著一把金色長戟的少女戰士。
 
劍戟的上位者─安妮ATK:2200/DEF:2500,等級7,地屬性,戰士族,同步/
效果怪獸
名為[帝國使者]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將不會戰鬥破壞被攻擊的怪獸,並且戰鬥傷害為零,並且在被攻擊的怪獸放置一個[傷痕計數器]:被放置[傷痕計數器]的怪獸表側表示為限,攻擊力與守備力將會降低為零。
 
「安妮在發動攻擊的時候,將不會戰鬥破壞被攻擊的怪獸,並且戰鬥傷害為零,並且在被攻擊的怪獸放置一個[傷痕計數器]。」雲雀在這時候說道:「被放置[傷痕計數器]的怪獸表側表示為限,攻擊力與守備力將會降低為零。」
 
當壽壽華與美雪瞇起雙眼的時候,雲雀揚起了手「戰鬥!安妮對伊達政宗發動攻擊─劍戟狂舞(Mad Blade Dance)!」
 
於是[劍戟的上位者─安妮]揮動長戟劈向[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之後,後者也接著跪了下來。(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ATK:3300→0)
 
「接下來,發動速攻魔法卡─傲氣的武裝紳士!」雲雀接著揚起了手:「當我的場地上只存在一體同步怪獸的時候,對方玩家的一體怪獸必須攻擊我的同步怪獸─在這個效果下,讓伊達政宗攻擊安妮!」
 
於是本應跪下來了的[東國煌天武士─伊達政宗]揮動武士刀砍向[劍戟的上位者─安妮],但是卻因為後者的反擊被反過來殲滅。
 
「發動陷阱卡─不屈的武士!當我場地上的戰士族怪獸被戰鬥破壞的時候,戰鬥傷害將減為一半!」美雪在這個時候揚起了手:「而由於伊達政宗遭到戰鬥破壞因此我可以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戰士族怪獸到場地上!」
 
於是美雪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一把長弓與一把武士刀,披著輕型日式鎧甲的戰士。(美雪&壽壽華LP:5200-[2200*1/2]=4100)
 
東國武士─渡邊守綱ATK:1900/DEF:1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此卡攻擊的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後被破壞。
 
果然很有趣呢,比我想像中來的耐打…雲雀這麼想的時候也淺笑了一下,並且在覆蓋一張卡片後宣告回合結束。(雲雀手牌:0)

鶴翼的龍姬49 女王、星座與武士的大亂鬥(下)

在雲雀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美雪於是抽出了卡片:「那麼就換我了,發動魔法卡─協調返回!在這張卡的效果下,透過支付800分的生命值將東國旗本武士特殊召喚回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東國旗本武士協調等級4的渡邊守綱!」
 
又是同步召喚,這下可真是精采了…當[東國旗本武士]再次出現在美雪的場地上的時候,惠里香也如此想著。(美雪&壽壽華LP: 4100-800=3300)
 
「東照的太陽灑落在本州的大地之上,讓刀劍輝映出權力的真正型態,斬斷一切的敵人吧!」美雪在[東國旗本武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東國武士─渡邊守綱]的時候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
 
於是美雪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金色長槍,身上披著暗色的日式鎧甲,並且腰際掛著武士刀的戰士。
 
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ATK:3000/DEF:2600,等級8,暗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東國旗本武士]+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場合:在此卡的攻擊力高於被攻擊怪獸的守備力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差額的傷害。
2.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己方場地上戰士族怪獸為對象的魔法卡效果,將會被無效化。
 
「首先因為[東國旗本武士]的效果,我可以抽一張牌。」美雪抽出卡片後接著說道:「接下來,以井依直政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狐火鎧甲。在狐火鎧甲的效果下,井依直政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狐火鎧甲,裝備魔法
只有戰士族.同步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2.     裝備此卡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將會代替破壞。
 
「戰鬥!」美雪在這個時候指向了惠里香:「井依直政對黃金戰獅發動攻擊─暗色衝擊(Dark Impact)!」
 
就在[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舉起長槍衝向[星威獸─黃金戰獅]的時候,惠里香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雙子座的光輝!這一回合黃金戰獅將不被戰鬥破壞,然而戰鬥傷害將會變成兩倍!」
 
於是[星威獸─黃金戰獅]發出咆嘯聲之後,擋住了[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的攻擊。(惠里香&雲雀LP:6400-{[3800-2800]*2}=4400)
 
看來剛剛的戰術失敗了,這下子只能指望壽壽華了…美雪在覆蓋了一張卡片後,於是接著宣告回合結束。(美雪手牌:1)
 
在美雪宣告回合結束後,惠里香接著抽出卡片:「這一回合,召喚[星宿騎士─尾宿二]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星宿騎士─尾宿二]協調等級8的[星威獸─雷光戰獅]!」
 
只見惠里香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銀色盾牌(盾牌上繪製著天蠍圖樣),並且拿著一把長刀的戰士。
 
星宿騎士─尾宿二ATK:1500/DEF:0,等級4,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存在墓地的場合:通過將此卡從遊戲中除外,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星光編織出黑夜中的光芒,架起通往星辰的橋樑吧!」惠里香在[星宿騎士─尾宿二]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星威獸─雷光戰獅]的同時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星威獸─雙頭巨龍]!」
 
於是惠里香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全身上下披著水銀色的鱗片,長著兩顆頭(都有著金色的眼睛),長滿了犄角的身體如同巨蟒一般,並且展著翅膀的巨龍。
 
星威獸─雙頭巨龍ATK:4000/DEF:3500,等級12,水屬性,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星宿騎士]的協調怪獸+名為[星威獸]的同步怪獸一體
1.     此卡可以於一個回合之中,發動兩次攻擊。
2.     此卡不會成為魔法卡與陷阱卡效果之發動對象。
3.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無視召喚條件,從墓地裡特殊召喚一體同步怪獸到場地上。
 
「雙頭巨龍不會成為魔法卡與陷阱卡效果之發動對象,並且可以於一個回合之中發動兩次攻擊!」惠里香揚起了手:「戰鬥!雙頭巨龍對井依直政發動攻擊─寒冰氣流(Frozen Stream)!」
 
於是[星威獸─雙頭巨龍]朝著[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吐出水藍色的氣流,美雪卻在這時候說道:「在[狐火鎧甲]的效果之下,[狐火鎧甲]將會代替井依直政被破壞。」(美雪&壽壽華LP:4100-[4000-3800]=3900)
 
「但是雙頭巨龍在自身的效果下,還能再一次發動攻擊!」惠里香揚起了手:「因此,雙頭巨龍再次對井依直政發動攻擊─寒冰氣流(Frozen Stream)!」
 
只見[星威獸─雙頭巨龍]再次朝著[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吐出水藍色的氣流,並且這次將後者徹底消滅。(美雪&壽壽華LP:3900-[4000-3000]=2900)
 
看看下一個回合的時候,能不能召喚出另外一隻[星威獸]好了…惠里香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又覆蓋兩張牌並宣告回合結束。(惠里香手牌:1)
 
在惠里香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壽壽華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是我的回合了,發動魔法卡─背水衝鋒!當我方生命值較低的場合,我場地上的一體同步怪獸可以發動兩次攻擊!」
 
之所以發動這種可以進行兩次攻擊的卡片,是為了殲滅我場地上的安妮與惠里香場地上的雙頭巨龍嗎…雲雀這麼想的時候,也瞇起了雙眼。
 
「在背水衝鋒以及自身的效果下,真田幸村不僅攻擊力上升為4600分,這一回合將能發動兩次攻擊!」壽壽華在這時候指向了雲雀:「戰鬥!真田幸村對安妮發動攻擊─深紅刀刃(Crimson Blade)!」
 
於是[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在揮動武士刀之後,將[劍戟的上位者─安妮]消滅了。(惠里香&雲雀LP:4400-[4600-2200]=2000)
 
「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光榮條約!」雲雀抬起了手:「當我場地上的同步怪獸被破壞的場合,這回合任何戰鬥破壞將會無效,並且戰鬥傷害將會歸零!」
 
雲雀在這個時候望向了惠里香,惠里香在回視雲雀之後稍稍點了一下頭,壽壽華只能在覆蓋兩張卡片後宣告回合結束。(壽壽華手牌:1)
 
在壽壽華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雲雀接著抽出了卡片:「再來就換我了,當我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同步怪獸的場合,可以不進行上級召喚直接特殊召喚[疾風騎士─沃爾波]到場地上,然後結束這回合。」
 
於是雲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輕型鎧甲,手中拿著一把軍刀與一把輕型步槍的戰士。(雲雀手牌:0)
 
疾風騎士─沃爾波ATK:1200/DEF:2200,等級5,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己方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同步怪獸的場合:可以不進行上級召喚直接特殊召喚此卡到場地上。
 
怎麼辦呀,叫不出同步怪獸…雲雀這麼想的時候,也露出了有些無奈的表情,然後向惠里香擺出了無奈的眼神。
 
雲雀叫不出同步怪獸的話,就只能由我暫時掩護了…惠里香明白雲雀的無奈之處以後,也笑著點了一下頭,雲雀這才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雲雀宣告回合結束之後,美雪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這一回合,發動魔法卡─暗色蘇生。通過支付500分的生命值,從墓地裡特殊召喚井依直政到場地上。但是井依直政無法攻擊,並且會在回合結束的時候被破壞。」
 
就在[東國煌天武士─井依直政]再次出現的時候,美雪也接著說道:「接下來,召喚東國旗本武士,然後讓等級4的東國旗本武士協調等級4的井依直政!」
 
等級12的同步怪獸,這跟惠里香學姊的很相似欸…雲雀在這個時候露出驚訝的表情,惠里香則是稍稍歪了一下頭。
 
「東照的太陽灑落在本州的大地之上,讓刀劍輝映出權力的真正型態,斬斷一切的敵人吧!」美雪在[東國旗本武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東國武士─井依直政]的時候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東國煌天武士─本多忠勝]!」
 
於是美雪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上披著重型銀色鎧甲,手中拿著一把金色的長槍,並且散發強烈壓迫感的戰士。
 
東國煌天武士─本多忠勝ATK:3500/DEF:3000,等級10,光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東國旗本武士]+戰士族.同步怪獸一體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此卡為對象的魔法卡、陷阱卡以及怪獸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2.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此卡攻擊的怪獸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一半的攻擊力。
 
美雪在這個時候握住了手:「以本多忠勝為對象的魔法卡、陷阱卡以及怪獸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並且被本多忠勝攻擊的怪獸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一半的攻擊力!」
 
麻煩了,感覺這種效果首先會拿來對付的,就是我的雙頭巨龍…惠里香還在這麼想的時候,她的預感馬上就應驗了。
 
「戰鬥!」美雪在這個時候高高揚起了手:「本多忠勝對雙頭巨龍發動攻擊─鍛鋼神槍(Divine Spear)!」
 
不過就在[東國煌天武士─本多忠勝]揮動長槍消滅[星威獸─雙頭巨龍]的時候,惠里香抬起了手:「雙頭巨龍被戰鬥破壞的時候,我可以無視召喚條件,從墓地裡特殊召喚一體同步怪獸到場地上!」(惠里香&雲雀LP:2000-[3500-2000]=500)
 
於是[星威獸─黃金戰獅]再次出現在惠里香的場地上,而美雪也在覆蓋一張卡片之後宣告回合結束。(美雪手牌:2)
 
美雪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惠里香接著抽出卡片:「那麼就換我了,召喚[星宿騎士─尾宿四]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星宿騎士─尾宿四]協調等級8的[星威獸─雷光戰獅]!」
 
只見惠里香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銀色盾牌(盾牌上繪製著天蠍圖樣),並且拿著一把長戟的戰士。
 
星宿騎士─尾宿四ATK:1500/DEF:0,等級4,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用於同步怪獸之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以此卡為素材的同步怪獸,在被同步召喚的回合,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星光編織出黑夜中的光芒,架起通往星辰的橋樑吧!」惠里香在[星宿騎士─尾宿二]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星威獸─雷光戰獅]的同時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星威獸─帝焰戰姬]!」
 
只見惠里香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純金色重型鎧甲,鎧甲上繪製著兩個持槍
天使的圖樣,並且手中拿著一把被烈火包覆的長劍的少女戰士。
 
星威獸─帝焰戰姬ATK:4000/DEF:3500,等級12,炎屬性,天使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星宿騎士]的協調怪獸+名為[星威獸]的同步怪獸一體
1.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此卡可以再次發動攻擊。
2.     此卡成為陷阱卡效果發動對象的場合:將該效果無效化並加以破壞。
 
「以[星宿騎士─尾宿四]為素材的同步怪獸,在被同步召喚的回合,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在這情況下,帝焰戰姬的攻擊力將會上升為4500分!」惠里香接著揚起了手:「戰鬥!帝焰戰姬對本多忠勝發動攻擊─蒼空神劍(Sword of Heaven)!」
 
不過就在[星威獸─帝焰戰姬]舉起長劍衝向[東國煌天武士─本多忠勝]的時候,美雪也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威嚇的旗幟!對方玩家的怪獸攻擊的時候,被攻擊的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就在這個時候,從墓地裡發動[星宿騎士─尾宿八]的效果!」惠里香在這個時候握住了手:「通過將墓地裡的[星宿騎士─尾宿八]從遊戲中除外,讓帝焰戰姬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
 
於是[星威獸─帝焰戰姬]揮動長劍之後將[東國煌天武士─本多忠勝]殲滅,但是美雪卻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退兵三舍!當我場地上的怪獸被破壞的時候,將該次戰鬥階段結束。(美雪&壽壽華LP:2900-[4300-3500]=2100)
 
看來這個學妹命很大,還以為能夠直接用帝焰戰姬將她了結…惠里香這麼想的時候,也覆蓋了一張牌並宣告回合結束。(惠里香手牌:0)
 
在惠里香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壽壽華接著抽出卡片:「那麼就換我了,再召喚一個西國旗本武士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西國旗本武士,協調等級8的真田幸村!」
 
「英傑在西方的平原響應出征的號角,讓刀劍輝映出權力的真正掌握者,消滅一切的敵人吧!」壽壽華在[西國旗本武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西國煌天武士─真田幸村]的時候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西國煌天武士─立花宗茂]!」
 
猛烈的雷光綻放在壽壽華的場地上,而接著出現在壽壽華的場地上的是一個身披重型日式鎧甲,並且手中拿著一把銀色武士刀的戰士
 
西國煌天武士─立花宗茂ATK:3500/DEF:3000,等級10,光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東國旗本武士]+戰士族.同步怪獸一體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此卡為對象的魔法卡、陷阱卡以及怪獸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2.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此卡可以在一個回合之中,發動兩次攻擊。
 
「最後,以立花宗茂為對象,裝備魔法卡─[天嶽刀─千鳥]。」壽壽華拿起了手中的卡片:「在千鳥的效果下,立花宗茂將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惠里香還在感到驚訝的時候,壽壽華已經揚起了手:「立花宗茂可以在一個回合中發動兩次攻擊,因此立花宗茂首先對帝焰戰姬發動攻擊─雷光萬丈(Roaring Thunder)!」
 
不過就在[西國煌天武士─立花宗茂]舉起武士刀衝向[星威獸─帝焰戰姬]的時候,惠里香卻握住了手:「發動速攻魔法卡─處女座的神威!當我場地上的[星威獸]被攻擊的場合,可以讓該回合戰鬥傷害歸零,並且怪獸將不被戰鬥破壞!」
 
只見[西國煌天武士─立花宗茂]的武士刀被[星威獸─帝焰戰姬]用長劍擋住,壽壽華見狀也只能宣告回合結束。(壽壽華手牌:0)
 
在壽壽華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雲雀接著抽出了卡片:「這一回合,召喚[帝國使者─長戟騎士]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3的[帝國使者─長戟騎士]協調等級5的沃爾波!」
 
此時雲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全套軍服,並且手中拿著長戟的戰士。
 
帝國使者─長戟騎士ATK:1500/DEF:1000,等級3,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作為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女皇的刀劍指向了大地,獅子的權威是不容挑戰的!」於是[帝國使者─長戟騎士]化為四顆星星之後包覆[疾風騎士─沃爾波],雲雀也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落日的餘暉─伊莉莎白]!」
 
此時雲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拿著手中一把步槍與一把軍刀,並且身穿鮮紅色軍服(軍服上掛著徽章與榮譽帶)的少女戰士。
 
落日的餘暉─伊莉莎白ATK:2700/DEF:2400,等級8,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帝國使者]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1.     己方墓地裡每有一體戰士族同步怪獸,此卡就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由於[帝國使者─長戟騎士]被作為同步召喚的素材,因此我抽一張牌。」雲雀抽出卡片後接著說道:「而我墓地裡每有一體戰士族同步怪獸,此卡就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我的墓地裡存在安妮,因此伊莉莎白的攻擊力與守備力分別會上升為3000分與2700分。」
 
雲雀在抽出卡片之後,接著就拿起了卡片:「然後發動速攻魔法卡─紅衣軍團的行軍!這一回合,將伊莉莎白的守備力將到攻擊力之上,但是伊莉莎白會在回合結束的時候被破壞!」
 
壽壽華在[落日的餘暉─伊莉莎白]舉起軍刀的時候吞了一下口水:「伊莉莎白的攻擊力就是3000分了,要是將2700分給加上去的話,不就變成5700分了…」
 
「沒錯的,而且伊莉莎白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雲雀揚起了手:「戰鬥!伊莉莎白對立花宗茂發動攻擊─女皇的行軍(Queen’s March)!」
 
於是[落日的餘暉─伊莉莎白]舉起軍刀並且劈向[西國煌天武士─立花宗茂]之後,將後者徹底的消滅了。(美雪&壽壽華LP:2100→0)
 
 
美雪與壽壽華將決鬥盤收起來的時候,臉色都不太好看─畢竟原本還有2100分的生命值,居然是被雲雀一口氣削光而輸掉的。
 
不過惠里香卻在收起決鬥盤的時候笑了一下:「恭喜兩位學妹,其實因為是雙人決鬥的緣故,所以門檻其實是2000分─能夠將我與雲雀的生命值削到2000分以下,各位就能進入學生會了。」
 
雲雀也笑了一下:「雖然說最後是靠著[紅衣軍團的行軍]打贏的,不過還是恭喜兩位學妹,妳們得到了風紀委員的職位。」
 
美雪一開始還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不過卻馬上就笑著攬住壽壽華說道:「我們拿到風紀委員的職位了欸,太好了!」
 
壽壽華只是笑了一下:「是呀,看來學姊並不因為我們打輸就嫌棄我們,我們未來就好好地一起加油吧。」
 
這樣就多出兩個人了,看看要不要丟包給鶴嶽,讓鶴嶽來指導看看吧…琉璃笑著聳肩的時候,鶴姬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