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女神轉生回顧系列
LV. 40
GP 791

【心得】回顧女神轉生--(4)

樓主 豬星 butasei

本文原作者為現討論區DQ板板主Calsdark,唯在刊登之前經過本人修飾。
在此特別感謝Calsdark兄。

=====================================================

◎意識與潛意識的狹間(下) 從心理學層面談『罪』的內涵


各位讀者大家好。
在上一期中,我們已經簡單地瀏覽了『罪』這個遊戲略帶複雜的故事背景;
而在這期的專欄裡,我們將更深入地介紹遊戲中一些劇情橋段,
以及說明其所代表的深刻含意。


◆謠言與自我探尋◆


在上期的內容中,我們提到『普遍的無意識』中的渾沌、
破壞性化身「ニャルラトホテプ」(本遊戲的最終頭目),
在整個珠閒榴市中利用讓謠言成真的力量,來製造各種破壞和動亂。

在故事中,「Joker」被打倒後,淳的父親出現,
奪走淳使用「Persona」(超我)的力量,並帶領影的達哉、榮吉和莉莎追擊希特勒而去。
大部分的玩家玩到這裡,腦子裡一定已經一團混亂:
哪來的希特勒?他所帶領的,那群從天而降的「ラスト‧バタリオン」部隊又是什麼?
而淳的父親不是已經死了,怎麼又出現在眾人面前呢?而影之五人組又是什麼?


答案還是那一句老話:在珠閒榴市,只要是謠言便會成真。


傳說中「ラスト‧バタリオン」是納粹的高科技特殊部隊,
他們在西元1945年從柏林救出希特勒後,便躲在南極的秘密基地,暗中從事納粹的復興。


這些和最後迷宮中出現的外星人一樣,全都是イデアル先生妄想的產物。


イデアル先生愛著有才能卻始終懷才不遇的橿原明成(淳的父親),
並痛恨著身為橿原的妻子,但卻始終瞧不起她的黑須純子(淳的母親)。
為了證明自己才配得上橿原,
イデアル先生無條件地協助橿原研究マイヤ人文明,
並協助寫作「イン‧ラケチ」。


俗話說物以類聚,
須藤龍也是個會無中生有聽到聲音的縱火狂,
橿原明成是個懦弱自卑的不遇教師,
那麼岡村真夜(イデアル先生)自然也不會是什麼正常的傢伙。


橿原的死令她幾乎瘋狂,她不相信橿原是因為意外或自殺而死,
便產生了「納粹害怕橿原的研究,而將他殺死」的妄想。


イデアル先生的這個妄想,不知怎地在社會大眾之間流傳了起來,
甚至從新聞播報員的口中說出來……於是,謠言成真了。
「ラスト‧バタリオン」從天而降,登陸珠閒榴市,開始展開恐怖鎮壓。


至於後來出現的「穿著氣派的橿原」,以及「影之五人組」,也都是虛妄的產物。
偽橿原是淳小時候所期待的理想氣派父親的具體化,
影子們則是之前街上所流傳的謠言「恐怖份子五人組」
(在幾起爆炸事件發生時,假面黨所放出的謠言)的現實化。


「你所想到的,就會變成現實。」
在最後迷宮中,
也就是越接近「ニャルラトホテプ」的根據地「無意識之海」,
這個法則就越明顯。


人們的恐懼產生了謠言,謠言化成了真實的敵人,又帶來了更大的恐慌……
於是惡性循環不斷發生,「ニャルラトホテプ」也就利用這一點,
達成了毀滅世界的目的。


沒錯,聰明的玩家一定已經發現了:
讓謠言成真的,就是潛藏在人類社會背後的陰影,
集全人類憎恨、惡意和破滅欲於一身的「ニャルラトホテプ」。


不知大家是否記得一件事?
「フィレモン」在「ニャルラトホテプ」殺了舞耶後,說出一句話:
「我們是一體的兩面。」
(看看跟最後魔王決戰的地方,是不是和之前フィレモン賜與眾人Persona的地方很像?)
而他們兩位「無意識的化身」的存在目的,
則是給予人類試煉,讓人們擁有往夢想前進的力量。


達哉聽了勃然大怒(這是筆者的選擇,當然玩家您也可以選擇向他道謝):
什麼叫試煉?什麼叫夢想?如果這是試煉,那為何幾乎摧毀了主角們的一切?
如果這是希望人類實現夢想,那舞耶的死又代表了什麼?
憤怒的達哉打了「フィレモン」一拳,
這才發現原來在「フィレモン」面具下的,就是達哉自己的臉。


說明白一點,「フィレモン」和「ニャルラトホテプ」都是人類意識的集合體,
在「フィレモン」之中,有著達哉的堅強和勇氣;
而在「ニャルラトホテプ」之中,有著達哉內心的憤怒和黑暗面。
同樣地,莉莎的愛、榮吉的夢……
這些對大多數人價值觀來說屬於「光明面」的東西,
都存在於「フィレモン」的心中;
而淳的自卑、舞耶對火的恐懼……
這些對大多數人價值觀來說屬於「黑暗面」的東西;
則充塞在「ニャルラトホテプ」的腦海裡。


也就是說:
「全人類的光明面」造就了「フィレモン」的存在,
「全人類的黑暗面」則產生了「ニャルラトホテプ」,
兩者存在於巨大的「無意識之海」中,彼此對抗,卻又彼此合作,
加速了人類的進化,卻也阻礙了人類的自主發展。


所以『罪』的主角們並不只是在和謠言對抗,
也是在和自己內心所創造出來的怪物對抗。
這就心理學的角度來說,其實是一種自我探求的過程--
藉由不斷重複的自我否定和自我肯定,進而追求真正自我和夢想的實現--
只是它利用遊戲的方式表現出來而已。


所以,『罪』就是利用遊戲的形式,來表現出一種自我探尋的經過。
「フィレモン」也好,「ニャルラトホテプ」也好,
都只是活在自己內心深處的友人或敵人,也就是自己的多個化身。


『罪』這個遊戲的基本含意,莫過於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父親的象徵與贖罪的意義◆


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在『罪』之中,所蘊含的更深一層意義--父親的存在。


有全破『罪』的人都知道,
最終頭目的名字叫做「グレイトファㄧザㄧ」,
其意思就是「偉大的父親」。


大部分的玩家這時候一定傻眼了:
不是說真正的敵人是「ニャルラトホテプ」嗎?
怎麼又變成「グレイトファㄧザㄧ」了?


其實,「グレイトファㄧザㄧ」只是「ニャルラトホテプ」
所表現出的一個「父親意象存在」而已;
遊戲最末フィレモン也指出:「ニャルラトホテプ」藉由「父親的形象」來迫害主角們。
沒錯,這就是「罪」的另外一個主題:
探討「父親」的存在,以及「贖罪」的真正意義。


在『罪』裡面,有個問題一直盤旋在主角們的心中:
「你有沒有夢?你要如何去實現夢?」
Joker的存在,就是為了實現眾人的夢,並吸收他們尋夢的力量而誕生的。
何謂「追夢」?只是單純地追求夢想嗎?


在傳頌古今的神話之中,英雄們對夢想的追求,通常反映在和父親的決戰上;
也就是說,從父親的束縛中掙脫,就是一個追夢的過程。
在神話裡,父親常代表一個「啟蒙」的形象,這當然也可以應用在『罪』裡面:
舞耶的父親為了盡記者的職責,而不幸死於戰地,
但舞耶依然繼承了來自父親的意志,而成為一名記者;
淳的父親是個懦弱的男子,他的脆弱致使淳不敢在同伴前認他是自己的父親,
但是他那脆弱的一面終究影響了淳,使得他被錯誤的記憶所操控,變成了Joker。


而在『罪』裡面,在主角一行人裡,真正充當「父親」這角色的,
是啟蒙眾人學會使用persona的舞耶。
聰明的玩家此時一定發現了,
小隊真正的領導者,其實並不是主角達哉,而是舞耶。


在從前的假面黨之中,像是父親那樣姐代父職、照顧大家的,就是穿著水手服的舞耶。
而年幼的主角們將舞耶關進神社中,
發生火災並誤認為舞耶已死的事件,
就是一個「弒父」的過程,也就是心理學上所稱的「伊底帕斯情結」--弒父衝動;
至於眾人心中,之所以一直有所謂的「罪惡感」,就是來自於「弒父」這個行為。


換句話說,主角們誤以為自己害死了舞耶,
於是罪惡感就誕生,這個「罪」的因果連鎖也就被起動了。
而主角們尋夢、打倒Joker、對抗希特勒、
以至於最後打倒「ニャルラトホテプ」這個「父親意象」的所有行動,
其實就是一個為了贖罪而存在的行為。


「偉大的父親」所代表的,就是存在於主角們心中,因為「弒父」而造成的桎梏;
而打倒「グレイトファㄧザㄧ」,也就代表主角們的罪惡,
從那個夏夜的惡行中解放了出來。


神話學大師坎伯在其著作「千面英雄」中寫道:
「父親的食人魔面向,是受難者自我的反映--
這個自我衍生自己成過去,卻向前投射的嬰兒期激情景象;
而執著於教化性非實質事物的偶像崇拜本身,
就是使個人深陷罪惡感的過錯,
它使具潛能的成人心靈無法以一種較平衡、
更真實的觀點來看待父親,也因此無法平實的看待世界。
『贖罪』就是在揚棄我們自己產生的兩重怪物--
被認為是上帝(超我)的龍怪,和被認為是罪惡(被壓抑的本我)的龍怪。
但是這需要揚棄對自我本身的執著,那就是困難所在了。
個人必須相信父親是慈悲的,然後仰仗此一慈悲。
於是,信仰中心便轉移到殘酷之神緊縮而粗糙的指環之外,
可怕的食人魔也就隨之消失了。」


筆者個人認為,這段話幾乎就是『罪』整個遊戲的主旨所在。
舞耶所表現的,就是主角一行人的未來,她不但是啟蒙者,還是主角們未來的投影。
冒險者在到達目的地之後,揚棄了冒險者的身份,成為以後的冒險者們的引導者,
這件事就表現在黛雪野(黛 ゆきの)的身上--
黛找到了夢想,於是她再也不需要persona,
就將之轉移給失去persona的淳,成為新一代的引導者。


所以「贖罪」的過程,其實就是在作一個自我的探求,
從一個探尋者,透過尋求自我的過程,到最後終於從夢中解放,
並開始扮演啟蒙他人的角色。


從自我的觀點來看,誠如前面所說,「父親」的形象,其實就是未來自己的投影,
因此從「弒父」到「贖罪」的過程,就是從自我否定到重新認定自我的一條路徑,
也就是人類去發掘生命意義和自身夢想的必經途徑。


說穿了,『罪』這整個遊戲,就是在詮釋一個啟蒙的過程,一個再生的演繹。


坎伯寫道:
「我們和那保護我們的父親是一體的,這是救贖的洞見…(中略)
…父親本身便是二度誕生的子宮和母親。」


因此英雄在啟蒙的過程中粉碎自己,最後重新找回自己,
才發現「自己」就是他所要尋找的事物!
這就是任何英雄的歷險,也是從古到今所有英雄神話的主旨。
所以,「女神異聞錄2 罪」是一齣現代的英雄神話劇,也是最棒的現代冒險史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女神異聞錄Ⅱ 罪』的真諦◆


可是,到了神話劇的最後,您會發現無法改變的「殘酷現實」終究還是發生了:
舞耶還是死了!為什麼?為什麼舞耶還是無法擺脫死亡的命運?
唯一的解釋是:整個故事的流程就是在「贖罪」,
既然已經贖了罪,那「罪」就必然存在,
也就是說,舞耶死亡的命運無法改變,
除非將整件事的因果關係從世界上剝除掉。


話說回來,為什麼舞耶得死呢?
原來在「マイヤ的託宣」中,
要獻上一位名為「Maya」的女性做為祭品,
才會造成「Grandcross的惡夢」(關於「Grandcross」,請參照上一篇文章);
イデアル先生一直以為這個女祭品就是她,
(她的本名是「岡村真夜」,而「真夜」兩個字就念作Maya)
但事實上「ニャルラトホテプ」所相中的,
卻是舞耶(「舞耶」兩個字也念作Maya)。


舞耶死於ロンギヌス之槍,那支傳說中刺中耶穌身體而被詛咒、刺中會血流不止的魔槍;
換句話說,她的死仍然是謠言的力量,
因為ロンギヌス之槍的存在,就是一則由來已久的謠言。
也就是說,即使戰勝了「偉大的父親」,
主角們(包括舞耶)依然逃不出「ニャルラトホテプ」的手掌心,
也就是逃不出「普遍的無意識」的影響範圍。


這也難怪了,畢竟「普遍的無意識」可是匯聚了全人類的精神力量,
所以再怎麼說,人類的思維和存在,都逃不出這個範圍。
而主角們身為人類,自然而然就無法離開這個範疇……
那麼,要怎麼救舞耶呢?要怎麼把因果的絲線剪斷呢?


前面說過了,這個遊戲本身就是一個「贖罪」的過程,
所以如果「罪」不存在了,一切悲劇自然都不會發生。
所以最後「フィレモン」指點了一條路,
那就是將一切歸零,讓發生在那個夏夜的憾事不曾發生過。
即使這樣做可能會忘了彼此,但主角們仍然相信:
「當時間軸再度交會的一剎那,一切都將再度成為最美好的回憶。」


於是贖罪的過程,就在「罪」已經消逝的情形之下,作了個完美的結束:
遊戲中的角色們肅清了他們的罪惡感,勇敢地面對世界活下去;
玩家們則從遊戲中體會了一次對自我的探尋,重新開始挖掘自我的價值和夢想的必要性。
這就是「女神異聞錄Ⅱ 罪」的真諦。


最後要補充的是,「フィレモン」也好,「ニャルラトホテプ」也好,
他們都不是真正的敵人,因為他們只是自我多重面貌中的兩個而已。
(君不見「フィレモン」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罪』想闡述的最大意義,
在於人類真正的敵人並不是大自然,
也不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千萬種生物,
而是人類自己。


所以唯有戰勝自己,擊敗自己內心的龍怪、惡魔,
人才能覺醒,才能發現自己存在的真正意義,並進而啟蒙他人。
幸福由此而生,完美因此達到。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6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