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730

RE:【其他】宿命第一章,警戒

樓主 月光法師 lkkbigopen
警戒
遙遠的彼方,一個叫做激流計畫的殲滅行動,正在和他們的獵物-裂片妖跟柯幫惡徒-展開大戰‥‥

「誓死讓柯幫惡徒的屍體填滿死鬥坑!」掌旗兵大喊。
只見法術此起彼落‥招招致命,但是不像槍枝-它的威力會因為距離太長而改變-有的變強有的變弱,有的甚至改變功能‥‥
「這是‥」充在離死鬥坑有一小段距離的山丘上,「可惡‥不是叫他們‥」突然有一個光球飛快的飛向充。充試圖用反擊咒語,但是光球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是時空傳送啊‥」充在一個藍色的通道中走著。「看來只有位移而已…不能太早線斷言‥等等,這個難道是‥」充看著通道壁上的影像。「難道真的有這回事?怎麼可能‥」有一個古老的傳說,當法師們出現惡棍,並且與裂片妖合作的時候,耶穌的十二門徒將會重生,並且再度出現猶大;但是如果「猶大」被阻止,惡棍將會消失,裂片妖又將回到各自的住處‥
「找到了!」充說著。「原來就在這裡。」說著就走向出口。
時空傳送通道的壁上,繼續撥放著航跟十二位妹妹的生活‥‥


「各位同學請注意一下這邊,我們班上今天將有一位新的同學跟我們一起上課。」航的班導師說。
「有轉學生?」縩緒說。「我還以為會轉到其他人數比較少的班級‥」
航:「喔‥應該是吧‥」
老師:「希望同學能帶新同學認識一下環境。還有一件事情:運動會快要到了,這次全班都要參加班際接力賽跑。應該沒問題吧?」老師問新同學。
新同學調整一下眼鏡:「應該吧‥」
山田:「沒關係啦!只要有我跟真深在,航又沒有出糗的話‥」航一臉無奈。

回到家中,妹妹們還是跟去年一樣討論著運動會的事情。
航:「千影還是要參加去年那項嗎?」
千影:「有什麼問題嗎,大哥?」
航:「沒‥沒什麼‥」
衛:「對了老哥,今年好像還有舉辦游泳欸!要不要一起勇奪金牌啊?」又經過了一整個夏天的練習,航游泳的速度已經跟衛不相上下了。
大家都為了明天的運動會興奮不已,航卻為充-他們的新同學-擔心不已,因為他也參加了千影的那項沒有人敢參加的,已經成為傳說的項目。

第二天,航一大清早就跑到充旁邊。
航:「充,你真的放棄算了啦!我又不是沒跟你說過千影‥」
充打斷航的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看看你說的千影適合方神聖;看,我特地還自治了一個超小型的攝影機,」充拿下他的眼鏡給航看。「它可以捕捉到百分之一秒的短時間動作喔!」
航:「我不是指這個啦!」廣播器在此時傳來聲音。「運動會即將開始,請各位就座。」

接近中午,終於輪到充跟千影的比賽-因為上次千影表現太好,學校只安排一點點時間,認為千影很快就會結束比賽。
「加油喔,千影!」擴音器傳出開耶的聲音。但是千影並沒有聽到開耶說的話。
「你到底是誰?」千影在場上問充。「感覺上‥」

充的嘴角微微上揚。「待會就知道了。」

同一時間,比賽開始‥‥

很快的,北方傳來一陣強風,也吹來了不少的沙塵,吹的風沙圍繞著操場中央,以至於沒有人看見裡面發生的事。大概過了二、三十分鐘,風雖然一直在減弱,但是還是看不見操場中央,大家也漸漸的餓了。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千影從風沙中落到跑道上;隨著風沙在一瞬間的停止,充就站在千影的旁邊,把手伸給千影說:「妳已經做的很好了。」千影也只哼了一下,就扶著充站起來。

「獲勝者,充!」
全場除了沒有看過千影去年發威的人以外都愣住了-千影已經很厲害了,居然還有人能夠經過纏鬥以後獲勝‥‥

航在晚餐的時候問千影:「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千影:「那個啊?沒什麼啦,只不過是打了一場素質很低的比賽罷了。」
航:「素質很低?但是你們不是在裡面‥」
千影:「很久又不一定代表什麼,其實我早在一開始就被他制住了,根本毫無勝算。」
航:「那是為什麼‥」
千影:「那是因為他想要再多玩一會:一開始他根本就沒有用魔法就打敗我了。」
航:「他是怎麼辦到的?」
千影:「不知道。反正他就是很快的衝到我後面,然後以不會傷人的力氣將我推倒。」其實千影的動態視野-也就是看一個移動中的物體的清晰度已經很高了,但是仍然看不清楚充的動作。
「總之要小心那傢伙。」千影再回房間的時候說。「他的身上有一股不祥氣味。」
航也只能苦笑。

航:「充,你不是有錄影嗎,可不可以把內容給我看看啊?」
充:「可以啊,你只要這樣按就可以了。」通把眼鏡的操作方法示範了一遍。

吃完了晚飯,航在房間裡把充的眼鏡拿出來撥放,而鏡片也開始出現無聲的影像;但是航卻幾乎什麼也看不見,只好把速度放到最慢,也因此看到當千影放出第一個魔法攻擊的精采畫面-兩個人幾乎完全不經思考,很有力的進行攻擊和防守-除了千影常常讓防線被打破,充只好幫她把自己的咒語反擊掉。
千影:「我跟你說過他不是一個普通的人物了吧?」
航:「那你認為他到底是‥」
千影:「不確定。只知道他的年齡應該很大了-至少有幾十年吧。」
航:「幾十年?但是他不是‥」
千影:「我也不清楚。所以更要拜託大哥你多注意一下了。對了,不要讓可憐知道充的身分。」
說完,千影就回房間去了,只剩下航一個人留在房間中。
「明天星期六啊‥還是跟縩緒出去吧‥」

開耶獨自在街上逛著。

「真是的,今天難得天氣那麼好,」開耶自言自語道。「但是哥哥居然只跟縩緒他們出去‥算了!反正哥哥的人際關係也很重要,這次就放過他吧!」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座荒廢的教堂前面,好像出現一種感覺-好像現在正進行著婚禮,一場開耶跟航的婚禮。當然,她知道自己跟航的關係,也知道這樣的事情是不被世人所容忍的,更知道就算可以,航還有其他十一個愛她的妹妹‥‥

慢慢的,走到教堂裡面佈滿蜘蛛網的神像前面,開耶驟然跪下,祈禱著。

「神啊!」開耶用他以前從來沒有表現在別人面前的哀傷聲音說著,「求求您」眼眶開始濕了,「讓我‥」聲音已經沒辦法流暢,「跟哥哥‥」眼淚,毫不留情的一串串流了來,「永遠、永遠‥」開耶閉起眼睛,胸膛緊貼著大腿,「在‥一起‥‥」還是哭了出來‥而且比起去年航離開的那次,這次她更為傷心‥
由於閉著眼睛,又有眼淚模糊視線,已至於神像所發出柔柔的光都要消失了她才抬頭。充再一派柔光中從石像上面的梁慢慢飄下來。
「有什麼事情‥」充溫柔的用手抹去開耶的眼淚。「讓妳這麼傷心?」其實在充聽了開耶說的話以後知道了。
「沒什麼。」開耶望著這個只比她高一點點,長相並不突出的男生,感到自己好丟臉。說完轉身要走,卻被充搭住肩膀。
「等等,」充把手伸到開耶頭髮打結的地方,解開頭髮,讓她的頭髮自然垂下來。「今天這樣會比較適合妳。再見!」
開耶小跑步離開教堂,有一點被這個陌生人嚇到。
而充則是回到神像附近打盹。教堂,映襯著滿月的夜色‥‥

「生日快樂!」大家幫可憐慶生。
白雪做了一個大蛋糕,而花穗還是因為體重問題而只淺嚐一口。
開耶還是很在意早上的事情。
可憐:「怎麼了,咲耶?有什麼事情嗎?」
開耶:「沒什麼啦!只不過是今天遇到一個怪人。」
春歌:「是怎麼個怪法呢?」
開耶因為不想讓大家知道她脆弱不堪的一面,因此只有簡單的把遇到充的事情帶過;至於對於充的形容也只有幾個間單的形容詞而已。
板務人員:

438 筆精華,03/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