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15

日常(Ⅰ)

樓主 無名小卒※鞍 zerozero29
日常(Ⅰ)



非常荒蕪的孤島。

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島上,我遇見了一位正在哭泣女孩。

「來,手帕給妳。」我遞出了手帕。

女孩淚眼汪汪的看著我,收下手帕後仍然啜泣不止。

我並沒有安慰她。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也沒有叫她不要哭泣,因為想哭的時候如果又忍住不哭的話那絕對會更傷心的。

「放心吧,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對她說,而她用有點疑惑的神情看著我。

「因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陪在妳身邊的!」並不是單純的承諾,而是絕對會實現的約定。

於是,我牽住了她的手。

「所以,等哭完了以後,一定要時常保持笑容喔!」我微笑道。

女孩聽完後,止住了哭泣,並對我說出了第一句話:

「嗯!我們約好了喔!」

「嗯!我們約好了!」

就因為這小小的、小小的約定,女孩在男孩面前露出了第一次的笑容。



=============================




「……海……海神……」隱約聽到點聲音。

到底是什麼呢?總覺得現在的狀況有點不妙。

「海……神同學……」越來越熟悉的聲音正在叫著我的名子。

我抬起頭來---

「……睡的好嗎?海神同學?」帶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老師的臉孔出現在我面前。

「哇---!老……老師!?」比口香糖還有效,昏沉的腦袋一看到那張笑裡藏刀的臉就瞬間覺醒了。

「看你好像做了個好夢嘛。什麼『約好了』?跟女朋友的約會?青春真好啊!」語畢。老師走回了講台上,留下在座位呆然的我和全班同學的嘲笑聲。

看樣子老師並沒有要再進一步處罰我的意思,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我想這也因為是開學第一天的關係,教科書之類的都還沒齊全,所以上課時間老師也只是在跟同學聊聊暑假情況的緣故。

而我也因為不是屬於在團體中能夠插的上話的人,所以就獨自一人想著事情。

沒想到想著想著就睡著了!真是糟糕。



利用暑假最後一天,我們昨天就把一些簡便的行李從小屋裡帶回了歡迎屋。

說真的,雖然只是短短一星期,但一提到要離開時心中仍不免有些小難過。

來到這島上後,這算是我第二次來這裡避暑了,而且每一次都有很棒的回憶。

也許在那已被我遺忘的遙遠童年裡也曾向現在一樣與妹妹們在小屋裡玩耍也說不定。

不過就想不起來那也沒關係。

因為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重要的是現在,與妹妹們相處的現在。

而且知道答案的管家也已經不在世上,所以再怎麼想也沒用。

不對,這樣子的說法或許有點不妥。畢竟答案還是有的。

而那唯一能夠解答我一切疑問的答案,就是我撿到的那本日誌了。


自從那晚撿到日誌以後,我就把它收了起來沒再碰它。

---老實說,我真的嚇了一大跳。

沒想到偶然在海邊撿到的書,竟然是與自己有關的東西!

不禁讓我想起了某團體的名言「這世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看到撰寫者的名子也挺驚訝的,原來管家的名子叫做山神龍一。

現在想想,好像從小到大都管家管家這樣叫的,從來沒有特別去留意過管家的名子。

而且管家的姓氏又剛好跟燦緒一樣,這也未免太巧了吧?

抱著一連串的驚訝與疑惑,我把它收進了我的抽屜。

因為一來自己並沒有鑰匙,二來偷看別人的日記也絕對不是好事情。

如果冒犯到了已經往生的管家,那我可是花一輩子的時間都賠不起的!


看看現在的教室,突然有點懷念起之前管家假扮成老師教課時的時光。

自從幕後管理這座島的管家去世之後,整座島也改變了許多。

首先是島的所有權,因為管家去世的關係所以就理所當然的回到了我的身上。

只是龐大的財產加上一座島,對一個小小的高中生我來說實在是有點過頭了。

在與妹妹們的討論之下我們將島做了些小小的變動。

首先是星見丘西學園。

政府在了解我們的情況已後同意在名義上接受這所學校。

畢竟如果大剌剌的公開學校所有人的話,相信對我及在學校唸書的妹妹都會有不好的影響。

所以外地來的學生以及被聘請來的教師及行政人員等等都不知道海神家是真正的所有者。

島上的各丁目商店除了原有的海神家人員以外也開放讓外地廠商進駐。

由於島上的風景相當宜人,新生的觀光業也誕生在這座島上,連帶著後來建好的遊樂園也大受歡迎了起來。

每月時大潮出現的海上道路也變成了著名的另類觀光景點。

港口也另外請了船員來運送往返的客人或是學生……等等。

基本上除了歡迎屋(整體)及別墅這兩個地方是禁止外人進入以外,其他的地方幾乎都外租了。

可說是僅留薄薄的一張土地證明書而已,非常大的開放。

而這就是我們最後做出的決定。

一大筆錢,一座小島,或許可以讓我們不愁吃不愁穿的過一輩子。

但這樣子真的對我們好嗎?我想答案絕對不會是肯定的。

讀書、升學,然後找個工作,接著看情形找的對象後繁衍下一代病養育後便在島上養老過完一生。

普普通通的生活,才是我們「一般人」應該過的生活。



而就在我胡思亂想間,早上的課就這麼輕鬆的結束了。

緊接著是午休時間。

帶著白雪幫我準備的便當,我跟山田到了樓頂吃午餐。

其實也算是有些事情想跟他商量啦。

雖然他沒有什麼女人緣,但我想一些基本的東西他也多少懂一點。

「怎麼啦小航?有事找法蘭克‧山田大人我商量嗎?」不管過多久,那吊兒郎當的口氣還是沒變。

「也不算事情啦……只是想知道你在一個假設的環境之下會怎麼做而已。」

「喔?例如說呢?」

「嗯……比方說,你有一個妹妹。而且年紀跟你差不多,外表身材個性等等的什麼都很好,而她竟然對你有意思,這時候你會怎麼做?」

「還能怎麼辦?都說是妹妹了啊!當然是拒絕掉她,然後改正她的觀念啊!不然你想怎樣?」山田理所當然的回答著我早就知道的廢話。

「說、說的也是啦。」有點尷尬的塞下一口飯。

「怎麼啦?難道是那些妹妹們讓你困擾嗎?」只有在這時候才會特別眼尖的山田說「放心吧小航!你與妹妹們的原罪,如果承受不住的話全部都可以讓我來幫忙接受也沒有關係的!安心的把妹妹交給我,我會好好的……」

一邊聽著山田越說越腥羶的鹹濕計畫,一邊認為找山田當做諮詢對象的我也很愚蠢。

並不是說山田愚蠢,而是提出問題的我本身很愚蠢。

不管再怎麼說,妹妹們的愛慕行為也只是出自於對兄長的仰慕之情罷了。

我想一定是因為在島上沒有接觸過其他異性的關係,所以才會連帶地把其他情感投射在我的身上。

如果連我自己都覺得困擾的話,那我要拿什麼來開導她們?

所以目前當務之急就是要先改正自己的心態。

就算是多年不見,但妹妹就是妹妹,絕對不能有其他的想像。

下定決心之後,感覺胸膛有股莫名的熱度湧了上來。

「謝謝你啦,山田。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我高興的握著他的手,而他則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不……不客氣啦!有事情找我法蘭克‧山田大人諮詢就對啦!」山田也是一臉洋洋自喜的說著。

而上課鐘聲也就在我們的笑聲中不知不覺的響了起來。



很快的,下午的課程有上跟沒上一樣的結束了。

因為已經事先約好要購買日常用品,所以我在大門口等著可憐。

「お兄ちゃん!讓你久等了!」可憐小跑步過來。

「呵呵,不用這麼急也沒有關係啦。」我輕鬆的回應,反正不趕時間。

「不行,難得跟お兄ちゃん一起出來,怎麼可以遲到呢?」可憐認真的說著,不過我感覺她好像哪裡說錯了。

「怎麼會?我們每天幾乎都是一起上下學的不是嗎?」我有點疑惑的問。

「不是這個意思,」可憐搖搖頭「我指的是跟お兄ちゃん兩個人一起出來。」

「這……這樣啊?」聽到她這樣講害我也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

自從離開島上去東京唸書之後,讀的學校幾乎都是貴族學校,而且多半都是男校為主。

每天只被教育要競爭要往上爬要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別說戀愛了,根本連認識異性的機會與時間都沒有。

所以剛開始遇到可憐的時候還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事後又得知她是自己的妹妹的事實以後則又更令人震驚了。

雖然是自己的妹妹,但從異性的角度而言可憐無疑地是一名理想的女性。

少了童年一起生活的經驗,完全沒有她是「妹妹」的概念存在腦海中,這點倒是有點傷腦筋。

就因為這樣,所以明明是妹妹正常的撒嬌但對我來說也有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險。

「如果可憐想的話,我隨時都可以陪妳出來喔。」我對她說著,畢竟這本來就是哥哥該做的事情。

「嗯!那就這樣約好了。不能反悔喔!」可憐開心的微笑道。

「嗯!我們約好了!」看著她無邪而美麗的笑容,我發自內心的回應著。

這世上能夠背叛那純真笑容的人大概不存在吧?



「お兄ちゃん,你覺得這兩條抹布哪一條比較好看呢?」可憐拿著兩條我看起來差不多的抹布說。

「呃……右邊吧?感覺比較樸素一點點。」我勉強的辨別出其中的差別後說出了我的意見。

「嗯,那就決定這條吧!那……這對杯子跟這對哪個比較適合給我和お兄ちゃん用呢?」可憐接著又指了兩對疑似情侶杯的東西請我挑選。

「這個綠色的比較好吧?另外一對感覺太花俏了。不過我已經有杯子了……」有點委婉的向可憐表示我並不是這麼的需要杯子,但……

「呵呵,那就決定是這一對囉?我去結帳一下!」說完可憐就跑去了結帳台準備付帳,完全沒聽到我後面說的話。

「唉……」在二丁目的家用品店裡待了不少時間,我想也差不多該換到一丁目去了。

從學校離開以後我們就從四丁目一路殺下來採買東西。

說真的,女生一買起東西來還真的是很可怕。

雖說是大家的用品,但對商品的挑剔程度簡直跟自己要使用的沒什麼兩樣。

託她的福,每間店停留時間最短是30分鐘,而且有時候什麼東西都沒有買。

可能正是她溫柔體貼的個性吧?只要是扯到別人,都一定要追求完美才可以。

也因為這樣,我們買的東西可以說是非常經濟而且實惠還兼顧到欣賞層面呢!

不過雖然感覺每家店都沒有買很多東西,但全部晃到完的時候卻發現手上已經快拿不下東西了。

有時候真的很佩服女生們逛街的腳力跟臂力呢!

「東西也買的差不多了,我們去一丁目吧お兄ちゃん!」拿著剛買到的杯子和抹布,可憐愉悅的說。

看到心情如此開朗的妹妹,做哥哥的說什麼也不能喊累啊!

「嗯,走吧。」看到那天使般的微笑後,手上的東西似乎不再像剛剛一樣那麼重了。


到了一丁目---

「老闆,我要兩杯冰咖啡。」本來以為已經要回家的,可憐卻在咖啡店點了飲料。

「咦?不是要回家了嗎?」有點疑惑的問著,畢竟現在離晚餐時間也不遠了。

「不是說過回家前要來這的嗎?難道說お兄ちゃん剛剛都沒在聽?」可憐有點不高興的嘟起嘴來,這還真是有些稀奇的反應。

聽她這麼說來,在四丁目的逛街的時候好像是有這麼說過的樣子……

「啊哈哈……怎麼會呢?只是腦袋稍微有點反應不過來而已啦!」我只能哈哈笑的打圓場。總不能說我沒有仔細把話聽完吧?

「呵呵,開玩笑的啦!」可憐笑著說,原來她剛剛是故意生氣的「而且如果跟お兄ちゃん兩個人一起喝下午茶還生氣的話那會遭天譴的!」

又是一記直球。感覺我最近好像常無預警的臉紅,這樣是不是有點糟糕啊?

「呃……我們先到旁邊坐著吧!」趕緊找個話題,不然那想找個洞來鑽的想法可能會被實現也不一定。


「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お兄ちゃん。」坐下後,可憐突然這樣跟我說。

「嗯?為什麼?我什麼也沒有做啊?」被莫名奇妙的道謝也有點奇怪。

「因為今天約お兄ちゃん出來的時候,お兄ちゃん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可憐開心的說「而且今天陪著我到處亂買亂晃的時候也是一句怨言都沒有說。」

「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吧!可憐妳也真是的。」啊---現在突然有種『這樣的妹妹很可愛呢』的感覺。

「托お兄ちゃん的福,今天的回憶也裝的滿滿的呢!」

「嗯?」有點不解的問。

「啊,沒、沒有什麼啦!啊哈哈哈哈……」可憐有點慌張的笑著,感覺好像在瞞著什麼事情。

不過算了。反正能讓可憐道謝也是件不錯的事情,就別計較太多了吧。


「お兄ちゃん……可憐現在這麼幸福可以嗎?」喝到一半,可憐突然露出了不安的神情。

「放心吧。因為可憐已經忍耐很久了,所以現在這些幸福都理所當然是屬於妳的喔!」雖然不知道為何會這樣講,但還是先安撫她的情緒。

「真的嗎?」可憐有點狐疑的看著我「お兄ちゃん真的不會再離開我們了嗎?」

總覺得可憐看著我的眼神有些許的哀傷。

想起一年以前好不容易才重逢卻馬上想逃離這座島上的自己就感到十分的自我厭惡。

「嗯,我保證我不會再無緣無故的離開了。」不是安慰,不是為了妹妹們留下來,也不是為了財產。

而是順應著自己想留在妹妹身旁的心情。

「太好了!」可憐高興的站了起來,用力的衝過來抱住我「那就這麼約定了喔!」

「嗚哇哇哇---」一邊奮力掙脫可憐的束縛,一邊承受著路人投來的各式各樣的眼神。

唉,這也算是對妹妹們的一點小補償吧?

而之後我們就沉浸在這樣的氣氛之間,下午茶也被順利的解決了。

最後離開了咖啡店,我跟可憐走向了前往歡迎屋的歸途。



晚飯後沒多久就到了該就寢的時間,而今天一天也就這樣結束了。

非常普通的日常,卻令人莫名奇妙的感到高興。

看似平凡而重複循環的每一日,其實都有著些微的變化。

而我們正是為了尋找那些微的變化而生活的。

期待明日,回憶昨日,享受今日。人生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告別了今天的疲憊,我閉上了眼睛,期待著新的一日的到來。

板務人員:

438 筆精華,03/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