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88

開幕語

樓主 無名小卒※鞍 zerozero29
Sister Princess 同人小說 約束之島 開幕語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或者只是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

總而言之,我的人生在遇見她們的那一刻起,就好像天旋地轉般的整個都不同了。

我想……應該還會繼續再改變下去吧?


只是,沒想到改變的太過於快速,以至於讓我招架不住。

在過了短短一年的快樂時光之後,突然跑出了一個破壞這一切的東西!

是跟之前那荒唐至極的計畫比起來,還要令人畏懼的真相。

我撿到了它。

若時光能重來,我一定會選擇乖乖的回去而不去碰它。

因為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又一個我不想面對的現實……



=============================



在一個晴朗卻又不嫌悶熱的午後,我---海神航與妹妹們來到了避暑山莊。

因為暑假快要結束的關係,所以我們決定在結束前一星期來別墅居住。

一方面是想為暑假畫下完美的句點,一方面也是為了我決定留下來所舉辦的慶祝方式吧?



幾個月前,我突然被迫要面臨一個可怕的抉擇。

只因為老爸的遺囑,那莫名奇妙的全面性成長。

就這點微不足道的理由,竟然讓我與妹妹們分離了近十年左右。

最後經歷了幾番掙扎後,我決定重回到這座島上,與妹妹們一起生活。

雖然這麼做可能會喪失掉我與燦緒們所期望的「未來」……

但我虧欠她們太多了。

十年歲月所造成的空洞,只有我才能將它填滿。

而且不光是為了她們,我想我自己在內心深處的意識也是想留在這座島上吧?

因為這樣,所以即便捨棄了在東京的未來,我仍然相信這座島所給予我的未來將會更加有意義。

我是這麼期望的。



「啊---お兄ちゃま危險!」

碰的一聲,將我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正在做日光浴的我,被妹妹們正在玩的沙灘排球給打中臉部了。

只見花穗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然後不小心跌了一跤之後---

「抱歉,お兄ちゃま沒事吧?」花穗站起來邊道歉,還不時的用手揉她的屁股。

「我說啊,這句話現在應該是我要說的吧?會很痛嗎?」我有點啼笑皆非的反問。


自從升上小六以後,花穗也變的越來越活潑了。

天氣好的時候,就能看到她在庭院裡開心的替花兒澆上它們的生命泉源。

這邊跑過來,那邊跑過去的。然後跑著跑著就會突然跌倒---

這點從我遇見她的那天起就一直都沒有改變。

雖然個性是這樣迷迷糊糊的,可是在她跌倒之後,往往都會露出一副「沒關係」的笑容,接著再重新站起來。

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就不禁想讓人祈禱---

---祈禱這樣的笑容,永遠不會有改變的一天。


樂觀開朗又喜歡幫別人加油打氣的她,是啦啦隊的成員。

經過了一年的努力,啦啦隊的練習也越來越順利,之前那些失誤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而現在的她已經理所當然的晉升為重要隊員中的其中一環。

因為這樣,所以常看她練習到很晚才回家,有時都會擔心她的身體狀況是不是撐得住。

當她在校園練習的時候,我都會過去幫忙加油打氣。

這個時候也是我比較有機會能做點身為哥哥應該做的事情。

因為平常心情低落時都是有花穗幫我加油打氣的緣故,我才能振作起來。

那股笑容以及樂觀向上的態度,常讓我覺得自己的煩惱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仔細想想,在來到這座島上之前,好像都沒有遇到會幫我加油的人。

所以我根本就無法體會有人幫你加油,是多麼高興的事情!

是她讓我體會到這一點的。

搞不好哪天沒有了花穗的鼓勵,我會一年到頭都在搖頭歎息也說不定。

希望自己不要不爭氣到那種地步啊……


「啊……花穗沒事的!謝謝お兄ちゃま關心。」花穗拿著球說。

「倒是剛剛不小心打到お兄ちゃま真是對不起,如果花穗有接到球的話……」

「呵呵,沙灘排球這種小玩意被打到再多球都不會有感覺的啦!放心繼續去玩吧!」

聽到我這麼說之後,花穗才放心的回去繼續跟小衛他們玩球。



就在我放心的準備繼續閉上眼睛作日光浴的同時……

「……真是的,お兄様你沒感覺,在旁邊看的我可是會感到心痛的喔……」

……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如貓一般輕柔,卻又帶了濃濃媚惑的聲音。

「我說……咲耶啊,兄妹講話靠這麼近,感覺怪怪的吧……」

我忍不住輕輕的別過頭來。

「哎呀,お兄様該不會是害羞了吧?呵呵~」


年紀只比我小一歲的咲耶,常這樣對我惡作劇。

由於年齡相近的關係,所以在相處上常會有些顧忌。

不論是她高挑的身材,還是對服裝的品味……

都非常符合正值青春期少女們的特色。

一起走在路上時,如果她沒有喊我哥哥的話,行人們大概會以為我們是對情侶吧?

但正因為如此,明明只是兄妹上的肢體接觸,卻不免讓人感到有些害羞。

而且咲耶本人似乎也有意製造這種感覺……

剛開始會覺得有些麻煩及不知所措,不過相處久了就漸漸的沒有這種感覺了。

因為雖然平常表現的有點成熟嬌媚的感覺,但其實她有時也會很淘氣,內心也是很脆弱的。

在教堂玩新娘子遊戲時,她對我說出了她的內心話。

那時候的她,就像是一隻遍體鱗傷的小兔子一樣。

在我離開希望之島,前往東京的時候,她幾乎不顧一切的想來找我。

那時候的她,就像是一隻迷失方向的小燕子一樣。

但對於她的問題,我沒有辦法給予很明確的回答。

畢竟不管再怎麼假設,我們是兄妹這個事實還是不會改變的。


「我說咲耶啊……」

「啊,我先進去拿飲料了喔!等會見囉~お兄様!」

說著說著,咲耶就跑進小屋裡頭去了。

「唉……真拿她沒辦法。」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而這時在我身旁乘涼的千影則依然的在玩塔羅牌。

「嗯……必須面對的真相。」千影看著選出來的牌後如此說著。

「哼哼……看來兄くん最近將會有不少事情要處理喔。」然後她微笑的看著我說出了這些恐怖的話。


同樣是小我一歲的千影,在個性上卻和咲耶呈明顯的對比。

平常很少出房門,據說房間內部佈置也是相當的詭異。

就算出現在吃飯等等的場合,也很少主動發言。

外出活動也只在旁邊觀看而已。

而她的興趣是占卜、塔羅牌還有水晶球。

但並不只是業餘的水準而已,她的占卜準確度往往相當高。

簡直是準到令人覺得那不是「占卜」,而是「預言」。

雖然幾度因為不明白她的占卜文而想更進一步追問其意義,可是她都不願再多說。

因為上述種種的原因,讓千影自然而然的與神秘畫上了等號。


而在那股神祕之下所隱藏的,是一種值得令人信任的可靠。

千影常常在緊要關頭時出現,然後提供一些可以幫大家度過危機的方法。

像是在演劇表演的時候,千影臨機一動的丟出了一大堆蘋果。

還有在暑假旅遊遇難的時候,也是由千影來探測方位。

這個可靠的一面再加上平常的神秘,讓她成了我的妹妹之中最令人摸不透的一位。


「千影,可以問一下所謂的[不少事情]大概是指哪一方面的嗎?」我有點擔心的詢問著。

「哼哼……如果是兄くん的話,絕對可以順利解決的。」千影還是慣例的答非所問。



這時候突然發現旁邊的鞠繪和米卡艾爾正往這裡看過來。

「怎麼了鞠繪?我身上有什麼怪東西嗎?」我好奇的問她。

「啊……不……不是的兄上様,只是……」連忙別開視線的鞠繪慌慌張張的說著。

「汪!」在旁邊的米卡艾爾好像正在替她主人解釋般的叫著。


從小就體弱多病的鞠繪,沒有辦法從事太過激烈的活動。

聽說在這之前她還住在療養院中養身子,聽了真讓人不忍。

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滿是醫療器材的房間內,唯一能做的只是眺望窗外的風景或是看看小說。

雖然醫護人員對她應該都很親切,但我想那感覺是不一樣的。

沒有親人的陪伴,還必須獨自面對病痛的折磨。

這樣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日子,換作是我的話一定早就崩潰了吧?

但是鞠繪並沒有如此,反而相當坦然的接受、並用樂觀的心情去面對它。


由於沒有辦法從事太多戶外活動,閱讀小說變成了她最大的興趣。

還記得聽她說過她常幻想自己是書中的角色,可以到處遊歷、增廣見聞。

我想也是因為現實因素,所以也只能夠這樣吧?

聽到這番話之後,我便下定決心一定要努力想辦法治好鞠繪的病。

不要再讓她胡思亂想,深怕自己會變成大家的累贅!

不是只是幻想能出去旅行,而是真的帶她出去旅行!

也許現在的鞠繪已經滿足,但身為哥哥的我可不能就這樣滿足。

因為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我就覺得好像會失去了哥哥的身分一樣……


「身體不太舒服嗎?」我有點擔心的問。

「請兄上様放心,我沒事的。」鞠繪用微笑消除了我擔心的話語。

「今天天氣很晴朗,但卻不會讓人太過於躁熱。這樣舒適的環境剛好適合我。」鞠繪又補充道。

「那就好!不過雖然如此也還是不能太勉強自己喔!」

「嗯!謝謝兄上様的關心!」

「汪!」

說完,鞠繪又繼續看著在海邊玩水的小衛她們。

那有點如夢如幻的感覺,在我看來似乎有幾分令人憐惜的味道……



很快的,時間已經來到了夕陽即將落下之際。

「啊---時間過的真快啊!太陽馬上就要下山了!」小衛坐在沙灘上,有點惋惜的說著。

「呵呵,小衛妳該不會還沒玩夠吧?」我笑著說。

「那當然囉!跟兄い一起出來玩,是不可能會覺得累的!」小衛神采奕奕的說。


小衛是妹妹之中運動細胞最好的一個。

直排輪、腳踏車、游泳……幾乎沒有難不倒她的運動項目。

與我不同,她可以說是個運動全能的高手!

在來到這邊之前我完全不會游泳,而在小衛耐心的教導之下我終於學會了。

現在想想真是丟臉,人家教導者都不嫌棄我了,當時的我竟然充滿了放棄的念頭!

[有志者事竟成],這一點是小衛費盡苦心讓我知道的。


在都市生長了快要十年的我,幾乎都在為課業作準備。

學校也幾乎都是以升學為取向,課外活動幾乎沒有。

這樣的我,體力並不是很好。

所以有時候跟著小衛東奔西跑的時候,都會覺得很吃力……

不過我會盡力配合她的,畢竟她是我的妹妹啊!

有志者事情成嘛~


「不過小衛雖然不累,花穗跟四葉還有可憐她們可是沒有體力了呢!」我看看坐在我旁邊的她們後說著。

「嗯……花穗玩的好累喔……」坐在沙灘上,花穗一副筋疲力盡的說。

「對啊!四葉都沒有力氣check it的說。」四葉抱著海灘球,有點沒精神的說。

「玩了一個下午,我想大家應該也都累了才是。」可憐望著夕陽說,臉上也是滿滿的疲勞。


四葉跟可憐今年都是13歲,照常理來說的話應該是就讀中學二年級。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可憐跟我同年,而且還跟我同一班。

原因很簡單---可憐是跳級生。

剛進入星西丘見學園的時候,突然看見可憐就在我的教室裡,我還以為她有事來找我。

沒想到竟然是我的同學!當時驚訝的心情,現在還記憶猶新。

有著外表看不出來的聰明伶俐,還有溫柔體貼的好性格……

可憐就是這樣一個好女孩。


在島上遇到的第一個妹妹也是可憐。

當時不小心落水,也是可憐前來搭救的。

可能是在水中意識不清楚吧?那時候的可憐在我的眼中,就好像是一位天使一樣。

不過事後證明[天使]這個名詞的確很適合她。

在剛到島上還不適應一切的我,曾有幾度想離開這座島的念頭。

而每次都是可憐將我留了下來,並說出妹妹們的心聲。

因為這樣,我漸漸的開始覺得自己很愧對她們。

想回東京的念頭也就漸漸的消失了。

如果當初沒有可憐的話,今天或許一切都不一樣了吧?



而講到偵探的話,一定不能漏掉四葉的存在。

好奇心旺盛的她常拿著一支放大鏡到處[check it]。

還有用相機到處存證、喜歡玩偵探遊戲……

是一位非常特別的妹妹。


雖然有時候覺得她有點煩,但就是沒有辦法討厭她。

那種感覺就有點像是父母的嘮叨吧?

平常很討厭,但一旦失去了卻又開始想念。

跟其他妹妹們比起來,四葉也算是比較像[妹妹]這個角色的其中之一。



「不過雖然累,相對的我想大家也都玩的很盡興才對吧?」

「嗯!今天check it到很多兄チャマ的照片喔!超盡興的說!」四葉拿著相機開心的說著。

「這怎麼可能?妳不是都在玩排球嗎?什麼時候拍的啊……」看到她們竊笑的臉我忍不住懷疑的說著。

「呵呵,四葉畢竟是個偵探,這點小事也是難不倒她的啊,お兄ちゃん。」可憐幫腔道。

「我看是妳們幾個串通好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偷拍我的吧!」

「哎呀,被發現了」花穗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就這樣,大家在夕陽落下的海灘上開心的聊著。



不過若是一直看著夕陽西下,就會感到一股莫名的惆悵感。

在這晝夜交替的時刻,給人的們印象總是[模糊]、[曖昧]等等的名詞。

雖然美麗、浪漫,但終究不會維持太久。

只有白天與黑夜才是真正的時間代表,夕陽不過是個虛幻罷了!

但人們常在這現實與虛幻當中,選擇了虛幻的一方。

或許感到惆悵的原因,就是因為這意境很像現在的我也不一定……



夕陽落下了。於是我們幾個也準備進去吃晚餐。

而才剛進屋沒多久,裡頭馬上就傳來陣陣的香味以及白雪的聲音:

「大家久等了!白雪特製的夏日料理已經出爐囉!」


白雪可以說是我們的專用廚師。

任何料理幾乎都難不倒她,而且她的菜色可真是非常多變。

完完全全看不出來這是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女孩子所做的菜。

而且不僅是好看而已,味道也是十分美味。

只不過有一個非常令人畏懼的東西---白雪特製料理。

一旦[特製]兩個字出現,通常都會搭配一些你不會想拿來食用的材料。

總而言之就是不會讓你有食慾的東西。

這時候的機率是50%,有一半機率做出來會很美味、一半機率會很微妙。

好玩的是白雪的特製料理常常出現,所以我也必須常常接受她的挑戰。

這也算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吧?



「嗯~雛子啊,覺得這個啊,非常非常好吃喔!嘻嘻~」雛子開心的邊吃著涼拌蘆筍邊說。


今年剛升上小學的雛子,是家中的開心果。

常看她一下子跑過來、一下子跑過去。

一下子哭,過一會兒又在笑。

真的,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

有時候光是看著她,心情就會不自覺的好起來。

大概每個孩子的童年都像她一樣無憂無慮吧?

雛子的興趣是畫畫,睡覺的時候一定要抱著熊熊娃娃。

還記得當初陪她去找夢中的熊熊娃娃時,真的是累翻了。

但是事後看到她那開心的表情,一切奔波似乎都值得了。

這大概就是所謂[甜蜜的負擔]吧?



「……亞里亞……甜甜……喜歡……」亞里亞看來似乎也很喜歡這個蘆筍。


[時光流逝],這點在亞里亞身上好像感覺不太出來。

很神奇的,她身邊時光流逝的速度跟平常人比起來都慢上許多。

總是穿著洋裝、手上再拿把洋傘……

綜合以上幾點,亞里亞可以說是一個活生生的洋娃娃。

或許會有這樣的錯覺是因為我在都市習慣了緊湊忙碌的生活吧?

嗯……或許改天可以試著陪亞里亞一整天,搞不好會有什麼新發現也不一定。


「呵呵,我也很喜歡吃蘆筍呢!」我對著他們兩個人說。

「嘻嘻,おにいたま跟雛子一樣,都喜歡吃這個耶!」

「……兄や……亞里亞……甜甜……」

「嗯?兄君さま也喜歡吃嗎?」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句話。

「來,兄君さま,啊~~~~~~」春歌夾著一大口的蘆筍,示意我把嘴巴打開。

「哇---春歌,啊-!@#$%︿……」就在我驚訝到張嘴的時候,春歌就把那一大口的蘆筍塞進我的嘴裡。

「啊,兄君さま吃了我餵他的東西,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春歌一手維持著剛剛的動作,一手摸著她的臉害羞的說。


平常沒去學校的時候總是穿著一身粉色配上藍色腰帶。

弓道、茶道、劍道、花道……都非常在行,可以說是最有日本傳統風格的妹妹了。

而且她還有一個不知道是嗜好還是自己的使命---保護我。

常跟在我後頭,一遇到危險就立刻幫我解圍。

先撇開那把大刀不談,在這小島上其實也沒有什麼需要保鑣來保護我的危險吧?

但這點可以看的出來,春歌是一位文武雙全的女孩子。

而她不只會這些而已,她還會療傷。

有一次受傷了春歌還讓我到她的房間,替我做針灸的治療。

幾乎可以說是馬上見效,效果非常神奇。

也許什麼事情讓春歌來做都有加倍的功效也說不定~

只是有一點我很納悶。

只要我一回應她,她就會很高興,而且還會用手摸著臉然後露出一臉害羞的樣子。

嗯……我也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啊……

不過如果這樣做可以讓她高興的話,那我可是非常願意。



就在大家吃飯的同時,我的眼睛不自覺的瞄向我正對面的一個空位。

餐桌上唯一的一個空位,而那原本是鈴凜的位子。


14歲的鈴凜,現在已經到國外進修機械學了。

如果還在學校的話,大概還在唸中學三年級吧?

平常沒事就會製造一些東西的她,原本就具有發明的資質。

(缺錢的時候還會需要我的[資金援助])

有時候是機器人、有時候是打掃機器。在特別的季節還會有特別的設計:如夏天時的涼麵機。

而更讓人驚訝的是,鈴凜竟然可以拼湊出一台潛水艇!

雖然她說是在岸邊撿到零件的(事後證明是管家故意放製在那),她只是負責重組。

但光是這樣就已經非常厲害了。

所以會被國外的教授看上,而請她一起去做研究的事情我是一點都不訝異。

在她臨走之前還因為一些很可愛的理由而企圖製造出機器鈴凜來代替她自己。

不過,她也想太多了。

一個機器怎麼可能取代一個活生生的人呢?

在跟她表明我的想法以後,她也終於放心了。

而就在兩個月前鈴凜也接到通知準備前往研究所。

當時很多妹妹們都難過的掉下了眼淚,鈴凜也跟她們一起哭成一片。

生活在一起那麼久的好姐妹,如今卻要分離了,我想大家心中應該都很不捨吧?

鈴凜離開後,大家心情難免都會有些不好。

而就在我極力安慰以及剛好遇上暑假的到來,妹妹們總算是比較能夠釋懷了。

希望在國外的她一切都能夠順利。



與平常一樣,大家開心的邊吃著晚飯邊聊著天。

暑假的感想啦、開學前的憂鬱與緊張或是興奮啦、最近新出來的衣服啦……

各式各樣的話題,天南地北的聊著。

而晚飯就在這歡樂的氣氛當中結束了。

因為今天大家都玩的很累的關係,所以在晚飯過後沒多久大家也都睡了。

「呵呵……都睡著了呢……」一邊幫睡著的雛子蓋好被子,我一邊輕聲的說著。

妹妹們的睡臉看起來都相當的可愛,讓人感到一片安詳。

「嗯……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來睡吧。」

於是,我便在這寧靜的夜晚之中沉沉睡去。



在睡著前,我都會慣例性的思考一些事情。

像今天這樣忙碌的照顧妹妹們的生活起居,不禁讓我想到了死去的管家。

管家生前是否每天都是如此的忙碌,甚至是數倍呢?


事情得回朔到我決定從東京回來島上居住的時候。

自從我決定回到這座島上之後,管家也就跟著住了下來。

由於我與妹妹們都不太想過度依賴管家,所以只有在遇到重大事件時才會動用到管家。

而平常沒有工作的管家則是住在歡迎屋的主屋裡,負責管理以及打掃主屋。

所以在北之住所的我們與在主屋的管家其實鮮少往來。


就在三個月前的某一天,管家突然倒下了。

當時因為鈴凜正在重新整修暑假要出遊的潛水艇,所以請管家幫忙。

沒想到幫著幫著管家就無預警的倒了下來!

驚慌失措的鈴凜趕緊跑回歡迎屋通知我們大家。

於是我便背著管家去找這座島上的醫生。

沒想到醫生卻說管家已經不在人世間了……

原因是年齡到了的關係,既不是生病也不是意外。

純粹是宿命。


即便無法接受這個死訊,我們還是幫忙管家收拾他的物品,準備舉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喪禮。

管家的物品非常少,少到讓人覺得不太符合他總管家的身分。

一個約胸口大小的上鎖箱子、幾套管家服、一本上鎖日記以及一封遺書。

遺囑內容很簡單,就只有希望自己死後能夠進行海葬,好完成他的心願而已。

還特別附註說希望能低調行事,越簡單越好。

遺囑日期是兩年前,也就是管家早已做好死前的準備。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那只箱子以及日記的鎖都非常特別。

鎖的外部則有十二個鑰匙孔,每一個都可以打開不一樣的地方。

以箱子來說的話,就是總共有十二層。

以日記來說的話,就是分成十二個部分。

兩種鎖長的都一模一樣,所以只要有鑰匙就可以打開兩者。

但管家的物品裡頭並沒有鑰匙。

所以即便我們想打開觀賞內容物,也無能為力。

不過那本日記的封面字倒是引起了我不小的興趣。

「海神」。

就是簡單的兩個字,佔滿了整個封面。

是關於我海神家的歷史嗎?還是管家在海神家服務的日記?

又或者是……記載了我小時候與這些妹妹們的成長史?

一切都不得而知。


最後我們就只是簡單的開著管家生前常開的遊艇,將管家的棺材投入海中。

而管家的物品則全部綁在上鎖箱子上也丟進了水中。


突然想起這些事情,讓我不禁開始有點懷念起管家來了。

比起那不記得長相的雙親,管家的身影讓我熟悉許多。

管家也幾乎可以說是有如我雙親的存在,所以雙親死掉了我當然非常難過。

但我卻一滴眼淚都沒有留下。

因為我知道,管家一定不希望看到我流淚。

而我就這樣邊想著管家,邊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半夜。大家都睡著了的半夜。

睡的不太安穩的我醒了過來。

原本只是口渴想起來喝水而已,但卻意外的發現今晚的星空特別美麗。

於是便走到海邊去看起了星星來。

走到海邊,突然瞥見那因沒有光照射而變的帶點神秘的深色海水。

那是個與上頭那片星空成明顯對比的意象。

看著這個眼前如此充滿矛盾的景象,不知怎地突然想到了「未來」。

「……這樣快樂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呢?」

是啊,在這個無憂無慮的小島上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多麼的優閒、多麼的快活!

但,時間不會一直停留。

在這個封閉的小島上頭,我們無法成長。

在這個有如家的放大版的小島上,我們無法成長。

有一天我一定也會需要工作,不能只是靠著爸爸的遺產過活。

而妹妹們也有屬於自己的理想及目標。

就像鈴凜前往國外進修一樣。

我想,到了那個時候,也許就是我們必須分開來的時候了……



看著那股彷彿能容納一切事物,深不可見底的夜海,我思索著這些事情。

而在思考的同時,視線好像也捕捉到了什麼東西。

「嗯……那是……?」

在一片平靜的海浪之中,好像有某個物體漂浮在海面上。

而那個物體也隨著波浪前進慢慢的往海灘的方向飄了過來。

好奇心被勾起來的我,決定前去一探究盡。

那似乎是一本書的樣子。

仔細一看不過是本普通的日記性質書本,但奇怪的是書頁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咦?好像在哪裡看過……?」

懷疑之餘,我還是將它拿了起來。

但就在拿起來的同時,封面也就跟著脫落了。

「大概是泡水泡爛了吧?」畢竟書還是書啊,沒有不怕水的書吧?

不過令人驚訝的是,脫落的封面下竟然還有一層封面!

而一瞥到裏封面的那一瞬間,我愣住了。


---那是我,一直想知道的真相。


呆望著書面的字體,一時之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那是我,一直想逃避的真相。


腦海中只能不斷的浮現那些字,無法思考……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或者只是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

總而言之,我的人生在遇見她們的那一刻起,就好像天旋地轉般的整個都不同了。

我想……應該還會繼續再改變下去吧?


只是,沒想到改變的太過於快速,以至於讓我招架不住。

在過了短短一年的快樂時光之後,突然跑出了一個破壞這一切的東西!

是跟之前那荒唐至極的計畫比起來,還要令人畏懼的真相。

我撿到了它。

若時光能重來,我一定會選擇乖乖的回去而不去碰它。

因為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又一個我不想面對的現實……



「海神家日誌

此為我從航少爺出生至今所記錄下來的點滴,

關於他週遭一切的人事物所做的最詳細紀錄。

願以此本日誌作為航少爺的成長史,

以及敝人在這個家服務的回憶錄……


撰寫者:海神家總管家---山神龍一。」



(開幕語●完)



發文驗證密碼:2584
2008.07.14. AM08:41 無名小卒※鞍 發布

板務人員:

438 筆精華,03/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