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聖火降魔錄 if 劇情心得 白夜王國

樓主 白夏 nashas
距上篇「N3DS 聖火降魔錄 if 劇情心得 暗夜王國」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筆者今天終於將劇情心得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白夜王國篇」寫完了,這之前因為筆者當時臨時有了一堆工作要做,加上筆者在寫最正式排版的文時有絕對必須排出2天以上完全空檔的習慣,不是半天那種,所以直到最近才能把文章寫完,讓各位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第二篇的白夜王國原則上格式與前篇暗夜王國是相同的,也是以講故事的方式環視整篇白夜王國的故事劇情,所以完全不會顧及據透喔!

好了,筆者的前言就先到這,接下來就與筆者一起進入白夜王國的世界吧!







正文開始

在前6個章節中,我們的主角出生於白夜王國,但自小被擄去暗夜王國後,從暗夜王國長大,與暗夜的兄弟姐妹們共同生活,也與暗夜的家人們有著深厚的感情,但在一些因緣際會下,主角回到了故鄉白夜王國,在白夜王國與自己真正的兄弟姐妹們重逢了,在白夜王國中主角找回了過去被擄的記憶,同時看清了暗夜王國是多麼的殘酷無情,為了保護主角,「白夜女王-命」失去了性命,同時在這裡也成為了「神刀‧夜刀神」的繼承者,不久之後傳來了暗夜王國軍入侵的消息,我們的主角此時面對了必須在白夜與暗夜的家人間選擇的命運。


「這裡!/回來吧!,歐尼桑麻/歐尼醬」

「請退兵吧,馬克斯哥哥......」,主角經過各種糾結過後向馬克斯請求退兵,因為他在這幾場戰役中看見了,暗夜王國,卡農王所使用的各種卑劣手段,破壞城鎮、殺死無罪的人,而且連白夜女王......自己的母親也......所以主角已經無法再相信再回到暗夜王國了,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在白夜王國戰鬥。


「我要待在白夜王國這邊戰鬥,我已經這麼決定了」

「......背叛者」對於將卡農王,父親大人認定為邪惡的主角,馬克斯無法原諒他,如果主角不再改變他的想法的話,馬克斯就要在此給主角最後一擊,作為一名「哥哥」。

在擊退馬克斯哥哥,擊退暗夜王國軍之後,亞克雅見了難過的主角,就向他表示,如過真的很痛苦的話,不用戰鬥也沒關係的,戰鬥只要交給他跟龍馬就行,但主角拒絕了,面對困難光是逃避情況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他要戰鬥,和白夜王國的各位一起,在這條道路前方一定存在著和平的方法,他這麼相信著。


「這條道路前方一定聯繫著和平,我是這麼相信的」

接著主角再回到白夜王國境內,要幫助傷患時,暗夜王國軍在此時攻了進來,而對方的將領卻聲稱自己是主角的親友,但主角卻一點印象也沒有,這到底是?

經過一戰後,得知了敵將的名子為「薩伊拉斯」,他奉卡農王的命令前來取主角的首級,但即使是卡農王的命令,在他心中還有另一項誓言更為重要,即便是違背卡農王的命令,他也要貫徹這項誓言。

「騎士的誓言」,在薩伊拉斯小時候曾經違反規定擅自出城,就在他因為這項罪名要被除死時,主角救了他,從那時他就發誓,這條被主角所救的性命,總有一天要為了主角犧牲奉獻,這樣的他怎麼可能為了命令去取主角首級呢!之後主角終於想起了與薩伊拉斯的過往,薩伊拉斯是從小玩到大,非常溫柔的摯友,最後主角邀請了薩伊拉斯加入自己,當然他也接受了。


「被你拯救的這條命,已經做好有一天為你奉獻的覺悟」

薩伊拉斯加入了主角一行後立刻就有了傳令,出征中的龍馬與匠目前在伊茲摩公國的國境附近下落不明,可能是被敵軍俘虜,最糟的情況可能已經戰死了,為了確認事實,主角一行準備出征前往伊茲摩公國。

在前往伊茲摩公國的路途中,主角一行來到了名為「黃泉的階段」的地點,就在主角抱怨這階段實在太長時,他們遇到了暗夜的魔物的襲擊,但將它們擊到後卻發現,魔物的真面目卻是前方不遠處的風之部落的村民,主角一行中了暗夜軍師「馬克貝斯」的陷阱,此時中立的風之部落將主角一行視為敵人,當然主角並不希望雙方發生衝突,但村長倒是典型的武鬥派,「如果想要讓我相信你們的話,就和我戰鬥,用力量來證明吧!」

在此戰役途中,我們也和陽乃香姊姊會合了,陽乃香原本是打算作為出征前往伊茲摩公國的龍馬與匠的援軍,但現在從主角這得知兩人現今下落不明,決定加入主角一行。


「最重要的弟弟的請求,我可沒有拒絕的理由呢」

在好不容易打敗族長「風牙」之後,主角再次澄清自己是中了暗夜的陷阱,但風牙其實打從一開始就相信主角是中了陷阱,這場對決只是打算測試作為「夜刀神」持有者的主角而已。

在順利通過風之部落後,主角一行終於抵達了伊茲摩公國,但在那裏等著他們的卻是一個超輕浮的公王,名為「伊札那」,主角向伊札那公王詢問了龍馬與匠的下落,但伊札那公王卻不知情,且已因為先前的戰鬥療傷為由,要主角一行好好休息,同時以主角與櫻兩位的傷特別嚴重為由,要為兩者進行特別治療,但這其實是暗夜幻術師「索拉」的陷阱,索拉打算將主角與櫻與其他人隔開個別處決,所幸索拉的計謀一早就被陽乃香看破,「哪有你這麼輕浮的公王阿!」

經過一戰擊破了索拉的伏軍後,就在索拉最後利用向主角眼睛投沙這種卑弊的小伎倆,即將逃跑時,此使一位魔導士攔住了索拉的退路。

「卑劣又愚蠢的傢伙,我們暗夜王國軍的恥辱」此時出現的是暗夜王國王子「里昂」,「失敗的傢伙就該爽快地去死」,就在里昂要將索拉處決之時,主角阻止了他,主角表示里昂過去不應該是那種會向夥伴動手的人才對,但對於背叛自己,背叛國家的叛徒,里昂已經聽不進任何主角所說的話了,總有一天要擊潰主角,絕對!


「擊潰你...絕對要讓你受到報應,用我這雙手,絕對!」

在結束這場事件後,主角一行解放了真正的伊札那公王,但意外的是真正的伊札那公王卻更為輕浮,這時真的不得不感慨索拉的變裝確實有相當的完成度,接著這次向真正的伊札那公王打聽了龍馬與匠的下落,伊札那公王想主角一行表示,當時的戰況已經擴及到了無限溪谷,雖然他自己沒親眼看見,但下落不明的兩人可能有落入無限溪谷的可能性在......為了轉變主角一行人的心情,伊札那公王決定為主角一行人進行占卜。

「古老的眾神們阿,請回應我的問題吧」,「光へ手を伸ばす...穢れなき銀の剣...微睡み...想いを断ち切りて...」,對於伊札那公王奇妙的占卜內容,不知道為何只有亞克雅有了反應,最後伊札那公王也表示龍馬與匠也有順便占卜了一下,他們倆不會有事的,公王以神的末裔之名向各位保證。

當夜,就在主角一直想不透占卜的意思時,亞克雅向主角說道,占卜的內容與母親教與自己的歌詞是相同的,但她自己也不清楚占卜的內容,畢竟這首歌是在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或許解開這個謎就能拯救這個世界吧,或許這就是你的宿命吧,亞克雅如此與主角說道。


「古老的眾神們阿,請回應我的問題吧」

告別伊茲摩公國後,現在主角們的目的地為無限溪谷,而在路途中經過了由獨立國「風魔公國」支配的森林,這時在前一場事件中的主謀索拉現身想投靠主角一行,原本其他夥伴都打算將索拉處死以絕後患,但主角卻選擇相信索拉,將索拉加入了同伴一行之中。

在決定接納索拉後,主角一行卻在森林中受到了風魔公國,公王「小太郎」的襲擊,原本屬於獨立國的風魔公國決定與暗夜王國合作,為了自己的野心,小太郎公王再次決定與主角一行一決死戰。

在戰鬥中匠出現在戰場上,匠還活者,但他的樣子非常奇怪,就像被控制一般,甚至還向陽乃香姊姊射出弓箭,「殺掉...不會承認...只要...有我就行了...」,察覺匠的異常的亞克雅,打算用她的歌聲來幫助匠,現在的話,還來得及!


「聽好了,你被操控了,非常恐怖...看不見的力量」

在聽了亞克雅的神奇的歌後,匠終於回復了神智,在匠回復意識之後,亞克雅向他表示她認為匠值得依賴、很強,而且也很聰明,匠有著其他兄弟姊妹所沒有的魅力,她是這麼認為的,聽到這些話的匠一時害羞地不知如何是好,最後匠露出了笑容「真沒辦法,就努力上吧,白夜王子匠的力量,給我看仔細了!」

在結束與小太郎公王的戰鬥後,終於確認匠平安無事的兩位白夜王女,在匠的面前高興地哭的一蹋糊塗,「別,別哭拉,兩個人都,年紀不小了,很不像話喔」「不像話也沒關係!在匠哥哥大人的面前,我是不像話的妹妹也沒關係!」「我也是!在親愛的弟弟面前,就算是不像話的姊姊也沒問題的!」

結束感人的重逢後回到正事,主角詢問了匠至今為止所發生的事情,匠說道,那是一場非常慘烈的戰鬥,隨著時間,戰場從伊茲摩公國一直擴及到無限溪谷,在過程中匠與龍馬失散了,而且敵軍的攻擊引起了非常大規模的崖崩,而被捲入的自己,從無限溪谷跌落下去了。

但匠現今還活著,從匠的說法中,匠在跌落無限溪谷後就沒有任何記憶,直到出現在主角面前為止,所以匠詢問了在他恢復神智之前他在這到底做了什麼,雖然大家想隱瞞不說,但這樣是沒辦法打發匠的,匠也發現陽乃香身上有被風神弓所傷的痕跡,最終得知自己就算是被控制,但作為白夜王子卻攻擊了自軍,自己已經沒有資格作為白夜軍戰鬥下去了,但主角否定他的說法,同時安慰了他,表示他最初不也是敵國的王子嗎?犯錯了只要之後彌補回來就行,主角希望與匠一起戰鬥下去,此時匠終於打從心底接受了主角與亞克雅,接受了自己的哥哥與姊姊「謝謝你,哥哥,還有,亞克雅姊姊也謝謝了」


「被捲入崖崩的我,從無限溪谷跌落了下去」

不久後涼風在地下牢中找到了龍馬的臣下之一「陽炎」,陽炎在此是為了向大家傳達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但白夜的王族們卻還沒把話聽完就認為龍馬最後還是戰死了,陽乃香甚至還打算在回去後為龍馬建個氣派的墓。

「你們在講什麼我完全搞不懂,龍馬大人還活著喔」陽炎真正想說的事得知暗夜王國發生內亂後,現在龍馬正在修伯利葉公國中。


「回去之後,會建一個氣派的墓的...!」

為了前往修伯利葉公國,主角一行現在乘船駛向大海,主角一行自從突破風魔公國以來就一直遭受到暗夜軍的襲擊,此時不得不懷疑自軍中可能會有密偵存在,首當其衝的自然是暗夜幻術師索拉了,尤其是匠完全不相信索拉,就在陽乃香打算就地處決索拉時,主角跳出來阻止,希望大家不要懷疑夥伴,匠才勉強接受。

不過此時海面發生異變,從海面中冒出了謎樣的軍團襲擊主角一行,這謎樣的軍隊與當時襲擊白夜女王「命」的謎之軍是相同的,不過現在沒有時間去一一釐清真相,現在只能迎敵了!

在好不容易擊退迷之軍勢後,匠此時受到了偷襲,就在匠面臨危機時,此時救了他的人是「索拉」,之後索拉表示,他只是做出與主角當時在快被里昂王子處決時相同的行動而已,當時主角的寬容大器深深感動並改變了他,也由於索拉這種奮不顧身的行動,也終於讓匠願意接受索拉,將他當成同伴看待。


「一想到匠大人面臨危機,身體就擅自動了起來」

船靠岸之後,主角一行繼續向著修伯利葉公國前進,而中間他們經過了中立國「謬斯公國」,在謬思公國中,主角一行遇見了白夜王國特有的獸族,妖狐一族的「錦」,經過溝通後,得知錦為了報恩,要幫助一名名為「拉拉」的歌姬,但拉拉因為母親病倒的關係,她此時的心情無法替某位「大人」表演,而這位大人就是暗夜王「卡農」。

主角一行決定幫助拉拉,利用這場表演一口氣接近卡農王,主角們利用索拉的幻術,將亞克雅偽裝成拉拉的樣子上台表演,但亞克雅不知為何卻在舞台上演唱了另一首歌,而且聽了歌聲的卡農王不知為何也發生了異狀。


「光へ 手を伸ばす(歌詞)」

「你的臉還真是久違了啊」,沒想到卡農王一早就識破主角們的計謀,並且設下伏兵等待主角們,因為主角一行人之中有內鬼在,而這個內鬼就是暗夜幻術師「索拉」。

該說不意外嗎?索拉終究還是背叛了主角一行,先前幫助匠的行為也是為了騙得主角們的信任,索拉只是為了讓卡農王饒恕自己先前差點被里昂王子處死的醜態,原本應該是這樣才對......「果然還是不能饒恕嗎......那位大人與白夜王國的人一起行動,背叛暗夜王國的這件事......」,索拉從頭至尾都在說謊,但改變了,只有索拉改變了這點是真的,但卡農王終究只把索拉當作一顆用完就丟的棋子,更別提他現在還在替敵人求情,卡農王當下就將索拉除死。


「嗚...嗚...大人...匠大人......我...我......」

「不可原諒...!父親大人...不...暗夜王卡農!這就是暗夜王國的作法嗎!」,儘管主角如此憤怒,但現況的勝算幾乎為零,只能先逃了,但不只卡農王,此時暗夜王國第一王子「馬克斯」也出現在戰場,並追擊主角。


「背叛者...竟敢向過去稱為父親的吾王刀劍相向」

自從主角背叛暗夜的的那一天起,馬克斯就下定決心主角要由他親自討伐,「快住手,哥哥們!拜託了!」,無論如何都不想見到兄弟手足相殘的暗夜王女「艾莉潔」跳出來阻止了馬克斯,也所幸艾莉潔的行動,主角終於能逃離馬克斯的追擊。

好不容易脫離暗夜的追擊後,主角發現原本陪在身邊的亞克雅不知為何不見了,在找到亞克雅後,沒想到亞克雅居然倒下了,想尋求幫助的主角反而被亞克雅阻止,亞克雅堅持自己沒事,過一陣子之後,亞克雅的確也如同她說的一樣,像沒事一般的站起來,這到底是?


「...沒問題喔,什麼事也沒有...放著我不管就行......」

終於抵達修伯利葉公國的主角一行,沒想到在還沒找到龍馬之前,下一個刺客已經在那裏等著了,那個人就是暗夜王國第一王女「卡蜜拉」。


「啊~是來見我的嗎,呵呵,可愛的孩子」

「真是的...居然沒辦法殺掉打倒底敵人...你果然是溫柔的孩子呢」,在打倒卡蜜拉之後主角果然還是沒辦法對自己的「姊姊」痛下殺手,並且向卡蜜拉道出了自己無法接受暗夜王國,無法接受卡農王的作法,才選擇站在白夜王國這邊戰鬥。

或許再繼續說下去,卡蜜拉會選擇加入主角的行列也說不定,但在這之前里昂跳了出來並攻擊主角,為了不讓主角欺騙自己的姊姊,就在里昂要與主角決一死戰之時,一名修伯利葉公國的衛兵衝了出來,並且帶領由聖龍騎士「深紅」為首的叛亂軍擊退了里昂,而這名衛兵的真正身分就是白夜王國第一王子「龍馬」!


「什麼...?這群傢伙,到底是從哪裡...!?」

在與龍馬會合後,主角一行在叛亂軍的秘密藏身地說明至今發生的事,龍馬說明了他為何身在這修伯利葉公國,龍馬是為了盡可能地召集一些夥伴,再加上聽到了有叛亂軍存在的情報,才決定潛入這裡,同時龍馬對於排除一切萬難來與自己會合的這群家人們,他以他們為傲,只要有這些家人們在,龍馬就無懼任何事物了。

不過現況是連一點讓主角們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不知為何在叛亂軍的秘密藏身處周遭已經被暗夜兵給包圍了,這個地點應該是不會曝光的,但事實卻呈現了或許主角一行之中有著間諜向暗夜方通報的事實,當然主角是不願這麼相信的,不過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暗夜兵要來了,主角一行決定利用叛亂軍的密道逃困,但一直逃下去戰爭也不會結束的,最後主角一行決定,逃跑的方向就是「暗夜王國」!

經過了一場死戰,主角一行突破了暗夜王國邊境,正式進入了暗夜王國內陸,當天夜晚,主角因為睡不著在湖邊到處散步時,偶然聽到了亞克雅的歌聲,正好也想問問亞克雅關於這首歌的秘密,「這是和你無關的事喔」,收到這樣的回答的主角,他希望亞克雅不要再說這種話了,亞克雅總是不願多提自己的事,他希望亞克雅能多依賴自己與夥伴們,沒想到此時亞克雅的身上突然發身異變。

被謎樣的力量纏身的亞克雅痛苦的倒在湖邊,見狀驚訝的主角立刻詢問亞克雅真相,「是詛咒喔」,亞克雅說明了他身上的異狀是因為「歌」的「詛咒」,若平時只是要激勵夥伴唱歌的話是沒任何問題的,但只要以她身上的項鍊作為媒介,就可以使用歌中「特別」的力量,但作為使用力量的代價,會有詛咒降臨於身上,不管逃到哪裡都沒辦法逃離這個詛咒,主角不願意再讓亞克雅遭受這種痛苦,希望她不要再使用這股力量,但亞克雅拒絕了他,因為在接下來與暗夜的戰鬥中一定需要這股力量的幫助,對於心意已決的亞克雅,主角只能接受,但她還是希望亞克雅她不要過於勉強自己。


「拜託了......不要看......」

繼續往暗夜王國內陸進軍的主角一行,在路途中遇上了人狼一族,但因為暗夜王國的陷阱,主角一行被人狼族視為敵人,無可奈何的主角只好選擇迎擊人狼族。

雖然是因為暗夜的陷阱,但主角親手殺害了人狼族這是不變的事實,就在主角自責不已之時,涼風出來安慰了主角,同時見證了主角如此的善良溫柔,涼風在此下定決心效忠於主角,成為他唯一的一位主君,涼風決定要為了這位大人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只是沒想到,暗夜軍的陷阱不只一個,因為暗夜軍的陷阱使得崖崩,讓主角跌入崖下,就在危機之時,涼風抓住了主角之手,在這裡有了分歧,若在遊戲中與涼風的支援度到達A的話,涼風會即時的發現隱藏在崖下的魔導器,且引爆它,利用它它爆炸的暴風,將兩人吹上來,但反之未到達A之時,涼風就不會發現魔導器,涼風就會選擇讓自己落入山崖來救助主角,涼風就會在這裡永久脫離。


「就是因為是這樣的您,我要向您許下忠誠的承諾」

在脫離險境不久後,主角一行抵達了「馬卡拉斯城」,馬卡拉斯是暗夜王國首屈一指的賭博聖地,不過就在抵達馬卡拉斯城不久之後,匠就不知為何倒下了,原來匠染上了地發特有的風土病,若繼續放者不管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為了救助匠的主角一行,來到了可能藏有藥物的馬卡拉斯宮殿,而在宮殿裡主角與他過去在暗夜王國服侍自己的佣人之一的「芙蘿拉」重逢,自從主角選擇站在白夜王國側戰鬥之時,過去服侍主角的佣人就被紛紛派到不同的地方工作,而芙蘿拉的地點就是這馬卡拉斯宮殿,與主角重逢的芙蘿拉也願意幫助主角,願意去位主角取藥,只是沒想到在宮殿裡,居然暗夜軍師「馬克貝斯」老早埋伏於此。


「怎麼會...!這個症狀,是非常特殊的風土病...!」

在打敗馬克貝斯的伏軍之後,馬克貝斯向主角傳達了,他之所以知道主角會出現於此,是因為主角一行中有內鬼存在的關係,主角也因為馬克貝斯的話開始有所動搖,「這樣可一點都不像你喔哥哥,明明平時別人說的話你都像笨蛋一般的相信著的......」,此時出來鼓勵主角的是匠,不過匠還是在鼓勵完主角不久就因病倒下了。

在餵匠吃下藥後,匠的症狀總算好轉,只是目前以匠的狀況是無法再繼續行軍的,主角一行此時決定接受芙蘿拉的邀請,打算暫時前往冰之部落藏身,等待匠痊癒,不過匠此時卻說了一段令人不解的夢話,「哥哥...小..心啊......眼前所見的...並不是全部...哥哥......如果不打倒那個的話,戰鬥......是不會結束的......真正的和平......絕對......」,匠所說的這段話到底是......?


「眼前所見的...並不是全部...哥哥......」

在通往冰之部落的路上,主角回想起了馬克貝斯所說的,夥伴之中有內鬼存在的事情,雖然他很想相信大家,但卻還是在內心深處有著懷疑,這使得他困惑不已,此時龍馬出現前來與主角聊聊,龍馬說著主角現在是這支軍隊的將領,身為一軍之將,應該要相信著夥伴,過去他不也是相信著原本是敵人的索拉嗎,當時的主角到底跑到哪裡去了?「現在已經和當時的情況不同了......從那之後發生了各種事,我已經不是當時什麼也不知道的我了」,經歷各種事件的主角,已經不像過去可以完全相信所有的事物。

「吶......你相信我嗎?」,聽了主角的話,龍馬如此問道,當然,主角肯定是相信著龍馬的,「是嗎...那,櫻呢?匠呢?陽乃香和亞克雅與薩伊拉斯又如何?」,當然主角也是相信著大家的,但主角卻說不上來問什麼,因為主角就是這樣放手去相信著大家,這就是主角所強大的地方,也是主角所弱小的地方,大家就是被這樣的主角吸引再會聚集於此,所以就只有主角,直到最後也必須相信大家才對,如果被那樣的男人簡單的話語迷惑的話,才是趁了暗夜王國的意了,聽了龍馬的話,主角終於清醒,他下定決心不再懷疑任何人,就這樣相信下去。


「我已不懷疑任何人了,不管發生什麼,我都相信大家」

然而下定決心相信所有夥伴的主角,在抵達冰之部落之後,等待他們的不是溫暖的飯菜,卻是芙蘿拉的背叛,芙蘿拉打從馬卡拉斯一事開始,就是為了消滅身為暗夜叛徒的主角行動,將主角一行引到冰之部落,利用氣候與地利打算殲滅主角一行,但主角即是面對如此露骨的背叛,他還是決定相信芙蘿拉,因為芙蘿拉是夥伴阿!

「謝謝您阻止了我......」,打倒芙蘿拉之後得知,果然芙蘿拉並不是真心背叛主角,芙蘿拉受到了卡農王的威脅,若不選擇與主角為敵,那整個冰之部落全部的村民都會被卡農王消滅,芙蘿拉把自己的主人與家族部落放到了天秤上,最終決定選擇與主角為敵。

雖然主角不立罪於芙蘿拉,但即使如此芙蘿拉自己還是選擇了與自己所仰慕的主人刀劍相向,這條絕對不能選擇的道路,芙蘿拉決定自行接受天罰,芙蘿拉選擇了自焚,見狀的主角一行,當然拚死的想消滅芙蘿拉身旁的火焰,但不知為何越是想消滅這股火焰,火反而燒得更為旺盛,「謝謝您直到最後都願意相信我,對於這件事...我感到非常開心......」,芙蘿拉的最後留下的是對主角的感謝,其實如果可以的話,芙蘿拉也想向大家一樣一直陪伴在主角的身邊,「不可原諒......居然讓芙蘿拉選擇了如此殘酷的選項......給我等著...卡農王...我絕對會打倒你的......絕對!


「謝謝您直到最後都願意相信我」

芙蘿拉死後,即使痛苦,但主角們還是必須前進,在此他們進入了暗夜王國最黑暗的地方「天蓋之森」,在這裡所有的光都會被黑暗吞噬,而在這等著主角的就是暗夜王國王子「里昂」。

對里昂而言他從小就一直非常討厭主角,從過去馬克斯哥哥就只知道誇獎主角,卡蜜拉姊姊也一樣只疼愛著主角,從過去他就一直看著這樣的主角不爽,自從知道主角是白夜的血族之後,他就應該早點親手除掉主角才對,里昂在此是這麼說的。


「背叛者是暗夜王國的恥辱,用死來償還吧」

「你又了解了我什麼!」「我了解的!因為我是里昂的家人啊!」,打倒了里昂的主角,在最後他還是相信著里昂,他明白的,里昂其實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面對著這樣的主角,里昂終於說出了真心話,「對不起......哥哥......騙你的喔,哥哥,討厭什麼的......是騙你的」,說什麼討厭,什麼想殺了主角之類的話,全部都是騙人的,其實里昂是最喜歡自己的哥哥的。

只是里昂還是不能就這樣和主角一起背叛暗夜王國,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時亞克雅拿出了一顆水晶球,雖然水晶球的詳情不能多做透露,但相信這顆水晶球一定能指引里昂前進的道路的。

同時里昂也指出現在的主角們是無法戰勝馬克斯哥哥的,即使繼續前行也只會被馬克斯打敗,落入失敗的下場,所以為了取得力量,透過里昂的幫助,主角一行決定前往「諾特爾帝亞公國」,去尋找「虹之賢者」。


「......騙你的喔,哥哥,討厭什麼的......是騙你的」

靠著李昂的幫助,主角一行一瞬間就傳送到了諾特爾帝亞公國,接著再「七重之塔」中通過重重考驗,主角成為了完成考驗的「第五名勇者」,在虹之賢者的講解中,主角了解到了「炎之紋章」的存在,接著靠著虹之賢者的力量,主角的夜刀神與匠的風神弓產生了共鳴,夜刀神取得了新的力量,名為「夜刀神‧空夜」。


「吾為神刀之鍛治者...回應吾之名號吧『炎之紋章』啊!」

告別虹之賢者之後,主角一行回到了天蓋之森繼續前行,而這次他們來到的地方為「黑龍砦」,黑龍砦是以過去死去的黑龍王的遺體為基礎所打造的城寨,而在黑龍砦中,主角一行又再次遇上了馬克貝斯的埋伏,馬克貝斯利用卡農王所賜與的力量,打算喚醒黑龍王,而主角一行就這樣被困在黑龍王的胃中,就這樣不管的話,主角一行只會落得被消化全滅的命運,但亞克雅表示,她的歌可以破除這股力量。

「ユラリ~ユルレリ~(歌詞)」,亞克雅的歌確實阻止了喚醒黑龍王的力量,但這次使用力量的亞克雅所受到的反噬,卻開始消滅她的身體,見狀的主角已經不能再沉默下去,他要亞克雅告訴他真相,亞克雅說了若使用的力量越強,反噬也越強,最糟的情況可能會讓她當場消失,主角也希望亞克雅不要再使用這股力量,但亞克雅先前說過,若沒有這股力量是無法打倒卡農王的,亞克雅心意已決,對此主角也不再多說什麼,但她向亞克雅約定,她絕對不會讓亞克雅消失的,亞克雅也向他約定。


「怎麼會......身體居然開始消失了......!?」

通過黑龍砦之後,主角一行穿越了「惡魔瀑布」抵達了暗夜王都,而在抵達王都不久就立刻受到了盜賊「阿修羅」的襲擊,但在經過一戰擊倒阿修羅之後,才得知原來阿修羅過去是服侍於白夜王族,「甲賀公國」的忍者,如今甲賀公國已被風魔公國滅國,阿修羅願意加入主角一行幫助主角,他只希望在白夜取得勝利時,能夠盡可能的幫助他重建甲賀公國,這是他畢生的心願,當然龍馬也爽快的答應他了。


「我是阿修羅,過去侍奉白夜王室一族之人...」

經過阿修羅的帶路,主角一行打算利用王族的秘密通道一口氣接近卡農王,而在進入秘密通道之前得先經過王都的地下街,而在地下街中卻意外地與妹妹,暗夜王國王女「艾莉潔」重逢。

艾莉潔自從主角離開暗夜王國之後,就一直利用王族的秘密通道來到這地下街中,在這地下街裡有著她過去的乳母在,這裡是她另一個家,艾莉潔是一個很怕孤獨的人,所以她常常來到著哩,在這裡她過得很開心。

與艾莉潔的談話中也得到了很多重要的情報,像其實馬克斯哥哥早就注意到了父王,卡農王的變化,卡農王就像變了一個人般,卡農王過去雖然也不是什麼高尚的聖人,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殘酷,而這個轉變就在王妃「謝梅」過世之後發生的,謝梅是卡農王第二任的王妃,同時也是亞克雅的母親,但謝梅死後,卡農王就變了一個人,還建了奇怪的石像供奉著,卡農王的轉變肯定與謝梅拖不了關係吧。


「歐尼醬!真的是歐尼醬嗎?為甚麼會在這裡......」

由艾莉潔帶路的主角們來到了王族秘密通道的入口,在此原本主角希望艾莉潔就這樣回去,但艾莉潔希望自己也能為兩國的和平出一分力,她想盡可能地說服馬克斯哥哥與卡農王,希望他們能改變心意,決定與主角們一同前進,但這並不是成為主角們的夥伴,艾莉潔完全沒有背叛暗夜的意思,而在秘密通道之中艾莉潔的臣下發現艾莉潔與白夜的人待在一起,誤以為艾莉潔是被白夜的人綁架,通報之後前來迎擊的就是暗夜王國第一王女「卡蜜拉」。

擊敗卡蜜拉之後,主角再次像卡蜜拉說道,戰爭結束之後,他希望白夜與暗夜能結為友好關係,這樣的話或許能再恢復成過去的樣子,下次不再是弟弟,而是做為白夜王國的王子,一個朋友的身分回到卡蜜拉姐姐的身邊,「是嗎...這樣的話,也很棒呢...」,雖然有點不一樣,但這樣的話大家又能在一起生活,這樣也很棒呢,卡蜜拉認同了主角的理想,雖然隨後因為戰鬥的疲勞就這樣昏了過去,不過肯定沒問題的。


「我也有著相同的理想......」

穿過秘密通道的主角,沒想到通道的出口竟然是王宮的練功場,而在那裏的人是過去曾在無限溪谷陷害老騎士「君特」,害得君特跌落無限溪谷的兇手「剛茲」,就只有他主角無法原諒,但人多勢眾的剛茲讓部下一起突擊主角,就在主角快受到致命一擊時,莉莉絲跳出來保護了主角,「不可原諒...剛茲!!!!!!就只有你...就只有你不可原諒!!」


「莉莉絲,振作一點,莉莉絲...!莉莉絲!!!!」

雖然打倒了剛茲,但莉莉絲的傷實在是太嚴重了,不管是櫻的拔串,還是艾莉潔的杖都已經沒用了,「不能死阿!莉莉絲!」主角悲痛的吶喊著,「請您不要難過,我真的過得很幸福」「都來到這裡了!再過不久戰爭就要結束了!都到如此了為甚麼,為甚麼我不得不失去妳啊......!」主角發自內心悲痛的吶喊著。


「請不要哭泣......在最後......我想看見您的笑容......」

「為甚麼,為甚麼莉莉絲非死不可,這樣的戰鬥真的有意義嗎......?我至今為止到底是為了什麼......」,就在主角因為莉莉絲的死快要失去方向之時......

「把臉抬起來,把眼淚擦乾」,此時龍馬上前向主角說道,「莉莉絲是為了什麼拚死保護你的,好好想清楚吧」,即使在這邊哭泣,莉莉絲也不會高興的,或許對現在的主角很殘酷,但龍馬還是得讓主角知道,莉莉絲不惜拚上性命想守護的,決不是在這哭哭啼啼懦弱的主角,主角是不能在這裡哭泣的,戰鬥還沒結束,必須戰鬥下去啊!如果是被夜刀神選上的主角一定辦的到的。


「......把臉抬起來」

龍馬說的對,主角是不能一直在這邊哭下去的人,為了大家,他還有非做不可的事情要去做,莉莉絲,再稍微等一下吧,等到戰爭結束之後會來接妳的,在這之前,希望妳能繼續守護著我們,最喜歡妳了喔!


「......最喜歡妳了喔,現在是,之後也是......一直」

跨過莉莉絲的死的主角,終於進入了王城,而在王城大廳中等待他們的是,暗夜王國軍師「馬克貝斯」,馬克貝斯的戰鬥中不存在著正義,只要能獲得勝利,他不管甚麼手段都做得出來,就在此時......


「為甚麼,為甚麼...你會......」

不知道為甚麼匠在此時竟然抓住了亞克雅,「還不明白嗎?匠王子打從一開始就是我們暗夜王國的人,所以我不是給你們忠告了嗎,在你們之中有一隻『蝙蝠』存在」,馬克貝斯向主角宣告了,在此之前,主角一行之中的那個內鬼,那隻蝙蝠,就是匠,馬克貝斯說了,匠是因為跟其他王族比起所呈現的自卑感才打算背叛。

「...我相信你,匠,即使如此,我還是相信你」,直到最後主角還是相信著匠,他相信匠一定是被甚麼東西所操控了,自從匠跌落「無限溪谷」的那天起,匠一定是被甚麼力量所困住了。

「哥...哥...」,面對相信自己的主角,匠開始動搖了,趁著這個機會,亞克雅唱起了歌,利用這股力量肯定能讓匠恢復原狀,見狀的馬克貝斯打算阻止亞克雅,但被櫻攔截了,就在惱羞成怒的馬克貝斯打算攻擊櫻的同時......

「...太好了,趕上了」,匠發出的箭救了櫻,匠在最後一刻找回了自我,匠謝謝主角直到最後都願意相信他,現在作為擁有高貴榮耀的白夜王子,馬克貝斯!覺悟吧!


「...謝謝你哥哥,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在與馬克貝斯的決戰中可以得知,其實主角們至今為止的行軍路線,都是匠在被洗腦後每一次深夜中,都會在被控制下將情報送出去,而這點匠本人是完全沒有自覺的,就因為這樣畢竟沒有人會懷疑自己是背叛者,所以曾經懷疑過其他夥伴的匠,讓他覺得非常羞愧。

「所以為了贖罪,你就快點給我去死吧,比起就這樣不知恥的活下去,這樣比較好不是嗎?」「吵死了!這份罪孽,我會活下去來償還!首先就是打倒你,馬克貝斯!」


「吵死了!這份罪孽,我會活下去來償還!」

分出勝負的馬克貝斯到最後還是不知恥的推卸責任,打算向主角求情,饒他一命,而此時出現的是在天蓋之森,從亞克雅手上拿到神祕的水晶球的暗夜王國王子「里昂」,見到里昂的馬克貝斯馬上又變了一張臉,打算尋求里昂的幫助。

「化為塵土吧!」,向馬克貝斯這樣卑賤的小人,是暗夜王國的恥辱,里昂毫不猶豫就消滅了馬克貝斯,從水晶球中看見真相的里昂,他明白了,主角所選擇的道路中存在著正義,但里昂終究還是暗夜王國的王子,他果然還是不能與主角一同戰鬥。


「...但是,我果然還是這個暗夜王國的王子」

「那個里昂......法衣又穿反了喔......」「疑?疑!!?知道的話就早點說啊!」,在這麼重要的關頭,里昂還是把他的法衣穿反了。


「那個里昂......法衣又穿反了喔......」

「...祝武運昌榮」,在送別主角們之後,里昂的臣下就跳了出來,從對話中可以得知,里昂自從從亞克雅手中接過水晶球後,就前往「無限溪谷」,之後就一直沒有回來,看來里昂是在無限溪谷下發現了甚麼也說不定。


「拿著不明的水晶球前往無限溪谷後,就一直沒有回來」

最後在王座前等待著他們的是,暗夜王國第一王子「馬克斯」。


「好了,來做個了結吧」

馬克斯在這裡等著主角很久了,馬克斯不耍任何小手段,他在這裡要求主角與他一對一單挑,當然艾莉潔跳出來阻止了,艾莉潔不希望兄弟間骨肉相殘,但這對馬克思是沒有用的,但艾莉潔沒有放棄,艾莉潔打算再一次與馬克斯交談,這次一定可以......


「絕對沒問題的,這次一定......」

「好了,開始吧......」,開始戰鬥的兩人,馬克斯表示,若主角再像過去一樣躊躇猶豫的話,下個瞬間,主角就會身首異處,主角也表示,他希望馬克斯哥哥不要再像過去一樣手下留情,因為他已經跟過去不同了,不過主角最後還是不敵馬克斯的力量......

「馬克斯哥哥...為什麼...為什麼就是不了解呢...明明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何不為正義所用呢...」「正義什麼的,哪裡都不存在」,主角向馬克斯呼喊,但馬克斯認為正義是不存在的,戰爭什麼的只是國與國之間的爭鬥,正義什麼的,哪裡都不存在。


「明明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何不為正義所用呢...」

「...存在著的,正義...只要你撥開眼前的迷霧的話,什麼才是正義,你應該會明白的......馬克斯,哥哥」「是嗎,那麼你只要抱著你所相信的正義死去就行了!」


「那麼你只要抱著你所相信的正義死去就行了!」

就在馬克斯要對主角斬下最後一擊時,艾莉潔跳了出來,替主角擋下了致命的一擊。


「......!!艾莉潔!振作一點!艾莉潔!!!」

「馬克斯哥哥...這就是正義......?為了保護所愛的人,其實是不需要劍的......只要靠溫暖的手...眼淚也是......拜託了......不要在繼續戰鬥了......


拜託了......不要在繼續戰鬥了......

「來吧,來做個結束吧」,雖然艾莉潔為了阻止兩位哥哥不惜拚上性命,但馬克斯還是不打算就此收手,「還要再繼續戰鬥嗎,艾莉潔現在已經不在了......她為了阻止我們不惜拚上自己的性命......」,主角因為艾莉潔的死一時之間已經失去了戰意,「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要在這裡跟你戰鬥到最後」,但主角已經沒辦法戰鬥下去了,妹妹的死對主角的衝擊實在太大,「親生妹妹最後的願望,你要充耳不聞嗎!!!哥哥!!!!!!」


「親生妹妹最後的願望,你要充耳不聞嗎!!!哥哥!!!!!!」

「...不要讓我一直重複說,把劍拔出來」「哥哥...」「給我把劍拔出來!」,面對如此堅定的馬克斯,主角也覺悟了,他所認識的哥哥已經不在了,他要戰鬥,就用哥哥教會自己的勇氣,此時此刻要打倒你!覺悟吧......馬克斯哥哥!


「做好覺悟吧...馬克斯哥哥!!!!!」

「好了,準備上吧,已經沒有迷惘了吧?現在在你眼前的不是哥哥,是暗夜王國第一王子,憎恨的敵國戰士,馬克斯」

「是,我已經不再迷惘了,我要打倒你,至今為此一次沒有超越過的對手,這一次我會超越給你看的」

「對的......就是這股氣勢......來吧!」


「是,我已經不再迷惘了,我要打倒你」

「想做的話...還是做得到的不是嗎...對...就是這一擊...向著前方沒有迷惘的眼神...這個姿態...就和我從過去就一直教導你的那樣...現在的你...一定......」


「想做的話...還是做得到的不是嗎...」

「變強了呢......」「才不是...我一點都不強...我的手腕還遠遠不及馬克斯哥哥...然而為什麼,為什麼要故意讓我贏啊!?哥哥!!!!!!」

直到最後,馬克斯都在教導著主角,確實若有不同的未來的話,若可以選擇與主角一起結束這場戰爭的話,但馬克斯終究還是暗夜的第一王子,他是不能背叛暗夜,不能違背父親的,所以他是真的有想過要殺掉主角,把主角們全部擊敗,迎領暗夜王國走向勝利,但在最後留下的,卻是身為「哥哥」的心情。

「太卑弊了...哥哥...你想要說這這麼帥氣的話,就這樣逃走嗎!?」「這樣下去我一生都不是憧憬的哥哥的對手不是嗎!」,可以敵過的,馬克斯其實最後只是希望這個世界,暗夜王國能迎向和平,他所不能做到的,他相信主角一定辦的到的,到那時,主角肯定能超越他的。


「到了那時,你一定...可以超越我的......」

「走吧......各位......」,一直在這裡哭下去,艾莉潔與馬克斯哥哥也不會開心的,這次帶著艾莉潔所教會的「永不放棄的心」與馬克斯哥哥教會的「沒有迷惘向前的覺悟與溫柔」,這次一定要結束這場戰爭,馬克斯哥哥,艾莉潔...請你們就這樣看著我們吧。


「馬克斯哥哥,艾莉潔...請你們就這樣看著我們吧...」

終於,主角一行進入了王座之間,在那裏等著的是,暗夜王「卡農」。


「歡迎啊!我的孩子啊!」

主角向暗夜王傳達了,馬克斯與艾莉潔都為了想結束這場戰爭失去了性命,但沒想到卡農王卻只將那兩個人,不,全暗夜的人都當作是棋子來操控,不可原諒卡農王,主角決心要打倒這位暴君,不過卡農王實在是太強了,雖然亞克雅想要靠他的歌來做點什麼,但沒想到亞克雅反而被卡農王抓了起來,要脅白夜王國的投降。

「為什麼...!為什麼這把刀沒有辦法打倒那個傢伙...!我...我...我想要更強的力量!!一個大家都不會死,可以保護大家的力量!!」,主角痛恨自己的無力,他想要有更強的力量,能守護一切的力量。

「我也一樣...如果我更有力量的話,如果這樣我就能幫助亞克雅與大家.......」,龍馬也和主角一樣怨嘆自己的無力,如果自己更有力量的話......

就在兩者心意相通之時,夜刀神與雷神刀開始產生了共鳴!共鳴的兩個神器為夜刀神取得了新的力量,它的名子就是,「夜刀神‧白夜」。


「這就是虹之賢者所說的『炎之紋章』所聯繫的刀......」

「不會讓你得逞的,用冠有白夜之名的這把刀,照亮這個世界的黑暗!為了在這之後不再出現紛爭......卡農王!我要在這討罰你!」主角如此吶喊,這是最後一戰了!


用冠有白夜之名的這把刀,照亮這個世界的黑暗!」

經過了一場死戰之後,主角終於打倒了卡農王。


「這樣終於,兩國之間的和平終於到來......」

但沒想到應該被打倒的卡農王居然醒了過來,並且將它的戰斧對著天花板那奇妙的「石像」後,卡農王居然化身為龍,再次站了起來。

「怎麼了?為何要如此驚訝...?我和你是相同的,繼承了濃厚的龍之血,這個身體也是能化身為龍的」,卡農王表示他的身體也和主角一樣,是能化身為龍的。


「繼承了濃厚的龍之血,這個身體也是能化身為龍的」

而且與主角那弱小的龍不同,卡農所化身的龍比主角更有力量,更為強大。

卡農王發揮那強大的力量一擊就打碎了主角的夜刀神,對卡農王而言,那種東西就只不過是玩具罷了,失去夜刀神的主角,龍馬與匠上前想保護他,但終究不敵卡農王的力量,就在卡農王要向兩人打出最後一擊時,主角為兩人擋下了卡農致命的一擊。


「沒問題...的...我還可以...繼續...戰鬥......」

正面接下卡農王化身為龍一擊的主角,最後還是倒下,漸漸失去意識。


「真暗......什麼也看不到......」

「...已經早上喔」,一股熟悉的聲音角醒了主角,出現在他眼前的是芙蘿拉與莉莉絲


「...已經早上喔」

叫醒主角的芙蘿拉與莉莉絲表示今天是訓練的日子,要主角趕快起來,但主角不知道為何非常的困,如果可以他想就這樣睡下去,就在芙蘿拉打算像平時一樣,用冷到不行的凍氣來小小懲罰賴床的主角時......「...不還是算了吧,你在這裡的選擇是誰也不能干涉的」,與平時不同的芙蘿拉,主角無法明白其中的意思。

「歐尼醬,你還在睡嗎?」「你這樣的傢伙...別太讓家臣困惑啊」,這次出現的是艾莉潔與馬克斯哥哥,雖然讓兩位遠道而來感到抱歉,但主角真的非常的困,起不了身,「真是的!在這樣的話,會一直一直無法從這裏出去喔?」,雖然艾莉潔這麼說,但主角還是起不了身,對主角而言,現在只要和大家在一起就十分幸福了,就算一輩子都沒辦法離開這裡,也無所謂。

「...真的這樣就行了嗎?歐尼醬,這真的是歐尼醬所希望的事嗎?」,主角不能理解艾莉潔的話,是的,父親大人肯定也是這麼希望的,「仔細聽好了...父親大人他...卡農王,真的是你的父親嗎?」,這次是馬克斯哥哥的話,但還是不能理解,卡農王當然是自己的父親,在這個城與臣下們一同成長茁壯,直到拿到魔劍的那一天......

「是啊!不對,卡農王他...那個傢伙是...哪個傢伙是,我的敵人啊!!!」,終於清醒的主角,他終於意識到了卡農王是他不可原諒的敵人。


「歐尼醬,你還在睡嗎?」

終於意識到自己還在戰鬥的主角向馬克斯發問,既然自己出現在這裡,是否已經死了了呢?馬克斯否定了他,並且向他表示,「如果你在一次選擇繼續戰鬥的話,就可以再次站起來,回到那個地方」,此時主角的耳邊傳來了伙伴們的聲音,夥伴們向信主角一定會醒過來的。


「他是不會輸的!不會因為你的攻擊而死去的」

主角決心要回到夥伴們的身邊,此時畫面一轉來到了冰之部落,在他面前的是芙蘿拉。

「...要走了嗎?」,是的,雖然確實有想要就這樣與大家待在一起的想法,但主角不回去是不行的,他還有非完成不可的事要去做。

「是嗎,真了不起呢,您已經有著能靠自己的力量起床的強大在了,有著不管多麼冰冷也不會被凍結,持續站立前行的這個姿態......之後我會一直在這守護著您的」

「謝謝你,芙蘿拉,在最後又一次的叫醒我,如果你不在的話,我一定會被冰凍在這黑暗之中,無法向光明前進的吧......」


「您已經有著能靠自己的力量起床的強大在了」

「我一直...都在想著您的事喔」,這次是在練兵場的莉莉絲。

「如果感到寂寞的時候,請您想起我,我一定會像一直以來一樣,陪伴在您的身邊的」

「...恩恩,從今以後,不管幾次都陪在我的身邊吧,我無論何時都不會忘記,有你在身邊的溫暖,你的溫柔......還有你的勇氣」


「如果感到寂寞的時候,請您想起我」

「一路順風,歐尼醬」,這次是艾莉潔。

「我呢,現在也是最最最喜歡歐尼醬的事情喔!現在要說的,在最後都要平安無事喔...在和平的世界裡,大家都活著的,里昂歐尼醬和卡蜜拉歐涅醬也請多指教囉!要是在吵架的話,我可不會原諒喔?...呵呵」

「啊啊,這次絕對會跟妳保證,兄弟姊妹們大家一直友好相處下去,我也是,最喜歡妳了」


「我呢,現在也是最最最喜歡歐尼醬的事情喔!」

最後是馬克斯哥哥

「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但是你的話,從今以後不管多久都會繼續向前的吧,不管發生什麼,都會跨越我們繼續前進,代替我們在未來繼續活下去......好了,上吧!我親愛的弟弟...」

「...是,我走了,從現在開始我所前進的道路,一定會讓您已以為榮的,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超越您的,馬克斯哥哥......」


「上吧!我親愛的弟弟...」

已經沒有任何迷惘了,和所有的家人們道別後,主角即將再次回到那,回到大家的身邊。


「已經不能再放棄了,已經不能再迷失了」

拜託了夜刀神!再次將你的力量借給我吧!


「拜託了夜刀神!再次將你的力量借給我吧!!!!」

夜刀神回應了主角,夜刀神再次發出閃耀的光芒,不會折斷,夜刀神已經不會再折斷了,主角相信大家的心情...大家相信主角的心情,已經不會再被卡農王破壞了,「這是我的選擇!這條與你戰鬥的道路!!」,不管這條道路多麼崎嶇,主角深信道路的終點一定連結著和平,覺悟吧卡農王...這次絕對會打倒你!這就是最後一戰了!

亞克雅唱起了歌,主角知道若使用那股力量的話,亞克雅可能就會因為這樣消失,但亞克雅向主角保證他絕對不會消失的。


「這是我的選擇!這條與你戰鬥的道路!!」

「或許...老夫...一直期待著這樣的結局也說不定......」,打倒了卡農王後,卡農王化為了「泡沫」,就這樣消逝了,但卡農王最後留下來的話語表示,或許卡農王早在這之前就已經不在了,那這樣的話,主角們所知道的卡農王究竟是......?

戰爭結束了,和平的時代即將到來,但過分使用力量的亞克雅,最終還是逃不過被詛咒反噬消失的命運,「對於你那時相信我,我真的很高興喔......」,對於在最後一戰願意相信亞克雅說她不會消失的主角,她真的非常高興,在最後她希望主角能連她的份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請連我的份一起......幸福的活下去......」

光陰似箭,轉眼間結束戰爭的白夜王國,現在正在舉辦龍馬正式即位白夜王的戴冠式,現在白夜王國與暗夜王國已達成和解,龍馬國王向大家約定,今後白夜王國會與暗夜王國攜手生活,或許還是有人不能接受,但就像有光的地方,就一定會有黑暗一樣,兩個國家是一同的,雙方都擁有相互所沒有的地方,所以相互合作是辦的到的,分享陽光,分享糧食,快樂也好,痛苦也好,全部都互相分享攜手合作的關係,龍馬國王想與暗夜王國建立這樣的羈絆。


「向前看,相信我們所選擇的道路......」
「向著和平的未來前行吧」
「新的時代就由在這裡的大家共同創造!」

暗夜的王族們也到場摻加了代冠式,見到了在龍馬國王的戴冠式中哭的一蹋糊塗的白夜王族們,不禁搖搖頭的正是暗夜王國次期的暗夜王「里昂」,當然卡蜜拉也來了,雖然就繼承順位而言是卡蜜拉比較上前,但卡蜜拉以自己不是治國之才為由推給了里昂,同時卡蜜拉也表示,雖然她知道這並不是主角,白夜們的錯,但對於沒能救成馬克斯與艾莉潔這點,在卡蜜拉心裡深處還是有一點疙瘩。

這點主角也是明白的,他表示這點他們會終身背負,龍馬國王也發誓,他絕對不會忘記兩人的事,連他們倆的份一起,會好好守護著這個世界。


「也不是這樣有什麼不好,只是到時我即位時可別哭喔?」

在戴冠式結束之後,白夜王國舉辦了盛大的祭典,讓百姓能從戰爭的氛圍中解放,就在祭典之餘主角休息之時,他聽到了熟悉的歌聲。


「這個歌聲是...!」

「果然是亞克雅!你回來了嗎!」不管主角的詢問,亞克雅只問了主角從這座湖中看見了什麼?或許只要集中精神仔細看,就能在這湖中發現一直沒注意到的世界也說不定,他相信主角一定能發現的,之後他就要主角稍微看著這面湖。


「稍微看著這面湖吧」

「亞克雅,妳能回來我真的很高興呢!」望向湖面的主角開始說著與亞克雅的過去,包括她們相識、相會,但在回過頭時,亞克雅卻已經不在了,但亞克雅最後留下了道謝的話語,總有一天,或許會在哪再次相會吧。


「謝謝你,或許有一天,會在某處......」

最後龍馬在外找到了主角,祭典可還沒結束呢!


「向母親大人傳達了」


「母親大人所希望的永恆的和平,由我們兄弟姊妹繼承」
「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會跨越過去,和你一起的話」

聖火降魔錄if 白夜王國 可玩章節本篇27章+終章+外傳14章






小結

筆者的第二篇心得白夜王國篇就到此結束,白夜王國是基本的王道式發展,在光明中締造永恆的和平的故事,同時白夜王國篇也是筆者在聖火if三部中最喜歡的劇本,雖然可能也有受到筆者自己私心非常喜歡陽乃香姊姊的關係所影響,但筆者本人還是覺得在章節的劇情中,尤其是結局的張力,白夜王國的劇本是最強烈的。

可能會有讀者開始有疑問,為何筆者的第一篇文並不是白夜王國篇,反而是暗夜王國呢?其實是有理由的,其一是正好當時在破暗夜的L難度,正好可以收圖片素材,其二是因為暗夜王國中,有太多謎底是在白夜王國解答的,像亞克雅最後為何會消失,還有因為其實白夜王國所隱藏的底,其實都藏的很巧妙,若看過暗夜王國甚至是透魔王國的話,在白夜王國能看到更多,像匠跌落了無限溪谷到底可能發生了什麼,或里昂從水晶球看到了什麼,破過白夜王國3次的筆者說的話絕對沒錯(笑)

不過在白夜的劇情中,筆者一直很想吐槽一件事,劇情裡里昂說,即使主角們一起上也不是馬克斯的對手,弟弟......你是把龍馬放到哪去了......在故事設定中他們兩個至少也是不相上下的吧......若純看遊戲的話,龍馬比馬克斯還要強呢......龍馬靠清流的一擊與伏擊,還有他的速度,是可以在遊戲中屌打馬克斯的(笑)

下篇就是劇情心得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透魔王國篇」了,這次讓大家久等真是不好意思,筆者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被突如其來的事務纏身,在透魔篇之前筆者還有很多不能先說的事,所以就讓我們在下篇再見吧!


聖火降魔錄if 白夜王國 在光明中締造永恆的和平

喜歡的話請點個GP支持,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來源!

[本文同步發表於個人小屋]
板務人員:

4001 筆精華,01/0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