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292

【翻譯】first snow

樓主 道魔幽影 angelguga
first snow

出處:1999冬COMI
原名:Kanon side story "first snow"
作者:久彌直樹
翻譯:道魔幽影

不反對轉貼;但請保留作者和譯者姓名,並禁止用於網站的收費區或隨意修改。



簡介:

這是在『Kanon』這部作品中,負責名雪、栞和あゆ三人劇本的久彌直樹,在1999年冬季的COMIKE(同人誌展售會)上首度發行的SS。補充說明一下,本文還有在日後收錄於『SEVEN PIECE』這本久彌的SS合集中。

註:SS,side story或short story的簡稱

由久彌所寫,冠上『first snow』這個名字的SS共有三篇,第一篇的主角是水瀨名雪,第二篇是美坂姊妹,這兩篇講的是『Kanon』這部遊戲開始前,名雪、香里和栞她們的事情。

『first snow』系列比較特別的是第三篇,它分成了七個章節,其中除了『Kanon』的人物之外,還有『ONE』的みさき、澪和茜的劇情,甚至連『MOON』的人物都有在裡頭登場。而且它的劇情也不是遊戲開始前,而是遊戲結局之後。

簡單來說,『first snow』系列的前兩篇和『Kanon』之間,就十分類似『魔法使之夜』和『月姬』之間的關係,一樣是由原作執筆者寫的小說,故事的時間點一樣是在遊戲開始前,而且也一樣是屬於雖然與作品有相當的關聯,但與其加入遊戲正篇,還不如放進外篇或是附錄中,反而還比較適合的故事。

在下翻譯的這卷是『first snow』系列的第一卷…名雪篇,謹獻給喜歡名雪的各位朋友們。



1月6日(水,星期三)

pm 2:05

天上下著雪。
像是要覆蓋陰沈沈的灰色天空一般,純白的結晶飄啊飄地飛舞而降,來到了這個雪國的小鎮上。
不論哪個角落都能看到的廣闊雪景,讓車站大樓的玻璃帷幕,映照出有如會不斷縈繞,直到永遠一般的雪之螺旋。

「…好冷。」

我收回仰望著天空的視線,白色的煙霧隨著不自覺的一聲嘟噥,從嘴裡呼出。
白雪像這樣飄降的景象,已經看了不知道有多久了。
制服積上了純白結晶的地方,變成了跟雪一樣的白色,但我並沒有把它們拍掉,而是一動也不動地繼續坐著,默默地看著飄降的白雪,緩緩的擴張它們在制服上佔據的領域。
撐著一樣被雪染成白色的傘,從面前通過的身影,隨著雪勢的慢慢變大,開始逐漸減少了。

「我到底是怎麼了…」

提早從社團活動離開後,我就坐到這張積了雪的長椅上。
就只是這樣而已。
在雪花不斷的飛舞飄降中,時間也悄悄的流逝了。

「約定的時間早就過了,他一定會生氣的吧…」

視線落到了已經積了些雪的手錶上,距離媽媽說的時間,已經晚了一個鐘頭以上了。
約好在那裡等的地方,是車站前的長椅。
而我現在坐的位置,也是車站前的長椅。
可是隔了這麼一段距離,所以沒辦法從這裡確認那個人到了沒。

其實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了。
只要像是『好久不見了。』這樣的一句話就夠了。
到底是為什麼,我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呢…

眼前所見的這些,是早已見慣的景色。
我現在正被從回憶中被呼喚出來的,在那時留下的痛苦回憶所折磨著。
在那個遙遠的日子裡,到最後只留下了『再見。』這樣的話。
看到坐在長椅上哭泣的我之後,用手溫柔的幫我拂去身上積雪的,並不是那個人。

除了悲傷之外,我什麼也做不到。
想要忘掉那件事,但卻又怎麼也忘不了。
不過在七年的歲月當中,那個人留在我心中的身影,隨著時間的經過,也慢慢的變淡了。
雖然真的只要再過一些時候,就會徹底消失了,但如果是現在的話,那個人的身影,確實還依稀留存在我的心裡…
所以昨天從媽媽那裡聽到那句話時,我才會曖昧的點了點頭吧。
然後…那個人現在就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
距離我現在坐的這張長椅不遠的地方,我想…他一定正在因為我遲到這麼久,在那裡生氣吧。
儘管如此…

「真的…我到底是怎麼了…」

現在…早就和那個時候不一樣。
我想我已經改變很多了,然而在很久以前見過面的那個人心中,卻只留下我還是小學生時候的印象而已。搞不好,他早就已經不記得我,當然也就認不出已經長大了的我了…

那天的禮物…我說過的話,甚至是…我,也許通通都已經…

「…真的好冷喲。」

從空中飄落的雪片,積了起來。
從剛剛就一直如此。
時間也像這樣,一直不停地從坐在這兒的我身邊流過。

「我…」

我就這麼為了那個人到底已經忘了我,還是依舊記得我這件事,在這裡苦惱著,可是卻又提不起勇氣,去向近在咫尺的他確認…


1月5日(火,星期二)

pm 5:46

「比我想像的還有意思呢。」

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的香里,順勢地仰望著已經相當暗的天色。
在現在這個季節,太陽本來就比較早下山。看著入夜之後,僅剩下路燈光芒的車站前,令人不敢相信,剛進電影院時,這裡還是一副陽光普照的樣子。
出門前看到的氣象報告說,今天晚上會下雪。不過看到現在的情形,那個預報應該落空了吧。

「跟成為話題的前作比起來,還是之前那部的名氣比較大。果然,電影沒有實際看過的話,是沒辦法做評斷的。名雪覺得呢?」

「…我不知道。」

我用這麼一句話,回答了高興地問我意見的香里。
她這個問題,讓我有點頭痛。除此之外,也許我的頭真的有點痛吧…

「是嗎?」

香里一臉不可思議的轉過頭來,繼續說了。

「妳難道不覺得,今天這部電影的最後一幕,做的很好嗎?哎,稍微開些普通的話頭嘛,妳這樣的話,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沒有看過的話,要我怎麼說啊。」

「怎麼了,名雪?妳還好吧。」

「…我連開場是怎麼演的都不知道~」

「…原來如此,難怪妳從頭到尾,就是一臉舒服的熟睡樣。」

「香里欺負人啦~既然發現了,為什麼不把我叫起來吶~」

註:也就是說,香里剛剛是明知故問的,名雪的反應好可愛~XD
附帶一提,下一句括號裡的內容,是在下擅自加的…>///<

「我本來是有想這麼做啦,可是看名雪『呼…』地睡的那麼舒服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所以就…」

「那部電影,我也很想看的耶…」

這可是我從放寒假以前,就一直在期待的電影。好不容易才趁社團難得的放假,跟香里一起來看的說…

「最近的電影,很快就會出錄影帶了,馬上去租一片來看就可以了啦。」

香里一臉笑意的說道,語氣裡聽不出半點同情的感覺。實際上,這也不是什麼需要特別被同情的事。

「要在有大音響電影院裡看,這樣才有氣氛啦。」

「有那個大音響妳還能睡成這樣,名雪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喲。」

「…這樣我一點也不高興。」

「也對,畢竟這可不是能拿來稱讚的東西。」

「香里…妳喜歡黃色的果醬嗎?」

「對…對不起,還是換說些正經的事吧…」

看著同學慌張地搖著手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所以嘛,下次有時間的話,我們再一起來看吧。」

抬頭仰視在夜幕中,依舊光亮鮮明的電影看板,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冷空氣。隨著冬天的空氣進到體內所帶來的寒意,多少讓我比剛剛更清醒了一些。

「還要我來這裡,再看一次一樣的嗎?」

「嗯,當然啦。」

「像電影院這麼暗的地方,妳一定又會睡著的啦。」

「才不會啦,這次我會認真用心去看的。」

「…那好吧。」

「嗯。」

點點頭後輕嘆了一口氣,接著香里隨即換了一個表情。

「那作為補償的話,這次就由名雪請客吧。」

「哇,這樣的話有點…」

「開玩笑的啦。」

離開明亮的車站前,我與香里慢慢的踏上了歸途。從時間來看,現在雖然還算是傍晚,不過光看天色的話,此時已經可以算是晚上了。

在兩旁路燈稀疏的道路前方,隱約可以看到商店街的燈光,在黑暗中發出朦朧的光芒。

「名雪,要不要順道去一下商店街呢?」

「現在?」

「對啊,妳不覺得肚子已經餓了嗎,要不要一起去吃點什麼呢?」

「嗯,沒錯…」

我往袖口處的手錶一看,確認一下時間。嗯,沒問題。

「那麼,就去百花屋吧。」

「還是那裡啊?」

「才不是妳說的『還是』啦,難道這次不是從今年算起,第一次去那裡嗎?」

從新的一年開始,轉眼間就過了快要一個禮拜了。
短短的寒假很快就要結束了,接著就是第三個學期。然後又將在飛舞的櫻花花瓣圍繞下,迎接新季節的到來。
雖然是彷彿同樣的旋律一般,沒什麼改變的平穩生活,不過其中卻有著令我感到充實的每日。
至今皆是如此,而且以後也…

***

「我從以前就一直在想…」

從女服務生手中接過菜單的香里,小聲嘀咕著。

「菜單上寫的那個豪華綜合特級百匯,到底有沒有人點過啊?」

註:豪華綜合特級百匯,ジャンボミックスパフェデラックス
(難怪某人會問『剛才那個名字誇張得要命的食物是什麼…?』)

「大概是沒有吧?我連一次都沒見過它的廬山真面目說。」

在被用各種盆栽花卉和乾燥花,裝飾的漂漂亮亮的喫茶店裡,我和香里面對面坐在一張小桌子的兩邊。
在現在這個舊客已去,新客未來的時間裡,店裡稀稀疏疏的沒幾個客人。

「應該是因為它那個價格,實在是太不尋常了,到底是為什麼,竟然要價要到3500圓。」

「這樣可以吃四個草莓聖代了。」

我吞了吞口水,等著好久沒叫的草莓聖代送來。

「那個東西裡頭,一定有加草莓。」

「為什麼妳對食物的判斷基準,第一個就是看有沒有加草莓啊…」

楞了一下之後,香里用她那獨特的語氣說了。

「如果我買彩券中頭獎的話,我一定要去吃豪華綜合特級百匯喔,這可是我的夢想呢。」

「真好呢,名雪的夢想還滿容易實現的嘛。」

「香里呢?」

就在我反問回去的時候,我們點的東西來了。
我的是草莓聖代,而香里的則是綜合果汁。
香里把吸管從包裝袋裡抽出來。

「我的夢想是…」

香里一邊順手用指尖把吸管的包裝袋揉成一團,同時自言自語般的說了。

註:根據文中的敘述,百花屋跟果汁一起送來的吸管,應該就是類似7-eleven的那種包裝吧。

「…我的夢想也跟名雪一起。無聊,說這個一點意義都沒有…」

「香里,妳剛剛是不是在無意間,說了很毒的話啊…?」

「真的喲,太簡單的願望…太簡單的願望就算實現了,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吧…如果這樣的話,夢想不就變得沒什麼新奇了嗎…」

「香里…?」

因為發現同學身旁的氣氛,很明顯的異於平常,我拿著湯匙的手,不知不覺的停下了原本的動作。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反應吧,因為眼前的香里,指尖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這樣說的話,會不會感覺有點帥氣呢?」

「是什麼話讓妳有這種感覺的啊…」

「好啦好啦,別在意那麼多了。」

現在的香里,又變回我平時熟悉的那個樣子了。

「嗯…」

然後就在我剛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突然聽到了某種,讓我心中隱約有點不安感的聲音。

「那一定非常大吧。」

「咦?」

香里這句沒頭沒腦的話,讓我不自覺的發出疑惑的聲音。

「…妳聽到了?」

「嗯,不好意思。」

「我剛剛說的是豪匯。」

註:豪匯,ジャパ

「什麼是豪匯啊?」

「豪華綜合特級百匯的簡稱,我剛剛取的。」

「…不行啦,怎麼可以擅自給它取了個這麼奇怪的簡稱。店裡的人聽到的話,一定會生氣的。」

「不好意思。」

「啊,下次找大家幫忙,一起出錢合點一個看看。」

「妳說的『大家』是指…?」

「北川還有…」

「我的話就不要了。」

「為什麼?」

「既然是名雪的夢想,那就不應該依靠他人的幫忙,要用自己的力量來實現才對吧。下次我介紹妳,去一個聽說中獎機率很高的彩券行吧。」

「香里,妳在轉移什麼話題啊~」

「我才沒轉移話題呢。」

「妳有轉移話題啦。而且,我真正的願望其實是…」

「真正的願望?」

「哇,不是啦…」

無意中脫口而出的這句話,連我自己都困惑了起來。

「我有聽到喔。」

「完完全全都沒有這回事啦~」

「既然如此,那妳又為什麼突然動搖成這樣啦。」

「啊,下雪了。」

「名雪,妳在轉移話題。」

「才不是轉移話題啦。」

隔著映有我自己臉龐的透明窗玻璃往外一看,正好看到一片片的白色結晶,在窗外飄降的景象。

「啊,真的耶。」

看到這一幕的香里,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差不多該回去了,因為我們都沒有帶傘啊。」

隨著這句話,映在玻璃上的香里身影,轉向了我這邊。我的草莓聖代,還剩一半左右。

「沒錯…要在雪勢變大前趕快回去。」

儘管草莓聖代還剩那麼多,我還是立刻站起來,催香里趕快走。就在這段時間,窗外飄落的白色顆粒,看起來似乎漸漸變多了。

「哇…還真的越下越大了。」

從玻璃上,映出了香里困擾的表情。
飄落的雪花,用可以察覺的速度,將原本包圍著街道的黑暗,逐漸覆蓋成一片純白。
突然的大雪,就像是那天一樣…

「怎麼了,名雪?」

「沒什麼,只是稍微看了一會兒雪而已。」

「雪應該不是什麼新奇的東西吧。」

「是沒錯,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那個人的身影,突然浮上了心頭。
原本已經回憶不起來的往事…
應該是回憶不起來的啊…

「好奇怪…」

我微笑著說出這句話的樣子,被映在喫茶店的窗玻璃上。
玻璃上映出來的笑容,似乎在某處流露出悲傷的氣息,怎麼可能會看成這樣…

不久後,與氣象報告所言相同的這場雪,閃耀在小鎮的各處。到了明天早上,就會看到雪已經將一切塗上了,屬於它們的純白色彩。
然後,又是嶄新一天的開始。
在平穩之中,幸福的日常。
不會有什麼改變的。
即使…

因為我真正的願望…
已經在那個遙遠的降雪之日裡,消失了。

***

「回來啦,名雪。電影好看嗎?」

我在門口把身上的雪拍掉的同時,媽媽拿著毛巾(應該是熱毛巾)迎接剛到家的我。

「嗯,那個…最後一幕做的不錯啦…」

一邊回答,一邊從媽媽手上接過毛巾,擦去積在頭髮上的雪。

「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喲。」

接過我遞回來的濕毛巾後,媽媽溫柔地微笑著說道。

「啊,我已經有在外頭吃過一些東西了,晚餐大概是吃不下了…」

「沒問題的,我早就想到了,所以今天的晚餐有煮少一點。趕快去換個衣服,來喝些暖和的濃湯吧。」

「嗯…」

我點點頭,回到房裡把身上的濕衣服脫下來掛到衣架上。
把頭髮簡單的吹乾,接著從衣櫃裡拿出乾衣服換上後,下樓走向了媽媽正在那兒等我的廚房。

「湯正好溫好了喔。」

媽媽手上捧著正在冒出白色蒸氣的湯鍋,從廚房裡露出臉來,溫柔的說道。
接著就是一如往常的,我和媽媽兩人的晚餐。
一直都是如此。
多少年來就是這樣。
除了冬天才會有的,小小的例外…

「等等要不要嚐嚐看,媽媽做的果醬呢?」

「嗯,好啊…但是,是普通的果醬嗎?」

「當然啦。」

媽媽將手放在臉頰旁邊,微傾著臉龐說了。

「不普通的果醬之類的東西,媽媽可做不出來喲。」

「…媽媽,我想問一下,那個黃色果醬的原料…」

「這是商業機密喲。」

「果然又這麼說了。」

「那,不然就提示一下好了。材料的其中之一,名字是從『ぴょ』開頭的喲。」

「…ぴょ…?」

「接下來就是秘密了喲。」

「…ぴょ…」

我突然有種,如果不要聽會比較好的感覺。

「啊…還有句話忘了要跟妳說。」

「…呼。」

(名雪發動秘奧義‧『2秒睡著』。)

「不是果醬的事情喲。」

媽媽繼續說了。

(不過擁有秘奧義‧『1秒了承』的秋子,只要1秒就能破解這招了。在『東北不敗‧Master Akiko』面前,這種小手段是沒用的~XD)

「那個…」

這是媽媽一如往常的平穩語氣。
說起跟那個果醬有關的話時,也正是這個語氣…

「還記得妳表哥的那個男孩嗎?」

「…咦?」

「以前有來家裡玩過幾次的那個。」

出乎意料的這句話,像隻大手般緊緊扣住了我的心弦。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看著媽媽繼續說下去而已。
然而聽到的話,卻沒有跟正在說話的媽媽連繫在一起…

「父母調職到國外,留下了那孩子一個人。所以在高中畢業以前,打算讓他暫時寄住在家裡…」

從媽媽那裡聽到了這樣的話。
這段話為我原本不變的日常,帶來了巨大的改變。
像是被雪所掩埋的記憶,緩緩的浮現在眼前。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在回憶中的我,一個小女孩…
頭上綁的兩條辮子,在寒風中搖曳著,至今依然坐在那個地方。
從眼神中透露出心中不安的小女孩,究竟是在那裡等著誰…
而她所期望的,又是什麼…


1月6日(水,星期三)

pm 2:58

天上下著雪。
雪,在我的回憶中深深地不停飄舞著落了下來,爾後不斷累積…
彷彿會不停降下,直到永遠一般的純白雨雪…
但是在回憶中的雪,並不會隨著春天的到來,逐漸融解流去…
回憶中的雪,至今依舊不停的飄落著…

「我今天有工作,所以就麻煩名雪去車站接他了。」

早上聽到媽媽這句話,我點了點頭,然後前往了這個地方。
沿著昔日和忘不了的那個青梅竹馬的表哥,一起走過的街道去接他。
想說…但當我開口時,卻又不知為何的,發不出聲音來…

為了無法說出口的那句話,我錯過了約好的時間,只是在這個離那兒沒多遠的地方,默默的用身體承受著落下的片片飄雪。
已經不同於以往的自己,以及一如往昔的內心。
存在於七年歲月另一側的,那從來沒有改變的回憶。
雪,越下越大了…

「名雪。」

聽到叫著自己名字的聲音,讓原本低著頭的我,反射性的抬起頭來。

「雪,積起來了喲。」

擔心的表情,以及身邊的看著自己的溫柔眼睛。

「…媽媽…?」

「這樣下去的話,可是會感冒的喔。」

「…媽媽…」

那個時候也是這樣。
七年前的那一天。
在哭泣的我面前,最先出現在視線裡的就是媽媽。

「工作做完回家後,家裡一個人都沒有…」

媽媽一邊說,一邊輕輕拍掉散滿在我頭髮上的白色雪花。
從以前到現在,媽媽的手一直都是這麼的溫柔。

「…媽媽,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連我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是什麼,都不知道…

「一起回去吧,媽媽有做了些讓身體暖和點的東西,等妳們回來喔。」

「…媽媽。」

「拜託了。」

「…嗯。」

媽媽這短短幾句話。
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這樣。
這些話讓我打從心裡有種,像是有人在背後幫忙推了我一把的感覺。

「媽媽。」

「怎麼了?」

「我…沒問題吧?像平時那樣的我,是被需要的吧?」

「名雪,喜歡雪嗎?」

「嗯…最喜歡了。」

雪也好,這個小鎮也好,我都…

「如果這樣,那就沒問題了。」

微微笑著的媽媽,輕輕地點點頭。

「不過,像平時那樣的名雪,如果能逐漸有所改變的話,就好解決了呢,比如說早上如果可以早起的話。」

「就只有這個我沒自信…」

但是…

「很快就會回去了。」

媽媽微笑著點點頭,接著又加了一句。

「太好了。這樣的話,家裡就多一個人來吃果醬了。」

留下這樣的話之後,媽媽先一步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個人留在這裡的我,拍掉身上的積雪後,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突然回憶起來的那些往事,雖然差點就把我壓垮了,但這同樣也開始了新的日常生活。
所以在那個人面前,或許跟以前一樣的我是被需要的吧。

「我…」

從現在開始,要像以前的我一樣。
再一次,一起遊玩著。
笑著走在這個雪國小鎮上。
即使…
因為對我來說…他一定是重要的人。

往前走的腳步停了下來,我在車站前的自動販賣機那裡,買了一罐熱咖啡。
暖烘烘的罐子傳來的溫度,讓被凍僵的手指恢復了知覺,一股暖氣從手上擴散到全身的感覺很舒服。
再一個深呼吸之後,我再次踏出了腳步。
為了和那個人再會。
接著,該怎麼向他問那個問題…

「Fight…喲。」

小聲自言自語了一句之後,我站到了那個正坐在長椅上嘔氣的人前面。
那個人跟以前一樣完全沒變,還是那樣不但粗魯,又喜歡欺負人…


「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我的名字,那個人記得…
接著把雪拍掉後,我向那個正在抱怨這個鎮上下雪的人,笑著回答了。
今年的雪,才剛剛開始喲…


END of "first snow" to be "Kanon"



後記:

各位好,我是久彌直樹。

這部作品是『Kanon』發售前,刊登在某雜誌上的那個名雪篇SS的前後話。(當然,單獨只看這篇也是沒問題的)

那個時候為了不洩漏劇情,所以有很多東西沒有寫進去。現在遊戲已經發售了,所以就在這篇裡,把那些通通都寫下去了。如果手上還有那一期雜誌的話,拿出來跟這篇一起看,或許也不錯吧。

註:『Kanon』初回限定版發售於1999年6月4日

然後直到現在,我寫了好幾本屬於外篇性質的商業誌和同人誌,屬於在『主角未登場』下的秘密見解,寫的漸漸勉強起來了…

在遊戲各位玩家那邊的想法,一個個主角是存在的(名字可能會不一樣…)。但是這篇小說裡,遊戲的主角並沒有登場,因此果然在劇情的發展上,受到了許許多多的限制。

這種特別的寫法,改天也許會突然需要主角在作品中登場,那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啊啊,遇到挫折了』(汗)

在這篇後記的最後,想在這裡謝謝協助讓這篇作品得以問世的各位,特別是要感謝無理的請她幫忙畫封面的PINSIZE的MITAONSYA。

那麼,希望以後還有別的機會,有幸和各位再次見面。

1999年12月19日
久彌直樹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