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9

真琴結局-改編同人小說

樓主 haka haka
以下有真琴的劇情捏他,不想被捏者慎入。




前言

看了新版的kanon以後,就去找kanon的遊戲來玩(感謝中

文化工作者的辛勞)。幾個路線中最讓我感動的是真琴篇

,所以就寫了個同人小說來為這個感動作記念。不知不

覺就寫了兩千多字= =。以下的劇情大致照真琴最後一天

的遊戲路線去走,不過有一點改編的就是祐一他們會失去

真琴的記憶。如果我是京都的編劇我會這樣編(好讓祐一

馬上去攻畋其他女孩子…),不過真的

這樣改會被fans抗議吧,嫌她不夠慘嗎…

現在正向網路小說創作努力中,希望讀過的網友有空的

話可以多給我一點意見或感想,感激不盡。

-----------------小說開始線------------------------------------------------
兩週前,真琴失去言語能力。
一週前,真琴再次開始發燒。
今天早上,真琴沒有起床。她的額頭火燙,小小的手緊抓著我的手指。
而我,沒有任何能作的事。

天野的聲音在我腦中迴響。
「靠著對你的思念,真琴撐過了第一次發燒。現在的她,就像在空氣中的殘像,也許下一次發燒時…」
她沒有說出後面的話。

我有了心理準備。
我該有心理準備。
這一天總是會來的。
可是為什麼這一天還是來了呢?

我什麼都作不到
除了一件事。

「真琴,走吧。我們到一個地方去。」
明知她的生命巳經消耗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我還是和她說著。
「來!我背妳。」
微笑,要對她微笑,溫柔一點。
真琴睜開眼睛看我,對於我的話,現在的她還能理解多少呢?曾經活潑到欠揍的她,現在連自已走出房間都不行。

在玄關,秋子阿姨驚訝的看著我們。
「祐一,你要帶她出去?」
「今天天氣很好,我帶她出去走走。」我對秋子阿姨笑了笑。
秋子阿姨凝視著我們,突然摀著臉轉過頭去。果然…沒有什麼事能瞞過她呀…

天氣真的很好
藍藍的天,太陽懶懶的掛在那裏,路邊的積雪閃爍著光芒。
為什麼天氣要這麼好呢?

「還得和一個人告別。」
我對背上的真琴說。
「那是我們的另一個家人。」

「祐一,你請假還跑到學校…啊!這孩子…是?」看到了中庭的我,名雪趁午餐時間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
「她是真琴哦!」我對她提醒。
「真…琴…是?」名雪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她是我們的家人。」我輕輕的對她說。
我又想起天野的話:「真琴是狐狸的化身,就算她再怎麼眷戀人類的溫暖,她永遠也無法融入人群。就連對她的記憶,也無法在人類的腦中保存太久。」可是連住在一起的名雪都記不得她嗎?
「我想起來了,她…真…我們前幾天還一起放煙火嘛!」名雪笑著說。
「名雪,妳可以陪她一起堆雪人嗎?」
「嗯!」名雪笑著答應了。
我們陪著動作緩慢的真琴,堆了一個又一個的雪人…雖然說不出話,但真琴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微笑。
來找名雪果然是對的。

嘿咻!嘿咻!越過街道。(二個月前重逢時,她是朝著我揮拳衝過來的。)
嘿咻!嘿咻!穿過森林。(每天晚上我們都上演著惡作劇攻防戰。)
嘿咻!嘿咻!爬上山坡。(還記得滿浴缸的味噌湯。)


我們來到森林後面的小坡地,這裏是七年前我們相遇的地方,那時她還是一隻受傷的小狐狸。我把真琴輕輕的放在草地上,扶著她站了起來。她的臉色潮紅,微張著眼睛看著我。

為了和我再相遇,她以記憶和生命作代價,變成了人類。我…我究竟算什麼,值得她這樣作?
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不該在七年前拋棄她。
我不該在七年後出現在她面前。
但是為什麼受到懲罰的,卻是這個迷迷糊糊的天真女孩?
我能為她作的,只有一件事。

「真琴,我們結婚吧!」
這是在真琴還說的出話時,常常要我唸的漫畫中一段台詞。我單膝脆下,握著她的手,眼睛凝視著她。
「我們建立一個家庭,永遠在一起。」
真琴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我,她知道我的意思嗎?
「雖然我沒有戒指和禮服,但是這個…」
我把準備好的新娘頭紗披在她的頭上,她用手抓住頭紗,風把白紗和她的金髮輕輕的吹起,陽光灑在她的身上。這個景像是那麼的美麗,又是那麼的脆弱。我的心臟劇烈的跳著,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承認了。
「我愛她的。」
以前我總是告訴自已,我對她的情感只是同情,她是狐狸的化身,不是人類。但現在我知道,我愛著眼前的這個真琴,這是唯一重要的真實。可是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呢?
「真琴,妳好美。」我輕輕的從背後抱住了她。
真琴茫然的望著遠方,我揉了揉眼睛,不是我看錯,她的臉逐漸變的透明了。
「真琴!」我心痛的喊著。
「啊!」
一陣強風吹過,把真琴手上的白紗捲到了天上去,真琴想追,卻摔倒在草地上。我趕緊把她扶起來,她看著我,眼睛中出現了一點光采。
「啊…嗚……嗚…」
「真琴?你怎麼了?」
「祐…祐…」她吃力的說著。
「對!我是祐一」
「祐…一……我…」
真琴看著草原,臉上出現了我從未見過的哀傷表情,眼淚從她的眼中泊泊流下。「我…原…來…我是…」
「妳恢復記憶了嗎?」
我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
「我……啊…嗚…嗚…」
真琴說不出話來,只是一直哭,小小聲聲的,費盡力氣的哭。我抱住她,拚命不讓眼淚流出來。
「嗚……嗚……」
真琴眼中的光芒慢慢消失了,又恢復了那無神的狀態。
「真琴!」
好像是累了,真琴眼睛閉了起來,頭無力的垂了下去。我抱著她坐在草地上。

剛才那一瞬間,她是什麼樣的心情?一直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已是誰,不知道要去那裏,連自已為什麼會衰弱發燒也不知道,就這樣淒涼的步向死亡。這就是上天給她的命運嗎?

突然一陣恐懼包住了我。我對著天空大喊:「我不要,我不要忘了她!我連記得她都辦不到嗎?」如果連我都忘了她,那實在是太悲哀了啊!


「妳不能走啊…真琴!」
我從口袋中拿出鈴噹,她最喜歡的鈴噹,在她耳邊搖了搖。
「鈴~鈴~」
真琴的眼睛緩緩睜開,可是過一會兒又閉起來了。
「鈴~鈴~好好玩哦~」
真琴又睜開了一下眼睛。
「鈴~鈴~來玩哦~」
她的眼皮動了一下。
「鈴~鈴~」
沒有反應。
「鈴~鈴~來玩哦~」
還是沒有反應。
「鈴~鈴~」
我就這樣子在鈴聲之中,感覺著懷中她的溫暖慢慢消失。我的身軀也逐漸變冷,唯一還有溫度的,只有那熱熱的眼淚。
天空好藍。
白雲好美。
真是個好天氣。



黃昏巳經快要結束了。
我在這種地方作什麼呢?
好像有什麼事讓我到這裏來?可是…是什麼事呢?
我拍了拍衣服,站了起來。剛才懷裏好像抱著什麼?
算了,該吃晚飯了,回名雪家吧。

「秋子阿姨,這副碗筷是誰的?」
「媽!有客人嗎?」名雪問道。
「是誰的呢?」秋子阿姨扶著下巴想了想。「真奇怪…」
「秋子阿姨妳怪怪的哦!」
「算了,大家快吃飯吧!」她笑著說。
我們就像平常一樣的吃了一頓溫暖的飯,那副多出來的碗筷,一直放在桌上。


「啊~好累好累~」
一回到房間,我衣服也不脫,累的直趴在床上。
「這是什麼…?」
枕頭下放著一本筆記本,封面潦草的寫著。
「不要忘記真琴」
這是我的字跡,可是我怎麼不記得?我翻開筆記,裏面寫著:
「這是天野學妹教我的方法,把會忘記的事情先記下來。未來的我給我聽好,不管這會讓你多麼痛苦,但是,不要忘記真琴。」
真琴是誰?我認識這個人嗎?筆記中記載著一個失去記憶的女孩和我相遇的經過,我們一起經歷過的喜怒哀樂。可是我實在無法把這些經過和我自已連結起來,這些事真的發生過嗎?
「名雪!這是妳開的玩笑嗎?」
「不知道…」
名雪被我叫了過來看,她對這筆記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有什麼好痛苦…咦?」
我翻到筆記的最後一頁,上面貼著一張大頭貼的合照。
裏面有我、秋子阿姨、名雪、還有一個不知名的女孩。
金髮的女孩
綁著兩個馬尾
有點畏卻,還有點幸福的微笑著
就像是一家人的合照。

「祐一,你怎麼了?」
名雪嚇了一跳。
我的眼淚,如同是要用盡一生的量一樣,誇張的流了下來。
「我不難過。」我平靜的說著。
「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可是…為什麼眼淚就是止不住呢?」


春天的時候,再到那草地上走走吧
為了那個
不存在我的記憶中的
我的妻子。





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haka-rimet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