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322

【文學區】 作品1

樓主 隨著恆星起舞的星星 k030537
作者名:k030537(衛星=月=シン)

作品名:一點點的...喜歡...



==========


「今天天氣真好…」
無雲的晴空,
暖暖的朝陽。

不管怎麼說都是會讓人精神百倍的早晨,
但是…
「唉……」
我心情就是好不起來,
因為…

「3…2…1…0…」
我緩緩吸了口氣,
讓身體漸漸的蓄力。

??「香里~」
突然,
前面的轉角跑出一個充滿陽光笑容的金髮笨蛋,
而且還大大的向我揮手。

「イニシャルK!」
(↓↘→↓↘→+攻)

??「OUCH!」

PERFECT!完全命中!

「你已經死了…」
我也不管這傢伙的傷勢,
就這樣直接快步走過去。

??「等、等一下啦。」

只是這笨蛋不知是從哪裡學來的不死身,
每每被我擊倒了卻總是可以馬上站起來,
然後又黏在我身後跟我裝熟。

「吵死了!少裝的跟我好像很熟一樣!笨蛋北川!」

北川「都同班這麼久了怎麼可能不……」

「(瞪)」

北川「(驚)」

阿阿…
是阿……
我跟這笨蛋是同班同學。
結果之前不過稍微跟他熟稔了一點後,
這傢伙就得意忘形起來一直黏在我身後不走了。

北川「……妳生氣了?」
北川不安的往前探頭看著我。

「是阿…托你的福,早上該有的清爽都~消失了。」
我轉過身捏住北川的臉頰,
大~力的給他扯下去。

「我應該早就說過別在大街上那麼大聲叫我名字的,很丟臉耶!」

北川「哈呵~嘿戶嘻哈~」
(阿嗚~對不起啦~)

「哼!算了。每次都這樣跟你計較,蠢弊了。」
真是的…
這傢伙好像就是為了讓我不爽才登場的角色一樣。

我再度轉身往學校走去,
我不想再繼續留在這裡陪這笨蛋漫才,
在上學人潮變多之前趕快離開吧。

北川「阿…香里,等一下啦。」
看到我準備要閃人的北川,
急急忙忙的又跟了過來。

「哈阿…這次又怎麼了…」
這傢伙還真是煩耶…

此時,
身後突然一陣風吹弗過來,
雖然不是很強的風,
卻也讓我不得不壓緊裙子。

我們學校的制服的確是不錯看啦,
但這種長度卻常常讓我覺得是誰的陰謀……

我往前看著那兩個吹起這陣風的始作俑者,
一個是相澤君,
另一個則是川澄學姐。
兩個人已經跑離這裡有點距離了。

舞「祐一…快追到你囉…」

祐一「嗚哇~~等、等一下!妳不是說好會放水的嗎!?」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
學姐手上正拿把劍對準相澤君……

「……他們在幹麼?」
北川「聽說是上次相澤跟學姐去看了部愛情電影。其中有一幕是男女主角在互相追逐,而學姐看了很心動,相澤就提議問學姐是不是也想試試看,然後就…」

「雖然我不太常看電影,但我想會這樣玩追逐遊戲的男女主角恐怕古往今來都沒有吧……」

北川「聽說是學姐後來又想順便鍛鍊相澤的體力,雖然相澤是馬上拒絕了,但是好像沒成功的樣子。看來相澤很疼學姐呢。」

「只是一對笨蛋情侶吧……」

真是…
從一早開始就盡是讓人脫力的事情。

北川「呃…那、那個。香、香里…」
北川突然跑到我前面,
一附忸忸捏捏的樣子,
甚至還開始結巴。

最讓人脫力的傢伙就在我身邊阿……

北川「這個。希望你收下。」
北川從書包裡拿出一張紙遞給我。

「…………我不接受推銷的唷?」
我有點傷腦筋的看著北川。

北川「為什麼會扯到那邊去阿!?請妳看清楚啦!」
北川再將那張紙拿進給我看。

「…………遊樂園的票?」
這下我更傷腦筋的看著北川。

北川「呃…對阿,之前從在遊樂園打工朋友那邊拿來的。那個…明天不是禮拜天嗎?所以我想說要不要一起…去哪裡玩玩。」
說到越後面,
北川的聲音就跟著越來越小,
看來這傢伙也知道緊張為何物阿……



『=

「嗯,好阿。」

北川「耶?真的?」
北川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你、你可不要誤會喔?我只是單純的因為明天沒事做而已,你可別想太多喔。」
阿、阿咧?
怎麼連我都開始結巴了?
我在緊張什麼阿?
冷靜阿,香里!

我稍稍閉上眼並且做個深呼吸。
再度睜開眼睛時,
剛好跟北川的眼光對上。

北川「?」
北川有點疑惑的看著我。

「!」
一瞬間,
我全身的體溫都好像沸騰起來一樣,
甚至連耳根都覺得熱熱的。

我想趕快吧眼光移開,
可是不知怎麼著,
眼光就是一直對著北川。

怎麼會…
這種感覺是什麼?
難道…難道我……

                =』


「哼~~難道我怎樣?栞~?」
我拍了拍栞的肩膀,
並且還奉上我最最和藹可親的笑容。

栞「耶?姐、姐姐!?妳什麼時候!?」
栞驚荒的看著在她背後的我,
並且急忙收起手上的畫冊。
看來她完全沒注意到我早已繞道到她身後了。

北川「抱歉…小栞,我已經打pass給妳了。但你一直沉醉於畫畫上。」
北川兩首合十的跟栞道歉。

「我說小栞阿…姐姐我很在意剛剛妳畫了什麼耶。」
為了預防栞烙跑,
我用兩手環抱住栞。

栞「耶?什、什麼都沒有阿?」
栞把批肩的一部份蓋上她的畫冊,
看來是不打算給我看了。

「喔~?真的嗎?」

栞「真…真的啦!」
栞有點焦急起來了。

「妳、說、謊。」
我在栞耳邊輕輕的說著。

栞「嗚…」
身體一向很敏感的栞只要經過我這麼一吹,
全身就一定會沒力。

「吶…那本畫冊給我看好不好…?本來這邊應該是要對妳作很多處罰的,只是因為一些原因才作罷。乖乖的讓姐姐看看吧。」

我將栞給壓在牆壁上,
此時的栞臉頰汎紅,
又微微的喘著氣。

嗯~~如果可以的話,
真想在這邊吃了她,
不過會造成一些人的困擾,
所以還是算了。

就在此時,
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鐘聲。

「耶?不會吧?」
我瞄向手錶,
時間的確是已經到了。

而就在我注意力分散的同時,
栞掙脫了我的束縛往前跑。

「阿!喂!不準跑阿!」
這時我也拿起書包跟在栞的後面往前跑。

栞「怎麼可能不跑!?都已經要遲到了!而且再被抓到姐姐妳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栞頭也不回的大喊。

「嗚…這丫頭,待會就不要讓我追……呃、耶?」
短短將近7秒鐘左右的時間,
栞已經跑到100公尺後了。

「好、好快的速度阿!?這孩子有這麼快的腳步!?」
可惡…
我怎麼能在這裡認輸呢!

當下我又加快了腳步盡我全速往前衝。



真琴「一大早就這麼有活力呢…這學校的人。」

美汐「是阿,不過這是好事阿。」

坐在最靠窗戶一排的真琴邊整理著等一下上課要用的課本一邊看著窗外。
一組是拿著劍在玩追殺遊戲(?),
另一組則不知為何衣衫不整,
而且後面那個人好像散發著很強的怒氣……



北川「呃…那個……請問我…」
無雲的晴空,
暖暖的朝陽。
但是此時吹來的風還是有點冷…


==========

教師「也就是說呢,我們可以推斷在此狀態下,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是這個世界將確實的存在兩個時間點。只不過X2會將X1給覆蓋過去……」

今天的最後一節課,
老師的聲音有如秒針一樣,
一直照著一定的速率在催眠著大家。
不過這也沒辦法,
畢竟今天天氣這麼好,
又是禮拜六,
大家自然是比較放鬆。
就連我都有點睏了。
至於相澤君跟北川是已經陣亡了…

第4節課結束後,
我整理著書包準備要回家了,
其他的學生也是如此。
因為今天只有半天而已,
大部份的人都沒準備午餐。

但……那是指"大部份"…

祐一「舞,張開嘴巴。阿~」
相澤君挾起一塊煎蛋在學姐的面前。
而學姐也無言的張開嘴吃下那塊煎蛋。

祐一「好吃嗎?這次換小香腸。阿~」
但是學姐並沒有張口。

舞「祐一…」

祐一「怎麼了?吃飽了嗎?」
學姐並沒有答話,
只是默默的拿起筷子。
然後也挾起一塊小香腸到相澤君面前。

舞「阿~」

學姐的舉動似乎讓相澤君小小驚訝了一下,
隨即又回復到原本的笑容。

祐一「那我們就一起吃吧。」
兩個人就這樣互相餵著對方吃午餐。

「栞,妳躲在後面對吧?」
我冷冷的對著後方說話。

栞「阿、阿哈哈,被發現了。」
栞不好意思的從門走進來,
也真多虧她躲在那麼明顯的地方,
我才能從出門口的同學的反應察覺她在那裡。

「這給妳。」
我從筆記本撕下一張紙,
並在上面抄寫一些東西後交給栞。

栞「嗯?這是什麼?」

「面對那對笨蛋情侶,然後唸出我抄給妳的文章。」


栞「 彼方より来たれ、宿木の枝、銀月の槍となりて、撃ち貫け
石化の槍!ミストルティン !!!石化の槍、ミストルティン!」

…………

「……」

栞「……」

「嘖!什麼都沒發生阿…明明就長的那麼像的說。」

栞「姐姐妳剛剛的發言很失禮喔……」

我裝做沒聽到栞的抱怨,
直接走向相澤君的座位上。

「阿啦…這不是川澄學姐跟相澤君嗎?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舞「吃飯…」

祐一「因為我教室在這裡阿。」
兩個人理所當然的說著。

「我、是、說、平、時、此、刻、都、不、在、的、你、們、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裡?」

忍耐…要忍耐阿,香里。
妳可是key系裡少有的知性派呢。
怎麼能因此就亂了陣腳呢。

祐一「喔~妳是想問那個喔?」
不然是問哪個啦!?

祐一「因為今天佐祐理學姐要開會,而且樓頂在這兩天又要施工,所以我們才決定要在這裡吃飯。」

相澤君停下筷子向我講解事情的來由,
而學姐則是完全沒停下筷子繼續吃。

「好…這部份我了解了,但是!也不能這樣在大庭廣眾下這麼親熱阿!你們還有沒有學生的自覺阿!」

相澤君聽了後無奈的攤了攤手。
祐一「我覺得跟"平時"比起來我已經大大的在克制了喔。對吧?舞。」
相澤君笑笑的看著學姐。

本來完全沒停過筷子的學姐聽到祐一說的話突然停了下來,
而且臉頰還開始泛紅。
更正,
是紅到不行……

「相澤君你這傢伙……」
不潔……太不潔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有種orz的感覺…

「總…總而言之,你們還是要多注意一點,畢竟這裡可是學校阿。」
我想回家了…
沒力氣陪這些人…

祐一「可是我覺得這在情侶間是很正常的阿。香里妳也會吧?」

耶?什麼?
怎麼突然扯到我?

栞「噗噗~姐姐一直都是單身的喔。」
剛剛一直待在後面看戲(?)的栞突然跑到前線來用雙手比了個大大的X。
這丫頭…只有在這種時候特別的好動。

祐一「……」

舞「……」
兩個人無言的看著我。

「等、等等,你們那哀憐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祐一「對不起…」

舞「對不起…」
兩人道歉著。

「喂!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阿!?」

可惡~~
這兩個人分明就是把我看扁了嘛。

「哼、哼。那只是我不想交男朋友而已,其實私底下我的追求者可不少呢!」

舞「很多單身的人都會這麼說…」

「平常都不肯開口的妳在這時候就會吐槽啦!?」

「那…那只是你們沒看到而已啦,平常我行動很隱密的。」

祐一「是這樣嗎?妹妹」
相澤君拿起手中的筷子指向栞,
充當臨時的記者。

栞「嗯~~不是耶。姐姐都是待在家裡的時間比較多喔。」

祐一「那就是說連約會都沒有囉?」

栞「是的。」

栞~~~
妳這丫頭到底是幫誰的阿~~

只見栞一臉沒事人的樣子看向一旁。

嗚…
現在這討厭的氣氛是怎樣啦…
連班上同學都似有若無的感覺到什麼,
一個又一個的閃了。
最後終於只剩我們了…

而當我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
後門突然開了。

北川「ウィース。」
是北川。

北川「哇……」
看來這傢伙笨歸笨,
還是也感覺到了現在這教室的氣氛吧。

北川「我我我我我我忘了拿東西,請慢用。」
說完,北川就揮了揮手就往走廊跑去。
但……
我當然不會這麼簡單放他走!

「栞,上!」
我大大的揮動右手指示著栞往前補捉獵物。

栞「收到!」

只見栞從批肩中拿出一本書以及一支法仗,
然後大聲的唸出……

栞「彼方より来たれ、宿木の枝、銀月の槍となりて、撃ち貫け
石化の槍!ミストルティン !!!石化の槍、ミストルティン!(Mix ver.)」

隨著栞的詠唱,
栞的腳下也浮現出一道魔法陣。
同時,
在栞的身前也浮現出7道光點,
就在詠唱完畢後,
那7道光點瞬間擊射出去,
攻擊北川。

接著北川的動作就漸漸慢了下來,
身上的顏色也漸漸變成石灰色。


「…………我應該怎麼吐槽才好?」
一次出現這麼多吐槽點,
我看總有一天某個邊狂笑邊打著同人小說的傢伙一定會遭天譴吧…

不過這些都先丟一邊吧,
這邊還有事要處理呢。

我彎下身撿起剛剛北川烙跑時掉在地上的紙,
特意拿到相澤君面前晃了晃。

「誰說沒有的呢?這不就有了嗎?」
我站在相澤君的位子前,
由上往下的看著他。

祐一「喔~~這樣阿…」

「就是這樣……」

相澤君的臉微微的笑著,
透過他的瞳孔,
我也看到我正在笑著。

祐一「哼哼哼哼哼。」

「呵呵呵呵呵呵呵。」


==================


晚上,
我坐在床上看著書。
床邊的音響小小聲的播放著卡農曲。

通常在這種時候,
我都會有種時間好像停止的錯覺。
不過我不討厭這種感覺就是了,
我看書一向喜歡安靜。

"什麼是我?我是什麼?這個身體是我?那我身體的各部位是不是我?如果我剪了頭髮或指甲,那些脫離我身的的部位還是我嗎?跟前一秒不一樣的我還是我嗎?現在的我是我?那過去的我是誰?……"
書裡寫著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些人真的神經都有問題了…
沒事去鑽研這些事幹什麼?

我將書闔上,
放鬆身體的力量讓自己倒在床上。
一陣淡淡的睡意漸漸的侵襲而來。


「睡吧…」
今天可真是夠累了…

嗯?我好像忘了什麼事的樣子?
「呼阿…」
算了,
既然想不起來就一定不是重要的事,
睡吧。

朦朧中,
我好像有聽到栞有在跟我說些什麼,
只是我太睏了,
連自己答了些什麼都不知道。






北川「呃…那個……請問我…」
清徹的星空,
真珠般的月亮。
此時吹來的風很冷…




====================



栞「姐姐~姐姐~」
身體一陣陣的搖晃讓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只是現在還是有點晃神。

栞「姐姐!快點起床了!今天不是要出門嗎?」

「姆……妞嗚…」
出門?去哪?

栞「姐姐!別說些火星文!快點起床!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

「遲到…」
我吃力的撐起上半身,
讓自己坐起來。

栞「對~再不起來就會遲到的。早餐我正在準備了,姐姐快點去盥洗吧,衣服記得選好看一點的喔。我先下樓了。」

趴噠。

門關上之後,
這房間又回復到了本有的安靜。

「刷牙洗臉洗澡…」
這是我在床上發呆了一陣子之後才想起要做的事。

漱洗完後,
我帶著搖搖晃晃的步伐慢慢的走向飄來一陣陣香味的廚房。
穿著圍裙的栞,
此時正忙著煮著味增湯。

「早安…」

栞「阿…姐姐早安。」
正在試味道的栞微微將身子轉過來,
手上的小碟子還留著一些味增湯。

嗯~~
看起來多麼美好的一幅畫呀…

我繞過原本的目的地,餐桌,
改走向栞,
然後像隻無尾熊一樣的將身子靠在栞身上。

栞「姐、姐姐?」
突然被我從背後抱住的栞小小驚慌了一下,
她完全沒想到我會突然撲向她吧?

「要不要考慮嫁入我們美坂家呀?栞。」

栞「我已經姓美坂了啦…」
栞有點哭笑不得的回答我。

「阿啦…有什麼關係呢?姐嫁屬性聽起來也很動人呀?」
我將栞的頭擺向我,
然後輕輕的將唇…

栞「啊…湯快好了。」
就在我快吻上去的時候,
栞一個轉身溜出了我的懷抱。

「被逃走了……」
所謂到口的鴨子飛了就是指這種情形吧?

栞「啊~真是的,姐姐妳還沒睡醒阿?在磨下去真的會遲到喔?」
栞有點傷腦筋的邊端著湯邊看向我。

「什麼?」

栞「厚~我昨天晚上不是跟妳說了?妳今天……」

(10秒鐘後)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

「哈阿、哈阿……」
在通往遊樂園的路上,
我拼命的跑著。
幸好今天不是穿裙子出門,
跑起來並不會有太大的不便。

其實……
只是因為來不及挑衣服,
才隨手抓了牛仔褲及休閒上衣最後再套件外套而已…
不過看起來應該不會太隨便吧?
畢竟我也是有稍微選一下的。


「哈阿、哈阿……可是…太久沒動身體…跑起來好累…」
阿~~真是的,
為什麼我非得這樣跑不行呢?
如果我身邊也有個千X該有多好阿?
還是說如果有個以超高速使用就可以讓時間暫停的鐘錶也行阿!

……別傻了…還是快跑吧…

遊樂園外,
一個金髮的男生正站在電線桿下,
不時的看著手錶。

「阿~~抱歉抱歉,我遲到了。」
我跑到那男孩的身前,
笑笑地跟他打聲招呼。

北川「阿、不…我也是剛到。」
就像是完全不在乎般一樣,
北川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的不滿,
雖然想也知道他一定很早就來了。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
我也就不點破吧。

「是嗎?。那走吧。」

北川「阿、那…那個…」
北川有點難為情的叫住我。

北川「妳…今天穿的很好看…」
感覺就像是不好意思拿出成績單給家長看的小孩一樣,
北川妞妞捏捏的說出了說出這句話,
大概是相澤君教他要這樣說的吧。

「阿…謝謝…」
只是平常應該都很習慣講出這種台詞的北川,
突然變成這樣,
還真有點不習慣呢。

北川「阿、那…那我們走吧。」

「嗯!」
對於眼前這個帶點害羞的男孩,
我想我的臉上大概在微笑著吧?


===============


進入遊樂園後,
我們邊走著邊看遊樂園的介紹小冊子。

北川「不過還真多人呢。」

「是阿。畢竟是假日嘛。」

北川「不過應該不至於一直排隊才是。」

「管他的,先玩再說啦。」

北川「嗚……香里妳…」
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眼神異常了吧?
北川不自禁的畏縮了起來。

「說到遊樂園的話當然首先是要玩那個!(指)」

北川「雲宵飛車!?不對!那是誰規定的阿!?」

「好了好了,男孩子就別婆婆媽媽的,走吧。」

北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10分鐘後)

北川「哈阿…哈阿…」
北川坐在雲宵飛車出口旁的椅子上,
彷彿是要吸回剛剛跑掉的魂魄似的大口大口喘著氣。

「真意外呢…我以為男孩子都會喜歡這些遊樂設施的。」

北川「並不是、並不是…」

「嗯~~那接下來去玩那個吧。(指)」

北川「耶耶耶耶?!自由落體?!妳真的有在聽我說話嗎?!」
看到我又興致勃勃準備要衝上去的樣子,
北川不禁哀號了起來。

「真是的~你是男孩子對吧?走啦走啦。」

北川「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10分鐘後)

北川「哈阿…哈阿…我以為這條小命差點就要不保了…」

「沒那麼誇張啦。走吧,接下來是那個。」

北川「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

之後,
我就一直拖著北川東跑西跑的,
一一的征服遊樂園裡的設施。
雖然全都是些老人小孩孕婦不能玩的設施啦……

=====================

北川「哈哈哈…我看到前面有好漂亮的花園…」

「嗚哇…這已經是重症了…」

到了下午,
我們才總算是攻略了所有尖叫機器,
只是代價有點給他高而已……



「好了好了,別消沉了,我請你吃些東西吧。你要吃什麼?」

北川「超辣聖代…」

「那會吃壞肚子啦……真是…那就跟我點一樣的吧。」

遊樂園不知道有賣些什麼呢?
希望不會太貴才好。
現在想想,
沒叫栞做便當真是有點可惜。
這個月本來還預計要去看琴子姐的演唱會的說,
這個月有點吃緊呢……

「耶……?」
當我準備從口袋拿出錢包時,
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違和感。
我的口袋……是空的……

北川「怎麼了?香里?」

北川察覺到我臉色不對,
也從另一個異界跳脫回來了。

「我的錢包……不見了…」

北川「耶?」

「身上的口袋都沒有……外套口袋、褲子的口袋都沒有…」

北川「妳剛剛有買什麼東西嗎?最後一次看到是什麼時候?」

「沒有……最後一次用到錢是在買車票的時候…」
怎麼會這樣……
難道是因為今天一直在玩尖叫機器所以錢包才會掉落嗎?

「怎麼辦…如果那個不見的話…」

北川「……我們來找找看吧。」

「耶…?」

北川「我說我們來找找看吧,錢包不見了很傷腦筋吧?」

「……嗯…」

之後,
我們就順著玩的路線倒回去找,
同時也詢問該地點的工作人員,
最後甚至到總服務台去詢問,
但是…都沒有…

北川「我們再找一次吧?這次一定…」
即使完全沒有下落,
但北川卻還是不放棄的想再找找看。

「不用了…」

北川「耶…?」

可是我也知道再找也是白費力氣而已,
這遊樂園雖然不比迪斯奈,
卻也是相當大的遊樂園,
要在這裡找個錢包有如大海撈針一樣……

「……」

北川「……」

沉默。

「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北川「……是…嗎?」

「我會叫栞來接我…北川你也早點回去吧,太陽都快下山了…雖然這遊樂園好像是營業到晚上…」

北川「嗯…」

北川一直都沒說什麼話,
看來他似乎在自責的樣子。

「真是~別這麼消沉嘛,不過是錢包掉了而已嘛。」

捏。

北川「阿痛痛痛痛痛痛」

我雙手使勁的捏住北川的臉頰,
然後用力的轉轉轉。

「今天…我玩的很高興唷。謝謝。」
我努力的讓自己笑著,
不然這小子大概會沮喪到明天吧。

「那…明天學校見了…byebye…」
我放下雙手,
輕輕的跟北川揮手道別。


==================


栞「姐姐?妳不吃飯嗎?」
門外傳來栞的聲音,
聽起來有點不知所措。
我想那也是正常的吧,
因為我從跟栞會合一起回家後就一直處於晃神狀態,
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到房間裡,
這樣栞會擔心也是正常的。

「不用了…我沒食欲…」

栞「…姐姐……我會準備一份晚餐在冰箱,妳餓了再用來吃喔。」

「阿阿…」
栞她…什麼都沒有問,
是考慮到我的心情嗎?
這孩子也長大了阿……

可是…
這股討厭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不過是錢包掉了而已,
我有必要這麼沮喪嗎?
裡面的錢並不是什麼大數目,
也沒有重要的證件在裡面。
那我到底是……

「睡吧…」
反正再怎麼想我也不知道答案,
錢包也不會回來了…


=================


??「…姐…姐姐……起…」

嗯~~
又怎麼了…?
人家睡的正舒服呢…

「老師…我得了五月病請讓我請假吧…姆尼伮…」

栞「姐姐!」
突然,
一陣強而有力的超音波在我耳邊放送出來,
貫穿我的鼓膜。

「阿嗚……我的耳朵阿…」
此時我才終於清醒了,
而栞則站在我床邊,
一付臉紅氣喘的樣子。
原來…原來是這樣阿…

「如果是栞的話…可以喔…(羞)」

栞「姐姐!現在不是搞笑的時候了啦!」
再一次的,
栞在我耳邊又狂吼了起來。

「嗚阿…好好好,拜託你大小姐別再吼了,妳是瀨戶過來的阿?」

栞「還不都是因為姐姐!」

「嗚…爸媽你們在天上看到了嗎?栞居然學壞了,而且還打算要侵犯我這個姐姐。」

栞「響け終焉の笛!ラグナロク…」
栞也不多說些什麼,
直接拿出之前看過那兩個玩意兒,
然後就詠唱了起來。

「嗚哇哇哇哇,對不起啦,我聽妳說話就是了,別激動阿!」
這孩子平常逗起來是很有趣沒錯,但是一但生氣起來連爸媽都要退壁三舍阿……
話說這孩子居然狠的下心對親姐姐放大絕阿……
做姐姐的心情好複雜……

栞「姐姐不好了。剛剛北川學長的家人打電話過來說他還沒回家,怎麼辦?」

「北川?」

栞「對阿。而且北川學長家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人在哪裡。」

「欸…又不是小孩子了,這麼緊張幹…」
我瞄了一下牆壁上的掛鐘,
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

「……哈阿…這笨蛋真是會給人惹麻煩…」
我起身下床走到衣櫃前,
隨便拿了件外套就穿了上去。

栞「姐姐?」

「我去找他,我大概知道他會在哪裡。栞妳留在家裡等我的連絡。」

栞「阿…好!」

===============

幸好,
這個時間還不算太晚,
還有電車可以搭,
不然要怎麼去找北川就真的很傷腦筋了。

夜間的路,
明明就跟白天一模一樣,
但不知為何,
竟讓人感到一陣陣的寂寞感。
是因為人少了很多的關係嗎?

遊樂園內,
不只遊客沒有減少,
看起來反而好像還增多了,

「難怪會營業到這麼晚阿。」
可是……
放眼望去,
幾乎都是情侶檔,
這點倒是跟白天完全迥異了。

「情侶……嗎?」
算了,
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
還是趕快找到北川吧。

雖然這座遊樂園也不小,
但一來北川的金髮很好認,
二來單獨一個人的遊客實在很好認。
所以過沒多久我就找到他了。

「喂喂…你怎麼還在阿?不良少年。」

北川「耶?香、香里?」

對於我的出現,
北川似乎相當驚訝的樣子。

北川「妳…妳怎麼會在這?」

「那是我的台詞…」

北川「耶?」

「你家人很擔心喔。走吧,回家了。」
我抓住北川的手,
開始強制執行"回家"的任務。

北川「香里!等…等一下啦!」
不過這傢伙似乎不打算乖乖就範的樣子…

「怎麼?有什麼東西還沒拿嗎?」

北川「什麼東西……那還用說嗎?當然是香里的錢包阿。」

「阿~你說那個阿?」
我一邊維持著逮補的動作,
一邊回答著北川。

「那個已經夠了,不用再找了。」

北川「可是…」

「的確。雖然現在想不起來是什麼原因,但那錢包的確對我有著某些意義。不過既然現在我想不起來那是什麼,在實值上也損失不大,所以還是乖乖放棄吧。」

我特地轉過頭去講話,
因為我不知道我現在臉上是怎樣的表情,
如果讓北川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把整個遊樂園再翻過一遍。

北川「可是…那個對香里很重要對吧…?」

「……」
我說不出話來了,
那個錢包真的對我很重要嗎?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我會想不起來那是什麼東西呢?
可是如果不是什麼重要東西的話,
那胸口這股討厭的感覺又是什麼?

北川「我…要再去找一次。」
北川掙脫了我的手,
轉身就要離開。

「喂!你要去哪裡?我不是說不用找了嗎?」

北川「我這次一定要找到…」

「北川!」

??「阿…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突然,
旁邊走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遊樂園員工的人過來。

??「妳們…該不會在找這個吧?」
員工拿出一個錢包遞到我們眼前。

「阿阿!我的錢包!」

??「這是剛剛我的同事撿到的,又剛好聽到妳們的談話,就想說會不會是妳們的東西。」

「謝謝…謝…阿、阿阿阿阿阿」
就當我抬頭的時候,
我終於看到了這位員工的臉,
竟然是相澤君!

北川「耶?相澤你今天有上班阿?」

祐一「是阿,現在正準備要下班了。阿…舞,這邊這邊。」

相澤君向著另一個方向大大的揮著手,
難道那邊會是……

舞「祐一…好慢…」
川澄學姐一過來就是一記手刀往相澤君頭上劈。

祐一「阿…抱歉抱歉,有點事耽擱了。」

「北川你所謂"在遊樂園打工"的朋友該不會是…」

北川「就是相澤阿。你不知道嗎?」

「原來如此…」

祐一「這打工雖然累了點,不過其實還是不錯的。像今天就看到某對情侶在遊樂園玩的很hi很高興呢。哎呀…青春真好阿…」
相澤君意義深長的點了點頭,
好像是理解了什麼事一樣。

「啥…!?」

北川「耶…?」

突然其來的發言讓我跟北川都愣住了,
而我更可以感到一股熱氣正從我身體內往上竄。

「你你你你你你在胡說些什麼阿?相澤君。我哪哪哪哪有」

祐一「耶?是這樣嗎?我才想說我推想的應該沒錯才對,畢竟我在錢包裡找到了這玩意兒…」
相澤君詭異的笑了笑後,
從口袋拿出一張薄薄的紙。

看到那張紙的一小角,
全部的事情我就都回想起來了。
那是…

「給我還來!イニシャル・K!(Max ver.)」

祐一「耶?等、等等!嗚哇!!」


==================

北川「沒事吧?」

祐一「阿~痛痛痛,別碰我啦!」

舞「……」

「……」

回家的路上,
北川跟相澤君在前頭打打鬧鬧的邊走邊玩。
而我跟川澄學姐則是默默的走在後面。

舞「美坂……」

「耶?是…是!」
本來一直都沒開口的學姐,
突然叫我的名字讓我嚇了一跳。

舞「那個大頭貼…很重要嗎?」

滑倒。

這學姐還真是夠直接…

「耶…呃…也、也不是那樣啦,只是…」

舞「只是?」

「阿~~沒、沒事啦!那種東西怎麼可能很重要呢?」

那種東西,
也就是剛剛相澤君偷翻我錢包所找到的大頭貼,
是很久很久以前我跟北川唯一一起合照過的一張大頭貼。
後來…我、我好像就這樣把那大頭貼給收進錢包後就忘記它的存在了。
只依稀記得錢包中有"什麼東西"。

舞「……」

「……」

舞「……」

「……有…那麼一點點重要啦…」
嗚~~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學姐面前就是感覺無法說謊…

舞「是嗎……」

「阿~學姐妳在笑對吧?真是…丟死人了。」
我無力的摀著臉,
這種事我連栞都沒跟她講呢!
而這學姐居然對我好不容易講出來的事感到有趣…

舞「不必感到難為情……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過的…妳也是、我也是、祐一也是、當然北川也是。」

「可是……」

舞「美坂……妳要學會如何去面對自己。不然妳會錯失掉很多事情…」

「可是可是……」

舞「美坂……」
學姐停下了腳步,
轉而看向我。

舞「那個大頭貼對妳重不重要…?」

「嗚……」

舞「嗯?」
就像是哄著鬧彆扭的小孩一樣,
學姐溫柔的看著我。

「嗯……」
雖然很不甘心,
但我也只能點頭了…
因為在這學姐前我真的覺得無法說謊…

舞「那……大頭貼上的北川對妳而言重不重要?」

「學姐妳這樣問是犯規啦……」
我的臉都已經快燙到受不了,
學姐居然還這樣問,
難道學姐跟外表相反其實是個很壞心的女孩?

舞「嗯?……如何呢?」

「我……」
我小小聲的回答學姐,
因為腦袋已經一片空白的關係,
那時怎麼講的已經記不起來了,
只依稀記得學姐在聽完我答案後的笑容。


============================

跟相澤君他們告別後,
我們就各自解散了。

「你可以不用送我沒關係阿,這邊的路我都這麼熟了。」

北川「不行啦,讓女孩子一個人走夜路太危險了。」
北川慌慌張張的跟上走在前頭的我。

「不知道我是為了誰走在夜路上呢……?」

北川「嗚……」

「而且到最後錢包還是別人找到的。」

北川「嗚嗚……」

嗯……
看來是刺到他痛處了。
他就這麼樣的在意阿…

好像有點欺負他過度了,
但是只有我被川澄學姐欺負也太不公平了吧?
不過…

「我有一點點…小感動唷…」
在說這句話時,
我故意說的很小聲,
而且又稍微拉開跟北川之間的距離。

北川「耶?妳說什麼?」
雖然有點佼滑,
不過我可是乖乖的照著學姐說的"坦白面對自己"唷。

「……」

北川「香里妳剛剛說什麼?」
阿啦…
看他這樣子也怪可憐的…

「……」

北川「耶?我臉上有什麼嗎?」
算了,
就只有今天而已喔。
反正他也這麼努力過了。

「…北川,眼睛閉起來然後頭擺向右邊。」

北川「為什麼?」

「照做就是了。」

北川「阿、喔…」

確認過北川的眼睛有確實的閉起來後,
我緩緩的將臉湊上北川的臉頰。

慢慢地,
跟北川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5公分…3公分…

祐一「喂~~北川。」

北川「嗯?」
聽到有人在呼喚,
北川反射性的將頭擺回來,
剛好就對上我的臉。

「阿…笨蛋!」
我趕緊推開北川的身體,
但身後卻莫名其妙的有股推力推著我。

舞「百花撩亂!!(Mix ver.)」

僅管並非出於本意,
但這股風壓還是將我推往北川,
而且……還吻上了北川。

祐一「哈哈哈,兩位加油吧。」

北川「!?!?」

寂靜的夜,
姣潔的月,
讓人放鬆的風,
紛飛的櫻花瓣,
相吻的兩人。

多虧那兩個閒人,
突然,
我覺得這一切都沒差了。

我維持著一樣的姿勢,
兩手環抱住北川的身體。
而北川就算再怎麼遲鈍,
這時候也總算是像個男人一樣,
也是輕輕的抱著我。








北川……
我呢…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喜歡你喔……


=============


栞「姐姐她們到底在哪裡呢…?」
栞大大的嘆著氣,
姐姐說要出去找人,
但是到了現在卻連個通知都沒有阿…

あゆ「放心啦,小栞。她們一定沒事的。」
雖然姐姐要自己乖乖待在家裡,
但是後來實在坐不住了,
只好向あゆ學姐求救了。
同時又找了美汐跟真琴兩個好友一起幫忙找。
但是四個人不論上哪找卻都找不到人。

真琴「反正她們肚子餓了就會回家啦。」

美汐「就像之前的真琴一樣。」

真琴「美汐!」

あゆ「阿哈哈……」

對於這兩個小學妹,
あゆ也只能苦笑了。

栞「欸…」
如今大家正在回家的路上,
因為あゆ建議栞回家等應該會比較好,
這樣香里要連絡的話也比較方便。

然而就在快到家的時候,
栞不經意的轉頭望向另一邊的轉角,
卻看到一個超震撼的畫面。

愣掉的栞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些什麼反應才好。
而注意到的眾人也順著栞的視線看過去。

栞「……」
あゆ「……」
真琴「……」
美汐「……」

良久良久,
時間就好像停止了一樣。

香里「嗯…嗯…?」
察覺到身邊空氣驟變的香里轉過頭來,
剛離開北川的唇就好像不捨似的還牽著幾線絲。


北川「阿……」

一同「……」

又是一陣沉默。

啪喳啪喳啪喳啪喳
啪喳啪喳啪喳啪喳
一陣手機拍攝的聲音。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一陣手機按鍵的聲音。

香里「喂喂喂!栞!真琴!妳們在幹什麼?」
慢了半拍回神的香里,
注意到她們動作時已經太晚了…

栞「嗚哇~剛剛那幕真是超煽情的…大家看到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一個少女像是抓到獵物般的邪笑著。

真琴「這禮拜不會無聊了。」
一個少女像是小孩般高興的笑著。

美汐「真琴妳已經這麼會用手機了阿?好厲害喔。」
一個少女像是姐姐般慈愛的笑著。

あゆ「美坂同學好像大人喔…」
一個少女緬甸的害羞的笑著。

香里「不~~~~~~~~~~~~~~~~~~~~~~~~~~~~」




==========


碎碎唸:

終...終於寫完了...orz

我的媽呀
當初完全沒想到會花掉我這麼多時間寫...orz

現在腦袋裡滿滿的orz...



耶~~~
大家好
我是衛星(鞠躬)


這部作品的雛型在前兩個月誕生
那時因為某些因素
所以構想了一篇香里姐的同人小說

而就在前陣子打算動筆的時候
剛好板務們要舉辦活動
我也就順勢的將這篇小說給寫了出來

不過阿...
這篇小說明明構思沒有30分鐘
我卻花了兩次的休假來完成她...orz

唉...
這也只能怪我自己
因為每次都是寫一寫就跑去網路上亂晃
不然就是寫到睡著(爆)

本來
其實今天是無法完成的
因為又寫到睡著...囧

不過想一想這樣下去不行
才振作起來把她給完成

嗯~~
我想看完的板友們一定注意到了
水瀨家都沒人登場阿...囧

本來呢
我是打算調祐雪配的
可是在某次的冥想中
名雪的位置莫名其妙被舞給換掉了
而我自己又沒注意到
等我發現到之後
我已經捨不得放掉舞了
[s]覺得開導那段還是由年長的人來比較好=w=[/s]

可是...
想到如果讓名雪登場的話
東映那段回憶又會跑出來
[s]臭東映...你們創的名雪讓人看得很心疼耶...[/s]

沒辦法
只好一不做二不休
就讓名雪休息啦

只是五位女角缺一位看起來真的很怪就是了...囧


再來是香里姐
當我發現時
我筆下的香里姐已經莫名其妙變傲驕屬了...

同時還會性騷擾.也是百合
就這樣變成一個激歡樂的角色了...囧


不過因為板規規定
所以我只讓香里姐點到為止
不然本來可是超過激的呢...(邪笑)
[s]祐一跟舞也是一句話就帶過去了[/s]

最後
我想向大家道個歉
最近這幾週
因為看了幸運星跟旋風管家的關係
結果我的作品也參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期盼我不會被人家鞭死就好...(汗笑)

嗯...
大概就是這樣啦
衛星~下台一鞠躬啦


ps:
我已經盡量在校正錯字之類的筆誤了
因為現在正處於晃惚狀態
如果還有未修正之處
尚請海函(鞠躬)

願意賽後讓版務保存:OK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