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485

第13話觀後感

樓主 奧特斯 tom11725
本集看完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舞還真是個神秘的傢伙..
總之開頭的「夢」又暫時停掉,這算是正式進入舞篇的意思吧(茶)
---------------------

舞會騷動後,隔天,一如往常的上學途中等著紅綠燈
名雪看著異常一語不發、眼神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祐一
「祐一,舞會上發生了什麼事嗎?」
被這麼一問,祐一才回過神來
從昨天晚上回來,就是這付死樣子,不只名雪,あゆ跟秋子都很擔心
「沒有那種事啦,是錯覺吧?」
說完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在敷衍的話
剛好綠燈,祐一也繼續往前

名雪才想繼續追問下去,一個身影就匆匆忙忙的從身邊跑過
「北川同學!」被名雪這一叫,才停下轉過頭來,原來是潤啊
至於這麼緊急的理由,是要收拾昨天舞會的殘局
當然身為執行委員的潤,會去也是一定要去會辦那邊一趟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處理?聽到這麼說,祐一激動的向潤問清楚到底「收拾殘局」是什麼意思?!
潤繼續往下說明,由於舞的舞會上拿劍到處揮舞
學生會長不僅生氣,還揚言要讓她退學
「說起來那個女生,當時是跟你在一起的..」
潤話都還沒說完,祐一馬上拔腿跑向學校..
留下搞不清楚狀況的名雪和潤站在原地


學校學生會辦公室
祐一氣喘噓噓停在門口,整頓好呼吸,才想開門進去時..
「我認為退學太過火了,學生會不是應該要保護學生才對嗎?」
手都還沒碰到門把,就聽到裡面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佐祐理?!」祐一驚訝著,佐祐理竟然已經在裡面,看來目的是跟自己一樣的
決定先在外面聽裡面的情況行動

裡面那位學生會長久瀨,依然堅持著要把舞給退學
之前已經有多次打破窗戶的不良紀錄,再加上這次舞會風波
舞這次真的是騎虎難下
佐祐理當然隨即辯解,當時是窗戶先一個個破掉,然後才看到舞拿劍進來
按照其先後順序,這絕對不是舞的錯
聽完佐祐理的理由,其他學生會的委員也響起了或許真的不能全怪到舞身上的聲音
才見情勢逆轉,會長又說出扯後腿的話(這死程咬金..)
「但是,最先拿刀揮舞的人是川澄同學,那是在場的人都有目共睹的」
佐祐理雖想或許是舞有什麼理由才這麼做,但面對會長叫她說出到底是什麼理由
就在無以對應之時,一陣門打開的聲音

「那個理由,我可是知道的唷!」
門外的祐一終於見狀適時闖進來,無視於會長「一般學生禁止進入」的警告
接下佐祐理的話,掰出了『其實這是餘興節目』的理由
「餘興節目?」會長半信半疑的樣子
祐一繼續往下說,舞會在中途拿劍出來只是為了娛樂大家用的
只是一口氣做過了頭,本身其實沒有惡意的
聽這樣的藉口,會長當然質疑起有沒有這項節目
問起其他委員也都沒有說沒有接到申請報告
擺出「我贏了」表情的會長,祐一的藉口就快破功
還想繼續辯下去,差點要被趕出去的時候

「哎呀,如果是這件事的話,我知道」「北川!?」
潤突然從門外探頭進來,當起了解圍第二號
為祐一的藉口作證人,說成是舞來委託他自己的
只是後來忘了,沒有把節目登記上去,也為了件事情說了抱歉
雖然會長與委員們一付訝異的樣子,但這下子總算是逃過一劫

「呼..總算是不用被退學了」
事成後,潤與祐一、佐祐理離開會辦,來到校舍大廳
祐一還在為剛剛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議,想不到潤會這麼挺他
況且幫忙的對象還是不認識的學姊
「因為你碰上麻煩,所以才出手相救的不是嗎?
 而且,我也不想看到美女難過的樣子」
聽潤用這麼理所當然的口氣,讓祐一感覺到他其實還真是個好人
> 要說交知己,很難找到這種夠義氣還很搞笑的朋友了..!
佐祐理也上前牽起潤的手,向他鄭重的道謝
被這麼一弄,害潤臉紅起來,之後也跟佐祐理、祐一先道別回教室去

此時祐一才注意到右手上的繃帶,看來是昨天舞會上受的傷
> 還是本來就想問了?其實不確定..
關心起傷勢,佐祐理展開燦爛笑顏的說
「嗯,不要緊的」
說到這,祐一也順口問起昨天的騷動,問問佐祐理自己是怎麼想的?
昨晚體育館會場窗戶突然應聲破裂,與晚上會破壞學校窗戶的傢伙
會不會是同一個犯人?
不過,佐祐理也表示自己並不知道,只認為一定是誰的惡作劇

這時,正巧祐一看到從佐祐理身後走過來上學的舞
馬上出聲叫住她後,同樣關心佐祐理傷勢的她也快步過來
「佐祐理,傷不要緊吧?」「嗯,完全沒事」
祐一說到剛剛發生的事,叫舞可要好好感謝佐祐理才行...
不過舞還保持著她的一號表情不說話..

早上的英文課,名雪還是老樣子上課夢周公(潤也一個樣XD)
祐一看著睡美人感嘆著,才發生過這麼大的騷動
現在又是一如往常平靜的校園生活嗎?
才換另一個方向的窗外一看...弱病少女果然又來報到了

「舞會怎麼樣呢?」
在校園老地點,樹旁的矮牆坐下聊天的祐一與栞
栞問起祐一昨天舞會的情況
當然是糟糕透頂..但那時發生的事情一時之間也很難跟她解說
「總之,你沒來還真是沒來對了」
聽到舞會情況不如預期的好
栞笑了一聲,說到祐一人真的很溫柔,會願意這樣每天下來陪她之餘
「不過..就算是很糟糕也沒關係,我還是很想去舞會看看呢」
祐一這時腦海裡突然閃過昨天一位與栞同班的一年級學妹說過的
那個『從一年級開學典禮就開始請假到現在』的那段話
原本想問清楚為什麼請假這麼長時間的真正的理由
但想想還是轉移了話題..
「在我們班上,有一個跟你一樣姓美坂的傢伙,叫做美坂香里」
「祐一,你跟姊姊同班嗎?」
昨天也同樣問了香里本人,但卻被冷冷的否定掉她有個妹妹的說法
祐一轉而問起栞本人,看來是真的有個姊姊了吧?
不過栞聽到香里說「自己是獨生女」,沉悶一下之後
又進而改口說其實是學校中有同名同姓的人(哪有這麼剛好的事啊..)
「我最喜歡姊姊了,等到病好了以後,我想跟姊姊一起上學」

上課鐘聲響起,向祐一提醒明天要去看醫生不會來之後
栞也道別離去,但起身祐一叫住了她
「到時候我們去哪裡玩吧,就當是代替舞會」
祐一與栞訂下了以後找時間一起去出去玩的約定
而這時在校舍樓梯間窗戶外,看著那兩人談笑的香里
神情若有所思的樣子..(佐祐理跟舞還剛好從後面經過囧)

中午,校舍樓頂的老地方午餐之聚會
祐一為還能三人在這裡共進午餐感到幸運
因為只要不小心走錯一步,可能就會落得R要被退學的下場
讓這次變成三人一起的最後一頓午餐
「不過就算舞不來學校了,舞永遠是佐祐理的朋友唷」
佐祐理這段真心話,讓祐一覺得舞應該要衷心感謝一下才行
不過舞還是那老樣子..不做任何回應

用餐結束,下樓準備分開時
一個討人厭的說話聲音從旁邊傳來..
「心情挺不錯的嘛」學生會長久瀨竟突然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會長劈頭就問佐祐理早上的情況,為什麼要被這麼包庇舞這種學生?
「因為舞是我的好朋友!」
佐祐理絲毫不延遲的堅定答案,雖然解開了會長的疑問
但也警告如果再有問題發生,下次就絕對是退學的下場
同時包庇舞的佐祐理也是一樣,將會受到處罰..
會長話都還沒說完,就感覺到舞釋放出來的凶惡眼神
「如果你敢傷害佐祐理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你好好記住」
被舞這麼一威脅,會長也懼怕之下轉身快步離開..(怕壞人嘛你(笑))
佐祐理佩服著剛剛舞的帥氣表現,祐一也感覺到事情真的不妙..
「下一次就是退學嗎..」

放學時間,本應該是回家的時候
祐一卻獨自一人在校舍屋頂上,拿著一把不曉得從哪蹦出來的木刀
對空揮舞著,似乎是在練習?
嘴巴上才自言自語著應該要有野狗或野豬之類的動物可以拿來做實戰練習
突然感覺到後面東西,才一轉頭就..【砰!】
一個鐵製水桶飛到祐一臉上打個正著,隨即倒地(鼻樑都歪了吧..)
「妳幹麻啊!突然這樣!」「小狗狗..汪」
祐一吼著的人正是舞,似乎是正巧上來剛好看到他

舞問起祐一到底在幹麻?
祐一馬上自信滿滿的說,練習是為了下次也要跟舞一起戰鬥
而木刀是跟劍道部借來(能借這麼久嗎..)
如果再發生問題,就得慘遭退學命運
所以想幫助舞,兩人同心協力一起把魔物收拾掉
以後舞也不必再拿著劍到處揮來揮去
話才說完,眼前的舞已不見人影
而身後向自己飛來的是紅色長圓柱狀物體..滅火器(這裡應該叫滅人器比較貼切)
祐一這次學乖,反應機伶的往後跳開
木刀一揮,就把整個滅火器都給打凹掉了(..其實你是坂X銀X對吧?XD)
但裡面的乾冰也隨時爆開,當場白色煙霧瀰漫..

「小野豬..哞」「那是牛啦!」
對祐一的測試表現似乎相當不滿意的舞,後也隨之離開
蹲坐在地上,滿身百色粉末的祐一,也一臉不太爽的表情..

「真是的,為什麼我要為那種傢伙擔心啊..」「祐一~」
祐一回家路上正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在路上巧遇了あゆ

買了雕魚燒,邊走邊吃
剛從學校放學的あゆ,正在這路上找尋著他一直在找的東西時,就碰上了祐一
「妳的學校是在哪一帶啊?」正好說到學校,祐一問起あゆ學校到底在哪?
あゆ語帶不確定的說,大概位於森林那邊
祐一有點難以置信,那種地方會有學校嗎?
「雖然有點遠,但是是我最喜歡的學校唷」

一會兒,在路旁的長椅上坐下,あゆ依然沒有找到他想找的『東西』
懷疑著會不會不在這附近?
這時祐一似乎想到了什麼..
「あゆ,今晚可不可以陪我一下?」

「魔物?魔物是什麼啊?」
晚上,あゆ與祐一站在校門口前
祐一想帶著あゆ去找舞的樣子..不過あゆ聽到魔物這種妖魔鬼怪
害怕了起來,整個人抱著祐一的手臂緊緊不放

進了校園,老樣子帶了食物給舞吃,只是這次多帶了一個人
祐一先向舞介紹あゆ認識
「晚..晚安」由於是第一次見面,あゆ打招呼起來也有點生澀
「他說什麼都要跟來,講都講不聽」「根本說反了吧!」

夜晚沉靜的學校
「うくぅ..周圍都很安靜,所以聽起來特別響呢..」
使得祐一帶來的仙貝咬下去發出的聲響特別大聲
あゆ即使旁邊有人陪伴,面對這静到不行的氣氛配合著【卡茲】的聲響
一樣感到相當害怕
「這不是非常熱鬧、開心的氣氛嗎?」「うくぅ!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啦!」
回應祐一的玩笑話後,あゆ把目光移向依然不說話的舞
再看看舞右手上的長劍
「舞..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呢」
あゆ似乎對於舞非常好奇,接著也問到祐一提的『魔物』總共有幾隻?
舞咬著仙貝,手指比出了「五」的數字
這時祐一也向提起帶あゆ來找的她的真正的目的
「妳以前不是告訴過我真琴的下落嗎?能不能試試找出あゆ在找的東西?」
「%$&*@?」忘了拿下嘴上的仙貝..「在找的東西?」
這東西對あゆ來說似乎是很重要的東西,有鑒於之前舞的靈感神力
想幫幫あゆ尋找,才帶她來見舞,或許能知道些什麼

聽完緣由之後,舞沉默的看著あゆ幾秒..
「知道什麼了嗎?」「仙貝的屑屑沾到了..」
舞這樣不正經的回答,讓祐一的火氣有點上來,要求再重說一次
「我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大概,就算我找到了也沒什麼意義」
看來還沒用,あゆ顯得有點失望的樣子..

「把人家帶過來,又叫人家一個人回去,很過分耶!」
接下來祐一還有點事要陪著舞,因此先送あゆ到校舍大廳,再叫她自己先回家
不過憑あゆ膽小到極點的個性怎麼可能嘛
あゆ當然害怕的不敢一個人回去
沒辦法,祐一只好騙她繼續待在這裡會有妖怪!
但只是把あゆ搞的更害怕而已
「用『うくぅ~POWER』加油吧!」「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我也不懂)
這時在旁的舞,突然遞給あゆ一個剩下來的仙貝
並伸手撫摸她的頭髮,似乎是在安撫情緒之類的動作
あゆ也整個愣住的感覺..

總算讓あゆ一個人回去,回到走廊上
留下的兩人都拿著自己的武器..
剛剛舞做的事情依然讓祐一感到不解
為什麼這樣摸摸就可以讓膽小的あゆ聽話回去?難道有什麼意思嗎?
「要她加油的意思..那孩子很堅強」
什麼?這句話讓祐一相當懷疑,他認識的あゆ是愛哭包與膽小鬼
何來她堅強之說?
「我沒有辦法做到那樣的等待..可是那孩子卻一直等著..」
舞又說這種自己根本聽不懂的話,才想訓她不要一直說這種拐彎莫角的..
但,舞卻在這時感覺到魔物的氣息!

「不要動!」魔物的氣息就在走廊的前方
兩人都拿起武器備戰,舞卻叫祐一別動
自個立刻快跑衝了過去,使出一記必殺跳砍!
但魔物也不是省油的燈,反彈了舞的攻擊
後座力使得舞整個人被往反方向彈回去,手中的劍也失手,插在地上
> 走廊上又一個洞了...
被彈回來,舞立刻站穩腳步,不至於倒地
「舞!」祐一這時卻不聽話的跑了過來
「別過來!」不理會舞的話,祐一竟直直得往前衝
拿起劍道部借來的木刀,用力揮出一擊
可惜姿勢一百效果零分,不但沒揮到,反而差點要被躲開的魔物給攻擊
「祐一,快跳!」舞催促祐一趕快往旁邊跳開
祐一機靈的聽話跳開,雖勉強躲過了,但魔物的攻擊還沒結束
舞見空檔立刻衝上前,拔起地上的劍,再一次使出跳砍
魔物瞬間化成白亮的碎片後消失..

「解決了嗎?」看來是成功解決掉一隻
也因為剛剛的戰鬥,舞疲累的喘著氣
一隻成功的擊敗,還剩下四隻,祐一才想迎接勝利的喜悅
「我說過不要動..」「欸!?」「請你不要多管閒事」
聽到舞不認同自己剛剛所製造的機會與表現
自己這樣努力的幫她卻得不到舞一句感謝的話
祐一剛剛的火氣又再度衝上心頭..
舞這時也轉身想離開,因為魔物今晚應該不會再出現了,所以她要回家

面對著離開的舞,祐一忍下怒氣,用木刀敲自己的腿
「啊!是這樣啊,原來妳是這樣的傢伙啊..妳根本不知道佐祐理跟我有多擔心妳
 把舞會搞的亂七八糟,還把佐祐理學姊借來的禮服給弄得破破爛爛
 還有今天晚上,竟然面不改色的說出這種話,原來妳是這樣的人啊!
 想守護妳的我,還真的個笨蛋啊!
 可是,我明天還是會來這裡!因為我是笨蛋啊!
 因為我知道,妳是個非常好的人!因為我最喜歡跟妳在一起啦!
 妳聽不到嗎!?舞!我跟佐祐理都很喜歡妳啊!!」
不管祐一這樣把真心話一口氣吐出來,舞依然頭也不回的離開
只冷冷的斜看了一眼..
留下了一個手持木刀的男人,難過的站在原處..


隔天一早,看著睡功發作的名雪糊裡糊塗,眼睛始終瞇成一條線的樣子
換衣服差點在廁所換、轉身離開還會撞到門
走在上學路上也搖搖晃晃,甚至差點摔下河堤邊
連自己已經穿好制服出門了,都要到突然醒來之後才曉得
祐一看她這樣,總覺得所有的煩惱都變得很白痴..

午休中餐時間,雖然是同地點同樣的人
但氣氛總有點怪怪的,異常的..僵
「祐一你今天好安靜唷」「我跟舞正在吵架中」
佐祐理見平常的話匣子竟然不營業了,一問之下卻得到祐一這樣的答案
轉而問問舞是不是真的
「如果祐一這麼說的話,那應該是真的..」
祐一自己是堅持吵架中的狀態,不是什麼應該
「她對其他人的感覺都很遲鈍吧?不自覺的一把火就衝上心頭來..」
雖然祐一這麼說,豁達的佐祐理還是叫她們別放在心上,吵架就是感情好的證明嘛
不過說來也奇怪,佐祐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這兩人是什麼時候吵架?
被這樣一問,祐一馬上掰出是在昨晚碰巧遇上,還叫舞迎合祂的藉口
「如果祐一這麼說的話,那應該是真的..」
好不容易呼弄過,祐一趕緊轉移話題
「我從以前就很想問了,妳們兩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要好的啊?」
問到這個,原因的話佐祐理與舞都覺得是那個..
那個三年前,在一年級時發生的事情

《舞與佐祐理在一年級時並不認識,甚至也不同班
 然而在某一天,學校裡遭到凶惡的野狗入侵
 正當老師與同學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
 舞挺身出來,拿著挖土的鏟子,趕跑了野狗
 但這舉動不但不讓大家覺得感謝,反而害怕與舞接近
 剛好在一群人裡面的佐祐理,也第一次注意到了舞的存在
 但就在當天中午,佐祐理卻見到舞在校園的一角
 拿自己的便當餵那隻被趕跑的野狗吃
 這時才了解,原來舞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
 也一起加入餵那個狗的行列
 因為便當都拿給狗吃了,之後兩人也一起到學校餐廳吃了牛丼
 因此邂逅了彼此,也就是兩人認識的契機》

「欸~牛丼的回憶啊..」(你也請舞吃過不是嗎?XD)
聽玩故事後,祐一發表感想
佐祐理這時也詢問今天晚上有沒有空?並貼近祐一耳邊
「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是關於舞的事情..」

放學時間,祐一依照約定在校門口前等候
心想著這下真的不妙了,佐祐理可能真的懷疑到舞有什麼秘密
但如果被問起,說實話的話,又會讓佐祐理擔心
「祐一!」「嗚啊!!」
才想到一半,佐祐理突然無聲無息的從旁邊出聲,讓祐一整個人被嚇到
「妳說走..要走去哪裡?」「去挑選禮物,明天是舞的生日唷!」
原來是要去挑選禮物,總算鬆了一口氣
差點被佐祐理懷疑還有什麼其他的事要說,祐一趕緊否認..

黃昏商店街路上
明天正是舞的生日,所以今天才邀了祐一出來商店街陪自己挑禮物
刻意瞞著舞,想說給她一個驚喜,儘管她本人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生日
「還真像是那傢伙的作風呢」
不過佐祐理也說,她的生日,舞絕對不會忘記
像是去年也送過足以把人淹死(?)的大量花束呢
也因為搬過來的路上根本看不到前面,鬧出過一直在路上撞電線杆的笑話
「越來越像那傢伙的作風了」
趁這機會,祐一建議佐祐理可以送一些女孩子的東西
就像是..布偶,決定了,就是布偶
既然要的話,就要這商店街最大的一隻!

「這就是最大的一隻啊..」兩人來到商店街一家看起來挺老的雜物品店
布偶堆裡面,聳立著一隻巨大的不明生物
「這是1:1的大食蟻獸喔!怎樣?很可愛吧」
> 食蟻獸?為什麼是食蟻獸..佩服編劇竟然能想到這種動物..囧
這家店年邁的老闆出來介紹這隻巨大布偶
不過祐一明顯不覺得這到底哪裡可愛!?(我覺得挺可愛的..)
「是嗎?我覺得是你們的話,應該會把這隻食蟻獸買走才對」
老闆接著表示,這隻食蟻獸布偶一直以來都沒有人想要買
從三年前進貨以來一直如此,有點可悲..
「BIKYU!三年前..跟佐祐理碰到舞的時間一樣呢」
聽到這是從三年前進貨的,眼睛為之一亮的佐祐理
因此決定...

歸途中,雖說那隻布偶是很大,但祐一還是可以單靠右手就抱起它
一方面祐一也真的佩服佐祐理還真能做出這種果斷的決定
「舞的話,不管什麼她一定都會愛惜它的」
這布偶這麼大,要帶到學校去也不太可能
佐祐理也決定明天放學後再親自送到她家裡去
「她媽媽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經佐祐理這麼一說,才曉得原來舞是跟媽媽一起生活的(那..老爸咧?)

接下來就是道別,佐祐理要把這巨大食蟻獸布偶給抱回家
但..與其說是用抱的,還不如說是用背的
佐祐理兩手似乎都抱不起來,只能讓布偶的四隻攤在自己的背上
活像是背著巨大嬰兒一樣..
「那麼..明天見」「好,那我告辭了」
看著這樣背著布偶的佐祐理的背影,這實在很引人注目啊..

晚上,祐一還是履行昨天的諾言,依然帶著食物來學校跟舞一起吃
祐一回想起今天跟佐祐理的挑禮物之行與她對舞的信任感..
「妳還真幸福啊,有這種好朋友在..」「我也是這麼覺得..」
順便問問舞一個問題,難道舞自己就沒有其他要好的朋友了嗎?
舞拿著筷子指向祐一..「除了我以外啦!」
「很有以前,只有一個人,可是他已經不在了,就跟其他人一樣」
又說出這種匪夷所思的話..

但說時遲那時快,魔物的氣息又再度出現
「來了!」放下手中的便當,兩人都趕緊拿起武器,準備迎擊
舞似乎感覺到這次有什麼不同,走廊的兩端竟然都出現了魔物
「這邊的傢伙就交給我吧!拖時間這種事我還做得到!」
「不要太勉強了..可以的話就快點逃」
「逃的話好像還比較難勒!」
兩人背靠背,舉起武器對著兩端魔物
「三、二、一、零!」

時間倒數完畢,兩人隨即展開主動攻勢
祐一拿破木刀衝過去,卻馬上被A魔物彈開,整個背撞上牆壁
舞方面則是順利砍到B魔物,但被反彈回來,沒掛
接著
木刀兄努力用木刀檔住A魔物的連續攻擊,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長劍娘迅速以必殺跳砍解決,B魔物瞬間化為空氣消失(雖然說原本就看不到)
「真虧你能撐到現在!」
解決自己這邊,舞馬上衝向努力防禦著的祐一那邊
拿起劍又是一記跳砍攻擊向A魔物
但A魔物似乎比以往的都還來的大隻且強大
舞使出全力的攻擊都非常吃緊
這時魔物卻突然發出閃光後消失掉..

「解決掉了嗎?」「跑掉了..」
老樣子與魔物戰鬥完後喘氣的舞,看看四周,確定那隻A魔物跑掉後才放心
祐一也有點嚇到還沒恢復的樣子整個人靠牆坐在地上,但基本上是沒受傷
「怎麼樣?我還是有點用處的吧」
自己也慶幸著真的能夠幫上忙
但舞卻說出了讓他更為不解的話..

「魔物的目標是祐一..魔物追殺的對象,不是我..是你..祐一..」

「祐一,你..是誰?」

下集待續!

潤,好人卡一枚手入!由佐祐理發出!

這邊真的不得不吐槽一下三年前舞與佐祐理相遇那段..
當初野狗入侵校園,旁邊明明就有很多男老師跟男同學
但卻一付相當為難的表情..還要等舞來解決
你們這群也太丟臉了吧XD

本集依然是謎題重重啊
怎麼到最後突然說魔物追殺的對象是祐一才對..
越來越囧了
嗯..木刀的劍術要多加強
但我也懷疑舞那把劍應該是斬魔物專用的吧?XD

期待下集囉!又晚發了..
本次字數統計:7977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