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592

第十三回

樓主 洢影 elfvina
  Endless


  
  銀樓更加的內部殘破不堪,地上倒著一班缺手缺腳的機器人。我們可以肯定他們沒死,只是站不起來在地上呻吟。
  
  中央,銀色的少女和一隻米色毛毛蟲,是全場唯一站著的。

  「可惡...」毛蟲恨恨的低語:這ㄚ頭真不可小看,上次不過還只是跟著傑洛他們的後面,聽他們的話行事,現在已經可以獨自作戰了嗎?
  怪不得大人會想要她、會去搶石棺...
  

  抓到他,傑洛就不會說她是麻煩的傢伙吧?就不會在討厭她吧?只要抓到他...

  打著這樣的主意,維娜揮動她以變化成利刃的右手,以高速攻擊過去!

  大家都知道毛毛蟲是種動作蠻遲緩的生物,他自然是不可能躲的掉了!
  可是萬物都有一套自衛的方法!好比說眼前這個巨大的絲團...

  --吐絲來防衛自己,這是毛毛蟲最擅長的!


  「這樣我看妳怎麼砍!」佩服自己的天才與厲害,拳擊毛蟲在絲團裡大笑。

  維娜停下攻擊,看著...

  絲?昆蟲會製造的東西...絲很韌,而且他也不可能乖乖的給人鉅吧?用刀看來是沒用了...
  那麼...

  「我一定會打倒你。這樣傑洛就不會說我是麻煩的傢伙...」「妳在說什麼?」
  
  右手的刀縮短變寬,在一秒鐘變形完全!成為一隻巨大的槌子,而且還是長滿尖刺的流星槌!

  --既然用刀沒有用,那就全部捶扁吧!


  「哇啊啊啊~」一驚,拜託,這可不是繭可以防的了的!
  這機器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什麼都可以變出來啊?

  一捶落空,毛蟲滾到一旁,收絲。「看我的,我要認真了!」砰砰兩聲,拳擊手套像飛彈似的彈向維娜、不,那是真的飛彈!「暴拳衝!」
  看來這就是毛蟲的絕招吧?

  兩聲爆炸聲,煙霧隨之升起...「哼!根本就不是認真起來的我的對手!」毛蟲手叉腰仰天大笑!「小鬼果然就是小...」話語未落,煙霧中衝出一個影子!
  「我不是小鬼!」是維娜!她完全無傷!

  仔細一看她的左手,是一面巨大的盾!

  「什...什麼!?」驚訝不及,流星槌重重的落在毛蟲的頭上!
  「我...抓到你了!」盾再次變換成一個前端有圈圈的長套子,將毛蟲的脖子梏住「你輸了。」

  「可惡...」甩甩頭,好不容易甩掉了那滿天的星光閃閃「妳真的以為有這麼容易嗎?小鬼...」邪惡的笑容出現在毛蟲的臉上...

  尚未反應過來他那句話的意思,白色的絲從毛蟲口中吐出,纏住她全身!

  「嗚...」被緊纏著,不得不放掉了變身能力...
  「小鬼,」毛蟲再度展現他那尖銳如同刮黑板的笑聲「在敵人尚有意識或是依舊能作戰前,是不能靠近的啊!笨蛋!」

  維娜掙扎著,無奈那些絲不止韌,還有黏性!

  「不用掙扎了,那絲是不可能斷裂的。就這樣把妳帶回去給大人吧!」哈哈大笑還在迴盪...

  怎麼可以...就這樣被抓呢?

  她還要證明她不是個麻煩的傢伙、不會礙手礙腳...


  --她不要讓傑洛討厭!



  「你...你會捲人我也會」「什...哇啊!」
  銀髮向有生命似的全捲到毛蟲身上,維娜用力的將他向後甩去!
  「哇啊啊啊~~」毛蟲的慘叫聲蓋過剛剛笑聲的迴盪...

  『碰~』一聲,再次眼冒金星的毛蟲撞到柱子上,跌落地面,正好掉在大駕光臨的非正規品獵人面前。

  「維娜!」踩過已經昏迷的毛蟲,艾克賽爾跑到她面前「妳沒事吧?」「嗯...」
  絲緩緩落下,看來這些絲是和毛蟲的主記憶連結的吧?一旦毛蟲昏迷,這些絲也就喪失了效用。
  「我一個人打贏拳擊毛蟲。」將所有變身解除,她說。
  「是啊!我們看到了。」回答「妳很厲害!」「維娜不是麻煩的傢伙。」

  聽了這句話,艾克賽爾回頭...始作傭者正在將押送環套在毛蟲身上。



  「艾克斯,這傢伙給你看著。」「O.K。」
  同樣以踩過毛蟲的方式前進到維娜面前。

  「傑洛,我贏了毛...」「誰叫妳擅自跑出來的?」開口第一句就是大罵「而且還攻擊人類!妳在想什麼?」「我...」

  一步、兩步...
  「我只是想證明我...」話還沒說完,維娜突然覺得眼前模糊一片!身體不聽使喚的倒下!

  「維娜!」叫聲是艾克賽爾發出的,但是傑洛卻比那聲音更快到達維娜身邊「怎麼了?」
  「機體...過於疲憊...」維娜撐著地的手顫抖「即將進入休息狀態...」
  「那就休息吧!」傑洛說著,伸出手「過來。」

  看著那隻手...「我..不要...」硬是撐著站起,「維娜可以...自己走...」
  「妳根本連動都不能動了!」火大,「麻煩的傢伙...」
  「我...不是...」抬頭,用所剩不多的力氣說出「我不是麻煩的傢伙!」
  「妳...」「傑洛,不要再罵她了!」還不是因為你說出那麼傷人的話...

  不過想歸想,這句話還是被艾克賽爾收在心裡。


  「就是啊,人家小姑娘心心切切只想得到你的肯定,你竟然用這樣的態度...真是太不應該了。」一旁,一個人說...
  所有人看向發話者方向,毀損的柱子旁,有個人站在那不知道多久了...

  「嗨~好久不見。」那一百零一式的微笑,是戴那蒙!
  「又是你...」「什麼嘛~不歡迎我啊?」「世界上沒有人會歡迎你。」「小鬼,你這句話太過份了吧?」
  將毛蟲的押送環扣在斷柱上,艾克斯判斷這傢伙應該暫時醒不來「戴那蒙,你想做什麼?」憑著對這傢伙的了解,他知道鐵定又不會有好事...

  這傢伙,百分之一百二十是又收了人家的錢不知道要做什麼事。

  「哎呀,艾克斯,別這麼說嘛~好歹日子也是要過的,我總得有工作吧?」「你的工作從來沒有正常過。」艾克斯毫不客氣的回。

  「說,」傑洛拔出光刀「你到底想做什麼?」
  閃著冷冷的光芒的光刀看起來寒氣逼人。

  「如果我說我是來...」摸摸下巴,自己的武器也已出現「『找碴』的呢?」
  「那麼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話完,光刀已經橫掃過去!
  「好恐怖喔~」嘻皮笑臉的躲開傑洛的第一波攻勢,戴那蒙一閃身到了艾克賽爾前面「別擋路,小鬼!」「你...」舉槍,瞄準。

  「好孩子,槍不可以亂拿啊!」一拳,正中艾克賽爾的腹部!「艾克賽爾!」
  光刀及飛彈的攻擊對象都是戴那蒙。不過從這傢伙老神在在的模樣看來,就知道他躲的過。

  「哇哇~三對一,太不公平了!」「找死...」光刀再次飆過來!
  「啊啊~我可沒這麼多時間呢!」躍過傑洛頭上,戴那蒙說「我只是替人來送個禮物罷了!」說著,亮晶晶的粉末剎時從空中落下!粉末的落下點是...

  「維娜!」三人同時大喊!沒想到戴那蒙的目標是維娜...


  「啊...啊啊啊啊~」慘叫聲饗起,維娜倒下...
  及時接住這銀色的身軀,傑洛憤怒到了極點「戴那蒙!那是什麼!」

  「嗯~你說呢?」戴那蒙笑了笑「反正她都已經被人們認定是非正規品了,再多些什麼也沒關係吧?」「你...」
  「好了~我任務結束囉~」站在被打壞的牆壁旁,戴那蒙那個看起來非常欠扁的笑容讓人受不了「我要走啦~」

  「你...戴那蒙!」艾克賽爾的子彈射過,但只射到殘像。「可惡...」
  「別難過,那不是可以簡單對付的敵人。」安慰著,艾克斯來到傑洛身邊「她怎麼了?」「昏過去...最好快點帶回基地去檢查一番...」

  又是一個從旁竄出的聲音「那麼一起帶我去吧。我難道不需要作筆錄嗎?」不知何時已經出現的榭爾來到三人身邊。
  「我可是重要的目擊證人喔...包括維娜姊姊攻擊人類的事件。」榭爾笑著,但略為隱瞞了一些事...

  「艾克賽爾,帶著他。」「是。」





  「一切檢查無恙。」艾莉雅說「別擔心了,應該只是她所說的:機體過累罷了。」「是嗎...」可是...怎麼還是有不詳的預感?
  看著躺在檢查室內的維娜,傑洛不知為何感到悲傷的氣氛...



  『為什麼被改造的是她?』
   『只有她能夠...要解放她所有的力量只能這麼做!』
    『我不要...我不要她忘記我...』
     『那是...不可能的...』


       『到最後...我們還要殺了她啊!』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全暗的檢查室裡,除了幾個奉命留守的研究生外,只剩下維娜躺著...
  她在喘息...只是沒有人發現...

  喘息中,似乎還有帶著一點聲音...說話的聲音。


  「突破...外備資料庫...主資料庫感染...切除與隱藏主電腦連線...」
  「主行動控制系統感染...切除與隱藏主電腦連線...」
  「主思想控制系統感染...切除與隱藏主電腦連線...」
  「總中樞控制系統感染...切除與隱藏主電腦連線...」
  「防火牆突破...防毒系統失效...隱藏主電腦及將全面封閉...」

  聲音停下了一陣子...


  「啊!醒了!」「快通知所屬分隊!」
  發現維娜坐起,研究生們一方面快速通知艾克斯等人,一方面也打開檢查室,上前詢問狀況。
  但不論問什麼,都得不到回答...

  「怎麼搞的?還是有問題嗎?」「真是的...麻煩的傢伙...」

  『刷!』刀起頭落,站在維娜面前的研究生瞬間宣告死亡。
  「哇啊啊啊啊~」慘叫著,研究生們通通逃不過這死神的追擊。

  「維娜不是...麻煩的傢伙。」




  夜晚,獵人基地傳出了巨大的爆炸聲,以及映紅了黑夜的熾熱大火。


  這是惡夢的開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