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601

第二課:交集觀點.赤色少年篇

樓主 路西法 alta4321
前言:糟糕……居然把RXAW的傑洛裡設定重疊上去了……。
要是傷了眼請別怪我(跪)

=================================================================

.第二冊【夏季】
.第二課:交集觀點.赤色少年篇


  這裡是哪裡?


  寂野家。


  為什麼會在這?


  當然是為了填飽肚子。

  好久沒吃到照燒牛肉飯了!上次是什麼時候吃的?想想大概是月初的時候吧。艾克斯這傢伙,要打工不會找份薪水多點的工作啊?從幼稚園那拿到的薪水繳完房租、電費、水費等等雜七雜八的東西之後,剩下的只有一萬左右,是要我們當濱口的同伴嗎?

  還好,我家爺爺奶奶會寄來不算太少的生活費。

  本來是想當做自己的私房錢的……可惜到最後還是被拿去貼補家用。

  我想著要不要也去打打工,將第十二碗牛肉飯扒入口中。


  啊~果然東西還是別人出錢買的好吃。

  「艾克斯!別跟我說你沒錢啦,是你自己說要吃多少都沒問題的啊!再來一份牛肉飯!我要吃、我還要吃、我要吃到死!!再多來一點照燒牛肉飯啊----------!!!!!」

  我從座位上跳了起來,然後從頭部那傳來一陣莫名的劇痛。


  「傑洛,起床了。」

  「嗚……哦?」

  我抱著頭上的痛點,看著身為室友的移動錢包。

  「起床了傑洛,等一下我做早餐給你吃嘛。」

  「那我要黑鮪魚壽司……。」

  不知是頭被撞到還是怎樣,老覺得腦漿變成了大雜燴。

  「傑洛!!清醒一點啦!!」艾克斯抓住了我的肩膀,以宛如按摩椅的振動速度搖晃著我。

  就在我體內的東西被搖成奶昔狀之前,我醒來了。

  「艾克斯...」我打開那重到讓人懷疑是不是灌了鉛的眼瞼,一陣純潔耀眼的光芒打上我的視網膜——

  歐買嘎(Oh my God),我眼前居然有個看來異常好吃的牛肉飯蘿莉!

  「傑洛,該起------呀啊啊啊啊啊!!!!」話說眼前的美食放著不吃可是男人的恥辱啊!!靠著我受壓抑的本能,我推倒了蘿莉。

  我把嘴放上她的脖子,感受著不知從那兒傳來的牛肉飯香,然後——


  喀!!


  「傑洛!!!!!!」已經聽到膩的聲音刺穿了我的耳膜。

  「咕...啊?是艾克斯啊......你怎麼會躺在地上.......我怎麼在這裡......你的脖子怎麼了.......???」腦袋現在還昏沉沉的,根本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碰!


  你幹嘛打我!?!?


  「痛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在浴室裡,溫暖的水流下,我摸著太陽穴附近的淡紅拳印。

  「居然打我……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我搓揉著那塊印記,摸到了自己的頭髮。

  好長,好亮,好柔軟。

  因為這頭髮的關係嗎?我好像常被誤認為是女孩子。

  「要不要去理個平頭呢……剛好可以省下不少洗髮精。」

  不過嘛……就算理了平頭,這種情況應該還是會發生吧。

  身驅纖細,五官秀麗,再加上皮膚又好,難怪會有同學說「要是身高矮個十公分左右、穿上女裝、再裝個假音的話,一定會有一大票男人追著你跑」這樣的話。

  可惜,就算外表再好,個性糟的話也是不會有人來追的。

  看看艾克斯……雖然他髮質很糟、怎麼梳都梳不平。就算不去抹髮臘,他還是有個很酷的髮型。

  好羨慕。

  他的身體雖然瘦弱,但卻是十足書生的體態,會讓人打心底關心的虛弱身體。

  好羨慕。

  長相雖然不是特別出眾,但至少不會像我一樣到處吸引不必要的目光。

  好羨慕。

  為人正直憨厚,溫柔體貼。雖然偶爾會暴走(像今天),但卻擁有我所不及的親切感。

  我好嫉妒。

  從蓮蓬頭灑下的溫暖雨水,洗得淨身上的不快感,卻洗不掉心中對自己的不滿、對好友的嚮往。


  「好痛……」我咬著三明治,揉著太陽穴附近的拳印。現在居然還在痛啊。

  「抱歉……」艾克斯低下頭,我可以看見幾滴汗水從他頰上滑過。

  「如果真是像你說的那樣,揍我也是應該的……」我穿上制服「難得我會在這個時間起床……」艾克斯的修正拳制裁比鬧鐘更有用,瞌睡蟲都被撲殺的一乾二淨。

  「還是抱歉……」雖是正當防衛,但他還是一臉愧疚。

  「都說不要緊了。」不愉快的事就讓它過去嘛,哀傷的表情不適合你哦。

  我提起書包,將手中的光劍轉了兩圈,俐落的插進褲袋。


  難得這麼早出門,我想校車上應該沒什麼人吧?

  
  「今天的雲好黑啊……」在路上,艾克斯抬頭望著灰色的天。

  「啊啊…說不定會下雨…下午要淋雨回家了嗎……」我是淋雨派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嫌撐傘麻煩。

  「我有帶雨傘啊,一起撐回家嘛,不要每次下雨都淋得一身濕,會感冒喔。」

  「是…是…知道了。」我笑著。記得小的時候,媽媽也常常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呢。

「哈哈…艾克斯是老媽嗎?」

  「對~對~對~!比老媽還囉唆呢!」這倒是真的,不管想做什麼都必須先經過你的同意才行,常讓人覺得非常不爽。


  話雖那麼說……我還是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因為會這麼管我的,就只剩你了……。


  校車的空間比以往來的空曠,一大早就跑去學校等早自習的笨蛋不多,大概在過著十五分鐘就會飽和了吧?

  「喔,那是蕾亞啊?還有凱特和道格拉斯耶。」

  我跟艾克斯看向同一個地方。確實有個鈣質攝取充足的女高中生、表裡不一的宅人、帶個厚重眼鏡的典型讀書人。

  之前有聽風聲說,道格拉斯加入戲劇社之後,一直暗中策劃著一部叫什麼「School Days」的片子,不過總覺得怪怪的……School Days不是凱特那種人在玩的遊戲嗎?

  難不成道格拉斯在背地裡也……啊啊,該死的,真想加入他們啊!可惜我家有某人反對這種東西……。

  說到H-GAME…上次在中心圓那看到的鬼姬還真不錯啊…可惜我不能買。當我湧出想掏腰包的念頭時,我清楚的看到老爸跟老媽在河邊的花田對我親切招手的影像——現在想起來還真可怕。

  要是艾克斯沒有管那麼多的話,搞不好我早就在享受蘿莉、和風、異種、百合的美好四重奏的說!


  「傑洛。」管家公突然跟我攀談「國中畢業之後好像很少跟凱特接觸呢。」

  「他讀高段班啊。」我無聊的看著車窗外的水泥叢林「反正一點都沒變。」

  「唔?你怎麼知道?」

  「上次去中心圓的時候看到他…」

  「喔,對喔,後來你有跟我們說,當時你沒有講清楚。」

  「他從國一就培養的嗜好啊…我們不是一起發現的?」

  回想起那時,我們原本是為了做考前補救教學而去凱特家K書……但在休息時間時,我因為一時手癢打開了凱特那沒有密碼鎖的電腦,意外的發現了這個秘密!

  結果,原本是去讀書的我們,變成了去玩糟糕遊戲。凱特也沒有制止,反而還給我們推薦幾片。

  「他現在還會玩啊...」艾克斯感嘆了。

  「唉呀......隨便他吧。」那是好東西啊。

  「我去跟他打個招呼好了。」


  走下校車,鑲著十字的大門挺立於大地。

  今天的時間只到風信子而已,好像太早了點。

  「那我先進教室了,有時間再聊聊吧。」凱特做了個再見的手勢,往校內走去。

  「好的,再見。」

  「你要等她嗎?」我問著。早上的販賣部是現貨最多的時候,熱騰騰、剛炸好的金黃色酥脆豬排麵包正等著我呢。

  「嗯。」

  「真是奇妙啊…」我慢慢走入校園,心思其實已經在販賣部「如此熟識的男女,相處了四年都沒有結果……」

  我小聲的說著,男兒心的忌妒心正火紅燃燒。


  今天早上的課還是像平常一樣,把一位沒有肉體的老人給吸引了過來。課本教的東西我大概都懂,只不過---

  課文就好像被灌入了催眠效果一般,讓我點頭如搗蒜。

  嗚~~不,周公…我今天不太想下棋……麻煩把棋盤收起來好嗎………。


  中午,今天吃自家的料理。

  「傑洛,這是你的。」艾克斯遞來一個蓋子刻有一個Z字的便當盒。有不少人說我特製的這個便當盒很「醜」,那是因為他們不懂藝術!

  「主菜居然是洋蔥……下個星期就要發薪水了…繳完房租剩下的錢……」

  「想吃照燒牛肉飯嗎?」

  「唔?你怎麼……」你什麼時候會讀心術的!?

  「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咬我的……」艾克斯摸了摸脖子,在他的手掌下,應該有個很淡很淡的齒痕吧。

  我不敢說,我不敢說出「我以為你是很好食的蘿莉」這真相。不論對他,還是對校內的My fans來說,都太殘酷了。

  「給你。」對面的艾莉雅夾了一塊雞肉到艾克斯的便當「這個給傑洛。」我也有了一塊。

  「呃?妳不吃嗎?」

  「嗯嗯。」搖搖頭「你們吃吧,我不喜歡吃太多肉。」艾莉雅笑著說。

  挑食是不對的哦。

  「對了,很少看到艾莉雅作便當呢?」艾克斯問。

  「你知道我的手藝啊……」憂鬱的夾了口菜。

  「……」我專心的將差點就能變成咖哩的洋蔥燉馬鈴薯蓋飯扒進嘴裡,永長存的忌妒魂不斷的鼓動著。

  「可是……」好人很認真的說「很好吃啊,只是很不太好看而已吧?」

  「所、所以不能帶到學校來嘛……」好女孩低著頭。

  「重要是好吃啊,外觀是代表不了任何事的。」真佩服你講的出這種話。

  當年我也吃過一次艾莉雅的料理,結果你猜怎麼著?我幾乎一整天都坐在馬桶上、手不離臉盆、之後的一個禮拜只能吃流質食物!

  愛情果然是最偉大的調味料啊……。

  「謝謝你…你比家政課同學好太多太多了……」看來是挨轟了的少女好像很欣慰,害我差點以為下一個動作是擦眼淚。

  「哈哈,我是說真的嘛。」


  「你的果汁牛奶就給我喝吧,艾克斯。」

  「啥?」

  不爽。不爽。真的好不爽。你們兩個也許沒自覺,但我就是不喜歡這種甜蜜蜜的氣氛!馬的,我要阻擾你們!

  於是我仰頭灌下了強奪過來的牛奶。


  「嗝。」嗯,果然還是別人出錢的飲料好喝。

  「我的蘋果牛奶……」艾克斯的臉上浮現失落感。


  下午有席格納斯大哥的國文課,雖然他說話風趣、人又年輕、很容易跟我們拉近距離,但他卻沒辦法阻止周先生的入侵。

  不…周公……我不太會下西洋棋………。

  最後一堂課是歷史。海馬克思老爹上了什麼,我完全沒記憶。我只記得,那節課我跟周公在哈啦。


  噹~噹~噹~~~

  白玫瑰的時間終於到了,意味著今天的課程結束、可以去社團那混了。

  
  「你要等我的社團活動結束嗎?」我換上劍研社的練習服。

  「是啊,不然你要淋雨回去嗎?」


  雨下的還不小呢。

  「隨你吧……我是沒差喔…」我離開了更衣室。

  嗯?是蕾亞啊……已經換上練習服了啊,動作真快。

  「那個…傑洛君?」

  蕾亞湊近我身邊,小小聲的跟我說。

  「你覺得……男女間的交往,最需要的是什麼?」

  「床。」不假思索。

  不曉得是不是偏見啦,但之前聽同學說,跟女生交往只會讓你累的半死。在難得的假日被女友硬拖去陪逛街,還要當苦力幫女友搬貨,吃飯時也全部是自己請客……(數十字省略)……在累積了大量疲勞後,最需要的是能充分消除疲勞的睡眠品質。

  所以我想,對我們男人來說,一張舒服好睡的床是必要的。

  「傑、傑洛君……@%&#………」蕾亞不曉得怎麼搞的,整個臉都紅通通的,還很小聲的嘟噥著。


  「擊倒!!」

  啪!!一聲,又是連續十人KO。

  我向顧問老師的瘦皮猴阿吉爾提出休息的請求,假裝是自己累了,其實只是想好好想點事情。

  我將竹刀隨手丟到一旁,在道場旁的休息區坐下,看著自己的手。

  這隻手……怎麼了?

  力量變小了嗎?不對,揮劍的瞬間,那個速度跟力量都很完美,可是……。

  為什麼?明明有防具替他們承受衝擊、不至於受傷,了不起只是痛一下……但我為什麼……


  為什麼會不自覺的手下留情呢……。


  今天,還是淋著雨回去。

  長年的死黨拋下了我,想必是有什麼原因吧……。

  我停下腳步,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

  風好冷,雨好冷,以為被朋友背叛的心更冷。

  雨滴打在我的臉上,沒多久,整個臉就濕了。

  臉上的水不知道為什麼,有著好淡好淡的鹹味——孤獨的味道。





  這時的我永遠也想不到,在同樣屬於海與太陽的季節裡,我將感受到更深沉的寒冷。





.第二冊【夏季】
.第二課:交集觀點.赤色少年篇

-下課-

=================================================================

從早上7:30開始寫文,11:00準時完成……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寫文可以這麼快………是因為我用了NB的關係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