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第三章~勁敵
LV. 32
GP 305

第三章~勁敵-Ⅱ

樓主 黑倫 kaohsiunglcj

(回憶)話說兩年前在成功球場的一場比賽,就是由李崇任和徐光義對決。那時李崇任剛升一軍不久,第一次先發就遇到徐光義。那一年也是取消DH制的第一年,比賽打到五局下,兩出局滿壘。輪到李崇任打擊。他面對徐光義,前一次打擊揮空兩球,然後被三振了。
「可惡!他的球真難打!」李崇任想不出好的方法對付他。
「是李崇任啊!不用花太多功夫就可以解決他。」徐光義竊喜地想。他投出第一球,是個直球,李崇任沒有揮棒記一好球。
「不行,李崇任不是他的對手。」曾志雄暗自擔心。
第二球又是直球,李崇任揮棒落空,計兩好球。
「再一下就被KO了,真是出師不利。」李崇任有點想逃避。乾脆被三振算了了了……(回音)。
「這一下必殺指叉球,就當作見面禮吧!」徐光義果然投出「必殺」指叉球。球大幅度向下掉,可是李崇任也向下拉,球擦到本壘後方,「竟然」是個界外球。
「看!他打得到耶!好神奇喔。」小鷹球迷不敢置信地說。其實真的是擦到的而已。
「咦?他的球也不算太難打啊。」李崇任重拾球棒,再次站上打擊區。可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一連打了五個界外球。
「怎麼這麼麻煩!」徐光義對這隻「小強」非常頭痛,想要好好地拍掛他。
下一球是個伸卡球,李崇任撃成一個三壘方向的界外球。這球飛進觀眾席,直直飛向徐巧玲,她正在和朋友聊天,沒注意到來球。
「徐巧玲小心!」她朋友發覺時,已經來不及了。這球「扣」的一聲,擊中了他的頭部,徐巧玲當場倒下被送往醫院。不過當時李崇任並未察覺,繼續他的打擊。
第九球徐光義本來想投指叉球,沒想到這球卻滑掉,變成速度不快的直球。李崇任沒想這麼多,直接出棒命中紅心,球飛向中外野方向很高很遠!中外野手是個洋將(現已不在),當他退無可退時,就知道這球出去了!李崇任勝利歸來,就在他到休息室的時候,曾志雄向他說:
「你打的很棒,剛才你的界外球擊中一個女子,你有勝投資格了,去探望她吧,地點在……」
於是李崇任後面四局就換人接手了,然後直奔醫院。當晚成功隊順利獲勝,李崇任拿到第一勝兼勝利打點,不過單場MVP由黃文雄代領。

經過幾天的觀察,徐巧玲沒什麼大礙,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不過李崇任卻一連數天都去探望她。黃文雄覺得這位學弟有點奇怪,就去問他。
「李崇任你有點反常喔,竟然跑去泡妹妹。」黃文雄一開口就是這個問題。
「學長,我只是去照顧她而已……」
「啊!我知道了,你應該是戀愛了喔。」
「(驚)戀愛!?還没到那兒啦!」
「可是你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比賽真的沒問題嗎?」
黃文雄說的並没錯,他是陷入了戀愛狀態。這件事很快就被全隊知道了(傳的真是快)。
結果呢?廢話!當然有結果了。(不然怎麼會結婚)不過徐光義似乎很在意那記全壘打,他開始注意李崇任。圈內就流傳了「徐光義視李崇任為對手」這句話,聯盟也知道這個消息,只是沒有好的機會炒作。

現在將鏡頭拉回現實,李崇任要拿香腸時,發現袋子裡是空的。
「欸?怎麼沒了?」李崇任質問徐巧玲。
「因為太好吃了,不知不覺就……」徐巧玲笑著回答。
「嗚……我的香腸…腸…腸(回音)」
二局下半輪到小鷹隊的進攻,輪到第八棒的王照隆打擊,王照隆是個左打者,他要對上同是左投的朴鐘浩。朴鐘浩投出!是一個快速球,王照隆打擊出去,游擊方向的滾地球刺殺出局。
「要輪到妳哥打擊了!」李崇任說。
「老哥連打擊都很強的。」徐巧玲理所當然地回答。
「第九棒投手徐光義。」廣播發出了訊息,徐光義站上了打擊區。他的打擊率是0.276,這在所有投手中是最優秀的,令對方投手絲毫不敢大意。
「朴鐘浩,先來一記滑球。」陳傳廣下達了暗號。
朴鐘浩如期地投出了外角滑球,想偷溜進好球帶。徐光義只動了一下,並沒有出棒,判定是個壞球。
第二球一記削內角的直球,徐光義閃了一下,這球很可惜沒進好球帶,已經是兩壞球。
「還是沒進好球帶,這下要怎麼投?」朴鐘浩雖然經驗豐富,卻也開始緊張起來。
「看來必須放棄一些邊邊角角的球,投變速球吧!」陳傳廣依然很沉著。
朴鐘浩第三球投了一記變速球,這球在中間偏低,眼看就要搶到好球,可是說時遲那時快,徐光義一個向下拉,就將球擊出去了!球飛向左外野,在左外野手的前方。南水泉就定位接殺。
「好可惜!」小鷹隊的球迷感到惋惜。現在是兩出局。
「這傢伙被吊到還能調整姿勢,不能太小看他。」陳傳廣心想如此。
打擊輪回第一棒的陳健智,陳健智第一球就打,是個三壘邊線外的界外,差點又是一個安打。
「哇勒好險。」淞青的球迷都嚇出一身冷汗。
第二球是個變速球,陳健智也被吊到,揮棒落空形成兩好。
「下一球應該不會是好球吧!」陳健智準備放掉一球。
「給他一個surprise」陳傳廣配了一記正中好球。
這球投出,從陳健智的臉上看出就知道不妙了。居然是紅中進壘,陳健智放掉這球,無疑宣告自己出局,這個出局造成三人出局換場。
「討厭,竟然沒有得分。」徐巧玲說。
「滿可惜的。」李崇任安慰著她。

三局上,淞青的三名打者都沒有上壘。三局下除了林一平有鳥安以外,其餘皆不能掌握機會繼續得分。很快地來到四局上,淞青隊的打擊。輪回一棒的南水泉打擊。
「不能讓他上壘,會有麻煩的。」徐光義打定主意要讓他空手而回。
但是天不從人願,徐光義一記失控的直球,擊中了他的手肘(有護具),南水泉上到一壘。
「怎麼看都是刻意的嘛。」小鷹球迷不太服氣。「他要開始盜壘了,不能讓他成功啊。」
當徐光義作投球準備時,南水泉如鬼魅般干擾他投球。徐光義決定先請他閉嘴,來一個牽制,safe!
不過南水泉又開始挑爨投手,一直『表現』出我隨時可以盜壘的樣子。徐光義再牽制,仍是safe!但仍無法阻止他。徐光義只好轉而對付打者,是一個pitch out,呂忠明看看後,就慢慢傳回去。
「就是這時候!」南水泉卻拔腿狂奔!徐光義接到球後,趕快傳向二壘。球早了一步到達,南水泉向後轉,往一壘回去。二壘手服部追著他跑,差不多了就傳給一壘手,南水泉再向後轉,衝向二壘。一壘手將球傳給在中間的服部,就在此時,南水泉和服部交錯,服部接到球後直接進行觸殺,但卻被南水泉閃過上到二壘。此時二壘審卻判了safe的手勢。游擊手陳健智不服,向裁判理論。總教練陳信評也上場了。
「服部明明就有tab到!」
「他沒有觸到,我看的很清楚。」
「OOO……」
「XXX……」
兩人依然爭論不休,二壘審劃一條線說:
「事實就是如此,如果再前進一步,你就給我滾出去。」
「x的!算你厲害。」總教練最後忍著脾氣,先退兵再說。
「現在是怎麼了?」徐巧玲擔心著。
「因為一個爭議球不服裁判。」李崇任解釋。「放心不會有事的,還有妳老哥啊。」

這個爭議讓戰局投下了不可知的變數。


下一集開始,原則上會一週寫一篇,我得開始唸書了
評論可能也要中止,各位大大的作品得請別人來評了
因此除了寫小說外,大概不會在其他地方留言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615 筆精華,05/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