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5

第二章~新官上任-Ⅳ

樓主 黑倫 kaohsiunglcj

話說李志強倒在一壘邊,球團趕緊將他抬出場,不過沒有人上前關心他。因為他平常太GI-BA(用漢語拼音,響應板上禁用注音文)導致沒人想要理他。
「趕快離開球隊算了。」眾人終於不用再受他的鳥氣。不過張瑞昌竟然拋棄他,真是意外。在處理完之後,必須換上替補球員。
「陳程太,你頂左外野;和林來丁交換。」陳壽文下達換人的命令。一切就緒以後,比賽再開始。

現在是一出局二壘有人,三棒羅德里打擊。王小明用直球和大曲球取得球數領先。第三球投的很開,是個壞球。第四球試著用曲球吊打者,不過沒進好球帶。
「奇怪,王小明兩好後都習慣閃躲。」陳壽文皺著眉頭想。
第五球左打的外角伸卡,這球挖地瓜,不過幸好沒暴投形成滿球數。
決勝球還是不肯硬碰硬,結果是個保送。一二壘有人。
「明明有145的速球,卻不敢對決?想憑對手的大意解決?」陳壽文越想越奇怪,這真的是曾老教的?
第四棒歐魯巴,相準了第一球,將這144的速球敲出中右外野方向,球擊中全壘打牆,是個長打。黃文雄用盡全力將球傳給二壘手,擁有雷射手臂的他,球像天邊的一顆流星一番,稍縱即落入手套中。不過仍成為一個二壘打。壘上兩名跑者都回來得分,戰成1-2。這時陳壽文上到投手丘。
「我發現你投球都很閃打者,不用這麼害怕。」陳壽文說。
「萬一被打中怎麼辦?我被減薪你要賠我嗎?」王小明辯解。
「而且他的球也沒到能壓制打者的地步。」黃俊傑替學長緩頰。
「既然如此,就讓他打!再閃下去,只會讓投球數過多。」陳壽文嚴肅地說。
「哇靠陳壽文(沒禮貌喔~~~~~)你是不想贏了是不是?不閃早就被打爆了。」王小明似乎很堅持己見。
「反正學長只要投五局,就有勝投資格。」黃俊傑說。
只要是總教練,聽到這句話沒有不抓狂的。
(怒)「原來你們和李志強,也沒有什麼差別嘛。都是只想到自己如何如何?黃俊傑我從農場就告訴過你幾次了,不要太遷就投手。王小明你若怕對決的話,就不要上投手丘了。再給我閃躲就下場一鞠躬。」
「GAN~~~這麼菜還這麼GI-BA。」兩人表面上是順從,但心理很幹。不過場上還是由王小明主投。王小明面對五六棒,依然是投出……「近似好球」,投了十三球,保送了二人上壘。陳壽文看他如此,只好將他換下。王小明表情就像「如釋重負」,態度實在令人搖頭。
「原來有問題的不只李志強,病情可嚴重了。我該怎麼辦才好?」陳壽文非常地擔心球隊的狀況。這時他看到公布欄上的七條規定,叫一名球員拿過來。
「這是誰定的?」
「聽說是領隊親自訂立的。」
「喔……」不過並沒有動作。

經過一番折騰後,總算是解決了危機。現在輪到五棒黃文雄打擊,抓住黃一山的飄球,擊出一隻安打。黃文雄看到是安打,速度就慢了下來。可是中外野手劉明聰卻讓球過山洞,劉明聰大驚,趕緊向後撿球。可是黃文雄卻因為反應不及,未能趁勝追擊。下一棒的陳程太也有類似情形,陳壽文顯得非常驚訝。他就告訴全隊說:
「這是我們未能掌握得分機會的原因。」
「啊??????」
「還不懂嗎?就是沒有想攻佔下一壘的企圖。」
「問題是根本沒機會啊!」
「機會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別開玩笑了,盲目地跑壘只會出局而已。若受傷了沒飯碗多划不來。」這時王小明說話了,陳壽文反駁他的話說:
「所以你們繼續當爐主也無所謂了,這樣的話,乾脆退休去養工處算了!至少他們還對國家有貢獻。」
「什麼?你以為我們不想贏嗎?我們已經盡力了!」
「這種『盡力』只不過是上班打卡的公務員而已,沒有拼死拼活,哪能得到冠軍這種榮耀?」
「王小明,夠了!也許我們一切都怪罪李志強,而沒有注意到自己應盡的責任。」林本豐沉重地說。「你是代總教練吧!請帶領我們走出陰影。」
「因為是和自己對抗,也許會痛苦一段時間,不過只要確實做到,就會拿到冠軍。」陳壽文話說在前頭。

陳壽文開始在關鍵的地方給予指導,但每個人都面有難色,不然就是礙難執行。這時他看到有一個手套隨地亂放,指著手套說:
「這是誰的?吃飯的工具不好好珍惜,會遭到報應的!」那人超尷尬的,趕緊放好。
「你們把領隊的話當耳邊風啊?」
「教練,不要這麼嚴格好不好,我們快受不了了……」
「這些條文可是職業選手的基本要求,領隊他可是很認真的。如果被老闆知道,明天可以不用來了。」
「……」球員的臉色都很難看。不過只能硬著頭皮照著做了。但即使是知道了,觀念卻不能一下子改變過來,球隊就在這痛苦的情形下進入九局上。比數已經是5-1

「又要輸了咩」隊員瀰漫著絕望的心情。
現在是……第八棒原本是池祥麟,這時決定換蘇柏豪上場。
「別怕,你的積極性並不是弱點,畏縮反而會失敗。打第一球吧」陳壽文對蘇柏豪耳提面命。
對方的投手已經換上趙治國,由於還未被拉近,沒必要派守護神上場。他一開始就搶好球數,蘇柏豪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球就撃毀。那球直直飛向右外野看台,是個代打全壘打。蘇柏豪舉起右手,接受歡呼。
「打得好!」全隊給予撃掌鼓勵。
這一發卻意外地建立起他的自信心。
九棒換上黃大周,他最近幾年都沒什麼表現,看來離解約不遠了。趙治國還是用快速球搶好球數,黃大周連續兩球都揮空,他危險了。
「再沒表現就沒頭路了……」黃大周汗流浹背,嘴裡念念有辭。趙治國卻投了一個外角快速球,這球竟然進入好球帶。黃大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打席成了他最後的身影,不過是兩個月後的事了。
「李三強,如果是紅中,就將他揮出場外,全壘打牆並沒這麼遠。」陳壽文說。
「知道了」李三強隨即上場打擊。
場上還是趙治國,他還適用快速球搶好球數,李三強看到紅中,一反常態(他不打第一球的)地拉到右外野,右外野手歐魯巴大驚,趕緊退到牆邊,好在洋將手長腳長,勉強接到球。全場觀眾給予熱烈掌聲。李三強似乎有點懊惱。
「對不起,教練」
「沒關係,這時候揮棒是正確的決定。」
「你怎麼知道他會投好球?」李崇任有點不能理解。
「因為對手知道他不打第一球,絕對會投好球來搶得優勢,我只是利用了他們的思考模式。」陳壽文解釋道。
「原來是如此……」李崇任覺得很有道理,非常佩服他。「不愧是農場主人」
二棒蔡孟安,這次陳壽文讓他自由發揮。
「這次你怎麼沒有給他建議?」李崇任又覺得奇怪。
「他很有經驗,我沒必要再叮嚀。」陳壽文說。
蔡孟安打到游擊方向,游擊手羅德里在線邊接到球,快速地傳向一壘,蔡孟安眼看就要內野安打,可惜球卻早到了一步,難得蔡孟安用撲壘,但還是難逃出局的命運。比賽結束,淞青以五比二獲勝,同時淞青隊也獲得總冠軍的門票。不過成功隊開始嘗試新的觀念,接下來就看下季如何開花結果了。

賽後,領隊和陳壽文在達客咖啡館,陳壽文向領隊說明他的感想
「成功隊看來要動一點手術了。」領隊說。
「對了,李志強……」
「有了這些證據,就有理由請他離開了。」
「嗯!沒錯。」
「陳壽文,既然你如此了解球隊,那下季的總教練就拜託你了。」
「咦?不是還有曾老嗎?我恐怕不夠格。」
「我和老闆已經決定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人事命令明天下來。」
「是……是的,我不會辜負大家的」,說完兩人就握手。
怎……怎麼會這樣?才來一天就要取代別人……

在人事命令發布後不久,球季也結束了。成功隊隨即開始為下季作準備。今年的總冠軍戰,是由小鷹隊和淞青隊爭奪。兩隊打到第六戰,小鷹隊以三比二領先。第六戰先發是徐光義和朴鐘浩對決,這件事和李崇任有關。因為徐光義是徐巧玲的哥哥,但又有什麼關係呢?
「李崇任,你今天有空嗎?」徐巧玲走進他們家的健身房,李崇任正進行自主訓練。
「沒有事情……」
「你看,這是什麼?」徐巧玲拿出兩張門票。
「好吧,我去。要邀鄰居一起去嗎?」
「討厭,人家就是要和李崇任去……」
「好啦,不過小孩怎麼辦?」
「小孩我來看,你們小倆口一起去吧。」老媽這時開了口。
「嗚……竟然要去看別人封王……」
於是兩個人就出發了。

第二章完

字數:第二章11751字,累計26367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615 筆精華,05/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