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75

番外篇--紫炎之八神

樓主 Rugal.B Auron0315
番外篇
紫炎之八神 (全)

  又是這個地方﹖一片漆黑…只有一點大的光明…

  「嗄--嗄--」光明中一個紅髮男子看到一個黑影﹐他喘著氣問道﹕「你……到底是甚麼人﹖」

  對方是個白髮的男子﹐不過身披黑色斗篷﹐而且距離遠之餘又光線不足﹐所以根本看不清他的臉﹐白髮男道﹕「時間終於來臨了﹗擁有我族血統的人﹗八尺瓊的後人--八神庵啊﹗遵從血之盟約﹐實行遠古祖先許下的諾言﹐成為我的下僕吧﹗殺死--『草薙一族』的繼承人﹗」

  八神庵怒道﹕「哼﹗祖先的事我可不管﹗我們兩家的恩怨我自會解決﹗用不著你這傢伙來多管閒事﹗」

  白髮男道﹕「這是早已註定的--宿命。」說完這句話﹐他又化成黑暗﹐八神庵本能的以手擋在身前﹐驚道﹕「甚…甚麼!﹖」

  八神以為他這樣該走了吧﹐可是又傳來了他的聲音﹕「源自你祖先--八尺瓊的血之宿命﹐不能亦不可以抗拒﹗去吧﹗去殺死『草薙一族』的繼承者﹗」

  八神罵道﹕「給我收聲﹗少來指使我﹗快滾出來受死吧﹗」

  不過就在這時﹐八神也醒過來了…(恐怖呀…現在是下午二時五十分﹗)

  八神庵托著頭﹐看來甚頭痛﹕「又是這個夢嗎!﹖」

  八神心道﹕這幾天以來﹐每天都是發著這樣的夢……那個白髮傢伙究竟是甚麼人﹖「草薙一族」………﹖草薙家繼承人的死活又與我何干﹖

  八神見反正醒了﹐便下床到冰箱拿了罐啤酒﹐順便開了電視機……

  ……

  「開始吧﹗龍﹗」一個身穿黑色校服﹐頭扎頭巾的男子道。

  被喚作「龍」的人穿著一身橙色道服﹐道﹕「放馬過來吧﹗京﹗」

  八神看到的是這年在全日本弄的鬧哄哄的拳皇大會94﹗

  京左手一揚﹐使出了一記「百八式.闇拂」﹐一團赤色的火炎直衝向龍﹐龍見狀立即舉起右手﹐向前一推﹐使出「虎煌拳」。

  八神看著京竟能運用得赤炎如此得心應手﹐和京那自信的嘴臉﹐不禁無名火起﹐心道﹕這傢伙…赤色的火炎……「草薙一族」﹗

  八神看著京一直運著赤炎﹐不自覺的怒得咬牙切齒﹕難道這傢伙便是草薙家的繼承者!﹖…這﹐這是甚麼感覺﹖這傢伙……非常非常的令我生厭呀﹗

  「秘奧義--裏百八式.大蛇薙﹗」

  「啊﹗阪崎選手中了草薙京的超必殺技﹗倒地不起﹗日本代表隊順利晉身94年拳皇大會的四強﹗」

  「☑腬﹗」不行了﹗八神已氣得不得了﹗連手中的啤酒罐也給毀了﹐酒濺得一地都是。八神心中想著﹕草薙京……這個討厭的傢伙……

  又回想到夢中的白髮男子的一番話﹕「殺死--『草薙一族』的繼承者﹗」

  殺……殺了你﹗草薙京﹗

  ……

(比利﹕大家好呀﹗我係棍王.比利﹗請多多指教﹗)(路人甲﹕邊春個呀﹖)
(比利﹕呢~傑斯大人鮋得力助手呀~~)(路人甲﹕得力咩﹖好似又有個咁鮋人啵…)
(比利﹕係咁鮋…筆者見集集番外篇都係俾拳皇參賽者寫﹐所以話今次到我囉~)
(席樂殊﹕唔好誤會呀﹗係因為我唔得閒寫﹐俾八神又驚俾佢打﹐傑斯又忙﹐影二又知得唔多﹐先俾你咋﹗)
(比利﹕唔好咁講啦~)(席樂殊﹕咁多嗲﹗寫就寫﹐唔寫罷就﹗)(比利﹕寫~﹗)
(旁白﹕席樂殊鮋戰鬥能力值相對比利高好多﹐所以先可以咁講咋﹐大家唔好學呀…)

  1995年﹐南鎮的傑斯大樓頂層……

  「來了嗎﹖比利。」傑斯大人背對著我道。

  「是的。」我回應得恭恭敬敬地﹕「傑斯大人﹗急召我回來﹐有甚麼事發生嗎﹖難道又是波格兄弟在找麻煩!﹖」

  「不﹗」大人斜望著我解釋著﹕「只是我剛收到一封邀請信﹐而信的內容令我很感興趣。相信你還記得拳皇大會吧﹗」

  「……拳皇大會!﹖」

  「不錯﹐就是上年弄得格鬥界議論紛紛…結果卻搞得一團糟的格鬥大賽。而最有趣的是﹐這個由路加爾舉辦的大會--今年竟又再次舉行﹗」

  傑斯大人一說完﹐我立刻驚道﹕「這倒奇怪了……路加爾不是已死了嗎﹖那麼由誰來發起這比賽﹖」

  大人笑道﹕「所以我才派你去﹐看看誰才是幕後的黑手。因為…路加爾是世上數一數二的最強格鬥家之一﹐那種程度的爆炸﹐恐怕未必能置他於死地﹗」

  「有這樣的對手存在﹐對我們而言是一種隱憂。所以﹐他的一舉一動﹐我們也要加倍留神。」我胸有成竹的問﹕「我說得對嗎﹖傑斯大人。」

  大人「唔」了一聲﹐以示認同。

  我再問道﹕「可是拳皇大會是要三人一組才能參賽的。除了我之外﹐傑斯大人心目中有適當人選嗎﹖」

  「人選方面我已安排了一個﹐他的實力和你不相伯仲﹐由於他和極限流有過節﹐所以很快便答應和我們合作。至於最後的一人……便要你到日本的大阪走一趟了。」

  「大阪!﹖」要執行任務我也要問清楚吧﹐所以我問道﹕「那傢伙是--﹖」

  傑斯大人道﹕「一個和草薙京同樣能操縱火炎的人--八神庵。」

*     *     *

  時間過得很快﹐為了替傑斯大人找出八神庵﹐我已經來到大阪﹐經一番明查暗訪﹐查出了八神的住所﹐千辛萬苦跟藮他來到一個停車場。

  只見八神站在路中心﹐雙手插袋﹐看來在等人吧…

  忽然﹐一陣車聲傳來﹐那是一輛美國的名廠紅色跑車﹐只見那跑車正面的衝向八神﹐八神還是雙手插袋﹐單腳輕輕躍起﹐已經躍過了那迎面而來的跑車。

  跑車微向左轉﹐把車剎停了﹐八神怒目望向司機座位﹕「嘿嘿嘿……很特別的見面禮啊﹗可是--這卻幼稚得很﹗」

  那跑車司機現在才打開車門出來﹐他的穿著看來很斯文的﹐留著一頭金色長髮﹐架著一副黑超﹐是有點少女的白馬王子型吧﹗

  可是一出聲就看來不甚有善﹕「終於找到你……這可惡的傢伙。」

  八神冷道﹕「哦﹗我好像不認識你﹗」

  「我也不認識你﹗可是--」那人怒道﹕「你竟把我的手下打過半死!﹖」

  八神想了一想﹐嘲笑道﹕「嘿﹗原來你是那班廢物的老大﹗那班垃圾居然找上門來惹我﹐我沒有幹掉他們已十分仁慈了﹗他們十個人加起來﹐也捱不到五秒﹐看來你這個老大﹐也好不了那裏去。」

  「甚麼!﹖」給八神這樣嘲笑﹐論誰也會怒氣來吧﹐只聽得那人激動的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就樣你見識我這空手道冠軍的厲害﹗」

  就在這個時候﹐主角出場了﹗我……

(路人甲﹕咩話!!﹖你就係所謂鮋主角!!!﹖呸﹗)(比利﹕又係你個蛋散!!﹖吃我一棍﹗)
(路人甲﹕嗚呀呀呀呀呀--﹗)(比利﹕成日阻手阻腳﹐整多幾棍﹐睇你死未﹖)
(比利﹕對唔住呀各位﹐而家繼續…)

  我現身道﹕「長頭髮的那位老兄﹐勸你還是別逞強好。」

  那空手道冠軍驚道﹕「是誰﹖」

  我沒回答他﹐自顧自道﹕「你的空手道可能對普通人會很有用﹐不過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八神流古武術的繼承者--八神庵。若激怒他的話﹐後果便不堪設想﹗」

  事實上我說這個是要給八神聽的﹐明顯地八神已被我的話所吸引著了﹗

  我還以為那空手道男聽了我的話會聞風喪膽走了﹐想不到他還在這裏﹐只見他怒道﹕「少說廢話﹗我管那是甚麼八神流﹗我一樣把他轟下﹗」他又指著我罵道﹕「還有你﹗乖乖的便退到一旁﹐否則連你也不放過﹗」

  「唉~~」我嘆了口氣﹐裝出無奈的樣子﹐邊步向他的跑車旁﹐邊道﹕「好人難做﹐便當我沒說過吧﹗」

  我摸著他的車子﹐裝作很欣賞的樣子﹕「哦!﹖不錯的車子啊﹗美國的 VIPER GTS 嗎﹖這款車很貴的﹗」

  他好像沒看到我的臉色早就變了﹐自信的道﹕「哈哈哈哈﹗算你有眼光﹐小心點呀﹗有任何損傷的話﹐你可賠不起﹗」

  「是的﹗我真的賠不起啊﹗」我目露凶光﹐望著身邊的跑車﹐右手握緊我的三節棍﹐擺出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空手道男果然緊張起來﹐急道﹕「你!﹖你想幹甚麼﹖停……停手呀﹗」

  「太遲了﹗」我手起棍落﹐一棍就把他的車打飛出停車場﹗車主當然是有如晴天霹靂﹐不過就連八神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空手道男兩行熱淚如瀑布一樣澎湃﹕「我的命根呀~~~」

  我神氣的道﹕「甚麼命根!﹖再不走的話﹐後果閣下自負﹗」

  所謂物極必反﹐空手道男突然在腰際拔出一根手槍﹕「嗚哇哇--我要宰了你--﹗」

  「噢﹖出動手槍嗎﹖」我邊使出必殺技「三節棍中段打」﹐一邊道﹕「可是﹐你這玩具快得過我的棍嗎﹖」答案當然是「不」了﹗

  他中了我一棍﹐本來就毫無還手之力﹐不過為了避免他阻礙我和八神談大事﹐我最後還是使出「火炎三節棍中段打」把他解決了。

  我望著燒焦了的他道﹕「哼﹗自討苦吃的傢伙﹗」

  突然﹐八神在我的身後出現﹕「身手不錯啊﹗出手亦夠恨﹐可是……我並不喜歡藏頭露尾的傢伙﹐你到底找我有甚麼事﹖不好好回答我的話﹐我不知道會怎樣對付你的喔﹗」

  我心道﹕他何時到我身後的!﹖怎麼我一點也不察覺……

  我回答道﹕「呵﹗那麼我便長話短說吧﹗我叫比利﹐找你的目的﹐是想和你組隊參加95年拳皇大會而已。」

  「有趣得很﹗可是我為甚麼要和你組隊﹖」

  我還是背對著他﹐解釋道﹕「簡單﹗首先﹐比賽是三人一隊參賽﹐而我們已有兩個人了。再者﹐即使你能在短時間內找到隊友……相信他們只會成為你的負累。」

  八神道﹕「言下之意﹐你們認為自己不會成為我的負累嗎﹖」

  面對他的挑撥﹐是會有點不高興的了﹐不過我對自己可是充滿自信的﹕「我的實力﹐你應該心中有數﹐至於另一個隊友﹐就由你判斷吧﹗」

  「…………」八神想了一會﹐笑道﹕「哈哈哈﹗好﹗那便帶我去見他吧﹗看看他的實力是否足夠當我的隊友﹗」

  我心道﹕放心吧﹗八神庵。到你和那人交手時﹐我就可以清楚知道你是否擁有如傑斯大人所說的--傳說的力量啊﹗嘿嘿嘿……

*     *     *

  我們來到一深山中﹐八神在路上埋怨道﹕「哼﹗不知所謂﹗這年代還隱居在深山中﹐那傢伙的腦筋有問題嗎﹖」

  我微笑道﹕「當然不是﹗他可是現存的少數忍者﹐不在這裏修煉﹐難道在鬧市的高樓大廈嗎﹖」

  「哈﹗忍者!﹖」八神嘲笑道﹕「那傢伙定是看得太多古裝片了﹗」

  我打了個「哈哈」道﹕「傻瓜與否﹐一會兒你自己領會吧﹗」

  話剛說完﹐我倆也來到一紅色鳥居前﹐同時亦感應到「他」終於來了﹗

  他從一棵樹上跳了出來﹐看來他剛才一直在樹上察看我和八神的動靜﹐他跳到紅色鳥居頂﹐俯視著我倆﹕「剛才我好像聽到有人在說我壞話﹗這個無禮的傢伙到底是誰﹖不會是我們的同伴吧!﹖」

  明顯他只是對我說吧﹐我道﹕「呵呵…不錯﹗他便是我們的同伴了﹗如月影二。」我指向八神介紹道﹕「他就是八神流古武術的繼承者--八神庵。」

  我們三人沉默了半晌﹐如月影二方道﹕「八神庵!﹖」

  影二又打量著八神﹐良久才道﹕「唔……這傢伙看來也不外如是呀﹗拳皇大會可不是玩的﹐像這位公子哥兒﹐我怕他會成為我們的負累﹗」

  「嘿嘿嘿嘿嘿嘿--」八神忽然狂笑著﹕「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笑了好半天﹐才說得出話﹕「真有趣﹗從來只有我八神庵擔心被人負累﹐想不到今天竟有人反過來嫌我礙手礙腳﹐真可笑﹗」

  八神放出了紫炎﹐續道﹕「也好﹗便讓我直接了當地一試--你這傢伙的實力﹗」說罷八神使出必殺技--「百八式.闇拂」﹗紫炎像靈蛇般從鳥居底部捲到頂部。

  「呵﹗紫炎嗎﹖有意思﹗」影二在緊急關頭跳了起來﹐避過攻擊﹐再在空中一旋身﹕「看我的--『天馬腳』﹗」

  「哼﹗」八神笑了笑﹐使用到緊急迴避﹐接著左爪抓向影二﹕「受死吧﹗」

  可是影二早看穿了八神的路數﹐右手一格﹐解了這招殺著﹐順勢一揚左手﹐使出「骨破斬」﹗

  八神好不容易擋下了這招﹐還自信的笑道﹕「嘿嘿嘿…有兩下子啊﹗」

  可是八神這次真的遇到了勁敵了﹐不論是格鬥術或是自負的性格﹐影二都和八神不相伯仲﹕「哼﹗可惜你令我非常失望﹗」

  「大言不慚﹐接完我這招再說吧﹗」八神邊道邊衝向影二﹐使出「貳百拾貳式.琴月陰」﹐但影二大笑道﹕「幼稚﹗」

  八神伸出右爪抓向影二﹐可是他擊中的卻是影二的影子!﹖

  原來影二已來到八神身後使出「如月流忍術--影移」

  八神怒火中燒﹐怒道﹕「和我距離這麼近﹐看你如何避得了我這招『闇拂』吧﹗」

  影二道﹕「蠢材﹗避不了的人--是你呀﹗」影二如此胸有成竹﹐因為他使出了一記「斬鐵波」﹗

  八神中個正著之與心道﹕竟…竟然把我的紫炎反彈回來﹗可……惡……

  另一方面﹐影二望著我怒道﹕「比利﹐你和我說笑嗎﹖這種廢物也找回來!﹖你想我們在拳皇大會中出醜嗎﹖」

  我驚得滿頭大汗﹐但不是因為被影二的話嚇著了﹐而是我看到影二身後的八神﹗我顫抖著道﹕「……不…還未完呀﹗影二。」

  只見八神咆吼著﹐全身被紫炎罩著﹐目露兇光……

  影二心道﹕甚…甚麼!﹖好強的殺氣﹗我從未遇過如此強烈的殺氣……這個傢伙到底是……

  八神面目猙獰道﹕「不知好歹的小丑………」

  我心道﹕這…這種氣勢……這八神不是人……簡…簡直是一頭魔﹗這就是傑斯大人所說的…… OROCHI 之血的力量嗎﹖

  八神續道﹕「殺……殺了你…你給我去死吧﹗」說著衝向影二﹐使出其超必殺技--「禁.千貳百拾壹式.八稚女」﹗

  影二心道﹕不行﹗這次避不了﹐唯有拼了﹗

  我見形勢有點不對﹐亦深知八神這禁招定會重傷影二﹐對傑斯大人的計劃造成破壞﹐所以我從影二身後跳了出來﹐喝道﹕「八神庵﹗停手呀﹗」

  「嗯!﹖」八神擋住我擊向他的棍﹐怒道﹕「比利…你…竟敢阻我!﹖」

  我更是不鬆懈的把棍壓下去﹐這時我心愛的三節棍也出現了一大條裂痕﹗

  我連忙道﹕「這是逼不得已的﹗聽我說﹐就此罷手好嗎﹖彼此的實力應該心裏有數吧﹗現在內鬨起來﹐我們便不能參加拳皇大會了﹗到時你也別妄想可以幹掉草薙京﹗大家也是聰明人﹐何必為此小事而認真呢﹖」

  八神聽了我的話﹐輕輕撥開我那裂了的三節棍﹐笑道﹕「嘿﹗說得也對﹗那麼這口氣我姑且吞下吧﹗你們這些小丑﹐好自為之吧﹗可是﹐我要你們知道﹐草薙京的命我要定的了﹐任誰也不可以插手﹗而且﹐我們雖然是同一隊﹐但絕對不是甚麼同伴。大會之後﹐可別煩我﹗給我好好記著吧﹗」說著轉身就走了。

  影二望著八神的背影﹐道﹕「比利…看來我們碰上不該惹的怪物了﹗」

  我「唔」了一聲表示贊同﹐應酬了他﹐心中卻想道﹕可是﹐也正因為他擁有此力量﹐才會令傑斯大人產生興趣啊﹗嘿嘿嘿嘿……

  ……

  半年後﹐我比利就聯同八神庵和如月影二﹐各懷目的地踏上95拳皇大會……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