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75

拳皇R-2小說(11-15)

樓主 Rugal.B Auron0315
「舒拿美……七枷社……基斯……多得你們的協助﹐這個計劃才能順利完成。我路加爾…真的哀心多謝你們呢﹗」

  七枷社說﹕「可是我還是不大相信﹐我們所幹的一切﹐真的有效嗎﹖只是這樣便能令草薙京提升到更高層次﹖」

  「嘿嘿嘿﹐這個你不用擔心﹐」路加爾道﹕「因為這個方法﹐是一個十分熟悉草薙京性格的人想出來了﹗」舒拿美心想﹕十分熟悉草薙京的人﹖

  路加爾續道﹕「嘿嘿﹐別提這個了﹗總而言之﹐你們已經幫我完成了計劃﹐一百萬美金的酬勞明天便會存入你們的銀行戶口裏。我們這次的確是合作愉快﹗OROCHI 的四天王們﹗」(第四位天王–荒風.基烈治在拳皇96中死了﹗)

  四天王離開途中﹐基斯說﹕「還以為我們掩飾得很好呢﹗原來他一早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分﹗」

  七枷社回應道﹕「那個路加爾果然不是泛泛之輩。舒拿美﹐你認為怎樣﹖」

  舒拿美笑道﹕「哈~﹐給他知道了又如何﹖最重要的是錢我們已袋袋平安﹐而且…對我們的『偉大目的』沒有絲毫影響便沒問題了﹗」

  基斯在手中弄出一團蒼炎說﹕「嘿嘿﹗說得也對﹗」

  七枷社也發出強烈的「氣」回應道﹕「嘿嘿……沒錯﹐相信他發夢也沒想到﹐在他的計劃之外還有我們的……『偉大目的』﹗」

  ……

  究竟他們的「偉大目的」是甚麼﹖先別說這個﹐回到阪崎獠的極限流道場﹐阪崎正坐在道場的中央﹐突然有個人踏進去﹐獠問道﹕「你是誰﹐有何貴幹﹖」

  那人答道﹕「我是來挑戰的。阪崎獠。」

  獠說﹕「哦﹗是來『踢館』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冰柱割』﹗」他的手掌化成刀的樣子直劈來者的肩膀﹐但那人不但沒事﹐而且還了一招「POWER DUNK」﹗

  獠笑道﹕「不用那麼認真吧﹗難道想連我的道場也打破嗎﹖泰利﹗」

  泰利才剛收了拳﹐貪玩的「嘿嘿」笑了一聲。

  道場的另一面﹐氣氛也很緊張﹕不知火舞問道﹕「真吾﹐準備好了沒有﹖」

  真吾把一條長長白布繫在腰間﹐答道﹕「可以隨時開始﹗」

  舞喊道﹕「好﹐開始﹗1﹑2…3﹗」

  數到三﹐真吾便大喝一聲﹐然後…「龍炎舞﹗」(咦﹖這不是不知火舞的絕招﹖幹嘛…﹖)

  真吾定了下來 ﹐拿起纏在腰間的白布﹐呆呆的說﹕「呀…無…無火鮋﹖」

  「哇哈哈哈﹗呵呵呵呵﹗」遠處傳來一片嘲笑的聲音﹕「你又不是忍者﹐當然不能放出火炎啦﹗」原來是舞﹐她捧著肚子笑道﹕「哈哈…笑得肚子也痛起來﹗」

  由里也笑道﹕「看來真吾你很火恨到發燒呢﹗…哈哈…很易受騙呢﹗」

  舞和由里正在嘲笑真吾的時間﹐真吾只可以站到一旁﹐那兩滴眼淚像乒乓球般大﹐從眼睛吊下來﹐他哭道﹕「玩…玩人鮋﹗太…太過份啦﹗」

  這時有個人走了過來﹐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再作弄真吾了﹗」

  「﹖」真吾說道﹕「泰利前輩﹖」泰利回應道﹕「HI !!」

  ……

  去到道場內的一間客廳﹐阪崎獠問道﹕「哈哈﹐足有一年沒見面了﹗是甚麼風把你們吹來的呢﹖」

  泰利答道﹕「獠﹐相信你已經知道拳皇大會 R-2 的事吧﹗」

  獠說﹕「知道﹗請柬我早已收到﹐有甚麼不妥嗎﹖」

  泰利又道﹕「非常不妥﹗因為我相信這次大會的主持人便是路加爾﹗」聽到這裏﹐獠立刻有點驚訝。

  真吾也很惶恐的樣子﹐問道﹕「路…路加爾…﹖難道是那個在三年前被前輩打敗後﹐生死不明的路加爾嗎﹖」

  泰利說道﹕「無錯﹗就是那個拳皇大會 94 和 95 的幕後主腦﹐路加爾﹖」

  「可是…他不是已經死了嗎﹖是否搞錯了﹖」

  「不會搞錯﹐」泰利說道﹕「因為我曾經見過他﹐而且更和他交過手﹗更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身手﹐比三年前強了不知多少倍﹗我竟然連他三招也接不下﹗」原來當時打敗泰利的就是路加爾了﹗(詳請看 RING 1)

  泰利續道﹕「曾經兩次敗給草薙京﹐現在力量又突然暴升並主辦 R-2 大會﹗他的目的相信只有一個﹐那就是解決草薙京﹗一雪前恥﹗」

  一聽到「解決草薙京」﹐真吾立即大叫道﹕「甚…甚麼!﹖」

  舞補充道﹕「就是因為這樣﹐我和泰利便專程來找京﹐叫他小心提防。」

  「原來如此﹐」獠說道﹕「柴舟前輩失蹤﹐七枷社的故意挑釁﹐看來這一切都是路加爾的陰謀。可是…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呢﹖」

  「對了…草薙京呢﹖」泰利問道﹕「我想當面告訴他一切﹐請帶我去見一見他吧﹗」

  「不行﹗」獠直接說道。

  泰利急問道﹕「為甚麼﹖」

  「因為現在我未能讓你見他。」

  「獠﹗」泰利又急又怒的說﹕「你不是說笑吧﹖這件事人命攸關﹗」

  「冷靜一點﹐」獠嘆了口氣說道﹕「我不是有心為難你﹐只是真的不能讓你見他﹗因為…現在是京修行中的緊張關頭﹐不能受到外界侵擾。否則﹐一切便會前功盡廢了﹗」

  這句話可嚇著了泰利﹐他心想﹕前功盡廢﹖…京那傢伙﹐到底在用甚麼方法去修行呀!﹖

  ……

  另一方面﹐八神庵正在街上走著﹐忽然說道﹕「我得承認你的跟蹤術十分高明﹐但是…你到底為甚麼這樣跟著我﹖」

  那人說﹕「這是我的……任務﹗」

  八神罵道﹕「哼﹗任務嗎﹖你的任務不是應該在戰場上殺敵的嗎﹖幹嘛會跑來日本做跟尾狗呀﹖莉安娜﹗」

「呵﹗跟蹤我也是任務﹖」八神說道﹕「你難道轉了行做私家偵探嗎﹖」

  「正確來說﹐我的任務不是單純的跟蹤﹐而是…」莉安娜回應道﹕「『與八神庵合作﹐參加並調查拳皇 R-2 大會的幕後人身分及目的。』」

  「合作﹖」八神說完又瘋狂的大笑﹐他說道﹕「哈哈哈…合作!﹖嘿嘿﹐有誰不知道我素來是獨來獨往的﹗你不去找其他人﹐竟然來找我合作﹖」

  莉安娜解釋﹕「…因為我們掌握到的情報中﹐顯示這次大會…可能和 OROCHI 有關﹗」

  八神驚訝的道﹕「OROCHI !﹖」

  莉安娜續道﹕「所以﹐上層認為與你合作是最適當的。」

  八神心想﹕怪不得大會請柬是由舒拿美來交給我啦﹗

  「嘿嘿﹐很有趣。我現在明白你的上司為何安排『你』找『我』了﹗」八神說道﹕「合作的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不過…我先要確定你是否有資格和我合作呀﹗」

  「資格﹖」莉安娜問道。

  「沒錯﹗讓我看看你的身手﹐確定你不會成為我的負累﹗」八神單刀直入的說。

  莉安娜在計算可行性﹕「…與命令沒有違背﹐對任務有幫助……那麼﹐甚麼時候開始﹖」

  八神立刻衝向莉安娜並說道﹕「現在﹗」

  八神話未說完﹐莉安娜便擺好作戰姿勢﹐大喝一聲並出招了﹗莉安娜使出的一記「BALTIC LAUNCHER」力量直迫八神。

  「能量球!﹖」八神說道﹕「給我…破吧﹗……甚麼!﹖」

  原來能量球破後﹐莉安娜又衝了上來﹕「KILL !!『MOON SLASHER』﹗」莉安娜左手化掌劈向八神胸口﹐幸好八神避得夠快﹐要不然可是會被劈開兩邊呢﹗

  可是八神縱使再快﹐還是中招了﹐「……我合資格嗎﹖」莉安娜目無表情的問道。

  八神目露凶光的說﹕「嘿嘿嘿﹐不錯﹐不錯﹐你合格了…可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竟敢弄破我的上衣﹐擦傷我的皮膚!﹖非好好教訓你不可呀﹗」

  莉安娜仍是目無表情的問道﹕「………這麼說﹐你是否要再確定我的資格嗎﹖」

  八神怒道﹕「不用了﹗你給我去死吧﹗」八神右手一揚﹐蒼炎頓出﹐使出一招「三百拾壹式.爪櫛」﹗

  好一個莉安娜﹐一個翻身跳到八神頭頂﹐避過了八神的一招﹐再用手搭著他的肩借力下來﹐擊出「X-CALIBUR」﹗

  八神又中招了﹐但八神可真的火了﹕「可惡啊﹗」

  說著八神發動起超必殺技﹕「遊戲要結束了﹗『禁千貳百拾壹式.八稚女』﹗」

  莉安娜「唔」了一聲﹐正準備再次接八神這招………

  ……

  另一方面﹐在阪崎宅﹐獠﹑泰利和真吾三人來到京「修行」的地方--一間小小的木屋的外面﹐泰利很驚訝的問道﹕「甚麼﹖京便是在這間小屋中『修行』﹖」

  「沒錯﹐直至他有所領悟為止﹐現在誰也不可以進去打擾他。因為…只有在這個與外界隔絕的環境裏﹐草薙京才能心無雜念地冥想﹐去重新領悟自己所學的一招一式﹐將招式昇華發展﹐去蕪存菁﹐進入另一個更高的層次。」

  「原來這就是他的『修行』﹗」泰利說道。

  獠說道﹕「還有幾天便到 R-2 大會了﹐你們先行一步吧﹗我和真吾留在這裏等京完成修煉。到時再在大會會場見吧﹗」

  泰利心想﹕有獠守護著﹐那我便放心了﹗京﹐讓我們在 R-2 大會中看看你強化到甚麼地步吧﹗

  只見京在小屋中默默冥想……

「遊戲要結束了﹗莉安娜﹗」八神一邊說一邊衝向莉安娜﹗

  莉安娜說道﹕「好快﹗來不及擋格了﹗」

  這時﹐有一個黑影突然衝到八神和莉安娜之間﹐八神問道﹕「甚麼人﹖」

  那人不回答﹐只是喝了一聲﹐出了一招「SHINNING CRYSTAL BIT」﹐兩個超能力球把八神給彈開了數丈﹗

  「實在太沒有風度了﹗」那黑影說道﹕「明明說好只要莉安娜合資格便和她合作的﹐吃了點虧便老羞成怒嗎﹖」

  八神說道﹕「雅典娜!﹖…我和莉安娜的事與你何干﹖你竟敢插手﹖」

  「呵﹗」雅典娜說道﹕「想向我動手嗎﹖」

  八神道﹕「無錯﹗你也去死吧﹗」

  「八神庵﹗」雅典娜說道﹕「你不想再夾 BAND 了嗎﹖」

  「嚇!﹖」八神像給點了穴般定了下來﹐問道﹕「雅典娜﹐你到底想說甚麼﹖」

  「作為偶像﹐形象是很重要的﹗…嘿嘿嘿~」雅典娜說道﹕「你的 FANS 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對嗎﹖如果給她們知道你在欺負兩個女孩子﹐你認為她們還會看你的表演嗎﹖……嘿嘿﹐怎麼樣﹖還要再鬧下去嗎﹖」

  雅典娜的口才比八神好不知多少倍﹐句句都中正八神死穴﹐八神無言以對﹐便掉頭一邊走一邊說﹕「哼﹗不跟你們胡扯了﹗ 好男不與女鬥﹗再見﹗」

  可是雅典娜又說道﹕「咳咳﹗八神庵先生﹐想就這樣溜走嗎﹖」

  八神給說穿了﹐又像給點穴了一樣定了身﹐「呀」了一聲。

  雅典娜續道﹕「可別想借故棄下我們兩人啊﹗不守諾言的男人是最差勁的﹗」

  「『兩人』!﹖」八神發現有問題了﹕「莉安娜的事先不管﹐我甚麼時候答應和你一起呀!﹖」

  「嘿嘿﹐我當然要跟著你﹐因難保你不再棄下莉安娜啊~~」雅典娜笑道。

  「我與她之間的問題要你來管﹖」八神怒道。

  「當然要管﹗鋤強扶弱﹐維護正義﹗這是我身為超能力戰士的使命﹗」雅典娜很嚴肅的說道﹕「你若果不和我們同行的話﹐剛才發生的一切我便會公告天下﹐到時你以後也別妄想再上台表演﹗」

  雅典娜字字鏗鏘﹐句句有力﹐八神在她威脅之下﹐也不得不聽從她的話﹐他很不服氣的說﹕「算了﹗算了﹗你們要跟便跟吧﹗我不管了﹗」

  「哈哈--這才像樣嘛﹗」雅典娜道。

  雅典娜又自言自語陶醉的說﹕「成功了﹗元齋師父﹗我會好好看守著八神庵﹐不會讓他被那股『邪惡力量』利用的﹗為了世界和平﹗我會不惜放棄淑女形象呢﹗噢…雅典娜好偉大呀﹗」

  「………﹖」莉安娜仍然是亳無表情的望著雅典娜。

  ……

  另一方面﹐在「超絕流」道場……有一把粗豪的聲音﹕「哼﹗甚麼 K.O.F. 大會﹖這算是哪門子的格鬥大會﹖」

  原來他是「超絕流空手」的開山祖師-殺熊黑鐵﹐只聽得有位像是他徒弟的說道﹕「哈哈﹗是的是的﹗」又一位說﹕「師傅說的沒錯﹗」

  黑鐵怒道﹕「哼﹗竟然連我這個殺熊黑鐵也不邀請﹖簡直是不知所謂﹗」

  甲徒弟說﹕「對呀對呀﹗他們實在太不識貨了﹗」乙徒弟也說﹕「沒有師傅的參加﹐絕對是他們的損失呢﹗」

  突然有位女子走了進來問道﹕「請問……你是那位鼎鼎大名的殺熊黑鐵嗎﹖」

  黑鐵說﹕「無錯﹗我就是﹐有何貴幹﹖」

  那女子鞠了個躬說﹕「在下是藤堂香澄。有事想向先生請教。」

  黑鐵說﹕「藤堂…香澄﹖」

  「聽聞黑鐵先生和我的父親藤堂龍白是相識的﹐所以我想請問--你有否我父親的消息呢﹖」

  「嘿嘿﹐你的意思是藤堂龍白失了蹤。想向我詢問他的下落是嗎﹖」黑鐵問。香澄答了一句「是」。

  黑鐵氣憤得身體也顫抖著說﹕「哈嘿嘿嘿﹐那老鬼的下落﹐我也很想知道呢﹗」他又把拳頭握得格格作響﹐他續道﹕「小姑娘﹐你搞錯了﹗我和他不是朋友﹐是--仇人呀﹗你知道嗎﹖五年前被他打敗的恥辱﹐我到現在也忘不了﹗給我找到他的話﹐我一定要他挫骨揚灰﹐方能消我心頭之恨﹗」他衝向香澄並大叫道﹕「父債女還﹗你是自動送上門﹗怪不了我啊﹗」

  「那麼得罪了﹗」香澄口裏說的很有禮貌﹐身體卻已經準備好戰鬥了。

  黑鐵毫不留情﹕「超絕一百零一式.超絕爆腳﹗」

  香澄把手向上一舉﹐看來是要硬擋了這招﹐可是原來她是要使出「滅身無投」﹗

  黑鐵的體重至少也二百磅吧﹐香澄竟一招便把他拋到數丈開外﹐黑鐵的甲乙徙弟立刻大叫「師傅」﹐黑鐵站了起來說道﹕「嗚﹗這就是藤堂流古武術嗎﹖打得好﹗我…實在想不到理由可以放過你﹗」

  「我不是為打架而來﹐到此為止好嗎﹖」香澄說。可是……

  「廢話少說﹗看我的超必殺技--」黑鐵放出頗強的「氣」並說道﹕「超絕九千九百九十九式外式最強破壞超必殺--超絕炮彈﹗」

  香澄苦笑道﹕「好長的招名﹗」

  三分鐘後……徒弟甲乙又蹲到黑鐵旁邊﹐因為他又敗了。

  香澄轉身走了﹐她心想﹕……已經是第二十間武館了﹐結果還是沒有父親的下落。K.O.F. 大會嗎…看來﹐只有去一趟了﹐希望在這種格鬥家齊集的場合上﹐可以打聽到父親的下落吧﹗

  ……

  在路加爾那一方面﹐他問﹕「嘿嘿嘿﹐藤堂香澄也收到請柬了嗎﹖」

  他的秘書報告﹕「是的﹗波士﹗」

  路加爾又道﹕「所有演員都齊集了﹐好得很﹗嘿嘿嘿嘿嘿--來吧﹗就在 R-2 大賽這個大舞台上﹐演出你們人生中最光輝﹐也是最後的一幕好戲吧﹗哈哈哈哈哈﹗」
一面寫著「K.O.F. R-2」的大旗幟正在飄揚﹐人們也高聲吶喊著--拳皇大賽正式揭幕了﹗

  在四正的擂台上﹐一個拳擊手打扮的年青人發著抖﹐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他的對手竟然就是泰利﹗

  泰利說道﹕「怎麼了﹖不敢過來嗎﹖」

  那青年立即就出拳﹐他怒道﹕「不要小看人﹗」

  泰利笑道﹕「這才像樣嘛﹗看我的… CRACK SHOOT !!」他的腳像鎚子一樣擊在那青年的肩上﹐那青年「呀」的一聲就倒地不起了。

  泰利「哼」了一聲﹐脫下他的鴨舌帽並拋到空中﹐說道﹕「OK﹗」

  那大會的主持人說道﹕「好厲害﹗泰利選手只用了一招﹗對手便倒地不起了﹗」那大螢光幕上也顯示出「WINNER IS TERRY」的信息。

  站在觀眾席上的矢吹真吾興奮的大叫道﹕「泰利前輩打得好呀﹗好勁呀﹗」

  阪崎獠嘆了口氣﹐說道﹕「好了好了﹗不用大驚小怪吧﹗真吾。這種級數的選手﹐就算是你也可以在三招之內解決掉。」

  「呀哈哈…獠前輩你太抬舉我了﹗」真吾傻笑著說﹕「可是……」真吾又很擔心的說﹕「我們就這樣留下前輩一人﹐我真的不太放心呀﹗」

  「哈﹐沒問題的﹐如果路加爾要直接向京下手的話﹐何需大費周章來舉辦這次大會呢﹗」

  ……

  說到這裏﹐突然……

  「對不起﹐請問…」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問真吾道﹕「哥哥﹗你可否幫我們簽個名呢﹖」真吾心裏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的﹐他心想﹕簽名~~﹖

  真吾突然又彈了起來大叫道﹕「啊~~我…我終於有 FANS 啦﹗真吾好…好幸福啊…」

  那兩個小孩也叫道﹕「真吾﹖」

  真吾還不知黑暗將會降臨﹐高興的說道﹕「哈哈哈﹗來吧來吧﹗想簽多少個也可以﹗」

  只見那兩個小孩憤怒的互相斥責﹕「早說過搞錯了呀﹗」「可是他真的很像草薙京呀﹗」

  「傻瓜﹗他是扮草薙京的呆瓜真吾呀﹗」

  「甚麼招式都是未完成的﹐好差勁呀﹗」

  「而且出招又沒有火燄﹐還以為自己好厲害﹐不知羞﹗」

  最後的三句就像是三支鋒利的箭﹐全都穿過了真吾的心﹐真吾站在原地很久﹐顫抖著﹐獠好心的問道﹕「真吾﹖你沒事吧﹗」

  真吾這才哭著大喊﹕「哼﹗既然是前輩的 FANS﹗我就不跟你們計較﹗終有一日我早出到火炎的﹗等著瞧吧﹗」

  ……

  拳皇大賽的廣播又來了﹕「再來的另一場比賽﹐是大家熟悉的……八神庵選手對大山鐵雄選手﹗」

  只聽得觀眾席上的女孩子眼睛全變成心形﹐大叫著﹕「嘩……八神庵﹗努力呀﹗」「八神先生…你好有型呀…」

  大山心想﹕胡…真倒霉﹗怎麼一出場便對著這傢伙﹗我最討厭這種女人湯丸了﹗可惡呀……

  「FIGHT !!」開始的時間到了﹐大山搶先說道﹕「八神庵﹗讓我大山好好的教訓你﹗」

  八神突然問道﹕「…想清楚了嗎﹖」

  「甚麼﹖」大山不明白八神的用意﹐八神又道﹕「我是在問你…你真的想清楚要跟我打嗎﹖」八神的臉上充滿著殺氣﹕「先旨聲明﹐我動起手來是不會停的﹗你真的要動手嗎﹖」

  他的氣真逼大山鐵雄﹐以及大會場地內的各位參賽者﹐當然泰利﹑不知火舞﹑阪崎兄妹及真吾也感覺到這股殺氣啦﹗

  「好…好強的殺氣﹗」真吾顫抖著說。

  獠也說道﹕「哼﹗八神那傢伙…對付這種對手﹐照理不用如此認真呀﹗他這樣做的目的﹐根本就是…向在場的所有強者示威﹗」

  獠又心想﹕嘿嘿…我開始明白為何從不喜歡練習的京會認真起來了﹗

  八神見大山還未走﹐便說﹕「嘿嘿嘿…看來你是真的想打呢」

  他忽然大吼一聲﹐大山赫然的受驚﹐口吐白沫﹐昏死過去。

  那大會的主持人對著麥克風說﹕「啊﹗這是甚麼一回事﹖八神庵只是大喝一聲﹐大山鐵雄便倒下!﹖強弱實在太縣殊了﹗」

  八神哼了一聲﹐對著大山說了句「廢物」﹐比賽正式結束﹐「WINNER IS IORI」也顯示在螢光幕上了。

  ……

  主持又說﹕「接著是今天最後一場賽事﹗亦是今次大會中兩位最年輕的參賽者的決戰﹗…矢吹真吾﹗…基斯﹗」

  獠心想道﹕真吾﹐小心一點呀﹗基斯這小子絕不簡單的﹐不要被他的外表騙了﹗

  真吾擺好作戰的架勢﹐說道﹕「嘿嘿﹗上次給你逃了﹗今次可以好好的教訓你﹗」

  「哼﹗傻瓜﹗」基斯微微笑著說﹕「上次逃過大難的是你才對﹗剛巧我今天心情十分差﹗正想要一個『沙包』來出氣﹗」

  「你說甚麼﹖」真吾憤怒的說。

  可是他話未說完﹐基斯便已經一拳打到真吾的小腹了﹐真吾吐了一堆血出來﹐倒在地上﹔基斯則只是『哼』了一聲。

  大會的主持道﹕「啊﹗基斯選手超高速的一擊﹗真吾選手被一招擊倒﹗」

大會的主持道﹕「啊﹗基斯選手好厲害呀﹗只是用了一招…真吾選手便倒地不起了﹗」

  基斯嘆了口氣道﹕「纒﹖那麼快就完了﹖我還沒玩夠哦…」

  真吾用了很大的氣力站了起來﹐說道﹕「你放心…還…還有很長時間玩呀﹗」

  基斯哈哈大笑﹐豎起大姆指說道﹕「是嗎﹖那我就放心了﹗千萬不要掃我興呀﹗」

  真吾出了一招「荒咬」﹐可是基斯只跳高一招「SCRAMBLE DASH」便躲開了這招﹐還到了真吾的背後。

  「弊傢伙﹗」真吾也知道自己輸了身位﹐基斯一記「HUNTING AIR BLAST」把真吾踢了上半空中﹗

  看台上的阪崎獠大叫道﹕「真吾﹗」

  好一個真吾在空中轉了個圈﹐平平穩穩的落地了﹐令基斯也稱讚道﹕「咦﹖還可以安全落地嗎﹖不錯嘛。」

  「當然﹗還未玩完﹗」真吾說著踢出一記「真吾 KICK」。

  好一個基斯﹐輕輕的退後了兩步﹐跳起說道﹕「輪到我了﹗」真吾硬生生的吃了一記「GLIDER STAMP」﹐才剛跌倒﹐但基斯又道﹕「哈哈﹗真有趣呢﹗再來一腳好嗎﹖」

  他又再次跳起來﹐使出「GLIDER STAMP」﹐可是真吾這次學乖了﹐一招「百式‧鬼燒 (未完成)」恰恰打中了基斯的臉﹐破了他的絕招。

  在看台上的阪崎獠也讚道﹕「破得好呀﹗真吾﹗」

  真吾神氣的對基斯說道﹕「怎樣了﹐基斯﹖好玩嗎﹖」「……」

  「……我……不想玩了﹗」基斯摸著左邊的臉頰﹐憤怒的道﹕「因為…我真的生氣了﹗」基斯所「生」的這個「氣」可真是非同小可﹐連在場的格鬥家門都感覺到他的「氣」…………

  雅典娜心想﹕很……很可怕…很邪惡的殺氣﹗這…這個基斯究竟是甚麼人!﹖

  莉安娜想道﹕﹗…… OROCHI 一族!﹖

  連坐在莉安娜後面的八神庵也好像察覺到些甚麼了﹗

  就站在擂台上的真吾想道﹕很……恐怖的壓迫感﹐這小子﹐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

  就在真吾還在想之際﹐基斯大喝一聲﹐一連數十拳的密集攻擊已打到真吾身上﹐真吾還來不及慘叫﹐基斯又道﹕「未打完呀﹗」

  跑到真吾背後﹐一腳把他踢至半空﹐接著是一招「SCRAMBLE DASH」﹐基斯又說道﹕「嘿嘿該怎樣解決你好呢﹖……決定了﹗就讓你…『跌死』吧﹗MAXIMUM 超必殺技發動……『TWISTER DRIVE』﹗」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