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終章 爆炸性結局(8/16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終章  爆炸性結局


-一個星期後-
-刺客議會審判廳-

葛金再度出現在獅鷲岩,他的爪子裡抓著一封信,那是刺客議會召集他回來的指令書,今天是刺客議會宣判格林是否有罪的日子,身為主要當事者的他理所當然被召集成為見證者,當他來到大廳的時候,大廳裡已經坐滿了刺客,主席台上站著葛瑪蘭以及其他幾位重要的議會成員,靠近主席台的位置則是坐著調查團的成員以及格列佛、吉帕等重要關係成員,葛金也被帶領到那些位子上,葛金注意到在觀眾席裡的奶油花生一直揮舞著蹄子想吸引葛金的注意力,葛金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了一眼,示意他安靜。

當葛金來到位子上時,最先與格列佛的眼神交會,格列佛臉上的表情像是有著千言萬語,但他們兩個卻什麼也還沒開始說,闇靈就先擋在了

“葛金導師,好久不見了,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場合與您相見。”闇靈客氣的向葛金說著。

“我已經不是導師了,聽說是由妳帶領的調查團,結果怎麼樣。”

“很抱歉不能透露,待會刺客議會就會宣判結果了。”闇靈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相當憔悴。

“肅靜!現在刺客議會的審判要開始了,請大家肅靜!”

就在這時,在主席台上的葛瑪蘭拿著木槌敲了敲桌上的敲擊台,原本鬧哄哄的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現在,我們將被告傳喚上來,格林 史塔勒!”

葛瑪蘭宣布著,廳堂的大門再度被打開,格林前爪銬著鐵鍊,背部的翅膀被繩子綁了起來的帶到大廳中央的檯子上,葛金不禁從自己的位子上向前傾,看著格林臉上神色自若的表情。

“被告格林,你被指控的罪名是背叛兄弟會,暗中替聖殿騎士出賣我們的情報,令許多兄弟和姊妹犧牲,在期間內你被聖殿騎士稱為死亡騎士,刺客議會和調查團經過幾個禮拜的調查,我們在裡發現了許多你與聖殿騎士有所聯繫的證據,罪證確著!”

葛瑪蘭瞪著台底下的格林,眼神裡透露著悲痛。

“你所犯下的罪,兇惡至極、罄竹難書,在我們宣布判決結果前,我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認罪,否則我們將首度打破刺客的神聖教條,對你實行極刑而不是仁慈之死,好殺雞儆猴警告後世,你,是否認罪?”

格林看著在主席台上的葛瑪蘭沉默著,現場每一位刺客都在嚴陣以待,就當葛金嘴角不禁為微露出笑容的時候,格林緩緩的將靠著鐵銬的前爪高高舉起。

“我承認,我,就是死亡騎士。”

“什麼?”葛金驚訝地睜大了眼,用非常小的聲音發出了疑惑。

“我串通聖殿騎士,將兄弟會的成員置於險境,目的是為削弱兄弟會的力量,不僅如此……我還暗中拉攏刺客的成員,故意被抓,目的就是等著所有刺客議會的成員出席這場會議。”

“什麼?!”

主席台上的葛瑪蘭替葛金說出了他的質疑。

“現在!回應我的招喚!兄弟們!”

“保護議會成員!!”

霎那間,廳堂裡到處都傳來了刀劍出鞘的聲音,現場亂成了一團,葛金驚訝地看見格列佛和底下一些刺客成員衝了出去,背對著格林在他身邊形成了一圈保護線,他也看到吉賽兒、吉帕和一些刺客衝到主席台保護著葛瑪蘭,大部分的刺客包括奶油花生,都默默的退開戰到了一旁,留下廳堂中央對立的兩派刺客。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葛瑪蘭氣憤又震驚的問著。

“我跟聖殿騎士達成了協議,我們不會消滅兄弟會,事成之後我將接管這裡,我將成為刺客兄弟會的刺客首領,擁有更多的權利!”

格林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就在這時在葛瑪蘭身後的吉賽兒突然架住了葛瑪蘭的脖子。

“叫其他刺客放下武器!不然我就割開妳的喉嚨!”吉賽兒大吼著。

“吉賽兒!妳在幹什麼?!”吉帕驚訝的轉過頭來,吉賽兒則是把袖劍的尖端微微戳進了葛瑪蘭的脖子,阻止其他刺客前進。

“對不起,我也不想這麼做,但他是格林!是他教導了我和格列佛!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如果救他意味著我們要背叛兄弟會成為聖殿騎士,那我們就這麼做,現在把武器通通都給我放下。”

“嗚呃……吉帕……照她說的做。”葛瑪蘭神色的痛苦的說著,脖子傷口冒出了血珠。

“我以為我們是朋友!我詛咒妳!要是妳敢再傷害她的話,我發誓我總有一天會逮到妳!把妳的指頭一根一根的削下來!最後再劃開妳的肚子,然後把妳的器官一個一個摘下來,啃食妳的內臟!喝妳的血!再把妳的頭骨拿來當廁所大便!”吉帕不斷大罵著,但還是卸下了自己的袖劍。

“……哇噢。”

吉賽兒呆愣了一下,接著回過神,架著葛瑪蘭走下了主席台,來到格林的身旁,此時格列佛正將格林身上的拘束全部卸了下來。

“做得好,我的學生們。”格林稱讚的笑著。

“格林。”格列佛看著他。

“恩,我會饒葛金一命,不管他願不願意加入我們都會,我保證。”格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著,這時在陪審團位子上的葛金終於忍不住爆發。

“騙子!!他根本不是死亡騎士!不要被他騙了!”

葛金想衝向前,卻被一旁的闇靈他們給拉住。

“葛金導師,冷靜點,前面很危險!”

“……我是死亡騎士沒錯,證明我是死亡騎士的證據多的是,刺客議會也這麼認為不是嗎?”格林繃著一張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不!那些證據都是捏造的!是我放在那裏的!你不能順水推舟讓自己成為死亡騎士!我不予許!聖殿騎士也不予許!因為我才是死亡騎士!”

“你才說謊!你沒有任何證據!我的刺客,效忠於我!”格林大吼著。

“不!我不同意!”葛金一把推開闇靈他們,從懷裡拿出了一枚銀灰色的戒指,大聲呼喊著。

“這是死亡騎士的專屬戒指!我才是死亡騎士,是我招攬了你們!你們這些蠢蛋!還不把格林給我拿下!”

葛金大喊著,格林身旁的刺客們面面相望,正想要行動的時候,吉賽兒突然鬆開葛瑪蘭,格列佛和葛瑪蘭也開始行動,刺殺了那些叛變的刺客。

“什麼?”葛金被眼前的情況搞糊塗了,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被闇靈的袖劍架著。

“沒想到吉賽兒說的沒錯,真的是你。”闇靈搖了搖頭說著。

“你們……設計我?引蛇出洞?”

看著那些叛變的刺客一一死在了刀劍之下,葛金不敢置信的說著。

“這是吉賽兒的點子,多虧了她,我們才能發現真相。”葛瑪蘭這麼說著,一邊看向吉賽兒,吉賽兒卻看向了在議會角落的 Twilight Sparkle ,這個點子其實她想出來的,因為 Twilight Sparkle 不忍心看到格林被冤枉。

“葛金,求你投降吧……你的噩夢在剛剛那瞬間成真了一下,那真的是你想要的嗎?格林是企圖篡位的陰謀家?”吉賽兒哀求的說著。

“小妮子,為什麼妳會知道?”

“是水晶球向我展示了真相,我不知道該怎麼證明,所以讓吉帕去散播消息,死亡騎士將在審判會上公開自己的身分,要加入他的刺客立刻前往他身邊,其餘不想多事的刺客就在一旁看著結果出來,死亡騎士會給他們同等的待遇。”

“我原本以為開賭盤這個點子已經夠厲害了,沒想到吉賽兒自從被水晶球電了一下後就長出腦子了。”吉帕忍不住稱讚的說。

“吉帕,那一點都不像是在稱讚,還有剛剛是怎麼回事?有必要認真成這樣嗎?”吉賽兒向吉帕問著,吉帕攤了攤爪子,臉上充滿歉意的笑著。

“……哼,我就知道當時我該用十字弓把妳滅口,是我太心軟了,不希望看到格列佛為妳傷心難過。”葛金冷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不,你不會想這麼做的,你會後悔這麼做。”格林搖了搖頭說著:“因為吉賽兒是吉塔娜的孩子。”

吉賽兒對於格林突然提起這件事情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你到底在說什麼瘋話?!吉賽兒出生的時候吉塔娜早就死了。”葛金生氣的說。

“並沒有,她和葛奇逃離了火場,之後他們就一起私奔走了,他們在生下吉賽兒後才死於羽流感,我們都被耍了。”

“不,這不可能!吉賽兒她、她難道說是葛奇和她的……”葛瑪蘭顯然也嚇了好大一跳,眼睛直盯著吉賽兒。

“吉賽兒,這、這是真的嗎?格林他說的都是真的嗎?!”格列佛激動的問著吉賽兒。

“……我、我是在格林告訴我你的母親是吉塔娜後才知道的。”吉賽兒愣愣的點了點頭。

“這麼說我是跟、跟自己的妹妹……喔,我的月亮公主啊!”格列佛狂搔著腦袋。

“對不起,我一直想找機會告訴你,而不是在這種公開的羞恥場合!所以呃?!格列佛!真的假的?!”吉賽兒注意到格列佛胯下的動靜,又驚又氣的問著,格列佛忍不住夾起了後腿側身過去。

“我控制不住啊!我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該是沮喪的消息會這樣。”

“我們是兄妹!不能再做那種事情了!”吉賽兒紅著臉大吼著。

“為啥?”吉帕問著。

“對呀?為什麼不行?”觀眾席的吉米也問道,一旁的刺客皺起了眉頭,卻也疑惑的搔了搔頭。

“這是個好問題,這可以從遺傳學開始說起,你們知道也是因為這樣許多地方才規定近親不可以……”天賦是教授的闇靈又忍不住嘴癢。

“閉嘴!……為什麼你要告訴我這件事?知道吉塔娜根本沒愛過我,看我痛苦你很開心嗎?”葛金沉下了臉。

“不,我只是想跟你說,我們兩個像是蠢蛋一樣爭了大半輩子結果卻變成這樣,看看我,看看你自己,兩個又老又孤獨的獅鷲獸,所以我們不要再爭了,把身上的炸彈放下。”

“炸彈?!”闇靈驚訝地叫著,只見葛金,翻開了他身上的刺客袍,他的身上都是一個個的罐子,用導火線連接串在他的身上,嚇的闇靈他們連忙後退。

“我以為我藏的很好,你怎麼知道?”葛金瞇起了眼。

“在你拿出戒指的時候露出來了,就像你當年在炎岩程進行的衝鋒任務一樣。”

“那你也應該知道,我身上的炎岩石粉只要爆炸了,足以把這裡炸上天吧?”

“讓其他刺客走,我會跟你一對一的結束這一切。”格林看著葛金,一臉嚴肅。

“不!格林,我們不會拋下你的!”吉賽兒叫著,格林卻朝她伸出爪子。

“把妳的袖劍給我,我要用刺客的方是跟他決勝負。”

“格林!……葛金!”葛瑪蘭驚訝地看著他們兩個,語氣中帶著懇求。

“我同意,葛瑪蘭,你們都出去。”葛金點了點頭。

“我不能……”

『全部出去!』

格林和葛金同時大喊著,於是葛瑪蘭只好命令大家從這裡疏散,吉賽兒脫下了袖劍,將它交給格林。

“格林。”吉賽兒擔心的叫著。

“走吧,不要讓格列佛進來,我不希望他看到這場面或受到波及。”格林這麼說著,格列佛和吉賽兒互相望了一眼,接著離開了這哩,離開的時候格列佛仍不斷望向葛金,但是葛金卻沒像他望過一眼。

來到了外面,葛瑪蘭命令所有的刺客去幫忙準備萬一爆炸的緊急措施,吉米估算著些炎岩石粉爆炸的話威力範圍會有多廣,並要大家遠離那個範圍,顧好所有容易掉落的物品,當大家在各自忙碌的時候,只有格列佛站在那哩,望著議會建築發呆。

“格列佛。”吉賽兒走到身邊,拍拍他的肩膀。

“……不要阻止我。”

“我跟你去。”吉賽兒這麼說著,格列佛有些驚訝的回望著她。

“這不關妳的事。”

“不,格林也是我的導師,葛金是你的父親,對你重要就是對我重要,我們想辦法從另一個地方進去吧。”

“要是爆炸的話妳可能會受傷或死掉的。”格列佛警告著。

吉賽兒轉頭看向 Twilight Sparkle , Twilight Sparkle 狂搖著頭叫她不要去。

“或許,但我不認為今天是我的死期。”吉賽兒這麼說著, Twilight Sparkle 用蹄子摀著臉,相當懊惱。

議會建築是一座三層樓高的大房子,平時除了裁決一些刺客的糾紛外同時也是刺客議會的辦公室和許多重要資量存放的地方,吉賽兒和格列佛飛上了建築物外牆,在審判廳的上方有著許多通風用的氣窗,格列佛和吉賽兒透過氣窗看過去,看見格林和葛金正打得如火如荼。

兩位刺客導師的實力不相上下,事實上葛金要是沒有殘廢的話或許比格林還要強,他們的身法絲毫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葛金的袖劍每次出竅都是往對方最致命的地方刺去,格林卻相對保守,他一直在找機會砍斷葛金身上的串著炸彈包的線,葛金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不斷的用爪子上的打火石作勢點燃他身上的引線,引誘格林攻擊,然後再趁勢對格林進行反擊。

“為什麼葛金?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我們的恩怨不應該牽扯到兄弟會!”

格林這麼說,他挨了葛金幾拳,倉促的退後想要穩住身子,葛金卻不給他任何機會的持續進攻。

“因為所謂的刺客和他們的教條根本是屁!我這一生中為兄弟會盡心盡力,卻發現了許多盲點,刺客們追求和平,卻不斷的在過程中製造殺戮!我們追求開闊的思維,卻被要求絕對的服從!我們希望揭開真相,阻止盲目所帶來的危機,自己卻不斷的重演悲劇!只要兄弟會和聖殿騎士同時存在,就不會停止爭鬥,我不只想要向你復仇,我還要結束這一切,只要兄弟會一消失,聖殿騎士就能為這片大陸帶來秩序與和平!”

“那格列佛怎麼辦?身為刺客的一份子,他也是會被消滅的一群。”

“不!不會的!只要我還在!只要我能說服格列佛!格列佛討厭身為一名刺客,我可以帶他離開,讓他去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情,就算他不加入聖殿騎士也無妨,這才是真正的自由!而阻礙在我跟格列佛之間的,是你!”

葛金舉起了打火石,正想在點燃引線的時候,格林出立刻伸出袖劍射出了一支箭矢,射穿了葛金的爪子,同時將他的打火石擊落。

“嘎啊啊!”葛金發出了一聲驚吼,吃驚的望著格林。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跟吉賽兒要他的袖劍?要是我能活下來,我一定要讓刺客的裝備全面升級成這個。”格林笑著,展示著吉賽兒的袖劍,葛金發出了一陣怒吼,舉起袖劍朝格林衝過去。

原本以為憤怒會讓葛金失去判斷能力變得魯莽,卻沒想到他反而因此更加強大,腎上腺素讓他的力量增大了一倍,當格林企圖檔下他的攻勢時卻被他打飛出去,直到撞上了審判廳的牆壁才停下來摔在地上,痛苦的在地上喘息著,在撞上牆壁的瞬間,他的骨頭似乎發出了碎裂的聲響。

“老格林,你位居二線太久了,以前的你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爬不起來,讓我結束你的痛苦吧!我就先讓你下地獄去跟吉塔娜見面!”

葛金一步步的朝格林走去,這時格列佛終於忍不住從上面飛了下來,擋在了他們之間。

“爸爸,不要!”

“你……你叫我什麼?”葛金有些吃驚,身子顫抖了一下。

“我叫你爸爸!我、我只想跟你說,當我知道你是我爸爸後一開始是有點震驚,但我的心裡卻非常開心,這麼久以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孤兒,現在知道我的爸爸還活著,我真的很高興。”格列佛這麼說著。

“放過格林吧,我會讓你安全的離開這裡,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們兩個受傷。”

“……格列佛,跟我走。”葛金沉默了一會兒後,開口向他說著。

“我……我不行。”格列佛望了格林一眼,搖了搖頭。

“為什麼?你不是一直很討厭當一名刺客的嗎?待在這個爛地方到底有什麼好的?!是因為格林嗎?還是吉賽兒?還是因為我讓你覺得蒙羞?”葛金震怒的問著。

“都不是!我想要留下來,是因為我覺得我能改變些什麼,我聽到你剛剛說的話了,刺客的教條並不完美,所以才有努力的空間,我從小就一直跟在你的身邊,我了解妳事如何對那些不公不義的事情感到憤慨,也了解並非只要刺客或聖殿騎士就是怎麼樣的傢伙,所以我在想,或許聖殿騎士和刺客能夠一起努力,讓這個地方變得更好,我們可以合作,就從身為刺客的我和身為聖殿騎士的你開始。”

格列佛,此話一出,現場卻一片沉默。

“……你在說什麼瘋話啊?!格林把你的腦子教壞了嗎?!”葛金震驚的問。

“不要推到我身上!這很明顯是你帶壞的!誰叫你要一下當刺客一下當聖殿騎士!”躺在地上嘴角流著血的格林反駁著。

“什麼?”格列佛一愣。

『刺客和聖殿騎士永遠不可能並肩作戰!』

格林和葛金一齊說著,真是一對超級老頑固。

“為什麼不行?!我覺得這個點子很棒啊!”吉賽兒也飛了下來,站在了格列佛的身邊說著。

“閉嘴!你們並不知道聖殿騎士和刺客有多麼的水火不容!”葛金怒叫著。

“但這並不表示我們我們不應該嘗試!我知道你們彼此都無法放下心中的芥蒂,我之前也是這樣!直到我被奶油花生教訓了一頓,他跟我說,他不在乎要選擇哪一邊,因為根本不重要,他只希望結束刺客和聖殿騎士之間的惡鬥,連他都有這種想法,或許也有很多刺客和聖殿騎士也這麼想。”

吉賽兒堅持的說著。

“妳著個滿口胡纏的小妮子!同意讓妳跟格列佛在一起真是我天大的錯誤!”

“或許你們認為我們在一起是個錯誤!但我就是喜歡格列佛!喜歡跟他做愛!即使我們是有血緣的親兄妹也一樣!”

吉賽兒這麼說著,緊接著她就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葛金暴怒的朝她衝了過來,而她現在身上沒有任何裝備,就在這個時候,格列佛衝到了他的面前,伸出了袖劍,刺入了他的心臟。

“格、格列佛?”葛金有些發楞的看著格列佛。

“對不起,但我已經做出了選擇,我想要當一名刺客,所以我不能讓你再繼續傷害誰了。”

格列佛流下了淚水,葛金抓著格列佛的肩,緩緩的癱軟在他懷裡。

“你……你還太年輕了……真可惜……要是再多個幾年……或許你的想法就會不一樣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痛恨格林,卻讓他在格林的身邊學習?你知道明明會有這一天。”吉賽兒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同時也是大家心中的疑問,葛金轉頭看向吉賽兒。

“小妮子……妳感受過仇恨嗎?它就像一個越來越大的黑洞,不論怎麼填都填不滿,直到自己也被黑洞吞噬,但它也是一種力量,黑洞越大,力量越強,我想要變強然後復仇,但因為格列佛進入了我的生命,我對他的愛比黑洞還要強烈,逐漸填滿了那個黑洞,但我很清楚自己已經不能回頭了,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替聖殿騎士賣命,逐漸失去力量最後只會讓我有兩個結果,不是我死,就是我為了再度變強把格列佛丟到黑洞裡,我絕對不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我才把他送走,我知道格林能夠將他教育成出色的刺客,但我沒有想過,格列佛已經優秀的令他的觀點超乎了我們的想像,居然提出了兩邊合作,哈哈哈咳咳!”說完葛金咳出了血花。

“爸爸!”格列佛叫著,瀕臨死亡的葛金轉頭看著格列佛。

“這個世界還沒有準備好接受像你這樣的新觀點,你會被像我這樣該淘汰的老頑固給撕碎的,倒不如……跟我一起走吧。”

在大家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葛金舉起爪子,捏碎了某種東西,大量的火花從他的指尖噴出來,霎那間點燃了他身上所有的引線。

“小心!”一旁的吉賽兒伸出爪子一扯,用力的將葛金身上的炸彈串扯下來,然後迅速的張開翅膀往氣窗飛去。

“吉賽兒!不要!!”

格列佛大喊著,吉賽兒奮力的將炸彈串扔了出去。

“快找掩護!”吉賽兒回頭大喊著,此時被丟出窗外的炸彈串在飛離氣窗沒多遠時就爆炸了,一連串的爆炸在議會建築的屋頂出現,嚇壞了所有的目擊者,議會的屋頂也因此被炸出了一個大洞,大量的建築殘骸從頂頭落了下來。

格列佛雖然擔心吉賽兒的情況,卻還是不得已拖著格林躲到桌子底下,一大塊殘骸落下來剛好擋住了桌子口讓他們不被其他東西砸到,一陣天搖地動之後,格列佛和格林感覺到騷動逐漸停了下來,接著沒多久他們就聽到外投。

“格林!你還活著嗎?!格林!”那是葛瑪蘭的聲音。

“天啊,這裡的情況還真慘。”那是吉米的聲音。

“格列佛!吉賽兒!你們在那?”那是吉帕的聲音。

“我們在這裡!在桌子底下!格林受了傷!吉賽兒她……吉賽兒她剛剛獨自衝出去了,你們先去找她啊!”格列佛大喊著,回想起她被捲入爆炸的場景,格列佛忍不處露出痛苦的神情。

“她在這裡,你們快來!她在這裡啊!” Twilight Sparkle 呼喊著,但是沒有誰聽得見她,剛剛她看到吉賽兒燃燒成一團火球墜落到這附近,被碎石與瓦礫堆埋住,她知道吉賽兒還沒死,卻幫不了她,又焦急又難過。

“她不該在這裡死掉的!她不該在這個時間點死的!”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闇靈他們也飛了進來,看見闇靈絲毫沒有猶豫的朝這邊飛來,動蹄開始就挖起了這邊的碎石塊, Twilight Sparkle 相當驚訝,霎那間還以為闇靈聽得見她的聲音, Twilight Sparkle 又呼喊了幾聲,但闇靈卻沒有反應,直到他們挖到吉賽兒的身體將她拖了出來才大吼。

“喔!這時在是太慘了!”小勇看到吉賽兒的模樣忍不住顫抖,吉賽兒全身上像都有燒傷的痕跡,尤其是背部原本是翅膀的部分,幾乎被燒得血肉模糊,就連翅膀骨都只剩下乾扁焦黑的一小部分,更糟的是吉賽兒還有呼吸,疼痛使她的身體不斷的抽蓄著。

“找到了!她在這裡!而且還活著!快把把醫生叫來!”開心果大吼著。

聽到開心果這麼呼喊,剛剛才被挖出來的格列佛他們立刻就衝了過來。

“她很痛苦……我從沒見過受了這麼大的傷還能活下來的小馬或獅鷲獸,我們必須結束她的痛苦。”闇靈這麼說著,緊接著彈出了袖劍。

“不!你們不要碰她!不要碰她!”格列佛哭喊著,葛瑪蘭在一旁拉著讓他不要過去。

“妳救了格林和格列佛,以及任何可能遭到波及的生命,妳的靈魂充滿了榮譽,妳的事蹟將會存活於我們的心中,現在……安息吧。”

就當闇靈準備刺入吉賽兒的心臟時,一旁的吉帕突然衝過來推開了她。

“我能救她!讓我來救她!”吉帕這麼說著,緊接著她又從自己的嘴裡吐出了大量綠色的黏液,將它們全部敷在吉賽兒的傷口上,一旁的刺客們全都驚訝於眼前這一幕,就在這個時候,闇靈和開心果以及小勇不約而同的彈出袖劍架在吉帕的脖子上。

“不准動!你這隻幻形靈!”

“幻形靈?你們在說什麼啊?”格列佛疑惑的皺起了眉頭。

“拜託讓我救她!她就快死了!”吉帕哀求著,她的脖子卻被袖劍逼得更緊。

“現出你的原形,否則我們就殺了你讓他們知道你是隻怪物!”闇靈怒氣沖沖的說著,吉帕看了看她,接著閉起了眼,從吉帕的腳底下突然泛起了一股青綠色的火焰,被火焰燒顧的地方露出了黑色的身軀,當火焰完全在吉帕身上燒盡時,原本在他們面前的獅鷲獸變成了一隻四肢上面都是坑洞,頭部有著甲殼,背上有著闇藍色翅膀的生物,這副模樣讓周遭的觀眾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拜託……這些我待會兒再解釋,先讓我救她。”吉帕哀求的說道。

“滿口胡言!我們不需要你這隻該死的幻形靈幫忙!我們絕對不會讓你這噁心的生物玷汙我們同伴的身體。”開心果怒叫著。

“放開她,讓她救吉賽兒。”就在這時,葛瑪蘭突然開口命令道。

“葛瑪蘭導師,您不知道,這隻可是幻……”闇靈他們三個驚訝的轉頭過來看著她。

“我當然知道,她是我親自招募的。”葛瑪蘭繃著臉,嚴肅的說著。

“什麼?妳怎麼能與這卑劣的生物打交道?!”開心果憤怒的問著。

“……您也被她迷惑的對不對?”小勇忍不住猜測著。

“我的腦袋清楚得很,我知道小馬國一直在與幻形靈交戰,但這裡並不是小馬國!獅鷲獸與幻形靈並不敵對,以獅鷲獸刺客導師之名,我命令你們這些小馬刺客放開她,讓她繼續做該做的事情!”葛瑪蘭命令著,開心果與小勇一齊望向了闇靈。

“我不相信幻形靈,但我們不得不聽從這裡的刺客首領,我們不能違背這裡的規矩。”闇靈這麼說著,緊接著收起了袖劍,開心果和小勇見狀,也紛紛收起了他們的袖劍。

“招募幻形靈是一個天大的錯誤,他會逐漸取代你們的成員,暗中使你們四分五裂,最後再像捕捉獵物一樣把你們關起來,讓你們活在美夢中,吸食你們的情感,直至死亡!”就在吉帕忙著把一大坨又一大坨的綠色黏液吐在吉賽兒身上時,闇靈氣沖沖的質疑著葛瑪蘭。

“不,她不會的,她是從他們女王那逃出來的逃兵,就跟所有生物一樣,總有不喜歡戰鬥的生物,他們只是想在這裡安心的定居。”

“不!妳不了解!他們的女王對他們來說是絕對的!為了達成任務,他們可以毫不猶豫踐踏我們的情感,我們都有過切身之痛。”闇靈依然堅持己見的說著。

“不要被仇恨蒙蔽雙眼,妳看看吉帕現在做的,她已經三番兩次的為了拯救朋友的性命暴露了自己的身分,這樣的幻形靈你們見過嗎?”

“因為這很可能是他們的詭計!!”闇靈怒吼著,她指了指小勇。

“勇氣他,曾經有一位論及婚嫁的女友,然後有一天的女朋友被幻形靈取代了,幻形靈埋伏在他身邊長達三年之久,大家都認為他的妻子相當賢慧,溫柔善良,當幻形靈收到命令,那隻幻形靈偷了許多刺客的機密逃走了,我們後來才發現他的女朋友被埋在一處樹下,屍體早已經化為了白骨,從此以後他就害怕與誰產生交流,深怕對方也是幻行靈或被幻形靈取代。”

“還有開心果!趁著有一天她不在的時候,有一天她父親回到家時變成了幻形靈,殺光了他們家所有的成員,甚至還把她還在襁褓妹妹帶走,做為生產感情的家畜養著。”

闇靈指著自己。

“而我…‥自從三歲時就被幻形靈拐走,跟她妹妹一樣被當成家畜養大,我一直被他們當作工具使用,一但用完了後便把我關回繭裡繼續做著美夢,我有好長的時間以為美夢才是真實世界,因為真實世界的生活看起來就像噩夢!更糟糕的是幻形靈的繭為了保存獵物還有延緩老化的作用,當我被救出來時,我真的已經五十歲了!半個世紀啊!我甚至在美夢中度過童年,在美夢中獲得自己的可愛標誌,以為幻形靈就是我的父母,我的主子。”

“幻形靈為了讓夢境更加真實,會把真實世界的常識和資訊編織成夢境,所以我雖然已經超過五十歲,身體像是二十幾歲,但我腦中累積的知識卻有將近一整座圖書館這麼多,因為我在夢裡花了一個輩子的時間在圖書館裡讀書和進行研究,我累積的知識讓我在夢中替幻形靈精進了他們的技術,其他像我一樣的小馬接受不了真實世界紛紛自殺了,就只有我挺了過來,妳說我們還會相信幻形靈嗎?”

“我……”葛瑪蘭張大的嘴,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你們沒有理由相信我們,因為我的同族真的做過許多殘忍的事情。”

這時正幫吉賽兒治療的吉帕這麼說著,她看起來相當精疲力盡,但蹄子還是不斷的在吉賽兒傷上塗抹著,把吉賽兒的身體包覆起來。

“就跟你們的世界一樣,許多事情我們都身不由己,我們的進食行為無法受到其他種族的理解而被恐懼,所以我們時常餓肚子,所以才只能用欺騙的方式,融入到其他種族的社會裡吸取情感,但我們的女王越來越不滿足,漸漸的她開始變得殘暴不仁,下達了許多殘酷的命令,開始奴役其他族群,所以,像我們這樣希望和平和自由的幻形靈只能逃走,逃到女王管不著的地方,脫離她的掌控範圍,那時我從戰場上醒來,渾身都是同伴和與我們交戰的敵方身上的血,女王的命令不再傳來,她認為我已經戰死了,而且她也不在乎犧牲我們,所以我逃走了,就跟其他逃走的幻形靈一樣。”

“我們偽裝成奴隸或獅鷲獸來到了小馬國,潛伏在妓院等聲色場所暗中吸食感情,我們時常挨餓,卻很滿足,因為只有在這裡我們才能擁有自由……至少在女王的影響力還沒有到達這裡之前,我們能有自己的選擇。”

吉帕這麼說著,葛瑪蘭也緊接著說。

“我在崔特港發現了吉帕,那時我正在調查一批私運的奴隸,吉帕就在其中,她很飢餓而且無力,於是她把自己幻形成我女兒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會想救她出來,事後她向我道歉,向我坦白,我也曾經吃過幻形靈的虧所以知道那種被欺騙的感覺有多麼不好受,但我還是心軟了,我招攬吉帕,給她吉帕這個名字,收她為徒,教導她幻形靈從沒學過的東西,真心,吉帕一開始學得很彆扭,老是差點露出馬腳,但她真的很努力。”

“後來我遇到了吉賽兒,她的神經真的很大條,即使我行為怪異,卻還是喜歡與我當朋友,而且她也相當叛逆,不會拘限於規則的束縛,甚至當她發現我不是獅鷲獸的時候還跟我說她不在意,這是我第一次,有能毫無芥蒂相處的他族朋友,所以我要救她……可是我一個辦不到,她的傷口太多了,求求你們幫幫我!我的同類!”

吉帕抬起頭呼喊著,她頭上畸形的角發出了綠光,過了不久,從屋頂上的大洞又飛下來了幾隻獅鷲獸,當他們落地之後便回了幻形靈的樣子,這副景象又讓闇靈他們緊張了起來。

“請不要攻擊我們,我們想幫吉帕。”其中一隻幻形靈說著。

“是吉帕幫我們來這裡,教我們她所學到的事,我們很感激她,所以我們想幫助她。”

“如果你們真的無法接受,我們會在確定吉賽兒沒事後離開,答應不再來打擾你們。”吉帕這麼說著,其他幻形靈來到了吉賽兒的身邊,吐出了嘴裡的黏液,漸漸的將她裹包在繭裡。

“真是不可思議……我從來沒有見過幻形靈如此友善。”看到這付情形,闇靈忍不住喃喃說著。

“有誰跟我一樣頭很痛嗎?”開心果問著,小勇和闇靈舉起了蹄子。

“我們需要時間斟酌,在這之前我們會靜看情況,還有……哪裡有酒喝嗎?我想我們需要來上一杯。”闇靈這麼說著,葛瑪蘭露出了微笑,帶領著他們離開。

“她會沒事的,對嗎?”格列佛來到吉帕身邊問著,看著她幻形靈的樣子雖然有些不習慣,但他的心底還是相信她是吉帕。

“我不知道,我們從來沒有治療過這麼大的傷,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吉賽兒的翅膀毀了,我們只能治療肉體,骨頭那些東西就不行了,更別提災後的那些心裡創傷。”吉帕同樣憂心忡忡的看著逐漸被包裹在繭裡的吉賽兒,她就像是一個嬰兒般捲縮在繭裡沉睡著。

“我只擔心到時候,她能不能接受現實世界的殘酷。”

-------------------------------
與『幻形靈』勢力關係提升至『友好』,解鎖妓女招募,可以透過妓女吸引目標注意力。

To Be Continued…

筆者後記:原本想在一集內就完結的,寫到後面想說兩集好了,結果現在寫到這裡四騎士居然才結束一個,這下囧了。
看到這裡,不知道各位讀者的感覺如何?因為在發文期間鮮少人在文章中留言作出回應,我在想是不是因為我寫的不夠好或是讀者們實在沒興趣
拜託,不管好的壞的感想,請花一點時間在這篇下面留言,好讓我知道我到底是在做白工還是歹戲拖棚還是根本沒多少人在看?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