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二十一章 來自小馬國的刺客(7/27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第二十一章  來自小馬國的刺客


隔天一早,吉賽兒一跛一跛的來到了餐廳,像是屁股上長了瘡一樣小心翼翼的坐了下來,身旁跟著的格列佛一臉愧疚的看著她。

“抱歉,我真的沒有料到……”

“閉嘴!去幫我拿吃的來啦,我走不動了。”吉賽兒紅著臉叫著,格列佛點了點頭,匆匆的跑去點餐櫃檯。

“唉呦?!看來我們的小吉賽兒終於長大啦?”就在這時吉賽兒聽到隔壁傳來了一個調侃的聲音,轉過頭去看見是吉帕,正坐在桌子旁翹著二郎腿,爪子甩著自己長長的尾巴。

“妳是怎麼……”

“我可是專家,看妳和格列佛走路的姿勢就知道了,而且……”吉帕又嗅了嗅,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哇喔……對於第一次來說,你們玩的似乎有點過火,我幾乎可以聞到妳屁股燒焦的味道。”

“後面幾次是格列佛要求的啦……男生都是這樣子的嗎?女孩子怎麼可能受的了?”吉賽兒壓低了聲音問著。

“不,大部份的男生兩次到三次就不行了,像格列佛這樣不是因為他太喜歡妳就是他不要命了,或許兩者皆有。”

“嘿嘿……妳想,我會不會替格列佛生下蛋啊?”吉賽兒聽了,忍不住幸福的笑了起來,只可惜吉帕卻沒這麼浪漫的又嗅了一下鼻子。

“抱歉,妳的週期沒對上,真是浪費掉了。”

“妳的鼻子到底是什麼構造啊?”吉賽兒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眼看吉帕收起笑容,又要起身離開,吉賽兒趕緊拉住了她。

“吉帕,我很抱歉,拜託妳別再躲著我了。”

“抱歉什麼?我沒在躲著妳啊。”吉帕眼神飄移的問著,神色看起來有些慌張。

“我只想跟妳說,不管妳是不是獅鷲獸,我們都是朋友,妳不想說我就不追問了,我相信妳。”

吉帕的瞳孔收縮著,有些激動又緊張的壓低聲音問著。

“妳知道了?還有誰知道這件事?妳知道了多少?!”

“別激動吉帕,我呃……只是瞎猜的。”吉賽兒頓了一下,決定隱瞞她當時聽見那隻小馬所說的,深怕被當成瘋子。

“什麼……妳剛剛在套我話?妳怎麼可以這樣?!”吉帕愣了一下緊接著生氣的問著。

“不,我剛剛說的都是真心話,吉帕,妳救了我一命,還幫我救出格列佛,不論妳是什麼都不影響我們的友誼,現在就算妳說妳是聖殿騎士我都不會介意。”

“吉賽兒,拜託,別在這種時候開這種玩笑,還有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妳,我不是聖殿騎士,而且妳不知道妳的諒解對我來說有多麼的意義重大,謝謝妳。”

吉帕開心的擁抱了吉賽兒,吉賽兒雖然也很高興,但屁股上的疼痛卻讓她開心不起來。

“吉帕夠了……我的屁股好痛。”

“喔!對齁,等等來我房間,我有些『藥膏』可以幫妳治療。”

“又是那些黏液嗎?可以換別的嗎?”吉賽兒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喔,妳不知道有多少傢伙獵捕我們就是為了要取得那些藥膏,為了救妳我都冒著身分暴露的危險豁出去了,拜託妳千萬不能說出去喔。”

“我不會讓那些傢伙傷害妳的,吉帕,我保證。”

“謝謝,妳真是個好朋友,還有妳真的最好來我那一趟,妳沒有清理的很乾淨,那些味道一直在刺激我的鼻腔,真的令我蠢蠢慾動。”說完吉帕火速的親了吉賽兒的嘴一口,在吉賽兒錯愕和震驚的表情下調皮的向她眨了眨眼後就離開了。

“剛剛吉帕是不是……”這時格列佛帶著他們的早餐回來,正好看見吉帕和吉賽兒怪異的舉動。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吉賽兒搖了搖頭。

“恩,的確很像吉帕的風格。”格列佛聳了聳肩,接著便在吉賽兒身邊坐下,貼心地替吉賽兒送上早餐。

用餐到一半,餐廳裡又出現了三名身分特殊的小馬,整個餐廳裡的刺客都轉頭好奇地看向他們奇異的外表,只見那三隻小馬在巡視餐廳時發現了吉賽兒的身影便露出了虎牙微笑地向她走來。

當闇靈他們三個走近時,吉賽兒正想像格列佛介紹他們時,格列佛卻先站了起來,將右爪放在胸前心上的位置,十分有禮貌的向闇靈行禮。

“闇靈導師,好久不見了。”

“啊!我記得你是叫格列佛對吧?你的羽毛顏色還是這麼的鮮豔亮麗,真是好久不見了,距離上次我來這裡,好像有快十年了吧?”闇靈笑著點頭說。

“刺客導師?!闇靈是刺客導師?!也太年輕了吧?”吉賽兒差點沒把嘴裡的早餐給噴出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年紀看起來只比她大一些小馬會是一名刺客導師。

“晉級成為刺客導師無關年齡,凡是擁有能夠教導新生的知識和對兄弟會有重大貢獻者便能被議會提拔為刺客導師。”格列佛解釋的說道。

“這是我的天賦,我的可愛標誌象徵的意義是知識的傳承,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教導新生如何探索教條的深意,這是我成為刺客導師的原因之一。”闇靈這麼說著,接著便悄悄靠近吉賽兒,用蹄子遮著嘴偷偷說著。

“但其實我已經六十三歲了,我保養得很好。”

“闇靈,不要開這種玩笑。”開心果扳著一張臉。

“其他兩個也是刺客導師嗎?”吉賽兒不禁好奇的問。

“不,他們兩個只是小馬國兄弟會派來協助我調查你們這邊內賊的刺客成員,我的夥伴,介意我們一起用餐嗎?”

闇靈這麼問著,吉賽兒和格列佛互相忘了一眼,接著點了點頭。

在早飯時間,闇靈向格列佛介紹了一下開心果和小勇,格列佛臉上的反應就跟吉賽兒一樣,然後她解釋了他們來到這裡的原因,為了調查有關兄弟會內賊的案件,因為涉及到許多議會的高層,所以獅鷲獸的刺客議會特地向小馬國的兄弟會申請支援,希望由比較公正而且不太可能涉案的第三方來協助調查,闇靈和開心果還有小勇組成了一個調查團,準備好好開始調查這件事情,他們首先要做的,就是聽聽吉賽兒和格列佛這些當事者的證詞,於是吉賽兒和格列佛便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說給了他們聽。

“所以說,你們都認為格林不是內賊囉?”闇靈聽了點點頭問道。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格林為了這個地方奉獻了一輩子,他不可能會親自毀了這裡。”格列佛搖了搖頭說。

“那有誰跟他有過過節嗎?我聽說一個叫做葛金的刺客導師在一個星期前有與他發生過爭吵。”

“這我們不太清楚,不過他都活到這麼老了,一生中難免會有些仇家吧?”吉賽兒問著。

“但能恨他到巴不得把兄弟會毀了再栽贓給他,這樣的深仇大恨可不常見,對方一定是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才能夠辦到。”闇靈這麼說著。

“你們相信格林是無辜的,對吧?”吉賽兒滿懷希望的問。

“是的,我也曾經與格林交流過,他相當具有刺客導師的風範,但現有的證據對他相當不利,議會的調查員在他的房間裡搜到了許多署名給死亡騎士的信件,發信者有大部分都是已知的聖殿騎士成員,還在他的抽屜裡找到了刻有他名字的聖殿騎士徽章。”

闇靈這麼說著,吉賽兒和格列佛聽了,心底不禁涼了半截。

“呃嗯……而且刺客議會很希望能盡快結束這場風波,所以他們一直傾向於用這些證據將格林導師定罪。”小勇也這麼說著。

“不!他們不能這麼做!你們不會讓他們這麼做的對嗎?”吉賽兒焦急的問著。

“我們只是協助調查真相,並沒有權利去決定議會如何判決,但如果妳問我們的看法,格林是被栽贓的。”闇靈這麼說著,接著一旁的開心果卻冷哼了一聲。

“那些證據好找的過火,信件在辦公室裡藏的到處都是,是我的話絕對會在看完那些信件後燒掉,何必留下來?因為只要單單一封被找到,就已經足以讓自己完蛋了。”

“而且那枚聖殿騎士紋章也太新了,就算是保存良好,上頭也會因為攜帶而磨損,比較像是做好後就一直擺著沒使用過一樣。”小勇緊接著說。

“或許我們可以去找那些寄信給他的聖殿騎士,他們當中肯定有誰能任的出死亡騎士是誰!”格列佛建議著。

“我們相信這條路是死胡同,那些名字可能是用來誤導調查的名字,具我們現有的情報顯示,那些名字有多數以上都已經死亡或失蹤,就算我們可以找到死亡騎士的回信比對字跡,我們的時間也根本不夠,刺客議會決定在一個星期後做出判決,除非我們能找到新證據拖延調查時間。”

“等等,你們是昨天晚上才抵達的吧?怎麼會有這麼多時間調查出這麼多事情?”吉賽兒忍不住疑惑的問。

“我們夜翼習慣在夜晚保持清醒,一整個晚上我們都在了解情況,直到……”

闇靈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叩!的一聲,大夥轉頭一看,發現小勇的頭已經倒在了一盤燕麥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做?”格列佛問著。

“就跟我先前說的一樣,我們必須調查當事者的口供,所以我才來找吉賽兒,她是格林事發前極力想保護的徒弟,根據調查資料,格林的說法總是相當保留,或許吉賽兒能卸下他的心防問出有用的線索,我已經跟葛瑪蘭申請讓她加入了調查團,現在她可以用調查團的名義調查這件事。”闇靈這麼說著,接著又聽見咚!的一聲,原來是開心果從位子上滾下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那我呢?我能幫忙什麼?”格列佛問著。

“問的好!我有跟你們提起過我們為了趕來這裡其實已經三天沒有休息了嗎?吃飽以後特別想睡,你可把我們運回房間並在傍晚叫我們起來嗎?”闇靈笑著說,接著他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向了餐廳門口,然後還沒到達那裏上半身就先趴在了地上,屁股翹的高高的睡著了。

“我會想辦法送他們回去,妳先去找格林吧。”格列佛搖了搖頭,轉頭向吉賽兒說著。

“好。”吉賽兒站了起來,格列佛卻在這時發出了一聲驚叫。

“喔!呃!我想妳先回房間一趟比較好,妳的呃……我的嗯……”格列佛有些尷尬的說著,吉賽兒順著他的視線往下一看,也跟著發出了一聲驚叫,接著夾著後腿匆匆的開溜,留下格列佛湮滅證據。

離開了餐廳之後,吉賽兒先去吉帕那裏請她幫忙處理一下,只是她很快的就就後悔了,當吉帕替吉賽兒清潔完之後,吉賽兒幾乎說是用爬的方式離開她的房間,臉上布滿潮紅,稍稍的癱坐在外休息一下才恢復力氣,吉帕清潔的方式相當徹底,吉帕似乎也很滿足於這項活動,在她離開的時候精神奕奕的向她道別,並告訴她有需要隨時樂意幫忙。

整理好情緒之後,吉賽兒前往了格林所在的拘禁室,自從那件事情之後他就被拘禁在那裏,重兵防守,這期間除了調查成員外一律禁見,在她來的時候門衛早就接到了通知,讓開一條路讓吉賽兒進去。

以拘禁一名刺客導師而言,這間拘禁室完全不失對待刺客導師的水準,從桌椅到床鋪一應具全,甚至還有室內廁所和一整排書架,住的品質比吉賽兒的宿舍還要好上幾十倍,除了不能自由進出外,格林幾乎可以在裏頭做任何事,只是現在的格林卻只是沮喪地坐在椅子上,雙眼盯著放在他面前桌上的一大盤食物和裝著紅酒的銀杯發呆,連紅酒都有啊!

“格林。”吉賽兒出聲喊著,格林微微抬起頭來,攤開爪子示意她坐到對面的椅子上。

“格列佛怎麼樣了?”

吉賽兒剛坐下來,還沒有開口說明她來的目的就先被格林問道。

“很好,他已經從被關在監獄的虛弱中恢復了,你呢?我看你好像沒什麼吃。”

“用不著擔心我,在我獲得清白前,我是不會倒下的。”格林漠然的說著,他的眼睛沒有看著吉賽兒,似乎有所心事的在發楞。

“格林,我很抱歉,我……”

“不,這不是妳的錯,妳只是陳述了妳所知道的事實,即便那個事實是為了設局陷害我所準備的謊言。”

“你絕對不是死亡騎士,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出賣我們。”

“當然,我絕對不會放棄他,或者妳。”

“我?”吉賽兒有些受寵若驚,她知道格林是她的導師,但她也知道自己是格林最頭痛的學生,格林總是三不五時的教訓她,恨不得把她抓起來綁在樹上鞭打,所以她從沒想過會從格林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我會這麼說不僅僅是因為妳是我的學生或是必須做出其他導師的榜樣,吉賽兒,妳總是太急著行動,做事不考慮後果,更麻煩的是妳總會拖著其他同伴下水,我以前……曾經與像妳這樣的刺客共事過,我們曾經也是個性叛逆的一群年輕刺客,我們一起出生入死,互相支援,做了許多不可能的任務,妳總讓我想起她,在妳身上,我看到了她的影子 ……我甚至覺得妳長得像她。”

“吉塔娜對吧?葛金在走之前也說我很像她,可以跟我說說她的事嗎?”吉賽兒好奇的問,只見格林又看了她一眼,眼中閃過了一絲光亮。

“是的,在我們年輕的時候,當時我、葛金還有葛瑪蘭以及她是兄弟會裡最傑出的團隊,吉塔娜負責領隊,她是隻擁有領袖特質獅鷲獸,善於鼓舞士氣,不論情況有多麼的危急和絕望,她永遠都不放棄,大家都會被她的精神給感動,當然這也使她捅了相當多的婁子,都是我們在替她收拾善後。”

格林說到這裡,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這可嚇傻了吉賽兒,通常他會笑都是為了迎合場面,但這個笑容的確是發自內心的笑,這種情況通常只有在吉賽兒因為犯錯自嘗苦果的時候才會出現,原來自己這麼像她。

“所以,她是你的伴侶嗎?”吉賽兒問著,她從沒聽格林提起過,她甚至以為格林從來沒有愛過,只見格林的臉色在吉賽兒這麼問的時候一沉,吉賽兒就知道自己要倒楣了。

“不,當年我和葛金,也是瘋狂的追求著她,甚至發誓可以為她犧牲一切,吉塔娜也是相當困擾,這段三角關係持續了好久,後來我輸了,葛金有一次為了救她失去了一條腿,連我都甘拜下風,後來他們兩結了婚。”

“喔!真是狗屎!”格林這麼說著,吉賽兒卻發出了一聲叫聲,格林疑惑地望向了她,吉賽兒卻只是在反應過來像他露出了尷尬的笑容,示意他繼續。

“可惜好景不長,有一天她和葛瑪塔的丈夫和孩子們到某一個城市執行任務的時候,那座城市遇上了戰爭,士兵攻打著那座城市,他們受困在其中,就在當時,刺客議會討論著是否要派刺客去營救他們,葛金和葛瑪蘭強烈的向他們請求著,而我……是我要求他們不要派刺客去的。”

“為什麼?!”吉賽兒有些不敢置信,只見格林陷入了長長的沉默之中,過了好久才繼續開口。

“因為我們那時候在與聖殿騎士打仗,雙方都用盡了最後的力量,如果我們調度刺客過去救援,就會分散兵力,使這場戰爭失敗,吉塔娜很清楚,葛瑪蘭的丈夫和孩子們也很清楚,也很清楚葛金和葛瑪蘭會不計一切代價的要求議會出兵救援,於是他們寫了一封信給我,要求我阻止他們,並向我保證他們自己會想辦法逃出來。”

格林眼眶裡閃動著淚光。

“我遵守了我對他們的承諾,但是他們卻沒有成功逃出來,應該說他們根本沒打算逃走,吉塔娜為了幫助城鎮的居民逃難留了下來,葛瑪蘭的丈夫和孩子也跟著留了下來,依據目擊者最後的描述,吉塔娜和葛瑪蘭的丈夫衝回一處火場拯救居民後,那裏過不久就倒塌了,葛瑪蘭的孩子,在護送平民離開的過程中被弓兵的箭雨射殺,只有她滿目瘡痍的屍體被找回來,葛瑪蘭也因此心碎的好幾個月都不跟我說話。”

“後來我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死亡騎士設的局,目標一開始就是他們,為的就是引誘我們分散兵力,葛金知道後就崩潰了,他將格列佛的蛋交給兄弟會照顧,展開了他的復仇行動,一次又一次的任務他都將自己往死裡送,每一次都是傷痕累累的回來,讓自己在鬼門關前徘徊,我為了安撫他的情緒,將三歲格列佛交給他養,起初他當然十分抗拒,甚至不敢看格列佛一眼,但我永遠都忘不了格列佛那小子第一眼看到葛金所說的話。”

格林說著,臉上是無限的感慨。

“他伸出了小小的爪子,放在葛金剛失去的左眼繃帶上,說著不知道他是從哪來學來的話,有模有樣的對他說『願你的痛苦能獲得平息』。”

格林搖了搖頭,眼淚從他的眼眶中滑落。

“可惜妳沒辦法看到,葛金當時哭的就像小孩一樣,從那天起,葛金就退居二線,一面做著聯絡員的工作,一面將自己的一切全部教給格列佛,但葛金卻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就將他交給我訓練,說沒辦法狠下心來對格列佛嚴格,總有一天他會死於他父親對他的愛,請我將他訓練成一名優秀的刺客。”

格林說完,長嘆了一聲,接著拿起了酒杯喝著,替他乾燥的喉嚨潤喉。

“關於吉塔娜,你會因此後悔嗎?後悔當初跟她一起行動,然後被她拖下水嗎?”

“……不,我要是後悔了,等於是愧對了他們,愧對了我所有失去的同伴。”

“……即便是她愧對了你們?”

“妳在說什麼鬼話啊?!她沒有愧對誰!”

格林聽了相當生氣,眼睛直瞪著她,吉賽兒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問。

“葛瑪蘭的丈夫……是不是叫做葛奇?”

“沒錯,妳怎麼知道,是葛瑪蘭或誰告訴過妳嗎?”格林生氣地又喝了口酒。

“吉塔娜和葛奇……是我的父母。”只見吉賽兒深吸了一口氣,有些緊張的說著。

這下格林把酒全都噴在了吉賽兒的臉上。

“妳說什麼?!”

格林的怒吼聲從拘禁室裡傳來,拘禁室的門衛連忙衝了進來,看見格林抓著吉賽兒的肩膀猛搖,緊張的抽出了配劍。

“不不不!沒事!我們只是在談論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你們不可以聽,出去!”吉賽兒回頭阻止的說著,門衛們狐疑地望著她,再三確定後便收起了劍走出了房間。

“告訴我怎麼回事?!”等到門衛離開後,格林再次跟吉賽兒問著。

“我、我當時還小,所以記的不是很清楚……先放我下來啦!”吉賽兒掙扎著,格林的爪子都要嵌到她肉裡了。

“把妳知道的都告訴我!”

“在我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在古羅鎮上做著雜工,因為他們的身上都有火焰燒傷的傷痕很醜,所以一直找不到好工作,但他們還是很努力的養育著我,然而有一年,鎮上爆發了羽流感,他們也被感染了,身上的燒傷似乎讓他們的免疫力更弱了,過了不久他們就雙雙去世,在我爸爸死之前,他告訴我他們以前曾經是刺客的一員,但因為厭倦了刺客的生活,拋下了各自的家庭私奔,希望在他死後我能回到刺客那裏去。”

“但我的媽媽卻不想這麼做,她說她在那裏的感情一團混亂,兩個她不愛男生一直在為他爭風吃醋,她一直想叫他們停下,但他們卻不肯,甚至越來越走火入魔,她只好免強答應其中一位為她付出最多的男生跟他結婚,但她從沒告訴我格列佛是我哥哥或是她先前有生過其他蛋!後來他愛上了我的爸爸,他在毀容前是個大帥哥,到處風流,後來不小心生了我的姊姊才跟他的前妻結婚,在一次任務中,他們兩個被火焰燒傷,是我爸爸救了她一命,後來他們兩個之間擦出了火花,他們覺得自己因為那場火災而找到了真愛,除了彼此之外沒有誰會因為他們外貌愛他們,結果好像是老天在懲罰他們似的,他們就因為羽流感死了。”

“我真是……我真是不敢相信居然會是這樣……”格林摀著腦袋,癱坐在椅子上。

“我需要再喝一杯……妳要嗎?”

“不!我上次這麼做的結果差點害自己被毒死,所以我決定再也不與誰喝酒了!”吉賽兒搖著頭,格林聳了聳肩,替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然後將自己的鷹嘴埋在酒水裡。

“我知道這事情很令你震驚,我現在也快瘋了,我那時才五歲!聽到這消息我都要崩潰了!然後在他們都死後,我原本想爛在街上的,但是命運卻好像玩弄我不夠似的又救了我,我成為了街頭孤兒的一員,接著碰到格列佛,加入了刺客,然後殺死了自己的在街頭流浪時的弟妹,現在又發現格列佛是我同母異父的哥哥!還是在我跟他做愛完的隔天!”

“咳咳咳咳咳!”

格林發出了像是要被噎死的嗆咳聲,外面的們為又衝了進來,見到格林在對著地板猛咳,吉賽兒則在拍他的背替他順氣,互相忘了一眼聳聳肩後又離去。

“為什麼你們現在的青少年總是在結婚之前就做那檔事!腦袋有洞是不是啊!”

“ YOLO !老兄!生命只有一次嘛!況且要不是你們的感情狀況亂七八糟!我和格列佛會變成現在這種窘境嗎?!”

“唉……那個著名的小說家森公毅說的沒錯,我們的生活就像一本小說,作者卻老是愛開玩笑……這事情絕不能洩漏出去,這不只攸關著刺客的聲譽,還可能攸關妳的性命,我沒辦法想像當葛瑪蘭和葛金知道後會對妳怎麼樣,我現在真的有些慶幸我沒結婚,不用面對這種蠢事。”格林在吉賽兒的協助下爬回了自己的椅子後說著。

“那、那萬一格列佛又想要我怎麼辦?我不可能突然就甩了他啊!”吉賽兒為難的說。

“找理由推拖掉啊,你們是兄妹!不可再做這種事情了。”

“……那如果是我想要的話怎麼辦?”吉賽兒不捨的問。

“去找吉帕,我聽說她專門處理這事。”

“哈啾!”

遠在另一頭的吉帕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噴出了一些綠色黏液。

“好像有誰在說我壞話?你覺得是誰?”吉帕抹著鼻子問著。

“我不知道,不要再纏著我了!”奶油花生快步走著,眉頭深鎖。

“嗯──不要不理我嘛,我知道你現在空虛寂寞,所以想讓你好過點嘛。”

“不要煩我啦!!”

這個章節因為比較長一點,所以不像往常一樣兩章節放,第一集也即將進入尾聲,希望讀者們到目前為止還喜歡,有甚麼感想和心得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