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十九、第二十章(7/20更新)

樓主 ahoy829
GP1 BP-

第十九章  爭端與指控


過了不知道多久,當吉賽兒再次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輛篷車裡,此時天色才剛亮,遠遠還可以看到炎岩城的方向冒著黑煙,吉賽兒轉頭看著前方,葛金和格列佛正坐在駕駛座上,前頭是吉帕和吉米在拉車,模樣相當疲憊,他們一定是馬不停蹄的拖著她走了很久,雖然裡頭沒有半隻馬。

“格列佛……”

吉賽兒說著,前頭的格列佛一聽到,立刻從自己的位子上彈起來,沖到了吉賽兒的身邊。

“吉賽兒,妳醒了?各位!吉賽兒醒了!”

此時篷車停了下來,大夥一個勁的跑上了篷車圍著她,問她傷口還痛不痛,需要些甚麼,吉賽兒只說了她想喝水,葛金就一把推開了他們。

“去去去!讓點空間給她呼吸!給我回去拉車,離下一個城鎮還有距離那呢。”葛金驅趕著他們說著,吉帕和吉米抱怨的離開,此時格列佛趕緊從一旁拿來水壺,抬起吉賽兒的頭,小心的送水到她嘴裡。

“怎麼樣?還要嗎?”格列佛關心的問著,看著他如此為自己擔心,吉賽兒忍不住露出了迷濛的笑容。

“我們怎麼逃出來的?”

“我們來到了頂樓,正好監獄的大樓倒塌,把我們送到了圍牆的另一端,現在炎岩城裡亂成了一團,我們趁機偷了一輛篷車跑了出來,過程中妳一直都沒有反應,害我差點以為妳也死了妳知道嗎?”

“……葛麗塔的事情我很抱歉。”

“不,應該道歉的是我,我不該對特地來救我的你們說出這種話的。”格列佛搖了搖頭。

“你在那個時候說的話是真的嗎?你願意為了保護我加入聖殿騎士?”

“……那只是我情急之下說的話而已,沒有其他意思,妳不要誤會。”格列佛沉默了一會兒後說,她的回答令吉賽兒有些心灰意冷。

“你真的,很愛她嗎?”

“……是的,葛麗塔跟我從小就一起長大,她的父母親也是刺客,但很早就因為任務而犧牲了,於是她被送到葛金那與我同住,我的父母在我出生前就死了,所以我不能理解失去父母有多難過,但還是盡力的安慰了她,從此之後我們就一直對彼此有好感,之後她向我表白,我們也順勢在一起,後來……就是妳所知道的那些。”

“格林……”聽到他的名字,吉賽兒忍不住回想起葛麗塔死前所說的話,這讓她的心情不禁下沉。

“怎麼了?”格列佛見到她的臉色有些不對勁,於是出聲問著。

“不,沒事……所以說,你那時聽到葛麗塔的事情後隔天就跑出去,是為了找她嗎?”

吉賽兒問,看到格列佛點頭,吉賽兒的心情更糟了,原來格列佛根本不是為了她才行動。

“我尋著消息來到了炎岩城想找她問個清楚,結果就被抓住了,原來那些消息是她故意放出來的,讓我落入圈套,她想要招攬我加入聖殿騎士,但我一直都在故意拖時間,想從她嘴裡套出誰是內賊。”

“拖延?葛麗塔跟我說你們這兩個星期以來一直在監獄裡到處做愛。”吉賽兒冷冷地問著,格列佛的表情一僵,微微的撇過頭,神色有些不自然。

“告訴我實話,你是不是猶豫了?猶豫著要不要加入聖殿騎士,就為了跟她在一起?”

“……不重要了,她已經死了。”

“不,她跟你說過,死亡騎士也是你關心的對象。”

“這不可能,我……”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呢?”

“……吉賽兒,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葛麗塔死前是不是跟你們說了什麼?”格列佛皺起了眉頭。

“……葛金還沒有告訴你?那我也不說了。”吉賽兒別過頭,逃避著問題。

“吉賽兒!”

“我很累了,我受了重傷,我想要休息,你去問葛金!”吉賽兒閉上了眼,然後就不說話了。

“葛金?”格列佛回過頭。

“時機還沒到,我還得多斟酌這件事情,你如果太閒的話下去和吉比換位置吧,從剛剛到現在他根本是被推著走的。”

“我叫做……吉米啦,不過我真的很需要休息,我不善長體力活兒。”吉米有氣無力的說著。

“我覺得你叫做吉比就叫吉比。”葛金愛亂取綽號的毛病又發作了。

格列佛深吸了一口氣,下去跟吉米換了位置。

吉賽兒躺在車上,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攪得她的腦袋一片混亂,葛麗塔、格林、格列佛還有吉帕……那隻紫色的小馬說吉帕不是獅鷲獸是怎麼回事?

吉賽兒偷偷望著吉帕,吉帕則是一派輕鬆的跟一旁一起拖車的格列佛聊天,調侃他跟葛麗塔這兩個禮拜怎麼樣找樂子,絲毫沒有在意格列佛因為她在調侃一名死者而面露不悅,還是一樣白目。

又過了一個星期多,吉賽兒身上的傷口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吉帕弄得那個黏黏的綠色液體雖然噁心,卻很有效,綠色的黏液乾掉之後在她的傷口上留下了一層結塊,就像傷疤一樣,等到它自動脫落的時候吉賽兒的傷口已經消失了,連縫合傷口都不用。

吉賽兒曾經偷偷問過吉帕綠色黏液的事情,吉帕臉上雖然笑著說是她把一個秘密藥方放進嘴裡與唾液混合後製成的,但吉賽兒看得很清楚,她沒有往嘴裡丟進任何東西,只是看見吉帕一副憂心忡忡,心神不寧的求她別問了,吉賽兒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

最後,他們回到了獅鷲岩,然而在獅鷲岩等著他們的,是一群的刺客,奶油花生也在其中,由表情嚴肅的格林和葛瑪蘭帶領,葛瑪蘭的年紀要比格林年輕一些,身材有些擁腫,有著白色的頭羽和暗紅色的毛皮與棕色的翅膀,眼睛的周圍像吉賽兒一樣有著淡淡的綠色眼影,她是吉帕的導師,一般情況下,只有導師級的刺客才資格擔任其他刺客的導師,她與格林和葛金,是最初籌措並建立起獅鷲岩據點當刺客地方總部的長老級刺客。

當吉賽兒他們一回到了獅鷲岩,格林首先氣沖沖的走到吉賽兒,突然就是一個耳光,力道之大甚至將吉賽兒打倒在地,格列佛他們想要上前制止,卻被他身後那群拿著十字弓的刺客指著。

“妳……妳知不知道妳替自己惹上了多大的麻煩?!”格林氣得全身都在顫抖,一旁的格列佛想要出聲,卻被他伸出爪子示意制止。

“你的帳我待會兒再跟你算!”格林這麼說著,格列佛閉上了嘴,只是憂心忡忡的看著吉賽兒慢慢從地上爬起來。

“格林,我知道我犯了許多不可挽回錯誤,但……”

“是死刑啊!”格林崩潰地大吼著,這句話讓大家都嚇了一跳。

“在妳誤殺了刺客的成員後又在管制期間傷了一名刺客抗命私自去拯救格列佛,完全將刺客的教條踐踏在腳底下,妳這樣的行為將會為兄弟會帶來極大的危險,議會判了妳死刑……”格林再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不僅摀住了臉,彷彿在讓自己的淚水不被看到。

“死刑……”吉賽兒愣愣地說著,剛剛所有準備要與格林抗辯的勇氣頓時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令心跳凍結的緊張感。

“不!這件事情是我主導的!”

就在這時,葛金突然說話了,他站了出來,大家都驚訝的望著他。

“是我去找吉賽兒,是我騙她說刺客議會給了她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是我讓吉賽兒去就格列佛的。”

“葛金?”吉賽兒發出了疑惑,葛金只是轉頭瞪著她用眼神示意她閉上嘴。

此時葛瑪蘭走向前,表情相當嚴肅的看著葛金。

“葛金,你所說的都是真的嗎?在你回答之前可要先搞清楚,如果你真的做了那些嚴重違反兄弟會規則的事情,你可能會被剝奪刺客導師的身分,甚至可能被兄弟會趕出去,你會失去你一輩子所努力的一切。”

“不,葛瑪蘭,妳說錯了一件事,我很早就失去一切,妳看看我!我的身體和精神狀況早就大不如前了!孤獨而且孓然一身,而我唯一剩下的就是格列佛!這是你們兄弟會欠我的!你們二十幾年前放棄了我的妻子!現在又要放棄我的兒子!我就算是拚了老命,也不會再失去他!!”

葛金此話一出,大家都嚇傻了眼,尤其是格列佛,他的眼睛睜大到眼球都要掉出來了,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的父母早在他還是顆蛋的時候就已經死了,他就像其他在刺客兄弟會裡的孤兒一樣,他一直這麼認為著,即便是葛金待他如父,他的心底仍是認為自己沒有父親,現在仔細一看,葛金身上的顏色跟格列佛是有些相似之處。

“葛金……我說過我會盡力救他的,格列佛對我來說也像親生兒子般重要。”格林悲嘆的說。

“收起你的偽善吧!格林,葛麗塔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她說你就是死亡騎士,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你當初會說服議會不要向那個村莊進行救援!是你讓我的妻子、葛瑪蘭的丈夫和孩子戰死在那裏的!”

“我不是死亡騎士!我不是內賊!這是一項相當嚴厲的指控!你有任何證據嗎?!”

格林先是一愣,然後氣憤地大吼著。

“我現在沒有任何實質的證據,但吉賽兒當時也在那,她也親耳聽到葛麗塔說的話。”葛金指著吉賽兒說著。

“吉賽兒,葛金說的是真的嗎?”葛瑪蘭問著,她的語氣有些不安,似乎也被剛剛葛金說的話給動搖。

大家都看向了吉賽兒,吉賽兒看了看葛金,又看了看格林和格列佛。

“……是的,葛麗塔的確是這樣說的,但我不相信格林是背叛者!”

“這樣就夠了!之後的事情我們進行調查的。”葛瑪蘭這麼說著,她眉頭皺的很深,接著她轉向格林說道。

“格林,如果你真的無罪,刺客議會會還你一個清白,在那之前我希望你好好接受調查。”

“除非你認為刺客議會沒辦法做出正確的判斷。”葛金語帶諷刺的說著。

“……不,我相信議會會做出正確的判決。”格林看著葛金許久,點了點頭說著,看著格林被銬上鐐銬,葛瑪蘭回頭向葛金說著。

“葛金……即使最後查證屬實,你所做的那些也……”

“我知道,我不再勝任刺客導師的職務……”葛金點了點頭,看了格列佛和吉賽兒一眼,接著拍拍葛瑪蘭的肩膀。

“接下來的事情就要多麻煩妳了,替我好好照顧他們兩個,吉賽兒就像是吉塔娜一樣,有勞妳多費心了。”

說完葛金轉身一跛一跛的離去,奶油花生跑出來想要跟上,卻被葛金伸出爪子制止了。

“對不起了,奶油花生,依規定我不能再擔任你的導師了,我相信兄弟會會派其他更適任的指導者來當你的導師,你留下吧。”

“但、但……你要去哪裡?”奶油花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就跟以前一樣,在大陸上四處遊蕩,做好一名連絡員的工作……如果我還能當一名刺客的話,還有別著麼愛哭,會讓其他刺客笑話的,刺客可不能這麼優柔寡斷。”

“等等!”格列佛叫著,葛金回過頭來望著他。

“為什麼?為什麼你先前都不說?!為什麼你瞞了我這麼久?格林和葛瑪蘭他們對嗎?為什麼都不跟我說?”

“……因為我害怕,我害怕你跟我走上同樣的路,因為失去至親而陷入瘋狂,我害怕哪一天我死了你也會有同樣的下場,害怕你是用怎麼樣的眼光看待我殘缺的身體,害怕很多事情……一次又一次的讓我開不了口,我要求他們不要告訴你,只求能陪你度過你的童年,事實也證明我是個糟糕的父親,非得要到這種時候才能跟你坦白。”

葛金說完,便離開了獅鷲岩,留下失魂落魄的格列佛和惆悵的看著他離去的格林和葛瑪蘭。

第二十章  當月亮最圓的夜晚


接下的一個禮拜,吉賽兒簡直覺得自己生不如死,刺客總部裡瀰漫的一股沉重的氣氛,兩名刺客導師因為上次的事件而遭到革職和調查,葛金在之後便下落不明,刺客議會竭盡全力的想找出格林是否就是死亡騎士的證據,每一天都有刺客被議會叫去問話,尤其是吉賽兒,她不斷的向刺客議會解釋了那天發生的經過以及堅信格林並不是死亡騎士的事情,總部裡也有越來越多的刺客向她投射異樣的眼光,更糟的不只這樣,吉賽兒的朋友們在那天之後便鮮少與吉賽兒交談。

格列佛時常關在自己的房間裡出來,唯一會出來的時候不是上廁所就是去吃東西,碰到吉賽兒打招呼也只是淡淡地回應了幾句,奶油花生因為葛金走了情緒陷入了低潮,還是刺客見習生的他失去了自己的導師,葛瑪蘭還沒有時間替他安排另一位指導者,他自己似乎也不太願意給其他指導者教,三不五時的就跑去求葛瑪蘭請她恢復葛金的職務,死纏爛打直到他被扔出辦公室為止。

至於吉帕,自從那一天後她也一直避著吉賽兒,幾乎不怎麼跟吉賽兒說話,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見到吉賽兒過來,立刻就裝做自己在忙的走開,吉賽兒非常確定她在裝忙,因為她的導師葛瑪蘭忙到根本沒有時間派任務給她,差點忘了還有吉米,這個被吉賽兒從監獄裡就出來的天才發明家,現在葛瑪蘭給了他一個房間以及能夠提供的資源,讓他能專心研究從監獄裡帶回的古文物,但吉米在這誰也不認識,只有吉賽兒跟他比較熟一點,因此吉賽兒理所當然的就成了他的保姆。

當吉米的保姆簡直是一場惡夢,吉米就像是一隻長不大的小獅鷲獸,三不五時就使性子鬧脾氣,先是哀嘆奇奇和蒂蒂不在身邊讓他傷心難過沒幹勁,再不然就是喜歡分心和到處亂跑,來這裡一個星期,他幾乎逛遍了整個獅鷲岩村落,並對刺客本部的防禦機制感到相當不滿意,擅自加裝了一些機關和陷阱,而且居然裝完後就忘了!現在三不五時就會有刺客誤踩機關被打飛出去,幸好比起致命的陷阱,吉米裝的陷阱更像是惡作劇,還沒有誰因此而死掉,但還是造成了許多麻煩,吉賽兒卻被抓去葛瑪蘭的辦公室痛罵了好幾次,真是活受罪。

某天晚上,吉賽兒在村子裡無精打采走著,大半夜的她被吉米給吵了起來,原因只是吉米半夜肚子餓想吃個三明治什麼的,於是吉賽兒終於受不了,在狠揍他一頓後還是出來替他找吃的,在厚著臉皮打擾了一些值夜班的同伴後,終於找到了幾塊麵包和用葉子包裹的果醬,現在正準備帶回去給吉米。

“要是他敢叫我替他做三明治的話我發誓就把他做成三明治吃了。”吉賽兒邊走邊抱怨著,突然她的後傳來了一個聲響。

“喂!妳!”

自從吉賽兒成為見習刺客後已經沒有再遇到過誰能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她的背後,而且還是距離進到可以相當容易就將匕首捅進她要害的地步,因此她反射性的彈出袖劍向後一揮,對方似乎也有所戒備,而且不是省油的燈,只見她的蹄子立刻就撥開了吉賽兒的袖劍,並且借力使力的踢了她的後腿讓她跌倒在地,吉賽兒懷中的麵包和果醬飛了出去,被另一名暗紫色的小馬飛到空中接了下來。

“唉呦!真是好險!差點就掉地了。”那隻接住麵包與果醬小馬這麼說道,在月光的協助下,吉賽兒驚訝地見到那隻小馬雖說是飛在空中,但卻長得一點也不像飛馬,他的背上是蝙蝠一樣的翅膀,吉賽兒甚至還看見他的嘴唇隱約透露出兩顆尖尖的獠牙,左眼是黃色,右眼卻是藍色的,在背對月光的情況下看起來特別蠱惑。

“我只是問個路,做什麼直接攻擊我?!”那名壓制住吉賽兒的小馬這麼說道,她也有像那隻小馬一樣的蝙蝠翅膀,雙眼像是紅寶石頒發著亮光,她的身旁還有一隻藍色眼瞳跟翅膀她們一樣的公馬,緊咬著下唇,緊夾著後腿緊好像一副內急的樣子。

“因為你們不是這裡的居民,如果你們是從大門進來,肯定會有守衛問你們要幹什麼,你們根本不會迷路,入侵者!”

“喔!關於這點我們感到相當抱歉,我們太習慣抄近了,不小心違反了你們的規矩,開心果,快放開她。”

那名接住麵包與果醬的小馬這麼說著,吉賽兒感覺到背上施加的壓力離開了她,倉促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這是拿名拿著麵包和果醬的小馬還把東西還給了她。

“你們是誰?為什麼來這裡?還有你們又是什麼?”

“我們是來自小馬國的刺客,我們想找這裡的刺客首領,還有我們是夜翼,月之一族的小馬,讓我替妳介紹一下我的同伴,剛剛壓著妳叫開心果,如果妳以為她是在生氣,那只是她平時的樣子。”接住東西的小馬站出來,彬彬有禮的說著。

“開心果……”吉賽兒相當狐疑的看著那隻叫做開心果的夜翼,她的可愛標誌是一把燃燒的匕首,她扳著一張臉,怒氣沖沖的瞪著吉賽兒。

“妳對我媽給我取的名字有意見嗎?!”

吉賽兒連忙搖頭。

“另一位叫做勇氣,我們都叫他小勇,他呃……有點不善交際。”

“喔我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抱歉!開心果沒有弄傷妳吧?喔拜託千萬別把這件事情記恨在心裡,或是者是跟你們的刺客首領說,我們絕對絕對沒有惡意!”小勇感到害怕的說,他的四肢都在微微顫抖,他的可愛標誌是一個輪子。

“你們都習慣取跟自己個性相反的名字嗎?還是只有夜翼是這樣?”吉賽兒問著,她遇過的小馬不多,但是他們的名字都有一定的規律,不是符合他們的性格或外表,就是符合他們可愛標誌,他們時常會因為這樣改變自己名字。

“喔,妳還真愛開玩笑,我們的名字很正常啊。”那隻夜翼這麼說著,他是他們當中看起來最正常的,可愛標誌是一本翻開的書。

“……那妳叫做什麼?”

闇黑靈魂,我的朋友都習慣叫我闇靈,妳也可這樣叫我。”

根本就像魔王的名字啊啊!!吉賽兒在心底吶喊著。

“呃……我們現在的刺客首領是葛瑪蘭,她就在那邊最大棟的房子裡,不過別再像剛剛一樣突然出現在誰的背後了,現在時機不好,很容易被誤會的。”吉賽兒替他們指路的說著。

“感謝妳的熱心幫忙,不過還有一件事!”

就在吉賽兒準備走的時候,闇靈又叫住了她,吉賽兒回過頭來,然後發現他們三個緊盯著吉賽兒的麵包和果醬,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妳那是果醬對嗎?可以給我們一些嗎?我們馬不停蹄的來到這裡,已經三天沒吃了。”

吉賽兒長嘆了一口氣,心一橫,把要給吉米的麵包與果醬給了他們,想不到他們三個三兩下的就把東西都吃完了,連包果醬葉子和草繩也吞了。

“如果你們還需要的話只能去問葛瑪蘭了,沒事的話我要回去睡覺了。”

“好的,謝謝妳的幫忙,啊,差點忘了請教妳的名字。”闇靈點了點頭問著。

“我叫吉賽兒。”吉賽兒擺了擺爪子,接著就留下面面相望的三隻小馬離去了。

回到了宿舍時,吉賽兒意外的發現格列佛站在了她的房門前面,他看著房門許久,伸出爪子想敲門,舉在半空中的爪子卻又遲遲的不肯敲下去。

“在幹嘛?哇喔!”

吉賽兒來到他的身後,才剛發出聲,格列佛就彈出了袖劍向後揮砍,要不是吉賽兒趕緊低下頭,她的脖子就要多了一個洞了。

“齁!吉賽兒,我剛剛差點殺了妳,拜託別無聲無息出現在一名刺客後面好嗎?!”格列佛沒好氣的說著。

“我的錯,這算是報應吧。”吉賽兒指的是剛剛發生的事情,但格列佛卻以為她是在說現前那些事情,因此搖了搖頭。

“妳也別自責了,很多事情是我們控制不住的,格林說過,企圖控制自己能力所及範圍外的事物是愚蠢而且危險的。”

“……你想格林他會沒事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格列佛搖了搖頭,有些氣餒的說。

“那麼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呃……我睡不太著,這幾天以來都是這樣,每當我回過神來,我都會站在這裡……”

吉賽兒聽了不禁覺得開心,但他接下來說的話卻讓她火冒三丈。

“我想是因為妳的房間是葛麗塔曾經用過的房間,我們以前常常到彼此的房間噓寒問暖,分享心事。”

“喔……所以你是來緬懷過去的?”吉賽兒氣沖沖的走過去推開了自己的房門。

“進去啊!”

“謝謝。”

原本吉賽兒只是嘲諷,沒想到格列佛居然當真的走了進去,在裡頭四處觀看著。

對於一名時常要出外勤的刺客而言,除非他們在村子內有自己的房子,否則他們的房間時常會換來換去,所以基本上很少有私自的擺設在裡頭,但是吉賽兒卻不同了,她時常會搜集一些自己在任務過程中的紀念品,大多都是些小玩意兒,寧願在換房間前收拾個半天也不願意捨棄那些東西,所以吉賽兒房間的架子上堆放著許多東西。

“這些東西看起來很棒,妳的興趣很不錯。”格列佛看到那些東西,不禁誇讚的說,然後他看到了吉羅和吉娜的戒指盒。

“這是……戒指盒嗎?”

“你怎麼知道?”

“盒子上的花紋是一家專門訂做訂婚戒指的公司紋章,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我曾經考慮過要向葛麗塔求婚,只是最後……”

格列佛表情有些黯淡,吉賽兒心裡聽的相當不是滋味,這時格列佛突然又說了一句。

“謝謝。”

“謝什麼?”吉賽兒疑惑的問。

“很多事情,我知道一直聽我提起前任妳很不是滋味,我來這裡只是想對我最後的回憶說聲再見,但我錯了,這裡沒有她最後的身影,葛麗塔變了,真正的她早在決定加入聖殿騎士的時候就死了,我只是很後悔當初沒有像妳一樣不顧一切也要去救自己心愛對像的堅持和勇氣。”

格列佛轉頭看著吉賽兒。

“謝謝妳救了我,吉賽兒,我很感激,也希望妳這份勇氣永遠不會改變,我呃……我現回去了,妳好好休息,不打擾妳了。”

“等等。”當格列佛走到門邊時,吉賽兒叫住了他,格列佛回頭看著她。

“你……想不想聽聽關於那個戒指盒的故事?”吉賽兒問,這半年以來,她一直把這件事情埋在心底,沒有跟誰提起過,尤其是跟格列佛。

於是格列佛和吉賽兒坐在房間的床上,吉賽兒將吉羅和吉娜的事情向格列佛娓娓道來,格列佛聽完後神情相當的複雜。

“真是相當難過的結局,想不到當時那兩個孩子會變成這樣,我很遺憾……妳是怎麼挺過來的?換做是我絕對沒辦法承受。”

“我沒有……當吉娜對我下毒時,我真的想跟她一起死去,只能說是命運救了我一命,我想……我並沒有你所想的那樣堅強。”吉賽兒低下了頭,說完這些後她覺得心底好像有什麼重擔被卸下了,感覺有些輕鬆,卻又覺得有點想哭。

“那麼我想我應該好好謝謝命運,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我想感謝它,它讓我遇見了妳,讓妳得救,還讓妳來救了我,我想它其實沒那麼渾蛋。”

格列佛著麼說著,吉賽兒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格列佛也是,他們兩個漸漸的停了下來,然後凝望著彼此,今晚,是月亮最圓的時候,月光有時會令大家做出不可思議的事情,例如格列佛吻了吉賽兒,他們兩忍不住抱著彼此的肩膀擁吻,好一陣子才鬆口。

“我想剛剛那是吻妳的最佳時間,對嗎?”格列佛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哇喔……我從來不知道,接吻的感覺居然這麼好。”吉賽兒有些驚訝的摸著嘴。

“真的?這是妳的初吻?”格列佛有些驚訝,吉賽兒忍不住害羞了起來。

“我呃……我從來都沒有機會做這些事情,接、接下來呢?是、是要那個嗎?”

“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會教妳。”格列佛說著,接著輕輕的將吉賽兒推倒在床上,接著繼續親吻著她的身體。

“喔!在那之前,先等一下……”突然,吉賽兒這麼說著,接著抬頭對著附近的空氣。

“嘿!我知道妳在看,但是這事給點隱私好嗎?”

“妳在跟誰說話?有誰在監視我們嗎?”格列佛警戒的問著。

“我在跟命運說話,你知道她看起來像是一隻同時長著翅膀和角的小馬嗎?”吉賽兒忍不住調侃的說。

“那聽起來很可笑。”格列佛忍不住笑了起來,接著又繼續剛才被中斷的事。

-------------------------------
自稱天才的發明家『吉米』加入陣營,據點解鎖陷阱!
小馬國刺客『闇黑靈魂』、『開心果』、『勇氣』加入陣營。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