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十五、第十六章(7/6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第十五章  出血效應


Twilight Sparkle 回過神來,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頭重腳輕,差點沒把自己的腦袋摔在地上, Spike 說的對,或許她不該這麼常喝這魔藥,而且窺探過去比她想像中的還要耗費體力,她拖著沈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回了房間,打算先將吉賽兒看得到她的事情拋諸腦後,待會兒再來想,現在的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在身心疲憊的時候,城堡的走廊看起來來特別的長,就在 Twilight Sparkle 走著的時候,赫然看見前方出現了奇怪的東西,白色而且看不清楚,看起來像是一隻獅鷲獸的輪廓,爪子裡拿著長矛,身上似乎還穿著盔甲,當 Twilight Sparkle 靠近想要好好的觀察一下時,那個輪廓突然指著她大喊著。

“發現了!是刺客!”

Twilight Sparkle 嚇了一跳,因為那個輪廓正舉著長矛朝她刺過來,下意識的她立刻向一旁翻滾躲開,並使出魔法想要固定對方,但她的魔法卻像打在空氣上一樣穿過了那個輪廓,也偵測不到魔力的跡象,只見那個輪廓趁著她發愣的時候回過頭來再次攻擊。

長矛貫穿了她的胸口,從胸口上傳來的疼痛感差點令她心跳停止,在此同時那個輪廓也消失了, Twilight Sparkle 摀著胸口,卻什麼傷口也沒有,只留下微微的疼痛感。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當她困惑又恐懼的時候,一隻爪子摸上了她的肩,令她以為那輪廓又出現了,驚慌之下凝聚起魔力立刻朝對方發射,下一秒她就後悔了。

Spike 被這股魔力打飛,撞上了水晶城堡的牆壁,力道大的在牆上留下了蜘蛛網狀般的裂痕。

“喔! Spike 對不起!你沒事吧?!” Twilight Sparkle 焦急的向前查看。

“傲喔……痛死了!妳剛剛想殺了我嗎?!”

Spike 摀著後腦勺問著,臉上的表情相當不悅, Twilight Sparkle 超級慶幸剛剛打中的是他,龍皮有絕佳的魔力抗性,剛剛那一記要是打在其他小馬或誰的身上,老早就貫穿給對方一個透心涼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會犯下不可晚回的錯誤,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嘿嘿嘿!我沒事啦!剛剛我只是誇張了一下而已,妳不要哭了啦。”

Spike 看到 Twilight Sparkle 哭了起來,連忙安慰著她說著,但她只是抱著 Spike 繼續哭著,過了好一會兒情緒才漸漸緩和了下來。

之後他們找來了 Zecora ,希望她能在這些奇異的事情上給出解答,只見她在聽完 Twilight Sparkle 說完那些事情時皺起了眉頭。

“關於吉賽兒的事情我無法解答,但我曾警告過妳不要過度使用它,妳現在經歷的叫做出血效應,過去的記憶與現實融合相應,妳將逐漸喪失心智陷入瘋狂,接著會……”

Zecora 停頓了一會兒,像是不願意說出那個詞似的面露哀傷。

“怎麼樣?她到底會怎麼樣?!” Spike 忍不住問著。

“死亡。”

Zecora 沉重的說出了這句話,驚的他們兩瞪大了眼。

“什麼?那我們該怎麼辦,妳一定有辦法可以救 Twilight 的對不對?妳可是神秘的巫醫斑馬耶!” Spike 緊張的問。

“出血效應是對魔藥成癮,持續飲用可進行壓抑,但精神崩壞只是時間問題,必須趕快想辦法解決問題。”

“那我們也去查查圖書館有沒有有關 Animus 的資料或者是清除藥物毒素的咒語。” Twilight Sparkle 說著,卻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也許你應該先睡一會兒。” Spike 建議著。

“你說的對,我是該睡一會兒,等我睡飽了之後再來調查。”

Twilight Sparkle 點了點頭,接著便在 Spike 和 Zecora 的護送下回到了房間, Zecora 還調配了一杯放鬆心神的草本茶給她喝,但才喝到一半,她就已經沉沉的睡去了。

在夢中, Twilight Sparkle 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她漂浮在一座大都市的上方,奇特的是那座都市的建築風格是她從未見過的,白色的高樓上同時種植著綠色的植物,流線型的建築外表和玻璃帷幕反射著耀眼的陽光,但最令她驚訝的是天空。

天空是黑色的,但同時卻看的見太陽與其他星辰,好像這顆星球的大氣層消失或是透明的一樣,她看見下面的街道上擠滿了她從未見過的物種,有點像靈長類,但是卻有光滑的皮膚,穿著超乎時尚的服裝,而他們只是站在那裡,站在街道上、站在屋頂、站在窗戶邊抬頭憂心忡忡的看著天空那顆炙熱的太陽。

Twilight Sparkle 看著太陽忍不住瞇起了眼,這個太陽似乎有些怪異,太陽耀斑似乎活動的相當劇烈,她甚至能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熱度。

它的管理者在哪?

就當 Twilight Sparkle 這麼想著的時候,她看見太陽噴出了一個巨大的耀斑,一股熱能朝著這裡直衝而來,在這瞬間,她看到城市的外圍出現了一道巨型防護罩,試圖抵擋住這股衝擊波,但在衝擊波碰上它時,它卻像肥皂泡泡般被粉碎。

巨大的熱浪襲捲而來,瞬間吞沒了底下驚慌的群眾, Twilight Sparkle 大驚之下也架起防護罩要阻擋,下場當然也跟這座城市的防護罩一樣被撞個粉碎。

熱浪來襲, Twilight Sparkle 覺得自己的身體燃燒了起來,血液瞬間在體內沸騰,肉體被瞬間碳化,她變成了一具骨骸後再變成了灰,消失在太陽的耀斑能量之中。

“啊啊啊!!”

“ Twilight 、 Twilight !”

一個聲音呼喚著她,將她從被烈焰焚燒的痛苦之中拉了回來, Twilight Sparkle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奇怪的空間,這個空間的大地是純白色的,天空則是淡淡的灰色,高低起伏延伸至一望無際的遠方,同時還有著一些光點從地面上升至天際。

“妳沒事吧?”那個呼喚她的聲音再度響起, Twilight Sparkle 轉過頭來,發現居然是 Luna 公主,她正一臉擔憂的望著她。

“這裡是哪裡?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

“妳剛剛在做夢,應該說現在也是,但妳夢到的不是一般的夢境,剛剛妳所看到的地方叫做伊甸,是第一文明最後的一座城市,他們曾經是地球上最俱智慧的種族。”

“妳說那裡就是伊甸園?!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就如同妳所看到的,他們毀滅於太陽耀斑之下,他們用盡了所有的辦法想要阻止,但最後卻都失敗了。”

“為什麼? Celestia 公主要這麼做?” Twilight Sparkle 問著,心情相當難過,她怎麼也沒想過 Celestia 公主居然會讓太陽摧毀一個種族,只見 Luna 公主搖了搖頭。

“不, Twilight ,那不是她做的,那個時候我們都還沒出生呢。”

“在第一文明毀滅之前,他們依據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一個叫做人類的物種,但人類卻反抗了他們的造物主,爆發了戰爭,由於太專注於戰爭的關係,他們忽略了來自太陽耀斑的威脅,等到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人類在第一次大毀滅之後存活了下來,而在大毀滅後留下來的第一文明道具則被他們稱作伊甸碎片,那些大多都是用來避免被毀滅所做出來的失敗品,品質參差不齊。”

“等等!妳是說,人類在這個世界也是存在的?!我還以為只有透過魔法之鏡才能到達人類的世界。”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驚訝的問。

“不,魔法之鏡所連接的是平行世界,他們那邊是在時間中的某個點造成的不同差異所衍生出來的另一個世界,人類和第一文明存在過的訊息一直潛藏與我們的基因之中,透過我們的潛意識宣揚他們的存在,第一文明為防止被滅絕的首席研究員之一,選擇人類作為種族的延續,希望他們能利用他們的遺產避免下一次的毀滅,但卻是另一個錯誤,眼光狹小的人類只專注於第一文明留下來的遺產,他們為此互相爭奪,最後他們雖然避免毀於太陽耀斑的爆發,卻反倒因為互相爭奪而毀滅了……”

“喔……那真是,相當的有衝擊性的資訊。”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驚訝的說,想不到在他們時代之前,居然還有兩個更遠古的時代。

“為什麼我們的歷史從沒提起過他們的存在?我是說,實際的考古什麼的,人類的遺骸,還有喔……伊甸碎片?”

“那是因為我們的年代與他們相差甚遠,他們的一切早就埋在深層的土壤底下,除了我們,現在居住於地表上的所有生命都是他們遺留下來的產物。”

“他們……什麼?!” Twilight Sparkle 睜大了眼,在這麼多生命的起源傳說裡她可是第一次聽到。

“人類在毀滅之前為了他們生命的延續,他們創造了我們的生命之種,將他們的一切寫入我們的基因之中,但就我所知,基因進化的過程中出現了意外的發展,我們朝著另一個生命的型態進化,我們身上雖然有著她們的基因碎片,卻不是他們原本設定的樣子,我們的物種、魔法也是在我們這個時代才真正出現,在他們的時代哩,我們就像是一種幻想,一種卡通而已,實在諷刺不是?現實與幻想互相交換了立場。”

“所以,我們其實是人類時代的延續囉?”

“可以這麼說,但不只是這麼簡單而已,正如妳剛剛所看到的,我們的潛意識裡存在著過去的一切,我們的力量越強大,這些記憶就越活躍,最終影響了我和我的姊姊,重新創造出了聖殿騎士和刺客兄弟會。”

“等等?妳說重新創造是什麼意思?”

“聖殿騎士和刺客兄弟會,當初就是因為互相爭奪第一文明科技,而導致人類時代毀滅的組織之一,當時我們正處於混亂的時期,各種外來的種族與怪物威脅著小馬一族的性命,我們為了保護小馬們,開始探詢第一文明的科技,使用伊甸碎片的力量讓小馬們在這個時代裡不被淘汰,那樣的代價就是讓我們開始重蹈覆轍,姊姊和我分別認同了這兩個組織的價值觀,於是我們依樣畫葫蘆,重新成立了他們,用我們學到的知識灌溉他們,直到……”

Luna 公主說到這裡忍不住停頓了一下,臉上的神情似乎有些哀傷。

“怎麼了?”

“我……我被權力與力量迷惑,背叛了我的姐姐,開始利用刺客兄弟會為自己的私慾做事,當時有一名叫做阿泰爾的刺客發現了真相,於是他帶領兄弟會離開了我,我的在心生不滿的情況下變成了噩夢之月,挑戰了我的姊姊,結果卻因為失敗被關到了月亮之上,而我們當時成立的聖殿騎士和刺客兄弟會也開始脫離了我們的控制自行運作了起來。”

“當我的姊姊發現他們開始再重蹈人類時代的錯誤時,她開始下令嚴格限制有關第一文明和人類時代的資訊,但我們都知道,這只能緩兵之計,拖延不了多久,我們的技術幾乎都是靠著研究以前時代的文物反向模仿做出來的,我們的潛意識裡也有著與他們相同的概念,越來越多以前就存在於人類時代的東西出現,我們的一切都與人類脫離不了關係,總有一天,足以摧毀我們一切的爭奪戰會再次爆發,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現在我們也是在極力避免這種事情爆發。”

“喔,聽到這個消息我真的是相當難過,我有沒有能幫上的地方?”

“這點我不太確定,我跟姊姊已經做出了選擇,這樣的結果讓刺客與聖殿騎士呈現了微妙的平衡,在我確定妳的加入會為局勢帶來什麼樣的改變之前,我建議妳不要輕舉妄動,我會和姊姊再討論這件事情的,請靜待我們的消息,妳還沒告訴過誰這些事情吧?”

“呃……” Twilight Sparkle 緊咬著下唇,冷汗狂飆著, Luna 公主看了長嘆了一聲。

“難怪妳會知道伊甸碎片的事情……我會盡快處理這件事情的,在那之前不要亂來。” Luna 公主說著,夢境的世界開始晃動了起來,這是她要醒來前的徵兆。

“等等!妳知道一個叫做 Animus 的魔藥嗎?我喝了那東西,現在產生了一些副作用。”

“妳連那個都用上了?! Twilight Sparkle !我們真的要找個時間和妳好好談談!別擔心, Animus 的副作用並不致命,它會讓妳的身體擁有妳所窺探對象的記憶,因而能讓妳能夠逐漸使用他們的技巧直到妳的身體到達完全同步,在那之後幻視和幻覺的問題就會消失了,簡單來說,挺過了就會沒事,在那之前別先崩潰就行了。”

Luna 公主身後出現了一個大洞,她飛了起來往大洞飛去,那是她離開夢境的窗口,在她飛出去之前,她又回頭向 Twilight Sparkle 說著。

“順道一提,我沒挺過,所以噩夢之月才會出現,不過我相信在妳朋友們的支持下,妳可以的!。”

“什麼?!!!”

Twilight Sparkle 驚訝地喊著,緊接著她就從床上驚醒了。

第十六章  刺客議會


-六個月後-
-獅鷲岩-

吉賽兒相當氣餒的將臉趴在酒館的桌子上,一隻爪子抓著酒瓶,不時地發出哀嘆,今天是刺客議會審議她的日子,刺客議會會向與她有關的成員進行質詢,然後評定她的表現並對她犯的過錯做出適當的裁決,但她卻不需要出席,只要在定點乖乖待著等結果出來,於是她將身上的財產幾乎都換成了酒,拿來壓抑心中的鬱悶。

這六個月來,她幾乎被打回了刺客見習生的身分,每天都被格林以最嚴格的方式操練,做盡了所有打雜的工作,就算他不在也有其他刺客導師接手盯著她,好不容易捱到了刺客議會要對她進行評定的這一天她的心情卻還是糟糕的要死,不僅僅是因為她身上的勞累,而是她所受到的精神壓力,自從她將兄弟會裡可能有內賊的事情帶回來後便在兄弟會裡引起了軒然大波,大家都在擔心自己的安危,緊張誰才是內賊,也有的將矛頭指向她,認為她就是內賊或者為了脫罪而說謊,每天她都得忍受著異樣的眼光。

至於這個時候最應該在她身邊陪著她的格列佛卻已經好久沒有回來了,一直在外頭執行任務,自從聽說了她帶回來的消息隔天,他就跑去出任務了,到現在連封信都沒有,對她的事情不聞不問,吉賽兒問過格林他去了哪裡,格林卻只是冷冷的回答現在的她沒有權限知道任何事情。

“別太擔心啦,事情沒有那麼糟,一定會好轉的。”突然一隻爪子拍了拍她的背說著,吉賽兒頭也不回地說著。

“嗨,吉帕,妳被質詢的情況怎麼樣?告訴我我還有希望……”

“嘿嘿,我在議會上可是相當盡力的替妳辯護著呢!我告訴他們不管是誰都會犯錯!刺客誤殺這種事情也不是最近才有的事情,我也誤殺過啊!”

“真的?”吉賽兒有些驚訝的轉過頭來,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位有著頭部是白色羽毛、黃褐色翅膀與棕色毛皮的獅鷲獸問:“妳誤殺過誰?”

“喔!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月亮完全被厚厚的雲層覆蓋,就算我們擁有夜視的能力依然黑的看不清楚,那時我正經過農田,赫然聽見在麥田裡有窸窣的腳步聲。”吉帕壓低著音量,神秘兮兮地說著她的故事。

“我出聲詢問是不是自己的同伴,但對方並沒有回答我,我頓時感到焦慮和不安,偷偷的放輕腳步和降低身段,打算繞到對方背後偷襲,結果就在我轉身過去的時候,一個黑色的高大身影赫然進入了我的視線,驚慌之下我不小心的就將袖劍彈出,刺進了他的胸膛裡,然後這時烏雲散開我赫然發現對方竟是……”

吉賽兒伸長著脖子,等著吉帕繼續說下去。

“我殺了他!那時候我還很年輕,涉世未深而且魯莽,那是我一聲中最後悔的時刻,我殺了……一個稻草人!!”

吉帕此話一出立刻就引來了一陣噓聲,吉賽兒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吉帕,拜託妳不要那個刺殺了稻草人的老笑話拿出來講啦……等等,妳該不會真的在議會上這麼說吧?”

“這個嘛……嘿嘿,當時我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結果沒有誰笑,我的導師葛瑪蘭過程中一直對擠眉弄眼,現在想起來那似乎是叫我別再說了的意思……對不起我搞砸了。”吉帕不好意思的說著,吉賽兒發出了一陣長長著哀號。

“吉帕──!我之前是不是哪裡得罪妳,讓妳這麼恨我啊?妳居然在我的審議會上開這種玩笑,我要因此下地獄了的話,我一定會變成冤魂回來向妳報仇的。”

“喔,事實上妳可能沒有辦法,地獄那個地方向來只進不出,還有一隻超大的三頭狗擋在門口呢。”吉帕這麼說著,看她這麼認真的樣子實在很難確定她是在開玩笑還是在說真話,因為有時候吉帕意外的懂得許多莫名其妙的知識。

“哈哈,我就知道能在這種地方找到妳,酒可是療傷解悶的利器啊。”

這時候酒吧的大門又被推開了,一隻瘸著腿的老獅鷲獸一拐一拐地走了進來,旁邊還有一隻奶油色的小馬跟著他。

“葛金、奶油花生!你們也被召回來質詢了?”吉賽兒又驚又喜地問著,能在最難熬的時刻看到熟悉的夥伴多多少少令她心裡有些安慰。

“奶油花生才是,我是議會的審議者之一。”

“喔!拜託你們告訴我有好消息!”吉賽兒心底再度燃起了小小的希望。

“我一直在議會上替妳說話,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奶油花生突然跳出來急切的說著。

“一開始他說得不錯,他說了妳相當多的優點……直到他說想把妳擁在懷裡,用舌頭幫妳撫平全身糾結的毛皮和羽毛我們才發現怪怪的。”

葛金毫不留情的說著,奶油花生臉上的表情就跟吉賽兒一樣錯愕,一旁的吉帕鼻子嗅了嗅。

“沒錯,這是發情的味道沒錯……”吉帕這麼判定著,奶油花生把自己的臉埋在了兩隻前蹄之中,臉紅的就像熟透了的蘋果,一邊緊張的用眼角看著吉賽兒。

“花生,謝謝你喜歡我,但千萬不要愛上姐……姊只是個傳說。”吉賽兒露出了一副憐憫的表情回答著。

“早點痛完早點好。”葛金拍了拍奶油花生的背,奶油花生妴毒的瞪了葛金一眼後坐到了酒吧上的另一個位置,向老闆點了一瓶酒。

“嘿,小傢伙,別這麼沮喪嘛……大姐姐我可以照顧你啊。”吉帕賊笑得向奶油花生調情,奶油花生看了吉帕一眼,先是眉頭慢慢地皺了起來,接著是五官,然後哭著奔出去了。

“嘿!我有醜成這樣嗎?!你給我說清楚啊!回來!”

“你們真是夠了!拜託,葛金,告訴我你沒有害我將來死得更慘。”

“我沒有,妳很幸運小妮子,妳誤殺的成員是刺客組織的邊緣成員,地位不大,而且五位審議員中我和格林就佔了兩席,但為了以示負責他一定會提出最嚴厲的懲戒方法,幸好妳還有我,我會盡量對妳從輕量刑的,另外兩個也是我的朋友,只要這個羽毛腦袋沒有毀了一切的話。”葛金指著吉帕說著。

“什麼?我又怎麼啦?!”吉帕喊冤的說道。

“妳這個羽毛腦袋,那壺不開偏偏提那壺!妳居然在格林的面前說了那個刺客笑話,妳難道不知道格林就當時鬧出那笑話的刺客嗎?!之後的審議過程,根本就是在聽他和妳的導師葛瑪蘭吵架,害得我們不得不延遲判決,不過我可以肯定的說,不管吉賽兒最後面臨了什麼樣的處罰,妳也會遭受到等同的罰則的,同時惹毛兩名刺客導師,妳這羽毛腦袋。”

“不要羽毛腦袋羽毛腦袋的叫我啦,我很明顯看到你當時有在憋笑,你這臭老頭。”

“很好,三個了!!妳還真擅長惹火刺客導師。”

“什麼?你也是刺客導師?!就憑你這個瘸子老頭?!”吉帕驚呼著,因為葛金很少出現在刺客總部,所以吉帕幾乎不認識他。

“瘸子又怎麼樣?瘸!妳有的瘸嗎?!”葛金瞪大了眼,剩下的那隻眼睛瞪得吉帕直發毛,下一秒外面又傳來了吉帕的導師葛瑪蘭的大吼聲。

“有誰看到吉帕那個羽毛腦袋了?!我要宰了她!!”

“嗚嗚……這下玩完了。”吉帕氣餒的坐在了吉賽兒旁邊,吉賽兒遞給了她一瓶麥芽酒。

“我突然覺得好過多了,吉帕,有妳跟我一起下地獄我覺得不孤單了。”吉賽兒調侃的說著,吉帕賭氣的灌了一口麥芽酒,接著立刻從嘴裡噴了出來。

“咳咳!嗆死啦!酒一點不好喝!你們平時怎麼可能喝的這麼爽啊?!”

吉帕吐著舌頭,雖然外表看起來有些輕浮,但她平時是個滴酒不沾的獅鷲獸,除了賭博和口無遮攔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不良習慣。

“天底下居然有獅鷲獸不喜歡喝麥芽酒?哼!羽毛腦袋。”

“不要再叫我羽毛腦袋了啦!吉賽兒幫我!”吉帕轉頭過來可憐兮兮的說著。

“不要指望我,我和格列佛被叫外號叫到現在了他都沒停過,妳應該高興,他對中意的對象都喜歡叫綽號,說到這個奶油花生怎麼沒有綽號?”

“奶油這個詞是我幫他取的,因為他真的很像奶油的顏色。”葛金解釋的說,吉賽兒不禁贊同的點了點頭,這時候酒吧的大門又被急迫的推了開來,原本應該已經跑走的奶油花生居然帶著慌張的神情出現在門口。

“導師,格林導師要求你現在立刻過去開會,格列佛他……格列佛被聖殿騎士抓住了!”

一聽到這個消息,吉賽兒他們驚訝地從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來。

“什麼?!格列佛現在在哪裡?”吉賽兒問著,就在奶油花生要回答時,葛金突然伸出爪子示意他停下。

“等等,小妮子現在沒有權限知道。”

“葛金!他可是格列佛耶!”吉賽兒生氣的說著。

“正因為是這樣妳才不能知道,妳的行動現在受到限制,妳又這麼的不聽話!我要妳待在這!這件事情我會去處理,羽毛腦袋,看好她,弄丟了唯妳是問。”葛金這麼說著,接著不理吉賽兒和吉帕的抗議走出了酒吧門。

“你也是,奶油花生,留在這裡看著她等我回來。”

奶油花生原本也想跟上去,但卻被葛金命令留下,他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目送著葛金出去。

“花生。”

突然間,奶油花生聽到背後吉賽兒在叫喚著他,一轉頭過去便看到吉賽兒和吉帕正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他。

“不不不不,我什麼都不會說的!”奶油花生害怕的垂下耳朵,但是雙蹄還是摀在了嘴巴上,堅決著自己的立場,然後他就被吉賽兒和吉帕逼到了牆角。

“花生,告訴我們,格列佛他現在說不定有生命危險。”吉賽兒哀求的說著。

“否則別逼我們傷害你。”吉帕也瞇起了眼。

“不!不行,導師說過了這件事情交給他們處理,妳現在還在軟禁期,依規定妳不能亂跑的。”奶油花生搖著頭。

“我是不會說的,導師葛金說過,刺客的身法要像枝條一樣柔軟,意志要像鋼鐵一樣不屈不撓,所以不管你們要對我嚴刑拷打、把蠟滴在我身上或把辣椒油抹在我的身體各個部位,用盡各種方式折磨我,我都不會開口說的。”

吉賽兒和吉帕互相望了一眼,表情困惑的看著奶油花生。

“老兄,你的癖好有點奇怪。”吉帕搖了搖頭。

“天啊,花生,我們不會這樣對你,這不是對待朋友的方式。”吉賽兒皺起了眉頭。

“喔……”奶油花生似乎有些失望:“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利用我們的友誼逼迫我,那要比實際的傷害要令我難過,拜託不要再問了。”

“喔不,不要是那種眼神,為什麼小馬長大了還是有辦法用水汪汪的大眼睛這招!”望著奶油花生可憐兮兮的眼神,吉賽兒不忍心的說著。

“既然這樣就由我來問吧,對付小馬我有一個非常好的辦法。”吉帕在一旁邪笑的說著,緊接著站到了奶油花生的面前。

“嗨,我叫做吉帕,剛剛沒有機會認識你,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的認識一下,為了表示友好,我這裡有一個好東西要給你。”

吉帕這麼說著,緊接著從腰包裡拿出了一個用紙團包住的東西,當她打開來後裏頭是幾顆色彩斑斕的小圓石,散發著一股甜味。

“那、那個是糖果嗎?”奶油花生嗅了嗅,渾圓的雙眼直盯著吉帕爪子裡的糖果。

“喔,沒錯,看來你知道糖果是什麼嘛,這些可是只有在小馬國才會出產的東西,這裡一般只有貴族才享受的到。”吉帕說著,從那堆糖果裡拿起了一顆,在奶油花生的小馬面前晃呀晃的,奶油花生的眼睛也隨著糖果晃來晃去。

“這一顆是草莓糖,加入了草莓汁製成,酸酸甜甜,還有這顆呢,是薄荷糖,用清新的薄荷汁液製成,炎熱的時候吃一顆最消暑了,還有這一顆……”

“好啦好啦!格列佛是在南方的炎岩城被抓的!快點把糖果給我。”奶油花生哭叫的說著,接著從吉帕爪中接過糖果,塞進嘴裡舔著。

“就像獅鷲獸喜歡財寶一樣,小馬永遠抵抗不了甜食的誘惑。”吉帕賊笑說著。

“咕嗚……喔,對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抓住他的聖殿騎士,名字就是葛麗塔。”奶油花生嘴裡塞著糖果一邊說著。

“葛麗塔?!”吉賽兒和吉帕大吃了一驚,那是吉娜死前透的一個名字,那名叫葛麗塔的聖殿騎士從前曾是一名刺客,後來失蹤了好長一段時,一直到吉賽兒將消息帶回來,兄弟會才知道她還活著。

“喔,糟了,這可真是最最最糟糕的情況!他們會殺了他的,我們必須立刻去救他。”吉賽兒抓著腦袋直搖頭地說著。

“或者更慘,格列佛可能會加入聖殿騎士!”吉帕補充的說著,吉賽兒和奶油花生驚訝的轉過頭來看著她。

“那是在你們兩之前的事情,格列佛和葛麗塔從訓練的時候就是一對兒,據說他們都是刺客之子,從小就一起長大,當葛麗塔在出單獨任務失蹤後,他傷心了好久,喔!我想起來了,就是格列佛把妳帶回來的那時候。”

“妳說格列佛可能會加入聖殿騎士是什麼意思?!”吉賽兒相當驚訝地問,他知道格列佛在那個時候的確是為了犧牲和失蹤的同袍感到難過,但他從來都沒有跟吉賽兒說過那名失蹤的刺客就是葛麗塔。

“喔,妳想想看嘛,葛麗塔叛變成為了聖殿騎士,格列佛一直都愛著她,妳也知道他其實一直很討厭當一名刺客,那是他迫於出生的選擇,他的心不在這裡,如果有機會,尤其是葛麗塔開口,他很可能就乾脆不當刺客了!”

“不,不會的,我相信格列佛他一定不會叛變成為聖殿騎士的。”奶油花生搖著頭,不敢置信的說。

“不管他會不會加入,我們得盡快地去救他出來,否則當聖殿騎士對他沒有興趣的時候,他就有生命危險了。”吉賽兒說著,接著準備立即動身,這時奶油花生和吉帕同時拉住了她。

“等等!導師說妳不能離開,妳還在軟禁期,如果妳離開,後果會相當嚴重的!”奶油花生勸說著。

“他說的沒錯,妳真的要這麼做嗎?我們應該先等等看,看議會如何處理,不要衝動。”吉帕也搖著頭,看到他們兩個如此堅持,吉賽兒也不禁心軟,氣餒的垂下了頭。

“好吧,我就等議會做出決定,抱歉……我想我是有點心急了,待在這裡太久讓我失去了耐性。”

吉賽兒說著,接著他們一直等到了傍晚,然後對議會最終的決議感到震怒。

“你說暫不予以救援是什麼意思?!”吉賽兒向她的導師格林大吼著,當她聽到消息後,立刻地就衝到了格林的辦公房質問著格林,要是在平時,格林對如此吉賽兒不敬的態度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但今天的他,說話卻是如此的沉悶和冷靜。

“兄弟會現在所有的動作都暴露在聖殿騎士的間諜眼中,在重新建立新的暗碼機制以及篩選可以信任的刺客之前,我們不能派出任何刺客去就格列佛,否則無疑是去送死。”

“那就派我去!我不怕死!”

“那不是重點!”格林駁斥的說著:“兄弟會不能再這麼損失刺客了。”

“那你們就要這樣讓格列佛一直被他們抓住?!他當初可是你們派去找葛麗塔的!你們不能就這麼……”

“並沒有。”格林打斷了她。

“什麼?”吉賽兒瞪大了眼,此時格林終於忍不住,一拳捶在了桌上,發出了好大的聲響。

“我並沒有叫格列佛去調查葛麗塔的事情,我叫他不要去,等待刺客議會做出裁決,但是格列佛卻在隔天違背我的命令出發了,他跟妳一樣,不顧兄弟會的命令、不顧自己的安危,是我假裝他是受我的命令去調查,否則他會跟妳一樣受到兄弟會處分,我上輩子到底是欠了多少債,這輩子才會帶到你們兩個蠢蛋!天天要為你們收拾善後,如果格列佛有什麼萬一,他很清楚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導致自己的滅亡!”

“格列佛他……”吉賽兒不禁有些錯愕,原來格列佛這幾個月以來一直在私自調查葛麗塔的事情,他一定是希望能從葛麗塔口中找出兄弟會內賊,好替她爭取到減刑的機會。

“唉……總之,我會盡快向議會提出可行的方案,在那之前,算我求妳,不要再節外生枝了,不要擅自行動知道沒有?”

“……知道了。”

吉賽兒點點頭,慢慢地退出了格林的辦公室,眼神裡卻充滿了堅毅。

當天晚上,看守獅鷲岩村莊大門的一名刺客在與巡邏隊打過招呼後突然受到了襲擊,一隻箭矢刺進了他的後腿,他痛叫了一聲後拔出了箭矢,緊接著感到一陣暈眩,四肢無力不支倒地,趁著還沒有其他刺客發現,吉賽兒悄悄地在大門上開了一條縫溜了出去。

就在吉賽兒轉身要把大門關上時,赫然發現吉帕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靠在門外等著她。

“妳要去找格列佛對嗎?今天我剛好值班,幸虧妳剛剛射的不是我,我要跟妳一起去。”

“什麼?不!我是偷溜出來的,要是他們發現妳跟我在一起,妳也會連帶受處罰的!”吉賽兒皺起了眉頭,直搖頭說著。

“南方炎岩城對嗎?我曾經在那裏當過一陣子間諜,我對那裏很熟,如果妳想要找到格列佛,妳絕對需要我的幫忙。”吉帕這麼說著,自逕的向前走著。

“吉帕……”吉賽兒有些感動的說著。

“妳還來不來?”吉帕回頭這麼問著,臉上掛著調皮的笑容,吉賽兒趕緊跟了上去。

媽媽跟阿嬤最近終於都出院,心中的一顆大石頭放下了,感謝這段時間大家的關心與鼓勵,謝謝你們。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