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九、第十章(6/15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第九章  不能說的秘密


“呼!哈!……”

Twilight Sparkle 深吸了一口氣,她睜開眼睛,全身都冒著汗,氣喘吁吁地像是剛跑完馬拉松一樣,接著她從椅子上跳起來,開始在桌子上的文件疾筆振書。

“ Twilight ……你還好嗎?”正當 Twilight Sparkle 正埋頭忙碌的時候,她聽到了門邊傳來 Spike 呼喊聲,她轉頭看著門邊的小龍,臉上露出了笑容。

“嗨, Spike ,能幫我拿點涼的嗎?我渴死了,喔!還有一點吃的,我記得中午吃的蘋果派應該還有剩……”

“為什麼妳會喘成這樣?”

“沒事,我很好,謝謝你的關心,我只是……感受到的越來越多。”

“什麼意思?”

“我說,我漸漸地可以感覺到她的一切,當她在奔跑時,我可以感覺到腎上腺素在她的體內激增,當她吃東西時,我可以聞到她品嘗到的味道,當她快樂、生氣、痛苦的時候,我也會感受到同樣的情緒,有時候我會覺得我的靈魂不是在一旁看著她,而是跟她一起在同一個身體裡,透過她的身體感受她的一切,跟著她一起做那些事,所以我才會滿頭大汗,說到這個,我真該去洗個澡了。”

“那麼萬一那個吉賽兒受到傷害的話怎麼辦?” Spike 問著。

“這個嘛,她是有幾次在訓練中不小心出意外骨折和受傷啦,喔,那感覺真的很痛,差點讓我以為斷的是我的腿呢。”

“哇噢! Twilight ,妳從來沒有跟我提過這個!” Spike 驚訝的叫著。

“沒關係的, Spike 這只不過是……”

“只不過是什麼?!當她受傷時妳也感覺像自己受傷,那萬一她死了或受了什麼致命傷怎麼辦?”

“嗯,這我倒沒想過……不過別擔心,歷史上很清楚的記載了她是什麼死的,我只要在那之前離開她的身體就行了。”

“怎麼離開?”

“這個嘛……我還沒想到。” Twilight Sparkle 聳了聳肩。

“妳不知道?!那妳居然還一直進到她的身體裡!萬一到時候脫不了身怎麼辦?!”

“我不知道!但我會找出方法的!現在我們沒有時間顧慮這個了,我在離開前聽到最後一個相當關鍵的詞,可以幫我去把小馬國建國事記那本書拿來嗎?我很確定我在裏頭看過那個詞。”

“好吧,不過妳可要注意身體,不要累壞了,我順便幫妳去拿點飲料和吃的。”

“謝了, Spike ,你真是我的頭號助手!” Twilight Sparkle 說著,受到誇讚的小龍高興的忍不住將尾巴翹的高高的。

在享用完冷飲以及食物之後, Twilight Sparkle 翻開了 Spike 找來的那本書,仔細的在上面詳讀著。

“找到了!聖殿騎士,我就說我曾經在哪裡看到過。”

“聖殿騎士怎麼了?” Spike 問著,好奇地看著書上的圖片,那是一群身穿的盔甲的小馬,還有一個像是加號的十字形項鍊。

“根據上頭記載,在小馬國成立的時候曾經創立了一個叫做聖殿騎士的組織,其成員都是菁英中的菁英,就像是驚奇閃電或皇家衛兵一樣,只不過他們的權力範圍更大更廣,從國防到民生幾乎都包辦,各行各業都有,是當時領導國家進步的先驅,在當時,大家都以能夠加入聖殿騎士成為他們的一員為最高榮耀……” Twilight Sparkle 說著,並且又讀了一會兒,接著發出了疑惑的聲響。

“但這實在沒有道理呀!太沒道理了!”

“ Twilight ,怎麼了?”

“上頭說,聖殿騎士早在當年因為 Luna 變成噩夢之月後引發的內亂而被摧毀了,當時聖殿騎士最後一位大團長被一名刺客刺殺身亡後,聖殿騎士團就因為派系鬥爭而被弄得一團亂,最後 Celestia 公主不得已只好將他們解散重新編排成現在我們所熟知的驚奇閃電和皇家衛兵,而聖殿騎士解散的時間比吉賽兒他們的年代還要早上三百多年啊,他們怎麼可能還存在著,而且來到獅鷲獸大陸?”

“哼嗯……謎團真是越來越多了。” Spike 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或許我們應該去拜訪一下 Applejack 的奶奶 Granny Smith ,看她是不是知道更多有關聖殿騎士的事情,再不然我們就只能特地去一趟坎特拉的皇家圖書館找資料了。”

“或者直接問 Celestia 公主?” Spike 提議著。

“不, Spike ,我們不能拿這種事情去煩她,她還有很多工作要忙,而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對於一個活了上千年的空角獸而言,如果每一個歷史學家都找她問問題,那她豈不都瘋掉了。”

“但妳是她最愛的學生。”

“不再是了,我現在也是位公主,也因此我不能再依賴著她要她給我答案,我必須自己找。”

“好吧,妳說的有道理……” Spike 擺了擺爪子,接著又嘆了口氣。

“又或者是妳喜歡享受尋找答案的快感。”

Twilight Sparkle 別過頭去, Spike 似乎看到她臉紅了。

“好吧,妳要怎麼做隨妳,不過妳休想把我拖著到處跑。”

“你們龍總是這麼懶嗎?”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如果說我從我那些龍兄弟那學到什麼,那就是我們只對自己關心的事情積極,妳應該慶幸我是小馬養大的,所以我很樂意在家當妳的後援。” Spike 賴皮的笑著。

到了下午, Twilight Sparkle 到了甜蘋果農場準備拜訪 Granny Smith ,再來的路上她遇到在蘋果園裡工作的 Applejack 和她大紅色的哥哥 Big Macintosh ,向他們打過招呼後便進入了他們家,這個時間點 Apple Bloom 還在學校上學,只剩下 Granny Smith 在家裡準備晚餐用的材料,當 Twilight Sparkle 來找她的時候,她還在廚房裡忙碌著,以一個年紀百歲的老馬來說 Granny Smith 的身體還健康到能為自己的孫兒們做晚餐實在是相當稀有。

“嗨, Granny Smith ,很抱歉在這個時候來打擾妳,我有些事情想請教您。”

Twilight Sparkle 來到餐廳坐下, Granny Smith 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

“沒有關係, Twilight ,我很高興妳來拜訪,妳會留下來吃晚餐嗎?”

“呃……這個,得看我要問的事情要花多少時間,如果我不會太打擾你們的話。” Twilight Sparkle 說著,雖然他出發前才在城堡裡吃過一些東西,不過從廚房裡散發出來的香氣令她無法抗拒,蘋果家的蘋果料理,凡是吃過一次的小馬都會覺得欲罷不能,有好幾次她都相當慶幸自己跟 Applejack 是好朋友,天啊……這樣的想法是不是跟常去蘋果家吃閒飯 Rainbow Dash 一樣啊?

“不會,當然不會麻煩,妳就像我的孩子們一樣,我聽 Applejack 說妳在研究歷史的事情,獅鷲獸的寶物什麼的,聽起來真是相當有趣的故事。”

“呃嗯,事實上,我有些關於聖殿騎士的事情想要請教您。”

廚房裡忙碌的聲響突然停了下來,接著是一片沉寂,就當 Twilight Sparkle 擔心廚房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的時候, Granny Smith 嚴肅著一張臉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用她淡橘色的雙眼看著 Twilight Sparkle 。

“那麼,妳想要問什麼呢?尊貴的公主陛下。”

Granny Smith 這麼問著, Twilight Sparkle 突然覺得有些不知所措,即便是當上了公主, Granny Smith 跟她說話的態度也沒有這麼恭敬和嚴肅過。

“呃嗯……我、我只是想知道他們事情而已,如、如果妳很忙沒空的話……”

“嗯?喔!不是不是,只是我很久沒有聽到誰提起過他們了,所以有些驚訝而已。” Granny Smith 愣了一下,臉上嚴肅的表情又恢復了和藹。

“妳一定是聽 Applejack 提到過我那些老故事了,妳想知道些什麼?

“呃,就我從書上所知,他們早在小馬國內亂時期就解散了,但我卻發現他們居然在幾百年後的獅鷲獸大陸上又出現了,還在與一個叫做刺客兄弟會的組織對抗。”

“喔,關於這個,是的,他們還存在著,在解散之後的混亂時期,有剩餘的聖殿騎士不想加入其他的派系,於是他們便私底下重新組團,成為了一個秘密社團,以維護秩序與和平為宗旨,默默在各個地方裏運作著。”

“所以他們其實還存在著?跟刺客一樣?” Twilight Sparkle 相當驚訝的問著。

“沒錯,幾百年來,兩大勢力明爭暗鬥了好幾百年,一直持續至今。”

“為什麼?”

“為了什麼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可以說是世代結仇,但據我所知,他們最初的理由都是為了和平。”

“和平?”

“是的,他們都是在混亂時期成立的組織,為的就是結束混亂,只不過雙方的理念不同,聖殿騎士認為和平應該是建立在制度之下,大家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才能共創和平和未來,但刺客就不同了,他們只想要自由!認為大家不應該活在秩序的框架下,應該要能自由自在地做任何事情時才是真正的和平,就像他們的所說的,萬事皆虛假,一切皆可能,這就是為什麼聖殿騎士會如此對他們感冒一樣,少了秩序大家會做的才不會只是好事。”

“嗯,聽妳的語氣還有 Applejack 對我說的故事,妳似乎很支持聖殿騎士?” Twilight Sparkle 問著, Granny Smith 聽了她的問題忍不住笑了起來。

“喔……我親愛的小公主,因為我們蘋果家族從大開拓時期開始就已經替聖殿騎士服務了,說到這裡,我覺得 Applejack 不應該告訴妳這麼多的,畢竟聖殿騎士與刺客兄弟會都不希望自己的存在被張揚,不過我還是得說,當初要不是沒有聖殿騎士的幫忙,蘋果家族也不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小馬鎮也不會出現,那都是他們在背後推動的。

“那刺客呢?他們做了什麼?”

“這個嘛,我是知道小馬國議會裡還有幾位他們的成員,不過基本上在小馬國裡,聖殿騎士和刺客兄弟會還維持著和平協議,因為 Celestia 公主很嚴厲的要求雙方首領不准再把這裡給鬧翻了。”

“ Celestia 公主也知情?!” Twilight Sparkle 相當驚訝地問著。

“當然,畢竟聖殿騎士當初就是由她成立的,至於刺客組織則是由另一位公主所創立的。”

“什麼?!妳是說…… Luna 公主嗎?”

“沒錯,她當初為了與姊姊的勢力抗衡,用自由之名招募了一群心生不滿的小馬成為刺客,替她除掉政敵,直到她的一切被揭穿,被 Celestia 公主封印到月球上,不幸的是,兩個組織因此分崩離析,然後又私下重組,但事實很明顯,一個為了破壞秩序而成立的組織,有什麼正義可言?”

“嗯……但就我所看到的,刺客兄弟會似乎沒有妳說的這麼壞,他們解救受到壓迫的平民,做了許多好事。”

“不,妳還太年輕了,等到妳到我這把年紀就會明白了,平民真正要的並不是自由,而是生存的空間,一個能夠安心生活,延續下一代的地方,受到限制他們會抱怨,就像繳稅一樣,大家都很討厭繳稅,但妳也知道繳稅是為了能讓國家正常運作,繳稅很痛苦,但那就是錯的嗎?在制度與規則下,平民能確保生活的空間,給予他們不需要的自由,無疑是將小雞丟到森林裡餵狼,而有所限制,他們至少還能住在雞舍,雖然受到圈養,但至少不會被狼吞掉。”

“嗯,妳說的很有道理。” Twilight Sparkle 低頭思索著。

“現在換我問妳問題了,妳知道伊甸碎片嗎?” Granny Smith 突然這麼問著。

“伊甸碎片?那是什麼?” Twilight Sparkle 問著。

“嗯,那是種力量強大的神器或寶物,就我所知,獅鷲獸國的風神聖物就是一個伊甸碎片,但不知怎麼的失去了它的力量,我希望妳能幫我留意一下吉賽兒當初是如何得知伊甸碎片的所在地,之後我會再跟妳說說這些事情,但前提是,除了我以外,妳不可以告訴誰任何有關這個的事情,就連 Celestia 公主也不行。”

“ Celestia 公主?為什麼?”

“因為她為阻止兩派再繼續爭奪伊甸碎片,曾經下達過禁令,妳也不要告訴誰我們今天的談話內容,妳現在所知道的,比我告訴 Applejack 還要更多,知道這些事情會為我們招來危險,妳或許還可以自保,但我們沒辦法,所以我信任妳,妳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嗎親愛的?

“呃……是的,我不會讓妳失望的。” Twilight Sparkle 慎重的點了點頭,這時她聽到門口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與 Applejack 的叫喊。

“奶奶,我們回來了, Twilight 還在這裡嗎?

“喔,嗨, Applejack ,我還在這裡。” Twilight Sparkle 看了看 Granny Smith 後,轉頭向 Applejack 說著。

“而且她正準備要走了。” Granny Smith 接著說。

“我,什麼?” Twilight Sparkle 愣了愣。

“喔, Twilight ,妳確定妳不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晚餐嗎?” Applejack 好心的提議著。

“我也是這麼跟她說的,只可惜她似乎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再見了 Twilight ,謝謝妳願意聽我這老頭講故事,今天我們聊得很愉快。” Granny Smith 這麼說著, Twilight Sparkle 微微皺起了眉頭,不過還是撐起笑臉向 Applejack 道別。

“謝謝, Applejack ,或許下次我會有時間跟妳們一起晚餐。”

“好吧,路上小心。”

Granny Smith 請出去的 Twilight Sparkle 在蘋果家的家門口深深的吸了口氣,剛剛的氣氛令她感覺不是很自在,有太多疑問在她的肚子裡打滾,讓她深深覺得自己還是趕快回到城堡繼續進行她的研究才能使她心情稍微平順一點。

Twilight Sparkle 張開翅膀,一路飛回了她的水晶城堡,這時候天色已晚,夕陽即將要消失在地平線上,金黃色渲染了大地與天空,天邊的白雲也染上色一層鵝黃色,當她從城堡的窗子進入城堡後她朝著城堡裡頭大喊著。

“ Spike ,我回來了,你在煮晚餐了嗎?”

“對,我在煮晚餐了!還有 Fluttershy 來了喔,就在大廳。”

過了一會兒,樓下傳來了 Spike 叫喊聲,這個地方大的必須要靠回音才能傳到遠在另一邊同伴, Twilight Sparkle 此刻真心覺得真的該多請幾隻雇傭或裝設傳訊魔法了。

“ Fluttershy ?”

Twilight Sparkle 喃喃的說著,過了一會兒沒聽見 Spike 的回答時她這才想起來自己沒有用喊的。

“算了,我還是自己去看吧。”

Twilight Sparkle 來到了大廳,當她推開大廳的時候,看見了 Fluttershy 正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當她進來時, Fluttershy 轉頭看向了她,臉上的表情有些急迫,卻又忍著不想直說。

“嗨, Fluttershy ,妳什麼時候來的?”

“不久,嗯……其實就在妳出門不久後……”

“喔……那還真是『不久』啊,那麼妳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喔嗯……其、其實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啦,我只是……有點好奇。”

“好奇……什麼?”

“妳用那個魔藥看到了什麼?” Fluttershy 這麼問著, Twilight Sparkle 張大了眼,跟 Granny Smith 說話時的緊張感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妳、妳為什麼想問這個?”

“嗯……就像我剛剛說的,好奇而已,我聽 Spike 說妳已經研究了獅鷲獸的歷史好幾天了,我聽到他說妳提到了刺客還有聖殿騎士。”

喔,那個大嘴巴……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在心底抱怨著。

“呃……抱歉, Fluttershy ,我才剛從外頭回來,覺得很累了,可不可以改天再……”

“抱歉,我很抱歉造成妳的困擾,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就好。”

Twilight Sparkle 話還未說完, Fluttershy 便打斷了她的話,看著她懇求的眼神, Twilight Sparkle 不禁也有些心軟。

“好吧……妳想知道什麼?如果我知道的話。”

“嗯,我想問問,妳在那些影像裡面,有沒有看過或聽過……叫做伊甸碎片的事情?”

這下 Twilight Sparkle 可真的緊張到有些胃痛了。

“沒、沒……我從沒在裏頭看過有關伊甸碎片的東西……那是什麼?”

“妳不知道?如果我告訴妳,妳能答應幫我留意嗎?”

“或許……”

“我需要的是一個完全的承諾。” Fluttershy 這麼說著,不知怎麼態度突然強硬了起來。

“好、好……我答應妳。”

Fluttershy 沉默了一會兒,接著低下頭來。

“……很好,我相信妳,因為我們是朋友,即使妳剛剛沒有對我坦白。”

Twilight Sparkle 不禁嚥了嚥口水。

“首先,我不是有意給妳這麼多壓力的,妳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確定妳所知道的事情不會危害到妳的安全,但我想已經太遲了……所以,我想妳應該要知道,一知半解只會讓妳盲目地走向危險。”

“知道什麼?”

“伊甸碎片,那是非常古老而且力量強大的東西,相傳它們是來自一個被稱為伊甸園的地方,不知何故散落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伊甸碎片都有不同的形體和功能,但那大多都是無法被控制和理解的龐大力量,蘋果家族曾經就得到過一個被稱呼為金蘋果的伊甸碎片,那為他們家族帶來的龐大的財富。”

Fluttershy 這麼說著, Twilight Sparkle 這才稍稍釋懷,難怪 Granny Smith 會這麼在乎伊甸碎片。

“相傳那些伊甸碎片擁有引發奇蹟的力量,例如治癒傷口、使大海分開,讓大地豐收,喔,我想到了一個妳比較熟悉的例子,和諧元素。”

“和諧元素?!和諧元素是伊甸碎片?!” Twilight Sparkle 驚訝地問。

“沒有錯,但伊甸碎片的能量並不是永久的,它同樣會耗盡、會損壞,所以必須不斷的尋找新的伊甸碎片,甚至伊甸園本身,當伊甸碎片的消息被傳開後,越來越多組織開始爭奪那些碎片,其中兩個就是聖殿騎士和刺客兄弟會,多年來因為伊甸碎片,大地上不知道撒上了多少鮮血,多少無辜的民眾受害。”

“那、那這樣的話,我們以前持有那些和諧元素的話不就……”

“別擔心 Twilight ,和諧元素是 Celestia 公主同意授予我們的,在小馬國裡,沒有哪個組織敢從她的眼皮底下搶走東西,而且和諧元素的使用條件太過嚴苛,不只要六件一起,還要擁有那些特性,更重要的是,它們現在也回到了原本的地方去,好好地被看管著。”

“……為什麼? Fluttershy ,為什麼妳會知道這麼多事情?妳到底是誰?”

“我是妳的朋友,我跟 Applejack 一樣,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生,我來自一個刺客的家庭,但我發誓,在妳涉入這些事情之前,我只是想跟妳當好朋友,沒有別的。” Fluttershy 這麼說著,接著又長嘆了一口氣。

“但真要說的話,我希望妳能選擇站在我們這邊,我們必須確保伊甸碎片的力量不會遭到濫用,所以……如果妳有伊甸碎片的消息的話記得一定要通知我。”

Fluttershy 從她的位子上下來,來到了大廳的門邊,在她離去前又回頭看向 Twilight Sparkle 。

“喔,對了……今天我跟妳說的這些事情,請妳不要讓誰知道,否則不只是我,也會為妳招來危險,妳甚至不能告訴 Celestia 公主,因為是她下令聖殿騎士和刺客兄弟會維持和平條約的,讓妳知道這麼多,我們已經遊走在協議的邊緣了,相信 Granny Smith 也告訴過妳。”

“嗯……” Twilight Sparkle 沉重的點了點頭,她突然覺得以往 Fluttershy 會這麼低調的原因恐怕不是膽小或害羞,而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分,又或許真如她所說的,沉重的負擔壓彎了她的脖子。

Fluttershy 走出了大廳,沒過多久她就聽到 Spike 在走廊上問 Fluttershy 要不要留下來晚餐,但 Fluttershy 以為了要回家飼養動物為由婉拒了她。

這一天晚上, Twilight Sparkle 有些食不下嚥,以往她在研究知識時總是充滿了好奇與發現的喜悅,但經歷過了今天這些事情後,她覺得這一切變得好沉重。

現在她看著放在實驗桌上的魔藥, Granny Smith 與 Fluttershy 所說的話不停在她的腦海裡迴盪著,她開始覺得害怕,害怕繼續窺探歷史,害怕知道真相,害怕遇到有關伊甸碎片的事情,不只是因為怕自己捲入的危險,而是更怕若再繼續探索,她的好朋友們之間會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在這個同時,她的腦袋裡又一個聲音在告訴她,她必須知道,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她不得不繼續前進,唯有知道更多她才知道自己面臨的是什麼。

Twilight Sparkle 飄起了魔藥,張口喝下了藥水,藥水就像沙漠裡的甘泉一樣,滋潤了她因為緊張而乾燥的喉嚨,接著她的腦袋裡感覺到一陣暈眩,就像是有一股龍捲風從胃裡升了上來,攪和著她的腦袋,使她的意識被甩出了自己的身體。

第十章  天才還是怪胎?


-兩年後-
-古羅鎮遺址-

這裡,曾經是古羅鎮,一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城鎮,曾經有著許多居民、歡笑與哀傷的回憶,如今整個城鎮都已經荒廢了,從地面竄出的雜草縱使再長,也掩蓋不了曾經發生在這裡的慘劇,地上甚至還留有那些逝世者的遺骸,從雜草中裸露出來的殘骸也都是燒焦的痕跡,任憑風吹和雨打,墓園的範圍更是大上了兩倍,同樣也因長年沒有整理而長滿了雜草。

吉賽兒走在其中,懷裡捧著一束鮮花,循著記憶來到了他們以前的住家,看著幾乎只剩下幾塊石頭的房子遺骸,吉賽兒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就在吉賽兒離家成為刺客見習生後的一年,因為格列佛的建議,吉賽兒一直強忍著與古羅鎮同伴的思念,沒有與他們聯絡,將思念化成動力,努力地接受刺客的訓練,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一名刺客,然後可能的話,她會盡全力的幫助古羅鎮的居民。

然而有一天夜晚,格列佛帶著僵硬的表情來到了他的房裡,跟她說了古羅鎮發生的事情,他收到了來自其他刺客的消息,古羅鎮被葛斯王的軍隊摧毀了,那時他的軍隊正在攻打西邊的一處領地,卻因為來自古羅鎮的補給線因為平民起義被切斷,最後不敵對方的軍隊潰敗了,當他們撤退回古羅鎮時,潰敗的軍隊毫不留情的屠殺了古羅鎮的居民,把能搶走的東西都搶走,還放了大火燒掉的整座城鎮,將氣憤全部宣洩在他們身上。

聽到這個消息吉賽兒幾乎崩潰,吵著要立刻趕回去,卻被格列佛硬生生的攔住了。

“已經來不及了!這個消息是一個禮拜前發生的事!妳現在去的話只能看到一堆燒焦的殘骸和在那裏打劫剩餘物品的盜匪和軍隊而已,很危險!”

格列佛拉著吉賽兒,將她抱在懷裡,但吉賽兒仍然在他懷裡掙扎和大吵大鬧。

“放開我!葛羅佛……葛米、吉羅和吉娜!他們說不定還活著,我必須回去救他們啊啊!!”

“他們死了!!我向那裡的聯絡員打聽過了,在他逃走之前,他看到一個小隊正衝進妳家,把裡頭的居民拖出來。”

“不!不不不不!他一定是看錯了!不會的!不會的……”

吉賽兒掙扎著,她槌打著格列佛的胸膛,最後將臉埋在他的懷裡哭泣著。

“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我早應該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的。”

格列佛道歉著,當他帶著吉賽兒與他的導師格林會合的時候,格林就曾經對他們大發雷霆,警告他們這樣做了多餘的事情會害的全鎮的居民陷入危險,那時吉賽兒還相當理直氣壯地跟他吵架,替格列佛辯駁,差點就被格林趕回了家,現在回想起來,吉賽兒真想賞那個不成熟的自己幾拳。

“不……這事情我也有錯……是我要求你做那些事情的,你明明就拒絕了我……格林有說要如何懲罰我們嗎?”吉賽兒抬起頭來,看著同樣神色痛苦的格列佛。

“他說,讓妳知道自己身上一生將要背負了多少條生命就是對妳的最大懲罰,至於我……他給我的懲罰就是讓我親口告訴妳這件事情,看著妳因為這件事情而痛苦的樣子,讓我知道我一時心軟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那真的……很令我心痛。”

格列佛這麼說著,吉賽兒望著他,沉默了一會兒。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要重新振作起來,我會堅強!我會勇敢!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因為我而痛苦,因為你做的並沒有錯……我也是,錯的是葛斯的軍隊,錯的是戰爭。”

“吉賽兒……”格列佛有些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刺客的目標就是追求和平與自由對吧?那麼,只要我堅持自己的道路,一定能夠結束戰爭,替大家爭取和平的對吧?”吉賽兒擦去了眼角的淚水,堅定地說著。

“……嗯。”格列佛點了點頭,向他露出了微笑,接著吉賽兒閉起了眼。

“……”

“……”

“……吉賽兒?妳睡著了嗎?”格列佛問。

“吼!你這個笨蛋!這個時候你應該要親我才對啊!”吉賽兒驚訝的睜開了眼睛,氣憤的說。

“什麼?為什麼?”格列佛吃驚地問道。

“氣氛都被你毀了啦!滾出去!”吉賽兒推開了格列佛的身體,將他推出門外。

“等等!這是我的錯嗎?有誰會在聽了這麼慘的消息後還會想親嘴的啊?!”

“笨蛋!不要大聲說這種事情啦!”吉賽兒面紅耳赤的叫著,接著甩上了門。

時間回到了現在,紅著眼眶的吉賽兒想起這件事時還是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小聲的呢喃著。

“笨蛋……”

吉賽兒彎下身來,將懷中的花束放在已經消逝成為廢墟的家門前,默默的為他們表示哀悼。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們!”

就在這時,吉賽兒聽到遠處傳來的呼救聲,想也不想,他就立刻朝著聲音的來源張開翅膀飛去。

吉賽兒循著聲音,發現了在一條小道上有一輛馬車正在疾馳,那是一輛運貨拖車,上頭滿載著各種箱子和雜物,兩隻淡紫色的小馬正拖那拖車,車上還有一隻獅鷲獸抓著韁繩在駕馭,他的頭上戴著一頂相當奇特的皮帽,上頭有兩個又大又圓的玻璃,不知道是做甚麼用的。

然而追趕在他們後頭的是幾隻穿著粗布衣,拿著土製長槍與弓箭的獅鷲獸,面目猙獰看起來就像是路上攔路的土匪。

“上啊兄弟們!把他的貨物和奴隸搶過來我們就可以不愁吃穿好一陣子了。”土匪頭子大喊,吉賽兒見狀立刻拉高飛行高度,使自己潛藏在雲層當中,偷偷的接近那群土匪。

只見拿弓的土匪不斷朝著他們射出箭矢,每次都有驚無險地擦過駕駛和小馬,吉賽兒趁著其中一隻土匪專心瞄準的時候從雲層迸出,跳到他的背上,先是給了他一拳後便伸出袖劍割傷他的翅膀,那隻被突襲的土匪發出一聲慘叫後掉落到了森林裡,有好一陣子他都別想再飛了。

“妳是誰?!”另一隻與他同行的土匪發現異狀,舉著長槍朝吉賽兒刺了過來,吉賽兒一個側身,抓住了長槍的柄接著將他用力的往下拉,讓他們飛到了樹林之中,就在那名土匪慌張地想要將長槍搶回來的時候,一個不留意撞上了一棵樹後摔到了地上。

就在吉賽兒忙著處理掉落單的土匪時,已經有幾隻土匪已經攀上了拖車的尾端。

“納命來!”站在拖車上的土匪得意的說著。

“才不要!”那名獅鷲獸這麼說著,接著從腰間拔下了一顆圓型的球,用力的砸在了拖車上,球體碰在拖車上的瞬間爆裂,一團濃烈的黑色煙霧立刻噴發了出來,淹沒了土匪,讓他們嗆咳了起來。

“咳!咳!這是甚麼東西呀?”

“嘿嘿,這就是我,超及天才發明家吉米特製的煙霧彈!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自稱是吉米的獅鷲獸揚揚得意的說著,前面在拉車的小馬卻大聲喊叫。

“小心前面!!”

吉米轉過頭來,赫然發現他們已經偏離了道路衝到了樹林裡,一支樹枝從旁掃來,吉米趕緊一個彎腰閃過了樹枝,不過站在他貨車上的土匪可就沒這麼幸運了,因為煙霧遮掩了視線的關係,他們冷不防地被樹枝撞上,就這麼從車上被掃了下來。

“可惡!等我抓住你們,看我不好好教訓你們一頓!”

土匪頭子這麼說著,他和另外幾隻獅鷲獸飛在貨車的兩旁,逼迫著小馬改變路徑,朝著一處大斜坡衝去。

“哇啊?!奇奇、蒂蒂!快停下啊!”吉米大喊著。

“來不及啦!停不下來!”、“東西太重啦!”

“可惡,既然這樣!奇奇、蒂蒂!啟動飛行模式!”吉米大喊著,接著把偷上的兩塊圓玻璃戴到臉上,鬆開韁繩跳到了貨車。

“什麼?!你開什麼玩笑?”、“那東西不是還沒測試過嗎?!”前頭的兩隻小馬發出慘叫。

“現在正是測試的時候,畢竟這些東西可是我們全部的家當呀!不成功不行!”

吉米這麼說著,緊接著拉開了綁在貨車上的繩子,兩塊張像是蝙蝠翅膀一樣的東西突然從車底伸了出來,此時前頭的小馬也卸下了背上的拉桿,露出了背上的翅膀拍打著,見到這副情形吉賽兒有些驚訝,在獅鷲獸大陸上很少看到飛馬奴隸,因為他們相當難以捕捉,而且大多也都被砍去了翅膀當作一般陸馬使用,很少看見像這樣的小馬。

兩隻小馬奴隸個抓著一邊的拉桿使盡的往上拉著,不知怎麼吉米卻沒有跟著張開翅膀飛翔,只是死死抓住貨車上那兩根操控翅膀的繩子。

“飛吧!!”

吉米大喊著,貨車衝出了斜坡,只見貨車神奇的在空中滑行了起來,看得土匪們和吉賽兒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不過很可惜的,奇蹟只維持了大概五秒鐘,貨車還是承受不住替心引力的開始下墜。

“嗚哇!我們死定啦!”其中一小馬奴隸慘叫著,貨車前輪有驚無險地著地,但事後倫可沒這麼幸運了,兩個後輪經不住貨車重量硬生生地噴了出去,緊接著是貨車的翅膀化成碎片,在地面上劃出了長長的痕跡。

“唉呦……”

吉米趴在貨車上,頭暈目眩的呻吟著,當他還沒緩過來時,尖銳的槍頭已經抵在了他的喉頭上。

“抓到你了,你這個瘋子!”

“可惡!奇奇、蒂蒂!你們快逃!”吉米大喊著,卻挨了土匪一拳。

“不准跑!否則我就把你們主子喉嚨給切開。”

“不要管我了!我……”

“頭兒,他們跑了,要追嗎?”一旁的土匪望著已經飛遠的奇奇和蒂蒂問著。

“你們兩真的跑啦?!你們兩個忘恩負義的渾蛋!!”吉米驚訝地看著他們絕望的叫著,接著轉過頭來,陪笑的看著他們。

“唉嘿嘿……各位大哥,有話好好談,貨、貨車上的東西都可以給你們,只求你們放過我吧?”

“你說呢?”土匪頭子舉起拳頭。

“嗚哇!打哪裡都好,就是不要打臉,我靠臉吃飯的!”

吉米緊閉著眼睛準備挨揍,可是拳頭卻遲遲沒有落到他的身上,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哀嚎,正當他疑惑的睜開眼睛時,赫然看見剛剛那群土匪已經有兩個倒在了地上,一隻身穿著帽袍的獅鷲獸正勒著土匪頭子脖子,直到對方被勒暈後才鬆開。

“哇啊啊,這位女俠饒命啊!”一名倒在地上的土匪哀求的說著,他的前臂扭曲成怪異的角度,似乎是被弄脫臼了。

“帶著你們的老大快滾,以後也不准在這裡打劫,否則下次見到就不放過你們!知道嗎?!”

吉賽兒這麼說著,土匪手下這才怯怯的點點頭,拖著他們昏迷的老大狼狽的逃跑了。

“你沒事吧?”看著他們走遠後,吉賽兒轉過身來問著吉米,只見吉米激動的撲了上來,抓著她的前爪激動著道謝著。

“實在是太感謝妳了!謝謝妳救了我的命還有我的家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表示感謝才好,謝謝謝謝!”

“不、不用客氣,現在可以放開唉呦?!”

吉賽兒大吃了一驚,因為吉米突然抓起了她的左爪,看著她的袖劍端詳了起來。

“喔?!這是如此巧妙的機關啊!只要觸動這根線就能讓裏頭的刀刃彈出來,恩恩……真有趣!”吉米興奮的看著袖劍上的機關,完全忘記了它還連著吉賽兒的前爪,差點沒把她的胳膊扭下來,最後是吉賽兒給了吉米一記右鉤拳才讓他鬆開自己。

“抱歉,這是我的錯,從小我就有看到有趣的東西就想研究的毛病,真對不起。”吉米道歉著,他的左眼上頂著一個瘀青。

“請問,妳是一名刺客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回來的奇奇和蒂蒂這麼問著,他們兩個似乎是雙胞胎,模樣長的非常相似,就連可愛標誌也相當的相似,公的是一隻花栗鼠,母的也是一隻紅鼻子的花栗鼠。

“是的,我是名刺客。”吉賽兒點了點頭。

“您好,我叫做奇奇,這是我的妹妹蒂蒂。”奇奇自我介紹著。

“才怪!我是姊姊,你才是弟弟!”蒂蒂反駁的說著。

“妳一定要這個時候跟我爭這個嗎?”奇奇皺起了眉頭。

“刺客?哈哈!妳真的是一名刺客?!我聽過你們很多傳聞,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吉米這麼說著,似乎還想更靠近一點觀察吉賽兒,但是吉賽兒這次很機警的退了一步,深怕他又把自己的袖劍拿去玩。

“我叫做吉賽兒。”吉賽兒回答,接著便聽到雙胞胎小馬發出了興奮的叫聲。

“吉賽兒?!您就是那個奴隸救星吉賽兒小姐嗎?!”奇奇驚奇的問著。

“我們從其他奴隸間聽到了許多您的事蹟,這幾年來您解救了好多奴隸喔!”

“瓦解奴役制度只是刺客份內的工作而已,並不是只有我在做這件事情。”吉賽兒不禁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自從兩年前從谷索那裏拿到帳冊之後,他們就開始依循著名單,一一切斷獅鷲獸大陸上奴隸的供應鏈,並解救那些小馬奴隸讓他們回家。

“說到這個……”吉賽兒轉頭瞪著吉米。

“什麼?喔……不不不,妳誤會了,奇奇和蒂蒂是我從我母親那繼承過來的奴隸小馬,但我們從小就一起長大,感情就像兄弟姊妹一樣,我也從來沒有虐待或不讓他們吃東西之類的。”

“如果說睡覺時打呼吵得我們不能睡不算虐待的話。”

“雖然有吃東西,但都吃不飽,因為他總是喜歡亂花錢。”

奇奇和蒂蒂一前一後的像吉賽兒告狀著。

“嘿!那些可都是必要開銷,我可沒有辦法。”吉米攤著爪子說著。

“上酒館、賭場和妓院才不是甚麼必要開銷!”

“我可是個天才!無聊可是比死還難過的!所以當然要靠酒精麻痺神經,還有妳以為我不去賭場我們哪來的錢,至於妓院……誰叫你們都不讓我碰!”吉米賭氣的回答。

“還不是因為你老是玩一些奇怪的玩法,上次你還把蟲子塞進……”

“夠了!我不想知道這些!”吉賽兒大喊著,然後突然意識到什麼般,狐疑的看著奇奇和吉米。

“天才的性向可是全開放的。”吉米毫不掩飾的說著。

“呵呵……跟在他的身邊太久,我已經不知道正常是什麼了。”奇奇撇過了頭,感慨的望著天空說著。

“總之,吉米這個主子雖然不算好也不算壞,所以我們才沒委託刺客宰了他。”蒂蒂總結著。

“沒錯!等等,你們會委託刺客宰了自己的主子嗎?!”吉米驚訝地問。

“如果他們是糟糕的主子的話……我已經處理過好幾個了,所以你最好別逼我。”吉賽兒冷冷的說著,她舉起了自己的袖劍威脅吉米,卻看到吉米盯著她的袖劍雙眼閃閃發亮,趕緊將自己的袖劍藏起來。

“壞成這樣,還修的好嗎?”

過了一會兒,吉賽兒看著受損的拖車問著。

“沒問題的!我可是超偉大天才發明家吉米,給我點時間,沒有什麼是我修不好的。”吉米信誓旦旦的說著。

“能在天黑之前修好嗎?”奇奇望著已經開始下降的太陽問道。

“恐怕不行,今晚我們得在這裡紮營了。”吉米搖著頭。

“唉?!要在這麼恐怖的地方露宿嗎?萬一有野狼或者那群土匪又回來怎麼辦?”蒂蒂擔心的叫著。

“沒問題的,在你們能夠上路之前我會幫你們。”吉賽兒這麼說著,接著就看到吉米、奇奇和蒂蒂一齊張著淚汪汪的眼睛看著她。

“嗚嗚,妳真的是太好了!”奇奇痛哭的說。

“上次我們遇到這麼善良的獅鷲獸是什麼時候我已經記不得了。”蒂蒂也這麼說著。

“好像是上次那個漂亮的小姐吧?”吉米回想著。

“才怪!她後來偷走了我們全部的旅費!”

“你差點要把我們賣了才湊出錢來。”

奇奇和蒂蒂吐槽著吉米,吉賽兒看了不禁覺得有趣,她從未見過在獅鷲獸大陸上有小馬能跟獅鷲獸像是兄弟姊妹般相處的這麼融洽,即便是獅鷲獸和小馬共同居住的獅鷲岩也一樣。

後來奇奇和蒂蒂跑去找水和食物,吉賽兒則負責收集樹枝準備升火,她看著在拖車那忙碌的吉米,看見他綁在腰帶上的那些像蛋一樣的圓球,忍不住好奇心的問。

“嘿,你之前丟出來會製造煙霧的東西是什麼?”

“喔?你說這些煙霧彈啊?這些是我用雞蛋殼和一切常見的化學材料做的,能在緊急的時候製造煙霧讓自己逃跑,妳想學的話我可以教妳,就當作是妳救了我一命的謝禮好了。”吉米這麼說著,但他可沒停下自己工作。

“真的?謝啦。”

“不過妳的袖劍要讓我仔細研究!”

“……你到底懂不懂謝禮是什麼意思啊?”

“拜託啦!因為那東西真的很有意思,而且我覺得還有很大的改良空間,這麼精巧的機關只是用來伸縮刀刃實在有點浪費,我相信我能把它改造得更加多功能。”

“我再考慮看看吧,畢竟我只有一副,玩壞了就麻煩了,話說你們原本要去哪裡?”

“崔特港,我跟奇奇還有蒂蒂總是徘徊於各個城鎮,販賣我發明的一些道具和修理東西,妳呢?”

“一樣。”

“妳也修東西?”吉米停下來轉頭狐疑的看著她。

“不,我只是有事情要去崔特港一趟,但不關你的事。”

“好吧,那我就不多問了,嘿嘿……”吉米這麼說著,忍不住發出了笑聲。

“你笑什麼?”

“沒事,我只是想起了小桃,她是崔特港的一位娼妓,年輕、聰明,而且還玩很大,她是少數幾個能滿足我的妓女,我們有一次……”

“我不想知道。”吉賽兒打斷的說著。

“好吧,很顯然的妳不是很健談。”吉米聳了聳肩:“我只是在想,說不定我把遇到刺客的事跟她講後她會願意免費服務我一次。”

“你是什麼意思?”聽到這話,吉賽兒不禁警覺起來。

“她在打探刺客的消息,她幾乎會向每一位顧客詢問有關刺客的事情。”

“為什麼?”吉賽兒瞇起眼。

“我不知道,她從來沒有明講,或許她只是對刺客的事情很感興趣。”

“告訴我她在哪裡。”吉賽兒說道。

“好啊,不過妳得答應讓我研究那把袖劍。”吉米這麼說著。

“聽著,我沒有時間跟你開玩笑,最近幾個月來那個地方一直有謀殺案發生,兄弟會曾派過兩名刺客去調查,結果一個被發現陳屍在岸邊,腦袋被打了個開花,另一個死在巷子裡頭,因為中毒痛苦掙扎而死。”

吉賽兒說著,多年來她一直避免自己回到這個地區來,要不是因為這些事情實在沒有辦法處理,格林才會堅持派有地緣關係的她過來。

“什麼?喔不不不,小桃可不是那種獅鷲獸!她是無辜的!”吉米驚訝的轉過頭來說著。

“在實際接觸她之前我可沒辦法定論,不過我敢肯定這些事情跟她有些關係,如果你不肯說的話我有很多辦法可以逼問你。”吉賽兒冷冷的說著,她露出了袖劍,然後看到吉米閃亮亮的眼神後又收了回去。

“好啦,我告訴妳就是了,不過妳可要答應我,在我們到達崔特港前你可要好好護送我們,不可以丟下我們先跑掉。”

“知道啦。”

“嘿,謝啦,路上有妳這強而有力的夥伴跟著我可安心多了。”吉米道謝著,接著又轉頭繼續忙碌。

“……所以說她在哪裡呀?”

“既然妳要跟我們一起去,到那裏再告訴妳也不遲不是嗎?”吉米理所當然地回答著,吉賽兒深吸了一口氣,克制著自己想戳死這傢伙的衝動。

過了一會兒,奇奇和蒂蒂帶著水和食物回來,他們帶回了一些漿果和橡樹果,不過還是吉賽兒去撿柴火時順道獵的兔子較受吉米歡迎,反觀吃素的奇奇和蒂蒂就不是這麼喜歡了。

那一天晚上他們聊了很多,吉賽兒把一些可以透漏的刺客資訊跟他們說,吉米和奇奇與蒂蒂則訴說著他們到處旅行時的趣聞和見識,原來吉米他們來自一個赫赫有名的貴族世家,但他不願意透露是哪個世族,其實從他能擁有兩隻奴隸小馬這點不難看出來,後來他因為受不了家族內部的權利鬥爭出走,從此和奇奇與蒂蒂浪跡江湖。

“一開始受到挫折的時候我是有點後悔,甚至還想回家去,但我很高興自己能挺過來,外的世界精采多了,雖然一樣危險,但起碼是我自己選擇的結果。”吉米一邊說著,一邊喝著他用營火煮的茶,這是從小馬國那流傳過來的飲品,但吉賽兒不了解乾葉子泡出來的水到底有甚麼好喝的

“那妳呢?妳是為了什麼而加入刺客的?”蒂蒂好奇的問著。

“我的理由大致上跟吉米一樣,為了冒險和刺激,還能順便做些好事,唯一不同的是……我原本有個明明可以安心的歸屬。”吉賽兒感嘆地說著。

“原本?”奇奇忍不住好奇地問著。

“我以前曾住在古羅鎮。”

“喔,那個城鎮啊……我們曾經去過一次,那裡的居民都還算友善,對於他們發生的不幸事情我很遺憾。”吉米安慰著她說著。

“我當時應該在那的,要不是因為我的緣故,他們也不會受到牽連……沒能在那個時候在那,是我最後悔的事。”吉賽兒摀著臉說著,稍早之前的感傷又忍不住湧上了她的心頭。

“嘿,那不是妳的錯,況且如果妳當時在那,妳說不定早就死掉了,或著更糟,被軍隊拉去當軍伕、妓女或做成食物!我曾聽小桃說她親眼看著自己的兩個哥哥被軍隊打個半死不活拖走,她和她弟弟那時因為還是孩子,所以被好心的士兵偷偷放走,聽說那時候指揮官下了令要屠光剩下的居民呢。”吉米安慰的說著。

“等等,小桃是古羅鎮的居民?她長得怎麼樣?”吉賽兒驚訝的問著,她沒想到小桃居然是古羅鎮的居民。

“這個嘛……很抱歉我記不清楚了,上一次去崔特港找她已經是很久的事情了,我一向有臉盲的症狀,太久沒見對方就會忘記長相。”

吉米搔了搔頭,吉賽兒不禁嘆了口氣,同時她心裡也在想,如果說小桃曾經是古羅鎮的居民,那麼她便很有理由去殺害那些刺客了,畢竟當初要不是因為格列佛和她,古羅鎮也不至於被軍隊摧毀,一想到這裡,吉賽兒就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當一名刺客,只能不斷的向前進,因為總有一天自己的過往會找上門來,當它追上時,或許就是死期也不一定。

吉賽兒忍不住想起格林所說的話,從前這個老傢伙的大道理她可是甩都不想甩,但是隨著時間和歷練增加,吉賽兒不禁開始痛恨他每次都說中了。

-------------------------------
解鎖配方:煙霧彈,商店也開始販賣煙霧彈了,不要問為什麼。
角色登錄:吉米:自稱是天才大發明家的維修工,出生於凜冬城貴族世家,在母親死後與奇奇和蒂蒂浪跡天涯,他與小馬之間的關係好的可以被稱作刺客對於和平期望中的最佳典範,但……或許太好了點。


最近母親和阿嬤相繼因病住院,真的照顧的有點心力交瘁,感覺自己都要爆炸了,在一切穩定下來前未來發文時間可能會不怎麼固定,但是不用擔心,目前在發的文章都是已完成的,有時間我就會馬上更新上來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