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七、第八章(6/07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第七章  潛入行動


-翠綠城-
-谷索宅外-

吉賽兒和花生奶油正待在谷索的住宅外面談論著計劃,這時格羅佛和葛金正在其他地方觀察士兵的巡邏路線和尋找可以悄悄潛入的方法,吉賽兒和花生奶油也是,身為一個貿易商,他對房子周圍部屬的警戒似乎有點多,除了四周都用高聳的木頭搭建成牆壁外,前後的出入口都有重兵防守,他們不是一般從街頭雇來的混混或傭兵,身上穿的制式盔甲更像是他們進城時在外面盤查的士兵。

“這裡是翠綠城,只要你有錢,不管是誰都可以向這裡的領主雇用士兵保護,事實上,這裡的居民不是自己開店,就是成為像他們一樣受雇於外地商家的僱傭或士兵。”奶油花生解釋的說著,然後像有些發呆的盯著前方。

“你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怎麼了?”吉賽兒問。

“喔?抱歉,沒、沒什麼啦,只是有些心事……”奶油花生微微低下了頭,臉上的表情像是有些憂愁。

“你可以說來聽聽,我們是朋友。”吉賽兒說著,雖然他們才認識不久,不過她相當喜歡眼前的這隻小馬,不只彬彬有禮還相當機伶,不知是被谷索調教得太好還是怎麼樣,有時會有點膽小。

“我、我……我只是,有點害怕……在你們的任務結束後,我對葛金先生來說就沒有什麼用了,他說我可以自由過我想過的生活,甚至送我回小馬國,我很感激他的好意,但……我原本就是奴隸孩子,從出生後就一直作為奴隸被賣來賣去,更別說我從沒去過小馬國。”奶油花生這麼說著,眼神不斷地閃爍著,吉賽兒沒有回答,只是耐心地等她繼續說下去。

“而且我不知道什麼是『自由』,從前作為奴隸的時候我每天的目標就是少挨點打,最大的幸福就是睡覺的時候肚子不會餓得受不了,自從葛金先生救了我之後,我就失去了目標,我不會再被打了、雖然有時還是吃不飽,但是卻可以自由地吃東西,現在我還能依賴葛金先生的命令,但任務結束後呢?我突然覺得這個世界是這麼的大,而我是這麼的渺小,我該何去何從?沒有命令我該如何過活?”

“關於這個嘛,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小故事。”吉賽兒看著奶油花生一臉苦惱,想了想以後說著,奶油花生抬起頭來,一臉期望的看著她。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隻小獅鷲獸,她的身世很坎坷,她原本有一個寵她如公主的父親,一個溫柔的母親,雖然沒有甚麼錢,但過得很幸福,但有一天,因為某些緣故,她的父母親染上了疾病,最後病死了,那個小女孩的世界也因此崩潰了,失去雙親的小女孩,沒有其他親戚可以收養她,流落街頭,孤身面對這個世界,她突然覺得這個世界變得好陌生,這個世界變得好大、好危險……”

“然後呢?喔,很抱歉打斷妳的故事,吉賽兒小姐,請繼續……”奶油花生道歉著,聽到這些類似的事情時他情緒有些激動了。

“我說過叫我吉賽兒就好了,不必尊稱,因為我們是朋友。”吉賽兒笑著說,接著繼續她的故事。

“就當她要被世界這個大輪子輾碎時,有個男孩在巷子裡發現了飢腸轆轆的她,那個男孩比她還要大一點,很久以前開始就在街頭上流浪,有著跟女孩有差不多的際遇,他分給了女孩半個偷來的麵包和一些水救了她一命,從此之後他們兩個就在一起相依為命,接著他們相繼認識了其他孤兒,他們都是因為戰爭、疾病、事故而產生的孤兒,男孩和女孩也收留了他們,從此成為了一家子,漸漸地,那個女孩感覺又重新找到了歸屬,雖然依然不安穩和危險,但跟他們在一起,女孩覺得很幸福,不再孤單。”

“那個男孩……是格列佛嗎?”奶油花生忍不住問。

“不,不過我很快就要講到他了。”吉賽兒笑著說。

“原本那個女孩一輩子都要這麼過了,當個小偷,有一餐沒一餐的維持生活,但有一天,一個刺客出現了,他給那個女孩展示了什麼叫做慷慨,讓她知道並不是大家都是這麼冷酷的,世界上還是有希望存在著,因此那個女孩決定成為一名刺客,她離開了原本的家,離開了她的兄弟姊妹,跟著那名刺客學習受訓,並發誓自己也要成為一名刺客幫助大家。”吉賽兒這麼說著,她抬頭看著天空,說著這些的時候語氣有些感慨。

“所以……妳是建議我成為一名刺客嗎?”奶油花生狐疑地問。

“不,我想說的是,天無絕路,只要你不放棄生存的希望,自然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屬以及新的目標,當你發現你想做的事時,就要緊緊抓住。”

“可是我只有蹄子。”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意思。”

“喔……我懂了,但我還有個問題……”奶油花生點點頭後又問。

“當妳與妳的兄弟姊妹們分離時,妳不會難過嗎?我每次被賣掉時,都會忍不住想念其他與我一起共事過的奴隸或對我友好的獅鷲獸,妳不會後悔選擇了當一名刺客嗎?”

吉賽兒聽到了這個問題,眼角不禁抽蓄了一下,彷彿想起了什麼不愉快的回憶,爪子不自覺得捏緊,但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說。

“是的,我有後悔過……但這就是生命,我們總有後悔做了某個決定的時候,但即使這樣也要繼續走下去,因為你已經做出了選擇,後悔總比放棄好,更何況有些決定是沒有辦法再回頭的。”

“嗯……我想我大概了解妳想表達的意思了。”奶油花生點了點頭,並說出了他的心得。

“我會被這個無情的世界給碾碎,然後在痛苦與悔恨中死去,成為路邊的無名屍後被野狗吃掉,嗯……至少我能讓野狗飽餐一頓,希望我最後不是生病死的,害牠因此不舒服可就不好了。”

“你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呀?!”吉賽兒忍不住驚嘆著。

就當吉賽兒努力地想把奶油花生悲觀的想法導正的時候,葛金和格列佛剛好從探查任務中回來。

“我們探完了,圍牆密不通風,沒有可以鑽過去或爬進去的地方,谷索這傢伙把自己的家弄得像碉堡一樣,想要潛進去根本不可能。”

“嗯,為什麼你們不直接飛過那些圍牆就好?你們有翅膀不是嗎?”奶油花生提出了疑問,只見吉賽兒和格列佛轉過頭來,苦笑地搖頭。

“如果你在一個密不通風的圍牆裡面戒備,你第一個會戒備的是大門,還是天空?特別是在這個會飛的獅鷲獸到處都是的地方?”

“從對方最猜想不到的地方潛進去,這才是刺客的風格。”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從大門進去對嗎?”奶油花生這麼問著。

“說的倒容易,門口的士兵就站在那裏,看台上還有兩隻在監視,我們不可能不動聲色的就潛進去的。”格列佛搖了搖頭。

“除非你們混在貨車裡,我可以帶你們進去,我是某一天跟著谷索出去街上然後突然被賣掉的,我曾經給那些衛兵送過茶水,他們都認識我是谷索家的奴隸,卻不一定知道我被賣掉了,畢竟他們都不在乎這種事情。”奶油花生提議著。

“不,這樣太危險了,萬一有哪個奴隸發現你早就被賣掉的話,你會被抓的。”格列佛搖著頭。

“別擔心,我跟裏頭的奴隸關係很好,我們都是朋友,而且你們也需要我替你們指路不是嗎?況且,我欠葛金先生一條命,我希望我在獲得自由的時候,不會虧欠誰。”

“你真的確定你要幫忙嗎?”吉賽兒問,奶油花生堅定的點了點頭,眼神裡充滿了決心。

“好,那我們就這樣吧!”吉賽兒點了點頭。

“真的?妳真的要讓奶油花生參與嗎?這事可不能後悔。”格列佛有些不確定的問著。

“我們總有後悔做了某個決定的時候,但即使這樣也要繼續走下去,因為這就是生命。”奶油花生這麼說著,格列佛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喔,你學得很快嘛。”吉賽兒忍不住笑著說。

接著他們找來了一輛拖車以及兩個大箱子,吉賽兒和格列佛分別躲在箱子裡然後由奶油花生拖著他們通過門口的警衛。

“在你們出發前我要在提醒你們一次這次任務的重點,找出是哪個聖殿騎士購買了他所持有的文物,以及終結谷索的事業,他已經長期買賣來自小馬國的奴隸與各種違禁品很久了,我要你們查出他的貨源,流向哪裡,最後……了結他。”

“了解!”、“知道了。”木箱裡分別傳出了他們兩個的聲音。

“願月光照亮你們前方的道路……祝好運。”葛金這麼說著,接著拍了拍奶油花生的背,讓他拖著拖著前進。

當奶油花生拖著拖車來到警衛面前時,兩名警衛依照慣例攔下了他,問他有什麼事情。

“嗯……我給谷索先生搬貨來了。”奶油花生垂著耳朵,怯生生的向他們兩個說著。

“箱子裡面是什麼?”其中一名警衛A問道,只見奶油花生搖了搖頭。

“不知道,我沒有權利打開來看,但谷索先生說東西很重要,不許我們偷看。”

“是這樣嗎?谷索先生可沒有提過今天還有貨車要進來。”另一名警衛B瞇起了眼。

“我不知道,但要是我再不給他送去的話,他又要拿鞭子抽我了,所以拜託……讓我進去。”

“不行!我們得打開來檢查才行!”警衛A露出了狡詐的笑容說道,身為一名雇傭的士兵,他們薪水並不算高,所以有時候他們會藉由檢查貨物的的時候,藉此摸走一些不容易被發現不見的東西。

“不不不!不可以!我哎呀?!”奶油花生聽了一驚,連忙要阻止那兩名警衛的時候,卻被他們推倒在一旁,正當他們爪子伸向箱子,而箱子裏頭的吉賽兒和格列佛也準備好自己的袖劍準備一搏時,大門裡頭傳來了另一個驚呼聲。

“奶油花生?!”一名脖子上同樣掛著項圈的陸馬看到了奶油花生後驚呼著:“你不是……”

“橄欖!拜託你,跟他們說,谷索先生很急著要這些東西,而且他們不能打開!”奶油花生及時打斷著他的話說道,被稱作橄欖的陸馬眨了眨眼,有些發楞,最後他回過神來,出聲制止著他們。

“嘿!你們兩個!你們要是敢亂動谷索先生的東西,我就告發你們兩個,讓你們兩個辭職走路!”

“哼!區區一個奴隸敢這樣跟我們講話?!”警衛A有些發怒的問著。

“我跟你們唯一的區別就是留著我還能賣錢,而你們被開除了還能替谷索先生省下資遣費,因為是你們有錯在先。”橄欖這麼說著,雖然他的四肢都在顫抖,但還是堅持的說著。

兩名警衛互相望了望,接著沒好氣地讓奶油花生放行通過。

“謝謝你們,好心的警衛大哥,還有謝謝你,橄欖。”奶油花生拖著拖車繼續前進,一邊向橄欖道謝著。

“花生,這是怎麼回事?我們都以為你已經死了,桑葚和蜜桃甚至還為你哭了。”橄欖低下頭來,小聲地問著奶油花生。

“噓!這裡說話不方便,等到了屋子再說,還有桑葚他真的為我哭了?我以為他討厭我。”奶油花生狐疑地皺起了眉頭。

“呃……其實他是因為谷索先生心情不好所以打斷他的腿取樂,但也是因為你不在了的緣故,我們都沒法發出像你那樣的哭聲。”橄欖這麼說著。

“謝謝你的讚美……應該吧?”

奶油花生和橄欖在看守台上的警衛注視下走進了谷索家的倉庫。

“好了,到這裡就可以了,橄欖,我們是好朋友對吧?”奶油花生問著橄欖。

“當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橄欖點了點頭。

“那好,我要跟你介紹一下我的朋友。”奶油花生點了點頭,接著轉頭看向車上兩個大箱子。

“容我向你介紹,吉賽兒和格列佛!”

就在奶油花生說完的瞬間,吉賽兒和格列佛打開了箱子從裏頭跳了出來,橄欖則嚇得後退了幾步。

“喔!我的天啊!花生,你做了什麼?!你居然把他們偷偷帶進來,我們會被谷索先生吊死的!”

“不用擔心,橄欖,他們是刺客,他們是來幫忙的。”奶油花生安撫著橄欖的情緒說著。

“幫忙?幫什麼忙?”橄欖相當不信任的看著他們問道。

“我們是來殺谷索的,還要拿走他的記帳簿,終結他所犯下的罪行。”格列佛回答的說著。

“殺了他?!你們瘋了嗎?他雇來守衛的傭兵有好多!你們會被他殺掉的!或者更糟!”

“橄欖,我相信他們,他們的同伴曾經救了我一命,而且谷索這麼壞,你我都知道待在他身邊的下場最後會如何不是嗎?”花生奶油繼續說服著橄欖,橄欖臉上的表情有些猶豫,最後像下定了決心一般點了點頭。

“好吧,我該怎麼幫你們?”

“謝謝你,橄欖,現在我們要到谷索的辦公室拿他的記帳簿,他現在在辦公室裡嗎?”

“不,谷索先生他正在他的『娛樂室』裡處理剛到貨的奴隸。”

“娛樂室?”吉賽兒狐疑地問。

“谷索不喜歡他的奴隸們嗯……精力太過旺盛,所以每當有新的奴隸進來時就會替他們……唔……他喜歡叫那個房間娛樂室,因為他喜歡聽奴隸們痛苦的哀嚎,他甚至連麻藥都不上。”

“哇喔……這麼說來你們不會也。”吉賽兒驚訝地看著奶油花生和橄欖。

“是的,只有用來生育的種馬才能夠保留他們的那一部分。”奶油花生回答著,他們兩個紛紛沮喪的低下了頭。

“看來我們得分開行動了,妳想負責哪一邊?”格列佛這麼問著。

“當然是谷索那邊,我要親自處理掉那個狠心的傢伙!”吉賽兒憤恨不平的說道。

“辦公室跟娛樂室在不同的方向,橄欖,請你帶格列佛先生去辦公室拿帳冊,我和吉賽兒小……吉賽兒一起去找谷索。”奶油花生說著,橄欖點了點頭。

“喔……小心點,花生,以及如果你們失敗了,拜託不要把我抖出來。”橄欖這麼說著,之後便領著格列佛前往谷索的辦公室,奶油花生則帶著吉賽兒前往谷索的娛樂室。

第八章  死亡與安息


谷索家裡頭的警衛比看館外面的警衛都要來的少,大部分都是奴隸,他們在看奶油花生時的反應大多數都非常驚訝,然後在聽了奶油花生的解釋後便紛紛認同奶油花生的做法,有的還甚至幫忙引開了路上巡邏的警衛注意力,然後吉賽兒再從後面偷襲,勒住他們的脖子後將他們弄暈。

“為什麼妳不直接殺了他們?他們可是谷索的幫兇耶。”奶油花生不明白的看著吉賽兒把那名衛兵扔到草叢後面問著。

“刺客教條其中一條說過,除非萬不得已,否則刺客會盡量避免殺戮。”

“妳自己也是這麼想的嗎?還是因為那是教條?”

“都有,他們只是雇傭,有自己的家庭要養,有時候寧願麻煩點,也不要多造成一個家的破碎,我很清楚家庭破碎的感覺。”

“嗯……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那個肉商……我曾聽他提過他有個女兒……”奶油花生低下頭來,有些難過的說著。

“嘿!記得我說的嗎?繼續走下去,而且你當時也沒有其他選擇,這就是為了生存所付出的代價,現在專心點。”

吉賽兒拍了拍奶油花生的肩膀,奶油花生向她點了點頭,繼續領著吉賽兒前往谷索的娛樂室,最後他們來到了一間刑求室,大部分的用途都是來懲罰不聽話的奴隸,谷索也會在新進的奴隸到來時處理他們的精力問題,他喜歡親自操刀,享受著奴隸看著自的身體一部分被割下來的表情與痛苦地呼喊。

當吉賽兒和奶油花生趕到時,谷索正在拷問室裡處理著新進的小馬奴隸,谷索是一隻身材微胖的獅鷲獸,已經有些年紀,有著一身白色的羽毛和黑色的毛皮。

“我勸你最好不要亂動,否則像上一隻小馬就不好了,他把自己的傷口扯太大洞了,就算用火燒也沒辦法封住傷口,害我損失了好幾枚金幣。”

谷索這麼說著,一旁火盆架上的火光照映著他沾染著血漬的臉,那名被綁起來的小馬奴隸的前肢銬在牆上,並將後腿被拉開綁在兩旁的柱子上,嘴巴因為被塞了拘束器而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響,他驚恐地看著倒在一旁抽蓄的小馬,大腿間流出來的血液在地上都匯聚成了小小的池塘,一旁還有一個牢籠,裡頭有著其他幾隻待處理和已處理的小馬。

谷索從一旁的手術台上拿起了一把尖刀,上頭已經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奴隸的血,就當他一步步走向那名小馬奴隸時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聲呼喊。

“嘿!”

谷索轉過身來,與一隻穿著暗紫色兜帽的獅鷲獸面面相望,就當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吉賽兒伸出了她穿著袖劍左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插入了他心窩。

鮮血慢慢從刺刀上流下,谷索吃驚地看著自己胸膛上插著的袖劍,然後無力的倒在吉賽兒的身上。

“哈啊……我就知道……當我看到那東西跟聖殿騎士扯上關係時……我就知道我命不久矣了。”谷索在吉賽兒的協助下,慢慢地被放到地上。

“你會喪命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個,是因為你所做過的壞事。”吉賽兒回答的。

“哈?壞事?我做的只不過是賺錢而已,有需求才有供應……我從中獲取利益有什麼不對?”

“但那些事情是不對的。”吉賽兒瞇起了眼。

“妳沒有資格說我。”

“我當然沒有資格,因為我殺了你,現在……告訴我聖殿騎士從你這裡買了什麼?”

“那是一顆蘋果般大的水晶球,當我碰到它時感覺到一股奇怪的力量……詭異……瘋狂……非常的……不可思議!”谷索這麼說著,他的呼吸開始急促,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般抽搐著身子。

“買主是誰?他長得怎麼樣?我到哪裡才能找到他?”

“我不知道……他是派屬下來買的,我只知道他們稱呼他為……瘟疫騎士。”谷索睜著眼睛,瞳孔漸漸地擴散,一動也不動了。

“願你的靈魂能夠在另一個世界得到救贖。”吉賽兒這麼說著,將谷索的眼皮給閉上。

“為什麼?為什麼他這麼壞妳還希望他的靈魂能獲救?”這時躲在一旁的奶油花生走了出來,一臉狐疑的看著吉賽兒與已經死透了的谷索。

“靈魂本就在清白的時候來到這個世界上,理應在它離開這個世界後回復清白,我的導師教導我,不論對方是你的仇敵、親友還是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死後都應該獲得尊重與原諒,這是一種崇高的道德精神。”

吉賽兒這麼說著,接著起身跑去查看那隻倒在地上的小馬。

“對不起……我無法處理這樣的傷口,但我能盡快結束你的痛苦,可以嗎?”吉賽兒向那隻已經奄奄一息的小馬道歉的問著。

那隻小馬虛弱的看著她好一會兒,最後微微的點著頭。

“對不起……”吉賽兒說著,接著舉起袖劍。

“等等!”

就在這時,奶油花生叫住了吉賽兒。

“請讓我來吧,告訴我該怎麼做。”

奶油花生看著吉賽兒,吉賽兒點了點頭,接著在那隻小馬的頸動脈比劃著。

“切開這裡,他會很迅速地死去,但你確定你要這麼做嗎?結束一個無辜的生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他們原本命不該絕。”

“雖然這麼說有點失禮,但我想他已經受夠獅鷲獸的折磨了,起碼讓我這隻同族的小馬送他最後一程。”

奶油花生說著,接著叼起了谷索掉落在地上的刀刃,迅速的切開了那隻奄奄一息的小馬脖子上的動脈,那隻小馬微微抽蓄著,在吉賽兒放出其他受困的奴隸時候,奶油花生一直抱著那隻小馬的頭,低聲的向他道歉並安慰著他,直到他斷氣為止。

“願你的靈魂能在另一個世界得到安息,再也不會遭受到痛苦了。”

奶油花生這麼說著,接著學吉賽兒一樣,替那隻小馬闔上了他的眼睛,接著有些哀傷的看著他的屍體。

“以第一次來說,你做的不錯。”吉賽兒拍了拍奶油花生的肩膀說著。

“不是第一次了……不過,覺得傷心倒是第一次。”奶油花生回過頭來,苦笑地對她說著。

過了好些時候,吉賽兒和格列佛費了好大的工夫才把奶油花生以及其他的奴隸小馬們弄出了谷索家住宅,現在他們得趕在有誰發現谷索死掉之前離開翠綠城,他們準備了幾輛車子,準備載運小馬奴隸們出城,葛金聯絡了其他刺客同伴幫忙,將他們送交給來自小馬國的刺客處理,讓他們回家。

“花生,你確定不跟我們一起走嗎?我的叔叔在青青草原那有一棟房子,除了偶爾會有狼去騷擾羊群外很安全,我們會很歡迎你跟我們一起住的。”橄欖問著奶油花生。

“謝謝你的好意,橄欖,但我已經決定了,我想要留在這,我想要成為刺客,繼續幫助這片大地上的奴隸們擺脫奴隸的生活。”

“好吧,祝你好運,保重了!”

“你也是,橄欖。”

說完奶油花生和橄欖依依不捨的來了個大擁抱後才互相道別,最後奶油花生看著載運著橄欖的拖車漸漸走遠,他的身邊也有幾隻小馬留了下來,他們都跟奶油花生一樣,無依無靠,沒有地方可以回去,所以他們也都選擇加入了刺客組織。

“呦,你確定要成為一名刺客嗎?這條路可不輕鬆喔。”格列佛走到奶油花生的身邊問著。

“謝謝你的關心,格列佛,我聽吉賽兒說過你一定會來勸我,她給我的建議是不要甩你。”奶油花生這麼說著。

“嘿!我可是實話實說!要當一名刺客所要接受的訓練可是很辛苦的!而且可能會死喔!”格列佛這麼說著。

“我知道,但我還是想為刺客盡一份心力,在被賣給谷索之前我曾跟很多奴隸共事過,我相信我可以在奴隸之間建立起一個情報網,好替刺客收集更多情報,這樣就不會太危險了不是嗎?”

“啊,你突破盲點了,花生!”吉賽兒在一旁誇讚著,此時葛金從遠方一拐一拐地走了過來。

“我已經把你們的成果上報給格林知道了,做得不錯小妮子,還有小不點。”

“葛金,你知道他口中所說的瘟疫騎士是誰嗎?”吉賽兒不禁問著,光是聽到這個名字她就感到不安。

“嗯……我不知道是誰,不過我倒是知道瘟疫騎士是獅鷲獸大陸上的聖殿騎士所用的代號,瘟疫、飢荒、戰爭和死亡,那是混亂時期最常出現的四個常態,象徵著聖殿騎士不死不滅與恐懼,他們是獅鷲獸大陸區域聖殿騎士團裡的四名高階騎士,依據他們所做的事情加以區別,瘟疫負責技術的研發,飢荒負責操弄社會經濟,其影響力之大,只要他高興,可以讓一個地區的一斤穀子比黃金本身還貴,戰爭是名強大的戰士與領袖,擅長煽動群眾製造對立,死亡負責策畫謀略,所施的伎倆與詭計曾害得獅鷲獸大陸的刺客兄弟會差點被消滅。”

“上一次遇見他們之一的時候我還只比你們大一些,那時我、老格林、葛瑪蘭和……”葛金話說到一半,突然欲言又止,吉賽兒似乎看見他的眼睛突然瞥了格列佛一眼,但那或許是葛金多次抽風的眼球抽動。

“總之,這件事交給刺客議會去處理吧,我會繼續期待妳日後的表現,希望妳和小不點能夠活得比我們久啊,花生,我們走啦,既然你想成為刺客,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導師了。”

“是!導師,吉賽兒和格列佛,謝謝你們的幫忙,希望我們有緣能夠再相會。”奶油花生向他們道別之後,便拉著葛金他們的座車離開了。

“哼嗯,我還是搞不懂,讓小馬拉車跟奴役小馬差在哪裡?”看著葛金和奶油花生逐漸走遠,吉賽兒搔著腦袋問著。

“差多了,小馬其實很擅長拉車,唯一的差別就在於你可不是拿著鞭子逼著他們做事,而且他們是你的朋友。”格列佛回答著,接著便看著吉賽兒好一會兒。

“所以,第一次主導任務妳覺得怎麼樣?”

“不錯,很高興你同意我將這些奴隸們都救出來。”

“這花了我好一番功夫,但我還是要警告妳,有時候我們要懂得衡量自己的力量,我們不可能救的了全部,有時候妳必須為了救大多數而放棄少數,更甚至妳必須為了保命放棄一切。”

“天啊,你還真是愛跟格林一樣愛嘮叨。”吉賽兒翻了翻白眼,開始準備離開。

“嘿,奶油花生可是跟我說妳教了他許多格林說過的道理喔。”格列佛調侃的說著,只見吉賽兒的腳步因為害羞而走的更快了。

“少、少囉嗦啦,我只是不希望那小子走偏而已。”

“哼哼哼,看來妳已經有當引薦者的氣勢了,我家的小妮子終於長大了呀。”

“不要叫我小妮子!你這小不點!”

“我偏要,除非妳也不叫我小不點。”

“是你先開始的!”

於是吉賽兒和格列佛便在拌嘴聲中倘佯而去了。

----------------------------------------------------------------------------------------------
奴隸小馬『奶油花生』加入了陣營,解鎖耕地,月收入增加 200
與『奴隸』勢力的關係提升至友好,可從奴隸那獲得情報與少量的補給品,有些時候還可讓奴隸充當內應,為你打開住家的大門。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