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五、第六章(6/01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第五章  兄弟會


~六年後~
刺客兄弟會本部

在獅鷲大陸的中心有一座高山,位於一片峽谷當中,地勢險峻陡峭,而山的頂端,像是被什麼東西從頭劈開分成了兩個雙頂,其中一個頂端不知為何生長著一顆巨大的神木,形成了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奇觀,由於易守難攻的特性,因此成了刺客們最佳的據點,他們圍繞著神木建築了自己的村子,利用山泉水灌溉種植,形成了自給自足的村落,這個地方也被他們命名為,獅鷲岩。

這裡是刺客組織在獅鷲大陸上的總部,同時也是培訓新刺客的訓練中心,在這裡,每一位刺客見習生都將在這裡接受完整的刺客訓練,打鬥、刺殺的技巧,武器的使用方式以及最重要的……刺客們嚴謹遵守的教條。

今晚,是個相當重要的日子,他們在村子的廣場上升起了篝火,一群刺客圍繞著篝火而聚,火光照映在他們帽子底下的臉,各個表情嚴肅,篝火的前方有一名身穿灰色帽袍獅鷲獸,這名獅鷲獸看上去已經有一大把年紀,羽毛不再像那些在他面前的年輕獅鷲獸們一樣光鮮亮麗,爪子和眼睛上也蒙上了一層灰白,但是他歷經風霜的臉上依然是這麼的肅穆莊嚴。

“今天,我們齊聚一堂,一齊見證這六位新刺客的誕生,他們已經從相當嚴苛的刺客訓練中畢業,他們的導師與引薦者皆願意替他們擔保,他們已經準備好成為獨當一面的刺客,正式成為我們的一員。”老獅鷲獸開口說著,有些沙啞又低沉的聲音響徹著全場,彷彿就連篝火木頭的爆裂聲都被他的聲音所凝結。

“你們,已經準備好宣誓對刺客兄弟會效忠,並發誓嚴以性命格遵守兄弟會刺客的教條了嗎?”

『是的,我願意!』

六位新生齊聲說著,他們的聲音整齊又高亢,不難聽出他們的聲音裡的興奮之情。

“很好,現在跟著我我唸,我發誓絕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並不殺害或危及任何無辜的性命……”

『我發誓絕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並不殺害或危及任何無辜的性命。』

“我將潛藏於群眾、陰影之中並以生命起誓,自己行為永不直接或間接的危害兄弟會。”

『我將潛藏於群眾、陰影之中並以生命起誓,自己行為永不直接或間接的危害兄弟會。』

“現在,我,格林 史塔勒,以刺客導師的身份宣布!你們現在是真正的刺客了!謹記,萬物皆虛假……”

『一切皆可能!』

“哎呀,看來我們家的小麻煩精終於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刺客了,真是可喜可賀,我還在跟吉帕打賭妳今年能不能畢業呢。”格列佛笑著走向了其中一名穿著暗紫色袍子的刺客說道。

那名刺客伸出爪子,脫下了她的帽子,露出了帽子底下的臉龐,比起六年前她離家加入了刺客組織時稚氣未脫的樣子,她現在的臉看起來多了一股成熟的韻味,眼裡也充滿了自信與光采。

“喔?是嗎?你賭我能還不能?”

“當然是能啊,我對妳有信心呢!”格列佛笑著說,隨後他的背就被拍了一下。

“喂!格列佛,你輸了!吉賽兒畢業了,說好的一賠五,拿來吧!”

另一隻頭部是白色羽毛、褐黃色翅膀和黑色毛皮的獅鷲獸走過來毫不猶豫的就戳破了他的謊言,格列佛沉悶的嘆了口氣,在吉賽兒譏笑的表情下把一袋金幣交給了吉帕。

“賭我能畢業哼?”吉賽兒揚起了眉毛,諷刺的問。

“一定是我下注的時候放錯了。”格列佛尷尬笑著。

“嘿,吉賽兒,恭喜妳畢業啦!這是妳的份。”吉帕來到吉賽兒的身邊,把剛剛格列佛給的錢袋當著格列佛吃驚的面交給了她,自己只從裏頭取走幾枚金幣。

“什、什麼?!所以那個與我對賭的是妳?!”格列佛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賭自己贏不算過份,不是嗎?”吉賽兒笑著拋接著格列佛的錢袋說道,突然間,她丟上去的金幣袋沒有掉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嚴肅的咳嗽聲。

吉賽兒僵硬的轉過頭去,看到的是一隻爪子抓著錢袋,臉色鐵青的格林。

“嗨、嗨!導師……”吉賽兒露出了尷尬的笑容叫著。

“才剛成為正式的刺客就急著打破教條是嗎?看來妳很想回去當見習生嘛?”

格林這麼說著,吉賽兒似乎看到他的鼻孔氣的可以噴出火來。

“那、那有,我才沒有這樣想呢!而且……有這條教條嗎?”吉賽兒小聲的問。

“妳說什麼?!”格林瞇起了眼,嚇的吉賽兒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我、我是說,教條裡真的有不可以賭博這條嗎?您總是想到才說有什麼教條要遵守,結果有時候我知道的教條跟吉帕還有格列佛的都對不起來,應該要有誰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教條集結成冊吧?。”

吉賽兒鼓起勇氣的反駁著,吉帕和格列佛臉上的表情都因為她敢跟導師頂嘴而驚呆了,但格林卻沒有因此而勃然大怒,反倒沉下心來,耐心的說著。

“刺客的教條總歸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論何時何地,心中都要保持端正,一個品性不良的刺客,就跟盜匪和殺手沒有兩樣,知道了嗎?!”

“是,知道了,總之,就是做事不可以違背自己的良心就對了。”吉賽兒低下了頭,眼睛還是直盯著格林爪上的錢袋,直到它被收進格林的披風底下才死心。

“知道就好,這錢我沒收了!還有吉帕!雖然妳不是我的徒弟,但我會通報妳的導師葛瑪蘭,讓她決定要怎懲罰妳。”

格林這麼說著,原本要悄悄離開的的吉帕立即直起了背。

“嗚哇……死定了。”

看著吉帕垂頭喪氣的走遠,格林這才又轉身過來,從袍子裡拿出一張卷軸。

“吉賽兒,這是妳的第一個刺客任務。”

“我的?耶!太好了!我終於能主導一項任務了!”吉賽兒一看見那張任務書,臉上的表情頓時又興奮了起來,當她伸爪要過去拿時,格林卻將卷軸移開。

“記住,拿著這個卷軸就表示妳將代表刺客兄弟會行事,妳的所作所為都將影響世俗對兄弟會的評價,妳必須肩負這些責任,耐心指揮妳的弟兄完成任務。”

“是!我知道我所背負的責任,我保證絕不會令兄弟會失望的。”吉賽兒這麼說著,恭敬而嚴謹的接下格林爪中的文件。

“喔……等等,吉賽兒她才剛完成任職儀式耶,這麼快就要她出任務嗎?”格列佛在一旁問著。

“當一名刺客可沒有休息日,因為與我們為敵和欺負上良百姓的傢伙可不會閒著。”

“對呀!而且我待在這裡簡直快無聊死了,要不是因為要來參加儀式,我還真不想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多待一會兒。”

吉賽兒點點頭說著,早在更早之前,她就已經開始跟著導師和格列佛到處去出任務,比起其他大部份時間待在總部訓練的新生,格林更重視實際經驗,但也是因為吉賽兒相當努力而且相當機靈,他才膽敢讓她這麼積極參與任務,吉賽兒也因此成為了見習期最短的畢業生。

“啊……說到這個,我好像沒有正常排卵了。”說到這裡,吉賽兒突然賊笑的說,一邊調侃的看著格列佛。

“唔呃?!什麼?我、我沒有!”格列佛瞪大了眼睛,直冒冷汗,一旁的格林也用銳利的眼神瞪著他。

“格~列~佛!!”

就當格林就要發難的時候,吉賽兒又補了一句。

“喔,記錯了,上禮拜才來過。”

“別老是開這種玩笑,否則總有一天妳會遭報應的。”格林哼了一下說著,接著轉身離開。

“嘿,吉賽兒,我有個東西要給妳。”格林剛走沒多遠,格列佛便拉起吉賽兒的爪子說道,接著他從腰間的包裡掏出了一枚銀色的戒指。

“這可花了我三個月的薪水呢。”格列佛微笑的說。

“喔?!那我是不是該說我願意呢?”吉賽兒壞笑著。

“……好吧,這下真的有點尷尬了,總之呢,每一位刺客身上至少都會有一個以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信物,我的就是匕首,妳呢,這枚戒指如何?妳看,內側還刻有妳的名字。”

格列佛向吉賽兒展示著那枚戒指說道,戒指的正面是一個刺客的倒V形標誌,不認得的傢伙絕對會以為那個符號只是紋飾或家族徽章,戒指的內側則以巧妙的功法在內緣上刻上了吉賽兒的名字。

“哇喔,做工真的很不錯,那買的啊?”吉賽兒驚訝的問。

“嗯……當刺客久了,總會認識一些厲害的傢伙,她是一隻獨角獸刺客,偶爾會來獅鷲大陸一趟,說真的,妳的新型袖劍也是她改良發明的,從此不必剁掉無名爪,害我有點想念我的爪子。”

“嘿,猜猜誰是我這次任務的後援和聯絡員?”看著卷軸的吉賽兒這麼說著,臉上充滿了壞笑,格列佛也看了看卷軸上的內容,一般來說他是不可以看其他刺客被指派的任務內容的,不過既然吉賽兒都這麼說了……

“喔!不不不……不會吧?!”格列佛皺起了眉頭。

------------------------------------------------------------------------------------------------
『吉賽兒』由刺客見習生晉升為新手刺客
獲得刺客信物:刺客戒指環(吉賽兒)


第六章  老刺客


一個星期後
-翠綠城-

翠綠城,位於獅鷲獸大陸的東部的森林區裡,因城牆長年爬滿藤蔓植物以及氣候四季如春永保長綠而得名,是獅鷲獸大陸上最大的貿易城市,道路四通八達,每天都可以看到排隊進城貿易商以及城市裡到處都有叫賣的攤位。

雖然表面上這座城市的發展興興向榮,但裡頭卻充斥著許多黑暗面,這裡的領主對這座城市的貿易規定只有一個,只要肯繳關稅和交易稅,不管賣的是什麼一概不管轄,於是翠綠城也是獅鷲獸大陸上最大的奴隸、毒品和盜賣品的販賣場所。

“哇喔,好久沒有來到大城市了,上次我們來像這麼大的城市是什麼時候?兩年前?”

和格列佛喬裝成一般的冒險者,也就是傭兵入城之後,吉賽兒脫下了她的帽袍,開心的在城市裡四處張望著。

“別每一次到新的地方都表現個像個鄉巴佬行嗎?”跟在後頭的格列佛這麼說著,他臉上的表情打從進城後都沒有好過。

“我是生活在鄉下地方的鄉巴佬沒錯啊……格列佛,我想要這個,買給我。”吉賽兒笑著說,接著就跑去一旁的地攤看著那些商品猛瞧,然後被格列佛一把拉走。

“要逛街等等再說,我們應該先跟聯絡員取得聯繫,還要找地方歇腳才行。”

“好啊,那等等你看到漂亮的小姐也不准去泡。”因為被阻止而略感不快的吉賽兒賭氣的說著。

“唔呃?!等、等等,我那可是在收集情報,才不是泡妞!”格列佛急忙辯解著,吉賽兒卻沒理他繼續向前走著。

過了不久,他們循著任務單上的地址找到了一個平民住宅區,住宅區是由石造的平房組成的,這裡的居民大多都以買賣商品或做貿易商的粗工維生,大白天這裡除了長者和小孩外,就只有一些雜貨店和小販在這,比起主要的商店大街,這裡顯得幽靜而且低調許多。

“那麼,上頭沒有更詳細的地址了,我們要怎麼找到他?”吉賽兒看了看任務卷軸上的內容後轉頭向格列佛這麼問著。

“拜託,吉賽兒,我們是刺客,當然是用妳的眼睛去找囉。”格列佛這麼說著,接著取笑的說:“該不會妳其實沒有練習好吧?要不要我幫妳忙呢?”

“哼!我才不需要幫忙,我可以自己找到我們的聯絡員!”

“那我就拭目以待囉。”格列佛靠在一棟房子的牆壁上說著,似乎就這麼打算賴在這裡讓吉賽兒去忙,不過他還是好心的提示了一下。

“首先第一步是什麼?”

“尋找至高點,從高處向下搜索!”吉賽兒說著,接著她看了看附近,發現了一顆高大的樹木,獅鷲獸的住處很喜歡蓋在這種大樹之下,一來涼快二來也能夠遮風避雨。

發現目標後,吉賽兒張拍動著翅膀朝那棵大樹的頂端飛去,越過了平房的屋頂,順著樹幹向上飛升,穿梭在樹枝之中,最後用前爪穩穩地抓住了樹枝,後腿穩穩攀在樹幹上,伸長著脖子從大樹的頂端向下俯瞰。

“氣定神閒,專心凝視,便能看見不尋常之物。”

吉賽兒喃喃的說著,她閉上了眼,當她再度睜眼時,她的眼睛裡蔓延著一股白色的氣息,她所看到的一切也都像是套上了一層白色的濾光片一樣,這叫做鷹眼視覺,是一種特殊的天賦,吉賽兒在接受刺客訓練的時候意外發現自己擁有那種天賦,在這種視覺之下,他們可以看見比較不一樣的東西,腳印、血跡,和用特殊顏料塗抹的地方,更高強一點的甚至能看出事物移動的軌跡、生命的氣息更甚至說可以暫時看到過往的時光,不過最後一項幾乎只是謠言而已,吉賽兒和格列佛從沒見過這樣的事情或號稱能做到的刺客。

這份天賦世界上很少有,似乎是種遺傳,但不透過特別的訓練很難控制甚至發現,但吉賽兒卻是最有天賦的一個,年紀輕輕,她的鷹眼就能看到比同輩還多的東西,大家都稱讚格列佛讓吉賽兒加入真是撿到寶了。

終於,吉賽兒在一處住家的屋頂見到了不尋常的跡象,那是一個爪痕,通常這樣爪痕在獅鷲獸所居住的城市裏方常常見,但既然鷹眼見到這一處的爪痕變成了金色,就表示有一探究竟的必要。

“我似乎發現什麼,這邊!”吉賽兒向著樹下的格列佛說著,接著便跳下了樹梢朝那一處爪痕飛去。

“看看這裡,這個爪痕不像是行走過後留下的,看這個深度它是被反覆刻劃上去的,彷彿是有誰特意留下來的。”吉賽兒摸摸屋頂上的爪痕說著。

“非常好,妳能看看這些爪痕通往何處嗎?”格列佛這麼說著,吉賽兒點了點頭,接著又用鷹眼視覺看了看足跡的方向,接著又在不遠處的房子牆上看見了特意留下來的爪痕,於是他們跟著爪痕,越往住宅區深入,最後爪痕一路引領他們到達了一棟平房前面。

這棟平房看起來相當普通,有個小小的院子和一顆小樹與池塘,比較特別的是有隻小馬正在門口叼著一隻掃把掃地,那隻小馬的身體是奶油色的,有著棕色鬃毛和尾巴,金色的眼睛和一顆花生的可愛標誌,脖子上則繫著一個紅色的項圈,看起來相當年輕,歲數可能跟吉賽兒差不了多少。

吉賽兒他們之所以覺得那隻小馬特別的原因是,在獅鷲獸大陸,小馬並不是常見的居民,他們通常都是獅鷲獸在小馬國捕捉的奴隸,耐操又有力的小馬很適合幫忙獅鷲獸做些苦力和粗活,緊急時還有可能充當備用糧食,小馬國也因為這點,一直與獅鷲獸惡交,而且像這樣住平民房的居民,通常不可能買得起一頭小馬奴隸。

“是這裡嗎?”格列佛問。

“線索一直延續到這裡。”吉賽兒這麼說著。

“問問他好了。”格列佛建議著,接著便走向前去找那隻小馬攀談。

“嘿,請問一下,這裡是不是葛金的住處?”

奶油色的小馬停下了正在做的事情抬起頭來,用金色的眼睛看著吉賽兒和格列佛一眼,然後四處張望著。

“沒錯,我是在問你呢,你聽得懂通用語嗎?”格列佛又問著,只見奶油色的小馬怯怯的點了點頭。

“你見過葛金嗎?一隻老獅鷲獸,長得嗯……很有特色,應該說是有點缺陷,至少瘸了一隻腿、斷了幾根爪子和少了一隻眼睛,事實上我不是很確定他的另一隻眼睛是不是也是假的。”

格列佛這麼問著,葛金是一名資深刺客,可惜運氣不是這麼的好,每次出任務都會受傷,有的傷能夠復原,有的卻不是這麼幸運了,總之他的身體偶爾會少上一塊,為了避免他最後什麼也不剩,刺客兄弟會就將他調派到連絡員的身分。

刺客兄弟會的聯絡員多半都由一些邊緣成員或者是一些退休的刺客擔任,他們分散在各個城市裡潛伏著,負著收集並且回報總部消息,總部則會視情況派遣正式的刺客前往他們需要去的地方,有時候他們也會擔任後援負責準備裝備、打探消息跟疏通門路。

奶油色的小馬點了點頭,接著伸出提子指向了他們的身後,吉賽兒和格列佛轉過頭去,卻什麼也沒看到,回過頭正想再開口問的時候卻發現那隻奶油色的小馬已經丟下了掃把往另一個方向跑了,在吃驚之餘,格列佛和吉賽兒互相望了一眼,接著拔腿追了上去。

這隻奶油色的小馬雖然不像獅鷲獸一樣擁有翅膀,也沒有角可以施展魔法,但他可是屬於陸馬,小馬之中體力最好的種類,再加上小馬本來就是屬於善於奔跑的種族,格列佛和吉賽兒即是邁開翅膀追逐,想要追上依然需要些時間。

“等、等一下!我們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呼……”

格列佛在後頭叫著,在沒有氣流可以承載的地方張開翅膀飛行耗費的體力遠比在地上跑還要多,當他意識到這點後立刻就落到地面上試圖追上他,卻沒想到他在一個轉角突然來個大轉彎,跑進了堆滿雜物的巷道內在裏頭穿梭,格列佛的行動也因此被拖累。

奶油色的小馬跑在巷子之中,一邊不時的回過頭看是否甩開了格列佛他們,卻發現不知道甚麼時候吉賽兒已經不見了,這個時候的吉賽兒還在空中盤旋,緊盯著奶油色小馬逃跑的路線,當她發現奶油色小馬逃跑的路徑上有一輛載滿著稻草的拖車正放在路旁時,她便迅速地朝那裏俯衝,但與其說是俯衝,倒不如說是墜落,因為她完全的把自己的翅膀給收起來,彷彿不怕死一般的從高空中下墜,然後在即將撞上稻草車的前夕一個翻轉,讓自己的背平穩的降落到稻草車上,稻草減緩了她掉落的衝擊力,激起了大量的草屑。

這樣的跳法在刺客裏頭被稱做信仰之躍,是從高處迅速落到地上的好方法刺客大多都以較結實的背部降落好減少傷害,非常意外的,信仰之躍摔斷腿或脖子機率居然相當的低,不過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忙著顧及格列佛和尋找吉賽兒身影的奶油色小馬沒有注意到吉賽兒已經躲在了他的前方,正當他經過稻草車的旁邊時,吉賽兒突然從裏頭跳了出來,撞上了他後在地上打滾了兩圈後壓在他身上。

“嗚哇?!饒、饒命啊!我只是一個奴隸,我身上沒有錢!要房租的話請等我的主子回來,拜託不要殺我……”

奶油色的小馬倒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的哀求著,吉賽兒的爪子正壓在他的臉上。

“冷靜點小子,我們不是來討債的,我們只是想知道你主子去哪了。”

“呼……終於抓到他了呼……妳做的不錯嘛。”格列佛也在隨後趕到,稍微喘氣的說著。

“嘿,我可是在大街上長大的,逃跑的最佳路線我可是相當了解呢。”吉賽兒笑著說,此時正在地上掙扎的奶油色小馬瞥見了吉賽兒抓著他的爪子上穿著袖劍,於是便停止了掙扎。

“嗚呃……等、等等……你們是刺客嗎?喔,謝天謝地,你們終於來了。”

“你很了解嘛,等等我把你放開,我要你不要再跑了,老實告訴我們葛金在哪裡好嗎?”吉賽兒問著,奶油色小馬點了點頭,於是吉賽兒便放開了他的脖子。

奶油色的小馬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後向格列佛和吉賽兒鞠躬的說著:“剛剛真是抱歉,沒有認出兩位刺客導師蒞臨,誤以為你們是房東先生派來討債的惡徒,請接受在下十二萬分的歉意,在下名叫奶油花生。”

“不,沒關係啦,還有我們並不是導師階級啦。”格列佛這麼說著,奶油花生如此恭維的話聽的他們都有些不好意思。

“現在可以告訴我們葛金在哪裡了嗎?”吉賽兒問著,只見花生又伸出蹄子指著他們身後,吉賽兒頓時火大了起來。

“還來這招!你要是不老實點,當心我哇啊?!……”就在吉賽兒話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屁股被捏了一把,嚇得她趕緊跳起來,夾著尾巴看著偷摸她屁股的傢伙。

那是一隻穿著棕色刺客袍的老獅鷲獸,頭上和翅膀的暗綠色羽毛有些微禿,鷹勾和爪子也變得有些灰黃,左眼白茫茫的一片看起來像是瞎了,右眼的角度也像是抽風一樣看著左上似乎沒有對焦,兩隻爪子除了因為袖劍而截掉的爪子外也少了幾根,左後腿完全被截斷了,只留下一根木頭義肢,樣子真的是有些慘不忍睹,他身上的每一個傷痕都代表著一場又一場出生入死的刺客任務,若是不知道他真實身分的傢伙,絕對會認為他只是名不幸在戰爭中活下來的倒楣老兵,又老又殘。

“呦,吉賽兒,好久不見啦!多年沒見妳又長大啦,上次看到妳還是個小妮子呢。”葛金呵呵地笑著。

“臭老頭!又偷摸我屁股!”吉賽兒怒叫著,回想起第一次與葛金見面時,他也曾像現在一樣偷襲吉賽兒的屁股,那時吉賽兒驚慌之下踹了他的臉,結果把他的假眼球給踹出了眼窩,看到假眼球掉在她身邊時,差點沒嚇掉她半條命。

“還有你,格列佛,你這小不點真的是越長越大了。”偷襲完吉賽兒後葛金接著跑去糾纏著格列佛,他把格列佛的臉又揉又捏,還弄亂了他最得意的彩虹色羽毛。

“快、快住手啦!還有別再叫我小不點了,我都已經長大了!”格列佛推開了葛金的爪子說道,格列佛在小的時候曾給葛金帶過一段時間,雖然他嘴巴上不承認,但他們兩個的關係簡直就像父子一樣要好,而且格列佛輕浮的個性幾乎可以說是葛金帶壞他的。

“喔?是嗎?小妮子,他真的有長大了嗎?”葛金轉過頭來笑著向吉賽兒問。

“嗯,我可不這麼認為,我上次偷看到他的小不點的時候……”

“吉賽兒,閉嘴!”格列佛臉紅地喊叫著。

“怎麼樣,你們兩個進展到什麼程度啦?還不趕快生幾顆蛋,刺客兄弟會很缺新血呢。”葛金將格列佛拉到一旁,用幾乎大家都聽得到的聲音說著。

“沒、沒有!我們兩個才沒什麼,你不要亂說!”格列佛澄清的說,表情相當緊張的偷瞄的一旁的吉賽兒。

“什麼?!都過了這麼多年居然什麼沒有啊……你這傢伙真沒種。”葛金有些失望地說著。

“是啊,他真的很沒種。”吉賽兒在一旁點點頭附和著。

“妳不要添亂啦!”

“知道啦,話說,這次你找兄弟會刺客來有什麼事?”吉賽兒沒有理會格列佛的抗議,從懷裡拿出卷軸問著,葛金一看到任務卷軸一下子就沉下了臉來,嚴肅的向他們說著。

“我們先回去再說,這裡不安全。”說完,葛金便一拐一拐的領著他們走回他的住家。

“呦!真想不到吉賽兒終於也成為了一名正式的刺客了,打從第一次見到妳時我就知道妳擁有那個天賦,真是恭喜妳啦!這麼說這次的任務是妳第一次當領頭了囉?”

在前往葛金家的路上,吉賽兒跟葛金說了自己終於從刺客訓練中畢業,成為了一名正式刺客的事情。

“一點也沒錯!這次的任務我一定會順利達成的。”吉賽兒得意洋洋的說著。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刺殺任務的風險相當高,一不小心就會被逮住或喪命。”

聽到吉賽兒這麼講,格列佛忍不住沉下了臉說著,吉賽兒望向他臉上沉悶的表情,有些感慨地伸出一隻爪子摸著格列佛的臉。

“嘿……別擔心這個。”吉賽兒笑安慰著他說:“因為這次有你當我的後援不是嗎?”

“我絕對不會讓妳出事的。”格列佛轉過頭來看著吉賽兒,眼神堅毅地許諾著。

格列佛與吉賽兒相識的那一次,還有三名跟他一樣被派出去執行刺殺任務的刺客,然而卻只有格列佛平安無事的回來,一個刺殺失敗死了,另一個在完成任務後沒能逃出來被殺死了,還有外一個被捕後下落不明,為此格列佛一直很在意這種事情,因為其他那三名刺客也是跟他同期受訓的好夥伴,為此他還特意的再問了一次吉賽兒願不願意接受這樣的風險加入刺客,然而吉賽兒的回答仍沒有改變。

“哼哼……還說沒有什麼進展,啊!果然還是年輕的青春好啊。”一旁的葛金看了忍不住調侃的說,吉賽兒和格列佛這才不好意思地別開了頭。

“咦?”當吉賽兒他們走回葛金的住家前時,赫然看見葛金家的前面站著三隻獅鷲獸,他們的爪子上拿著棍棒,臉上的表情相當兇狠,他當們其中一個注意到吉賽兒走過來時,便向她喊到。

“嘿!妳,妳認識這家的老頭嗎?那個瘸腿的。”

“認識又怎麼樣?不認識又怎麼樣?”吉賽兒將爪子交叉在胸前,然後轉頭看向一旁的葛金。

…‥不見了,意料之中。

她又轉頭看向另一邊,奶油花生也不見了。

“那老頭子欠我們好一筆錢,如果你們是她的朋友還是什麼的,我想你們也不介意幫他還點錢吧?”其中一名領頭的獅鷲獸壞笑的說。

“吉賽兒,他們雖然是流氓,但也只是平民,不要動真格。”格列佛小聲的在吉賽兒旁邊說著。

“我知道。”吉賽兒點點頭。

“喂!你們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們說話?!”見到格列佛和吉賽兒竊竊私語,那群流氓覺得相當生氣的問著,並且一步步逼近了他們。

“抱歉了兄弟,我想你們得之後再來收錢了。”吉賽兒這麼說著,她站了出來,自信的看著他們。

“就憑妳一個?小姐,妳也太瞧不起我們了。”

“什麼我一個,我可是有……喔!可惡!”吉賽兒一回頭,格列佛居然也不見了。

“看來妳的男朋友很識相的跑了,哈哈哈……”三個流氓將吉賽兒包圍住,吉賽兒低著頭,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喔,別害怕,我們不是什麼壞蛋,只要妳乖乖的我們就不會噗喔!!”

那名流氓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吉賽兒一個上鉤拳給打倒在地上,只見吉賽兒眼裡燃燒著怒火,彷彿要把他們給生吞活剝似的大喊著。

“我要殺了你們然後再殺了他!!”

“她居然敢打老大!”、“宰了她!”

剩餘的兩名嘍囉生氣的叫著,其中一隻舉起棍棒朝她的頭揮了過去,只見吉賽兒低頭一閃,然後衝到他的面前,用腋下夾住他的胳膊接著抓著他握著棍棒的爪子一扭,跩下了他爪中的棍棒。

在那隻被吉賽兒扭著爪子的獅鷲獸發出慘叫時,他的另一名同伴衝上來想要替他解圍,卻被後腿一個迴旋踢擊中了臉,吉賽兒也順勢將她抓著的獅鷲獸胳膊扭到那隻獅鷲獸的身後,痛的他再次發出慘叫。

這時被吉賽兒打到在地上的獅鷲獸老大也摸著下巴氣憤地從地上爬起來撲向了她,吉賽兒立刻踩著被她壓在底下的那隻倒楣的獅鷲獸一跳,躍過了獅鷲獸老大的身後朝他後腦杓用力一踢,害得他又倒在地上的那隻獅鷲獸身上,這時剛剛那隻被踢中臉的獅鷲獸流著鼻血,氣憤的伸出兩隻爪子要襲擊吉賽兒,吉賽兒向後退了兩步,閃過他的爪擊後,他抓得對方還沒來得及再度張開的爪臂,用自己的腦袋狠狠撞上對方的額頭。

“哇喔……格列佛,這小妮子真的越來越嗆辣了,你可要小心囉。”

在附近一棵樹的樹梢上,葛金一邊看著吉賽兒打的那三個流氓滿地找牙一邊向格列佛說著。

“我知道。”格列佛苦笑的說著,盯著吉賽兒的雙眼中流露著自豪。

“……嘿,我以過來者的經驗給你個建議,主動一點,這種女孩就像風一樣,無法留在同一個地方,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窮追不捨,追上她的速度,然而總有一天,她會累的,而當她決定回頭時,你最好就在她的身邊。”

“嗯,我不知道……葛金叔叔,我只是把她當作妹妹一樣照顧而已。”格列佛猶豫的說著,臉上的表情有些哀傷。

“我知道你還忘不了她,但她都已經失蹤這麼久了……該是時候繼續前進了,而小妮子正是你所需要,她也需要你!小不點,你們兩個勢必相輔相成,她很勇敢,但很衝動,你很膽小,卻很聰明,她會推動你去做你不敢做的事情,而你可以在她即將掉下懸崖時拉住她。”

“是啊,我有時候真覺得沒有我看著她,她會……等等,你說我很膽小是什麼意思?!”格列佛皺起了眉頭。

“我只是說出事實,你的裝模作樣是我教你的,而你總是在她的面前呈現這樣子的姿態,那麼事實只有一個,你喜歡她,而她也沒在掩飾喜歡你的態度。”葛金用剩餘的一隻眼睛盯著他說著,眼神像是能直接看穿格列佛般,直白而且有點詭異。

“呃嗯……我很不想打擾兩位,但吉賽兒小姐似乎已經打跑他們了,我們現在可以下去了嗎?”

這時一旁的奶油花生問著,他的四肢環抱在其中一個樹幹上發抖著,剛剛他就這麼被葛金一把拖了上來,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真的很怕高,尤其是對他這種沒有翅膀的生物而言。

“呦,結束啦?出完氣了嗎?”

等到吉賽兒打跑了那些流氓後在喘氣時,格列佛和葛金他們這才悠悠的出現,一見到格列佛出現,吉賽兒氣沖沖的走向格列佛,伸出拳頭就要往他臉上一拳,卻被格列佛硬生生地接了下來。

“抱歉,妳的格鬥技巧還是我教的,而妳是我最爛的學生,要出氣去找葛金打勝算比較大。”

說完格列佛放開了吉賽兒的拳頭後走進了屋內,氣呼呼的吉賽兒轉頭看向了葛金。

“嗯?”葛金發出質疑的語氣,吉賽兒態度立刻軟了下來,敬老尊賢的道理她還是懂的,尤其是對方用他那隻僅剩的眼睛盯得她直發毛的時候,最後她只能低下了頭,氣憤的刨著地面出氣。

“嗯……如果妳想的話,妳可以揍我。”奶油花生來到吉賽兒身邊這麼說著。

“……啥?”吉賽兒愣了愣。

“沒關係的,我已經習慣了,我的前主子時常拿我出氣,他總是說我的慘叫聲令他神清氣爽。”奶油花生微笑地說著,吉賽兒卻用覺得詭異的眼神看著他。

“我不……呃!你到底是怎麼跟葛金在一起的?”吉賽兒摀著臉,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他才好,只好轉移話題。

“喔,有一天我的前主子玩膩了,我又瘦又小,他認為養我經濟價值太低,所以便宜把我賣給肉攤,我不想死,所以我偷偷拿起了刀呃嗯……”

奶油花生低下了頭,回想起當時的情形,眼神裡透漏著恐懼,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來繼續說著。

“後來葛金先生發現了我,他幫我處理掉肉商的屍體,嗯……應該說是教我怎麼處理屍體,你知道的,他行動有些不方便,總之,他收留了我,告訴我有關刺客的事情,而且他需要從我這裡知道關於我前主子的事情,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這次要請你們來的原因。”

“花生,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來說明吧,快進來,我買椅子可不是為了當裝飾。”葛金叫喊著,奶油花生向吉賽兒點了點頭後走了進去。

“一個月前,我追蹤一批失蹤的文物來到了翠綠城,發現他被一隻名叫谷索的獅鷲獸買下,而就如妳剛剛所聽到的,我調查後發現他把曾經是貼身奴隸的奶油花生賣給了肉商,於是我就想找他套點線索,谷索會把他賣給肉商一定是想滅口,於是我就打算趁他還沒被處理掉前找到他,然後就看見奶油花生宰了那名肉商,這小傢伙比我想像中要堅強。”葛金笑著說,一邊摸了摸奶油花生的頭,奶油花生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所以,我們這次的任務是要溜進去偷走那批文物囉?我就知道格林第一次派給我的任務不會這麼難。”吉賽兒嘆了口氣,似乎有些失望。

“喔,相信我,當我知道格林是派你們兩個來的時候我也大吃了一驚,但我相信他一定是相當信任你們的能力,因為事情沒有你們想像中的那麼單純,當我問奶油花生有關那批文物的事情時他還提到了打算買下那批文物的買主……”葛金彎下脖子,表情凝重地繼續說著。

“是聖殿騎士。”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