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第三、第四章(5/24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第三章  刺客與小偷


當 Twilight Sparkle 放下魔藥後,她一回過頭來,就驚訝的發現自己正站在一棟三層樓高的建築物前,這棟建築物的建造技術跟現代的水泥房非常相像,只不過少了這麼一點建築美感,屋頂和圍牆上插滿了尖銳的石頭,在門口火婁搖曳的火光下看起來特別森嚴。

“拜託!這些都給你們了,求求你們放葛羅佛出來!”

一陣哀求聲吸引了 Twilight Sparkle 的注意,她看到圍牆的正面柵欄被打了開來,吉賽兒正被三隻身穿著銀色盔甲的獅鷲獸架出來,接著推倒在地上。

“抱歉了小姐,他可是重刑犯,我們不能放他出來。”

衛兵A這麼說著。

“……好!既然你們不放他出來,那麼剛剛那些錢就一個子兒不剩的還給我!”吉賽兒不甘心說著,怒火中燒的看著他們。

“……什麼錢?”衛兵B露出了狡詐的笑容。

“我的錢!剛剛你們看到眼珠子都凸出來的那些金幣!”吉賽兒再次叫著,換來的卻是衛兵的一記悶棍打在她的腦袋上,瞬間就將她打翻在地上。

“妳是說那些妳偷來的金幣吧?那些可是贓物,怎麼可能還妳,那可是要充公的。”衛兵C著麼說著。

“才不是!那些可是我……你們這群強盜!”吉賽兒頓了頓後說,接著她身上又挨了幾棍。

“說話注意點!我們可是葛斯王派來管轄這地方的守護者!”衛兵A警告的說著。

“見鬼了……沒有你們保護我看這裡才安全點……我呸!”吉賽兒抬起頭,使出剩下的力氣朝他的臉上吐了口口水。

“嘖!”衛兵A抹了抹臉上的口水,震怒的瞪著吉賽兒。

“喂……幫我壓住她,我要扳開她的後腿。”

“真的假的?老兄,就在這?”衛兵B壞笑的問:“萬一有誰經過怎麼辦?”

“那就讓他們看看我是怎麼對待這小婊子的!誰敢阻止我們?!”衛兵A哼著鼻子說著。

“說的也是,那麼下一個換我,老子我也好久沒有爽過了!嘿嘿嘿……”衛兵C也這麼說。

“你、你們想對我做什麼?!”吉賽兒正要張嘴大叫她的最就被衛兵B給揪住,衛兵C則抓住了她的兩隻前抓住,吉賽兒瘋狂的踢著後腿,不讓衛兵A靠近。

“這是妳自找的,婊子,不要亂動!否則我就把這東西刺進妳的肚子裡把妳的腸子掏出來。”

衛兵A掏出腰間的匕首抵在了吉賽兒的腹部上,吉賽兒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睜大著眼驚恐的看著他。

“就是這樣,當個好女孩,等等我們或許會饒妳一命。”衛兵A威脅的說著,一邊抓住吉賽兒的一隻後腿往外拉,吉賽兒則發出嗚嗚的聲響,眼角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嘿。”

就在此時,一隻穿著腕甲的爪子拍了拍衛兵A的肩膀,就當衛兵A轉頭過來時,那隻爪子的底下突然彈出了一把刺刀,貫穿了他的喉嚨。

就在另外兩名衛兵和吉賽兒還為眼前的景象感到困惑不已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從衛兵A的身後跳了出來,朝衛兵B扔出了把匕首,射中了他的咽喉。

衛兵C看著兩名同伴捂著自己的正在噴血的喉嚨倒下,驚慌的抽出短棍就往那名穿著白袍的神秘獅鷲獸揮去,只見對方一個側身閃過了他的短棍,接著抓住他的手腕一扭,將短棍從他的爪上卸下。

“啊!”衛兵C才剛要放聲大叫,他的嘴就被自己的短棍給塞住,接著白袍襲擊者抽出腰間的匕首,割開了他的喉嚨。

吉賽兒愣愣的看著衛兵C抽搐的倒了下來,然後看著那名白袍上都是血跡的獅鷲獸久久才擠出了一句。

“你、你殺了他們……”

“然後救了妳,不用客氣。”格列佛露出微笑,然後在吉賽兒大口吸氣時將匕首抵在她脖子上。

“不准尖叫,我不想引來更多麻煩和製造更多屍體。”

“……你是誰?”吉賽兒故做堅定的問,事實上她的四肢都在發抖。

“妳不會想知道的,現在快離開,我還有工作要忙。”

格列佛收起匕首,然後開始扛起其中一具屍體,扔進附近一輛裝載著稻草堆的拖車裡,就在他轉身要去扛另一具屍體時,吉賽兒已經將他扛了過來,也扔進稻草車裡。

“哼嗯……妳的反應很不一樣呢。”格列佛打趣的說道。

“他們罪有應得,而且如果你住在這,就會知道我們對屍體並不陌生。”吉賽兒扳著一張臉說。

“我敢說我看的一定比妳多。”格列佛一邊說著,一邊將最後一具屍體藏進稻草車裡。

“還記得我另一個同伴嗎?他被關在他們的大牢裡,我要去救他出來,而我需要你的幫忙。”吉賽兒這麼說著。

“哇噢噢,聽著!我來這裡可不是要去救妳的朋友,要不是因為看妳遇難,我才不會冒險跳出來幫妳。”格列佛搖著頭,一邊將沙土蓋在血跡上。

“拜託!再幫我一次,我什麼都……”吉賽兒乞求著,卻被格列佛給打斷。

“什麼都願意做,是是是,小心點,別亂許下承諾,妳要知道,對妳有邪念的可不只他們。”格列佛伸出一根爪子輕輕抬起她的下巴,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那你打算怎麼做?他們遲早會發現有三個衛兵不見的,我敢說他們發現之後你的工作會更加困難,對不對呀?刺客先生?”吉賽兒輕輕將下巴從格列佛的爪子上移開,挑起了眉毛問著。

“原來我已經聲名遠播啦?”格列佛笑了起來。

“剛剛進去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在警備室裡貼著你的懸賞海報,要知道,光是通報你就有賞金拿呢。”吉賽兒調侃的說。

“他們不會真的付妳錢的。”格列佛搖了搖頭。

“拜託,我聽過你們的傳聞,你們不是經常幫助那些有困難的民眾,幫他們對抗壓榨他們的惡霸嗎?對我們而言,你們就像英雄一樣!”見到格列佛還是不願幫忙,吉賽兒焦急的再次懇求著。

“……我們才不以英雄自居,我們是刺客。”格列佛皺起了眉頭。

“想想你早上看到那些孩子們,如果他們的大哥死了,你能想像他們臉上的表情有多麼的心碎嗎?”吉賽兒說著,睜大著眼,露出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那對眼睛看的格列佛不禁嚥了嚥口水。

“……唉呀!知道了啦!”格列佛又抓了抓頭,似乎他每次遇到令他覺得麻煩的事情都會有這樣的動作。

“他叫什麼名字?”

“葛羅佛。”

“而妳是他的?”格列佛忍不住調侃。

“我們的關係才不像你想的那樣!”吉賽兒忍不住露出難為情的表情。

“我們只是一起生活的孤兒,以兄妹相稱的好朋友而已,就這樣沒別的!”

“我敢說他一定不只這麼想。”

“什麼……呃!你到底要不要幫我救他啊?!”

“我只是想確認救他出來妳到底會欠我多少恩情而已。”格列佛狡猾的笑著。

“……我還是處女。”吉賽兒小聲的回答。

“哼呃?!我、我沒問這個!”格列佛岔氣了一下。

“我說過只要能救他出來,我願意犧牲任何東西。”吉賽兒信誓旦旦的對格列佛。

“知道啦、知道啦,妳在外面躲好,等我出來。”

“什麼?不!我要跟你一起……”吉賽兒作勢要跟上,就被格列佛給推開。

“坦白跟妳說好了,妳太弱了!妳去只會拖累到我!我只有一個,而我的計劃裡原本就沒有包含救援行動,我沒辦法同時保護你們兩個,所以,在這等。”

格列佛瞪著她說,吉賽兒雖然氣得都炸毛,卻連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就這麼看著格列佛獨自溜進去,然後露出沮喪的表情。

Twilight Sparkle 雖然相當同情吉賽兒,但她卻也沒辦法替他們做些什麼,她想跟著格列佛進去一探究竟,卻發現自己被一股看不見的引力鎖在吉賽兒的身邊,大概是因為她在喝下魔藥時,心底想著的是吉賽兒的事吧。

過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裡頭依舊是一點動靜也沒有,等得藏身在附近樹上的吉賽兒都發出不耐煩的悶哼聲。

“耐心點吉賽兒,沒有動靜是好事,代表他沒有被發現。”

Twilight Sparkle 這麼說著,試圖安慰聽不見她說話的吉賽兒,但她的話說的似乎太早,因為就在此時據點裡頭傳了好一陣騷動聲。

“罪犯逃獄了!快追!”、“有刺客!”、“嗚哇?!長官被殺了!!”

緊接著吉賽兒驚訝地看見據點的大門被打了開來,許多看起來像是平民的獅鷲獸從裡頭奔了出來,向外四處逃跑,他居然將全部的囚犯就出來了!而據點裡頭傳來了陣陣刀劍相撞的金屬摩擦聲。

“拜託、拜託,葛羅佛,你在哪?”吉賽兒躲在樹上盼望著,她的爪子緊張的都在樹幹留下了爪痕,終於,她看到葛羅佛攙扶著一隻獅鷲獸一跛一跛的從門後走出來。

“葛羅佛!!”

吉賽兒立刻從樹上跳了下來,飛也似的衝向了葛羅佛察看他身上的傷勢。

“葛羅佛!你有沒有怎麼樣?!靠!都被打成豬頭了!格列佛呢?就是那個救你們出來的刺客。”

“他、他正在後面幫我們斷尾。”葛羅佛這麼說著,接著便看到吉賽兒就要往裡面衝,他連忙出聲制止。

“唉!妳要去哪?!”

“當然是去幫他啊!”

“妳?別傻了!他們有好幾十個!而且各個都是戰士!妳去那邊只是送死!”葛羅佛驚訝叫著,他的爪子卻被吉賽兒給撥開。

“我不能就讓他這麼死在裡面!是因為我拜託他他才去救你們出來的!”

“別傻了!妳難道不怕死嗎?!”葛羅佛怒吼著,吉賽兒卻沉下了臉。

“你知道什麼比死還難受嗎?就是低聲下氣的任由惡霸欺負,鎮長是我見過最勇敢的獅鷲獸……然而當時我們卻只能懦弱的看著他被吊死,我不能再看到這種事情發生!這次就算會死我也要去救他。”

說完吉賽兒便衝了進去,留下呆愣在原地的葛羅佛。

當吉賽兒進去據點後,發現格列佛就在離大門不遠前的小空地上,他的身邊都是衛兵的屍體,身上的血都分不清楚是他們還是自己的,只見格列佛的身子搖搖欲墜,眼中的光芒卻還是像鷹一樣銳利的瞪著包圍他的士兵。

“大、大夥還在等什麼?!他只有一個,快上啊!”其中一名衛兵這麼說著,他緊握著爪裡長槍,緊張地盯著格列佛叫道。

“問題不是你們殺不殺的了我,而是在我倒下前,我能拉幾個當墊背?”格列佛喘著大氣說著,臉上露出了陰沉的笑容。

“他在虛張聲勢!殺了他幫老大報仇!!”剛剛那名衛兵再度叫著,接著緊抓著長槍朝格列佛衝去。

不知是格列佛腿軟還是他的身法真的很行,只見他突然一個蹌踉,側身以些微的差距閃過槍頭,長槍的刀刃擦過他的腹部,但那名長槍兵可就沒那麼幸運了,他的眼睛被格列佛的匕首貫穿,發出了一聲恐怖的哀號,下一秒格列佛奪走他爪中的長槍,一個迴馬槍貫穿了從他身後想要偷襲的衛兵。

雖然順利的又幹掉兩名衛兵,但格列佛還沒來的及喘息,另一名揮舞著長劍的衛兵又衝了上來,格列佛抽出匕首格擋,劍刃與匕首磨擦出了強烈的火花。

“嘖!”格列佛繃著臉,長劍的壓力讓他經不住跪下,就在此時,對方臉上得逞的笑容突然變成了驚愕,接著他的身體便像失去力氣一般的癱軟倒下。

吉賽兒喘著氣,爪子裡握著的是一把染血的長劍,驚愕地看著格列佛。

“……我自己能搞定的。”格列佛這麼說著,露出了笑容。

“最好是啦!”吉賽兒叫著,一邊與格列佛背對背的靠著,面對包圍著他們的衛兵。

“第一次?”格列佛問。

“嗯。”吉賽兒嚥了嚥口水,握著長劍的爪子還在微微發抖。

“選擇了就不要後悔,專心看著對方的動作防守,看準時機再發動攻擊,一擊必殺。”

“我特地來救你,就不會說聲謝謝嗎?”吉賽兒一個揮舞,架開了對面衛兵的長劍。

“嘿!這是妳欠我的。”格列佛搭著吉賽兒的背一個飛身,腕甲中的刺刀刺進了對方的喉嚨裡,就在他壓制對方的時候,另一名想要偷襲的舉起長劍,吉賽兒卻一個衝刺,將長劍插入他的腹部。

“你有脫逃計畫嗎?拜託告訴我你有。”吉賽兒抽出長劍,鮮血濺滿了她的胸膛,可以看到吉賽兒驚的都炸毛了。

“我有。”

“是什麼?”

“是妳要我說我有的。”格列佛聳了聳肩。

“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啊!”吉賽兒都快哭了。

“衝啊!!”

就在這時,據點的門被大力的推開了,一群手上拿著鋤頭和稻草叉的平民衝了進來,吉賽兒驚訝的看見帶頭的居然是葛羅佛。

“葛羅佛?!”吉賽兒驚呼著。

“吉賽兒!!”葛羅佛大喊著,他揮舞著砍柴用的斧頭,劈開了一名衛兵的臉,拿著武器的村民衝散了原本包圍住吉賽兒與葛羅佛的包圍網。

“我們也不甘心一直被這些傢伙欺負!奪回我們的村莊!”葛羅佛高舉著斧頭叫道,村民們也跟著大吼。

『奪回我們的村莊!!』

“嘿!這群傢伙終於有點骨氣了。”格列佛忍不住咧嘴說道,就在這時,吉賽兒眼尖的發現在建築物的頂端有一隻弓箭兵,他正張開大弓,將箭矢瞄準了格列佛。

“小心!!”

吉賽兒奮力衝向前地推開格列佛,冰冷的箭矢就這麼射穿了她的胸膛。

“不!!”一旁觀戰的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發出驚呼。

“吉賽兒!”葛羅佛也發出了撕心肺腑的吼叫聲。

吉賽兒的身體癱倒在震驚萬分的格列佛的懷裡。

“哈啊……欠你的……還清了……”吉賽兒虛弱的向格列佛露出了笑容。

“不不不,這不對呀!她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死掉的!這全都錯了!” Twilight Sparkle 看著逐漸閉上眼睛的吉賽兒叫道,四周的影像也逐漸模糊了起來,當她回到現實後,第一眼看見的是窗外逐漸從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以及一隻火冒三丈的小龍。

挫賽……

第四章  夢想出發


一大清早, Applejack 拖著她的早餐餐車來到了水晶城堡,早餐餐車是他們家最近新開發的一項生意, Applejack 有著一身傳承於奶奶的好廚藝,在朋友的提議下,她開始做起了早餐的生意,每一天一大早就起來做了相當豐盛的蘋果系列早餐,然後拖到小馬鎮上賣,當然,她的首要大顧客就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之一, Twilight Sparkle 。

“早安, Twilight ,我帶早餐來了,你今天想吃塊蘋果餡餅還是蘋果麵包?”

Applejack 推開了大廳的門,卻看到 Twilight Sparkle 和 Spike 在吵架。

“ Spike !快還給我!我必須知道!”

“不!不行!妳破壞了與我的約定,今天之內除非妳好好休息,否則不准妳再用這個了。” Spike 抱著一罐白色的藥劑叫著, Twilight Sparkle 用魔法將他提在了半空中, Spike 仍然死抓著那罐藥劑不放。

“哼嗯,又是一天平常的一天。” Applejack 卸下了餐車的拉桿,慢步的走過去勸架。

“好了你們兩個,先暫緩一下,別像秋季的松鼠為了橡樹果子一樣搶來搶去,發生了什麼事?”

“他搶走了我的魔藥!” Twilight Sparkle 大喊著。

“她打破了約定!” Spike 也大喊著。

“小聲點,我沒有重聽。” Applejack 摀著嗡嗡作響的耳朵說著。

『對不起……』

Twilight Sparkle 和 Spike 同時道歉著,下一秒又吵了起來。

“技術上來說我才沒有破壞約定!” Twilight Sparkle 堅持的說。

“喔?是嘛?!把妳的藉口留著跟 Pinkie Pie 說吧!” Spike 說著, Twilight Sparkle 和 Applejack 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冷靜點!冷靜點!沒必要把事情搞這麼嚴重吧?我到現在偶爾還會做有關於那個的噩夢。” Applejack 勸著,在櫻桃農場的事件過後, Applejack 儘管解釋了來龍去脈,卻還是為了破壞約定的事情付出了代價,到現在那件事情還是成了他們之間禁忌的話題,也更加鞏固了 Pinkie Pie 對於約定的權威地位。

“我、我沒有發 Pinkie 誓言。” Twilight Sparkle 緊張的說著,她曾經也因為沒能守住秘密而遭到懲罰,一想起她曾經也體過 Applejack 的下場,她的四肢就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是沒有,那我們就來賭賭看妳打破一般約定 Pinkie Pie 會有什麼反應如何?Spike 瞇起眼睛威脅著。

“嘿!我剛剛聽到好像有誰在叫我?”

就在這時 Pinkie Pie 突然從三層樓高的窗戶外探頭進來問著。

“請妳吃!!”

Twilight Sparkle 緊急從早餐車上調度了一塊大蘋果派砸在她的臉上,將她從窗戶擊落,一聲重重的落地聲後是一片寂靜,就當他們擔心 Pinkie Pie 是不是受傷了的時候,她的聲音又從底下傳來。

“嗯!好好吃!謝謝妳請我吃派,妳真是好朋友!還有 Applejack ,今天的蘋果派還是超讚的啦!

“……一共 25 塊,謝謝惠顧。” Applejack 說著, Twilight Sparkle 只好乖乖地付帳。

“好吧, Spike ,你贏了,我等等乖乖去睡就是了,可以先讓我吃完早餐嗎?我今天已經花了 25 塊,甚麼都還沒吃到呢。” Twilight Sparkle 垂著耳朵哀求著。

“我想應該可以。” Spike 聳了聳肩,卻還是把魔藥藏在身後。

在吃早餐的時候, Applejack 和 Spike 從 Twilight Sparkle 那裏聽了她所看到的畫面。

“所以,我很想知道吉賽兒之後是不是真的死了,還有那名叫格列佛的刺客,我覺得他的身分相當神秘,那個刺客似乎不像是我們所知道的那種刺客,比較像、像……”

“一個組織,他們是名為刺客兄弟會的龐大組織,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暗殺者組織。” Applejack 替 Twilight Sparkle 接了話, Twilight Sparkle 和 Spike 轉過頭來看著她,相當驚訝她居然會知道這事。

“我曾經聽奶奶提起過。” Applejack 聳了聳肩:“他們潛藏在歷史的背後,以正義和自由之名暗殺了許多階級權貴,造成社會的動盪不安,相當可惡。”

“但他殺死的都是欺負和霸凌村民的壞蛋啊。” Spike 抗議的說著。

“或許,他們偶爾殺死的是真正的壞傢伙,但奶奶告訴過我許多故事,他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破壞重要的設施和通路,造成了社會的資源短缺,為的就是慫恿平民揭竿起義,造成了許多流血衝突,他們利用平民階級當作擋箭牌,消滅上層的階級,少了上層階級的統治與管理,就好像少了警察維護治安一樣,許多不懷好意的壞蛋就趁機作亂,最後受傷的還是無辜的平民,然後他們接管那些強權的地位,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統治者。”

Applejack 嗤之以鼻。

“要我說的話,處罰壞蛋的工作應該經由法律和司法,而不是私刑。”

“哼嗯,真有趣,歷史上曾經出現過許多刺客的刺殺事件,但誰想的到他們有可能是來自同一個組織呢?或許刺客這個詞原本不是指刺殺者,而是指這個組織。” Twilight Sparkle 相當感興趣的說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有機會我會替妳向奶奶問的,我快趕不上早餐時段了,現在妳只管吃得飽飽的,然後好好去睡一覺,別再惹 Spike 生氣了。” Applejack 從位子上起身,再度背上早餐拖車的拉桿。

“謝謝妳 Applejack 。” Twilight Sparkle 道謝著。

“不客氣,甜心。” Applejack 說完後便走了。

吃完早餐之後, Twilight Sparkle 依約定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床上準備睡覺, Spike 也去將早餐吃剩的碗盤清洗乾淨,接著準備好開始他一天的工作……打掃這個天殺大的城堡!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抱怨他們為什麼不雇用個清潔工了。

一直到 Twilight Sparkle 的頭沾上了枕頭,她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累,一下子就進入了夢鄉,當她一覺醒來,發現時間已經接近了中午,飄散在城堡裡香甜燕麥粥的氣味讓她的肚子餓的咕嚕作響。

“ Spike ? Spike 你在嗎?” Twilight Sparkle 的頭探進了餐廳,發現餐桌上已經擺著一大碗還散著熱氣的燕麥粥、她的魔藥以及一張字條。

“我已經吃飽了,現在去 Rarity 家玩,依約定東西還給妳,如果燕麥冷掉了自己再加熱吧。” Twilight Sparkle 獨著字條,臉上泛起了淡淡的微笑,她喝了一口還溫著的燕麥粥暖和了一下胃,接著她看到了那灌魔藥。

渴望尋求答案的衝動又湧上心頭, Twilight Sparkle 囫圇的將燕麥粥給吞下肚後抹了抹嘴,連碗都來不及收到水槽那就飄起了魔藥湊到嘴邊喝了幾口。

這次意識的抽離的感覺與前面幾次都要不一樣,像是感冒一樣鼻塞,腦袋腫脹的感覺,一陣昏沉後她赫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屋子裏頭,是吉賽兒與孤兒們居住的那棟破房子,而躺在稻草鋪成的床上,胸前包裹著繃帶的吉賽兒正悠悠轉醒。

“唔嗯……我在哪裡?”吉賽睜開眼睛,映入眼前的是吉羅和吉娜兩兄妹。

“啊,姐姐醒了!”吉娜興奮地叫著。

“姐姐、姐姐!妳有沒有怎麼樣?!”吉羅關心的問著。

“呃!我昏迷了多久?葛羅佛呢?還有格列佛!”吉賽兒想從床上爬起,卻因為牽扯到傷口而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

“我在這。”一個聲音從屋子的另一邊傳來,只見格列佛從屋外走了見來,看到吉賽兒時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妳昏迷了快十二個小時了,妳非常幸運,那支箭貫穿了妳的身體,卻剛好從重要的器官之間穿過。”

“我的運氣一項都很好。”吉賽兒笑著。

“葛羅佛和另一個叫葛米的小鬼正在外面給你們弄吃的,你們快去找他們吧,這裡交給我就好。”格列佛這麼說著,吉羅和吉娜點了點頭,飛也似的奔出了屋外。

“妳還好嗎?”格列佛走到吉賽兒的床邊,攙扶著她起來問著。

“除了傷口還有點疼外還好,在我昏過去後發生了甚麼事?”吉賽兒摸摸自己包著繃帶的傷口。

“葛羅佛帶著村民們攻下了那個據點,現在你們的小鎮解放了。”格列佛笑著。

“……那些渾蛋呢?他們怎麼了?”吉賽兒沉默了一會兒後問。

“還活著的我都讓他們走了。”格列佛回答,就好像理所當然的輕鬆帶過。

“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放他們走?!那群渾蛋對我們村自做了這麼多壞事,你為什麼還要放過他們?!”吉賽兒皺起了眉頭。

“葛羅佛也跟我吵過這個,我告訴他,我的導師曾經說過,如果是為了發洩而殺害生命,就叫濫殺,而且他們也挺可憐的,他們以前也是平民,在路上被拉去從軍後被迫離鄉背井來到這裡,寂寞與孤獨會讓心性扭曲。”

“然後葛羅佛就這麼讓他們走了嗎?我可不相信他會被這種話說服,就算他被說服了其他村民可不會。”吉賽兒揚起眉毛。

“嘿,被妳說中了,所以我又補了我自己的話,因為是我救你們出來的,所以是你們欠我的,而且你們不會想與刺客敵對的。”格列佛攤著爪子,神氣地說。

“哼哼,所有的刺客都像你一樣這麼囂張嗎?”

“我算是比較特立獨行的一個,我的導師總是罵我說我總有一天會變成活靶子,害得大家一起陪葬。”格列佛聳聳肩,接著起身準備離開。

“好了,既然妳沒事了,我也要走了,我的任務已完成,再待在這個小鎮也沒用了。”

“等等!帶我一起走!”吉賽兒連忙叫著,

“什麼?”格列佛愣了愣,轉頭看著她問。

“我也想……成為一名刺客。”吉賽兒跳下了床,看著他說著。

“不行。”格列佛果斷地回絕著,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為什麼?!又是因為我太弱,是因為我是女生嗎?!”吉賽兒有些激動的問。

“這無關強弱和性別……妳不會想要過這種生活的,妳不知道妳會為此犧牲多少東西。”格列佛搖了搖頭。

“這是我的選擇!”

“不,妳不可以選擇這個!”

“那你呢?為什麼你可以我就不行?!”

“因為我沒有選擇!我的父母在我出生的時候就是刺客,我從小就被迫接受著各種刻苦的刺客訓練,當其他孩子都還在嬉鬧玩耍的時候,我卻在學習怎麼戰鬥和野外求生。”

格列佛突然大聲喝斥著,怒氣沖沖的一步一步逼向吉賽兒,把她逼迫到不得不直起身子貼牆,最後伸出一隻爪子抵在吉賽兒身後的牆上,讓她無法迴避。

“而這些還不打緊,最痛苦的,莫過於刺客的生活充滿死亡,每一次離別都有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親朋友好無一倖免,就連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橫死在什麼地方。”

“我不怕。”吉賽兒直盯著格列佛的眼睛問著。

“妳應該要怕,妳這是有勇無謀,一頭熱血。”

“吉賽兒!我聽說妳醒了,呃?!你們在幹嘛?”

就在這時格羅佛和其他孩子們從屋外進來,正巧看見吉賽兒和格列佛這副樣子。

“我們正要做愛,別打擾我們,出去!”吉賽兒朝他們說著,葛羅佛和格列佛不約而同發出驚叫。

“什麼?!”格列佛大聲問著。

“可、可是吉賽兒,妳還未成年耶!”葛羅佛驚訝地問。

“妳還未成年?!”格列佛更加驚訝地看著吉賽兒。

“又怎樣,我上個月已經開始下蛋了,出去!別讓我再說第三次!否則我就直接在你們面前開幹了喔!”吉賽兒這麼說著,葛羅佛聽了趕緊將其他孩子給帶出去外面,天真的吉娜抬起頭準備要問。

“大哥,什麼是……”

“不要問。”葛羅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僵,趕緊帶著吉娜離開。

“喂!我沒有……喂!”格列佛叫著,看著他們走出去後,他激動轉頭向吉賽兒說著。

“聽著!我對未成年的丫頭才沒興趣,妳不要以為可以用這個理由威脅我讓妳成為刺客!”

“哼嗯……你應把這話留給它說。”吉賽兒這麼說著,格列佛看到她的視線正看著下方,接著意識到她在說什麼後趕緊轉過身,將自己的下半身藏在斗篷底下,獅鷲獸就跟小馬一樣平時都不穿褲子的,衣物和鎧甲只是用來在寒冬中保暖以及保護自己的東西。

“該死……”格列佛縮著身子,有些無所適從。

“好了,不鬧你了,我是真的想成為刺客,我不是傻蛋,我從小的時候就已經和葛羅佛開始在街上求生存了,我很清楚刺客的生活絕不輕鬆,甚至相當煎熬。”

“那為什麼妳還要如此執意?”格列佛這麼問著,沒有轉身過來。

“因為你。”

“什麼?”格列佛疑惑地轉過頭來看著她。

“當你抓到我偷東西的時候,你明明有能力,卻沒有傷害我們,還施捨了這麼多錢給我們,當我哀求你去救葛羅佛的時候,你雖然猶豫,但還是答應了,你不讓我跟進去,不是因為怕我拖累你,而是因為你不希望我捲入戰鬥。”

“……”格列佛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聽著。

“拜託你,我想要變強,我想要成為能替民眾伸張正義的刺客,我想要改變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讓受到壓迫的弱者自由,你說你從小就接受著刺客的訓練,那麼我相信,加入能教導出像你這刺客的組織絕不是壞事。”

“哎……”格列佛又開始抓起了後腦杓的羽毛,看到他的反應,吉賽兒的臉上不禁露出了喜色。

“我可以帶妳去見我的導師,但妳能不能成為刺客就要看他的決定還有妳自己的努力,還有我們從不實行正義,因為正義大多時候不過是復仇的代名詞,所以妳最好不要有這種自以為是正義的想法。”

“這麼說你答應了?!”吉賽兒開心地問著,格列佛伸出爪子指著上方。

“我會在午夜月亮高掛在正方時從小鎮口出發,在那之前的時間我要妳好好考慮以及跟妳的朋友們道別,時間一到如果妳沒有來我就走了,記得,這可能是妳最後與他們聯絡,今後如果妳以刺客的身分再與他們聯繫,可能會為他們招來危險,想清楚了。”

說完,格列佛便走出了屋外,此時葛羅佛正坐在外面,臉上表情失魂落魄,一看到格列佛走了出來,便疑惑地問著。

“你、你們完事了?這麼快?”

“我什麼都沒做。”格列佛有些惱怒的回答著。

“恩,他舉不起來。”跟在後頭的吉賽兒調侃的說,格列佛立刻就像被踩著尾巴般跳了起來回吼著。

“我才沒有不舉!!呃?!”

當格列佛叫完,發現附近的村民都在看他,這才發現自己剛剛說的話是有多麼的糟糕。

“所你舉了?對未成年的吉賽兒……”葛羅佛臉上的表情更是鐵青,此時天真的吉娜又開口。

“姐姐,什麼是不……”

“不要問啊啊啊!!!”格列佛終於崩潰了,他一邊大叫,一邊慌張的跑走了。

“噗哈哈哈!!”在他走了之後,葛羅佛和吉賽兒不禁大笑了起來。

“吉賽兒,妳還是一樣喜歡惡作劇,我剛剛差點就信了。”葛羅佛一邊笑著,一邊露出鬆了一口氣表情。

“他很可愛嘛,忍不住就整整他了。”吉賽兒笑著回答。

“那麼,你們剛剛到底在裡面聊什麼?這麼神秘兮兮的。”葛羅佛問。

“喔,我問他我能不能加入。”

“加入什麼?”

“我想要成為一名刺客。”吉賽兒認真的說著,葛羅佛卻愣了一下。

“刺、刺客?哈……這笑話不好笑,要不是因為我親眼看妳中箭,我會以為那支箭是射在你的腦袋上。”葛羅佛搖了搖頭,乾笑了起來

“我沒有開玩笑,我想要加入他們成為一名刺客。”吉賽兒再次說著,此時葛羅佛的臉卻垮了下來,嚴厲地說著。

“妳瘋了嗎?!”

“我沒瘋!為什麼你們都是同一個反應?!”吉賽兒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問著。

“喔!很抱歉我因為妳想『害死自己!』而反應的這麼誇張,妳都已經因為他中了一箭,差點死掉耶!他很危險!刺客生活更危險!”

“喔,拜託,葛羅佛,這是一個我等待已久機會!你不了解,我……”吉賽兒搖了搖頭,卻被葛羅佛激動的打斷。

“妳才不了解!我不能讓妳去送死!妳的命也不是妳的,要不是沒有我在大街上發現妳,分給快餓死的妳麵包,教妳怎麼在大街上生存,妳早就死了!”

“是!你是救過我一命!但這不代表我要永遠待在你身邊!別忘了我也救過你的命!而且還是很多次!沒有我,你現在也早就死了!”

吉賽兒回吼著,葛羅佛深呼吸了一口氣,忍著自己的情緒,指著因為他們吵架而躲在一旁偷看的小獅鷲獸們。

“那他們要怎麼辦?妳就這麼走了,妳以為我可以獨自照顧他們嗎?我需要妳,吉羅、吉娜和葛米也需要妳,妳不可以這麼自私。”

“姐姐,妳要離開我們嗎?”聽到葛羅佛這麼說,葛米走了出來,睜大著淚汪汪的眼睛問著。

“唔……我、我……呃……”看著他無辜的大眼睛,吉賽兒不禁語塞,結巴了起來。

“姐姐……妳不要離開我們好不好?”吉娜走出來,小心地跟吉賽兒說道。

“姐姐!我也發誓我會乖乖的,拜託不要走。”吉羅也走了出來,尾巴捲縮在前爪上說著。

“……對不起,姐姐我……不走就是了。”吉賽兒低下頭來說著,三隻小獅鷲獸聽了,露出了笑顏撲到了吉賽兒的懷中與她相擁著。

在這之後,吉賽兒便沒有再提起過要當刺客的事情,因為負傷的關係,她不得不留在家裡休息,但她提起了精神,陪著三隻小獅鷲獸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到了晚上,葛羅佛用從據點那裏搜刮來的金幣買了好一頓大餐回來給吉賽兒補補身子,這一天是他們自流落街頭以來,吃的最飽的一次,睡覺之前,她和葛羅佛還分別講了許多從酒館裏聽來的冒險故事給三隻小獅鷲獸聽,沒有提起那天在據點裡所發生的事情,最後,他們窩在一起,抱著彼此入睡。


月亮逐漸升高,當月亮高掛在天空之上、夜深闌靜的時候,吉賽兒睜開了眼,小心地挪動著身子,悄悄的從稻草床上爬了起來,簡單的用布包收拾著自己要帶的東西,一邊不時的向葛羅佛他們瞄去,確認他們沒有被吵醒。

“不!不要離開……”

看到吉賽兒來到門邊,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出聲叫著,雖然她知道吉賽兒聽不見,但她知道吉賽兒最後的結局會是怎麼樣的,現在她終於了解魔藥為什麼會帶她來到這裡,因為這裡就是一切的出發點。

就在 Twilight Sparkle 說完後,吉賽兒突然回過頭來,霎那間 Twilight Sparkle 還以為吉賽兒是在看自己,但看吉賽兒凝望了這麼久,這才知道原來吉賽兒是在看她的朋友們最後一眼。

對不起……

吉賽兒無聲地說著,接著她踏出了房門。

在小鎮的入口,格列佛依約在那裏等著,然後他看到吉賽兒氣喘吁吁的向這邊跑來。

“還以為妳不來了。”格列佛笑著說。

“我們走吧。”吉賽兒說著,臉上的表情卻相當沉重。

“不要回頭、不要停下腳步,讓月光照亮妳前方的路,將過往留在黑暗中,從今天起,妳將走向一條崎嶇的道路。”

格列佛這麼說著,領著她向前走著,就在此時, Twilight Sparkle 覺得自己的身體脫離了地面,明明沒有張開翅膀飛行,身子卻越飄越高,漸漸的,格列佛和吉賽兒的身影變成了在在崎嶇道路上的兩個小點。

~追朔過往~


畫家:親王
特別感謝幫他幫忙為此小說畫上封面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