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一集-追朔過往-楔子至第二章(5/17更新)

樓主 ahoy829
GP0 BP-

楔子


“謝謝妳, Zecora ,謝謝妳願意大老遠來一趟。”

在位於小馬鎮上的水晶城堡裡,一隻有著獨角和翅膀的紫色小馬正向著一隻斑馬道謝著,她正是這座水晶城堡的擁有者, Twilight Sparkle ,友誼的公主,她與她其他的朋友們一起正坐在一個圓桌旁用餐,桌上滿是各種佳餚與點心,如此豐盛的宴席全為了款待這隻特地從艾佛瑞森林裡大老遠過來的斑馬。

“這是我榮幸,能幫助公主您我很高興。” Zecora 笑著點了點頭,用以往慣例的押韻對話回答,接著啜飲了一口放在她面前的茶。

“但我還是想冒昧請教一件事,敢問您需要這藥方所謂何事?”

“這個嘛,其實也沒什麼啦,我只是想做一點小小的研究,上次無序種植的黑色荊棘襲捲艾佛瑞森林時候,妳給我的這個藥水讓我能看見過去發生的事情,之後我就一直在想,這藥水既然可以用來追朔過往,那麼我便可以拿來研究許多歷史事件,親眼見證許多歷史的細節,補完歷史上那些遺失的片段,了解那些不為誰知的真相!例如……”

“喔喔!我知道妳的意思!例如我們可以去看天馬無畏所經歷的那些精彩刺激的戰鬥,這比看小說或電影還要身歷其境對吧!”

正在餐桌上讀最新一集天馬無畏小說的 Rainbow Dash 首次抬起頭來大聲說著,這隻有著彩虹色鬃毛的藍色飛馬是天馬無畏的忠實粉絲。

“是的,理論上那是辦的到的,還有我說過多少次了!不准邊飲食邊看書!妳很有可能會把書弄髒的!”

“但這本是我自己買的!” Rainbow Dash 抗議著。

“一樣!要是妳敢把妳的書弄髒,我的圖書館就不再借妳任何漫畫或雜誌!”

“妳這個控制狂……” Rainbow Dash 碎念的說著,並把書收到桌子底下。

“或是,我們可以用這藥水回去看看以前時期那些經典的服裝展,最近復古風相當流行呢。” Rarity 也忍不住討論了起來,這隻有著紫色鬃毛的白色獨角獸是個對於時尚與流行相當敏感而且熱情的小馬。

“是的,那個也辦的到,但我想看的是……”

“或者,我們可以去看看歷史上蘋果家族是怎麼在各種貧困的環境拓荒並建立新的城鎮,我們家可是歷史上有名的拓荒者呢!” Applejack 也自豪地說著,這隻有著金色鬃毛的橘色陸地小馬來自一個專門經營蘋果農場的大家族,只要談到蘋果的事情,他可以源源不絕地說上好幾天。

“那聽起來很有趣,但……”

“恩……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想去看看那些現在已經絕種珍稀生物,雖然我不知道看到那些在現代已經絕種消失的生物會不會讓我感到悲痛欲絕。”Fluttershy 小聲地說著,這隻膽怯的淡黃色飛馬有著跟她的鬃毛一樣淡粉紅又柔軟的心,對於動物的事情總是特別的細心而且熱情。

“或是我們可以一起重溫我上禮拜在派對上吃的那個千層巧克力大蛋糕,滿滿的巧克力奶油餡、榛果和喔!口水都流出來了!” Pinkie Pie 在一邊搶著插嘴說著,一邊在餐桌上亂甩著口水,亮粉紅的鬃毛和淡粉紅的身體就向她的新一樣熱情。

“是的,你們說的理論上幾乎都辦得到,但我現在最想研究的,是有關獅鷲獸王國的歷史,在小馬國或獅鷲獸的歷史書上,對獅鷲獸王國統一之前的歷史少之又少,所以我……”

“喔喔!妳是說,妳想知道為什麼獅鷲獸的名字開頭都是 G 嗎?” Pinkie Pie 又插嘴了。

“什麼?不!而且獅鷲獸的名字哪有都是 G 開頭,雖然 G 開頭的比例好像很多,這個或許可以列入研究範圍…… Spike !幫我記下來!” Twilight Sparkle 大聲說著,一旁吃的正開心的紫色小龍停了下來,噴了噴鼻氣表達被打斷的不滿後跑去拿紙跟筆了。

“妳們的想法很好,但我還是必須警告,此魔藥喝多了不好,歷史被遺忘自然有它的道理,擅自掀露可能打壞因果定理。”

Zecora 嚴肅的說著,卻又被 Pinkie Pie 打了個岔。

“喔,我剛剛想起來一個問題,既然這個魔藥對空角獸的魔法才能生效,那 Zecora 是怎麼知道這份藥水配方的,在此之前她都不認識其他的空角獸,她怎麼知道這藥水有沒有用?”

“唔嗯?!” Zecora 瞪大了眼,接著表情困惑的皺起了眉頭沉思了起來。

“哎呀,設定上的 BUG 妳就別煩惱了,怎麼想都不會通的,這點就交給小馬迷來腦補吧。”一旁的 Pinkie Pie 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的說著,是說 Pinkie Pie 原本坐的位置明明就在另一邊……

“蟲子?!哪裡有蟲子?!”討厭蟲子的 Rarity 驚慌失措的跳到了 Applejack 的肩上。

Rarity !妳踩到我的帽子了!

“喔,希望我沒有踩著牠,可憐的小傢伙。” Fluttershy 也低身查看。

“唉……”

面對這團騷動,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搖了搖頭,看來她得好一陣子才能跟他們解釋這裡的 BUG 是指什麼了。

“請謹記這魔藥短時間不可過量飲用,否則可能會出現出乎意料的副作用。”

在留下藥方之後, Zecora 在向 Twilight Sparkle 道別之前再次叮嚀著。

“好的,我會注意的,呃……妳說這藥水叫什麼名字?”

“ Animus ,追朔魔藥 Animus 。” Zecora 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眼神底下蘊含著一股深不可測的光芒,沒等 Twilight Sparkle 繼續說話她便調頭離開了。

第一章  選定目標


“好了,該從哪裡開始呢?”

送走了朋友們後, Twilight Sparkle 在她的實驗室裡調製出了 Animus 的藥水,在用空角獸的魔法成功的將它轉換成乳白色的液體後, Twilight Sparkle 看著瓶子裡的溶液這麼說著。

“妳確定要這麼做嗎?我聽說你上次使用的時候反應很奇怪。” Spike 盯著瓶子裡的液體,有些擔心的說著。

“沒問題的,畢竟這只是一種可以看見過去的魔法,所以基本上我哪也沒去,相當安全的。” Twilight Sparkle 說著,並且飄起她在研究室桌上的大筆資料。

“我該從哪個時間點開始才好呢? Zecora 說使用這魔藥的時候對妳想要知道的事情越清楚越好,否則就會像上次那樣不小心跳錯時間。”

“呃……妳先說說妳想要知道甚麼事情吧?” Spike 搔了搔頭。

“恩,我想要知道獅鷲國創國之前的歷史,就像是小馬的三族紛亂時期一樣,在獅鷲獸統一成一個王國之前,他們的土地上有著大大小小的領地,每一個聚落的領主都自立為王,之間大小戰爭不斷,直到葛羅佛國王,這位歷史上第一位受到各領導認同的國王出現為止才停止內戰。”

“喔?他是怎麼統一所有部落的?” Spike 問著,如果硬要從漫畫以外的書選擇的話,他最喜歡那種有關於戰爭的歷史故事了。

“啊,你問到重點了!” Twilight Sparkle 笑了起來,並從那堆資料裡抽出了幾頁一邊閱讀一邊說著。

“具書上記載,葛羅佛國王從北方的遺址那獲得了名為風神聖物的寶物,以當時獅鷲獸的製造技術來說,風神聖物可以說是鬼斧神工的精緻傑作,據說獅鷲獸們的祖先曾是神界裡負責看管寶物的神獸,因為失職而被放逐到凡間,所以當獅鷲獸們看到來自神界的寶物時,心中那股守護寶物的榮耀感就會被喚醒,甘願為守護寶物和他的持有者而戰,葛羅佛國王據說就是靠著風神聖物感召了各個部落加入他的麾下,才得以統一整個獅鷲獸一族。”

“哼嗯,看來我們得從那個神祕的風神聖物調查起了。” Spike 摸著下巴思索著,身為一頭龍的他最喜歡的東西莫過於寶物了。

“沒錯,關於這個風神聖物,歷史上有兩位與它相當密切的角色,一是葛羅佛國王,另一個就相當有趣了。”

“妳是什麼意思?什麼樣的有趣法?”

“她的名字叫吉賽兒,弒君者吉賽兒,她會被這麼稱呼是因為她最後暗殺了葛羅佛國王。”

“暗殺?!” Spike 張大了雙眼。

“是的,而有關於吉賽兒,她的身分相當的特殊,歷史記載他們的關係曾經相當密切,而且有可能是同一個小鎮出生的,有學者說他們曾經是摯友甚至是伴侶,而她當初也參與了風神聖物探詢,然而歷史上有關於她的過去記載卻不是很多,或許是因為獅鷲獸們覺得記載弒君者的紀錄令他們覺得蒙羞的緣故,總之,在葛羅佛統一王國前她就失蹤了,然而多年之後她再次回來時卻殺了他。”

“是為了奪取風神聖物嗎?” Spike 問。

“非常有這個可能,但據記載,她沒能來得及偷走風神聖物就被抓了,最後她被判了死刑,王位由葛羅佛的長子繼承,雖然面臨了許多波折,但是總算沒有讓獅鷲獸王國再度分裂。”

Twilight Sparkle 看了這些資料好一會兒。

“我決定了, Spike ,我想調查他們的事情,我想了解他們為什麼會反目,我想多了解點有關風神聖物的內容,我想了解吉賽兒的一切,她的神祕身分證是歷史上被隱藏的一頁,我想我應該好好調查。”

“呃……好,那我們要從哪裡開始?” Spike 問。

“現在該來試試看這魔藥了。” Twilight Sparkle 飄起了剛剛製作好的魔藥,將瓶口湊近嘴巴。

Twilight Sparkle 專心地想著她要調查的對象並且喝下了兩口魔藥。

“……然後呢?妳感覺怎麼樣?看到了什麼嗎?” Spike 在一旁看她喝下藥水後焦急的問著。

“還沒呢 Spike ,藥效還要等一會兒才會……”

Twilight Sparkle 話還未說完,她的眼前就一陣發白,這麼久沒有喝這藥水她都要忘了這種感覺,那感覺就像在溜旋轉滑水道,天旋地轉、意識隨著水流一點一滴地被沖走,然後蹦!到達了目的地。

白光漸漸地消退,當 Twilight Sparkle 回過神來時,她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水晶城堡的研究室哩,而原本已經步入黑夜的天空現在卻是太陽高掛,陽光普照。

Twilight Sparkle 望著四周,發現自己正在一個小鎮當中,這裡的房子是由石塊堆砌而成的,然後再用茅草當作屋頂,大多都是只有一層樓的平房,大大小小的獅鷲獸穿梭在鵝卵石堆砌而成的街道上,沒有看到獅鷲獸以外的種族,而她正站在一個像是市集的廣場上。

“來呦!快來看看呦!這裡有全古羅鎮最好吃的紅莓果!全都是早上剛採集好送過來的!”

其中一個攤販叫賣的說道。

“古羅鎮,哈!看來我成功了!古羅鎮是葛羅佛國王的出生地,這座小鎮位於獅鷲獸國境的西部,鎮民數量不到三百,後來毀於戰爭,不知道他們會在哪裡?魔藥送我來這裡一定是想讓我看什麼。”

Twilight Sparkle 這麼說著,就在此時她注意到前方的一個麵包攤,有一隻黑羽的小獅鷲獸不知怎麼的正躡手躡腳的朝那邊前進,麵包攤的老闆正忙著招呼其他顧客,麵包攤老闆有著一身豐厚的紅色羽毛,中年,白色的廚師圍裙遮掩著他的大肚腩,那小獅鷲獸趁著老闆一個不注意,伸出爪子抓了攤子上最大的一個圓麵包就跑,這時老闆也注意到了這個小偷,大聲叫了起來。

“嘿!小偷!有賊啊!!”

麵包攤老闆大聲地叫著,並試圖從他的攤子後面鑽出來,肥大的身子不小心撞歪了他的桌子,就在同時,那個小小偷正朝著 Twilight Sparkle 的方向衝過來。

“嘿!”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驚叫,就當她以為小獅鷲獸會撞上自己時,他的身體居然從自己身上穿了過去,緊接著麵包攤老闆也穿過了她的身體跑去追那隻黑色的小獅鷲獸去了, Twilight Sparkle 這才想起來,在這些回憶的場景裡,自己就像是幻影一般的存在,他們看不見也聽不見自己。

“……我想我永遠沒辦法習慣這事。” Twilight Sparkle 搖了搖頭,轉頭看了看那隻小獅鷲獸,不知怎麼想,她覺得那隻小獅鷲獸應該和自己要看的事情有關,於是拔腿跟著麵包攤老闆追了上去。

小獅鷲獸奔跑在巷弄裡頭,靈活地穿梭在雜物堆之間企圖甩開麵包攤老闆,但麵包攤老闆也不適省油的燈,他張開翅膀飛在了空中,在上空緊追的小獅鷲獸不放,看準時機和空檔,俯衝下來一把壓住了小獅鷲獸。

“抓到了!你這小兔崽子!這已經是你們這個月第三次來偷我東西了,這次終於給我抓到了吧!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麵包攤老闆一把拎起小獅鷲獸,惡狠狠地瞪著他問著。

“才不是!”小獅鷲獸這麼叫著。

“什麼?”麵包攤老闆一愣。

“才不是第三次,這已經是第六次了,笨蛋!”小獅鷲獸伸出一隻爪子拉著他的眼皮向他扮著鬼臉說著,氣的麵包店老闆火冒三丈。

“喔!你這骯髒的小鬼,我一定要把你交給衛兵,讓他把你關在牢裡一輩……”

麵包攤的老闆話還沒說完,一顆已經熟爛的番茄便從一旁飛了過來,不偏不倚的打中的麵包天老闆的臉,麵包攤老闆震驚之餘不小心鬆開了爪子,小獅鷲獸便趁機從他的爪子底下溜走。

Twilight Sparkle 轉頭看向番茄飛過來的方向,發現又是另一隻小母獅鷲獸幹的好事,這隻小獅鷲獸頭部是白色的羽毛,羽毛的末端以及眼眶周圍的羽毛是淡淡的紫色,身體的毛皮還有翅膀則是棕色的,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的樣子, Twilight Sparkle 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似的。

“誰?!是誰扔我?!啊啊啊!!”

麵包攤老闆好不容易將跑進眼裡的番茄清掉後張開眼睛,卻發現剛剛抓到的小獅鷲獸早已不知去向,懊惱又憤怒地發出了一陣長嘯,但 Twilight Sparkle 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她悄悄跟在那隻扔番茄的小母獅鷲獸後頭,事實上她大可不必這麼做,這些都只是過往的畫面,但 Twilight Sparkle 就是覺得在如此真實的畫面裡,好像不這麼做就會被他們發現似的。

果然,沒多久,她就在先前經過的向弄裡發現了另一隻小獅鷲獸的蹤跡,偷麵包的小獅鷲獸和扔番茄的小母獅鷲獸果然是一夥的,當她們到達那裏時,小獅鷲獸正將身子探進一個圓木桶中,拿出了他剛剛逃跑時順手藏進去的圓麵包。

“嘿,葛羅佛。”

就在這時,小母獅鷲獸開口呼喚了他, Twilight Sparkle 的眼睛因為震驚而瞪的大大的。

“齁!是妳呀,吉賽兒,嚇死我了,還以為那個胖老頭又追上來了。”葛羅佛回過頭來,將爪子放在胸前虛驚的嘆了口氣,一連串的令 Twilight Sparkle 驚訝的訊息讓她忍不住多看了他們兩一眼。

“剛剛真是謝謝妳啦。”

“還說呢!你每次都這麼笨,要不是有我照你,你現在的骨頭早就在下水道裡被老鼠啃了。”吉賽兒噴了噴鼻氣,沒好氣的說著。

“哼,才這樣子妳就囂張起來啦?我就算沒有妳幫忙,剛剛也可以自己脫身的!”

“少蓋了……結果你就只偷到這個啊?”吉賽兒輕藐的看了看葛羅佛緊抱在胸前,好像很重要似的圓麵包問著。

“還說我呢!妳自己還不是兩爪空空,甚麼都沒有!”葛羅佛不滿的瞇起眼睛回嗆著,只見吉賽兒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轉身朝著葛羅佛揮揮尾巴,示意他跟上。

當葛羅佛跟著吉賽兒來到另一個小巷子後,吉賽兒從一個大木箱的後面拖出了一個麻布袋,得意洋洋地打了開來,裡投除了麵包之外,還有一些稻穀、蔬菜和水果跟一塊起司,驚訝的葛羅佛張嘴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妳……怎麼會……可是妳是女生耶!”吱唔了半天,葛羅佛才擠出了這一句話。

“沒錯,而且還是你小妹呢,大哥。”

“什麼?!!”

然後 Twilight Sparkle 就從震驚中回到了現實。

第二章  神秘的白袍客


“我真不敢相信,葛羅佛和吉賽兒居然是兄妹,這麼重要的事情歷史書上怎麼會隻字未提?”

Twilight Sparkle 在研究室裡來回踱步,一邊看著漂浮在身旁的魔法文件。

“或許是因為被自己的親妹妹殺掉並不是一件光榮的事,妳知道,皇室通常都很擅長遮醜。” Spike 聳了聳肩說著。

“但他們不能因此抹煞掉關於她的一切啊!” Twilight Sparkle 忍不住對 Spike 大聲叫道。

“嘿嘿嘿!別因為好幾百年前他們做的事情衝著我發火。”面對這種情況, Spike 依舊是保持一貫的態度說著,他對這個姊姊每次神經質時的情緒起伏早就習以為常,事實上,那還挺常發生的。

“對不起, Spike ,我不該對你發火的。”

一聽到他這麼說, Twilight Sparkle 的態度頓時軟了下來,她垂著耳朵,像是失望至極的癱坐在椅子上。

“我必須再回去看一次,我必須確認這種情況。”

“我不知道, Twilight ,時間已經很晚了。” Spike 轉頭看看窗外的天色,月亮已經高掛在天空,小馬鎮上的燈火也只剩下了街燈還在亮著。

“而且 Zecora 不是說過,不可以喝過量的嗎?”

“放心吧, Spike ,上一次使用的時候我可是喝了三次都沒有問題。” Twilight Sparkle 再度飄起魔藥湊到嘴前。

“你要是想睡的話可以先睡,不必等我。”

“好吧,不過妳得答應我這是今天最後一次了,然後妳得乖乖上床睡覺。”

“知道啦,天啊,有時候你說話的口氣真像老媽。” Twilight Sparkle 苦笑地說,接著又灌下了兩口魔藥。

Twilight Sparkle 的意識再度從身體被抽離,在一陣白光與暈眩感後, Twilight Sparkle 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家似乎是酒館的地方,跟先前看到的一樣,這裡只有獅鷲獸,在以前的時代,各種族之間幾乎不怎麼交流,一來是以前種族隔閡的現象很強烈,二來是因為彼此住的地方相去甚遠,所以除了少數行商的商隊有可能會見到其他種族外,像這種本土的地方裡幾乎很少看見外來的種族。

Twilight Sparkle 巡視著四周,企圖尋找那兩兄妹的身影,現在應該是中午的用餐時間,酒館裡的桌子旁坐滿大大小小的獅鷲獸在用餐,獅鷲獸的主食是穀物與小蟲,一大把豆子或麥穀加上一些蚯蚓或甲蟲,再搭配一大杯麥芽酒就是當時獅鷲獸們所謂豐盛的一餐了。

“那個呢?”

“看起來就沒甚麼子兒,不行。”

就在 Twilight Sparkle 努力尋找那兩隻小獅鷲獸的時候,他無意見聽到了一桌獅鷲獸的談話,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麼多獅鷲獸吵雜的聲音下,唯獨他們的談話聲在 Twilight Sparkle 耳裡特別清晰, Twilight Sparkle 向坐在那桌的獅鷲獸看去,赫然發現難怪她剛剛怎麼也找不到那對小獅鷲獸了,因為當初她看到的那對小兄妹,現在已經成長成青少年的樣子。

比起幼獸時期,葛羅佛的羽毛看起來更加黑亮,身體也精實了起來,不向小時候圓滾滾的樣子,握著酒杯的爪子現在看起來能夠在岩石上抓出常常得爪痕,至於吉賽兒, Twilight Sparkle 在看到她的長相時忍不住低聲呢喃,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吉賽兒在她第一次見到時就感到意外的眼熟了。

“我的 Celestia 呀!她怎麼長得這麼像 Rainbow Dash 的獅鷲獸好友 Gilda ,莫非吉賽兒是她的祖先嗎?”

“那……那個醉鬼呢?”

跟其他在酒館談笑風生的獅鷲獸不同,那兩兄妹似乎是在密謀著什麼是。葛羅佛伸出爪子指指坐在酒吧前,已經喝得醉醺的獅鷲獸。

“呿,你沒看到他的錢包都已經壓在了老闆那裏了嗎?那傢伙每次一來就是把自己口袋裡的金幣拿去換酒。”吉賽兒翻了翻白眼,一口灌下了爪中的麥芽酒。

“那邊那個女的怎麼樣?”

“窮!”

“那邊那個呢?”

“我們已經偷過他三次了,每次都只有一點零錢。”

“唉,妳真的很挑耶。”葛羅佛皺起了眉頭。

“要挑當然要挑大的,才不用像你每次都要偷上個好幾回。”

“又不時我願意的,哪有可能每次都會遇上大的。”

就在葛羅佛語音剛落的時候,酒館的大門突然被推了開來,外頭的光線照亮了原本有些昏暗的酒館, 葛羅佛與吉賽兒忍不住向大門的方向看去,見到一隻穿著白色兜帽的獅鷲獸走了進來,他的裝扮看起來和其他獅鷲獸有些不一樣,全身上下幾乎都被披風給遮掩,除了鷹嘴與四肢外幾乎看不清楚他的樣貌,渾身散發著一股神秘又低調的氣息。

他慢步的來到酒吧前坐下,他的進場讓許多獅鷲獸都忍不住直盯著他瞧,緊接著他褪下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張年輕的臉龐,年紀看起來跟葛羅佛差不了多少,他的羽毛是綠色的,腦袋後面以及翅膀末端的羽毛顯然是刻意染成了彩虹的顏色,用著炯炯有神的金色雙眼對著酒館的老闆大聲吆喝著。

“呦!老闆,你們這有什麼招牌菜?”

Twilight Sparkle 聽到葛羅佛和吉賽兒開始竊竊私語。

“外地口音。”、“貿易商?”、“比較像旅行者。”、“再觀察。”

“鷹豆泥、全麥麵包配麥芽酒,三金幣。”正在擦杯子酒館老闆連頭也不抬起來看他一下的說著。

“有沒有其他的?”那名年輕的獅鷲獸聽了愣了一下,然後又問。

“麥芽酒配鷹豆泥和全麥麵包,四金幣。”酒館老闆調侃的說。

“就這個了!給我來一份。”年輕的獅鷲獸笑著說。

『傻瓜』這恐怕是他給在場所有獅鷲獸的印象,許多原本注意著他的獅鷲獸朝他翻了翻白眼後又轉過頭去做自己的事。

“先付錢。”酒館老闆依舊面無表情地說著。

“嘿,沒問題。”年輕的獅鷲獸朝腰間伸出爪子拿錢,就在他翻開披風露出披風底下的樣子時, Twilight Sparkle 聽到葛羅佛和吉賽兒又騷動了起來。

“哇噢!看看那個錢包,我從來沒看過這麼鼓的。”葛羅佛輕聲驚叫著。

“哼,你這笨蛋,你看看他腰間配的那把匕首,從握柄上看來做工很精緻,因該是銀製或鍍銀的,我敢說起碼值五十個金幣。”吉賽兒這麼說著。

然而 Twilight Sparkle 看到的卻是,那隻獅鷲獸身穿著一身輕皮甲,右腕上有一塊金屬製的護甲,但奇怪的是另一隻爪子上卻沒有,而他的右爪不知什麼的硬生生的少了一根爪子,像是被截去的,清晰可見被截斷後露出的骨關節形狀,不知道發生了甚麼意外。

“要偷嗎?”葛羅佛問。

“照A計畫進行。”

“唉?不能用B計畫嗎?A計畫每次都害我被打。”葛羅佛皺起了眉頭。

“不行。”吉賽兒露出了一抹狡詐的笑容,然後抓起了自己的空酒杯走向了吧檯。

“老闆,再來一杯麥芽酒。”

吉賽兒在那名年輕獅鷲獸的隔壁坐了下來,朝著老闆說著,並且轉頭看向了他。

“嘿,帥哥,羽毛染的挺炫的,打哪來的啊?”吉賽兒搖頭晃腦地說著,看起來像是喝醉了一般,眼神有些迷矇的問著。

“哈哈,如果我說我這是天生的妳信不信?”看到有女孩搭訕,年輕又血氣方剛的獅鷲獸立刻露出了自傲的笑容。

“真的?”吉賽兒裝作驚訝的問。

“不是,那只是我拿來跟美女聊天的開場白。”

“呵呵呵,你的嘴巴真甜,我叫吉賽兒,你叫什麼名字?”吉賽兒露出了微醺的笑容。

“叫我格列佛就行了。”

“你是外地來的對嗎?之前從沒在這見過你。”

“沒錯。”

“旅行?還是工作?”

“都有,邊玩邊工作是我的個性。”

“酷。”吉賽兒點了點頭。

“說到玩,我可以問問妳這個地方的事嗎?”格列佛嘻皮笑臉的問著。

“當然,你想知道什麼?我從小就在這裡長大,我甚麼都知道。”吉賽兒點點頭,然後突然湊到格列佛的面前,撫媚的說。

“只要你請我幾杯酒……我甚麼都可以告訴你。”

“沒問題,應該的!應該的。”格列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就像要融化一樣,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大概以為自己真的有豔遇了。

“我來的時候注意到小鎮裏頭有一棟好大,用水泥建造的大房子,三層樓,有著高聳的圍牆和穿著閃亮盔甲的守衛在把守,那是哪戶大戶呀?鎮長家嗎?”

“呿!你說那個啊?”聽到格列佛這麼問,吉賽兒忍不住露出不屑的表情。

“那才不是什麼鎮長家,那是我們這裡警備隊的駐守據點,六年前,一群自稱是什麼聽都沒聽過的葛斯王派來要維護治安的士兵來到這裡,結果他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在這四處壓榨民眾,向他們勒索收保護費,還占據了那塊地蓋了好氣派的大房子,繳不出保護費的平民就被關到他們的大牢裡,簡直是土匪。”

“聽起來很糟,難道都沒有誰反抗過他們嗎?”格列佛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當然有,然後我們就沒有鎮長了,那群惡霸將他吊死在廣場的絞刑台上示眾,這幾年來吊死在上頭的無辜平民可真不少,連小孩都不放過……”

說到這裡吉賽兒忍不住露出了難過的神情。

“你知道他們是怎麼吊死他們的嗎?不是讓他們迅速下墜拉斷脖子,而是捆著他們的脖子然後慢慢拉起來,讓他們在痛苦和掙扎中死去,過一段時間還拿長矛戳戳看他們是否還活著,如果沒有,他們就直接刺進他們的心臟,然後他們的屍體,只有在下一批他們所謂的『罪犯』上來時才會被取下,否則就只能一直曝曬在那哩,直到屍體爛掉自己掉下來為止。”

吉賽兒摀著臉,沉默了好一會兒。

“抱歉跟你這個外來者說了這麼多吊胃口的話,這一定壞了你吃飯的興致吧?我這立刻就走,不必你請了。”

吉賽兒起身就要離開,格列佛則伸出爪子抓住她的爪子。

“不、不,沒關係,妳可留下來,而我保證,以後的日子一定會好起來的。”格列佛安慰的說著。

“嘿!”

就在此時,一聲嚴厲的叫聲從他的身後傳來,然後一隻爪子就搭在格列佛肩上將他轉了過來,接著他就看見一臉氣憤的葛羅佛。

“不要煩那位小姐,讓她走!”

“什麼?喔不是!你誤會了!我不是要……”

格列佛話還未說完,就見到葛羅佛一拳回過來,沒想到格列佛的反應速度卻出乎意料,伸出爪子架開了葛羅佛的拳頭,並一腳踢開了他,讓葛羅佛向後退了幾步,臉上的表情就跟在格列佛身後的吉賽兒一樣震驚。

“先生,請你聽我好好解釋行嗎?我不想惹麻煩。”格列佛從自己的位子上跳了下來,看著葛羅佛這麼說著。

格列佛繼續說著,葛羅佛瞥向了吉賽兒,吉賽兒點點頭示意著,於是葛羅佛發出了一陣怒吼並作勢要撲向格列佛,就在這個時候吉賽兒也突然大聲的叫了起來。

“住手!你們兩個通通給我停下!”吉賽兒從格列佛的後方過來,假裝要把格列佛給拉開,爪子趁勢摸上了格列佛的腰帶,就在她準備行竊的時候,她的爪子突然被格列佛抓住往上提。

“這樣很不優喔小姐。”格列佛朝她笑著臉。

“我從進門的時候就看到你們兩個坐在一起竊竊私語了,想不到你們居然在打這主意啊。”

“唉嘿嘿。”吉賽兒尷尬的笑了起來,然後抄起一旁的酒杯往格列佛臉上灑,格列佛在驚訝之餘鬆開了爪子,吉賽兒和葛羅佛則趁機從酒館大門逃走,一旁的獅鷲獸們也沒有上前去阻止他們,反而一臉竊笑。

“嘖!真倒楣。”格列佛抹了抹臉,也沒有興趣去追他們,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你應該去追的。”酒館老闆提醒著。

“不用啦,這種小賊抓不完的。”格列佛擺了擺手。

“嗯哼,但他們兩個可是這最出名的,這也是為什麼我都要求顧客先付錢。”酒館老闆繼續擦著他的酒杯說著,格列佛剛開口想問,然後就意識到什麼般摸向自己的腰間。

“我的匕首!”

格列佛從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來,從大門追了出去,隨後酒館裡傳來了一陣哄堂大笑, Twilight Sparkle 也目睹了一切,剛剛在吉賽兒被抓住的時候,她的尾巴就已經悄悄捲上了格列佛腰間的匕首,比起繫在腰間的錢包,插在護套裡的匕首更容易被抽走。

看到格列佛追了出去, Twilight Sparkle 周遭的場景立刻又換到外頭,這個事件似乎還沒有結束,她看到格列佛緊追在葛羅佛與吉賽兒的身後,儘管已經拉長了好大一段距離,但是格列佛依舊沒有任何放棄的意思,不知怎麼的他體力出奇的好,當葛羅佛和吉賽兒都因為體力逐漸耗盡而慢下來時,格列佛的速度依舊絲毫不減,而且在葛羅佛和吉賽兒最擅長的障礙物穿梭中格列佛也是表現得相當輕鬆。

眼見這樣子不行,格羅佛和吉賽兒交換了眼神,分頭向兩邊跑開,消失在左右兩側,後頭緊追的格列佛毫不猶豫的就追往吉賽兒的方向,或許他是認為吉賽兒是女性體力會比較差容易追上的緣故。

Twilight Sparkle 跟隨著格列佛的腳步,事實上她幾乎不怎麼需要自己親自走動,場景便會隨著吉賽兒移動。

“果然追來了呀。”吉賽兒用眼角餘光看了看追在身後的格列佛,她張開翅膀縱身一跳,越過了一棟平房的屋頂,格列佛見狀也趕緊張開翅膀,追了上去,但就當越過了平房的屋頂後卻怎麼也找不到吉賽兒的身影,彷彿吉賽兒就此蒸發了一樣。

“可惡!要是不把匕首拿回來的話導師一定會宰了我的!”格列佛踱著腳,朝著一處巷弄跑去,企圖找出吉賽兒可能躲藏的去處, Twilight Sparkle 本想跟著他,但是她卻發現四周的場景沒有移動,這表示吉賽兒其實還在附近,於是她四處張望尋找了一下,果不其然,在格列佛走後不久,她看到剛剛他們飛越過去的平房後面有一大團乾草,而吉賽兒就從裡面探出了頭,詐笑的跑走。

Twilight Sparkle 跟著吉賽兒來到了巷弄,剛小時候一樣,他們總會把偷來的戰利品順道藏在路上的木桶中,她翻出了木桶中的匕首,在爪子裡秤了秤重量, Twilight Sparkle 也湊近一看,好奇的研究那把匕首。

格列佛的匕首有著黑色的握柄和兩面刃的銀色刀身,靠近握柄的刀刃向內凹陷呈現鈎狀,如同長槍上的刺刀,握柄上如同吉賽兒說著,雕刻著相當精緻的花紋,柄頭上還有一個像是家族徽示的浮雕,像是一個 V 字型的圖案,V 字的上方還有一橫將開口蓋起來, Twilight Sparkle 依稀記得自己好像在某本書上看過這個圖案,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這東西真不錯,或許我可以留著自己用。”吉賽兒拿著匕首開心的在空氣中比劃了兩下,然後滿意的找了塊破布包起來。

Twilight Sparkle 跟著吉賽兒來到了一棟破舊的平房前,這棟房子的牆到處都有龜裂脫落的痕跡,屋頂上的茅草也相當稀疏,但確實是還有獅鷲獸住在那裏,三隻在院子玩耍的小獅鷲獸一看到吉賽兒回來,各個都衝上去圍繞在吉賽兒的身邊又叫又跳。

“姐姐!姐姐!妳回來啦!”一隻桃紅色羽毛的小獅鷲獸開心地叫著。

“嘿,吉娜,妳今天有沒有乖乖的呀?”

“有!我很乖,可是吉羅沒有!他都欺負我!”吉娜指控的說

“胡說!我才沒有。”另一頭白色,眼眶周圍的羽毛和鷹嘴都是黑色的棕黃色小獅鷲獸回嘴著,下一秒他們就扭打在一塊兒。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吉賽兒趕緊伸出爪子,一爪抓一隻的把他們分開。

“姐姐,妳有帶吃的回來嗎?我好餓喔。”另一隻胖嘟嘟的黃色小獅鷲獸這麼問著。

“沒有,葛米……東西已經吃完了嗎?真糟糕,我等等再去弄一點來,葛羅佛呢?他回來了嗎?”吉賽兒這麼問著。

“沒有,他還沒有回來,這包是什麼?”眼尖的吉羅注意到吉賽兒尾巴上纏著的布包問著。

“這個啊,嘿嘿,這可是姐姐今天最棒的戰利品喔。”

吉賽兒神秘兮兮地笑著,然後將纏在匕首上的布包給打開,露出了閃亮的匕首這麼說著,孩子們也驚的倒抽了一口氣。

“怎麼樣?很漂亮吧?這可是我從一頭大驢蛋弄到的,我和葛羅佛把他耍得團團轉呢。”

吉賽兒笑著這麼說,但是那三個孩子還是用驚愕的眼神看著她,害怕的縮在一塊兒,與吉賽兒預期的歡呼與稱羨不一樣。

“喔,拜託,這匕首很酷的,幹嘛嚇成這樣,我又不會傷害你們。”

“我可不一定。”

就在這時吉賽兒身後冒出了一個聲音,在此同時她握在爪中的匕首也被抽走,吉賽兒震驚的轉過身去,看到一臉嚴肅的格列佛就站在她的身後,爪子裡還握著那把匕首。

“好吧,你贏了!我投降!拜託你,不要傷害我們。”吉賽兒匆匆退後,將孩子們護在身後。

“……你們的父母呢?”格列佛看著他們許久,突然這麼問著。

“都沒有了,我們都是孤兒,擁有的只有彼此。”吉賽兒這麼說著,聽到這話,格列佛的臉上的表情頓時鬆懈了許多,見到這副情形吉賽兒趕緊繼續哀求著。

“拜託,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你不要報官,要是他們發現這裡的話我們會被驅趕的,我們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唉……真是的。”格列佛的肩膀鬆懈了下來,一邊煩躁的抓著頭。

“算啦!只要這把匕首拿回就行了。”格列佛將匕首收了起來。

“還有,以後千萬別跟誰說我有跟你們接觸過,否則妳們會有大麻煩的,知道嗎?這些就當作封口費。”格列佛說完,將腰間上的錢包解了下來,扔給了吉賽兒。

“等等,這、這麼多?!”吉賽兒驚訝地看著這一袋金幣。

“再多還是會花完的,省著點用啊。”格列佛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接著調頭就走。

看著格列佛走遠,吉賽兒原本緊繃的肩膀漸漸地放鬆了下來,她看著爪中這袋金幣,臉上的表情有些困惑和驚喜,她從沒想到這隻陌生的獅鷲獸會送他們這麼一份大禮。

“……哈!葛羅佛回來看到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定很讚。”

驚愕了許久,吉賽兒才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之後吉賽兒拿了一部份的錢去附近的商店裡買了些的食物,從他們臉上興奮又開心的表情看來,那似乎是他們所擁有過最豐盛的食物,縱使那只是幾塊麵包、黃油和……麵包蟲, Twilight Sparkle 一直忍著胃裡翻騰的感覺,但他們等了又等,直到太陽西下,金色的夕陽壟罩了大地,葛羅佛依然沒有出現。

“他不應該這麼久還沒回來的,即使是他順便繞道去偷些東西也不該這麼久的。”

吉賽兒在屋內來回踱步,就連 Twilight Sparkle 也可以很明顯感受到她心底傳來的不安。

“我們可以先開動嗎?”葛米盯著放在桌上的大餐一邊流口水的問著。

就在這時,一陣倉促的腳步與喘息聲從門外傳來,吉娜和吉羅倉皇的推開門進來,他們兩不久前才跑出去找葛羅佛,現在卻帶著驚慌的表情回來。

“大哥他……大哥他被抓了!”

“什麼?!”吉賽兒驚訝的瞪大了眼,也不管他們是否還喘著氣,驚訝的大聲向他們吼著。

“說清楚點!他怎麼會被抓?!”

“他們說……大哥他在街上偷東西,結果剛好被巡邏的警備隊逮個正著。”吉羅哭喪著臉說著。

“他們、他們還說大哥當時被他們毆打了好久,還被踩在地上……該怎麼辦?”吉娜也哭了起來。

“嗚哇啊啊!大哥會被吊死的……就跟爸爸和媽媽一樣。”葛米也大哭了起來。

“不、不會的。”吉賽兒搖著頭,激動的用顫抖的爪子將桌上那袋金幣給捧了起來。

“這次我們有錢,一、一定能將他贖回來的,一定……”

吉賽兒來到門邊,還不忘回頭向他們說著。

“葛米,現在你是最大的男生,所以不要哭了!這裡先交給你,在我回來前你們不要亂跑,我一定……會把葛羅佛帶回來。”

“嗚嗚……知、知道了。”葛米點了點頭,吸了吸鼻子強忍著眼淚。

“姐姐……”吉娜哭著鼻子的叫道。

“嘿,吉娜,沒事的,答應我看住你哥不要讓他幹些傻事,知道嗎?”吉賽兒伏下身來,故做鎮定的安慰著她說。

“一切都會沒事的。”

畫面再度的模糊了起來, Twilight Sparkle 感覺到一陣呼吸困難,當她倒抽了一口氣後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現實,她抬頭看看時鐘,已經是凌晨兩點,接著又轉頭看見趴在研究桌上睡覺的 Spike ,驚訝的發現他沒有回房去睡而是守候在她身邊,這時她才又發現自己身上蓋了條毯子。

如此貼心的舉動讓 Twilight Sparkle 有些小小的感動,她點亮起角,將身上的毯子裹在了忘記給自己也加件毯子的小龍,正想帶他回房睡覺時候,她瞥見了放在桌上的魔藥。

好奇與求知慾搔撓著 Twilight Sparkle 的心頭,就像書本閱讀到最精彩的部份一樣,捨不得就這麼闔上。

Twilight Sparkle 看了看 Spike ,又看了看桌上的魔藥。

“技術上來說,現在已經是隔天了。” Twilight Sparkle 說服著自己,飄浮起魔藥又喝下了幾口。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