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35

RE:【創作小說】幽靈之街(2/3 更新1-1)

樓主 熊琵玖 so3051e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2


  時間接近中午,艾吉歐騎著馬來到目的地。

  只是一座橋的差距,卻彷彿走進了另一個世界,隨處可見無所事事的市民,以及滿臉倦容的人們。有群男人大聲談論著掛在行刑架上的起司和流著肉湯的水溝,其中一人大聲發誓他親眼看見豬在天上飛,接著舉起酒瓶大口飲下,惹得周遭人們拍手叫好。

  艾吉歐留意著附近是否有適合的落腳點,同時也注意到這條街仍有營業的商家寥寥無幾,其他不是窗口被釘上了木板、就是人去樓空,成了老鼠與灰塵的居所。有能力的人離開,去尋找更好的生活環境,而因為各種原因留在這裡的人們繼續想辦法討生活。

  眼看太陽升到天空最高點,他總算發現一家符合他要求,佔地頗具規模的旅館。他繞著圍牆行走,從幾何圖形裝飾的洞口窺伺內部。庭院種了花草,還有舖設石子的道路,幾名僕役來來去去,彷彿一座與世隔絕的小型莊園。最重要的是,這間旅館備有馬廄。

  門口有警衛駐守,一人手持長矛,另一人的頭上掛有一面繡有羅馬城和波吉亞家族的標幟。這面旗子讓艾吉歐不是很滋味,心想,彷彿羅馬已經屬於他們的財產了。他在警衛戒備的目光下走進庭園,一名瘦小、膚色如炭的男孩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恭敬地將艾吉歐的馬牽到後頭的馬廄。

  自稱老闆娘的女人身材豐腴,她的長袍子看起來質料舒適,她的臉頰、雙手,還有圍裙乾乾淨淨,似乎只負責接待的工作。老闆娘問了艾吉歐許多問題:姓字姓氏、住哪裡、作什麼工作、為什麼來羅馬……

  因為這裡的警備嚴謹,任何人都必須留下身分資料以供檢察。雖然這裡住宿的價錢比其他地方都來得高,但環境品質自然不在話下。艾吉歐不只爽快地付了全額,還多給了些小費,所以他要一份簡單的午餐果腹時,老闆娘的語氣也因此緩和許多。

  「那麼,安德烈先生,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

  「謝謝妳,美麗的夫人。」艾吉歐回以微笑,身體靠著吧檯,稍稍靠近了老闆娘:「對了,妳已經知道,我只是個低調來到羅馬,想投資幾樁生意的小小商人對吧?我並不想引起過多的注意,所以希望妳在有人詢問我的時候幫個小小的忙……」

  有錢的男人──尤其是有點年紀了,艾吉歐依然在年齡層相似的異性中具有一定吸引力,只見老闆娘點頭如搗蒜、連忙稱是。不久,僕役將他的餐點送上時,艾吉歐發現麵包中間還多夾了些乾酪和煙燻火腿。

  吃飽喝足了,艾吉歐走出旅館四處蒐集情報,他試著融進群眾,和鞋匠攀談、和醫生套了點治肩膀痠弄的偏方,又假裝不小心把錢幣扔到地上,害得人潮前後推擠,直到警衛趕來叫囂著要把所有人都吊死。

  他走過大街,也在巷子中穿梭,他不擔心自己會迷路,因為這裡居民都知道那間最豪華,也是唯一不會被警衛「熱心關切」的旅館在哪裡。警衛三三兩兩巡邏著,嚴肅的眼神中滿是疲倦。

  艾吉歐繼續遊蕩,台伯河青綠色的水面映入眼簾,河水緩緩流動著,在陽光下波光粼粼,但味道依然不是很好聞。

  他沿著河畔道路行走,回想起街上的人們曾打趣地告訴他「這年頭最好賺的工作,就是負責打撈河中屍體」。他也從馬基維利口中得到許多和波吉亞家族有關的訊息──關於他們的政治操作,讓政治利益凌駕於道德的做法。

  究竟有多少人為了追求名利、為了教廷的肥缺被波吉亞毒死扔進河中?究竟有多少人民因為長年的戰爭、因為他們的脅迫而失去工作,餓死病死,成了河中魚兒的餌食?

  他聽見了許多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人們的吶喊、他們的願望,他們只是要一個能發揮畢生所學、能夠溫飽養家的工作,一個能不愧對上帝、榮耀祂的人生。還有一些人不屬於這片土地,他們被侵略者決定了人生、強迫離開家鄉,被賣來遙遠的地方填補需求日漸龐大的勞力。

  波吉亞放任自己的親戚和手下,任憑己私在管轄區域內為所欲為,處處打壓他們看不順眼的對象,獎賞那些懂得阿諛奉承、為了討好他們而不擇手段的人。波吉亞的意志與喜好肅然成了超越法律的存在。

  此時太陽從西邊滑落,將一切事物染上溫暖的橘紅光芒。大部分的商家已經歇業,把攤子收得乾乾淨淨,有些則點上蠟燭繼續營業。湧入酒館與妓院的人群變多,想藉著酒精與歡樂氣氛慰勞一整天的辛勞。在街上攬客的妓女們見艾吉歐一身家境餘裕的打扮便主動迎上,她們搔首弄姿、試圖用裸露直白的詞彙勾引出男人心底深層的慾望。 

  艾吉歐當然樂得接受這類邀請,他左擁右抱,懷中的女子笑得像鈴鐺一樣,彷彿又回到了那段年少輕狂的時光,絲毫不在乎他人帶著羨慕與揶揄意味的話語,也不用擔心如此吸引眾人目光會影響任務進行。

  但他餘光一瞥,注意到一個奇特的景象。

  牆邊的陰影之下,出現一個身材纖瘦的人,頭巾包住了整個頭部,僅能從他稚嫩的五官得知是個年輕人,他穿了件又髒又破的灰色長袖,又套了亞麻背心,腳上穿著棕色長靴,同樣棕色的短褲滿是污漬。他不時左顧右盼、走路躡手躡腳,看起來似乎是一名盜賊。

  這裡出現盜賊並不是什麼稀奇事,尤其是在這麼混亂的日子裡,總有一部分人的物質需求遠大於道德需求──總有一部分的人因為社會階級低下,付出的辛勞和報酬不成正比。

  只見那名盜賊躡手躡腳靠近正在巷子口打盹的警衛,他無聲無息,迅速地拿走警衛腳邊的頭盔,接著靈活地蹬上牆,翻上屋頂消失了蹤影。艾吉歐對他的舉動感到驚訝,同時也注意到那名盜賊因為大幅伸展肢體露出的身材──隆起的胸口,以及不同於男性身材的優柔曲線。

  這個盜賊是名女性。

  艾吉歐推開妓女追了上去,因為他想起馬基維利在臨行前描述那名找百眼幫麻煩的女性特徵。

  鮮少有女人會選擇這麼嚴苛又不安全的生活,一般女性在適婚年齡就會出嫁,沒有丈夫的女性多半會住在娘家,或者選擇進入修道院,而對一般中下階級的女性來說,妓院也是選擇之一。

  但一個盜賊?艾吉歐不是質疑她的能力,而是對她的選擇感到好奇,同時,艾吉歐也想知道她為何會主動招惹士兵。或許那名盜賊有同伴、或許她正接受某個人,或者某個團隊的指揮,不僅對抗百眼幫,也在暗地反抗著波吉亞。

  他想起羅莎[註1],想起二十年前在威尼斯那段相遇的過程。

  盜賊在翻過屋頂之後失去了蹤影,艾吉歐試著跟上她的行蹤,他效仿盜賊翻過屋頂,卻因為過份貼身的褲子妨礙大腿的伸展。艾吉歐在心裡抱怨,一面調整動作,他覺得接下來不是褲子被他扯壞,就是雙腿被褲子扯斷。

  成功回到地面的艾吉歐身在一處小空地,腳下鬆軟的泥土早已留下凌亂的腳印。

  這個空間四周都被高大的建築包圍,似乎曾經也是棟房子,但現在只剩下地基以及拱門狀的出入口。他注意到一旁的稻草堆似乎被人翻過,零星稻草渣朝著一條巷子掉落,他把手伸進去探了探,竟摸出那頂剛失去主人的頭盔。除此之外,艾吉歐又搜出一副手甲、兩副脛甲……看來那盜賊並未將這些戰利品拿走,而是將它們藏起來。

  是在預謀什麼嗎?還是單純對士兵開個會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的小玩笑?

  艾吉歐心想,這裡藏了這麼多東西,那盜賊一定會再回來,或許她正在尋找下一個目標,應該不會走太遠。艾吉歐再度攀上屋頂,打算以此處為中心向外搜索。此時太陽已經完全沉入地平線之下,頭頂是一片望無邊際的星海,腳下的街道閃爍著如星辰一般的燈火。

  幸好艾吉歐擁有那特殊的天賦,讓他不僅有辦法在黑暗中辨識出東西。

  他閉上眼,深呼吸,穩定自己的情緒,緩緩將所有感官沿伸出去,捕捉空氣中的一切。他感覺自己的雙腳像是樹木的根,從屋頂一直延伸到地面,感受地面上生物的位置,在那虛無黑暗的眼前構織出一張地圖。

  他感覺到許多人在行走,他們沒有面容、沒有顏色,甚至沒有固定的形體,這些不重要的人士無聲無息,走過的路徑不留痕跡。艾吉歐知道他並不是真的在現場,所以他總是能穿越那些幻影、穿越建築,繼續尋找他必須追尋的目標。他始終搞不清楚為何自己能明確地找出僅有一面之緣的對象,但他就是有辦法。

  直到那宛如陽光般耀眼的金色軌跡映入眼簾,他馬上收起感官,奔向目的地。[註2]

  他憑著微弱模糊的指引移動,小心不驚動屋頂上的哨兵,直到腳下踩著一片穩固的水泥屋頂,那泛著金色光芒的身影就在前方。此處的地形對艾吉歐來說比較有利,因為這表示他不需要額外費神去注意踩在瓦片上發出的聲響。艾吉歐看見那名盜賊坐在擺放於陰暗巷子裡的大木箱上,沉默地一面注視前方明亮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

  艾吉歐看了看周遭的街景,心中猜測這條街上一定住著什麼人物,而且和波吉亞脫不了關係,因為無論是衛兵身上、建築物上,象徵波吉亞的公牛旗幟隨處可見。大量燭光照亮了乾淨的街道,被食物的香氣與人們身上的香水味所包圍,艾吉歐還聽見有人高談闊論,那些人正大聲讚揚切薩雷的侵略行動帶來富裕與榮耀。

  然而在相隔不遠的街道上,有人吃不飽也穿不暖,甚至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艾吉歐靠得更近,在黑暗的掩護下沒有人注意到他,而那名盜賊將注意力全集中在前方,絲毫不覺有人靠近。艾吉歐推測她是想對階梯口的警衛下手,因為現在太陽已經完全落下,黑夜降臨,下一批警衛很快就會前來換班。艾吉歐發現其中一名警衛低頭靠著牆,頻頻呵欠,他相信那名盜賊同樣也注意到了。

   過了一會兒,盜賊突然舉起手。一時之間艾吉歐不明白她的意圖,接著聽見一個聲音從人群中傳出:「有小偷!快來抓小偷!那該死的渾蛋偷了我的錢袋!」

  一個年輕男子放聲大喊,成為街上民眾與警衛的目光焦點,頃刻間一片寂靜,接著交談聲此起彼落。年輕男子不停呼喚警衛,指著街道盡頭,但雙手卻止不住顫抖──事實上根本沒有人偷走他的東西。那充滿膽怯的演技或許能讓人以為他很著急,但這並沒有騙到艾吉歐。

  警衛們低聲嘟囔,一面緩慢移動身體,朝著年輕男子所在的地點走去。這時潛伏在巷中的盜賊開始移動,她走出巷口、拉下頭巾,露出一頭凌亂的金色短髮,輕輕鬆鬆綁起被留下來的頭盔,順手摸走沒被帶走的配劍,揚長而去……


  【未完】

---------------

補充資料:

[註1] 羅莎 (Rosa)

  

  《刺客教條二》登場的女性盜賊,是艾吉歐和好友達文西第一次來到威尼斯時遇到的盜賊,艾吉歐救了被弓箭射傷腿的羅莎,進而接觸到威尼斯的盜賊公會長安東尼奧。


[註2] 「他閉上眼,深呼吸,穩定自己的情緒……」

  艾吉歐使用鷹眼的一大段敘述全部都是我虛構的ヽ(゚∀。)ノ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