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49

RE:【其他】【小說】Fate/ Pandora's Chapter

樓主 CARD b49200270
GP1 BP-
       靈☆魂☆收☆割☆

       各位好,我是CARD。對於Fate/Apocrypha第19話的感想,本人的腦海竟然被如此簡短的想法完全霸佔,看來我的理智大概也和某粉毛一樣,蒸發到月球上去了吧!

       當然,本集的重點絕對不只偽娘的裸體,還請各位相信小弟純真的眼神!隱藏版男主考列斯在意識矇矓之際,從回憶裡的姐姐手中收下象徵繼承之物的幼犬時,淚腺發達的小弟真的差點感動落淚了啊.........
(可惡,明明只是配角,為什麼可以表現得那麼帥啦)

        總而言之,在送上本周的故事之前,請先讓我大聲喊一句────

        Lucifer  is  calling  meeeeeeeeeeeee  !!!!!!




第二日 夜  幕間

簡單地說吧──傑瓦爾‧史提諾斯是位魔術師。

這並不是單純說明他的身分,而是涉及某種更貼近其「本質」的事物。
出身於尚稱顯赫,但仍遠不及一流名門的家系,他卻有著比位居高位的領主們還要深沉的執著。
窮究魔道,渴求根源──那便是這名男人生命的意義。
也就是說,名為傑瓦爾的男子比誰都要更加接近所謂「魔術師」的存在。
對這樣的他來說,在得知三大名門將聯手創造到達根源之渦的路徑──意即製造名為「聖杯」的道具及與其相稱的儀式之時,其內心的雀躍及企盼必然可說是無法言喻。
藉由暗中打通的人脈,他得知了有關戰爭的內幕,同時比任何人都還衷心地期待一切開花結果之日。

時值十九世紀初期──當時尚為一介青年的傑瓦爾,其野心(願望)就這樣在時局混亂的世界中深根。
遺憾的是,歸因於參賽者們各自懷抱的私利,得以窺視根源的真正「勝利者」始終未能出現。
但這並未讓年近遲暮的男子死心。
然而他的堅持並未獲得家族的認同。對那些在不知不覺中形同陌路的血親而言,「將畢生奉獻鑽研家族既有的魔術、以優良的血統流傳後世,同時期許位於遙遠未來的某人能實現眾人的悲願」或許才是所謂務實的作法吧!
沒錯──這便是多數的魔術師們遵襲至今的觀念。
也因此,傑瓦爾對聖杯的憧憬甚至不值一哂。
最後,卸下當家之位的男子帶著家族中將近半數的資產,在無人知曉的某日離開了一生的居所。
以苦心求得的魔術延長肉體的壽命,輾轉遷徙於世界各地的老人在鑽研自身的同時,依然靜靜地期盼著見證自身的宿願獲得實現的那一刻。

然後時間來到西元1994年──
在歷經三次的失敗後,自認已作好充足準備的魔術師們展開了第四次的聖杯戰爭。

在無法壓抑的昂揚感驅使下,傑瓦爾來到了戰場的所在地──名為冬木的某塊遠東土地上。
在那裡,他親自見證了理想的實踐與破滅。

在數日的纏鬥後,聚集五騎靈魂的聖杯終於顯現於殘存的魔術師前。但那早已喪失了傑瓦爾心目中的姿態

從聖杯中流出的不明「汙泥(某種東西)」,化為蔓延的大火吞噬了整座城鎮。

「不可能──那絕對不是我期望的東西……絕對不是!」



自那一刻起,傑瓦爾明白了一件事。
聖杯──他曾經以一生追求的事物,恐怕早已喪失了實現其宿願的可能性。
──然而男子能夠放棄嗎?
──用外道經歷遠勝天命的時光的男子,甘願看著漫長歲月的期望化為烏有嗎?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名為傑瓦爾的男人仍未絕望。

藉由人生中累積而成的交涉技巧,決心採取行動的他主動與製造聖杯的愛因茲貝倫家族接觸。
透過與內部的頻繁交流,傑瓦爾得知了部分的機密──
以「完美的人造人」作為聖杯容器的這個家系,以漫長的歲月及試驗為代價,最終造出了目前所知的聖杯。
然而那早已無關緊要──此刻,傑瓦爾的重心早已不在原先的目標上。
或許正是從這一刻開始的吧──這名對根源懷有非凡執著的老人,作出了人生中最為瘋狂的決定。

那即是──打造出屬於自己的「許願機(聖杯)」。

在那之後,傑瓦爾從愛因茲貝倫的城堡中盜出了一具聖杯的「試作品」,就此從世上消去了自己的蹤影。
一面解析手中的「聖杯」結構,傑瓦爾同時為了實現心中那過於膨脹的理想而奔走於四處。
十年後,冬木的土地上舉行了最後一屆的聖杯戰爭。再十年後,部分魔術師們聯手將舊有的聖杯進行解體。
至此時,傑瓦爾已經完成了大部分的計畫。

他在位於偏遠西方的某座小島上找到合適的靈脈,同時將改造完成的新一代許願機安置於此。
多年後,這尊「聖杯」將吸收足夠的魔力,達成啟動儀式的準備。
屆時,那副衰殘之軀的夢想將再一次獲得實踐的機會吧!
然而,自己恐怕是無法親眼見證那份光景的──傑瓦爾‧史提諾斯有如此的自覺。

到這裡為止,他在世上存續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兩百年,支撐其軀體的魔法也迎來極限。
──說到底,那本來就是從另一家系學來的粗劣仿造,能獲得如此的成果早已超乎預期。
因此,深知自己時日無多的老人必須再完成一件任務──

也就是培養在自己死後,也必然能從戰爭中奪得聖杯的繼承者。

憑藉著長達兩百年的光陰,傑瓦爾對自身的魔術研究也有了重大的突破。
「無形傳承」──那是讓人得以憑藉肉身重現部分英靈能力的秘術。
花費相當於兩段人生的時間,傑瓦爾的成果正是堪稱足以顛覆聖杯戰爭本質的奇蹟。
他將心血匯聚於一段特製的魔術刻印中,同時開始進行移植手術,然而卻在此時再次遭逢挑戰。

或許是作為換取龐大力量的些許代價吧──凝聚老人畢生心血的刻印與每一位受試者都產生了致命的排斥性,迫使他為了替其尋找合適的宿主而再次踏上旅程。
大約一年後,老人來到了中東──至今戰火頻仍之處。
在某個小國中,老人與一名身為孤兒的男孩相遇──也為這趟旅途拉下終幕。

又過了幾年,素來祥和的小島上展開了一場不為人知的爭鬥。
那即是不存於眾多魔術師記憶中的「第六次聖杯戰爭」。
不──或許稱其為一場戰爭並不恰當吧!
當時的聖杯並未完全覺醒,甚至連參加者也幾乎全為不明詳情的島上居民。
歷時僅僅三天的爭鬥,最終在協會及教會雙方都尚未察覺的情況下以全員的覆滅告終,未能作用的聖杯則再次陷入沉眠。
那是傑瓦爾最後的計畫──同時也象徵著一切事前準備的完成。
讓成功移植刻印的接班人記錄了七名英靈的能力,同時確保聖杯的運作能力。
作好萬全籌劃的老人將宿願交付給此刻唯一的親人,於數月後與世長辭。

三年後,聖杯戰爭再次伴隨著復甦的許願機於島上展開。
早已離開人世的魔術師,其跨越時光的執著將由少年繼承,最終由聖杯加以實現──



「但是……即使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老爸的心願依然出現阻礙了啊……」

是啊──不論回想幾次,那都是十分滑稽的結果。

繼承了老人遺願的少年,並非如其預想中的完美無缺。
即使具有堪稱萬中選一的適性,他本人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名具備稀少魔術刻印的普通人。
當他第一次成功駕馭老人的心血時,傑瓦爾便明白自己的計劃有了缺漏。
不知是技術本身的缺陷,還是少年的資質真的過於平庸──「無形傳承」並未發揮出符合預期的成果。
少年手中的力量無法到達神域,最終淪為異於一般魔術的「某種能力」。
這樣的結果確實有些不近人意,然而老人卻未曾將惋惜化為言語,依然將心願交託給了那名不完美的接班人。
在過於漫長的歲月之末,將自己視為唯一至親的少年──老人最終仍然選擇對其寄予了信任。

也因此到離開人世為止,他都未曾發現另一項更加致命的失誤。

三年前的戰爭,確實讓少年具備了足以面對下一場戰事的「武器」。
然而也正是那次經歷,讓他的內心有了不曾對任何人述說的某樣「決心」。
親眼見識聖杯戰爭中的殘酷,最終讓他與摯愛的養父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總之,少年背叛了深愛之人的祈願。
那或許是因為──
「我想…………」

「……我果然還是深愛著這座城鎮吧!」

如此一個自然無比,同時也單純至極的理由。



那確實是一個足以稱之為荒謬的決定──少年十分明瞭,也不打算否定。
即使僅管如此,他也無法放棄幾乎可說是占滿其人生軌跡的小鎮(家鄉),以及曾反覆現於視野內的萬千笑顏。
倘若聖杯持續存在此地,淒烈的廝殺必然會在其魔力盈滿之時反覆出現。
就這點來看,少年打算將其徹底摧毀也是合理的判斷。
──縱使那也象徵著對唯一至親的背叛吧!

但至少在此時──在被寂靜覆蓋的宅邸內──沒有人對他的決定發出輕蔑的嗤笑。

「我明白了…………」
在菲爾的坦白結束後,首先出聲的仍是名為緹娜的少女。
雙手環抱胸前,數度強忍出聲的衝動,以沉默聆聽少年話語的她──將視線轉向駐足一旁的同伴。
她的臉上究竟有著何樣的表情,菲爾及劍兵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注視那副面孔的槍兵最終吐出一絲輕嘆。

「你啊……真是個麻煩的小鬼。雖然我並不討厭就是了。」
面對槍兵的感嘆,菲爾只能以有些複雜的苦笑回應。他接著將視線移向身旁的少女。
不論如何,她都是自己在這場戰爭中最為重要的同伴──菲爾不禁因此對少女此刻的想法產生一絲忐忑。

「我放心了,御主──」
所幸劍兵最終對他露出了微笑,彷彿同樣放下心中重擔的她以明顯注入不少活力的語調說道:
「這樣看來,您的目的確實可以稱得上良善。既然如此,我──法蘭克之王查理曼──願將自身奉獻給您的勝利。」

「等……………」
劍兵意料之外的發言讓菲爾忍不住蹬大雙眼。
同感驚訝的也包含位於木桌另一側的緹娜與槍兵,。對於從劍兵口中浮現的那個名字,兩人的雙眼透露出清楚的動搖。
而身為當事人的少女似乎遲了一拍才掌握現況,冷汗不自覺地從銀色髮絲的間隙中流過她的臉頰。
下一秒,宛如要打破原有的肅靜般,衝擊般的事實讓三人的大叫不約而同地迴盪在鴉雀無聲的宅邸內側。



──同一時間

SILVER  STAR──在這間夾處於狹小巷弄內側的不起眼店舖內,作為店長的青年亞伯特‧萊因‧謝爾獨自坐在店內一隅的靠窗坐位上。
在早已打烊的此刻,由昏黃燈光所照耀的店鋪內裡所當然地只有他一個人。
一面啜飲自己調配的飲料,青年漫不經心地點算散布於桌上的零錢及紙鈔。
像這樣獨自一人清點每日的營收貌似已成為他的日常任務,至少在今日依舊是如此。

結算完畢後,亞伯特乾脆地一口氣喝光瓶內剩餘的液體,同時將視線移往窗外。
無聲的夜幕清柔地覆蓋著整座島嶼,然而不遠處那抹絢爛的霓虹卻彷彿要表達否定似地恣意閃爍著。
想當然爾,從這裡望不見應該正在數十里外的未開發區域中盡情閃爍的滿天星斗。
畢竟這裡是聖艾倫尼西亞這座小島上最為繁華的區域,亞伯特認為這也是必然的結果。
然而,位於他背後的聲音卻彷彿對此感到惋惜般,吐露出蘊含感嘆的話語。

「從這裡看不見星星呢……真是遺憾。明明只過了一個世紀,所謂的都市文明就發展到了這種程度嗎?」
正如前述所言,這間店鋪內除了亞伯特外應當別無他人。
然而此刻,嬌美的女性嗓音毫無疑問地在稱不上寬廣的店內響起。

「我倒是覺得還能看見月亮便已經足夠了啦……」
在以自己的感想回應對方話語的同時,亞伯特轉頭望像聲音的來源。
原先空無一人的角落,不知何時佇立著一名女性的身影。
從年紀來看約莫是二十歲左右,讓一頭褐色長髮披散在雙肩的女性對亞伯特恭敬地鞠躬。

「我回來了,御主。」
她的身上穿著東方色彩濃厚的暴露舞者服裝,搭配宛如雕塑般凹凸有致的肉體,一舉一動都散發出莫名冶豔的氣息。
如果是一般的男性,在看見眼前這名年輕女子的同時還能維持冷靜的人恐怕是屈指可數吧!她給人的氛圍就是如此充滿香豔的魅力。

「辛苦妳了──想喝些什麼嗎,刺客(Assassin)?」
亞伯特一面走向尚未收拾的吧檯,同時轉身詢問剛結束偵查的使役者。
不料女性原先駐足的地點上已經不見任何人影。下一刻,某種柔軟的東西貼上了青年的胸膛。

「喂………………………!」
心臟劇烈跳動的亞伯特慌忙轉頭,結果視野便馬上被刻意鼓起雙頰的刺客臉龐所占據。
「未免對你的從者太過冷淡了吧!『我的』主人。」
那張面孔依然殘留著些許屬於少女的清純及稚氣,但也因此讓女子以撒嬌般語氣說出的話語更加富有誘惑力。

「……我猜一般的從者應該不會對御主作出這種事吧!別再開我玩笑了。」
強行壓下心中湧出的衝動後,亞伯特盡可能以柔和的力道將近在咫尺的女子推開,同時快步走向吧檯後方。

「唉呀!抱歉抱歉──只是稍微捉弄你一下而已,我的御主還真是可愛呢!」
耳邊傳來使役者伴隨著輕笑的發言,讓亞伯特的雙頰不自覺地漲紅。
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他一把抓起手邊的材料,迅速地調配起搭檔的慰勞品。



作為「SILVER STAR」店面的二層樓房,是三年前的亞伯特在剛踏上聖艾倫尼西亞這座島嶼不久後以意料外的低價購得的。
由於前屋主的意外猝死,讓當時的他幸運地能以僅剩的資本取得這間小店。
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名為亞伯特的青年開始以「SILVERSTAR」的店長身分紮根於這座偶然相遇的小島。

儘管本人毫無自覺──但若從知悉一切的旁觀者視角來看,這或許也可稱之為某種「宿命(Fate)」。



且將時間拉回現在──
三日前,當他久違地整理儲貨空間時,意外在長期被倉儲貨品及灰塵掩埋的地面上發現一組由詭譎線條勾勒而出的圖形。
伴隨著宛如魔法陣般的那玩意現身的,還有貌似由前屋主所留下的陳舊記事本。
在數頁泛黃的紙張上,記敍著幾段宛如咒文的文字。
亞伯特並非是一個對超自然的神秘有著熱衷興趣的人。也因此那時的他純粹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態執行儀式。
但又有誰想得到呢──打從那一刻起,這名青年便正式獲得聖杯的認可,將自身的命運跩入混沌的深淵之中。

將思緒從回憶中抽離的青年端起調配好的成品,將之遞給挑選了吧檯前方某個位置坐下的使役者。
耳中可以聽見「謝謝」這樣簡短的道謝。亞伯特並未選擇在女子的身旁坐下,而是轉身回到吧檯後方。
在收拾有些散亂的工作用具的同時,他稍微在腦中將最近的遭遇做了簡略的整理。

──首先,女子的真名為「    」。
她的身份在歐洲地區算是小有名氣,亞伯特過去也曾讀過部分有關的事蹟。
然而要是這名英靈真如傳聞所說,是個宛如翻弄人心的魔女那樣的存在,眼下的自己可就不得不對這位「搭檔」多加提防了。
然而奇怪的是,除了偶爾會出現過於刺激的玩笑以外,他並不認為需要對這名女子設下過多的防備。

一面在腦中回憶相遇以來的互動,青年抬起頭,透過窗戶跳望這座漸漸熟悉的島嶼。

──依照以刺客為名的女性所言,這座城市已經被捲進了某種常人難以想像的儀式之中。
──她甚至指出一但情況失控,情況很有可能演變成死傷無數的慘劇。

坦白說,亞伯特並不太願意相信這種宛如拙劣謊言的警告。
但他也很清楚,現在的自己大概早已喪失了否定的權利。
畢竟在一時興起之中,自己確實召喚出了「什麼東西」。
至少,那肯定不是常人能理解的存在。

亞伯特不禁回想起前天的夜晚──意即在召喚出刺客後的隔夜──
當時,他確實從自己在這場儀式中的出道戰裡死裡逃生。
那時的景象,現在回想起來仍令他感受到難以言喻的恐懼與顫慄。

彷彿將黑夜本身凝聚而成的異形猛獸,飛濺於漆黑巷弄內的鮮血──以及駐足於一旁,面露微笑的「某種存在」。

亞伯特深信,這已經超脫「對方是不是刺客口中曾提到的魔術師」這樣的問題了──那時對自己面泛笑顏的「那東西」,絕對是遠勝過「非人」這個詞彙所能形容的異質之物。
回想起來,若非對方根本沒有痛下殺手的打算,自己現在根本不可能安然無事地站在這裡。

──感覺好像被捲進什麼不得了的事了呢!
正是在那時,亞伯特第一次對自己的處境有了明確的認知。
也因此直到現在,襲擊自己的某種東西在離去前留下的話語仍深深撼動著他的內心深處:

「總之,你應該了解自己的狀況了吧!那麼就請你好好加油吧──不然的話,想必我們雙方都會很困擾的喔───」

就結論而言,即使無法理解眼前的一連串異象,名為亞伯特‧萊因‧謝爾的青年並不想坐等死亡。
將最後的工具丟進抽屜後,青年將視線移向面帶微笑並注視此處的使役者。

──對了,一定也是那個時候。
在名為刺客的女性英靈,以泫然欲泣的表情緊緊擁抱著險些喪命的御主,同時從口中說出那份「願望」的夜晚──

這名青年的將來就已被確定──

不論是今後的動向、心願,抑或命運(Fate)。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407 筆精華,09/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