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34

RE:【其他】【小說】Fate/ Pandora's Chapter

樓主 CARD b49200270
GP3 BP-
       各位好,這裡是對難得的連假感到滿心期待的CARD。
  
       不知各位的假期是否早有規劃呢?無論如何,還請讓我在此祝福各位能有一段愉快的休假時光。另外,這次的故事將把鏡頭聚焦於其他的主從身上,希望本次的更新能讓各位滿意


第一日 夜2
聖艾倫尼西亞 史提諾斯邸

牆上的掛鐘響起了晚間十時的報時聲,距離先前的激鬥已過了一個時辰。
在九死一生的召喚後,菲爾帶著劍兵回到屋內。
讓對方在客廳的沙發上稍作休息後,他便著手修補屋外的結界,同時檢查遍布於屋內各處的防衛術式。
儘管明知自身的造詣並不足以對這些養父所遺留的魔術裝置產生多大的影響,菲爾仍舊無法壓抑內心的衝動。

或許是想讓內心擁有安心感吧──在過程中他不禁產生如此的想法。

結束超過一個小時的任務後,此刻他重新回到正門所在的客廳。
視野中,可以看見劍兵正目不轉睛地盯著液晶電視上播映的影像。
察覺御主歸來的她立刻起身向菲爾行禮。
──受召喚的英靈會由聖杯賦予其現世必要的知識,然而親眼見識不存在於生前年代的科技後,果然還是會勾起他們的好奇心吧!
在內心莞爾一笑的菲爾一面示意對方無須拘謹,同時走向連接客廳的廚房。

在簡單的手續後,菲爾端著兩份微波食品回到客廳。
「請問……這是要給我的嗎,御主?
對著呈至眼前的食物,銀髮少女微微偏頭。

「是啊!經過剛才的戰鬥,妳的魔力應該消耗得十分劇烈吧!」
即使對英靈而言,進食絕非必要;然而在魔力供給不足的場合,這也不失為一個替代方案。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如此說著的騎士開始品嘗起眼前的晚餐,同時因未曾體會的味道而稍微睜大雙眼。
趁著這段空檔,菲爾從廚房中端出兩杯甫經沖泡的茶飲。
稍微啜飲一口後,劍兵抬起頭問道:

「請問這是……?
「是混合茶葉和奶茶的飲料,在你們的年代應該是十分少見的東西吧!」

菲爾在回答問題的同時也開始解決桌上簡單的晚餐。
「確實,是相當新奇的體驗。」
劍兵不自禁地將手中的綠色液體一飲而盡,看來她十分中意這個味道。

「對了──從這間房子來看,御主您是此地的魔術師名門嗎?
環視四周的少女如此提問,菲爾則以搖頭表示否定。

「這是老爸──我的養父──為了聖杯戰爭而在這裡建造的工房。雖然他確實從家族的資產中拿到不少錢,但我想應該算不上特別有名氣的人吧!」
回答完對方的疑惑,這次換成菲爾主動提問。
──雖然對於少女與史實中的大帝形象不符一事感到好奇,然而眼下有著更需要解決的問題。

「現在的我沒辦法看到你的能力值,你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嗎?

這便是問題所在。
對聖杯戰爭的參賽者而言,透過與從者的聯繫,他們能獲知自己的使役者在多項參數上的程度。
然而現在的菲爾卻無法得知眼前這名少女除了自動報上的真名外的一切資訊。
對御主來說,明白從者的強項與弱點對戰略的制定有著重大的影響。這也是暴露各項數值外,多數的從者還會主動對御主表示真名的原因。
因此,他判斷這是首先要釐清的謎團。
對於這點,劍兵首次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並應答:

「這是我的固有技能……如果御主介意的話……」

搖了搖頭,菲爾打斷了欲言又止的從者。
「沒關係,如果妳認為現在還不適合公布的話,就等到適當的時機再讓我知道吧!」
「反正是查理曼嘛!與戰鬥相關的參數應該不需擔心才對!」

對御主以爽朗笑容說出的話語,劍兵的臉上掠過一絲驚訝的神色。

「好的,承蒙您的好意!還有其他需要吩咐的事嗎?
「妳先去休息吧!戰術之類的部分,明天我會再和妳討論的。」

──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如此說完的騎士化為不可視的靈體,消失於少年面前。
菲爾則轉身收拾桌上殘留的杯碗,同時在心中默想方才的問答。
此刻的他希望能做出信任從者的選擇──縱使是終有一日必須坦承之事。
走入廚房的他在口中喃喃低語:

「查理曼……………是嗎………」

此刻的菲爾與劍兵尚不明瞭──
在不久之後,異於先前戰場的某地將掀起另一場戰事。



聖艾倫尼西亞 港口都市

作為島上經濟的核心地帶,港口外緣的都市即便是在明日將至的此刻仍舊燈火通明。
從高處俯視,可以看見下方的街道上有著深夜未眠的人們來回走動。
然而即便是有不夜城之稱的現代都會,也會有著入夜後便杳無人跡的區域存在──
──在白日作為辦公大樓之用的摩天大廈頂層即為最佳的例子。

緹娜‧多拉貢‧蕾蒂西亞一邊感受著高處特有的強勁晚風,一邊掃視空蕩的周邊區域。
在她的耳畔,一道清朗的男聲以佩服的語調說道:

「原來如此,在這裡就不必擔心被人察覺了吧……看來對方也有事先做過功課喔……」

帶著輕浮微笑,做出如此評論的是一名有著及肩白髮的高瘦青年。
他的上身穿著隨意但不失簡潔的白衫,外面甚至披上了一件無袖背心。至於包覆其下身的則是黑色的緊腰長褲。
這很明顯是時下年輕人會選擇的休閒穿著,然而男子的右手上卻握著與這身打扮扞格不入的某樣物品。

那是幾乎與他齊高的長槍,綴有紋飾的握柄與槍身之間還有著鮮紅的流蘇作裝點。

那必然是與常人生活脫節的物品──在科技發達的現在,這類只存於電影或小說中的冷兵器大概只有在博物館中才能一睹其姿。
然而男子卻對自己與長槍所構成的不協調感視若無睹,甚至流利地將其揮舞於手中。

這也難怪──畢竟那本來就是在他的年代中隨處可見的玩意。

「喂,槍兵!就你看來,與對方作戰的勝率有多少?

職階為槍兵(Lancer)的使役者──這便是男子具備的身分。
他是昨日於緹娜的召喚中所現界,而那時的她並未準備任何聖遺物。
在這種情況下,聖杯會自動為召喚者準備相性適切的從者。一般來說,只有在想提高召喚某位強力英靈的情況下,才會使用與其具備關聯的聖遺物。
不過這名男子的行徑遠超過緹娜的預期。

不知為何迅速融入現代社會的他馬上要求準備一套適當的服裝,同時上街偵查之餘還對咖啡廳內的各式小說文庫愛不釋手。
不過,這並非最讓她感到挫折之事──

當她開始對此次的聖杯機能產生質疑,同時詢問起對方回應招喚的理由時,男子以十分爽朗的笑容如此回應:

「這個嘛……因為好久沒看到召喚者是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所以就爽快回應啦!」
以理所當然的語氣,男子毫不猶豫地如此答道。

「………………………」
總而言之,對現在的緹娜而言,她似乎也只能接受這個結果。
隨後兩人在今日的勘查之中赫然發覺遭受跟蹤,不動聲色地在對方的引導下來到的就是這座無人的大樓屋頂。
此刻,兩人的視線集中在眼前的跟蹤者上──

那是一名身材嬌小的少女──將臉部以下的部分藏於破爛斗篷的她,手中握著一把鮮紅色的大型彎刀。
白髮下方的眼瞳中流露出明顯的敵意。同時在月光的反照下,可以看見她的臉龐中央有著明顯可見的傷疤。

「槍兵及其御主……沒錯吧!」
打破雙方間對峙氛圍的,是由少女主動挑起的提問。

「沒錯──那妳又是什麼人呢?看那身打扮,八成是刺客或騎兵一類的吧!」
男子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然而他的目光卻從未有片刻離開眼前的少女。
對方並無回應──在確定彼此身分的此刻,對話確實顯得多餘。

強烈的晚風颳過二人中間的空地──
這即是,為此場戰爭中第二波戰事揭開序幕的號角。

當揚起塵埃的風勢止歇之刻──
首先發動攻勢的是白髮少女──僅憑一刻的蹬步,她便化為筆直衝刺的流星並向槍兵突進。
而早已擺好迎敵架式的對方則是輕鬆地揮動手中的長槍,藉此化解了第一波的攻擊。

不過這自然也在少女的預料之內。
被長槍挑往空中的她順勢翻轉身體,改以雙手握持的彎刀伴隨奮力的揮擊落下。
面對來自上方的扣擊,槍兵同樣以雙手握住槍桿的兩端,以橫擺的槍身迎擊對方劃出弧線的斬擊。
憑藉著以馬步穩定下盤的重心,男子在雙手中灌注力道,就這樣蠻橫地將少女連同其攻擊一併向後方推回。

飛往半空的嬌小身姿並未因此失去平衡,只見她在轉了一圈後便順利落地。
然而在少女的兩腳落地之時,轉採攻勢的槍兵便以衝刺跨過兩人間的距離,同時對她刺出手中的長槍。

「好快────!」
這記在速度上不同先前的凌厲突刺讓她始終淡漠的臉龐首次染上驚訝之色。

面對直逼胸口的兇器,她憑藉著生前在戰鬥中所鍛練的反射神經,在命中的前一刻彎身避開。
緊接著,少女從下方向男子毫無防備的肉體揮出彎刀──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劃出流暢軌跡的刀身卻遭受意外的阻力而減速,最終僅能在對方的腹部上稍微留下一道淺傷。

──這是……風阻?
少女立刻理解了槍兵突然加速的真相。
在對方向後迴避的身軀上,纏繞著以異常密度流動的大氣。

──這是寶具的能力,還是來自御主的魔術?
正當她的內心浮現如此疑惑時,槍兵的吶喊打斷了他的思緒。
「接下來該妳表現啦,大小姐!」

比起緹娜的回應還要更快讓少女察覺異變的,是周遭劇烈上升的氣溫。
在抬起頭的她前方,熾烈的火焰集結為球形的砲彈向她襲來──

「──────!」
若是尋常魔術師放出的火焰並不構成威脅──少女甚至有自信能以連寶具也算不上的彎刀將其斬裂。
然而此刻的烈火卻蘊含遠超想像的高熱及魔力,迫使她為了閃避而向旁一躍。
──下一刻,高舉長槍的男子身影便占據了她的視野。

「抱歉啦!小姑娘」
正當槍兵做好揮下致命一擊的準備時,一道不協調的聲響撼動了他的耳膜。

槍兵憑著直覺扭轉身軀,在他理解到那是槍響的同時,一顆子彈伴隨令他的臉孔微微抽搐的疼痛擦過腰際。
在往後退了幾步的槍兵及屏息的緹娜前方,一道人影從眾人視野死角的陰影中現身。

那是與先前交戰的對手形成強烈對比的高挑女性。
對方身上穿著豪邁地敞開胸前的深紅大衣,披垂至腰的波浪長髮則在月光的照射下散發耀眼的金色光輝。
在她的手中,握著先前造成創傷的武器──與主人等高的巨型舊式火銃。

「…………第二騎從者?」
槍兵的後方傳來緹娜難以置信的語調,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兩人內心的緊張感猛然提高。

「唉呀!情不自禁地就出手幫忙了,真是抱歉啊!」
方才現身的從者露出有些歉意的笑容,同時在白髮少女的身旁駐足。

「你是槍兵是吧……你的御主可真是厲害呀!我原本一直在找機會狙殺的,但圍繞在她身旁的風壁連我的子彈也難以突破呢!」
面對對方真摯的稱讚,槍兵也恢復以往的微笑回應:

「好說好說……在大小姐發動攻擊的那一刻應該就有機會得手了吧!居然選擇先營救自己的盟友,莫非妳是個很重道義的人?」
「這個嘛……你說呢?」

簡短地交換幾句對話後,肅殺之氣再次籠罩現場的眾人。
戰鬥仍未結束,即便出現新的參戰者,此刻架好武器的三人依舊是在戰場上互取彼此性命的戰士。

「你打算怎麼辦呢,大哥?現在的狀況明顯不是傾向你那方喔!」
面對金髮少女以微笑拋出的威脅,槍兵依舊不改臉上的微笑──縱使那雙眼瞳中的笑意早已蕩然無存。

「抱歉啦!大小姐……接下來請保護好妳自己吧!」
伴隨這句高喊,揮舞愛槍的槍兵再次發動攻勢。

與之交戰的是白髮少女的彎刀,然而現在的威脅可不只如此。
金髮少女的子彈以些微之差掠過他的身軀,這一瞬的空檔給了彷彿更為勇猛的刀鋒取勝的機會。
眼見乘勢的刀尖逼近眼前,連忙舉槍防禦的男子臉上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然而,更讓他訝異的是來自後方的暗襲。
原先應該就此退場的子彈竟再次向他的右腦勺進逼──以眼角捕捉到彈道的槍兵向左後方飛退,終以毫釐之差閃過直取性命的兇彈。

那應當是被稱為「跳彈」的高超技法吧──打算拉開彼此距離的男子在心中推論。
恐怕對方是利用事先計算完畢的軌道,讓擊中牆壁的子彈反彈,藉此成就這次的突襲。
即便為英靈之身,那也確實是相當令人讚嘆的技巧──可惜現在的槍兵並沒有為少女喝采的餘裕。

彷彿不願給他喘息的空間,箭步向前的嬌小身影再次揮出手中的彎刀。
以長槍撥開突擊的刀身後,第二波的子彈隨之而來。

那柄應當通行於十八世紀的火槍貌似沒有連射功能,然而兩名少女間的合作正彌補了此項缺陷。

交錯襲來的子彈與斬擊中沒有一絲空檔,面對密集的攻勢,槍兵很快便顯露疲態。
即便戰爭中的同盟並非罕見,然而兩人合作無間的默契實在讓人難以相信是在戰事方起的現在能夠磨合而成。

說到底,再緊密的合作也只是一時之計。
同為聖杯的追求者,在解決共同敵人後再次廝殺也是既定的結果。
在這樣的條件下,眼前的兩人只能說是異常到令人匪夷所思。

此時,再次進逼的彎刀切進了長槍的死角,判斷無法回擊的槍兵索性一腳踢開少女纖細的軀體。
下一刻,沉重的衝擊正中他的腹部──發出些微呻吟的男子向後方飛出,在地上滾了兩圈後才得以起身。

映入眼簾的是不知何時來到前線的金髮從者,剛才的衝擊應該就是來自於那柄巨大火槍的銃管了吧!
可以察覺後方響起御主焦慮的呼喊,令槍兵忍不住為現今的情勢嘆氣。
單憑他的武技,再繼續戰鬥下去恐怕也沒有勝算。
最重要的一點是──他不能再繼續將御主置於如此危迫的險境中。
不論是多強悍的英靈,一旦失去來自御主的供給,片刻後便會因魔力枯竭而消滅。

雖然部分英靈有著「單獨行動」的技能,能在這種狀況下持續於現世逗留最多兩日的時間,當然也有趁這段期間重新與他人締結契約的可能。
──可惜的是槍兵既不願,也無法做出這種選擇。

「雖然不知道你是哪裡的英靈,不過居然被兩個女孩壓制,你做為戰士的名號可是會哭的喔!」
耳中可以聽見來自金髮少女的挑釁,將其忽視的槍兵以警戒的步伐移動至御主的身旁,同時以只有兩人能聽見的音量開口:

「大小姐,再打下去也贏不了啊……我們還是撤退吧!」
「……嗯。」
從背後響起的簡短回應中有著明顯可聞的不甘,然而做為御主的少女應該也很清楚現在的態勢有多不利吧!

「好……那我數到三後便開始撤退喔!」
槍兵重新架起武器──面露無畏微笑的他望向始終沒有鬆懈的敵軍,同時低聲倒數──
可以看見火槍的銃口筆直地對準此處,手握彎刀的白髮少女也做好了突刺的準備……

──三!
在宣布倒數結束的那一剎那,槍兵以全員都清楚可聞的的音量高喊──

「動手!魔法師(Caster)──」
「────!」

在心中暗叫不妙的少女們連忙回首──對於自己忽略了敵方也擁有同盟者的可能性一事,她們在心中狠狠咒罵。
然而,兩人的後方卻空無一物。

與此同時,槍兵一把抱起愣了半晌的御主,隨即向大樓的邊緣衝刺。
或許是沒料到看似戰士的槍兵竟會使用如此低級的玩笑吧──遲了片刻才驚覺上當的兩人連忙轉變視線。
於此同時,他們的視野正好捕捉到從大樓邊緣一躍而下的男子身影。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視懷中御主的悲鳴,槍兵在大樓間跳躍,試圖藉由夜色掩飾二人的身影。
這時,他以突然想起某件要事的語氣向驚魂未定的御主開口:

「對了,大小姐……防禦追擊的工作就交給你囉──畢竟那個槍手的技巧實在厲害,我想她暫時還能狙擊我們吧!」

耳聞此語的瞬間,緹娜慌忙向後方看去──簡直就像呼應槍兵的話語一般,劃破夜空的子彈以高速侵入了少女的視野。
眼眶含淚的她在內心發出今日最大的怒吼,同時以風壁防禦起了持續片刻的追擊。



確認再也無法捕捉到兩人的身影後,金髮少女放下了手中的火銃。
「抱歉哪……好像還是被他們逃了耶……」
面對同伴的道歉,坐在地上喘息的白髮少女立即搖了搖頭,同時以帶有歉意的微小音量開口:

「這不是安的錯!是我太沒用,才會導致計畫失敗……對不起。」
「怎麼會呢!瑪莉今天也表現得很好喲!」

被稱作安的金髮少女一面哈哈大笑,同時伸手將夥伴一把拉起。
「好啦……我們也該回去了吧!畢竟不能讓御主等太久呀!」

同一時刻,在市區的暗巷內,脫離險境的緹娜和槍兵正緩和著仍劇烈跳動的心搏。
不待御主開口,槍兵便帶著笑容搶先發言:
「剛剛真是好險哪……果然我還是不擅長這些拳腳功夫──嗚喔!」

最後的呻吟來自於深陷其腹部的嬌小拳頭。
「真是的!因為你說過不要擔心,我還以為你很強呢……這下根本是一面倒嘛!」

面對少女那張參雜一絲無奈的怒容,手按腹部的槍兵只能以乾笑回應。

「說起來,你也差不多該告訴我真名了吧──在不知道從者身分的情況下,是很難擬定戰略的耶!」
「這個嘛……我說過了吧!時候到了就會告訴妳的。」

──  反正現在也沒別的選擇嘛!一起加油吧!
面對青年那完全缺乏責任感的發言,緹娜發出了兩日來不知第幾次的嘆息。
即便有滿腹牢騷,但現在的她只覺得無力與疲憊。

轉換心情,她向青年發問:
「說起來……對於那兩名從者,你有什麼頭緒嗎?」
「嗯……雖然對能力還不太清楚,但應該是能推測出真名的程度了吧!」

換上自信笑容的槍兵得意地回答,而緹娜則以有些訝異的態度將雙手盤繞胸前,回憶起方才的戰鬥。

──擁有異常的協調能力,手持彎刀和火銃的兩名少女嗎……
在歷史上,符合這些條件的人選確實不多。

在心中大致推敲出答案的她再次抬起頭,同時招呼身旁的戰友。
「今天就到此為止!回根據地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是真的累了呢!」

槍兵以一貫的笑容表達同意,達成共識的兩人接著轉身消失於漆黑籠罩的暗巷。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407 筆精華,09/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