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263

【心得】《霹靂玄蒙紀》第七章 觀後感

樓主 EvaLim EvaLim
GP62 BP-

在第七章釋出前,霹靂官方臉書貼出了當集的預告圖。
先說,個人覺得這幾年霹靂在社群媒體上的預告圖都設計得很美又有意境。當我看到圖,腦袋第一時間想到由朱賽貝・托納多雷導演的作品——《寂寞拍賣師》當中幾個片段。


除了畫面的設計,我連帶也回憶起電影劇情。
電影男主是一流的藝術品拍賣師,而且他本身也是精於鑑定的蒐藏家。長年來,除了工作外的時間,男主很少跟人交流。他少數的興趣之一,就是獨自在其蒐藏眾多女子畫像的房間內欣賞畫作。
詳細故事推薦大家去觀賞電影。這位導演很擅長講述特別之愛與關係,諸如《新天堂樂園》、《海上鋼琴師》都是。最近還有一部他執導的紀錄片《配樂大師顏尼歐》正要上映。

在電影劇情呈現中,我自己延伸看到關於「信念 / 虛實 / 詮釋」的探討。人類對於真偽的認定,並不全那麼客觀或來自物理層面得證。更多時候,僅只是源自人一廂情願的信念。而這份信念可能帶來絕望,也可能讓人保持一份希望。
這同時也涉及我們對所感知到的資訊如何進行詮釋。人類可能有認知範疇上之狹隘偏執,或因資訊掌握不全而做出錯誤判讀。我想這整個有缺憾、不足的認知過程,就是屬於「人」的特質。

如此故事中,因為缺憾造就的種種處境與感受,大概是目前AI創造不出來的。《玄蒙紀》看到第七章心裡有蠻接近這樣的感觸。

我個人很敬佩從編劇到團隊願意構思這樣的故事——不過度說教,也沒有強烈模版化的人物或英雄,主要都是身負命運之重的人們。有些對戲劇的期望,我放到文末再補充。


雲家悲劇——帶著現實感的悶痛


這幾集劇情中,紫雲劍庭家的悲劇對每位成員身心,都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
在看這集時,想起以前讀過的一本書《童年情感忽視: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卻又難以承受?》此書是「童年情感忽視」(CEN)議題的心理經典。作者鍾妮斯‧韋伯(Jonice Webb)是位臨床心理學博士,其在臨床治療與研究上都有相當優異的表現。


這本書當中描述在你我身邊,可能有部分人乍看之下很正常,甚至在許多方面都很傑出。但他們與人相處或面對生命困境時,內在可能會時常感到空虛、對人際關係有疏離感、自我苛責、反依賴等情況。

韋伯博士將這些看起來很發散,不太有明顯因果關係的行為徵兆,用名為「童年情感忽視(CEN)」的線索串聯。作者深究這些情緒與反應背後,其實是源於很多在乍看幸福或沒問題的家庭背後,有著如同全家福照片的留空背景——某些沒有發生、當事人不記得,卻又影響他們一生的事件。

她表示,世上沒有完美的父母,也無完美童年。父母「愛孩子」和「感受孩子」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對孩子在物質條件上照顧周全的爸媽,也可能有忽視孩子情感需求的行為。若程度嚴重一點,便會使孩子留下情感真空的後遺症。



在上闋的回憶中,原本他有很溫暖且充滿愛的家庭。但某天起,母親突然離開,隨後父親帶回義弟忘然,並將大多心力都放在他身上。當少年上闋去斬殺慾獸因此受傷回家時,看到專心照顧忘然的雲爸。
可想像,依照雲上闋個性,他一定是在外逞強。但他回家後卻沒有感受到關照。當下他心理的痛,應該是大於生理之痛。

然而,這並非雲廣陵有意虐待或忽視他。而是因雲爸各方面的心力不足,導致他對上闋的情感疏於交流。這就是韋伯博士提到「沒發生卻有影響」的情況之一。
依照目前劇情有呈現的片段來看。當時雲廣陵如果看到上闋受傷,一定不會放著不管。但長年情感愛護缺乏的累積下,上闋可能選擇解讀為「父親『只』會照顧忘然,忽視自己」,然後就選擇退開、隱忍並生氣。

「為何不好好溝通、講清楚?」這大概會是很多觀眾的心聲。
但劇中人、局中人,如何能有觀眾的客觀從容呢?對於本身狀況、情緒、反應等方面之「自我覺察」,需要相對更穩定健康的心理狀態。這也是部分人需要心理治療的緣故。他們本身無能為力,需依靠專業人士協助。

在戲劇編寫層面,我覺得編劇們也下了很大的工夫在劇情、對白,甚至還有可推敲的留白處,留下了連貫通順的鋪陳。

寰界內脆弱且暫時的平和、眾人對慾獸之恐懼等社會性條件,讓雲廣陵必須隱藏部分事情。他曾是一位好父親,但在家庭巨變後,面對孩子卻在情感關照上失衡。觀眾看到他身為「父親」的無力、不周全,然而他也是一位痛失愛妻的「丈夫」。

《童年情感忽視》書中有列舉出幾種情感失能的父母類型,其中之一為「活在憂傷裡的單親父母:因離婚或喪偶的情緒風暴,而無力關注孩子的情感需求。」人一生當中要擔負的角色很多。但我覺得人間悲哀事之一就是你想做,卻發現無能為力。就好比對一位憂鬱症患者而言,有時要他從床上爬起來都很困難。但他其實也不願如此。

除了雲廣陵本身無力之哀傷,上闋本身過度勉強自己大概也是造成悲劇的原因之一。
從一些小片段,例如雲廣陵訝異上闋竟然相信私生子傳言,亦或最後發現大兒子的恨意如此強烈。這些片段若連結到上闋的過分早熟我認為就可合理解釋。
長年來,當雲上闋越是想表現好,並對外彰顯他能成熟的自我照顧,雲廣陵也就在有限的時間跟心力中,優先關注忘然,處理小兒子可能變慾獸的隱憂。如此形成惡性循環。

上闋選擇反依賴、隱藏情緒、追求成就。在極為成熟的外表下,內心卻是小孩。除了侯侯有時關照外,他大都處於一種封閉狀態。我想,要一個內外矛盾,內心又日漸荒蕪的人,正視自己的失落感與對愛的渴望,從而去溝通實在不容易。那一刀卻斬斷了通往修補的可能。

從中,觀眾可以看到映殊絡對雲家父子的重要性。想必他曾經帶來的關愛與溫暖一定很巨大。明明這父子三人,都渴望著親人之愛,卻在每一步的細微上漸行漸遠。

如此劇情會讓人很不痛快,但這悶痛卻無比真實。



正式入局的談無慾


本週談無慾跟無疆侯的戲份,仍然塑造的很精彩。兩人不論是情感或劇情邏輯都有很好的呈現。

在兩人搶救下,重傷的雲廣陵勉力維持最後一口氣。他將自己的密室圖交給談無慾。
談談拱手作揖表示:「我明白了。多謝庭主心意。談某⋯⋯」話還未說完,他一聲嘆息,不忍直視瀕死的雲廣陵。

我很喜歡談無慾此時的表現。他機敏察覺雲廣陵囑託的懇切,並在直接答應時表現出慎重與敬意。但在理性之外,掩蓋不住而流露的是他感性之不忍與悲憫。因為有了前面的理性,所以他還是那有統轄文武半邊天能為的智者談無慾。但那份透出的感性,卻真正點亮了他。也加強了他加入北方譜命寰界之局的合理性。

早先第五章劇情中,談無慾跟雲廣陵之間互相釋出部分善意的那場文戲。除了談無慾提醒「一點疑心火,可焚久年情」的鋪陳。當下他們兩人透過雙方對侯侯的信任,產生初步連結。

而今,甫遭多年好友設局,又被親生兒子捅刀的雲廣陵。竟將重大秘密託付給重出江湖沒多久的談無慾。這份信賴跟急切,讓談無慾願意出手接下,後面也說出雲廣陵的隱瞞是出於善意。
心生同理與敬重之情的談談,面對夾帶情感重量的託付,才正式有跟當前武林主線連結的合理動機。不然,他大可旁觀讓剩下勢力玩自己的,專注找命君線索即可。

侯侯也不僅是個製造感傷的陪襯。對於刺傷雲廣陵的上闋,他感到生氣不平。但雲廣陵說出這是自己的錯誤,並詢問侯侯是否願意照顧他兩個孩子。

其實從這一小段戲中,我對雲爸就很難去討厭。
他承認自己錯誤,沒有怨懟。這其實很難。現實中,有多少父母會真心對自己傷害過的孩子道歉,並體認到錯誤呢?
此外,他雖然快撐不住了,仍舊是詢問無疆侯的意願,也對無法跟談先解釋抱歉。不過度賣慘也不情感勒索,而是真誠的懇求。
明明他在前面幾集劇情中是隱瞞最多的人,但在這瞬間他卻比目前任何人都坦蕩磊落。死亡前亦直言,自己心理上的脆弱疲累。


最後雲上闋跟宇文經武回到現場。

對比前面無疆侯心中暗暗關心上闋,此時他顯得對上闋言詞嚴厲。乍看這樣對雲上闋不太公平。畢竟他今日的養成,一部分也是雲廣陵疏忽與隱瞞所致。
不過在劇情安排上,透過後面宇文經武之口,無疆侯跟談無慾才知道雲廣陵最後是被祀月教之人襲擊滅口,因此重傷不治。這段設計我覺得還蠻不錯,讓侯侯有適度發怒,但又沒有真的太過頭。

從雲廣陵死去這一大段戲過後,最後雲上闋的一滴淚,讓人感到很心酸。過往他們曾有幸福,也有很多次機會改善關係。但就像風中之葉無法控制自己要飛往何方,人也無法事事都能順己願。不管是父子中的誰,大概也說不清究竟是哪裡開始錯誤。


在愛與道德難題之間


這週除了雲家弒親悲劇,另一方面神道師等人的故事線也有所推進。在聲影紀錄道具解密後,影像中的伽樓尋紘說出自己原來是命君孤羅手下,是有意接近擅長製作奇異道具的神道師。

前面我一直覺得這條線的幾個人都很可愛討喜。但在加入主線任務的塑造上,這場戲對比談無慾的描寫,稍微遜色了一些,戲劇節奏也有些微妙。

我喜歡紘留下的話:「吾會接近你,乃命君孤羅所下任務。從頭至尾,吾欺瞞你為真,對你的感情全是假。因為需要的,只是你在道具上的巧術技藝。而這樣的吾還值得你愛嗎?盡夜明韜⋯⋯
從這段話,隱隱可以感覺到伽樓尋紘的糾結。也許她並不真的對神道師沒感情。不過當下神道師的反應很大,主要是因為他不願接受紘對自身感情虛假的可能。

接著希望他冷靜的道即墨,在勸說無用下出劍打神道師。當兩人正在爭執打鬧時,亭子玦出聲制止他們,說出自己的感應。

亭子玦:請停手。兩位聽吾一言,如何?吾在方才伽樓尋紘所留之話中,感應到她之情感,恐懼、驚怕又無所適從。吾無法確認是何事情,但她別有隱瞞這卻是事實。
道即墨:你是指賦,她是故意留下這樣的話?
子玦點頭。
神道師:難道紘會這樣說,是不想讓吾去揭破這一切,她明白吾若繼續深入將會遭遇危險。
道即墨:看來他很了解你。
神道師:吾豈會在乎?對吾來說,紘是六蝕之人又如何?
道即墨:你一直信任賦 才不願過問 不是嗎?
神道師:道即墨,吾一直很羨慕你。吾沒你的好口才,也沒你的機智。若是你,紘是不是就更願意說出,她曾經歷的過往了⋯⋯
道即墨:你是你,神道師擁有的,吾一輩子也不會擁有
神道師:多謝你。
——出自《玄蒙紀》第七章

從這邊開始,關於神道師跟伽樓尋紘的情感呈現,我覺得要是能更深入一些就好了。之前有看到別人在討論,這三十年的時間流速差異到底有無意義?以及相對於變化明顯的侯侯,神道師作為一個安穩不變的理工nerd不好嗎?
之前我對於這些點的感受還好。但到了這種需要進一步挖掘人物內心的時刻,才發現很多細節都是可用以做人物設計的著力點。若以雲家還有談侯的形塑為例,他們的行動、選擇,還有情感發展都是一環扣一環。有前後呼應之縝密外,在劇情推動上他們也有著許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發展。讓人很期待後續。

但目前神道師線的角色群相對表現比較單薄。
伽樓尋紘在這三十年當中,獨自忍受了多少掙扎、不安還有痛苦?而神道師體認到紘心中的秘密後,又是如何心痛自責?這都是屬於他們夫妻之間的情感衝突,也是這兩人跟道即墨之間的情感累積厚度之落差。可目前的對話還有畫面呈現尚不夠深刻。

隨後,子玦一番話也開啟另一個新問題。

亭子玦:現在呢?兩位打算如何?
神道師:當然一樣是先救紘為先
亭子玦:但她身為六蝕之人是不變事實。或許她曾是大惡人。
道即墨:就是惡人,也有改過自新的權利。
亭子玦:若她曾傷害過其他的人,這樣的話就太過自私了
神道師:那就讓我繼續自私吧,有任何罪責。吾會為紘,一併擔起。
——出自《玄蒙紀》第七章

我覺得這邊子玦很好地拋出在愛與道德之間的難題

但由於前面神道師跟伽樓尋紘的情感糾結表現(例如愧疚、心痛、自責、困惑等)不夠充分。就好像神道師自然而然、毫無掙扎的就接受並愛著伽樓尋紘的所有,跟他過去一樣。

反應情緒化或出手打鬥,不全代表角色間有充分之「情感衝突」。案例之一就是每週都大打出手,但觀眾卻難以與角色們共情的《戰冥曲》。
前面神道師糾結的點主要是「紘說愛我是假的嗎?」而非「我雖願意接納紘的一切,但為何這份感情無法傳達?」或是「我為何沒留意紘這三十年來的痛苦與恐懼?」
少了神道師更深刻的內在掙扎,當他面對子玦的提問,顯得回應過於輕巧。削弱了伽樓尋紘可能的道德困境強度,連帶也讓他的決心少了幾分感動。

如此神道師等於幾乎無人物變化曲線或層次。他只是照著原廠人設標籤(理工宅、紘控等)來表演。一般來說,通常要讓一角色曲線最終不變同時,卻仍保持戲劇張力,需要的就是中間的波折起伏。

同樣面對道德難題,遇見祀月教統的雲忘然是個很好的範例。

在宇文經武一番謀略後,宣布隱藏雲廣陵死訊,並公告通緝雲忘然。正當不知父親已死的忘然四處找尋雲廣陵時,一群雜魚武者跳出來要抓他。
此時祀月教統現身,一擊將眾人爆體,僅留下一名活口。
他對忘然問道:「你不殺嗎?」如果讓其逃脫,那個平民一定會把胤日鶙自行相助忘然的事情曲解放大。
在雲忘然意識到對方的來意後,胤日鶙再進一步誘惑:「還是,要由我代勞?」
在電車難題中:如果今天你將一個胖子推落月台,就能救整台車的人,你要不要推那個人下去?也許有人對親自動手會猶豫。那如果改成「按一個按鈕,胖子就會從活板門機關掉落」應當會有更多人願意,因為按按鈕的壓力相對較小。

由此觀眾可見胤日鶙之深沈,還有忘然的堅定正直。雲忘然此時的善良,並非如表面一成不變,而是在歷經考驗後堅持的結果。



一波尚未平,懸念依舊暗伏的劇情


看這檔《玄蒙紀》蠻有讀懸疑小說之感。當前波瀾未平,暗流又欲起。很多角色的懸念依舊存在。
目前宇文經武的算計已暴露在觀眾面前。但在雲廣陵死後,他看見上闋的眼淚,而後獨自短暫的感嘆。又為他的真實目標增添變數。他跟胤日鶙私下會面對飲久違的「祀命酒」可見兩人不是首次碰面。但從他們各自的行動,又覺得這合作大概也不如表面簡單。

另一方面,他的兒子鴻心也開始有戲。
關於鴻心跟忘然打架,然後誤傷翦悅那段。翦悅中劍的微妙感,我在猜想應該偏現場拍攝詮釋落差(感覺啦~我認為如果鴻心手上那把劍不是什麼特殊專武的話,就讓劍直接斷裂,然後傷到翦悅就好)。
鴻心目前為止,好像尚未明顯的性格表現。我主要看到的是他很在乎翦悦,同時也很圓滑。但不知道他這次內心如何看待忘然之事。不過,我是能想像,要他在眾人還有受傷的翦悦面前詳細描述自己技不如人很為難吧?
如果他真是因一時退縮,造就後面眾人對忘然的誤會變大,他跟剪悦之間的關係也可能也將發生變化。小倆口準備浮現一個開虐的前奏。而鴻心究竟會如何選擇就讓人好奇:是承認自己不足,或為他所在乎的關係而開始偏執呢?


對後續劇情的個人期望


開頭說到,我很敬佩團隊創造出不那麼討喜的《玄蒙紀》故事。
劇中每個人都有秘密,也各有缺點,加上造型相對比較不華麗,觀眾無法在短時間內找到角色來愛來恨,確實會產生焦慮。

但不討喜並不意味著差勁。
如果以電影打比方,過去劇集可能大都是商業片、動作片或超級英雄片。但這次的《玄蒙紀》很像那些會去參加奧斯卡最佳劇情片的作品——不是那麼投觀眾所好,看完不會感到明朗痛快,甚至會有點糾結、不開心跟意難平。

那觀眾為何要「自討苦吃」呢?
在自由市場中,個體的思考跟選擇需要被尊重。沒有人可以阻止另一個人去欣賞讓他可以獲得娛樂的內容。而公司為了營運,也必須考量市場反應。

以上都是合理的思維。但如果想要嘗試不同可能性,有幾點,我認為可以進一步思考:
首現,在娛樂至上的時代,「享樂」普遍被看成一種應得權利,「隨心所欲」則被視為自由。卻忽略常態人生中,人人都會背負一些負面情緒或傷痕,也可能有遭逢低潮、困境的隨機性時刻。

作家莎崗的成名作《日安憂鬱》就曾描述,當主角與父親恣意狂飆到享樂的盡頭,並扼殺原本能帶來不同生活方式的可能。父女倆最終心中都泛起一絲空虛。

或許當我們偶爾耐著那些悶痛、不快,正視生命中不那麼美好的部分,反而會得到某些力量。
例如文學賞析中,會以「Epiphany(頓悟)」一詞描述作品人物在生活中因某事物經驗,進而覺知到其對生命的深刻感受、意義與重大影響。讀者因閱讀過程也有機會獲得這番體驗。或是更古老以前,亞里士多德在其著作《詩學》用「Catharsis(洗滌/淨化)」以比喻悲劇對人情緒上的宣洩淨化。

其次,止於隨波逐流或自我複製的公司或創作者,不一定能走出長遠的路。就像原本佔據娛樂影業半邊天的漫威系列還有迪士尼動畫,發展至今都出現表現低落的情況。在受眾破碎化的年代裡,也許在說好故事的基礎上專注於發展特色會是另一條出路。

不過,太陽下無新鮮事的人類,我們所能發生之種種衝突糾葛,透過神話故事及莎士比亞早就寫得差不多了。但在故事與人性的核心結構下,數百年來,因應時代流轉與處境變化,各種變形延伸的故事至今仍然被創作、講述著。

「故事」到底有何魔力?
我在一位美國存在心理學家羅洛.梅 (Rollo May)的著作——《自由與命運》讀到蠻適合做答案的一段文字:心理治療的目的是讓人自由自在。幫助人們自由地覺察到、體驗到他們的各種可能。
這邊把「心理治療」改成「欣賞故事」我覺得也可通。透過欣賞作品與其中所述內容產生共情,進而發現通往己身內在的諸多可能,讓自己活得更自在。

這也是作為觀眾的我個人贊同並支持《玄蒙紀》改變路線的原因。

依照我的觀賞經驗而言,一個故事中,人物複雜而黑白難分甚至於有缺點,其所帶來的思考機會應該比只用模版 / 標籤塑造、顧著討喜的故事多一些。
《玄蒙紀》當前充分表現出了人之有限性。口稱大義者不一定為善,自認為判斷無誤者可能偏執昏盲。外加彰顯有心操縱者之惡意濃度。

「人之有限性」造就真實的命運重量。當角色們如石塊遭人滾動戲耍、邁向悲劇與心理深淵;或如薛西佛斯推動巨石,展現出超凡入聖的自由意志與神性。我們內心映射出的氣憤、悲傷或崇敬等情感,就是發掘自身內在可能,而後擁抱真正的自由。

衷心期望後續劇情還能帶來更多心理上的衝擊,還有精彩的人物刻畫。
6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