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469

RE:【單篇】全世界失眠(關古威 x 方若綺)7/13更新

樓主 kyo okok200163
GP5 BP-
【番外】在妳醒來之前


五感中最先甦醒的是聞到陣陣咖啡香的嗅覺。
關古威揉著惺忪的睡眼,另一手伸進頭髮裡胡亂撓了撓。

竟然已經到了連閉著眼睛都可以走到廚房按下咖啡機開關的程度了啊。
用白色的馬克杯裝好剛沖泡的咖啡邊打著呵欠,他又坐回昨晚睡著的沙發上。

昨天後來就真的沒再看若綺傳了什麼訊息過來。


這麼想著,他拿起手機,螢幕畫面隨著指尖的動作亮起。
明明不是發出很亮的光,他卻一下子清醒過來。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擁有純白澎澎軟毛的綿羊圖片。
目測無法精確算出綿羊數量的那種。

其中一隻很醒目地被加工上了紅頭髮、戴著紳士帽,眼睛前掛著倒三角形狀的墨鏡。
最突兀的是臉上還有刀疤。

「這是哪裡來的羊老大啊?」
幾乎與發出聲音同時,他回了訊息給這張詭異圖像的發送人。

回到手機主畫面他才注意到時間。
今天要去EAMI開會討論新專輯收歌的事,也是時候該準備出門了。

他將咖啡飲盡準備走回廚房時,手機螢幕畫面再度亮起並開始震動。


「那是可愛的羊威呀。」

這句話讓他感到一陣寒意。
昨、昨天果然玩笑開得太過火了嗎。


「妳今天怎麼這麼早起?」
他試圖轉移注意力。

「對呀因為沒怎麼睡嘛,還不都是因為某人要我數、羊。」

這絕對是在生氣啊。
糟了。

他點出通訊錄直接撥通了電話。

「對不起我錯了原諒我。」
不待對方接起電話的問候語,他一連說出三個道歉語。

「阿威,」話筒另一端的女孩頓了頓,「之前你幫過我很多忙、聽我發過很多牢騷,如果可以我也想聽你說說煩惱嘛,你只肯跟筱筠說,總覺得怪寂寞的……」

聽到若綺夾雜嘆息的低語,他糾結了。
以前也不是沒被騙過,只是每次他都不敢賭。

不敢賭那其實只是她的演技。

「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對方是很難對我開口的人嗎?」

「這樣好了!妳可以問三個問題。」

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但不出所料,另一端馬上響起抗議聲。

「欸──我明明就有數羊了,你不能賴皮。」

「妳確定那張照片是三百六十五隻嗎?」
雖然說是目測無法立即算出的數量,但怎麼樣應該也沒有到三百隻。
這是他不能被動搖的確信。

「唔,你不要在這種時候特別精明嘛。好吧,那、對方是怎樣的人?」

「嗯……很活潑,笑起來的樣子特別可愛。個性既獨立又堅強,缺點是有時堅強過了頭會開始逞強,讓人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總覺得臉頰溫度升高了。
當著本人的面說感覺好微妙……這種想被發現又怕被發現的矛盾心理啊……

「對方是我認識的人嗎?」

「妳跟她非常熟喔。」

電話的另一頭發出沉吟。
「個性獨立又堅強、熟人、不肯直接跟我說是誰……啊,該不會是!」

屏息等待著她接下來要說出的名字,他不禁吞了吞口水。

「不會是立翔吧?阿威,沒想到你……可是這有什麼好不能說呢,我還是會支持你呀。雖然立翔現在遠在紐約,而且他不久前才傳了跟金髮美女的合照給我……」

他好想哭。

「不是,我喜歡的是女生。唉……」她說得這麼認真讓他連吐嘈的力氣都沒了,「回答完了,我要準備出門囉。」

結束通話,他偏著頭揉了揉隱隱發疼的太陽穴。
雖說她沒猜出來著實有鬆了口氣,但被喜歡的人誤會喜歡男的感覺更悲哀。

長長地,他又嘆了一次氣。












「那麼今天會議就到這邊,請各位記好下次開會的時程並報告進度。」

開會結束的宣告語音一落,和其他開始收拾資料離座的工作人員不同,關古威就這樣將頭橫靠在桌上,呆望著窗外。
披上鐵灰色的天空象徵著夜晚即將來臨。

「阿威,你在做什麼?」
耳邊傳來投影布幕升起的軋軋聲,他轉動脖子將臉轉向另一面,映入眼簾的是穿著淡粉色套裝的女子。

「映彤姐。」撐起脖子坐直身體,「沒什麼,我只是在發呆。」

「剛才開會說的有聽進去吧,要記得按時交歌啊。」

聽這交歌這兩個字他皺了皺眉,「以暗戀為主題的歌嘛,這個我最感同身受了。」

「真難得看你這樣。為了若綺呀?」

一語中的。不愧是映彤姐。

「唉,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她自己還不知道吧。」

「那你不妨直接說出來啊。我大概猜得出你在擔心什麼,但猶豫不決是抓不住任何東西的喔。」周映彤圈起食指輕敲了他的頭,「下次開會時別再哭喪著臉啦。」

「是,我知道了。」

還是敵不過映彤姐的魄力啊……
周映彤離開後他也跟著站起身,在揹起背包前順手拿出調整為靜音模式的手機。

螢幕顯示著一封未讀簡訊。筱筠傳來的。
『護花使者先生:請來護送喝醉的公主回家去唷。』


被公主誤會的護花使者又有新任務了。
他自嘲,邊朝著她所在的地方前去。












來到筱筠家門口時,天色已經全暗下來了。
他摁了門鈴後筱筠很快地前來應門,接著劈頭丟下一句彷如炸彈般的問題。

「聽說若綺早上問你是不是喜歡立翔?」

「姐姐妳就別再往傷口上灑鹽啦。」
他翻了翻白眼,接著雙手合十擺出求饒的姿勢。

「噗……」將手抵住嘴唇輕笑出聲,「你就坦白說不就好了,何必讓她猜呢。你也知道的,她是個遲鈍的孩子。」

「起因還不是妳跟她說我有在暗戀誰……」他忍不住低聲嘟嚷。

「那麼,你覺得維持現狀就好了嗎?」

推開通往客廳的門前,筱筠回頭注視著他。
而他沒有立即作出回答。

這份寂靜沒有持續多久,筱筠笑了笑,像是不強迫他作答般逕自推門進入客廳。

「若綺今天好像休假吧,過了中午就到我家來了,傍晚明權回來時也跟她聊了一下……唉呀。」

順著筱筠的眼神望去,若綺正微微偏著頭,倚著單人沙發的椅背睡著了。
筱筠拿起置於沙發角落的毛毯攤開為她覆上。他則走近她的另一側,蹲了下來。

「她是不是喝了不少啊,臉好紅。」他問。

「嗯,她在抱怨的時候總是喝特別多。」

「抱怨?」

「是呀,」將桌上的空杯收入托盤,「她說,我們都把她想得太脆弱了,當她認清對方並沒有那麼重視自己,她也就放手了。她還說現在反而是我們在提醒她,黎華是哪時候又出了緋聞呢。」

「希望這番話真的不是逞強就好了。」他看著她的睡顏,露出無奈的笑。

「阿威,將來若綺可能會再度喜歡上某個人,甚至挽著那個人的手步入禮堂。身為她的好友,只要她能得到幸福,我會由衷地祝福這件事情。那你呢?」

筱筠拾起托盤,「我先去廚房收拾一下,如果你要喝點什麼再跟我說。」

「嗯……」他愣愣地目送筱筠離去。



他大概會後悔吧。如果就這樣維持現狀的話。

「對啦,我就是膽小鬼嘛。為什麼妳偏偏這麼遲鈍啦。」
撥開她散在臉頰旁的髮絲。明知道不能怪她。




「我喜歡的人,是妳啦。」

用雙手摀住臉。他在內心吶喊。
講完他自己的臉都要熟透了。像個孩子一樣。


在、在她醒來之前再多練習幾遍好了。






而當他發現剛才的那句話早已被途中轉醒的女孩聽見了的時候,是幾分鐘後的事情。




(END)
-
有人會想知道方若綺的答覆嗎?wwwww
開玩笑的(毆)我想在這邊收尾是最好的

然後就是要讓立翔躺著也中槍XDDDDDD(爆)
自己寫得都要大笑出來

那麼不定期再會:)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