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22

RE:【長載】存在 (黎x方x關)【04/07更新第四章】

樓主 cat fairy1717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05.
 
也許人生就是一場賭局。
 
是否進入演藝圈、是否繼續從事演藝工作、成為天王或瞬間失寵,全是一局局的賭盤。
 
而現在,妳是另一個賭桌上、我渴望贏得的籌碼。
 
只可惜,我是賭性堅強的賭客。
 
「誰輸誰贏,就各憑本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安了,我的公主。」語畢,關古威轉過身,慢慢拉上紙門。
 
在紙門闔上的瞬間,端坐的她雙眼低垂,一行清淚沿著臉頰滑落嘴角。
 
 
cut!」
 
導演一喊卡,身旁的工作人員立刻圍上,化妝師迅速的上前將若綺的眼淚拭乾,再抓緊時間將妝容復原。
 
「如何?」阿威走到王導身邊一同看著螢幕。
 
「嗯不錯,一鏡到位。」王瑞恩沉吟了一下,點點頭。
 
舉起擴音器,「準備下一幕。」
 
聽到王瑞恩的肯定,兩人不禁鬆了一口氣。
 
 
「不錯嘛,大姐!時間抓的剛剛好!」關古威走到若綺的身邊蹲下,順手摸了摸若綺的頭,卻立刻遭到髮型師的白眼。
 
「每場戲我可都是全力以赴呢。」她稍稍的昂起了下巴。
 
「是是是,畢竟妳是影后嘛!」
 
「那當然!」她綻開笑容,「這場戲拍完我就收工了,你後面還有吧?」
 
點點頭,阿威不由得嘆起氣來。從開工的那天開始,他就感覺到黎華對他的、超級明顯的敵意,偏偏接下來都是他跟黎華的對手戲,想到就頭疼。
 
「現在只能保佑黎華不要趁工作人員不注意給我一個拐子了」他眼神放空。
 
 
 
「如果不知情的人,還真會以為他們在打情罵俏吧。」看著可說是『兩小無猜』的兩人,王瑞恩涼涼的說著。
 
黎華挑了挑眉,不發一語。
 
見他不回話,王瑞恩扳起了臉,「如果不知情的人,也還真會以為你和我有什麼斷袖之癖之類的吧?」
 
他的戲明明就是下午才開始,但黎華卻整整早了六個小時就到片場閒晃,還氣定神閒的告訴工作人員說早到有助於培養情緒。
 
「而且你沒事做是當然,但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這邊?」額上的青筋終於暴露,黎華五小時前就自行找了個凳子硬放在他的導演椅旁邊,這也不打緊,但持續不斷從左側飄來的寒氣讓他實在是忍無可忍。
 
「王導,我坐在這邊當然有我專業的考量。」黎華表情不變。
 
「專業的考量?」他冷笑了一下,誰不知道這邊能看到整個片廠的狀況,這種情況該用公器私用來比喻嗎?
 
「沒錯。接下來也差不多輪到我了,我先去準備一下。」他終於起身離開。
 
「準備?誰不知道你幾小時前就把戲服穿得妥妥當當的,還能準備什麼?熱身?」王瑞恩不禁冷笑。
 
 
 
「若綺。」來到她的休息室門口,黎華以指節輕敲掩著的門。
 
有什麼事嗎?」休息室內,若綺對著旁邊的阿威比了個噤聲的手勢,阿威則聳了聳肩。
 
黎華停頓了幾秒。
 
只是想跟妳說說話,可以進去嗎?」
 
「不!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說嗎?我、我在更衣。」
 
阿威瞄了瞄若綺整齊到一個不行的衣著,臉上不禁浮現狐疑的表情。
 
黎華將放在門把上的手緩緩放下,就算她對他的拒絕已經持續了兩個月,他的胸口現在仍然隱隱發酸。
 
沒什麼事,只是想問問妳最近在這裡還習慣嗎?」
 
他將額頭抵著門板,閉上眼。
 
嗯,還可以。」
 
「是嗎。」
 
就算隔著門,他還是明顯的感覺到房內傳來的生硬和疏離。
 
靠著門,黎華緩緩坐下。
 
「如果沒什麼事,我想要繼續換衣服了。」房內的她盯著門口,雙手不安的扭住和服腰帶。
 
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了。
 
 
 
這幾天睡的還好嗎?」
 
「嗯。」
 
「飯店房間如何?要不要我請工作人員幫妳升級?」
 
「不、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交通呢?我在這裡有幾個朋友,不然我請他們幫我用輛車,這樣妳從飯店來片廠就不用跟工作人員人擠人了。」
 
「不用了。」
 
「那這裡的食物還吃的習慣嗎?」
 
「嗯。」
 
「最近在這裡大家的餐點都比較清淡,如果吃不慣,我立刻就請人幫妳換台灣的菜色。」
 
「沒關係,我也喜歡清淡的東西。」
 
 
對於一個上過無數訪談節目的資深藝人來說,遇到任何問題能夠沉穩的回答是他的專業,也是擁有十足把握的自信。但若綺的這句回答居然讓黎華幾乎接不下話。
 
以她不餓就不吃的個性,在臺灣至少還有莫筱筠監督著,但來到日本後她一定又沒好好吃個幾頓飯了。就連說喜歡吃清淡的東西,肯定只是情急之下隨便搪塞罷了吧。
 
為了儘快結束話題而撒謊,若綺就真的這麼抗拒他嗎?
 
 
 
「今晚有沒有空一起去吃個飯?我知道這裡有一間很不錯的餐廳。」
 
「不了,我明天很早就有戲。」
 
毫不考慮。
 
 
他苦笑。
 
 
 
「就連我們剛認識時,妳都不曾拒絕我一次呢。」他不禁回想起過去。
 
 
 
以他以前的脾氣,一旦被拒絕過一次,便沒有下一次。
 
而兩人認識的頭兩年,若綺從不拒絕。
 
他想起第一次演對手戲時,她明明緊張得聲音都不斷顫抖著,但雙眼卻沒有一絲膽怯,更隱隱透著不服輸的骨氣。簡直像是在對他下戰帖似的。
 
更有趣的是,每每向她提出邀約時,分明她的表情就是一副驚慌又不願的樣子,但卻總能沉著聲音說出允諾之詞。
 
抱持著好奇又好笑的想法,只想看看這個女孩還有多少有趣的地方。
 
 
 
「前輩的邀約,身為後輩的當然不該拒絕。」她淡淡的說。
 
黎華失笑,的確是意料之中的回答。
 
 
就是這種帶有距離感的態度,讓他感覺找著了同類,但並非完全相同。或許是這個原因吧,他開始無意間會想起她。
 
對於特別容易被群眾包圍的他來說,三天兩頭上保齡球館打球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自從在不經意之中聽到她有打保齡球的嗜好,他居然也會捨棄朋友的私人俱樂部,冒險到市中心的保齡球館打球。
 
期待著哪天會上演不期而遇的戲碼,導致他那陣子球老是打不好,因為心思和視線會不斷往門口飄。
 
戀愛嗎?不確定。
 
從前太多太多女人說過他不懂得什麼是愛。
 
 
 
「她只是這一次廣告合作的新人。」
 
聽到黎華冷不防的冒出這句話,關古威表情一沉。
 
「那天拍攝結束後,大伙兒一起去吃頓飯,而席間大家都喝多了,所以我就當了安全駕駛,送幾個人回去。」
 
除了工作需要之外,黎華對酒精一向敬謝不敏,這是演藝圈人盡皆知的事。
 
「後來那個新人吵著不回去,我們只好載她到附近的飯店。但她下車之後根本就不受控,在我們分心要請飯店人員協助時,她突然就靠了上來。接下來的畫面、就正如記者所補捉到的樣子。」
 
 
 
是戀愛嗎?不確定。
 
但在太多太多女人的面前,他從不解釋。
 
 
別再生我的氣了,好嗎?」他的將聲音放得很輕。這一次,他不能再秉持著順其自然的道理。
 
「我原以為妳這幾個禮拜以來的無消無息,已經是妳對我最大的懲罰。
 
沒想到,與妳踏上同一塊土地後,才知道妳對我的懲罰不止如此。」
 
 
自從與劇組會合之後,他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跟若綺說上幾句話。不是有閒雜人等在身旁,就是找不著她。
 
就算有對手戲,王導一喊卡,若綺也會立刻離開現場。
 
就像逃難似的。
 
「所以,別再生我的氣了,好嗎?」
 
 
門後無聲。
 
 
 
「第79幕,十分鐘後開始。」遠處傳來擴音器的聲音。
 
很明顯是王導在請他回去了。
 
 
「等我今天結束後,一起吃個飯,好嗎?」他緩緩起身,再一次開口。
 
 
 
她愣了一瞬。
 
等你下戲後已經凌晨了,我明天還要早起,改天吧。」
 
 
改天嗎?」他離開門口,最後說的話被門板阻隔,若綺只聽得幾句呢喃。
 
幾句掩不住失落的呢喃。
 
 
 
 
也許他不懂什麼是愛。
 
但、他的的確確感受著心痛。
 
 
回到現場,遠遠的看見關古威闔上休息室的門。
 
在某部片中,他曾經說過一句台詞:「我愛妳,所以我選擇退讓。」
 
 
 
在這個現實世界、在這段愛情裡,如果離開就是愛妳的方式,
 
 
──那我將會毫無畏懼的背道而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天前。
 
 
「黎天王,沒想到這次換您戴綠帽子了?」電話另一頭的男聲隱隱竊笑。
 
「我不喜歡聽廢話。」
 
「當然、當然,我當然是有要事必須跟您商量一下。」如果猥瑣可以用聲音形容,那麼正在和自己通話的聲線絕對是這個詞的最佳表徵。
 
「是這樣子,先前我上頭的老闆交代了我們小組一個任務,我們跟蹤關古威和方若綺把個月,最近終於連續拍到好幾個關鍵性的照片。」
 
「所以?」
 
「就是發現了點不對勁兒的事,所以我趕緊打這通電話向您通知一下。唉,不過這畢竟是我們辛苦了三個月得來的……
 
「十萬。」黎華毫無猶疑。
 
「哈,真爽快,所以我就最喜歡跟黎天王做生意了,要是每個人都能像您這麼果斷……
 
「快說。」他隱隱皺起雙眉。
 
「我們跟蹤他們數把個月,發現他們真是私交甚篤啊,難怪上頭的人會要我們盯好那兩個人。」
 
「我知道他們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這可就見仁見智啦!我手上有三組照片,就先從第一組說起吧!我們拍到關先生接方小姐出門,在半路上呢……兩個人停到路邊好一陣子,可惜那位關先生的車玻璃貼的倒是挺實的,但我們可不是省油的燈啊,幸虧那裡路人夠多,我們倒直接把鏡頭貼著玻璃,這一拍、可不得了啊。」
 
「說重點。」他的雙眉皺得更緊。
 
「兩個人啊、可摟在一起了!這男未婚、女未嫁,要不是我知道你們兩個相好,不然我真會以為方小姐和那個姓關的有一腿啊!不過……這大眾的眼睛可沒我這麼雪亮,照片一登上去,恐怕這兩人的名譽都
 
「第二組。」
 
「這第二三組可是讓我們跟到日本才給逮著!不過啊……這兩組和第一組都相去不遠,黎先生,您認為怎麼著?」
 
「相去不遠?」
 
「唉呀,黎先生,我們合作都這麼久了,哪個不肖的記者亂報傷了您的名氣,我哪次沒幫您處理?我也是受您關照了很久啊!這次是念著我們的舊情,不然這幾組照片一上報可不得了啊,只怕那個方小姐……
 
……」仰頭,從窗戶灑落的光照刺得他有點暈眩。
 
「您一定想不到,這次那兩人恐怕會重重的摔個跤,而且這一摔啊,恐怕就萬劫不復了。」嘖嘖。「但話說回來,那方小姐還真不該!佔著黎大天王您還不夠,居然還勾搭上那個姓關的!這女人啊,也不秤秤自己幾兩重,還這麼水性楊花!我看
 
你說什麼?」黎華吐出的聲音突然降至冰點,話筒另一邊的男人瞬間噤了聲。
 
「只要再一次你的那張嘴只要再吐出任何一句汙辱若綺的字眼,不管我們之間的交情如何,我都會把你的名字從記者圈抹掉。」
 
話筒另一端的男人支支吾吾的再吐不出一句話。他們合作已經超過五年了,見過黎華的摧毀一個人的手段和狠勁,他知道,這個人絕對是說到做到。
 
「五十。」
 
另一端遲疑了幾秒才回過神,「黎先生果然是好心腸,不願意看到那方小姐身敗名裂;但這一次我們可是花了很長的時間,要是讓上頭知道我們無功而返……」害怕歸害怕,但生意還是要做的!
 
「八十。」
 
「我們還特地追到日本來著!」
 
一百。底片照舊。」
 
「是!黎先生,多謝您的關照,以後我們要是再多拍到幾組照片啊,一定……
 
不等對方說完,黎華直接結束通話。
 
 
仰躺在沙發,日光灑落在他的身上。
 
 
 
「若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次隔了相當久才更新,主要是硬碟壞掉,文章好險是有搶救回來,但有許多零散寫好的想法是另存在其他的磁碟,可惜已經回天乏術。真是有很多不錯的段落就這麼一直想不起來呢。
 
我深深的認為...黎華在最後的os如果離開就是愛你的方式,那我將會毫無畏懼的背道而馳

這句話真是太帥氣啦~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