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5

RE:【長載】存在 (黎x方x關)【02/26更新第三章】

樓主 cat fairy1717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04.

詩經裡有一句話:「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那若三秋不見?
 
就如同童話故事一般,書中美好的愛情在最美好的時間句點即可。
 
而句點之後的故事,就不需昭告天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是26號,距離上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是三週前的事,這段期間他打了十通電話,一律成了未接來電。
 
「走吧!」阿威站在不知道是從哪租來的悍馬前幫她開了車門,他一向都愛這種霸氣的車,雖然跟他的外表一點都不搭。
 
繫上安全帶,「要去哪?」她今天純粹是被阿威硬拉著出門,總有種被誘拐的感覺。
 
「都什麼交情了,跟我出去還要問目的,不相信我啊?」
 
若綺反瞪他一眼,「當然要問啊,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如果迷路了誰來救我們啊?」
 
「不會迷路的。」他信誓旦旦。
 
「你哪來無名的自信…」
 
阿威笑了出來,「為了要讓大小姐妳好好認識這個古都,我可是作足了功課耶!」
 
「…認識這個城市嗎?」她望向窗外,的確,雖然已經在京都待了一段時間,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到處去逛逛,她唯一去過的地方也只有超商跟書店而已。
 
「早就知道妳這個工作狂不懂得放鬆,開拍之後就不能像現在這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所以就趁這幾天大玩一場吧!」阿威對她眨眨眼。
 
「其實是你想出去玩吧?」被他的笑容感染,若綺的表情也逐漸放鬆。
 
「所以我拉你作伴啊!一起朝向世界的盡頭前進吧!」他搞笑的握拳,作了一個向前衝的手勢。
 
若綺不由得笑了起來。
 
「總算是笑了呢,女孩子還是配笑容最對味啊。」他噙著笑,低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是這裡了,我的秘密基地。」
 
狹窄的酒吧裡放了五六張圓桌,身穿波西米亞長裙的老闆娘一見到阿威便熱絡的擁抱,並且用濃厚日本腔的英文請他們隨便坐。
 
「你認識老闆娘?」
 
阿威笑著點頭,「是我之前來日本玩的時候找到這家店的,妳別看這裡這樣,這邊可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而且這間店不只表演者,連客人都蠻有水準的。」他指了一下舞臺,臺上有個綁著雷鬼頭的男人正在唱歌。
 
不知怎的,她對這家店頗有好感。
 
「想必妳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吧?就算在臺灣也沒有。」
 
「我很常去民歌餐廳啊。」她玩著未開的啤酒瓶,是剛才老闆娘遞給他們的。
 
「唉…該說妳保守呢?還是生活圈狹窄?」
 
她狠瞪了阿威一眼。
 
「要反駁嗎?」
 
若綺頓時語塞。
 
回想起多年前她第一次離家打拼,每天準時到民歌餐廳報到,就算沒有她的場她也會去碰碰運氣並且順便觀摩,表演存來的錢也全部花在訓練課程上。那半年的時間唯一的行程便是家、餐廳、家、訓練中心,反複輪迴。
 
無法反駁的她只好皺皺眉。
 
「從當年我們認識時妳就是這樣。」永遠都那麼拼命。
 
「還好吧…」她不甘的喝了一口啤酒。
 
台上黑人的歌聲此時鑽進兩人間的縫細,就算完全聽不懂內容,但陽光卻不做作的歌聲讓人感覺通體舒暢。
 
「音樂果然是無國界呢。」若綺不由得讚嘆。
 
「噗哧!」緊接著是一陣猛咳,因為剛才阿威的一笑,整嘴的酒全噴在桌上。
 
「你在幹什麼啦!酒都灑了!」兩人手忙腳亂了一陣,好不容易阿威才止住了咳。
 
「咳…妳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啊…」
 
「什麼說什麼?我是發自內心的感觸好嗎?哪像你只顧著喝酒…」
 
此時放在桌面的手機震動起來,若綺看了一下螢幕,雙眼流露出複雜的神色,但幾秒後又將手機放回口袋。
 
「哦…有人終於被設為黑名單了嗎?」
 
若綺撇撇嘴,將剩下的啤酒一飲而盡。
 
「還是都不接電話?」關古威挑眉。
 
她白了阿威一眼,起身到吧臺再拿了兩瓶啤酒。
 
「不是不接電話,只是不知道接起來該說什麼而已。」兩只玻璃酒瓶放到桌上時發出了輕脆的聲響。
 
「這就叫不接電話。」他別過頭,喃喃的說了「最好永遠都別接。」
 
「喂!身為一個好朋友應該是勸和不勸離吧?」桌下的高跟鞋用力的踢向被牛仔褲包覆的小腿。
 
「這也要看好朋友的對象是誰啊。更何況…妳也不會聽我的勸。」
 
「這可不一定。」阿威看起來好像在鬧彆扭?
 
他將視線轉回舞臺,用鼻子吐氣當作回答。
 
 
 
此時口袋裡又傳來規律的震動。
 
「筱筠?」
 
「若綺?妳還好嗎?」話筒的另一端傳來細緻的女聲,她聽出筱筠的聲音和平常有些不同。
 
「我很好啊!怎麼了嗎?」
 
「不、其實也沒有什麼事,只是剛剛──」舞臺上響起重低音的鼓聲,將電話的聲音完全遮蓋。
 
「等等,妳說什麼?──」在她左手摀住耳朵、對著話筒大叫時,阿威一把將若綺提起,領著她走到門口,挑眉看著她。
 
 
「妳現在和阿威在一起嗎?」
 
若綺點點頭,想到筱筠看不到才急忙出了聲。
 
「那就好,我還以為妳發生什麼事了。」
 
「出事?我能出什麼事?」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她親愛的好姊妹就是愛擔心。
 
對方遲疑了一下,「…剛才黎華問我有沒有和妳聯絡過。」筱筠的聲音壓低,「聽黎華說他一直都聯絡不上妳,很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所以我才急忙打給妳的。」 
 
若綺愕然。
 
「你們怎麼了?」筱筠的語氣盡是擔憂。
 
見若綺呆若木雞的樣子,阿威自動將手機接過。
 
「筱筠?怎麼了?….嗯?…啊、妳放心啦!我很盡責的做好保鑣的工作耶!唉唷,拜託!妳忘了我是誰嗎?……關那個人什麼事?手機很好啦!我們要過隧道了!先這樣囉!…好啦、掰掰掰掰!」
 
嗶的一聲,通話結束。
 
 
 
暫時搞定臺灣的緊張大師了,接下來就是要處理眼前這個傻子。
 
「他去問筱筠?怎麼可能?明明就不熟啊……但是……他怎麼會…?」
 
若綺呆愣的瞪著地面,雙眼眨個不停。
 
阿威冷哼一聲,隨手把玩著手機,「做做樣子吧?肯定不安好心眼。」
 
「可是…他從不會藉由第三人來聯絡我的…」
 
「哼,做了虧心事,想打親友牌拉攏吧?城府真是深似海唷…」
 
這傢伙啊,嘖嘖嘖。
 
 
「難不成…他緊張了嗎?」若綺開始咬起指甲,這是她用來排解壓力的壞習慣。
 
「緊張?這個老滑頭只緊張他的天王地位吧?說不定他連他做過什麼事都不記得了!」語畢不忘一把將若綺的手拉離她的嘴邊。
 
「一定是的!」若綺猛然抬頭,表情堅定。
 
 
他挑了挑眉,這小妮子真的完全沒在聽他說話。
 
 
「我說啊…」此時阿威手中的手機又震動起來,正確來說是若綺的手機在震動。
 
「哦?」阿威看了亮起的螢幕,出現一個信封的圖樣,底下是「華」一個字。
 
 
若綺立刻伸手,「等等等等、我先幫妳過濾一下,看有沒有什麼欺騙人心的鬼話。」他一邊說著,一隻手擋住若綺,另一隻手高舉著準備看信。
 
「關古威!手機還我!」她急得跳腳,「你不能看我的手機!」
 
「放心啦!妳不也老是在看我的手機嗎?」閱讀鍵跑哪去了?
 
「我那不是看!我只是在玩小遊戲啦!」她使勁的拉扯他的衣服,但還是搶不贏足足高了她一個頭的阿威。
 
「那也叫看啊……」用力按下確定鍵,我倒要看看這個老狐狸還要蠱惑若綺多久!
 
 
『鬧彆扭?』
 
 
 
「還真是無情啊…」
 
 
 
這對小情侶一個月來沒見面也沒聯絡,這老狐狸現在好不容易腦袋清醒點,但傳來的簡訊就這短短三個字,難不成黎華這傢伙腦子扭到?
 
看到阿威如此冷漠的觀後感,原本緊張著簡訊內容的她心也不禁冷了大半。
 
 
「哪。」
 
接過了手機,她忐忑的看著螢幕,但過於貧乏的字數讓她不消一秒就結束閱讀。
 
 
「誇張。」他啐一聲。
 
正想繼續抨擊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時,只見若綺迅速的撥出了一通電話。
 
 
「若綺?」話筒的另一端有點吵雜。
 
「筱筠,請妳幫我轉告黎華,我不是三歲小孩,沒有在鬧什麼彆扭,但是我就是不會接他電話!」
 
話筒接著傳來的,卻不是筱筠的聲音。
 
「…為什麼?」低沉的男聲讓她差點嚇掉了手機,看了一下螢幕,是打給筱筠沒錯啊。
 
但為什麼現在是…黎華的聲音!?
 
 
「你怎麼…」
 
「為什麼就是不會接我的電話?」他的聲音很沉。
 
「怎麼回事?這不是筱筠的電話嗎?」眨眨眼,她還處在驚嚇之中。
 
「…筱筠在旁邊,她今天來全球幫阿權看通告。」頓了一下,黎華把話筒拿遠,但若綺仍聽見他說「手機請暫時借我一下子。」
 
 
 
「所以,這三個禮拜了無音訊是為了什麼?」
 
就算隔著話筒,她還是聽得出來黎華的聲音不如以往的沉著。
 
「……」她無語,剛剛的那股勇氣不知何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不說?沒關係,距離我下一個通告還有一小時,我可以等妳到想說為止。」他的語氣強硬。
 
打了三週的電話,沒想到莫筱筠一撥就通,思及此他就升起一股無名火。
 
 
 
「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知道。」虛張聲勢般,她竭盡所能的克制顫抖的雙唇,把這句話說得像是在聊天一般平常。
 
 
這完全不是她會說的話。
 
黎華嘆了口氣。
 
 
阿威正一邊用唇語問著發生什麼事,一邊靠近話筒聽著。
 
「你是指上次的誹聞嗎?」
 
若綺蹙眉。
 
 
見若綺不語,他的聲音變得更低,「不相信我?」
 
阿威的耳朵貼得更近。
 
若綺的雙唇一開一闔,吐不出半句話。
 
 
兩人沉默了一分鐘。
 
 
「我來跟他說。」阿威耐不住性子,一把將手機拿了過來。
 
「喂!黎華!」
 
黎華愣了一下,隨即轉身看向站在遠處的筱筠,而筱筠只是不知所以的看著他。
 
若綺不是一個人在日本嗎?
 
 
電話那端傳來若綺叫著『阿威!手機還我!』的聲音,他才不確定的開口。
 
「…關古威?」
 
為什麼關古威會和若綺在一起?
 
「沒想到黎大天王也知道我的名字,真是不敢當。」
 
「你也在日本?」他擰起雙眉,莫名的敵意突然湧了上來。
 
「是啊,讓若綺一個女孩子來日本我不放心,所以我就提早來當她的護花使者了。」
 
電話另一端的黎華沉默了幾秒鐘。
 
「…是嗎?真是辛苦你了。若綺比較迷糊,我也很擔心讓她一個人在日本是否安全,還好現在有你的幫忙,我放心多了。」
 
 
愣了一下,怎麼有種被反將一軍的感覺?
 
「什麼幫忙!我不是…」
 
黎華截斷關古威的話,「聽若綺說,你們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了,既然現在有你這個『好朋友』在,想必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是嗎?」
 
不著痕跡的,他加重了好朋友三個字,還重複了兩遍。
 
這下子換阿威說不出話來了。
 
「那麼,若綺就麻煩你照顧了。」
 
「想必,你會代替我好好保護若綺不受任何傷害吧?任何人的,也當然包括你的。」
 
不等阿威回答,喀的一聲便結束通話。
 
 
 
關古威的青筋暴露。
 
「還我!」若綺好不容易搶回了手機,卻發現通話已經結束。
 
「他剛剛跟你說了什麼?」她的表情緊張,搞的阿威心煩意亂。
 
「什麼都沒說。」深呼吸,他絕對不會讓若綺知道剛才的對話。
 
雖說是對話,但也都只是黎華單方面的發言,他連回嘴的時間都沒有。
 
 
「這個老奸巨滑的傢伙…」
 
「你說什麼?他剛剛到底說了什麼?」
 
「很晚了,我們回去吧。」不由分說,他拉著若綺就往停車場走。
 
「什麼?天都還沒黑…」
 
但阿威依然沉著一張臉。
 
 
 
在上車前,阿威小聲的說了一句。
 
「我來日本可不只是為了妳的安危著想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每一章前頭都寫了一段主角內心的獨白,而這一章開始所寫的一日三秋,用了比較諷刺的語氣,我認為有表達出其中一個主角內心的憤慨。

不過在已發表的這四章中,我還是最喜歡第二章的無神論。

那種祈求的語氣實在很讓人心疼呢。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