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2

RE:【長載】存在 (黎x方x關)【02/26更新第三章】

樓主 cat fairy1717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03.
 
呢喃般的唱腔,含糊不清的語調一直是我最愛的唱法。
 
縱使映彤姊不允許我用這種方式唱她的歌,
 
「會倒的。」她認真的這麼說了。
 
果然,演藝人員這個職業,就是不能對大眾表露真心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國際機場
 
「這麼久沒辦法見面,我一定會很想念妳的。」大廳,筱筠依依不捨的拉著若綺。
 
「怎麼還像個孩子一樣這麼依賴人,說不定妳都快當媽了呢。」若綺輕聲笑著,一旁的高明權見狀,左手一帶便將筱筠攬回懷中。
 
「若綺也該進去了,再纏著她等會人多了就麻煩了。」
 
若綺身穿紫色的連身裙,一頭長髮柔順的紮在耳旁,今天她並沒有刻意遮掩自己的面容,加上高明權挺拔的身型,已經引起許多路人在遠處拍照。
 
筱筠仰首看了一下高明權,隨即點點頭,不再拉著若綺不放。
 
「答應我,一定要好好休息,一個人在外一定要多加小心,晚上不要一個人走暗巷,我聽說日本的黑社會很可怕…」
 
「好了,妳忘記阿威幾個禮拜後就會過去了嗎?他會代替妳好好照顧若綺的。」高明權打斷筱筠的話,再讓她說下去可能就搭不上飛機了。
 
「妳別擔心,我一有空就會打給妳的。」兩人擁抱了一下後,若綺便提著隨身行李入關。
 
經過繁複的手續、出境、上機、再入境,耗費了不知多久的時間,若綺終於踏上日本傳統古都-京都。
 
這並不是若綺第一次出國拍攝,但拍攝時間之長倒是她沒體驗過的,看著路上往來的人群,同樣的東方人臉孔讓她有置身於台北的錯覺。
 
搖搖頭,沒有經紀人也沒有助理的她自行找著了飯店車,坐進狹窄的空間,車子駛進陌生的都市。
 
嘴角微噙著笑,三個月的新冒險,啟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該怎麼說呢?感覺像是坐著飛機在天空兜了一圈,降落時還是回到了同一塊土地。日本這個國家為什麼這麼的有親切感呢?」阿威揉著太陽穴,眼神憂鬱。
 
在若綺的飯店房間內,阿威彷若自己家般的翻著冰箱。
 
「說不定你上輩子是日本人吧?」若綺漫不經心的回答。
 
阿威眼睛一亮,「那我一定是德川家康了吧?難怪以前我日本歷史總是考滿分,因為那是我的時代嘛!」
 
「德川家康?我看是家川德康吧?」
 
「家川德康?誰?」
 
「路人甲。」簡單的答道,隨即耳邊爆出一連串的反駁,若綺充耳不聞的將手提電腦開機。
 
「話說不是下下禮拜你的課才開始嗎?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誰教我最近都沒工作,就被筱筠派來當護花使者囉。」聳聳肩,阿威還記得筱筠恐佈的奪命連環叩。
 
若綺愣了一下,不知道該先關心他的近況還是該先感謝筱筠的貼心。
 
隨著電腦螢幕亮起,被阿威強迫安裝的通訊軟體也自動登入,不過幾秒即彈出一個對話視窗,對方署名霹靂偵探朱小莉。
 
「朱莉?妳跟她感情這麼好啊?我早就偷偷封鎖她了…」阿威隨手拿起若綺剛買的蘋果吃了起來。
 
「封鎖?不用做到這麼絕吧…」
 
雖說如此,但若綺內心還是征了一下。訊息窗內嵌著一長串的網址。
 
以先前的經驗來說看到她的名字都沒好事。
 
輕蹙著眉,若綺一眼就認出那是新聞網站的網址。不好的預感似乎成真了。
 
手指輕點兩下,同時朱莉送出了一個疑似為幸災樂禍的表情。



略過網站上那低級的新聞標題及過度加油添醋的內容,手指直接滑到最下方的圖片,一男一女在飯店門口糾纏的照片。
 
原本一直在旁邊吱吱喳喳的阿威靜了下來,「這是什麼?」
 
從下車,女人主動擁抱男人、再一張解析度過低但貌似是擁吻的照片。



啪!
 
阿威用力的把手提螢幕蓋下,雙眉緊皺。
 
心跳漏跳了一拍。
 
「你幹麻?」若綺的雙眼睜大著,因為剛才他用力過猛,差點把筆記型電腦整個砸下桌子。
 
「什麼幹麻?」
 
她撇見他額頭的右上方有類似於血管的東西在撲通的跳,同時雙眼如炬的瞪視著空氣,顯見他的怒火正在上升。


這傢伙在激動什麼?

「這個報導是怎麼回事?」阿威聲音變得低沉。
 
她眨了眨眼,阿威的激動讓她受到的驚嚇多過於方才那篇報導。
 
「什麼怎麼回事?」她不知怎得只能吐出如此毫無內容的回應。
 
阿威頓時語塞。



自從當年自若綺的口中得知了這麼一號人物時,他對黎華的印象就一直很不好。
 
從不中斷的花邊新聞,就算是和若綺交往後也源源不絕,而且有八成以上的女主角都不是她。
 
思及此,他再也無法忍受。



「我沒事的。」若綺平靜的看著阿威緊皺的雙眉,這是她現下所能想到的最適當的回答。
 
輕吐了一口氣,彷若方才看到的只是天氣預報。
 
「……沒事?」
 
聽到這句話,關古威堅守的理智像是斷了線。
 
「妳當然沒事,這就跟之前的情況一樣嘛,只不過是照片角度問題,或是哪個新人又買了狗仔藉機炒紅身價。」頓了一下,「對吧?」
 
她的雙眼眨了幾下,對於阿威突然的慍怒感到措手不及。
 
見若綺不回話,他開始口無遮攔,「或是以上皆非?還是妳要先打給他問問看那個辣妹是不是他表妹?我知道,什麼情況都有可能,誰教他是藝能天王呢?」
 
「你在說什麼?」她的雙眉緊皺。
 
「說什麼?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語畢,他不耐的撇過頭,但右手仍緊緊壓住電腦螢幕。
 


對於情緒管理的技巧,他一向是比若綺還要強很多的。甚至熟練到有時連她也看不出自己的想法。
 
這還是頭一次,幾乎無法克制自己的怒氣。
 
仰頭,他竭盡所能的以平穩的語氣說話,「他真的值得嗎?」如此不懂得珍惜的人。
 
雖然他撇過了頭,但仍感覺得到她的視線直盯著他,不解、且無助的。


 
若綺想起在SOSA的那天,午後氣溫高的發燙。
 
當她步出強尼戴的辦公室時,遠處的休息室傳來女人尖銳的聲音。
 
『為什麼?我到底哪裡不好?』
 
要走到SOSA的大門必然會經過那間休息室,雖然沒有理由、但她仍本能的放輕腳步走過,不想打擾聲音的主人。
 
但回答的男聲卻讓她征住。


 
『請妳放手。』從門縫傳來刻意壓低的聲音。
 
雖然細微、但聲音的主人是她再也熟悉不過的。
 
『…為什麼?你不也對我有意思嗎?』女人的聲音出現了鼻音。
 
『昨天晚上、明明……』
 
『請妳出去。』似乎刻意截斷女人的話,他的語氣有點不耐。
 
『為什麼?如果你是擔心謠言的話,你放心,我絕對不會…...』
 
若綺快步走過掩著的門,女人的聲音隨著距離漸遠而模糊,在與工作人員擦身而過時,聽到他的對講機傳來『通知黎華準備進棚』的聲音。
 
 
 
「──自從妳和他交往之後,我有時…會覺得妳像個陌生人。」阿威的話讓她回過神。
 
「陌生人…?」
 
他頷首。



第一次遇見她的夜晚,是她的雙眼揪住了他的視線。
 
纖長的睫毛下,居然隱藏著如此堅毅、卻又純粹的眼神。



放輕了語氣,「妳還是我所知道的若綺嗎?」



她無語。
 
原來在摯友的眼裡,自己已是那麼不堪。


 
她緩緩起身,轉向阿威。
 
「很多事情並不只能相信雙眼所見。」她輕聲說,但語氣卻充滿堅定。


 
啊…幸好,在那一晚牢牢揪住他的視線的女孩,雙眼依然如此純粹。
 
…但卻多了那麼點淒涼。



「那麼,站在我眼前的妳,本質究竟是如何呢?」他輕碰了一下她的粉頰,拭去沾在上面的水氣。
 
她停頓了一剎那。
 
「是一個,堅守著自以為是的愛情的、武士吧?」說了阿威在電影裡的台詞,他們倆都微微的笑了。



隨後,彷彿想隱藏住即將潰堤的淚水,若綺轉身拿著紙筆及MP4便鑽進床舖。
 
他想起了兩人一起在EAMI上的樂理課,老師說過的一句話:『眼淚就是靈感的來源。』
 
多麼……令人心疼的一個女孩。
 
 
 
滴-答-,雨聲開始籠罩房間。
 
耳機裡正撥放著那天阿威為她寫的曲。
 
『感情是我們的,為什麼要去在意別人的閒言閒語呢?』在某年的聖誕節,他倚著她的耳畔輕聲說著。
 
但為什麼,連在你身上也漸漸無法確認這份感情了呢?
 
 
 
 
打在窗上的雨滴,是房裡唯一的聲音。
 
依稀加上了些細微的,從若綺耳機裡飄出的音樂。
 
他走近床頭,卡的一聲,阿威將若綺的耳機插頭拔掉,轉接到小几上的擴音器,轉眼房裡便洩滿了音符。
 
慢版的抒情曲,預計放在專輯的第五首,標題未定。


 
若綺眼角閃著淚光,但右手仍緊緊的握著筆。
 
「…說起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跟今天晚上一樣的下雨天呢。」他在床緣坐下,手指緩慢著敲著拍子。
 
下著濛濛細雨的雨天,昏黃的餐廳門口。
 
她的眼神閃爍。
 
 
 
『喂!先生!你的車子擋住出口了!』
 
急急忙忙的回頭,微黃的燈光下站著一個纖細的人影。
 
『啊、不好意思,我趕時間,晚點我會立刻移開!』
 
『不管你是晚點還是立刻,現在你就要移開!』
 
『不、我真的趕時間!』
 
右手才剛握住餐廳門把時,肩上的木吉他突然一沉。
 
『現、在!』
 
轉身,女孩的一頭棕髮隨著強風揚起,有著一雙大眼的她正用力揪著他的吉他袋。
 
一瞬間,他似乎失神了一下。
 
 
 
「事過境遷,唯一沒變的、只剩你的倔強了吧?」他笑了笑。
 
看著若綺,她的大眼依然如當年的女孩般清澈。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方若綺,筱筠的朋友。』
幾個月之後,女孩又再次站在他的面前,友善的伸出手。
 
『啊、是,初次見面。』
一剎那的呆愣,隨即換上招牌笑容,將兩人早已見過面的事實一笑置之。
 
 
「我根本想不起來有那件事。」她的聲音有點沙啞。
 
他還是笑著,修長的手指不經意的撫過她披在枕上的長髮,或許這頭長髮也是不會變質的東西。
 
兩人初次見面的那天晚上,因為他的車擋住了出入口,表演結束後便留下來幫若綺丟了十包的垃圾賠罪。
 
那晚,他寫好了風鐘。
 
 
 
「那個人真的是我嗎?」若綺苦笑,手中緩慢的寫著些什麼。
 
再一次的,他一笑置之。
 
「我不可能錯認妳的。」
 
若綺抬眼。
 
「像妳這麼潑辣的個性,天底下大概不會有第二個人了吧?」
 
本以為是要講些什麼感性的話,沒想到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關古威……」
 
「哈哈哈…」他笑彎了眼,隨即跳起躲過飛來的枕頭。
 
 
 
我不可能錯認妳的。
 
就算當年的餐廳門口已經消失,就算這段歷史妳已不復記憶。
 
如同定時裝置一般,在第一眼見到時,內心的什麼便悄悄啟動了。
 
 
 
當晚,阿威在若綺的房裡待了一整夜,她寫她的詞,他看他的書。
 
而陪她入眠的,是阿威輕哼著新歌的歌聲。
 
歌詞內容也許是她才寫好的詩,也許不是。
 
只記得在迷濛中聽到了一個與長髮女孩相遇的故事,以及風鐘。
 
 
 
是不是當一個人最脆弱的時候,才能真正瞭解到誰是她的浮木。
 
這是她沉入睡眠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茶几上的電話正響著撥接的嘟嘟聲──
 
「您好?」電話擴音器傳來略微高音的男聲。
 
「這樣是否有點不道德呢?」省略了所有客套,他斜倚著沙發,悠悠的等待對方回答。
 
膝上的平板電腦停在一個新聞網站。
 
「…….黎先生?」陳查理的聲音上揚,原本就尖細的聲音聽來令人更加不耐。
 
「沒想到,連堂堂創意廣告也需要耍這種小手段了。」
 
「我不懂您在說什麼…」
 
「不懂?沒關係。」
 
不容對方回答,便卡的一聲掛上了電話,再迅速撥出另一組號碼。
 
「看到新聞了吧?照舊,謝謝。」迅速交代事項,視線依然停留在左手的手機,遲遲未接通的電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超久沒更新的了。

其實這一章原本更長了兩倍,但因為第四章我已經卡了四個月還是寫不下去,所以決定將第三章砍半分兩篇來拖時間,哈哈!

當時起筆時最先寫的是最後一章,結果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樣收拾現在的殘局,但可預見的是結局絕對不變,只是中間很失控就是了。

最近心血來潮在玩明三。剛發售時因為主角是男的有點不喜歡,所以玩了一輪就沒再玩了。但寫到後面有點忘記明星志願的架構,所以又再回鍋一下,結果就停不下去玩了三輪。

龐大的劇情真是愛不釋手,中間又熊熊跑去寫原少緯和新名紗雪的短篇,幾週內應該會一次寫完吧。

希望個位看倌們喜歡囉,這一篇我已經盡量將氣氛營造出來了~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