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RE:【小說】未來 CMC系列-龍族歸來

樓主 ahoy829
GP5 BP-

第九章  恐懼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龍願意聽我的話。”

Smolder 將自己的臉埋在爪中,剛回皇宮不久的她聽到尚文失蹤又再度衝了過來,凱莉站在客廳的一角,像個無辜的孩子般待在那裏罰站, Grey Area 和凱吉則在外面,等待著尚文回來。

“都是我的疏忽,我以為他沒辦法離開凱莉身邊。”愛德華自責的說著,直到中午之前,他都看到尚文安分地待在客廳,誰知道他只是回辦公室察看一下消息,一回來尚文就不見了。

“這不是凱莉的錯。”最後他說。

“我知道,尚文肯定是找到方法,掙脫了權杖的枷鎖,那孩子很聰明,但卻相當意氣用事,他不想要我交出權杖,他其實很自責自己沒看好尚武,所以他打算自己解決,我不該責備他的。” Smolder 氣餒的說著。

在屋外, Grey Area 和凱吉肩並肩的坐在門廊下的長椅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你確定讓尚文獨自去好嗎?”凱吉這麼問著,他雖然用自己的能力將尚文身上的枷鎖解開了,但卻也相當困惑這麼做是不是對的。

“至少在我能算出來的未來來說,這個結果是最好的。” Grey Area 這麼說道。

“混沌理論是嗎?真搞不懂你怎麼靠這個算出未來的。”凱吉搖了搖頭。

“我也搞不懂你,你這個變數是其中最混亂的,但無論你的行為有多混亂,你所做的一切所導致的結果,居然都是我始料未及的,唯一能解釋你所做的結果,只有奇蹟。” Grey Area 皺著眉頭回到。

“我只是個騙子罷了,而或許,或許我們的世界沒有你想像中的混亂,他或許就像一本書,一篇文章,當創作者寫下文章的當下,我們的未來就已經既定了。”凱吉笑笑的這麼說著。

“你是說,我們的未來並不是混亂不定,而是自始至終只有一個結果?”

面對 Grey Area 疑惑,凱吉聳了聳肩,接著看向了你。

“就像我說的……我只是個騙子而已。”

“你在跟誰說……”

Grey Area 話還未說完,一個藍色的巨大身影便落在了他們的面前, Grey Area 和凱吉立刻起身,尚文撐著身體,身上有些淡淡的血跡,他的樣子看來傷的不清。

碰!偉恩家的大門被粗暴的打開了, Grey Area 與凱吉攙扶著尚文走了進來。

“天啊!尚文你發生了甚麼事?!”第一個探頭出來的凱莉,當他看到尚文帶著傷回來時驚呼了一聲,連忙跑去幫忙。

“我很好!用不著妳幫忙。”尚文冷冷地說,接著走到客廳去,看到剛從沙發上起身的 Smolder 。

“尚武他……”

在 Smolder 開口還沒問完前,尚文便生氣了打斷了她。

“他是個騙子和叛徒!”尚文解釋著:“當我應邀去會見吳德的時候,他好端端的站在那裏,接著他和那隻叫吳德的小馬還有他的手下們就圍攻了我!他想除掉我或者直接搶奪龍王權杖。”

“不、不可能,尚武,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凱莉搖著頭,不敢置信的說著,只見尚文拿出他的行動電話向他們秀著。

“我有證據!我為了以防萬一,把整起事件偷偷錄下來了!”

畫面的內容是在某間大型的倉庫裏頭,尚文正面對著尚武和吳德。

“這是怎麼回事?”尚文驚訝的問著。

“你還不明白嗎?尚武和我達成了協議,只要我除掉你,讓他成為龍族之王,他就答應跟我合作,一起統治小馬國!”吳德嘲笑的說著,尚文生氣地亮起了身上的刺棘。

“辦得到的話你就試試看啊!”

接著尚武便全力衝向了尚文,他們兩拳頭碰撞所產生的衝擊波讓錄影中斷了,看到這個畫面 Smolder 驚訝得睜大著眼,接著無力地坐回了沙發上,她盯著已經停止撥放的畫面許久,接著又問。

“後來呢?尚文怎麼了?”

“我擊敗了他!但沒能殺死他!吳德和他那群手下帶著他逃掉了!”尚文這麼說著,接著生氣地看著她。

“這下你知道尚武是隻什麼樣的龍了!他為了成為龍族之王,不惜串通小馬要加害於我,事到如今,他還有資格成為龍族之王嗎?”

“……我明白了。” Smolder 看著尚文好一會兒,接著點了點頭,她舉起了龍王權杖,尚文的雙眼緊盯著它。

“看來結果已經出來了,你確實是最有資格成為龍族之王的龍。”

“那麼……”尚文伸爪要去拿權杖,權杖卻被 Smolder 收了回來。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需要準備龍王的加冕儀式,那需要幾天的時間。”

“什麼?!難道妳就不能現在給我嗎?!”尚文有些動怒的問。

"我已經跟小馬國公主說好了,這次龍王的加冕典禮將透過電視台播放到世界各國,向大家宣告龍族的回歸與跟小馬國的合作。"

“不行!我們不能信任小馬!”尚文這麼說著:“說不定那個叫吳德在皇宮裡也有眼線,萬一尚武再度出現,企圖搶奪權杖怎麼辦?!”

“哈!那就讓他們來呀!還有尚武,他若是出現,我非要把他的龍牙全部打斷!” Smolder 這麼說著,接著朝偉恩家的大門走去。

“我先回去準備準備,你先好好養傷,時間定了再通知你。”

尚文捏緊了拳頭,在短暫的沉默後才再度鬆開。

“知道了,但可別讓我等太久。”

“不會的。” Smolder 這麼說著,接著又小聲地重複著:“不會的。”

因為 Smolder 背對著尚文,所以他沒有看到 Smolder 臉上的表情,但站在門口的 Grey Area 和凱吉可是看得一清二處。

Smolder 氣炸了!!

此時,在狗頭幫的據點……

“唔唔!唔唔唔唔!”

嘴巴被堵住的柔伊不斷發出悶叫聲,負責看管他們的酷洛就坐在房門口,百般無聊的翻著漫畫,在柔伊第十次打擾他時,酷洛終於忍不住對她發難。

“吵死啦!給我安靜點!否則我就就打斷妳的牙!”

酷洛回頭吼道,卻見到柔伊緊夾著後腿,眼睛淚汪汪的看著他。

“怎麼?想上廁所?那就上啊,在這裡!”酷洛露出邪惡的笑容,柔伊更是掙扎的悶叫了好幾聲。

“唔唔唔!”一旁的戴卜也悶叫著,但大概是要酷洛讓她去。

“喔?想英雄救美啊?”酷洛朝戴卜走去,接著一腳把他踹倒,連踢了好幾下。

“唔唔唔唔!”一旁的柔伊驚叫著,拼命扭動著身體想要來到他們身邊。

“想我住蹄嗎?很好,我看妳那箱子蠻重的,就告訴我密碼如何?裡面一定有很多值錢的東西吧?”酷洛這麼問著,柔伊沉默了一下後點了點頭,接著酷洛便鬆開了柔伊的嘴。

“噗哈!為什麼?為什麼身為夜翼你,卻要跟著吳德這樣的壞蛋做壞事?你的家族難道容許你做出這樣不名譽的事情嗎?!”

“呸!別跟我提什麼家族榮譽什麼的!老子聽了就火!”酷洛將臉湊到柔伊面前,狠狠瞪著她。

“老子我不屬於任何家族!我就是你們這群假高貴的貴族在外頭跟其他小馬生的私生子!我爸發現我媽懷孕時就離開了她再也沒回來過!我從小我母親就死了,我則在小馬市街頭長大,所以我最憎恨你們這群傢伙。”

“米傑恩。”柔伊喃喃說著。

“啥?”

“米傑恩,這是你的家族名字,你的爸爸叫做西斯 米傑恩,你的名字是酷洛 米傑恩!”

“妳、妳這是從哪裡聽來的?”酷洛顫抖地問著,臉上的表情不敢置信。

“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後,我爸爸就對你做過身家調查,你爸爸沒有拋棄你!他之所以沒有回來是因為他戰死在沙場上,被像吳德這樣的大毒梟殺死,他是驕傲而且榮譽的夜翼家族一員,你的家族曾經想接納你,卻被你的母親拒絕了,因為她不想讓妳繼承他的道路。”

“閉、閉嘴!妳在說謊,為了讓我動搖才說謊!”酷洛生氣的一蹄子打在柔伊臉上,柔伊倒在地上,鼻血從她的鼻子裡流出,一旁的戴卜生氣的悶叫著。

“我沒有說謊!妳母親生病時,一直有個帳戶在匯錢給你們,那是米傑恩家族的帳戶,但是即便這樣,還是無法阻止妳母親死去,你則在她死後從孤兒院逃走,從此失去了蹤跡,你的呃……你的母親留給你的遺物應該有一枚月亮銀幣吧?就跟我那枚一樣,就跟你從我那搜出來的一樣,那是夜翼最重視的東西,如果你那時拿著銀幣回去,不管是哪個家族都會願意幫助你。”

“……那又如何?事到如今才讓我知道這些有甚麼用?我不是米傑恩的一員,在做了這麼多壞事之後,妳真以為他們會重新接納我?”酷洛深吸了一口氣,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或許會,或許不會,但要是你不從現在開始反省的話甚麼都不會改變,你可以變得更好。”

“笑死馬了!像妳這樣的貴族姑娘就是天真!我見過了許多殺馬不眨眼的壞蛋,妳認為他們會變得更好嗎?就算他們想,那一天到來時,就是他們的死期。”

“就算是死期……又怎麼樣?”柔伊依舊躺在地板上,她的背對著戴卜,戴卜看不到她此刻臉上的表情,只知道她的語氣充滿了濃濃的哀傷。

“我們都做過令自己後悔的事情,但若我們不試著贖罪、試著去反省,那我們只會一錯再錯,到時唯一等待著我們的,只有無盡的地獄而已……你可以改變,而一切都會變得更好。”

酷洛看著柔伊沉默了許久,他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仔細的沉思著她所說的話,直到他們頭頂上的燈光突然熄滅。

“喂!發生了甚麼事了?停電了嗎?”、“誰快去檢查一下總開關!”

“不想吃子彈就別動!”酷洛掏出了槍瞄準了柔伊,在一片漆黑的房間裡,柔伊和酷洛是唯二看的見周圍情況的夜翼,戴卜甚麼都看不見,只能聽到黑暗中他們兩個的對話。

“我保證不動!但是酷洛,我拜託你,仔細想想我所說的吧,趁現在還來的及……”

“這個停電是妳搞得對吧?妳做了什麼?!”

“你應該知道的,酷洛……夜翼之所以在黑社會沒有誰敢輕舉妄動的原因。”柔伊沉著臉,她在黑暗中嚴肅地看著酷洛。

碰碰碰碰!

樓下突然響起了一陣槍響與尖叫聲。

“怎麼了?樓下發生了甚麼事情?”門外傳來吳德驚慌的詢問聲。

“有入侵者!咕哇!”、“數量有多少?誰看的到!嘎啊!”

“不知道!兩隻?三隻?他們好像有一整群!啊啊!”

“骷髏!哇啊!是鬼啊!”

“你們冷靜點!喂!那只是帶著骷髏面具的小馬!”

聽到骷髏面具,酷洛和戴卜的身體立刻僵硬了起來,緊接著吳德用力推開房門,嚇的酷洛差點沒朝他開槍。

“是你們兩個搞的鬼吧?!快叫他們停下!否則我就叫酷洛斃了你們!”吳德震怒的說著,他的頭頂上頂著一支電筒,嘴裡咬著柔伊的公事箱。

“酷洛!”柔伊憂心地看著他。

“就先從那個條子開始!殺了他好讓他知道我們是認真的。”

吳德命令著,酷洛接著便將槍指向戴卜,柔伊掙扎扭動身體,想要擋在戴卜面前。

“不要!拜託你!!”

“……”酷洛遲遲沒有開槍,冷汗漸漸從額頭上流下來

“你在猶豫什麼?!快射他啊!”吳德這麼說著,卻見到酷洛反過來拿槍指著他。

“對不起,頭兒,但這個時候直接投降把你交給他們才是最安全的!”酷洛這麼說著,他拿著槍的蹄子有些顫抖:“你老是告訴我們,要選對自己最有利的那邊站,這就是了。”

“你這個傢伙!當初是誰在你快被打死的時候救了你!你居然這樣報答我!你這個叛徒!!”

“叛徒?”酷洛搖了搖頭,露出了冷笑:“我只不過是在你背叛我前,先背叛你罷了,誰不知道你過河拆橋的本事?我可不想被你拉著陪……”

酷洛話還未說完,吳德直接將嘴裡的公事箱甩向他,驚慌之餘,酷洛的槍在被公事箱打到時不小心走了火,子彈被擊發出去,命中了天花板的輕鋼架後反彈,正好飛向了柔伊。

“嗚呃!”

柔伊向後傾倒,鮮血飛濺到戴卜驚駭的臉上。

“這、這不是我的錯!”在被吳德溜掉後,酷洛看著倒地不起的柔伊害怕地說著,戴卜立刻扭動著身體去查看他的情況,但因為實在太黑了,於是他將自己的耳朵靠在柔伊的胸膛。

……沒有心跳了!!

“唔唔唔!”戴卜大驚,趕緊向酷洛伸出他被綑綁的蹄子,示意要他解開,酷洛匆忙的解開了戴卜蹄子上的繩結,戴卜立刻拿下賭自己嘴的布和角上的干擾器,一陣明亮的又溫柔的亮光從他的角泛起。

“喂!柔伊!妳醒醒啊!別嚇我啊!”戴卜這麼說著,他使勁地搖晃柔伊的身體,卻發現柔伊的身體似乎變得有些透明,他用耳朵去探了探她的呼吸,同樣也沒有任何動靜,於是他將柔伊翻了過來,開始對她做著心臟按摩。

“醒來!不能睡著!快醒來啊!”

戴卜大吼著,他既氣憤又害怕,一是氣自己居然一時心軟帶柔伊結果害她發生危險,二是害怕失去她,就當戴卜抬起柔伊的嘴,口對口往她嘴裡送氣,如此循環做到第三次時,柔伊突然睜開了眼睛。

就當戴卜抬起頭來準備下一口氣時,他瞥見柔伊正呆呆的看著他,臉上的表情一臉驚愕。

“柔、柔伊?!”

“你、你這是幹嘛?”柔伊驚訝地摀著自己的嘴,覺得臉頰和耳根子熱得像著火一樣。

“不是!呃……我以為妳……”

“好痛痛痛!等、等一下!我是你們這邊的!”

就當戴卜和柔伊尷尬的快要說不出話來時,一旁傳來了酷洛的痛叫聲,他們兩個轉過頭來,看見一隻戴著骷髏面具的夜翼一邊壓制著酷洛一邊看著他們。

“……抱歉打擾你們兩個了。”

『等一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啦!』

三十分鐘後,大批警力和救護車趕到了現場,逮捕及運出了許多狗頭幫以及黑市交易的非法份子,很可惜的是主謀吳德和尚武已經逃跑,尚武炸開了天花板,戴著吳德和幾名鑽石獵犬逃之夭夭,夢魘騎士跟以往一樣,事件結束後一溜煙的就消失了,戴卜有些失望,因為這次來的騎士不是上一次那個傢伙,同時也懷疑這座城市裡究竟還有多少位。

戴卜看著讓醫護馬包紮的柔伊,忍不住回想起她那時見到的景象,夜翼在生命垂危的時候會變透明嗎?還是那時光線的關係讓他眼睛看錯?過了一會兒,柔伊的額頭上貼著一塊紗布,一旁的戴卜這才鬆了一口氣。

“呼……幸好流彈只是剛好擦過,妳的硬頭殼救了妳一命。”

“你說誰腦袋硬梆梆像個笨蛋啊!我可是幫你擋了子彈耶!”

“我沒說妳是個笨蛋!妳這笨蛋!”

“你明明說了!!罵別馬是笨蛋的你才是笨蛋!”

戴卜和柔伊在救護車前吵了起來,直到押送著酷洛的馬克從他們面前經過,他的身上帶著特殊的腳銬干擾器,讓他的影子能力無法發揮作用。

“酷洛!”柔伊看到他時這麼叫著,酷洛轉過頭來看著他們不發一語。

“謝謝。”柔伊向他露出微笑。

“哼,我只是一時犯傻幫助了你們……不會有下次啦!”酷洛冷笑的說著,接著被馬克推了一把。

“快點上車,別磨磨蹭蹭的了!”

“馬克……對他友善點。”戴卜囑咐著,馬克輕哼了一聲,接著便將他押入了車內。

碰碰!

酷洛轉頭一看,那隻關著兔子的籠子也同樣被放在後座,他正非常不高興的踹著籠子。

“喔!不會吧?!我居然要跟他坐在一塊兒!”

“別囉囉嗦嗦的了!”馬克開動著警車。

“……我死定了,對吧?”

看著馬克直接開過了小馬市警局,酷洛在後座這麼說著,一把槍在他面前飄起,指著他的頭。

“你我都知道,背叛女王會是什麼樣的下場,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做?”馬克問著,他的臉在後照鏡裡相當沉重。

“我想,或許我只是厭倦了當一個嘍囉,我們地獄見!”

酷洛這麼說著,接著撲向了槍,警車裡發出了陣陣火光,接著左搖右擺了起來,直到撞上一旁的石墩翻覆……

過了不久,戴卜送柔伊回到了家門口,面對柔伊跟著戴卜出去回去卻多了個傷,愛德華勃然大怒的問著柔伊。

“妳是怎麼受傷的?!”他這句話其實有另一個意思,以前柔伊跟著他出任務時從沒有受過傷害,因為子彈或刀子擊中她的身體都不會有事,她不怕火、不怕電,甚至不怕缺氧,然而這次她卻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傷害。

“這個……”柔伊害怕得躲到了戴卜背後,自從不再出任務後,她從來沒有看過父親發這麼大的火。

“這都是我的錯,我沒有料到我們要去的地方這麼危險,把她捲入了爭端。”

“讓我看看傷口!”愛德華這麼說著,她走到柔伊面前,撕開紗布,從戴卜看不見的角度看向裡面,除了曾經沾染過血漬的紗布外,柔伊原本受傷的地方已經恢復的完好如初。

“……算了,能回來就好,待會兒再跟妳算帳。”愛德華嘆了口氣,將柔伊拉進門內,接著在戴卜還來不及開口前便甩上了門。

“尚文呢?我聽說他有回來。”柔伊這麼問著,她原本以為她會在那裏遇到尚文,但尚文並沒有跟著尚武一起被抓。

“來了又走了,說要自己找地方休息,認為我們小馬不能相信,結果怎麼樣?找到線索了嗎?”愛德華問著。

“我們找到了吳德和尚武,但尚武的情況卻怪怪的,可能是催眠或洗腦術之類的法術,然後我們就被囚禁起來,幸好薩力在之前給我電力干擾裝置和竊聽器,吳德很輕易的就把它沒收了,還有酷洛……”

說到酷洛時,柔伊臉上的表情有些黯淡。

“我們把事情都告訴他了,他在最後的關頭幫助了我們,但就在剛剛戴卜收到消息,說酷洛被收押的警車出了車禍,似乎是他攻擊了押送他的小馬,駕駛輕傷,他則下落不明。”

“我會再留意他的。”愛德華這麼說著,接著又伸蹄摸摸她已經癒合的額頭。

“妳怎麼會受傷呢?我從沒看過妳受傷過。”

“我沒事!酷洛和吳德搏鬥時槍枝走火擊中了我,我若不噴點血的話會被戴卜懷疑的。”

柔伊撥開了愛德華的蹄子說著,愛德華沉默了一會,接著緊緊擁到了她。

“沒事就好,如果知道妳真的會受傷的話,我絕對不會讓妳上前線的,我不想失去妳……”

“……討、討厭啦爸爸!幹嘛這麼肉麻!多愁善感的是中年危機嗎?”

柔伊開玩笑地說著,接著輕推開自己的父親。

“我先去洗澡,等等就去休息了,你也不要忙太晚喔!”

柔伊說完走進了澡堂,她來到洗手台前看著鏡中的自己,接著突然猛咳了起來,一顆沾了血的扭曲的子彈滾落到洗臉盆中,柔伊將它叼起扔進了垃圾桶後跌坐到了地上,抱著自己的後腿瑟瑟的發抖著。

她回想起那時腦袋被擊中的情況,自己的腦袋確確實實挨了一槍,疼痛、驚訝,接著是一片空白,曾有一度她認為自己與死亡無比接近,那感覺就像掉到深不見底的沼澤,覺得自己正逐漸被黑暗吞噬,她感覺自己像被海浪侵蝕的沙堡,一點一滴的崩解。

接著突然間,一個聲音竄了深不見底的沼澤當中,傳入了她的耳朵,接著她突然品嘗到一股美味又懷念的東西進入了她的口中,那一瞬間,她感覺到自己崩解的身子再度成形,然後她像水中的浮木般迅速竄升,接著她便醒了過來。

柔伊的身體顫抖並非出自於對死亡的恐懼,而是她真的非常非常想念那股味道……恐懼!

恐懼,令她甦醒!

恐懼,令她強大!

但恐懼卻也讓她喪失自我,當她從戴卜身上吸取恐懼時,她同時也感受到了一絲瘋狂,她想要更多!想要恐懼!想要讓全小馬國上下都為她製造美味的恐懼!

她好想念當專門令敵方恐懼的夢魘騎士,甚至懷念起當噩夢之月……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52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