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RE:【小說】未來 CMC系列-龍族歸來

樓主 ahoy829
GP4 BP-

第八章  宿敵


在小馬市警局,早上向薩力拿了監視錄影的資料後,他就和他的同事馬克一起在調閱室那看著資料,柔伊閒閒沒事,只好在戴卜的辦公室裡閒晃,這時她又翻開了放在戴卜放在桌子上的失蹤檔案。

看著檔案裡那些失蹤的兒童照片,柔伊顫抖的深吸了一口氣,她閉上了眼,那天晚上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在她的腦海中。

在多年以前的那場任務中,她以蘭斯洛特的身分潛入了一家表面上是製藥公司,但實際上在做著非法生物實驗的實驗中心,在那裡,她遇到了照片上那些失蹤的孩子,但他們當時不知道接受了甚麼改造,已經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理智,他們身上爆發著奇怪又危險的力量,像是殺戮機器般,收到了命令後開始對柔伊進行攻擊。

不論柔伊如何勸說,甚至將他們打倒在地上,他們仍舊不顧自身的傷害重新爬了起來,像是暴躁憤怒的怪獸般朝她襲擊而來,把她打得節節敗退,直到最後……最令她感到後悔萬分的事情發生了,在一次危及的情況下,她的身體爆發出噩夢之月的力量,變成噩夢之月的她,毫不留情地屠殺了那群受到控制的孩子。

她依稀只記得自己相當憤怒,不只是因為受到了攻擊,而是打從心底的,一股想要摧毀一切的衝動,同時她也很悲傷,看到那些孩子身旁的實驗器具與屍體,她知道那些孩子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恢復,所以她做了一個痛苦的決定。

她原以為自己可以忘記,但那天看到這些失蹤兒童的照片之後,她在夜裡就變得輾轉難眠,甚至做起了有關那天的惡夢,在夢哩,她一遍又一遍的屠殺那群孩子,直到她看見了那些孩子屍體眼睛上倒映的自己,那不是噩夢之月,也不是戴著面的蘭斯洛特,而是柔伊自己。

就在此時,她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嚇了她好大一跳,她趕緊接起了電話。

"喂……你說甚麼?!"

柔伊匆匆的跑到調閱室找戴卜。

“戴卜!不好啦!尚文也失蹤了!我爸爸說他在家找不到尚文的身影。”

“甚麼?!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龍族無法違抗龍王權杖所下的命令嗎?凱莉呢?”

“凱莉她還在家裡,只是尚文就這樣離開了,臨走前他還在家裡留了紙條,說要把尚武帶回來,他肯定是收到吳德聯絡了。”

“喔!龍族做事怎麼都這樣我行我素的!我們必須趕快找到他以免出甚麼事。”戴卜揉了揉腦袋說著,回想起吳德的狡猾詭計,戴卜和柔伊就覺得自己的肚子一陣緊張。

“我們要怎麼找?”柔伊問著。

“巷子的監視器當晚被破壞了,不過幸虧我們還有酒吧裡的監視器影像。”戴卜這麼說著,他指了指酒吧的監視器,上頭清楚的顯示著當初和尚武發生爭吵的那一群鑽石獵犬的臉。

“我知道他們是誰,他們是小馬市裏頭有名的狗頭幫成員,顧名思義,就是一群鑽石獵犬組成的混混幫派,其中一個我還在上個月的時候因為聚眾鬥毆抓過。”馬克這麼說著。

“他們附近有一個據點,就在三條街之外的商店街,他們在那裏進行黑市交易甚至賭博等各種活動。”戴卜這麼說著,聽起來悶悶不樂,嫉惡如仇的他對於這類的事情總是反感。

“沒錯,而且據說幾個月前狗頭幫換了一個老大,原本只是小小的幫派之後卻平步青雲,開始統一了附近大大小小的黑幫份子與地盤,只是對於新上任的領袖,狗頭幫皆是守口如瓶,也沒有誰聽說過是誰。”馬克這麼說著。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趕快去追查線索吧!”

『不可以!』

柔伊這麼說著,戴卜和馬克同時回答。

“我不能讓妳捲入這麼危險的事情裡,這是警察的工作!”

“就是,要是讓妳父親知道我讓妳參與這麼危險的事情,他可是會把我碎屍萬斷的!”

“可是上次我還不是參與了!不也沒事嗎?”柔伊不滿的抗議著。

“那時只是妳幸運而已,這次妳可沒有帶上會噴火的龍!”

“好啦好啦,那至少讓我在車上等吧,拜託讓我跟去!我會乖乖的!”柔伊露出雪亮無辜的大眼看著戴卜,戴卜深深吸了一口氣。

“妳知道這招只有在妳還是小孩子,而且只是要糖或著做一些不危險的事情時才有用對吧?”

“所以?”柔伊歪著頭,她可是用這招央求父親讓她買把新槍的。

“就算我阻止妳妳還是會跑去對嗎?”

“沒錯!”

“唉……只要妳答應我不要亂惹麻煩。”

“太好啦!”柔伊歡呼著。

“你們先去!我留在這邊向上頭申請搜查令,拿到後我立刻帶隊過去,只是問個話,別惹太大麻煩!尤其是你!上次你貿然行動,結果還挨了一槍。”馬克瞪著戴卜,戴卜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過了一會兒,戴卜和柔伊來到了那條商店街,這條商店街和柔伊在坎特拉商店工作的那條幾乎沒有兩樣,販賣各式各樣的東西的店家還有餐廳,只不過走在路上的民眾是各色種族,在坎特拉大多數的顧客都還是獨角獸,那些居住在上層區的高貴小馬。

“這家狗狗餐廳是狗頭幫的分據點,待會進去妳不要亂說話。”戴卜這麼說著,接著和柔伊肩並肩的走進去。

狗狗餐廳,顧名思義,主要的客戶群是狗狗,不管是鑽石獵犬還是他們的寵物狗,餐廳內充滿了大大小小的犬隻以及犬類特有的獨特騷味,薰的戴卜在剛進去時嗆咳了幾聲。

“真的假的?鑽石獵犬養狗當寵物?”戴卜小聲的呢喃著:“這是哪種變態的組合?”

“寵物餐廳啊……感覺是個不錯的企劃案,戴卜你是貓派還是狗派?”

“……我有一顆仙人掌,工作實在太忙了,那大概是我唯一養的了的寵物。”

“站住!樓上尚未開放!”正當戴卜他們走到通往樓上的樓梯口時,一隻身材魁武的鑽石獵犬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從剛剛戴卜進門起,所有的鑽石獵犬都停下了動作,轉頭盯著他們瞧。

“我有事情要找你們頭頭,我是……”戴卜正準備從他的包裡拿出警徽,卻被柔伊按壓了回去。

“我們,是來談生意的。”柔伊這麼說著,不知道甚麼時候她的臉上多了一副墨鏡,她從自己的影子空間裡掏出了一只厚重的公事箱,她拍了拍那行李箱示意著。

“……OK,但我們會緊盯著你們!別惹麻煩。”鑽石獵犬看了看他們後讓開了身軀。

“妳哪來皮箱?裡面裝的是甚麼?”在走上樓時戴卜悄悄問著柔伊。

“我的化妝品!女生都有一個這樣的化妝箱不是嗎?”柔伊笑著說,戴卜皺起了眉頭,似乎想吐槽些甚麼,但很快的眼前的景象就讓他分了心。

與一樓一般又有點詭異的餐廳不同,二樓的場景明顯就不一樣了,在穿過一個特製隔音門後,呈現在二樓的是一個像是傳統市場喧鬧的景象,黑市商販在每一張桌子擺放著他們走私或收購來的贓物,從槍枝、毒品到黑魔法禁書應有盡有。

“嘿!夜翼姊姊,要不要來一批純的啊?”一名攤商這麼說著,他的面前大喇喇地擺著一包又一包的白色物品。

“喲!漂亮的夜翼小妞,想要來一發嘛?”說話的是武器黑商,但不知道他指的是槍還是甚麼。

柔伊好奇的東張西望,戴卜則露出了明顯厭惡的眼神,直到柔伊將自己的墨鏡戴到了戴卜的臉上。

“你的表情太臭了!這樣會讓大家懷疑你的。”

“我知道,我只是忍不住去想讓這些東西流入市面的後果。”

戴卜他們持續走著,在經過一樣的套路後,他們順利走上了三樓。

跟二樓與一樓不同,三樓不是賣東西的,而是『一狗票』的鑽石獵犬,他們或多或少在自己的位子上休息或看電視,喝著啤酒和吃著零食點心,他們唯一的共通點是他們身上都掛著火力超強的槍枝或刀棍。

“看起來真像壞蛋的大本營……聞起來也像。”柔伊評論著,戴卜則重新開始思考讓柔伊來是不是對的。

“歡迎!他們正在樓上等著你,不過在那之前,先把你們的武器交出來,樓上禁止攜帶武器。”

其中一隻鑽石獵犬走過來向他們說道,她是一隻母鑽石獵犬,身上穿著黑色系的龐克裝,他們立刻認出了她是監視器裡攔住凱莉的那隻鑽石獵犬,接著兩隻鑽石獵犬便開始蒐他們的身。

“嘿!爪子放乾淨點!”柔伊這麼說著,戴卜則被搜出了他的警槍與警徽。

眼見鑽石獵犬盯著他的槍與警徽,戴卜一陣心跳加速,但那隻鑽石獵犬卻將警徽還給了戴卜。

“這個月收帳怎麼來了兩隻新的?上一個呢?”

“……”戴卜陷入了沉默,一旁的柔伊趕緊接著。

“最近他被廉政會盯上,所以派我們來。”

“……哼,原來是這樣,不過這傢伙表情也太僵硬了吧?要不是因為妳,我們肯定會以為這傢伙是不要命來查案的。”那隻鑽石獵犬冷哼著。

“在這方面他可是新馬,妳別看他這樣,平時尿褲子都是我在替他換的。”柔伊這麼說著,引來鑽石獵犬一陣嘲笑,戴卜的耳根子也紅了起來,他透過墨鏡怒視了柔伊一眼。

“妳這傢伙可真逗!比之前那隻臭條子好多了,待會兒結束後去喝一杯如何?”

“我請客!我的名字叫柔伊。”

“我是潔!”潔向她露出了微笑。

碰!碰!

就在他們繼續要往樓上前進時,附近一個鐵籠發出了碰撞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柔伊和戴卜轉過頭來,看見一隻黑色的兔子被關在裏頭,牠的毛皮凌亂,憤恨地又踢又踹籠子,籠子上貼著一張紙條。

注意!史上最兇殘的兔子!小心被咬。

“喔!小兔兔!”柔伊一看到動物,立刻就分了神跑去看那隻兔子。

“小心!這隻兔子可是非常兇暴的,我們有一個同伴手指頭差點被咬下來呢。”潔警告著,只見那隻兔子拼命地向柔伊揮舞著前肢,發出了連連的叫聲。

“喔!他好可愛!好像在跟我比手畫腳。”

“柔伊!”戴卜叫著,柔伊這才回過頭來,那隻黑色的兔子發出了生氣的怒吼,看著他們走遠後失望地垂下了耳朵。

終於來到了四樓,四樓跟前面那三樓完全不一樣,沒有充滿髒亂和不明的污漬,不只刻意打掃過,連地毯都有,進去前來得先擦蹄子,但是在進去之後,戴卜和柔伊很快的便後悔沒在蹄子上抹油。

“哎呀呀,這不是我的老朋友嗎?還有那個女孩……你們兩個現在是在交往了嗎?”

一進到了四樓的辦公室,他們便看到吳德坐在一張的黑色的辦公椅上,正將後腿翹在桌上。

“吳德!”戴卜大吃一驚,下意識的想要掏槍,在漂浮術撲了個空後才想起他的武器剛剛已經被沒收了。

“嘿!別碰我!”柔伊的驚叫聲從他背後傳來,戴卜回頭一看,酷洛不知道甚麼時候繞到了他們的背後,已經壓制住柔伊了。

“放開她!”戴卜這麼叫著,在門邊的兩隻鑽石獵犬立刻掏槍指著他們的腦袋。

“放心吧,我沒打算對她怎麼樣,她爸爸可是很樂意付贖金的。”吳德這麼說著,接著狠狠的瞪向戴卜。

“至於你……你和你的夜翼朋友害我損失了兩名部下,甚至還害我被通緝,我可要好好跟你算這筆帳。”

“你以為就算沒有我,這些事情也不會發生嗎?”戴卜直盯著他,絲毫沒有畏懼的意思。

“有道理,我不是沒有遇過像你這樣的警察,充滿正義感又自以為是,以為自己不會同流合汙,屈服於惡勢力,結果,你猜怎麼著?他們通通都輸給了我。”

“你打算把我殺了嗎?”

“什麼?不不不……至少只有那麼一段時間我是這麼打算的,但我很清楚那滿足不了我的復仇慾望,我要看到你的表情因為痛苦和恐懼扭曲,我要你向我俯首稱臣,我要讓你向我求饒,到時候,我才會決定要不要殺了你。”

“你作夢!還有你把尚武怎麼了?!”

“甚麼上午下午的啊?”

“別跟我裝傻!我知道是你和你的部下綁架他的!”

“齁?沒想到你追查的這麼快。”吳德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不過這一切都是場誤會,我們並沒有綁架他。”

正當吳德這麼說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再度被打開了,一隻紅色的龍出現在門口,他的眼睛直盯著柔伊和戴卜。

“尚武?!你沒事!”柔伊驚喜地叫著,卻發現尚武臉上沒甚麼變化,只是像看陌生馬般的看著他們。

“尚武,我的好兄弟,麻煩你將這兩隻小馬關到隔壁的房間嗎?酷洛,你把她影子空間裡的東西搜刮乾淨了嗎?”

吳德這麼問著,酷洛的頭從柔伊的影子裡叼出了她的公事箱和一枚月亮銀幣。

“裡頭沒甚麼東西,唯一可疑的只有這個上鎖的公事箱和這枚錢幣。”

“喔,這看起來挺高級的。”

吳德看著公事箱上面的電子鎖,發現這是一種專門用來鎖住重要東西的公事箱,不只耐摔防水,上頭的附魔甚至能夠抗爆炸,有些公事箱甚至可以裝設自動銷毀系統,在輸入錯密碼的時候報銷裡頭的東西,簡直就像是可以帶著走的保險箱。

“打開它。”吳德命令著。

“才不要!那些是我的東西!”柔伊向他吐著舌頭,兩隻鑽石獵犬正拿繩子綁住他們的四肢。

“……哼,無所謂,就當作是小小的獎勵關卡,我會讓妳吐出密碼的,酷洛!你負責看好他們兩個,我還有事情要忙。”

“知道了!”

尚武這麼說著,他巨大的爪子拎起了柔伊和戴卜,接著隔壁的房門,將他們丟了進去。

“喔!差點忘了!把他們的嘴堵起來,還有他的角。”酷洛這麼說著,鑽石獵犬用繩子和碎布綁住了他們的嘴,接著又拿干擾器套在戴卜的角上。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52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