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RE:【小說】未來 CMC系列-追求夢想的夜翼

樓主 ahoy829
GP6 BP-

第十章  最終的試煉


幾天之後,芭芭拉面試的日子,她和茉莉也也向偉恩一家告別,前往面試會場,坎特拉皇家戲劇表演廳,在芭芭拉到達那裏時,會場裡早就擠滿了參加者與他們的經紀馬與家長,因為閃耀玫瑰聲名大噪的關係,幾乎全過上下菁英階級的家長都想要自己的孩子進入那位傳說中的演藝老師,斯巴達老師底下學習,還有外國父母特地飛奔來要讓自己的孩子參加。

其次是因為據傳聞說老師年事已高,打算在收完這最後一批學生後就閉門收山,所以才導致這次的選拔由小規模的面試變成了連續三天的大型面試,為的就是爭取一個班不到的名額,就連電視台都爭相採訪這件事情,只不過為了保持會場安靜,本次選拔全程是禁止入內採訪的,所以記者們只能擠在門外,採訪那些參加者。

目前那些從會場裡走出來的參加者,臉上都掛著疲憊與沮喪的神情,有的年紀比較小的孩子甚至哭著跑出來,就連一般的成年參加者也是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斯巴達老師可是業界出了名的嚴格,光是退學率就高達百分之七十,沒有多少演藝學生受的了,相反的那些能夠畢業的學生,各個都是業界爭相邀請的對象,也幾乎都聲名大噪。

“嗚哇!好多!不知道芭芭拉要不要緊。”

透過行動裝置直播的凱茲這麼說著。

“喂!凱子同學!上課不要給我看直播!給我專心上課!”台上的老師怒斥著。

“啊!輪到芭芭拉了!”這時虹光突然叫了起來,同一時間教室裡還有許多位同學低下頭。

“喂,身為班長,妳怎麼可以帶頭……”

"芭芭拉加油!"斑比忘情地叫著。

“還有風紀……”老師氣得嘴裡的粉筆都咬斷了。

“所有想看坎特拉演藝廳斯巴達老師的演藝面試的學生,通通給到外面罰站!”

老師話才剛說完,班上第一、二名的同學(布魯斯和凱茲,現在斑比是盃永遠的第三名)、班長(虹光)、風紀(斑比)還有體育股長(茶茶)、康樂股長(阿德)都紛紛站了起來,一邊看著直播一邊朝門外走去。

“對不起老師,因為芭芭拉是我們很重要的朋友,所以至少……”布魯斯說著。

“老師,為什麼你會知道他們在看甚麼?”有同學舉蹄發問。

“因為老師我可愛的姪女也有參加啊!然後看她的樣子應該是落選了。”老師痛哭的說著,接下來的時間裡,原本的國文課變成了安慰大會。

『喂!你們在幹甚麼?!這裡不准記者進哇啊啊!』

由於下一個就是知名影星閃耀玫瑰的女兒烏咪咪,所有的記者都情緒高昂,只見直播拍攝的記者闖入了,蜂擁而上的記者無情的踩踏過攔阻的工作員,推開了一直以來都封閉著的會場。

『記者現在,終於進入了會場,在被趕出去之前,若是能目睹面試會的內容和烏咪咪的表現就好了。』

一名被擠到連眼鏡都掉了記者對著鏡頭這麼說著,此時還有許多記者跟攝影師像她一樣,拼命想要搶到好位子拍攝。

『你們這群傢伙要看的話九給我安靜地閉上嘴!!不要玷汙了這神聖的表演場!!』

會場前面傳了如雷響徹的怒吼,只見三位評審中間,一隻表情嚴肅的獨角獸回頭大喊,等到大家都安靜之後,她才轉頭回去。

“下一位!!”

過了一會兒,芭芭拉緩緩地走上了舞台,她身穿著一席漂亮的洋裝,神甚緊張的來到台上。

『出、出現啦,她就是知名影星,閃耀玫瑰的女兒,同樣也是童星的烏咪咪。』

直播記者小聲地解說著,高倍率攝影鏡頭立刻聚焦到芭芭拉身上。

“大、大家好,我是287號,名字是……”

芭芭拉自我介紹到一半直接被斯巴達老師打斷

“我知道妳是誰,少說廢話,我只想說這是怎麼回事?!”斯巴達老師
飄起了參賽者資料。

“妳今天要表演的項目怎麼會是月祈舞?”

“呃,那個是因為……那是夜翼族的傳統舞蹈,也是我媽媽當年入選的舞蹈,所以我想……”

“哎呀呀,難道妳沒收到通知嗎?”評審1號這麼說著:“由於參賽馬眾多,很早我們就發訊息通知參加者了,表演活動改為五分鐘的短劇,莫非是漏掉了?”

評審1號說完,芭芭拉漢在後台的茉莉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怎麼辦?要請主辦將妳的順位延後,讓妳有時間準備嗎?”評審3號這麼問著,但斯巴達老師卻打斷了他們。

“不必!我沒時間為那些遲到或其他因素的參加者補面試。”

“可、可是這樣的話公平性……”

“公平?這場面試何來公平?!”斯巴達老師怒斥著。

“原本只要辦小型的面試會就可以了,結果負責單位居然硬是把參加名額擴大到這種地步,你們之前的評審也是!通通被我舉報收受賄絡滾蛋了,臨時才找你們這兩個上來,參加者品質參差不齊成這樣,我看到都煩了!”

說完,斯巴達老師轉頭看著台上的芭芭拉。

“我給妳一場面試的時間準備,就一場,要碼妳就表演,要碼妳就離開,順道一提……你們沒收到通知的原因恐怕是因為主辦單位故意讓妳插隊進來,想藉著妳媽媽的名聲造勢,我知道這對甚麼都不知道的妳很不公平,但現實就是這樣,我也曾說過不會收年齡太低的學生,不只是因為他們的性格還未發育完全,涉世未深的他們也不會有甚麼好的表現!當年我是受於壓力,才免強答應讓妳媽媽進來,才不是因為什麼祈月舞!妳媽媽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完全是出於她的天分與運氣,這兩個東西要再湊齊幾乎是不可能的。”

斯巴達老師此話一出,她台上的芭芭拉變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旁的茉莉攤在椅子上,一副要暈過去的樣子。

“哇啊,這真的很不妙啊。”斑比擔憂的說。

“可惡!妳說這甚麼屁話啊!!”凱茲也對著直播罵著,現在直播的聊天頻道也炸成了一鍋粥。

“即、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參加!請給我時間準備一下!”

芭芭拉這麼說著,接著她走下了舞台。

“下一位!”斯巴達老師這麼說著。

“快!布魯斯!打電話給芭芭拉!我們必須為她加油打氣!”茶茶轉頭這麼說著。

“我、我不知道她的電話,她從來沒有留給我。”布魯斯臉色慘澹的說。

“那、那就打電話給柔伊姊,問茉莉的電話啊。”

就在布魯斯準備要撥打電話時,斑比突然喊著。

“我接通了!”

“唉?為什麼你會有……”

“那不是重點,芭芭拉!”斑比開啟了視訊功能。

“大家……”畫面上的芭芭拉眼淚婆娑的說著,與剛剛在臺上堅強的樣子不同,芭芭拉哭到連妝都要糊了。

“我……”

“不用說了,我們都透過直播看到了,先別放棄希望啊,難道妳以前沒有甚麼表演段子可以用嗎?”凱茲這麼問著,他的腦筋動得特別快。

“不行啊……那些表演斯巴達老師不可能會滿意的,就算要唱歌,這也不是歌唱大賽啊!”芭芭拉搖了搖頭,就在這時,布魯斯湊近了螢幕。

“芭芭拉,妳冷靜聽我說……妳就臨時想一個吧!妳一定辦的到的,想想我們一起度過的夜晚,妳這麼的努力練習,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不要放棄!”

"不行的……就算是能想到,我也沒時間練習,我、我……"芭芭拉發抖的說。

"芭芭拉!這就是妳的決心嗎?!當時跟我掙布魯斯的妳去哪了?!"茶茶怒斥著,她的聲音讓在混亂中的芭芭拉冷靜了下來。

“妳還記得嗎?我們比賽的分數現在是平分……如果、如果妳能贏得演出的話,就算妳贏了,我就答應放棄布魯斯,現在的我只希望妳能好好打起精神,我不想看到妳連試都沒有就輸了!鼓起勇氣的去做吧!妳一定,一定要贏啊!”茶茶說著,她的眼眶中含著淚水。

“茶茶……”芭芭拉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

“謝謝你們大家,我知道了……”芭芭拉再度睜開眼時,她眼裡的迷惘已經消失了,說完她就掛上了電話。

布魯斯他們再度看向直播,上一個表演者被斯巴達老師批評的哭著跑掉後,芭芭拉和茉莉帶著一張摺疊椅走上了舞台,此時的她,居然把身上之前的漂亮佯裝給撕毀,用撕毀的布塊在身上重新纏繞出了一套新的服裝,還把臉上的妝抹的亂七八糟,令她看起來就像野孩子一樣,就當大家還搞不清楚他到底要幹甚麼時,芭芭拉踩上了椅子。

“全員注意!!前方三點鐘方向發現敵船!準備迎擊!!”

芭芭拉大喊著,布魯斯他們立刻就想起了他們之前曾經在家裡玩的扮演海盜的遊戲。

接著芭芭拉開始扮演船員,做著拉船帆的動作,明明只有一隻馬在表演,卻表現得出像是很多馬一樣忙亂的樣子。

“敵方砲擊!快找掩護!!”

芭芭拉大吼著,接著蹲到了椅子後面,不時搖晃著椅子表示都到了砲擊。

“船長!右側船身砲架損毀!已經沒辦法戰鬥了!”

芭芭拉自問自答的說,同時扮演船員和船長的角色。

“左滿舵!像著死亡峽灣前進!我們利用峽灣的地形用另一側砲擊!”

“船長!真的要這麼做嗎?那裏可是岩漿海!船會燒起來的!”

“岩漿?”斯巴達老師揚起了眉毛,直播另一端的布魯斯他們則興奮的大喊。

“喔喔!地板是岩漿!”

“就算會燒起來也要拚一搏!總比死在這裡好!這是命令!”

“嗨嗨!船長!”

“把敵船引過去!填充彈藥準備開炮!”

芭芭拉站在椅子上面對著評審,她的翅膀張得大大的,看起來更有聲勢和魁梧的感覺。

“船長!敵方砲火猛烈!快要撐不住了!”

“穩住!再讓他們靠近一點!穩住!”

芭芭拉舉起了一隻蹄子,神情專注的看向評審的方向,還不時做出擦汗的動作,表示自己和船正處於水深火熱的地方,現場氣氛忍不住凝重了起來,大家彷彿就像船上的船員們一樣,屏息的等待著船長下的命令。

“開火!!”

磅!!

會場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評審席上的1號和3號評審嚇得躲進了台下,就只有斯巴達老師將在那裏,她回頭向聲音來源一看,原來是一旁的照明燈不知道是被哪個看得走神的工作員撞倒了。

“哎呀呀,妳表演的真是……”評審1號從台下鑽出來,話還沒說完就看到芭芭拉身體一軟倒了下去,就在一旁的工作要衝上去時,他們又聽到芭芭拉將臉側向看不見的那一面說著。

“船長!船長妳怎麼了?啊!船長的側腹插著碎片!是剛剛遭到炮擊的時候嗎?船長!妳要撐著點啊!”

“我親愛的大副,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很清楚……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船長!妳還不能就這麼死了呀!船員們還在仰賴妳帶領我們返航,光榮回到港口呢!好不容易才擊沉最後一艘敵艦,終於可以結束戰爭回家了說。”

“唉……說的也是呢……我的航程還沒有結束,把我……扶到舵那邊。”

芭芭拉從地板上撐起身體,就好像真的有誰在攙扶她,接著她靠在椅子上,將椅背當作舵扶著。

“回家的方向是哪邊?”

“報告!在北北西三二度!就是您現在所面的位置。”

“很好……離開岩漿海後立刻命令船員把火滅了……以及,我現在有點累了想稍微瞇一下,在船航行到港口前,我的船和船員們就交給妳了。”

“是的船長!遵命船長!”

芭芭拉靠在椅子上,漸漸的一動也不動了,接著她又起身,開始扮演起大副,她做出一副心痛的模樣,眼淚不斷地流著。

“你們都聽到命令了!把帆打開,全速返航!我們……終於要回家了!”

表演結束,計時鈴也在此時響起,時間分毫不差,現場一陣歡聲雷動,就連評審們也忍不住鼓蹄。

“太精采了,不愧是知名巨星閃耀玫瑰的女兒,就連演技也是遺傳了母親,太精采了!”直播記者痛哭流涕的說著:“現在我們來看看評審們要怎麼評分。”

評審1號和3號舉出了看板,都是滿分的十分,就只有中間的斯巴達老師還未表態,她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盯著巴巴拉不動,也沒有跟著評審一起鼓蹄,最後,等到大家都靜下來後,她開口了。

“這些都是妳臨時想出來的?”

“也不算是,我只是把以前跟朋友們玩的遊戲,稍微改編了一下,海盜遊戲、地板是岩漿,還有123木頭馬。”芭芭拉如實的說著:“在我來參加面試會前,我曾因為生病,暫時住進朋友家休養,他們家裡有很多跟我同齡的孩子,他們還有他們的朋友,都對我很熱情,還邀我加入了CMC,我很感謝他們,讓我體會到當個一般的孩子是多麼有趣的事情,在那之前,我總是只在乎自己表演得好不好,空閒中不是練習就是練習,是他們教會了我,怎麼快樂的玩,真的,很感謝他們。”芭芭拉這麼說著,他的眼裡閃動著淚光,正在看直播的布魯斯他們也忍不住喜極而泣。

“妳有多想,成為我的學生?我想妳知道,我的訓練可時很嚴苛的,還得要去國外讀書,沒有時間再回來陪妳的朋友們囉。”斯巴達老師這麼說著,語氣中透漏著一股惋惜。

“……的確,在到這裡來之前,有很多馬都曾經勸過我,要當一位超級巨星需要犧牲很多很多的時間和東西,但我還是為了想成為像媽媽一樣的大明星而努力。因為就在不久前,我意識到自己不是想成名或追隨她的腳步,而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做這些事情!在舞台上,我能夠施展一種『魔法』,這個魔法,能讓所有看到我表演觀眾們臉上露出最棒的表情,這是專屬於我的舞台魔法!所以這次來我不是為了當老師的學生, 因為我已經有了最棒老師教出來的最幫學生當我媽媽了!”

『甚麼?!這這這難道是退賽宣言嗎?難得獲得評審這麼高的評分!』

“那麼,妳還來這裡幹嘛?既然妳已經沒有目的了,妳大可直接走掉。”斯巴達老師又問,她的臉上難得露出困惑的神情。

“因為我一直很想跟斯巴達老師見面啊,我想要跟老師說話,想要親眼看看媽媽最尊敬的老師是甚麼樣的,還有就是,雖然媽媽總是說老師妳不喜歡被吹捧誇讚,但是我覺得媽媽一定很想跟妳說這句話。”

芭芭拉說著,接著向斯巴達老師深深的一鞠躬。

“老師,謝謝妳,謝謝妳將我培育成如此優秀的演藝馬,我很感謝老師您的用心良苦,抱歉一直給妳添麻煩了,真的,很謝謝妳。”

芭芭拉向斯巴達老師露出笑顏,此時斯巴達老師的臉上終於有了嚴肅和憤怒以外的變化,她摀著臉,忍不住啜泣了起來。

“真是的,都已經一把年紀了,我居然還能被一個小女孩感動成這樣……都怪妳實在太像妳媽媽了,我彷彿可以看見妳身上有著她著影子,要是她也在這裡,一定也會以妳為榮。”

“老師!”

就在這時,一旁在假裝打掃工作員突然脫下了帽子與口罩,傻大姊版的閃耀玫瑰就這麼跳了出來,感動地撲向她要來個大擁抱。

“玫瑰!”斯巴達老師走出評審台,也朝著閃耀玫瑰奔去,接著是抱住她的腦袋瓜,用力揉著他的太陽穴。

“我就知道是妳!又翹掉工作偷懶了是嗎?!讓妳女兒說出這種話,妳都不會害臊的嗎?還打翻了我的照明燈!”

“啊啊啊!冤枉啊!這次我回去可是一口氣一鏡到底的拍攝了三天三夜,讓進度提前半個月結束了啊,還有這些話是我女兒自己想的,沒讓她說啊,不過倒是很能表達我的心情就是了痛痛痛!”

閃耀玫瑰求饒的說著,國際知名巨星在她嚴格的老師底下就像是菜鳥演員般一直被電。

“媽、媽媽?!”在台上的芭芭拉也吃驚萬分

“妳之前引起的騷動還不夠嗎?尋馬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了!等一下就去給我到外面表演當條醃黃瓜!沒有演出醃黃瓜的爽脆度不准結束!”

“唉唉!饒了我吧!醃黃瓜太難了啦!不過如果是彩虹蘋果的話或許辦的到,我最近有很深的體悟!”

“誰理妳啊!!真是的,像妳這樣子怎麼給孩子做榜樣,要怎麼扮演好母親的角色啊?”

“不是『扮演』。”在斯巴達老師懷中的閃耀玫瑰看著在臺上的芭芭拉。

“我『就是』她的母親,或許我跟其他母親有些不一樣,但我會是獨一無二的。”

終章  就是喜歡你!


於是,芭芭拉便在三位評審都給予滿分的情況下被淘汰了,之後的那幾天,各家美體都沸沸揚揚的報導和討論著那天那場騷動,最後是誰成為了斯巴達老師的新學生反而沒有誰提及,事情就這麼平安落幕……才怪!

“布魯斯,醬油用完了,可以請你跑一趟嗎?”

“唉?!現在要我出去嗎?!”

布魯斯偷偷從窗簾縫底下看出去,外頭還有一大排記者在外守候,因為芭芭拉當時的發言,偉恩家莫名的被牽扯了進來,所有的記者都跑來想從這裡挖出點八卦,由於布魯斯和茶茶先前也曾因為事件被記者騷擾,所以都很不想再遇到記者了。

“拜託啦,愛德華跟柔伊都不在家,他們都跑去公司避風頭了,就只有你有辦法悄悄靠著影子潛行溜出去。”莉莉拜託著,布魯斯長長的嘆了口氣,要是家裡有誰能夠啟動的了閣樓的傳送門就好了,開啟傳送門需要耗費一定程度的魔力,莉莉今早為了出門買菜已經用完了,至於小冰……她沒把傳送門凍起來就不錯了。

“嘖!”布魯斯硬著頭皮,帶著錢包,悄悄的潛入附近的影子當中溜出了門。

“打擾囉!有誰在家嗎?”

就在布魯斯離開後不久,閣樓上傳來了斑比聲音,只見芭芭拉和茉莉居然跟著斑比一起下來,還帶著一個看起來相當奢華的禮盒。

“芭芭拉?!妳怎麼會來?!”茶茶驚訝的問著,上次最後見到她是虹光將她的CMC徽章拿給她時,芭芭拉也與大家交換了通訊方式和加好友,現在她也是虹光小隊的一員,不過因為除了茶茶外的大家都很忙,所以實質成員還是只有茶茶一個。

“我是來謝謝你們上次照顧的,這是我媽媽從國外寄回來的餅乾,大家可以一邊喝茶一邊吃。”

芭芭拉這麼說著,接著望了望四周。

“那個,布魯斯呢?”

“他剛剛出去買醬油了,外頭還有一堆記者,妳記得要躲好喔。”凱茲這麼說著,拉緊著窗簾。

“真是抱歉,都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當時要是不多嘴就好了。”芭芭拉露出歉疚的表情說著,接著她又看著茶茶好一會兒。

“那個……妳跟布魯斯……”芭芭拉小心翼翼的問著,雖然茶茶曾說過要把布魯斯讓給她,但嚴格來說芭芭拉也沒有獲選,所以這個約定又再一次成為了平局。

“可能還要一陣子吧……真是的,想當初我可是倒追他一年多才把他追到蹄的,又要重來了。”茶茶長長的嘆了口氣。

“布魯斯可是很頑固的,真的要多點耐心。”斑比這麼說著,他已經開始在吃禮盒裏頭的餅乾了。

“啊,他被記者發現了。”正偷偷看著窗外的凱茲這麼說著,只見布魯斯慌慌張張的跑在街上,一大群記者追在他的後頭。

“怎辦?”凱茲回頭這麼問著。

“真是的。”茶茶又嘆了口氣,但這次她的臉上泛起了微笑,從鑰匙碗中拿出布魯斯飛行滑板鑰匙,來到家中的車庫,拿起了兩頂安全帽並為自己戴上一頂。

在她發動引擎的時候,忍不住哼起了歌。

1~2~向前衝!

沒有誰能夠阻擋我!
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沒有你我就不開心!

3~4~抬起頭!

掩飾不住的內心!
遮擋不住的愛情!
就是想說我愛你!

沒有先後!沒有對錯!
愛情本來是就沒理由!
管他未來的路多崎嶇!
路上有你我就很開心!

不怕風!不怕雨!
我是勇敢的女孩!
努力去抓住幸福!

茶茶在車庫門完全敞開時衝了,出去,用滑板上的警示喇叭嚇開了追逐布魯斯的記者,接著飛到他的身旁,朝他伸出蹄。

“上來!”

布魯斯伸出蹄,迅速的跳上了後座,接過了茶茶遞來的安全帽。

“抓穩了!要衝了!”

茶茶加緊油門,衝了出去,甩開了窮追不捨的記者。

望著底下坎特拉的街景,沒錯……一切就好像回到了那天,布魯斯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那個……這是綁架嗎?”布魯斯問著。

“不,是私奔。”茶茶笑著說,布魯斯也笑了起來。

(合唱)一起衝、一起衝!
就是要大聲說著我愛你!
直到天涯海角也要和你──
在一起!

雖然說是私奔,但也不是去買瓶醬油而已,中途也沒有被抓去充軍或撞到學生,於是很快的他們就回到家了。

“對不起,我還是,想跟茶茶在一起。”

回到家後,布魯斯慎重的向芭芭拉道歉著,一旁的茶茶雖然有些不情願,但也跟著向芭芭拉低著頭。

“沒、沒關係啦,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們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芭芭拉苦笑地說著。

“但是,毀壞婚約的話還是會受到一定的損失吧?所以,這個就當作是賠償吧?”布魯斯這麼說著,他拿出了對夜翼來說最重要的月亮銀幣,遞到了芭芭拉的面前,一旁的茉莉睜大了眼。

“……雖然很想要,但我不能接受。”芭芭拉搖了搖頭,茉莉聽了忍不住發出嘆息。

“這枚銀幣你就自己留著吧,因為你們已經給了我更重要的東西了。”芭芭拉這麼說著,掏出了她所珍惜著的CMC徽章,這枚徽章似乎是特製的,因為他跟其他徽章有些不同,上頭反映著一層淡淡的彩虹光芒。

“可、可是那個是妳自己爭取來的……我還是拿出我珍藏的東西送妳好了!”布魯斯下定決心,他飛回方將一會兒,過不久後拿下來了幾碗紙碗裝泡麵。

“這個叫做泡麵!只要把蓋子撕開一半,拿出調味包然後……”

“這種東西我在趕拍片的時候偶爾會吃,不用你解說啦。”芭芭拉臉上三條斜線,對於一輩子都吃高級食品的上流貴族而言,泡麵真的是很稀奇的東西。

“既然你真的想要賠償我的話……那就告訴我,你們說的親有點髒髒的地方到底是親哪裡吧!我怎麼也想不出來,這個問題困擾我好久。”芭芭拉臉色微紅,小聲地問著,布魯斯和茶茶面面相望。

“這樣就行了嗎?”、“現場親給妳看也沒問題。”

正在喝茶的茉莉和莉莉差點沒被茶給嗆死。

“等等等!我不是說了不准在做這種事情了嗎?!”莉莉崩起了臉,只見茶茶靠近了布魯斯,輕輕的用嘴唇啣住了他的耳朵,布魯斯臉上露出了軟趴趴的幸福表情。

“瞧!有點髒髒的地方就是這裡,親之前還是要先清乾淨好,耳屎的味道很難吃的。”茶茶這麼說著。

“唉?!所以凱茲才說他沒有那個地方,原來是耳朵喔!”斑比此時恍然大悟的叫起來。

“我一直以為是──”

過了一會兒,屋子裡傳來大家作噁的叫聲。

“矮噁噁噁!!”

那天晚上,斑比是哭著回家的。

“斑比怎麼了?!又是誰欺負你?!我去幫你報仇!”綠靈生氣的問著,卻見到斑比抬起頭對她大吼。

“就是妳啦!思想這麼齷齪!害我都被妳玷汙了啦!”

說完斑比便哭著跑回房間裡了。

“綠~靈~”

一個聲音從綠靈背後響起,綠靈僵硬的轉過頭,看著她那正在發火的父母。

“等等,我甚麼都沒有做啊,冤枉啊!我根本甚麼都不知道啊啊!”

The End


隱藏連結提示:

一、高登·拉姆齊




二、某種菇類的叫聲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52 筆精華,09/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