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RE:【小說】未來 CMC系列-追求夢想的夜翼

樓主 ahoy829
GP5 BP-

第五章  東窗事發


隔天一早,當芭芭拉睜開眼時,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雖然身體的肌肉仍有些僵硬和疼痛,但沒了當初頭重腳輕的感覺,暈眩感也消失了。她深吸了一口氣,看見茉莉就在她附近休息,茉莉身上蓋著毯子,窩在附近的椅子上,四周都是散落的枯枝與花瓣。

芭芭拉翻開被汗水沾濕的被褥溜下了床,許久未站立的她頓時感到有些腿軟,但很快的就重新站穩了腳步,她推開了房門,悄悄的向門外探去,現在時間還早,天才剛亮,整間屋子還沉溺在一股寂靜當中。

芭芭拉覺得口渴,於是走下了樓,企圖尋找能喝的水,當她經過廚房時她聽到了廚房裡傳來了陣陣忙活的聲音,一股香味從裏頭傳了出來,刺激了她的胃忍不住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芭芭拉將頭伸進去,看見廚房裡正有兩隻水晶小馬和一隻獅鷲獸在準備著早餐,當茶茶轉過頭來,與站在門口的芭芭拉對上視線時,她們兩個的時間彷彿暫停了一會兒……

沒過多久,布魯斯在睡眠中被粗暴的搖醒,他揉了揉昨晚哭腫的眼睛,耳朵還有些發疼,昨晚他因為把自己鎖在房間不肯出來吃晚餐,所以被莉莉隔空揪著耳朵直到他投降,他不懂,獨角獸的控物魔法需要在視線範圍內才能準確掌控,她到底是怎麼精準定位到他耳朵的?還是說莉莉揪到什麼就扭什麼?

“幹嘛啦?”

布魯斯睜眼看到一臉慌張的凱茲,只見凱茲支支吾吾半晌才吐出一句:

“她們知道了!”

過了一會兒,布魯斯垂著耳朵,緩緩的走進了餐廳,中途有好幾次他想聽從凱茲的話轉身逃出這裡,一輩子過著流浪的生活,不過他還是壓制著不安,一步一步的走到這裡來,在餐廳對話的芭芭拉和茶茶見到他進來時停止了交談,不約而同的看著他。

“……嗨?”布魯斯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快點來吃早餐,不然要涼了。”茶茶這麼說著,她的語氣很平常,聽起來不像凱茲所說的已經知情。

布魯斯坐了下來,將早餐送進了嘴裡,但因為壓力的關係,他吃甚麼都索然無味。

“她知道了,布魯斯。”

吃到一半的時候,芭芭拉突然這麼說著,布魯斯雖然早有準備,但還是差點沒把自己噎死。

“……妳呢?”不一會兒,他察覺到芭芭拉的話中有話。

“我阿姨早在我們相遇的第一天就告訴我你有女朋友了,只是現在才知道就是她,而且我阿姨還向我坦白每次在森林裡練習的時候她都在暗中保護我。”

“每一次?!”布魯斯睜大了眼,意思是他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被茉莉看在眼裡。

“而她在知道這些後,仍繼續勾引你。”一旁的茶茶忍不住酸說。

“因為我有自信,我可以從妳蹄中搶回布魯斯。”芭芭拉反駁。

“搶、搶回?什麼?!”布魯斯覺得莫名奇妙,什麼時候他是芭芭拉的了?

“看來你果然不知道呢。”芭芭拉這麼說著,接著拿出了她的行動裝置,向布魯斯秀出了一張照片,上頭的內容大致上是這樣:

通婚協議書,偉恩家之子,布魯斯,與高登家之女,芭芭拉,經兩家家長與家族長同意後,協議與成年時辦理結婚登記,上頭有布魯斯的父母與應該是芭芭拉父母的簽名。

“這、這是怎麼回事?!”

布魯斯震驚的問著,這時在餐桌的另一邊享用早餐的愛德華緩緩開口:“這時家族的聯姻策略,為了保持血統純正,我們夜翼貴族,會在小的時候就決定好通婚對象,你跟芭芭拉出生沒多久兩家就締結婚約了。”

“唔呃……”布魯斯震驚到都翻白眼了,一旁的柔伊連忙補充。

“不過,也是有婚約解除的例子啦,像原本你爸爸原本是和芭芭拉的媽媽有過協議,但後來他喜歡上你媽媽,於是便解除了婚約。”

聽到這裡,布魯斯不禁鬆了口氣,但愛德華接下來的話卻又令他心臟差點要停了。

“不過因為他毀約的關係,偉恩家族的名聲一落千丈,芭芭拉的媽媽也因為這樣遭到流言蜚語,身為夜翼家族之守的花家最重要的長女,最後只有高登家最小,沒有繼承權的三男願意娶了她,花家一直為此感到憤恨不平。”

“嘿!我爸爸沒有甚麼不好!他可是個很棒的小說家耶!”芭芭拉氣呼呼地說著。

聽到這些,布魯斯不禁緊張的胃痛了起來,只見他怯怯地抬起頭來看著茶茶和芭芭拉。

“那、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解決?”

“我和芭芭拉談過了,我們決定進行比賽!如果我贏了,芭芭拉就得放棄協議!反之,我就得放棄當你女朋友。”茶茶這麼說著。

“唉?妳們這是把我當獎品嗎?”布魯斯有些生氣的問,只見茶茶和芭芭拉同時瞪了過來,嚇得他縮了一下。

『少臭美了!我只是純粹看她與你糾纏不清不爽!還沒決定要不要原諒你呢!』

茶茶和芭芭拉同時說著,接著又互相瞪著彼此,布魯斯似乎可以看見她們兩個視線對撞在在一起出現了火花。

“咳嗯!不可以吵架喔。”

此時莉莉從廚房裡走出來,飄著平底鍋將煎好的鬆餅放到桌上的盤子裡,霎那間,茶茶和芭芭拉立刻撇過頭裝乖,芭芭拉甚至摀著頭做出了防禦的動作,看來在這之前她也領教過平底鍋的威力了。

“呦!好像很有趣!我說啊,要不要開個賭盤?看看誰會贏啊?”幸災樂禍的凱吉用手肘頂頂一旁苦笑的賈蘋果,下一秒還熱得的平底鍋就將他打翻在地板上。

“你活該!”凱莉在一旁說著風涼話,從地上爬起來的凱吉撲了上去,父女兩又在大家面前上演全武行,直到被莉莉的平底鍋制服為止。

“啊啊!真不知道該為哪邊加油,兩邊都好可愛喔!”柔伊為難的說著,接著她就被凱莉給拖走。

“我們還要上班呢!”

“唉!可是我想留下來看啊,可以請假嗎?就說我在路上踩到地雷所以今天不能去上班。”

“小馬國的路上哪來的地雷?這種謊話誰信啊!”

說完凱莉就把柔伊給拖走了。

“那……妳們打算要比甚麼?”布魯斯小心地問。

“這個問題我們還在討論,有甚麼東西是適合芭芭拉現在的身體狀況,不然就算贏了也不光彩,還有裁判要找誰當呢。”茶茶這麼說著,凱茲這時從一旁冒出來。

“不如我們每一個都出一個遊戲吧?由出題的當作裁判,看誰獲勝的次數多就是贏家如何?相對的如果難到連裁判自己都無法完成的話,就當作不算數如何?”

“喔喔!凱茲,你是天才嗎?”

茶茶忍不住讚嘆,大家都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嘿嘿,還好啦!”

“當男孩子實在太可惜了!”

“喂!”

在詢問過醫生(斑比)後,他建議大病初癒的可以來點適度的小運動,於是在經過一番討論後,他們決定來玩一個最簡單的小遊戲,123木頭馬!

由負責當鬼的玩家在最前頭背對著其他比賽玩家倒數,其它他玩家從起點出發,當倒數結束後當鬼的玩家會回過頭來,此時其他玩家必須在這之前維持一動也不動的動作,若是因為移動被鬼看到時,該玩家就必須回到原點重新出發,若誰能先觸碰到鬼的背就是勝利者。

“這個遊戲聽起來挺簡單的嘛!一開始的時候飛過去就好啦!”在聽完規則說明後,芭芭拉自信滿滿的說著,此時布魯斯卻拍了拍她的肩膀。

“千萬不能這麼做,妳可沒辦法沒辦法保持在空中不動,到時候妳會直直撞上當鬼玩家的臉。”布魯斯這麼說著,身為戰犯的他永遠也忘不了第一次玩這遊戲時直直撞上凱茲的鳥嘴,那是他們第一次接吻,但雙方打死都不會承認這是他們的初吻。

“那麼就我來當鬼吧!”凱茲自告奮勇的說著,並且飛到客廳的一角,其他玩家從門口出發。

“大家加油喔!”斑比在餐廳裡說著,一邊吃著今天的早餐說著,因為昨晚徹夜照顧芭芭拉所以起床的晚一點,此刻的他正一邊吃著早餐麥片一邊塞下整條土司以及莉莉做的鬆餅,如此海量的進食幾乎掃空了他們家的早餐存貨,害得莉莉決定在中午之前決定去一趟市場,好補足冰箱裡的存貨,尤其是如果斑比要繼續留在這裡吃午餐的話。

“那麼開始吧!1~2~3木頭馬!”凱茲回過頭,布魯斯、茶茶和芭芭拉停止了動作。

凱茲看了看他們,嘴角露出了一股詭異壞笑,接著又轉過頭。

“123木頭馬!”

凱茲猛然一回頭,如此突然的舉動讓芭芭拉差點沒有煞住,一隻邁開大步的蹄子停在了半空中。

“嗯嗯,讓我檢查一下你們有沒有動喔!”

凱茲這麼說著,接著飛到他們身邊端詳著,尤其是邁開大步的芭芭拉。

芭芭拉保持一動也不動,額頭上開始冒著冷汗,凱茲滿意的笑了笑後飛了回去。

“1~2~”

“噗哈!他可以這個樣子一直盯著嗎?!”芭芭拉喘著氣問著。

“可以,還有暫停時呼吸是可以的。”

“這種事情你要早點說啊!”

“木頭馬!!”

凱茲回過頭,正在向布魯斯抱怨的芭芭拉停下了動作,茶茶趁著芭芭拉和布魯斯說話時已經遙遙領先,跑到了客廳的中央。

“喔,茶茶做的不錯嘛,不過我還有大絕招,把妹妹放出來!”

凱茲大聲的說著,接著掀開了客廳桌子的桌布,不知道甚麼時候躲在桌底下的小冰爬了出來,高興地撲向了自己的姊姊。

“小冰?!等等等!不要過來!”

茶茶驚叫著,下一秒她就被小冰給撞倒。

“好的!茶茶動了,請退回原點!”凱茲這麼說著,茶茶垂頭喪氣地抱著小冰走回了原點。

“1~2~”

“這樣也可以嗎?!”芭芭拉驚訝地問,這個遊戲有太多令她驚訝的點了。

“這算是天然障礙物。”布魯斯回答。

“天然的嗎?!”

“木頭馬!!”

凱茲回過頭,此時布魯斯和芭芭拉已經來到了客廳的中央,茶茶位居最後,正在急起直追,第一次玩這遊戲的芭芭拉因為不熟悉遊戲的技巧,所以每次暫停時動作都特別大,導致蹄子都停在半空中,只是憑藉著她平常練舞的肌肉,她總是能夠完美地維持住姿勢。

“很好,看來芭芭拉已經熟悉遊戲怎麼玩了,接下來我要加速囉!”

“木頭馬!!”

凱茲直接回頭,還反應不過來的芭芭拉才剛把腳放下。

“抓到芭芭拉了!”

“等等!你剛剛沒有把話說完,這樣也可以嗎?!”

芭芭拉回過頭來看著布魯斯,布魯斯輕輕地嗯了一聲。

“遊戲的重點在於當鬼的玩家回頭時妳不能動,當鬼的玩家要說甚麼話其實無所謂。”

凱茲解釋的說,芭芭拉憤恨不平的走回了起點,現在布魯斯位居第一,茶茶位居第二,芭芭拉居於第三。

“布魯斯~木頭馬!!”

彷彿為了應證剛剛的話,凱茲故意將台詞改成這樣,布魯斯雖然停下來,臉上的表情卻很猙獰。

“嘿嘿!布魯斯~”

“小冰,快去找布魯斯!”

茶茶趁著空隙放出了妹妹!小冰高興的撲向布魯斯,開心的抱住了他的後腿。

“唔嗯?!”

布魯斯因為被抱住了後腿,速度整個速度被拖慢了,茶茶趁機追過了布魯斯。

“大笨馬!”

凱茲回過頭來,眼看茶茶距離凱茲只剩下幾步之遙,布魯斯拖著小冰緊追在後,芭芭拉這時才終於到達客廳中央,想要追上他們看來是不可能的,但是!遊戲還沒有結束!最後是誰贏還不知道!

“1~~2~~”

這次凱茲突然拉長了音,像是故意在拖時間,只見布魯斯抱起小冰向他說著。

“小冰!我們來玩滑倒!把妳姊姊前面的地板冰起來!”

小冰聽了高興的笑著,她頭上的角發著光,地板上瞬間形成了一層厚厚的霜,正在加速的茶茶踩到栽了跟斗。

“抓到了!茶茶退回原點!”

“不是說好了不用這招的嗎?!”從地上爬起來的茶茶對著布魯斯怒叫著。

“打從妳派小冰拖住我時,協議就已經失效了!”

結果這場比賽是布魯斯獲得勝利。

下一場比賽,瞪眼比賽,誰先笑出來或移開視線就算輸了,吃飽喝足的斑比加入戰局,第一局,由凱茲對上小冰,小冰很快地就被凱茲的鬼臉逗得咯咯笑了起來,第二局,布魯斯和斑比。

“哼哼,想不到你還敢來挑戰我,我的蹄下敗將啊。”斑比挑釁的說道。

“這次我不會再輸的!我有秘密武器!”布魯斯這麼說著,接著從自己的包裏掏出了眼藥水朝自己的眼上滴。

“唉?!這樣是作弊吧!”斑比抗議著。

“這叫戰略,還是說你要直接認輸投降?”

“誰怕你啊,讓你瞧瞧甚麼才是實力!”

於是斑比和布魯斯互相瞪了起來,凱茲則是召集了茶茶和芭芭拉。

“妳們兩個也開始吧,照他們兩個的個性,等比完都不知道多久了。”

“沒問題,我們開始吧!”茶茶這麼說著,接著與芭芭拉開始互瞪了起來,雙方僵持不下,簡直就像另一隊的布魯斯和斑比。

“還要再來點茶嗎?”莉莉在一旁邊泡著茶邊觀戰著。

“謝謝妳,蘋果太太。”茉莉將茶杯遞過去讓莉莉添滿。

“叫我莉莉就好了,不必這麼拘謹。”

“今天比平時還要熱鬧呢,果然是有新朋友的關係吧。”

“……照顧這麼多孩子,一定很辛苦吧?”茉莉看了看他們,若有所思的說著。

“嗯,真的很辛苦呢,芭芭拉也給您添了很多麻煩吧?”莉莉這麼問著,茉莉卻搖了搖頭。

“不,一點都不會,芭芭拉她表現很乖巧,做事情也很努力,除了這次因病來這裡鬧脾氣外,她從來都沒有任性過。”

“啊……真不愧是貴族的孩子,真有教養呢。”莉莉忍不住看向布魯斯,但茉莉卻再次搖了搖頭。

“不,即使是貴族的孩子,也還是會想向父母撒嬌的,或許是因為我不是她母親的關係吧,總覺得比起親馬,她更當我是一名助理,偶爾……也想讓她向我撒嬌什麼的。”茉莉這麼說著,表情有些黯淡。

“這樣啊,對了,妳姊姊怎麼會請妳來帶芭芭拉?”莉莉問著

“……那時夢魘騎士剛解散,我的生活頓時失去了重心,於是我的姊姊就建議我讓我帶芭芭拉去實現她的夢想,畢竟我身為騎士團的軍師,不只馬脈廣闊,也擁有專業的技術與談判技巧,相當適合幫助芭芭拉,雖說我只是為了打發時間才答應接下,但與芭芭拉相處過一段時間後,我發現這孩子不僅相當努力也富有天賦,忍不住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稍微……能體會到愛德華的心情了。”茉莉看著正在與茶茶互相瞪眼的芭芭拉,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話說妳和布魯斯是怎麼認識的?”

芭芭拉眼角抽續的問著,她很想眨眼想眨的不得了,但是對方是她的情敵,怎麼樣也不能輸!

“在CMC地下城的時候,他偷溜進我房間,被我發現後痛打了一頓。”

“這、這麼巧啊?我是因為他偷窺我練習,所以也被我痛打了一頓。”

“啊啊……布魯斯真差勁。”斑比轉而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面紅耳赤的布魯斯。

“不、不是啊!那都是誤會!”

“那、那妳是怎麼喜歡上布魯斯的?照妳這樣說的話他只是跟蹤狂吧?為什麼喜歡上他?”芭芭拉再次問著。

“這個問題我還想問妳呢!那個時候我的心情很糟,每天都被媒體追著跑,是他騎飛行滑板衝進記者之中,然後拉著我上他的滑板私奔!”茶茶得意的說著,一旁的莉莉差點沒被嘴裡的茶給嗆到,茶茶顯然不知道私奔是什麼意思。

“媒、媒體?!妳也是名馬嗎?”

“有一段時間是啦,不過太麻煩了,我還是比較喜歡過平靜的生活。”茶茶撒著謊,芭芭拉顯然有些嫉妒。

“哼、哼!那也不過是半調子的名馬和半調子的愛情罷了,那種危機時產生的感情可沒辦法持久,布魯斯可是時常在我去湖邊練習的晚上陪我,給我觀眾的建議,我們甚至一起跳舞,而且……而且他也是第一個,給我錢(打賞的小費),包養我的馬!”芭芭拉這麼說著,一旁的茉莉倒是沒能忍住噴出了嘴裡的茶,發出了一陣嗆咳。

“拜託妳們不要老是用會令馬誤會的詞彙啦!”

布魯斯轉過頭來叫著。

“耶!布魯斯移開視線了,我贏……”

“那種事情現在不重要啦!”布魯斯罵著,斑比不滿的嘟起嘴。

“我還有跟布魯斯親親!”芭芭拉使出了最後的絕招。

“那又怎麼樣?我跟布魯斯已經親了不知道幾次了,而且,我們還有親彼此有點髒髒的地方!!”茶茶不甘示弱的大喊,在場孩子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喀喳!莉莉的杯子被魔法的壓力給擠碎了,一旁的茉莉端著茶杯謹慎的坐離了一點。

“什麼?有點髒髒的地方是哪裡?”芭芭拉眨了眨眼,她終於受不了眼睛乾澀與衝擊了。

“才、才不告訴妳勒!”茶茶揉了揉眼睛叫道,莉莉慌張地從位子上起身。

“等等,茶茶!你們這麼做年紀還太小了!不可以再這麼做了!”

“為什麼?!爸爸跟媽媽不是常常在親嗎?!”茶茶抗議著,她的話讓莉莉的水晶身體變得相當通紅。

“那、那是因為我們是爸爸跟媽媽,爸爸跟媽媽做這種事情很、很正常,但小孩子做這種事情就……總之我不准!”

莉莉一邊辯解著,眼睛不時飄向在一旁極力想裝做自己不在的茉莉。

“好好喔,我也好想要有誰親親我那有點髒髒的地方。”凱茲羨慕的說,一旁的斑比害羞地搓著蹄子。

“那、那個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

“才不要!而且我也沒有那個地方啊。”凱茲搖了搖頭說著。

“欸?”斑比歪著頭,一臉困惑。

接近中午的時候,小班帶著替斑比送午餐的綠靈穿過傳送門過來,在知道了茶茶和芭芭拉已經互相知道彼此的事情後,小斑立刻就抱著茶茶的大腿邊哭邊說著。

“哇啊啊啊!!對不起啊!”

“好了啦、好了啦,那又不是妳的錯,何必哭成這樣。”茶茶安撫著抱著自己腿的小班說著。

“嗚嗚……可是是我幫布魯斯打掩護,才讓他有機會去找她的……”

“我知道,布魯斯都跟我解釋過了,妳也是被蒙在鼓裡,還有像是芭芭拉只是親了布魯斯一下就以為自己是他女朋友之類的事。”茶茶這麼說著,芭芭拉生氣地皺起了鼻子。

“唉?真的嗎?那布魯斯怎麼看起來一點事也沒有?難不成大姐頭已經學會只造成內傷了嗎?”小斑看著苦笑的布魯斯問道。

“真是的,為什麼你們老是認為我會動用暴力呢?我可是淑女耶。”茶茶忍不住嘆了口氣。

“那、那大姐頭妳難道都沒有做甚麼嗎?”小班不可置信的問著。

“唔唔嗯,茶茶今天跟芭芭拉還有我們,玩了很多遊戲喔唔嗯……”斑比一邊說著,一邊將綠靈帶的便當往嘴裡狂塞,綠靈今天帶了五層高的便當盒過來,斑比現在已經吃到第三層了。

“玩遊戲?”

“我們在比賽看誰勝利最最多,輸的就要對布魯斯死心,目前我可是一勝喔!”茶茶得意的說著。

“呦!你們準備好要開始新一輪的比賽了嗎?”凱茲從廚房裡探頭出來叫著。

“新一輪?”小班歪著頭。

“料理比賽啊!大家各做一道菜,比比看誰做的最好吃!所謂要抓住對方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所以,料理可是很重要的。”凱茲宣稱著。

“那麼的話,我也要參加!我可是時常做料理給師父吃的呦!”

“啊!那麼的話我也來展現一下我的女子力吧!”綠靈這麼說著,一旁的斑比冷冷地說。

“妳不要添亂就行了。”

“甚麼嘛!今天你吃的便當我可是有幫忙做的耶!就是那些……”綠靈正要指出,卻發現她做的部分全被斑比挑出來放在另一個空盒中。

“你為什麼不吃啦!!”

“不是燒焦就是太鹹或太甜!怎麼吃得下去啦!”

“給我吃啊!這可是我包含滿滿的愛辛苦做的,給我吃下去啦!”綠靈企圖將那些料理塞進斑比嘴裡,斑比則是打死不肯開口。

“我……不會再輸了!”芭芭拉不甘示弱的看著茶茶,希望在下一輪比賽中扳回一城,但是……

“這蘑菇有夠生!我甚至能聽到它在嗯哼嗯哼的叫!!”

“哪有可能啦!”

凱茲和布魯斯互相咆哮著,凱茲高規格的標準讓布魯斯倍感壓力。

“啊啊一直在噴油怎麼辦啊?!哇啊!著火啦!”

芭芭拉和茉莉因為從以前就有專屬的廚師服務,今天是第一次做料理,所以頻頻出錯。

“大姐頭,砂糖加這樣夠不夠?還是要再加點?”

“啊啊!小班!那是鹽巴啊!!”

“唉唉!搞錯了嗎?!”

本來茶茶是對自己烘焙的技術很有信心,但是多了一個不熟悉廚房環境的小班後還是亂成了一團,現在正和麵團重新奮鬥中。

“妳不要一直往湯裡面加食材啦!都滿出來了!滿出來了!”

“哇啊?!我本來想說煮多一點的,怎、怎麼辦?!要撒出來了啊啊!”

斑比和綠靈兵荒馬亂的程度絲毫不輸給上面兩組。

“這裡地獄廚房嗎?”在一旁目睹一切的莉莉忍不住長嘆的說著。

最後,料理比賽還是由最擅長料理的凱茲勝出。

在經過午餐後的短暫休息時光後,緊接著下一場比賽。

“我的名字叫做艾斯特班·胡里歐·里卡多蒙·特亞·戴勒羅莎·雷米亞!那麼,這次的比賽就是誰能背出我的名字!”

結果,小斑哭了,因為沒有誰背得出來,真是自作自受。

再下一場。

“地板是岩漿!”凱茲大喊著,大家紛紛跳到最近的高處,留下不知道怎麼玩的芭芭拉,經過一番解釋後她才跟上大家的進度。

結果,在這場遊戲過了一小時後,芭芭拉才發現這場比賽沒有勝負,不過芭芭拉卻對這種假裝遊戲感到十分有興趣,畢竟她夢想就是成為像她媽媽一樣的大明星,而身為一個明星沒有演技怎麼行呢,於是他們又接連玩了用書堆起來的城堡大戰,在被愛德華臭罵了一頓後,他們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整理被弄亂的書籍。

接近晚上時小班向大家道別回家,這個時候成年者工作結束回到了家,柔伊又和孩子們打成了一片,陪他們玩了幾場捉迷藏,在享用完由凱茲和莉莉準備的晚餐後,芭芭拉和其他孩子們在碩大的澡堂洗澡,互相搓背,接著擠在一起看晚上的卡通節目,很少看電視的芭芭拉很快地就被推坑喜歡上了『我的小人類』卡通,其中她最喜歡的角色就是帶有神秘色彩又會功夫的棉花糖夫人,以及聰明伶俐的木瓜閃閃。

接著到了睡覺時間,孩子們紛紛在刷牙後回到自己的房間,玩了一天的芭芭拉也透支了自己的體力,幾乎一沾上枕頭便沉沉的睡去

芭芭拉睡著後不久,斑比便推開門走了進來,他朝茉莉點了點頭後,悄悄的走到芭芭拉的身邊,接著他身上種子開始發芽,細小如絲的藤蔓伸向了芭芭拉的身體各處,一點點的鑽入她的身子,過了不久,一陣陣綠色的光芒開始從斑比傳到芭芭拉身上。

“果然是這樣嗎?”

一個細細的聲音說著,斑比和茉莉回過頭來,發現布魯斯正站在門口。

“我還在想芭芭拉怎麼會恢復的這麼快,原來是斑比你用了特殊的方法在幫她,這樣好嗎?你的身體。”

布魯斯問著,上次看到斑比使用這招是在醫院,他偷偷幫綠靈的好朋友艾薇淨化她身上的毒素,但是在此之後斑比卻整個累倒,得要由布魯斯背著他回去才行。

“嗯,只是會消耗掉一些體力而已,多吃一些就行了。”斑比笑著回答,小心翼翼的不要吵醒芭芭拉,過了一會兒,他的身子就突然向一旁倒去,癱倒在地上,布魯斯和茉莉趕緊上前查看他的情況。

“哈哈,果然短時間內使用兩次還是有點太勉強了,不過這樣一來,芭芭拉應該沒問題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為了她做到這種程度,明明讓她慢慢修養也是會恢復的。”茉莉也忍不住問著。

“因為芭芭拉下個禮拜有她夢寐以求的面試啊,我很了解,無法實現夢想有多麼的心痛,我曾經也夢想成為一名森林之心,為此還做了許多努力,但事情卻不能如我所願,可是芭芭拉還有機會,我不想……再看到有誰因為無法實現夢想而感到傷心了,所以……我希望夠幫助她。”

“謝謝你,鹿族的斑比,你這份恩情,我以花家的名義起誓絕對不會忘記,高登家也是。”

“哈哈,我會寄帳單給妳們的。”斑比這麼說著,稍作休息一下後他恢復了力氣,慢慢地走出了房間,與在門外等候的綠靈會合。

“明天上學見囉。”斑比回過頭來說著,接著便被綠靈抱到了背上。

“恩,明天見。”布魯斯回答。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以下開放大家猜有點髒髒的地方是哪裡,文章最後會有解答。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48 筆精華,08/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