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RE:【小說】未來 CMC系列-追求夢想的夜翼

樓主 ahoy829
GP4 BP-

第二章  壞消息


“凱茲,我們得談談。”

“又來喔?!”

當茶茶來找凱茲的時候,凱茲驚訝的叫著。

“甚麼叫做『又』?”

“這、這個嘛,妳知道,通常大家在說『我們得談談』後總是會有不好的事情。”凱茲緊張的說著。

“好吧,或許是這樣!我懷疑布魯斯有事情瞞著我。”

“真、真的嗎?這怎麼可能,妳知道你們兩個之間沒有甚麼祕密的對吧?”凱茲堆起僵硬的笑容問著。

“我十分懷疑!布魯斯不是那種會主動說出秘密的傢伙,我很想尊重他想保有秘密這點,但今天的他實在太可疑了!肯定是和那個新來的芭芭拉有關係,而且、而且他剛剛還兇我!我們有過爭執,但今天他的反應就像是一隻過度保護蘋果園的農夫!”

“所以,妳到底找我來要做甚麼?”凱茲試探的問著,她的問卻讓茶茶愣住。

“我、我不知道,或許我只是想找誰說說這件事,但凱茲,你得幫我!你必須查出芭芭拉和布魯斯到底有甚麼關係。”

“這個……我不知道耶,布魯斯是我兄弟而且……呼!妳有沒有覺得這裡越來越熱啦?”凱茲用自己的翅膀搧涼,卻發現燒起來的就是他的翅膀。

“喔!糟糕!我出去冷卻一下再回來!”凱茲說完,衝出家門跑了出去。

“……凱茲一定是先和布魯斯聯合了!這樣不行!我得想辦法找到自己盟友才行!”茶茶瞇起了眼。

“甚麼盟友啊?”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茶茶背後響起,茶茶轉頭一看,驚訝地看見是小班還有哈波以及他們的師父 Zecora 。

“小班、哈波?!你們怎麼來啦?”

“我們跟著師父來出診啊,聽說病患在布魯斯家的時候我們也嚇了一跳呢。”小班回答著。

“病患……你們是指芭芭拉啊?”茶茶這麼說著,接著腦袋裡突然靈光一現“對了!小班,哈波,我有事情拜託你們。”

說完茶茶便把小班和哈波拉到一旁說著悄悄話,這時茉莉和愛德華也前來迎接 Zecora 。

“ Zecora 大師。”愛德華說著, Zecora 轉過頭,用沒有眼睛的眼珠看著他們。

“現在我來了,甚麼病這麼緊急?”

“先到這邊說話。”愛德華看了看在一旁說著悄悄話的茶茶他們一眼,帶著 Zecora 來到他的辦公室,在那哩,柔伊也同樣在那等待著。

“有話就快說,別這麼神秘兮兮的。” Zecora 有些不耐煩,此時茉莉忍不住開口了。

“芭芭拉她……她得的是新型夜翼炎。”她的聲音有些急迫和哽咽,這是柔伊第一次看見她這麼激動,然而這樣的事情並不能蓋過芭芭拉得的是新型夜翼炎的事情,柔伊聽了立刻從位子上跳起來。

“甚麼?!妳說芭芭拉得的是當初那個差點害布魯斯死翹翹的新型病毒?!”

“噓!小聲點,這件事情目前只有醫院和幾名夜翼知道。”茉莉這麼說著, Zecora 臉色也驟變。

“我以為那個病毒已經絕跡了,這下可麻煩了,擴散出去了嗎?”

“沒有,據我們所掌握到的情報看來,還沒有誰跟芭芭拉一樣出現症狀,茉莉一收到檢驗報告後就立刻把芭芭拉帶來,並把她的東西全部消毒了。”愛德華搖了搖頭。

“所以,那種病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柔伊這麼問著。

“那是一種致死率極高的新型夜翼炎,在布魯斯出生不久後疫情就爆發了,當時族裡有十三個受到感染的孩子,因為是新型病毒,病院疫苗和藥劑根本就沒有效,於是有許多家長轉而求助其他名醫,甚至向 Zecora 大師求助。”愛德華向她解釋。

“但我失敗了!那病毒的症狀來的又兇又猛。” Zecora 捂著臉,臉上的表情相當沉重。

“最後我只救活了五個孩子,但那些孩子留下了後遺症,變成瘸仔、失聰,甚至啞巴。”

“你的意思是說……只有布魯斯是完好無缺的?!而芭芭拉有可能因為這樣而有後遺症?!”

“這種事情絕不能發生!”茉莉嘶吼著:“如果變成這樣,芭芭拉長期以來的努力和夢想會化成泡影,那孩子會心碎的!我也沒有臉去見我姊姊了。”茉莉焦急的說著,接著轉頭拜託柔伊。

“柔伊,我知道我們曾有些過節,但看在芭芭拉的份上,我希望妳能再用那份力量救救她。”

“但我已經好久沒做過這件事情了!不過……我會試試看的。”柔伊點了點頭,但她的臉上卻顯得相當不確定。。

“那麼,既然柔伊有辦法救她,你們找我這個老頭又有甚麼事呢?” Zecora 如此問著。

“大師,你當時救治的孩子存活率是最高的,您精通草藥,我希望您能幫忙控制病情。”

“不要太指望我,那些孩子最後雖然存活下來了,但還是有大小不一的後遺症,瘸腿、失聰甚至啞巴……這樣的結果只是慘勝,所以我才會為了更精進自己的醫術,再度開始旅行。” Zecora 這麼說出了那段過往。

“或許我們也該把斑比他們家叫來!鹿族那也有很多藥方和草藥,或許他們也有辦法醫治芭芭拉。”柔伊這麼說著,茉莉卻面有難色。

“但他們是鹿族……雖然兩族的關係舒緩了不少,但隔閡還是存在,若芭芭拉接受鹿族的幫助,恐怕會遭到其他家族說閒話。”

“妳說這什麼話!芭芭拉的性命跟他們說閒話那一個比較重要?!”柔伊生氣的問著,這時愛德華說話了。

“那麼就這樣吧!先讓柔伊試試看,如果不行我們就去拜託鹿族,就說是偉恩家族說大話能治好芭芭拉,卻因為實現不了承諾只好低下頭來尋求鹿族的幫助。”

“但這樣的話,你們豈不是……”茉莉聽了驚訝的看向愛德華。

“反正我們偉恩家的聲望早就已經盪到谷底了,也不缺這個。”愛德華噴了噴鼻氣說著,柔伊臉上露出了笑容。

“還是爸爸英明!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去看看芭芭拉的狀況吧!”

柔伊說完,率先的走出了辦公室,這時在客廳說悄悄話的小班他們也跑了過來。

“小班、哈波,你們兩先去調製一些消炎和恢復體力的藥。” Zecora 吩咐著,小班和哈波齊聲回答“知道了!!”

過了不久,柔伊他們來到了芭芭拉的房間,看到這麼多馬進來,布魯斯和躺在床上的芭芭拉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芭芭拉,妳仔細聽著,我找來的這位姐姐曾經治好過布魯斯的夜翼炎,他曾得過像妳現在這種病毒,現在我拜託她在妳身上試一試,妳要乖乖聽她的話。”

“真的嗎?!”芭芭拉聽了興奮的問“如果能治好,我是不是就能去參加下個禮拜的面試了?!”

“嗯!”茉莉點了點頭,強忍著情緒看著她“如果妳康復了,我一定安排妳去面試。”

“說好了呦!”芭芭拉興奮的說著,接著轉頭看向了柔伊“大姐姐,就拜託妳了!”

“啊……嗯!我會努力的!”柔伊這麼說著,一旁的布魯斯皺起了眉頭,他看出了柔伊的猶豫。

“好!現在,那個……妳只要好好放鬆身體然後……”

柔伊這麼說著,接著她腳下的影子化成了觸鬚,伸向了芭芭拉,看到這副情形的芭芭拉驚慌的床上後退,似乎對上次黑色荊棘事件還有所陰影。

“沒關係的!不用害怕!我只是呃……需要將這些伸到妳的體內,清除那些毒素。”柔伊安撫的說著,芭芭拉慌張的看了看茉莉,又看了看布魯斯。

“柔伊姐不會傷害妳的。”布魯斯點點頭“我相信她。”

聽到這麼說後芭芭拉點了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讓柔伊的觸鬚爬上了自己的身體,隨著黑色觸鬚鑽入芭芭拉的口鼻,芭芭拉的身體難過的抽搐,發出了呻吟。

“芭芭拉!”茉莉緊張的呼喚著。

“放、放輕鬆!沒事的,不要抵抗……啊!”柔伊緊繃的說著,她感覺到芭芭拉的身體正在反射性的抵抗她的力量,柔伊很小心,不想傷著芭芭拉的身體,然而她的掙扎和排斥反應卻比當時布魯斯還要猛烈,這是她從未遇到過的新狀況!

“夠了!快停止!妳快把她殺死了!!”隨著 Zecora 一聲喝斥,柔伊的黑色觸鬚像潮水一樣從芭芭拉的身體涌退,恢復自由芭芭拉倒在床上大口呼吸和咳嗽著。

“芭芭拉!妳還好嗎?!”茉莉趕緊向前察看,只見芭芭拉伸出虛弱的蹄子撐在茉莉的胸膛上。

“我咳咳呃!我可以的!對不起!可以再讓我試一次嗎?!”芭芭拉這麼說著,她雖然只是個孩子,但她眼中的堅毅卻要比任何同年齡層的孩子都要來的堅定,甚至超越了成年者。

“不行!我不會再讓妳承受痛苦了!”茉莉果斷地拒絕著。

“但我必須好起來!我想參加面試!我準備好久了,我不能錯過這次機會……這不公平!”

芭芭拉企圖從茉莉懷中掙扎出來,但她實在太虛弱了,只見 Zecora 走向前,從腰包裡拿出一罐小玻璃瓶扭開瓶口湊到芭芭拉的鼻前,芭芭拉在吸進瓶子裡散發出來的氣體後開始覺得昏昏欲睡,最後倒在了茉莉身上。

“柔伊,我不知道當初妳是怎麼成功的,但妳的方法很有問題!若再晚一點停止,妳就有可能對她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我呃!對、對不起……”柔伊難過的低下頭來,眼淚在眼眶裡婆娑著。

“唉……妳已經盡力了。” Zecora 安慰的說“現在妳先出去吧,我要詳細檢查一下芭芭拉的身體……還有布魯斯。”

“我?”布魯斯問著。

“是的,我得重新檢查柔伊的方法是怎麼在你身上生效的,或許她的方法也在你身上造成傷害也說不定。”

“不!柔伊姐她絕對不會傷害我的!”布魯斯堅決的說。

“她當然不會傷害你,但我們也可能在無心下傷害重要的親友,總之,我們得用其他方法幫助芭芭拉才行。” Zecora 說著,失去用處的柔伊垂頭喪氣的離開了房間。

“我去檢查一下我哥哥有沒有留下一些資料,我剛剛想起來他的企業裡有一間生物研究所,他或許研究過布魯斯的病歷也說不定。”愛德華這麼說著,快步跟上柔伊。

“妳想跟我去查查嗎?”他關心的問。

“嗯……我想這是我剩下唯一能做的事情吧。”柔伊點點頭,語氣顯得相當沮喪。

第三章  逼供


“嘿,芭芭拉她還好嗎?”

當布魯斯走出房間後,茶茶直接來到布魯斯的面前問著,這次她問的有些小心,深怕再度觸怒布魯斯,布魯斯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盡是擔憂。

“很糟……她得的病是當年差點害死我的夜翼炎病毒,芭芭拉的身體也相當虛弱,柔伊姐剛剛試圖救她,但是失敗了,現在 Zecora 正想辦法用藥草讓她舒服點。”

“喔……布魯斯,一切都會好起的。”茶茶用鼻子輕輕磨蹭著布魯斯的脖子安慰的說道。

“希望如此。”布魯斯輕嘆了一聲。

“……對了,你跟芭芭拉是怎麼認識的?凱茲說你們是很熟的朋友,我怎麼從沒聽你提起過她?”

茶茶不經意的問著,這個問題卻讓布魯斯僵直了脖子。

“她呃……”布魯斯眼神閃爍的說著,他是很想告訴茶茶,但是卻不知道該從那裡說起,不論是他如何瞞著茶茶半夜裡與她見面,還是那個吻和芭芭拉曖昧的態度,不管那一個都顯得相當不妙。

“她就只是……以前家族聚會時遇到的朋友,因為她呃……一直很忙,所以我們幾乎沒什麼時間見面……”

布魯斯努力找著措辭說著,他可疑的態度終於讓茶茶不耐煩了起來。

“……是喔,那為什麼你的反應要這麼僵硬?如果你們只是『普通』的朋友,幹嘛要這樣說話。”

“妳、妳這話是什麼意思?!妳的意思是我在說謊嗎?妳自己還不是像上次飄飄那樣狂吃醋!”布魯斯慌了,他開是尋找著個種理由迴避著話題。

“我在吃醋?!我、我才沒有呢!我可是淑女!才不會做這麼沒有度量的事情!”茶茶內心的感覺被布魯斯說中,生氣的身體都發起了紅光。

“妳就是有!而且淑女不是掛在嘴邊就叫淑女,妳根本不了解淑女是什麼!妳的表現才不像淑女,差的遠了!”

“你說什麼!給我收回那句話!”

“嗚嗚……哇啊啊!!”

突然間一陣哭聲從旁傳來,茶茶和布魯斯轉過頭來,發現小冰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原本想找他們玩的小冰正好遇到他們在吵架,於是被這股情緒嚇得哭了起來。那一瞬間,布魯斯和茶茶垂下了耳朵,瞬間沒了底氣,布魯斯想要向前安慰小冰,卻被茶茶給搶先了。

“我來就好,別忘了你才剛跟『病患』接觸過!”

茶茶說完,抱起了小冰離開了,布魯斯伸出蹄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能氣憤的刨了刨地板,失落的回房間去了。

在另一邊,當凱茲從外面冷卻完畢後,他沒有選擇從大門回來,而是從自己的房間窗戶爬進來,以防自己碰到茶茶,當他以為這個計畫萬無一失時,小班的聲音突然從他後面出現。

“凱茲,我們得談談。”

“喔!我今天是招誰惹誰了!”

在凱茲發出長長呻吟的同時,他就被埋伏在床底下的哈波給制伏綁到了房間的椅子上。

“會不會太緊或太鬆?”哈波這麼問著。

“不會,真是謝謝你喔!”凱茲反諷地說,接著小班就拿著她的音叉型木杖架住了他的脖子。

“我需要知道你和布魯斯在隱瞞著大姐頭什麼!”

“我不說!兄弟之間講義氣!就算妳把我的鳥嘴扯下來我也不會開口的!”凱茲倔強的撇過頭去。

“哦齁齁!我不會這麼做的,我知道那對你沒有效,我會用更絕的方式。”

小班壞笑的扭開了一瓶藥水,在凱茲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就塞到他的嘴裡,雖著一股熟悉的味道湧現,凱茲再一次覺得自己的身體少了一部分,於是凱茲再度成為了『凱慈』。

“……哈!就這點能耐?妳以為我還會怕變成女生嗎?”凱茲得意洋洋的說著,卻不見小班臉上露出挫敗的神情。

“喔,這只是為了封住你的火焰好防止你脫逃,我知道你在毒玩笑的作用下不能使用能力,所以……”

小班說著,張口拔下了凱茲一根羽毛,在凱茲還沒抗議前,她用那根羽毛開始搔弄著凱茲的肚子。

“啊哈!啊哈哈!不要!那裡不行哈哈哈!拜託哈哈哈!我怕癢啊!哈哈哈!”

凱茲笑到眼淚都飆了出來。

“想要我停下的話就快說啊!”

“不、不行!哈哈哈!哈波!快救救我啊!”

“我可以玩玩看嗎?”哈波搖著尾巴,躍躍欲試的問著。

“小班!妳死去那了?!我要妳燉的藥好了沒有?!”

Zecora 的聲音從房子裡傳來。

“來了”小班聽了急急忙忙把羽毛塞給哈波“拿著!繼續逼問他,問出了什麼再跟我說!”

說完小班便溜回了閣樓,關掉電磁爐的火後將鍋裡的湯藥倒入碗中,送到了芭芭拉的房間裡。

“把這碗藥喝下去再好好睡一覺,妳會覺得好很多的。” Zecora 這麼說著,正當茉莉要用湯匙餵芭芭拉時,芭芭拉生氣的撇過了頭。

“我不喝!除非阿姨讓我去參加面試!”

“芭芭拉聽話!妳的身體要是沒有好起來要怎麼去參加呢?”

“那妳『真的』就會讓我參加了嗎?”

“……芭芭拉。”茉莉猶豫了一會兒“我們討論過這件事了,那對妳而言太早了。”

“那才不是討論,妳沒讓我試試又怎麼知道!哼!”芭芭拉生氣的撇過頭。

“什麼面試?”一旁的小班聽了忍不住問,茉莉看了看她沉默了一會兒後說。

“那是一場招生面試,這次招生的老師是一位國際上非常有名的表演藝術家,斯巴達老師,在她的蹄下曾經教出無數國際知名的巨星及演員,包括她的媽媽,閃耀玫瑰。”

“聽起來很棒!為什麼不讓她試試呢?我是說,如果她的病好了的話。”小班不明白的問。

“咳咳!就是說啊!而且那位老師就要退休了,這時他最後一次招生了!”芭芭拉附和著。

“問題就是他這次招生的年齡層是在比較成熟的青少年,雖然沒有明確規定參加者的年紀,但那位老師同時也以嚴格的教育方式聞名,合格與畢業率低到不行,我擔心芭芭拉會受不了那樣的方式,我看過我姊姊好多次因為這樣而感到挫敗,我不希望她也遇到這樣事情,況且當時姊姊她入學的年紀比妳還要大而且是失敗過好幾次才進去,妳實在是沒有勝算。”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去!不管我有沒有生病都要咳咳噁!”芭芭拉這麼說著,接著摀著嘴悶咳了起來。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幫妳安排,妳先把藥喝了吧!”拗不過芭芭拉的任性,茉莉嘆了口氣說著。

“先幫我安排我才要喝。”芭芭拉將蹄子交叉在胸前堅決的說,這時小班趁機插話進來。

“不然阿姨妳先去忙吧,我來餵芭芭拉喝藥。”

“……麻煩妳了。”茉莉長嘆了一口氣說著,接著便離開了房間。

“我已經聯絡了橡木,看鹿族那邊有什麼更好的藥材,他們可能隨時會來,我就去接他們了。” Zecora 說完也退出了房間。

“妳現在打算逼我喝嗎?”芭芭拉鼓著臉頰警戒的看著小班。

“才不會。”小班搖了搖頭“現在湯藥還燙著呢……而且我覺得妳說的沒錯,再怎麼樣也要讓妳試一試。”

“謝謝……妳叫做小班對吧?我聽布魯斯談過妳,我叫做芭芭拉。”

“布魯斯他談過我?!”小班覺得受寵若驚,臉頰有些微紅“他都說了些什麼?”

“嗯……他說妳是一個很棒的巫醫,而且也是相當體貼的朋友,還告訴我妳眼睛的事情,要我不要覺得奇怪,我也不會覺得奇怪啦,剛剛第一次看見妳時,就覺得妳的眼睛很漂亮。”

“這、這樣啊!對了,妳跟布魯斯是怎麼認識的,我怎麼都沒聽說過妳?”小班問著,只見芭芭拉尷尬的笑了笑。

“因為是我要他不要說的,看來他真的很遵守約定呢,我時常會在晚上的時候跑到愛佛瑞森林公園的湖泊邊練習,有一次布魯斯發現了我,雖然一開始發生過一些誤會,但從那之後我們就變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他也時常在晚上來找我,告訴我你們的事情。”

“喔~原來是這樣……等等,妳說布魯斯常常半夜跑到森林公園原來是為了去找妳喔?!”小班驚訝的三隻眼睛都睜的老大。

“哎呀?妳知道這件事嗎?”

“唔嗯……因為是我……幫他打掩護的。”小班支吾的說,額頭上不禁冒出了冷汗,只見芭芭拉突然伸出蹄子放在在她的蹄上。

“真的嗎?哇啊!即使不知道他要做甚麼,妳也還是掩護著他,妳真的是一位好朋友呢!”芭芭拉笑著說:“那我也要謝謝妳,要是沒有妳幫忙的話,我和布魯斯說不定也沒辦法發展到這個地步。”

“發、發展到什麼地步?”小班僵硬的問著,只見芭芭拉害羞的摀著臉頰。

“呵呵!就是那個嘛……接吻,還是嘴對嘴的初吻喔!”

小班頓時覺得自己的八孔好像都要流出鮮血了,芭芭拉居然和布魯斯接吻了!而且很明顯自己是幫兇!要是給大姐頭知道的話……

小班恐懼的幻想著自己被茶茶使出炸彈摔的景象。

“對了對了,那隻叫蘋果紅茶的水晶小馬是布魯斯的誰呀?我從來沒聽布魯斯提起過她呢。”

“她是……我的大姐頭……目前因為一些事情,暫住在布魯斯家裡……”小班機械性的回答。

“原來是這樣啊,那是最近的事情嗎?她也跟我一樣是來養病的嗎?她看起來很健康啊,我覺得她很親切,說不定我們能成為好朋友呢。”

“不……我想……那恐怕是不可能的……失陪一下,我還有事情要處理,藥涼了妳自己喝吧。”小班臉色慘淡的說著接著她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間。

“嗯哎!……走掉了啊……”芭芭拉搔了搔頭:“果然跟布魯斯說的一樣,是個奇怪但有趣的斑馬呢。”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48 筆精華,08/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