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24

RE:【科幻】《嗜光之劍》_第三季_ 第二十八章-永恆的承諾(中) 4/4

樓主 望月蒼樹 as0917434683
GP6 BP-
    第二十九章-永恆的承諾(下)

  


  少年的眼神顯得相當空洞,像是失去了靈魂般的他在揮下大劍之後不斷盯著黛拉看著。像是在確認什麼一樣,他小心翼翼的開了口:「妳叫黛拉吧?」像是第一次看見這女孩一樣,他以相當認真的語氣詢問著這女孩。

  黛拉頓時無法反應過來,吞吞吐吐的說著:「沒……沒錯。你不是知道嗎?」

  他搖了搖頭,將大劍指向這位不知所措的女孩,「妳在說什麼傻話,我們這不是才第一次見面嗎?」他露出了有點無奈的表情,皺起眉頭:「雖然很對不起,但是有個黑衣人跟我說只要殺了妳就可以拿到『嗜光之劍』。雖然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但就請妳忍耐一下吧!」

  甚至沒有等黛拉的回應,見她呆滯模樣的瞬間,月樹便以肉眼無法看見的速度,向前將大劍刺入黛拉腹部。而黛拉的腹部被插入的那一剎那閃出了相當華麗的金色閃光,因為只有短短幾秒,所有人都嚇傻了。

  黛拉沒有露出苦痛的表情,只是盯著近在咫尺的月樹,感覺卻是如此的遙遠,這使得她悲傷的流下了淚水。看著月樹無情的將劍拔起,他冷血的後退了幾步,似乎在期待著眼前這個女孩的消失。

  黛拉無力的跪坐了下來,難過的感覺在暈眩之際一同襲來,閉上雙眼的瞬間像是放棄了全世界般的倒了下去。後頭的三人瞪大了雙眼,拔出武器的瞬間在黛拉身邊圍了一圈,似乎打算保護她。

  颯在這時看了看黛拉的血量,僅僅只剩最後一格就會死亡了……但卻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讓月樹的攻擊沒有直接讓黛拉消失。雖然無法理解,但所有人現在也無心顧慮這個,用帶著疑慮與憤怒的表情看著眼前這位少年。

  「……你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做!」尤娜在心痛的看了黛拉一眼之後,無力的問道少年。

  「妳又是哪位?」

  「月樹……」忍不住溢出的淚水,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那麼的顫抖,但依然用撐著微微顫抖的身軀說著:「你變了……」

  「……」少年無法理解這位女孩說的話,從剛剛到現在發生的事讓他太過混亂了。不過他看著眼前這位紫髮少女,似乎喚醒了一點殘缺的回憶,說:「我記得你是叫尤娜吧?『死亡天鵝』的公會會長?」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尤娜看見這樣的月樹語氣顯得相當害怕。就像昔日的好友突然變成了陌生人,明明看的到卻失去了他。「你不是那個最愛橫衝直撞的笨蛋嗎!你不是那個擊敗夜光的勇者嗎!你不是……我最喜歡的月樹嗎?」

  她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心如刀割。

  她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犯下的錯,但卻無力挽回。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些什麼……」月樹看起來也相當難受,突如其來的話語讓他來不及反應。他左手抱住頭,樣子看起來相當痛苦:「不要再講了……不要再講了啊!」

  受不了疼痛感折騰著頭部,他拔起大劍的瞬間憤怒感也沒有原因的上升。忘掉所有與四人的回憶,他的劍渴望著鮮血塗抹在上,彷彿只要不揮擊就會被劍給吞噬。這種恐懼感讓月樹完全的陷入慌張,即使忘掉了大部分的回憶,但這種像是被控制般的感覺還是讓他相當不舒服。

  「月樹……」已經被月樹所遺忘的颯,在肩上扛著雙手斧的同時,無力的盯著痛苦的月樹看:「如果你真的忘掉了我們,那就讓我們幫你想起來吧。」他扛起斧頭,往看起來還相當痛苦的月樹頭上砍去。

  月樹冷冷看著他,輕鬆地往後跳躍躲避了攻擊。

  颯由於用自己不擅長的武器,攻擊速度相當的緩慢。但是在憤怒之際,他卻遺忘了這點,讓自己此時露出了極大的破綻。月樹趁著這個機會,忍住頭部的疼痛向前一個刺擊朝颯的頭部去,而想不到就在快要碰到颯的那一刻,劍卻出乎意料的被彈了開來。雖然月樹仍然緊握著劍,但是那攻擊已經讓攻擊的軌道失準,劍尖只能在颯臉龐揮過。

  一顆高速的子彈,就這麼卡在月樹的紫色的大劍上,很快的那子彈竟然被大劍所吞噬。

  「……我的對手有三個?」月樹無力的輕笑了一聲。

  「我們不是你的對手,只不過是想讓你想起來……我們是朋友。」把劍架在月樹脖子上的尤娜,眼眶裡的淚水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眼神。「你不是殺了朋友的人,對吧?」這問題,尤娜多希望月樹給予她肯定的回答。

  「沒錯。」他輕易的回答。

  「那……把劍放下吧。」像是在懇求著月樹,她語氣中帶著哽咽。

  「不過,」月樹的嘴角閃過一絲笑意,他壓低了身子稍微半蹲,說:「你們不是我的朋友啊。」他全力往上跳,跳到了在他們旁邊的城牆上,俯視著這三人那憤怒的樣子,他不禁對他們的話感到有些疑慮。

  「如果你們真的是我朋友……那程度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才對,打倒我吧。」

  「正合我意啊。」

  力量值相當高的颯也一個跳躍就到了城牆上,踩著有些沙粒感的古老建築物,他的腳步顯得有些不穩。「你是個愛跟別人單挑,但是卻沒什麼實力的膽小鬼呢。」颯完全不顧現在的情況,對著面無表情的月樹叫囂。

  「是這樣啊,我懂了。」

  月樹衝上去就是對颯一陣亂砍,毫無技術可言。颯雖然跟月樹等級差了非常多,但是月樹攻擊的動作實在是太明顯了,而且為了達成高速的揮擊,每一下的攻擊力也相當低。颯毫無壓力的用雙手斧接下他每一個攻擊,看著月樹臉上憤怒的表情感到相當不捨。

  一瞬間,尤娜看著這一幕也感到奇怪:「那不像是月樹的攻擊方式……胡亂的攻擊,根本就像是——

  「新手。」璃奈面無表情的說著:「月樹會忘掉我們,可能是因為有人將他遊戲裡的記憶資料給歸零了。可是並沒有刪除的非常完整,所以隱隱約約還記得一些相當重要的情報。」

  「所以月樹才會記得我的名字嗎?」尤娜不敢置信的說。

  「嗯,我們可以打贏他。」璃奈指著月樹,用那天真無邪的表情呆呆地看著。「記憶資料被歸零的瞬間,以前那些關於戰鬥的知識跟動作他也一併忘記了,現在他只知道要把我們殺掉而已。」她說話的瞬間,將好幾顆銅色的子彈裝進了彈匣。

  「可是,妳怎麼會知道是這樣呢?」

  「月樹他……個性並不是這樣的,講話不會那麼直。」

  「說起來也是,我剛認識他的時候確實像是個冷酷的小子。現在個性卻變得相當圓滑……大概是黛拉的關係吧。」尤娜看著躺在一旁的黛拉,感覺非常的不捨。跟黛拉一樣都喜歡著月樹,但是尤娜卻只能在一旁看著兩人甜蜜的模樣。

  說實話,相當希望兩人分開。

  或許是產生了這種不好的念頭,讓尤娜非常非常自責,「把月樹變回來吧……」而她現在能做的,就是讓黛拉再次微笑。或許這樣才能對得起自己那曾經非常糟糕的念頭,以及忘掉喜歡月樹這件事。

  璃奈點了點頭,繼續說著:「幫忙吧。」語畢,她便將槍口指向月樹。

  而尤娜也在瞬間跳到了月樹身後,看著在與颯對戰的月樹,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閃耀著銀白光芒的愛劍。「月樹,拜託,請變回來吧……」

  在她的禱告下,月樹察覺到了尤娜的聲音,而緩緩的回頭。

  但是劍卻已經刺進了月樹的左胸口——心臟。

————————————————————————————————————————————

  各位讀者大家好啊,下一集就是第三季的最後一篇囉,還請各位多多支持啊~至於下一集大概這兩三天就會出了。

  大家應該很納悶為什麼會拖那麼久才更新吧@3@其實是因為這幾天我們學校去露營,加上這個禮拜要連續考兩張證照,老實說自己都快起笑了(笑)。

  不過這幾天就考完了,我想更新速度應該會恢復的!而片尾曲也終於完成了,將會在下集發表時同時公布
,有任何建議或疑慮還請留言囉^^!

  還請各位繼續支持最後一季。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29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