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k

RE:【小說】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十一 祐樹③ ~~強者的感覺~~

樓主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accelblaster
GP7 BP-
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十二

祐樹

~~強者的自覺~~


(這回的決鬥開頭,由於上一回一些因素的關係,修正了不少,所以王源的場上狀況差很多,建議先看過上回的末尾後再看這回決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兩禮拜前,炎星道館中)
 
「師傅,請留步。」王源喊道,在他眼前穿著空手道服的男子停下腳步,並轉過身,留在身上的絡腮鬍也跟著一起甩了過來,這人正是二十三侍中的獸戰士族代表,也是這間炎星道館的館主-豪田焱。
 
「王源?怎麼了嗎?」
 
「關於那個……前往鏡面世界的事情,徒弟我一直無法理解。」
 
「嗯?」
 
「師父不是想要前往鏡面世界嗎?作為二十三侍,師父應該是可以自己去的,如果要帶我的話,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師父居然說要在從其他門生在互相決鬥中挑出勝率最高的三人,還要我們將這個地區的冠軍拿到手……徒兒實在看不出必要性。」
 
「我們炎星道館的宗旨是什麼,知道吧?」豪田突然問道。
 
「是……自我挑戰,超越極限。」
 
「沒錯!但是,我希望那是所有人都能做的事情。」豪田哈哈大笑了幾聲,王源也知道師父常常喜歡開懷大笑,也不是很介意,「但有些事情,有些極限,不是一個人能做到的,這場旅程異常凶險,我希望你能在這場大會中和其他人一起組隊,找出瓶頸,並突破他!」
 
「……雖然這個可能性不到萬分之一,但要是我們輸了的話,師父有什麼打算?」
 
「那就表示你們這群傢伙也還是群乳臭未乾的小子,我也不能放心的出去啦!哈哈哈!」豪田轉過身體,「你們就在大會上好好表現吧!然後獲得冠軍,跟我一起去鏡面世界!」
 
「……是!」
 
 
(現在)
 
(沒錯,我是跟師父一樣的強者,只有強者才有踏進險惡之地的資格!跟我同隊的那群礙手礙腳的弱者也只會拖我後腿而已……看來是師父要給我的挑戰吧,不過,我也一定能夠突破的,這點障礙!)
 
王源揮了幾下腳後,看向祐樹飛出去的地方。
 
(不過真奇怪,沒有踢中的實感……他用了瞬間移動之類的能力躲開了嗎?不過那樣的話,為何會撞上牆壁呢?)
 
「這,這是……直接性的攻擊!」盧卡斯說道,「視祐樹的情況,這場比賽可能……」
 
突然間的,會場傳出了叭叭的聲音。
 
「這是……心城中學隊所按的暫停指令!不過,現在會場已經派出了專業人員前往動作場地中確認祐樹選手的狀況……啊,祐樹選手站起來了!」
 
王源有點意外的看向祐樹那邊,只見祐樹緩緩的站了起來,並拍掉衣服上的灰塵,不過從表情來看,還是有點痛。
 
(剛才腳揮出去的風壓傷到了嗎?不過,看起來也不像……)
 
「啊抱歉抱歉,王源選手旁邊一點!」一個穿著白色長袍並帶著眼鏡,彷彿就是在像周遭的人表達我就是醫生的感覺的男子說道,王源稍微讓開一點路後,男子走到祐樹前方。
 
「如何,祐樹君,聽的見我說什麼嗎?精神狀況?」
 
「聽的很清楚……剛才撞上牆壁,頭有點暈,背也有點痛就是了。」
 
「講話也很清楚,嗯,看的到我比幾根手指嗎?」男子問。
 
「一根……話說為什麼只有用中指來比啊。」
 
「嗯,看來沒問題。」男子說道,「自己能走回去選手棚吧?雖然很不想幫男生療傷,不過我必須到那裡幫你看真正的傷勢如何,需不需要治療……」
 
「啊,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傷的不是很重。」祐樹舉起手臂謝絕男子的好意,並走回去到選手棚中。
 
「……真是的,男病人啊。」男子看祐樹走回選手棚的樣子異樣不大,吐了口氣說道。
 
 
 
 
 
 
(祐樹這邊的選手棚中)
 
「祐樹,沒事吧!」陽一問。
 
「腦袋沒壞吧?」
 
「衣服倒是髒掉了,這件我還蠻喜歡的……」
 
「學,學長真的沒事嗎?」沫璃擔心的走過來問道。
 
「沒事啦,就是背還有點疼而已,記得可以休息三分鐘吧,休息一會就好了。」
 
「嗯,那就好……」
 
「剛才看到祐樹你被一腳踹在牆上,天女目同學立刻就按了暫停按鈕呢。」陽一說道。
 
祐樹看了沫璃一眼。
 
「因,因為我真的很怕,學長出了什麼事情,要是學長出事了……」沫璃講到這,已經撇過頭,似乎是說不下去了。
 
「不過,剛才真的有踢中你嗎?雖然從我們這邊都看的出他的踢擊很可怕,不過真的有踢中的話,你應該不可能只是三分鐘就能好起來的程度吧。」遊音說。
 
「嗯,剛才沒有踢中,怎麼說……算是我自己飛出去的吧。」
 
 
 
 
 
「咦?」
 
「因為那傢伙從回合開始時,整個人的專注力都放在我身上,而不是我的操作啊,在我要去撿動作卡的時候,他的殺意瞬間就變的很尖銳,所以我大概就猜的到他是想對我做物理攻擊了。」
 
「學長連殺氣都能感覺到啊……」
 
「……與其說是殺氣,倒不如說,我對其他人投向自己的視線、感覺都很敏感吧。」
 
「那你怎麼會飛出去?」遊音不解的問,只見祐樹從褲子的口袋中拿出一根螺絲釘。
 
「這是……那個動作環境,廢鐵工廠裡面的螺絲釘?」
 
「嗯,我在抽牌時,悄悄的讓主宰小子從背後拿一顆螺絲釘,放進我的褲子口袋裡了,反正說可以用能力。」祐樹說,「當他要來攻擊我時,我就用能力,讓主宰小子先前碰到的鐵塊變成吸引東西的點,這樣就能把我自己褲子裡的螺絲釘連同我一起吸過去,躲開那傢伙的攻擊了……只是這種應用我很少用,所以力道也控制的不太好。」
 
「總之,沒事就好啦。」陽一說道,「這次之後,他們八成也不敢再隨便攻擊了吧。」
 
「不,我覺得,他只是想要做出這次攻擊而已。」祐樹說。
 
「……是威嚇嗎?」遊音說道。
 
「差不多吧,他可能想要經過這一踢,讓我對他產生恐懼感,然後主動棄權吧……不然的話,他說不定還會有第二,第三次對我的直接攻擊。」
 
「確實,祐樹剛才看上去並沒有傷的多嚴重,說不定會被那個叫大師兄的傢伙用控制不住力道的意外這種理由塘塞過去,然後繼續決鬥吧。」
 
「那就直接棄權,不行嗎?」沫璃說道,「反,反正我們已經兩勝了,只要再拿下一勝就……」
 
「不行。」祐樹立刻打斷沫璃的話,「如果在這棄權的話……下一場決鬥又是他怎麼辦?最壞的結果,要是那台機器配對出來的結果妳對上他的動作決鬥的話,妳覺得自己能平安無事的打完決鬥嗎?」
 
「我……」
 
「再說了,四個人裡面,也就我的能力對上他比較安全吧,遊音的話我沒記錯就是像超級英雄那樣射出絲線抓住對方,八成也抓不住他……對了,陽一你的能力呢?」
 
說到這,其餘兩人的視線也看向陽一。
 
 
 
 
 
「我的能力啊……」陽一看了下四周後,拿起一個剛才吃完的白色碗盤,另一隻手輕輕的撫過盤子,盤子立刻從白色變成黑色。
 
「就是這樣,我能夠改變東西的顏色,沒有什麼副作用或者限定的時間就對了,順帶一提,在我眼中,那個東西依舊會是原本的顏色,只是旁邊會有一個漂浮的符號來告訴我這個東西被我改成了什麼顏色……這個符號只有我看的到。」
 
說完,陽一再次用手撫過盤子,盤子變回白色。
 
「嗯……比想像中還要沒戰鬥力啊。」
 
「嘿,誰知道呢,有時後會有奇效啊。」陽一說道,「那麼,趁這個機會大家都講清楚也比較好吧,天女目同學妳的能力呢?」
 
沫璃一聽到話題的焦點變成自己,有點慌張的看向遊音,遊音沉思了一會後便點了點頭,沫璃走到祐樹後方後,抱住了祐樹。
 
遊音不禁瞪大眼睛,整個人明顯的傻住了。
 
「咦……」感受到背後的強勁衝擊,祐樹的腦袋不禁混亂了起來。
 
「我,我的能力是治療用的……」沫璃說道,臉紅的跟柿子一樣,聲音也很小,「身上會出現一些像是粉末的東西……讓碰到的人的心情變平靜,也可以幫忙治療傷勢……」
 
「這,這樣啊……可是,怎麼突然抱住我?」祐樹點了點頭,這才發現自己背後的傷已經不痛了。
 
「因為這個能力主要是讓人的心情回復平靜的,如果要治療傷勢的話,除了需要久一點的時間以外……」沫璃害羞的說道,「就是,更多的肢體接,接,接觸,效果會更好……」
 
(……這能力感覺很危險啊,各種方面,嗚,有點像是毒品的感覺……)
 
「沫璃,祐樹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不用抱了啦,讓他上台被那個大師兄踹死吧。」遊音用看到垃圾般嫌棄的眼神看著祐樹,沫璃一聽,也才慌忙的放開雙手。
 
「嗯,所以,果然還是我的能力對上,他,會比較,安全……」
 
「怎麼講話斷斷續續的?」
 
發現自己的失態,祐樹咳了一聲,並說道,「況且,我還能叫出主宰小子來幫我擋下攻擊,讓傷害降到最低……當然,如果我繼續出場的話,想必他應該也不會亂來太多次了。」
 
說到這,外頭又有一陣鈴聲響起。
 
 
 
 
 
「裁判結果出來了!」盧卡斯說,「似乎是說因為祐樹選手看來傷害不大,王源選手也坦承剛才是一時沒有控制力道,所以產生這個誤會的。決鬥判定可以繼續,請雙方的選手在一分鐘內再次回到台上。」
 
「果然呢,用一時失誤的理由來帶過了。」陽一說。
 
「明明真正沒有控制力道的是學長……」
 
「沫璃,這種事情不用刻意強調啦。」
 
「那,我過去了。」祐樹說道,並站起身來走向門口。
 
「啊,那個……」
 
「嗯?」祐樹轉頭看向沫璃。
 
「……沒事。」沫璃搖了搖頭,「要小心點喔。」
 
「我知道了。」祐樹說著,轉身打開選手棚的門。
 
 
 
 
 
「總覺得啊。」遊音在祐樹上台後說道,「他其實不是很在意之後的發展會怎樣,只是不想立刻投降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陽一苦笑,「如果就這樣投降的話,似乎,會傷到他作為決鬥者的尊嚴呢。」
 
「真是的……還說什麼我們的能力比較沒用什麼的……啊,」遊音把心裡話講出來後才想到沫璃也在場,「沫璃,那個……」
 
「我知道的,」沫璃說,「學長聽到我在說要投降時,一定很不開心吧,因為不把作為決鬥者的尊嚴當一回事。」
 
「嗚,嗯……」
 
「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會說那些謊言來安慰我。」沫璃笑道,「他有這份心思,我就很開心了。」
 
(嗯……祐樹也稍微會關心人了嗎……?)
 
「總覺得,」遊音嘆了口氣,「沫璃交給祐樹真是太浪費了……如果真的要的話啦。」
 
「咦!?」
 
 
 
 
 
(王源這邊的選手棚)
 
「那麼,我就重新上陣囉。」王源笑道,並將耳機交給椎名,「這個不需要了,反正剛才也沒有用到,帶在身上礙事。」
 
「可是……」
 
「椎名君,不用我再重複第二次我的能力了吧?」
 
「……知道,大師兄的能力是可以活化自己的部分身體,只要對耳朵部分進行活化的話,就可以聽出動作魔法跟動作陷阱在火焰柱中的差別了。」
 
「正是如此,你們在那邊跟我說動作卡在哪裡,只會妨礙我的判斷而已。」王源說,「回去吧。」
 
「……是。」看見椎名失落的回到選手棚內後,王源才滿意的走上台。
 
 
 
(場上)
 
王源看見站到台上的祐樹後,不禁笑了下。
 
「合格了呢。」
 
「合格?」
 
「沒什麼,算是我自己心理在做的檢定……決鬥繼續了,是你的回合吧?」
 
 
 
王源 LP8000 場上 P區 鍊裝金騎兵(刻度1)鍊裝鎢火山(刻度8) 鍊裝亞德曼金(ATK2500) 補給部隊 兩張蓋牌(一張為鍊裝反制)  手牌:1 
 
祐樹 LP8000 場上 幽獄的時計塔 環境魔法 手牌:5
 
「……嗯。」祐樹拿起一張牌,「我發動命運抽牌,將手中的D-HERO死逝小子送入墓地,抽兩張牌。
由於是代價,所以死逝小子不會除外,下個我的準備階段就會特殊召喚到你的場上了,接著我通常召喚出D-HERO 恐懼神僕!(ATK400)恐懼神僕的效果,在幽獄的時計塔上設置一個時針計數器。」
 
幽獄的時計塔的時針計數器0->1
 
「接著覆蓋三張卡,結束這回合。」祐樹手牌:1
 
 
 
 
 
「攻擊力400的怪獸,以及三張蓋卡……祐樹君,你的意圖也太明顯了吧?」
 
「……」
 
「不過,這點小伎倆是擋不住我的喔,我的回合,抽牌,準備階段時,幽獄的時計塔的時針計數器增加1,對吧?」
 
「嗯。」
 
幽獄的時計塔的時針計數器1->2
 
(再兩個計數器就可以叫恐懼小子了,可是現在他的墓地根本沒有什麼攻擊力夠格的DH怪獸,那麼那兩張陷阱卡,是無盡的恐懼,讓自己的戰鬥傷害變為0在用的嗎?又或者是說,是類似聖反之類的反擊卡呢?)
 
王源看了眼抽到的卡片。
 
「不過,馬上就可以知道了!」王源說道,「我用已經設置好的靈擺刻度進行靈擺召喚!出來吧!額外牌組的鍊裝鋼鐵人,銀烏騎,跟手中的金騎兵跟第二張鎢火山!」
 
「場上有五隻怪獸……」
 
「發動靈擺區的鍊裝鎢火山效果,我將鋼鐵人破壞,從牌組中將鍊裝融合覆蓋在場上,然後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鍊裝反制!我方場上有卡片被破壞時,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張鍊裝之名的怪獸,我特殊召喚出第三張鍊裝鎢火山,然後補給部隊的效果,抽一張牌。」
 
「接著發動覆蓋的鍊裝融合!將場上的金騎兵跟銀烏騎融合!出來吧,鍊裝奧利哈剛!
然後發動鍊裝融合的效果,將其送回牌組,抽一張牌。」
 
「從結果來說,連一張手牌都沒用上,就在場上叫出了兩張攻擊力2000以上的怪獸……」沫璃不禁嘆道。
 
 
 
 
 
 
 
「這樣就準備完成了,」王源看了下四周後,將目光放在祐樹正上方出現的動作卡,「戰鬥了!先用其中一張鎢火山,攻擊你的恐懼神僕!」
 
說完,王源已經跑了起來,並且跳向一旁的牆壁上。
 
「發動永續陷阱卡,死力的搭檔接換!我方場上有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傷害計算時,可以將那次的傷害計算變為0,從手中特殊召喚一張等級4以下的戰士族怪獸!上場吧,D-HERO 防禦小子!(DEF2700)」
 
「會用到防禦小子也是在我的計算中!用奧利哈鋼攻擊防禦小子!」說著的同時,王源也已經靠著優秀的體術拿到了動作卡。
 
(動作魔法,21世紀少年,可以讓自己場上一張怪獸這回合不會被戰鬥或效果破壞一次無效嗎……)
 
只見奧利哈鋼舉起右手的赤紅斧頭,朝防禦小子砍了下去,防禦小子痛苦的哀鳴一聲後便翻倒在地。
 
「奧利哈鋼攻擊守備表示的怪獸時,會給予貫穿傷害,而且是兩倍!」
 
祐樹LP8000-200=7800
 
「我方場上攻擊力比守備力低的表側守備表示怪獸被戰鬥破壞時,發動陷阱卡,破碎阻擋!從牌組中特殊召喚出兩隻新的防禦小子!」祐樹說著,也開始跑了起來,目標看來就是前方的動作卡。
 
同時的,兩隻防禦小子從地面中爬了出來,並且擋在祐樹的後方,以防有人干擾祐樹的行動。
 
「居然放了三張啊……但是我說過了吧,你召喚出防禦小子在我的計算之中!」王源說道,並按下決鬥盤上的按鈕,並旋轉身體,將目標放在和祐樹一樣的動作卡,「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破壞神的系譜!對方場上守備表示的怪獸被破壞的回合,可以選擇我方場上一張等級8以上的怪獸,這回合可以攻擊兩次!我選的自然是奧利哈鋼!」
 
王源說著,腳上突然的出現了火焰,並且在踏上工廠的一個平板上後稍微用了點力後,整個人便如彈簧球般彈出。
 
「然後發動動作魔法卡,21世紀少年!選擇我方場上一張怪獸,這回合僅有一次不會被戰鬥,卡片效果破壞!我選擇奧利哈剛!」
 
「王源選手在這裡發動了動作魔法卡!但是很明顯的在這個情況下用了的用意是……」
 
「根據動作決鬥的基本規則,雙方手上最多只能有一張動作魔法卡,所以這個舉動,很明顯就是為了要跟祐樹搶第二張動作卡……」凌牙說道,果不其然的,王源已經在祐樹要拿到動作卡的前一刻搶到了動作卡,同時,奧利哈鋼也已經用另外一把斧頭將第二隻防禦小子砍倒。
 
祐樹LP7800-200=7600
 
「剩下一隻……這時候,就是要用上動作魔法呢!」王源說道,「發動動作魔法,鎮魂曲之箭!這張卡只能在戰鬥階段中使用,選擇我方場上一張怪獸在戰鬥階段中,攻擊力上升500點,並且與他進行戰鬥的怪獸效果無效!我選擇鍊裝亞德曼金!」
 
只見亞德曼金的手上出現了一把箭,亞德曼金將他插到自己身上後,立刻感覺到充滿力量。
 
鍊裝亞德曼金ATK2500+500=3000
 
「戰鬥,用亞德曼金攻擊第三隻防禦小子!奧利哈剛的貫穿,雙倍傷害效果是所有鍊裝共有的!」
 
祐樹在看見亞德曼金拔出火焰的刀刃,並身體開始冒煙時,發現一旁的火焰柱中出現了動作卡,毫不猶豫的跑過去拿,但這次,王源並沒有行動。
 
亞德曼金立刻衝出去,祐樹也同時撿到了動作卡,但……
 
「動作陷阱,迴音ACT3,條件符合,立刻發動。」系統喊道,祐樹轉頭看向場上的防禦小子,只見防禦小子彷彿身上被加了數十個鉛塊似的,痛苦的倒在地上。
 
「自己場上一張攻擊力最高的怪獸的攻擊力跟守備力下降1000點的動作陷阱嗎……」王源笑道。
 
D-HERO 防禦小子 DEF2700-1000=1700
 
祐樹LP7600-2600=5000
 
只見在防禦小子想要站起來以前,全力加速的亞德曼金無情的將防禦小子一刀兩斷。
 
「用第二張鍊裝鎢火山直接攻擊!」
 
鎢火山從巨大的機車中拿出一把狙擊槍,瞄準了祐樹後射出,子彈射穿了祐樹的膝蓋,即使只是虛擬影像,祐樹也是咬緊了牙關,才沒有因為劇烈的疼痛而叫出來。
 
祐樹LP5000-2400=2600
 
「沫璃,我們已經按過一次暫停了。」遊音看著一旁的沫璃說道,「不能再按第二次。」
 
「我知道……我知道……」
 
「嗚……自己受到直接攻擊時,發動陷阱卡,D-災難倖存!」祐樹吃力的喊道,「選擇墓地一體D-HERO之名的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當墓地裡有與特殊召喚出來的怪獸同名的怪獸時,可以將那些怪獸也特殊召喚到場上,回到我的場上吧,三張防禦小子!」
 
三隻防禦小子從地面中重新爬了出來,再次擋在祐樹前方進行守護的姿勢,地面也產生了不小的搖晃。
 
「喔……連三張防禦小子會一回合內被全滅也算到了才蓋下去的嗎,不賴呢。」王源看了下一旁因為震動而浮出的管子,裡面噴出一個火焰柱和火焰中的動作卡,王源的手在空中停了一會後,便將動作卡拿了起來,不禁笑了下。
 
「但是以災難倖存的效果特殊召喚出來的怪獸效果無效,也不能當作同步,超量,融合素材,被對方戰鬥,卡片效果破壞時,我要承受800點傷害,並抽一張牌。」
 
「真是麻煩的卡片呢,不過讓你抽一張牌也無所謂,我發動手中的速攻魔法卡,重鍊裝融合!直接以場上的兩張鎢火山作為融合素材進行融合召喚!出來吧,鍊裝密銀天使!」
 
「在這裡召喚出密銀天使……?但是密銀天使的攻擊力是2600,防禦小子……」
 
「那又如何呢?我發動動作魔法,鎮魂曲之箭,選擇密銀天使!」
 
鍊裝密銀天使ATK2600+500=3100
 
「又是同樣的動作魔法……」
 
「呵呵,看來運氣是站在我這邊啊!用密銀天使攻擊防禦小子,貫穿的效果雙倍,然後祐樹君,接下災難倖存,也就是800點傷害吧!」
 
祐樹LP2600-800-800=1000
 
「災難倖存的效果,抽一張牌。」
 
「剩下那點生命值,到底能不能活過我的下回合攻勢呢……?主要階段二,我發動密銀天使的效果,將墓地裡的鍊裝反制跟重鍊裝融合送回牌組,將你的幽獄的時計塔彈回手中,辛苦累積下來的計數器就這麼沒了,真是殘念。」
 
「……」
 
「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王源手牌:0
 
 
 
 
 
「我的回合,抽牌!」祐樹喊道,「這個準備階段,D-HERO 死逝小子攻擊表示特殊召喚到你的場上。」

「發動魔法卡,魔法盆栽,將死力的搭檔接換送入墓地,抽兩張牌。」

「在你發動魔法盆栽的時候!」王源喊道,「我將死逝小子解放,連鎖發動陷阱卡,夢魘惡魔大軍!這張卡可以藉由解放我方場上一張怪獸,在對方場上召喚出三張夢魘惡魔代幣!雖然因為是代價,死逝小子下回合又能在我的場上當肉靶了……但那也是下回合的事情了呢。」
 
「漂亮的戰術,」凌牙說道,「不僅反過來利用了死逆小子來當作代價發動陷阱卡,而且將祐樹場上的怪獸格全部佔滿了。」
 
「加上,兩張防禦小子不能當作同步,超量,融合素材……」
 
「王源場上的三張怪獸攻擊力都超過2500,代幣沒有任何一張的攻擊力是超過的,即使有辦法轉守也只會被奧利哈剛的效果貫穿,不過,」凌牙說,「如果那張卡在祐樹手上的話,那就是王源的失算了。」
 
「魔法盆栽的效果,抽兩張牌。」看見抽出來的兩張牌後,祐樹笑了下,「將場上剩下的兩張防禦小子跟一張夢魘惡魔代幣解放……」
 
「三張怪獸的解放……!?」
 
「降臨吧!D-HERO 教條小子!(ATK3400)」
 
「居然是用教條小子……!」
 
「你好像誤判了我的牌組呢,以為我主要還是靠融合跟同步為主來打的。」
 
「切……」
 
「教條小子以自身的效果特殊召喚成功時,對方的生命值在下個準備階段時減半,先做好衝擊準備吧。」祐樹說道。
 
(即使用守備表示,奧利哈鋼的全體貫穿效果也會給我大量損傷,那麼……)
 
「我發動魔法卡,怪獸門!將場上一張怪獸解放,從牌組最上方開始翻牌,翻出能夠通常召喚的怪獸時,將那張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我將第二個代幣解放!第一張,沉默劍士LV7,不能通常召喚,第二張,技能禁錮,陷阱卡,第三張,D-HERO 衝刺小子,將他特殊召喚到場上!其餘的兩張卡片送入墓地。」
 
「我發動衝刺小子的效果!將場上的第三張夢魘惡夢代幣解放,這張卡的攻擊力直到回合結束前上升1000點!」
 
「我用來妨礙祐樹君的卡片反而都被當作武器來用了嗎……!」
 
D-HERO衝刺小子ATK2100+1000=3100
 
 
 
 
 
 
「戰鬥了!」祐樹喊道,王源看了看周遭,看了一會在自己右邊出現的一張動作卡一會後,便切的一聲,重新看向前方。
 
(不想去撿動作卡……?不對……是能力嗎?)
 
「用衝刺小子,攻擊鍊裝亞德曼金!」
 
衝刺小子得到命令後眼睛一亮,雙腳上的火箭立刻開啟,並且加速到亞德曼金的前方使出迴旋踢,亞德曼金徒手接著迴旋梯後冷笑了一下,隨即被衝刺小子的另一隻腳往上一踢,直接命中下巴後,亞德曼金倒在地上,衝刺小子也跑回祐樹的場上。
 
王源LP8000-600=7400
 
「補給部隊的效果,抽一張牌。」
 
「接著用D-HERO教條小子(3400),攻擊鍊裝密銀天使(2600)!」祐樹說道。
 
デス・クロニクル!
 
教條小子舉起右手,瞄準密銀天使後射出了黑色的加農砲,密銀天使痛苦的跪在地上沒多久便倒地不起。
 
王源LP7400-800=6600
 
「但是,密銀天使從場上送入墓地時,我可以從墓地,額外牌組中選擇一張鍊裝之名的靈擺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我特殊召喚鍊裝鎢火山!」
 
「戰鬥階段結束時,衝刺小子轉為守備表示,我發動幽獄的時計塔後再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真沒想到,這就是祐樹君你的反擊嗎……但即使如此,要打倒我的機率,還是微乎其微的!要說為什麼……」
 
「因為你可以知道這裡的動作卡哪張是魔法,哪張是陷阱,對吧。」
 
「被你察覺到了嗎?觀察力不錯……」
 
「是你的行動太容易看穿了吧。」祐樹說道。
 
「……不過,我的優勢可不止如此,」王源說著,舉起手臂,「這個決鬥盤、這副牌組,以及我強壯的身體,都是經過了千錘百鍊之下所擁有的,這些東西,就是我的驕傲。」
 
「驕傲啊。」
 
「沒錯!我的實力,以及我的力量都是我的驕傲,令我突破在人生未來的種種關卡,說穿了也就是自信所帶來的力量,力量帶來了運氣,祐樹君雖然你擁有實力,但是,我實在是看不出你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或者理想呢,有的話,不妨說說看吧?」
 
「……我可以空腹喝五杯咖啡都沒有肚子痛,之類的?」祐樹歪了歪頭說道。
 
「……噗。」王源不禁摀住嘴巴,忍住笑意,「祐樹君,那種東西根本不值得驕傲啊!真虧你還敢把這種事情給說出來。」
 
「嗎,理想的話,我倒是有。」
 
「喔?」
 
「我想要當英雄。」祐樹說,「不過那也是小學時候的事情了,現在的我只是個會煩惱的有新卡片出現了能不能搭配我的牌組,以及課業問題的高中生而已。」
 
 
 
 
 
「英雄啊……哼,祐樹君,閒聊就到這吧,決鬥再開!我的回合,抽牌。」
 
「這個準備階段,教條小子的效果,將你的生命值減半!並且,幽獄的時計塔曾加一個時針計數器。」
 
ライフ・アブソリュート!
幽獄的時計塔 時針計數器0->1
 
王源LP6600-3300=3300
 
「嗚……很痛啊,不過這點程度還不會讓我倒下!」王源喊道,「我發動靈擺區的鎢火山效果!將場上的鎢火山破壞,我從牌組中將鍊裝聯合覆蓋在場上!」
 
「……嗯。」
 
「這回合就解決掉你!用設置好的刻度進行靈擺召喚!回來吧,額外牌組的金騎兵,銀烏騎跟兩張鎢火山!」
 
「……等到了呢。」
 
「什麼?」
 
「當你的怪獸占滿場上的,這個時刻。」祐樹說道,「發動陷阱卡,D-融合!以場上的D-HERO之名的怪獸作為融合素材進行融合召喚,我將場上的教條小子跟衝刺小子作為素材!」
 
「那兩隻……糟了!」
 
以恐懼制裁邪惡的英雄,在命運的荊棘之路上奔馳的英雄,現在合為一體,主宰戰場的未來吧!
 
COME ON!D-HERO!主宰小子!
 
「主宰小子的效果都被你看過兩次了,應該不會忘記了吧?」祐樹指道,「主宰小子融合召喚成功時,對方場上的所有表側表示的卡片效果無效!」
 
麻醉感染!
 
主宰小子手上的槍將王源場上的所有卡片都瞄準好後,射出了數十顆的麻醉彈,讓王源場上的卡片通通都嘗到電流的滋味。
 
「這樣一來,你的靈擺區那兩張卡片就不能再炸掉卡片了,補給部隊,奧利哈剛的怪獸效果也無效。」
 
「切……」王源看著手牌,表情顯得不甘。
 
「只靠一張卡,就將王源選手的氣勢給壓下去了……祐樹選手真不簡單。」
 
「但是這也是個豪賭,還有王源手上還有兩張卡片,可能性相當多,相反的,祐樹的場上只剩下一張攻擊力2800的主宰小子,即使依據D-融合的效果讓主宰小子不會被戰鬥,卡片效果破壞……」
 
(如果剛才用重鍊裝融合叫出來的怪獸是緋緋色金的話,現在早就……)
 
「怎麼啦?沒辦法打倒我嗎?」祐樹說道,「口口聲聲運氣、力量站在強者這邊什麼的,看來也只有如此而已啊。」
 
「哼,」王源喊道,「我發動魔法卡,鍊裝融合!將我方場上的鍊裝金騎兵,鎢火山跟銀烏騎融合!」
 
切裂大地的命脈吧!鍊裝緋緋色金!(ATK3000)
 
「鍊裝融合的效果,抽一張牌。」王源看了下抽到的牌,「戰鬥!我用鍊裝緋緋色金攻擊主宰小子!」
 
「D-融合的效果,主宰小子不會被戰鬥,卡片效果破壞!」
 
「但還是要接下傷害!」
 
祐樹LP1000-200=800
 
「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王源手牌:1
 
 
 
 
 
「祐樹君……你剛才說,英雄是吧,是看太多故事書而產生的妄想嗎?」
 
祐樹聽到這句話後,原本要放在牌組上的手停在空中,顯得有些滑稽。
 
「……不是,我理想中的英雄就是前會長,藤井雨賀先生。」
 
「喔喔,」王源左手握起拳頭敲在右手的手掌上,「原來是雨賀先生嗎?」
 
「嗯。」
 
「真是可惜,在我眼中,雨賀先生與強者、英雄之類的東西是無法畫上等號的呢。」王源攤了攤手,「說穿了,也只是間日式甜點坊的老闆的丈夫,還想要挺身而出的成立協會,想要拯救世界,在我看來只是不自量力而已。」
 
「……」
 
「強者有強者的生存空間,弱者也有屬於弱者的生存方式,就像企鵝絕對無法生存在熱帶雨林一樣,那種人所成立的東西,實在是無法讓我理解像師父這樣的強者願意入會的理由。
 
在我看來,那種協會只不過是趁著世界在一團亂的時候一股熱血冒出來的東西罷了,過沒多久也不會存在了,之後的事實也證明,要不是有現在的會長,協會也不會撐這麼久,祐樹君。」王源指道,並微微的瞇起眼睛,「會崇拜,將那種人視為英雄,也正是你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的原因啊。」
 
 
 
 
(這些話,是我的真心話沒錯,但是為何會在這個人面前說出來呢……?是因為他提到了英雄這個詞嗎?英雄……對我來說……)
 
「……我的回合。」祐樹將手放在牌組最上方,語氣彷彿不帶感情似的,這種彷彿冷凍庫溫度的語氣,只有他的家人,以及跟他認識許久的遊音,真川等人才知道藏在語氣中,真正的感情。
 
他生氣了。
 
非常的,生氣。
 
「抽牌。」
 
不知是否錯覺,在抽牌的時候,王源沒有利用自己的能力強化眼睛,也看見了一瞬間的,隨著抽牌的手劃出來的,灰色光芒。
 
「這個準備階段,死逝小子再一次的特殊召喚到你的場上。」
 
王源撇了一眼再次出現在自己場上的怪獸,將注意力放回決鬥上。
 
「發動魔法卡,貪欲之壺,將墓地裡的三張防禦小子,一張教條小子跟恐懼神僕送回牌組,抽兩張牌。」
 
「抽到補充手牌的卡片啊。」
 
「戰鬥,用主宰小子攻擊奧利哈剛。」祐樹指道。
 
「想要自滅嗎?那就迎擊吧,奧利哈剛!」
 
只見主宰小子舉起右手的槍管朝奧利哈剛射出超高速的銀色子彈。
 
奧利哈剛拿起手上的斧頭一揮,銀色子彈便被砍成兩半的同時,眼前的主宰小子已經消失。
 
奧利哈剛四處尋找主宰小子的蹤影時,立刻就被剛才跳到空中的主宰小子壓在地上,右手被主宰小子其中一隻腳壓著,槍管瞄準奧利哈剛的頭部射出子彈的同時,奧利哈剛左手的另一把斧頭也已經將主宰小子的身體切出一道裂痕。
 
 
 
 
 
「雖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不過奧利哈剛的效果,當他送入墓地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片破壞,我將你的幽獄的時計塔給破壞!」
 
「將墓地的技能禁錮除外,並選擇幽獄的時計塔發動,這樣就不會被奧利哈剛破壞了。」祐樹拿起另一張牌,「在主宰小子被戰鬥破壞的這個戰鬥階段,我可以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黃昏融合。」
 
「在戰鬥階段中發動的融合嗎!?」
 
「我方場上有融合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回合,可以將那隻怪獸攻擊變為0,並攻擊表示,效果無效特殊召喚到場上後,立刻將那隻怪獸和對方場上一體怪獸進行融合,我要融合的是……我的場上的主宰小子,跟在你的場上的死逝小子!」
 
主宰戰場的英雄,牽引著還未獲得滿足的靈魂之人,現在合為一體,從絕地中誓死反抗吧!
 
「融合召喚!COME ON!等級7,D-HEROディソベイガイ(死從小子)!(ATK2000)」
 
 
 
 
 
 
王源一看,只見一隻穿著半身紅黑色盔甲,拿著有自己身體兩倍大,上面用血寫著D的斧頭的男子從天空中的一顆黑色球體中跳了出來,他的另外一邊身體上有著滿滿的刺青和圖紋。
 
「上吧,用死從小子攻擊緋緋色金!這一瞬間死從小子的效果發動!這張卡與對方怪獸進行戰鬥,對方怪獸的攻擊力比較高的場合,可以將那張怪獸的攻擊力變為一半,之後死從小子的攻擊力上升減半的數值!緋緋色金的攻擊力是3000,下降1500點後,攻擊力加到死從小子上!」
 
王源看了眼左邊的方向,發現到一張動作魔法,毫無猶豫的便立刻跳了出去要撿。
 
同時的,死從小子已經高舉斧頭並用力砸向地板,地面便出現了無數的裂痕,裂痕中更是出現了大量岩石尖刺刺穿了緋緋色金,王源在要撿到動作卡以前,放著動作卡的管子便因為死從小子的攻擊而扭曲,卡片也受不了擠壓的壓力而消失。
 
鍊裝緋緋色金ATK3000-1500=1500
 
D-HERO死從小子ATK2000+1500=3500
 
王源LP3300-2000=1300
 
「咕嗚……」王源舉起手臂遮住暴風。
 
「在那邊嘰嘰喳喳的說一堆廢話,」祐樹說道,「不要把雨賀先生,還有我身邊的人跟你歸在一類,你這弱者。」
 
 
 
黃昏融合 速攻魔法
黃昏融合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我方場上有融合怪獸被戰鬥破壞的那個戰鬥階段可以發動,將那隻怪獸攻擊力變為0,以攻擊表示、效果無效特殊召喚到場上,之後將雙方場上符合融合素材的怪獸送入墓地,從額外牌組融合召喚一體D-HERO之名的融合怪獸。
 
 
 
第十二回!祐樹VS王源(中)!
 
怎麼說呢,寫到後面的時候才真的很有幹勁啊,我果然比較適合寫這種劇情嗎?
 
由於這回氣氛蠻緊繃的,所以就不附上小劇場了,絕對不是沒有想好要寫什麼劇情,絕對不是。
 
沫璃跟陽一的能力公開,沫璃果然就是要配回復系的能力呢,以沫璃天真可愛的程度要是被騙的話說不定會發生很糟糕的事情,說不定啦。
 
陽一的話隨便啦,其能力說有用算有用,不過說沒用也挺沒用的,之後我也會多加描述些陽一使用能力以及決鬥方面的故事吧,畢竟這傢伙的決鬥我寫起來其實挺開心的,只可惜現在是四個主角,戲分比較散……這方面也會想辦法慢慢改善。
 
下回,決鬥終於要分出了結果,究竟會如何收場呢?敬請期待。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0 筆精華,11/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