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k

RE:【小說】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十 祐樹和遊音① ~~沉默英雄與破爛人偶~~

樓主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accelblaster
GP6 BP-
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十一

祐樹

~~強者的感覺~~

「嘎啊啊啊啊啊!!」
 
椎名 炎&安倍 市LP 0
 
「勝負決定了!」盧卡斯喊道,「心城中學隊與炎星道場的交鋒,拿下首勝的是……心城中學方!」
 
說著,現在傳出一陣歡呼聲,雖然中間夾雜著被嚇哭的聲音。
 
「好痛……那個女人,太誇張了吧!」椎名喊道,「沒想到4000點傷害會這麼痛……」
 
「而且她還一臉享受……」
 
「那個……我記得你叫阿炎對吧。」祐樹走向前問道。
 
「啊?對啊,怎麼了。」
 
「那個亂入犯,你們後來怎麼處理?」
 
「亂入犯?」
 
「阿炎你忘啦,就是那個啊,帶著老虎面具的……」安倍在一旁提醒道。
 
「喔,那位啊。」椎名抓了抓脖子,「我不知道啦,後來交給大師兄處理了。」
 
「大師兄?」
 
「嗯,是我們炎星道館的大師兄,也是豪田師傅的養子,叫做王源,超強的喔!不管是武術還是決鬥上,而且這次四人中他也有出場,你們就完蛋了!不對,要是我有再出場的話,也不會再輸給你們第二次了!」
 
「這樣啊……雖然額外得知了些不重要的情報,不過還是謝謝了。」
 
「中間那些台詞是多餘的吧。」椎名說,「那,沒什麼事情要問的話我就先回去啦。」
 
 
 
 
 
(廣播台這)
 
「相當精彩的決鬥!」盧卡斯說道,「誠然炎星道場這邊的操作,合作方面都無話可說,但是心城中學隊的操作也意外的合的來,要比喻的話,就像是兩種雖然艷麗,但形狀截然不同的花,花粉結合在一起後意外的孕育出了更為漂亮的花朵一樣!」
 
「就沒有更好的形容嗎……不過我怎麼覺得,這決鬥好像重複過很多遍似的,好像被修……」
 
「總之!」凌牙的話還沒說完,盧卡斯便搶著說道,「現在開始是休息時間,下一場決鬥將會在十分鐘後公布決鬥詳細內容,五分鐘後開始,然後在第二場決鬥結束時,會開放一個小時的午餐時間,再回來進行決鬥。」
 
「出去跟進來的時候,記得要排隊,別亂撞啊。」凌牙說著,吐了一口氣,並關掉通訊器。
 
「神代先生辛苦了,要不要來點口香糖?」
 
「不了,反正後半段都沒在解說的。」凌牙說道,並看了眼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結果還真意外,反會長派的人沒有出來亂呢。」
 
「……有沒有可能是會長杞人憂天……不,當我沒說吧。」盧卡斯苦笑。
 
「我去上個廁所。」凌牙說著,走出廣播室。
 
 
 
 
 
(遊音這邊的選手棚)
 
「遊音跟學長辛苦了!」沫璃開心的說道,「是場相當漂亮的首勝呢!」
 
「正是如此!」陽一說著,手上不知道從哪裡出現一個拉炮,並立刻拉開發出響亮的聲音。
 
「好吵。」祐樹摀住耳朵說道,「不過,感覺真奇怪。」
 
「怎麼了嗎?」
 
「在決鬥中的時候,感覺從哪裡有一陣殺氣一直傳過來……」
 
「有嗎?我沒感覺到啊。」遊音撥了撥頭髮,並拿起電話,「對了,選手好像也是要在這裡透過電話點餐的,你們要吃什麼?」
 
「隨便,有附送咖啡的就好。」祐樹回答完後開始獨自思考。
 
「我,我想吃有附贈甜食的……」
 
「看起來最貴的。」陽一說道。
 
祐樹沒有再參與話題,而是看向外面的觀眾席。
 
(那個是誰的殺氣呢,感覺,有點熟悉……)
 
 
 
 
 
(一會後,男廁)
 
(會長就像盧卡斯說的,不會有過分擔心這回事,那麼,這個消息又是怎麼回事?假消息?不,這張單子是會長親手拿給我的,應該是有經過確認過之類的吧。)
 
想到這,凌牙不禁在心中呸了一聲,會長要給手下消息就算了,還給的不清不楚的……爛透了,乾脆這次鏡面世界的事情結束後就辭職吧。
 
……
 
(……你,還沒有回來嗎?)凌牙不自覺的想著,走出廁所的時候,意外的看見了藤井雨娜。
 
「妳是……」凌牙自然知道她是誰,只是有點意外為什麼她會在這裡,就算要上廁所,女廁也是在不同方向才對……不對,這個女人身上,應該不會有意外這玩意吧,就跟會長一樣。
 
「哎呀,神代君。」雨娜對他露出和善的微笑,「方便說個話嗎?」
 
啊,這種開頭的句子會長也常用……不管是眼前這個女人或者會長,他都好討厭。
 
 
 
 
 
「有什麼話要說的,就在這說吧。」
 
「很冷淡呢。」雨娜說道,「剛才有看到嗎?我女兒跟那個叫祐樹的男生的決鬥。」
 
「當然啊,我在負責解說的唉。」
 
「你覺得呢?她打的如何?啊,不用顧慮我沒關係的。」
 
開場白?
 
「問我這種問題……我只能說,還有成長的空間吧。」凌牙說,「畢竟雙打,多少需要配合隊友的節奏……那兩人看起來似乎都是我行我素的樣子。」
 
「嗯,果然是這樣嗎……」雨娜笑了下,「遊音跟遊時一樣呢,那種我行我素的感覺。」
 
「都扯到遊時了,就讓我問一下吧……妳真的不知道嗎?」凌牙問道,「遊時的下落。」
 
「當然啊,要是知道的話,我才沒興趣待在這呢。」雨娜說道,「不過……遊音似乎已經有在這裡跟其他人建立起友誼關係,不想離開就是了。」
 
「那……」
 
「有一點我應該可以保證。」雨娜說,「遊時是在鏡面世界,這點是沒有錯的。」
 
「……怎麼說?」
 
「以你的能力,我很難跟你解釋啊。」
 
「喂。」
 
「我是講真的啦。」雨娜苦笑著,揮了揮手,「嗎,我跟小雨有平行跟垂直的力量,這你知道吧?」
 
「遊時有說過。」
 
「然後遊時擁有在那之上的虛無之力,原本應該只有我們被他感應到的份……不過,因為有親密接觸的關係,所以現在我跟小雨也能夠感覺到他究竟在哪裡了,呵呵。」
 
「……受不了,這種事情妳還真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出口。」
 
「是你要問的啊。」雨娜說,「總之我現在沒感覺到他在這個世界哪裡就是了……啊,差點就要被你轉移話題了。」雨娜說,「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凌牙不會想要跟著去鏡面世界呢?」
 
 
 
 
 
「……」
 
「我記得……二十三侍裡面有個叫信勇的吧?」
 
「戰士族的。」
 
「嗯,太久沒見了,那傢伙說不放心,覺得會長會亂搞就自願跟著去,對吧?」雨娜說,「凌牙君也是一樣討厭會長吧,不想跟著去監視嗎?」
 
「……確實,很討厭呢。」凌牙轉頭說道,似乎想起了其他事情。
 
「那,如果我委託你,保護我女兒呢?」雨娜說道,語氣中充滿了無助與軟弱。
 
凌牙有點意外的轉頭看向雨娜,發現她眼神中帶著戲謔的意味,便哼了一聲。
 
「嗯,「如果」的話呢。」凌牙嘆了口氣,「也沒什麼,只是我先前跟遊時已經有約定的關係了。」
 
「約定?」
 
「怎麼,妳不知道啊。」凌牙說,「我會在新世紀決鬥協會工作,就是遊時拜託的啊。」
 
「這點我知道,只是我沒聽他說過跟你有什麼約定。」
 
「嗎,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啦,」凌牙說,「反正主要就是要我待在這就是了……不過啊。」
 
講到這,凌牙不禁露出不滿的表情,「那傢伙叫我來幫忙,一幫就是幫十年啊,真的當我很閒嗎,那傢伙……」
 
「呵呵,不過這樣不是也不錯嗎?凌牙君也可以不用找工作了。」
 
「是這樣沒錯啦。」凌牙嘆了口氣,「再怎麼說都是別人給的工作,心裡多少有點不平衡吧。」
 
正當雨娜想要再說什麼時,背後突然出現了一陣吆喝聲。
 
「喂喂喂!什麼人啊!站在那裡鬼鬼祟祟……嗚喔!?」
 
雨娜轉頭一看,是恐龍族的亞谷-算是以前就認識的同事了。
 
「哎呀,亞谷君好久不見了。」雨娜露出了動人的微笑。
 
「藤藤藤藤井小姐好!今,今天天氣非常好呢!」亞谷一改以往的形象,結結巴巴的說道,但臉上與其說是太過緊張,不如說是怕的要命,彷彿自己在雨娜面前變成了一隻隨時都會被捏死的小蟲子似的。
 
「嗯,這我知道啊,不過呢,既然被人嫌鬼鬼祟祟的話,那我還是離開好了……」
 
「絕,絕對沒這回事!沒有人說過雨娜小姐鬼鬼祟祟的!會這麼說的只有王八蛋、禽獸、畜生,寄生蟲!」
 
「嗯?是誰呢?」
 
「沒錯,我就是王八蛋、禽獸、畜生,寄生蟲!」亞谷一說完立刻土下座,而且迅速確實,「請大發慈悲饒了我吧!」
 
「沒事沒事,瞧你這麼誇張,神代君都無言了喔。」雨娜說著,便轉身對凌牙說道,「那,我先回觀眾席了。」
 
「喔,知道了。」
 
在雨娜走遠之後,亞谷才站起身來。
 
「喂,她對你做過什麼啊,讓你怕成這樣……」
 
「以前,」亞谷吞了下口水,「我跟她在工作時,被分配到同一個地方,結果我老婆似乎聽到別人的流言,說我跟那個女的有曖昧,我家那段期間發生了大戰……」
 
「……原來是因為家裡老婆的關係嗎。」
 
「不,那段大戰開始的流言,正是我一時火大跟她鬥嘴,說了些很失禮的話後,隔天突然出現的……相傳就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說的。」
 
「……真是可怕的傢伙啊。」
 
 
 
 
 
 
(一會後)
 
「那麼,第二場的決鬥正式開始!」盧卡斯說道,「這次一樣是標準決鬥,出場的分別是炎星道館的轟 焦……」
 
「凍?」凌牙問道。
 
「不,就兩個字。」
 
「喔。」
 
「以及心城中學方的,江野陽一!」
 
說著,雙方的選手已經站上台。
 
「根據可靠消息,江野陽一似乎是以娛樂決鬥家為目標奮鬥的學生呢,究竟會不會為觀眾們帶來精彩的決鬥,相當值得期待,對吧?」
 
「嗯,是啊。」凌牙說著,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便關掉麥克風,「抱歉,是簡訊。」
 
「啊,沒關係。」盧卡斯露出微笑道。
 
凌牙打開後看了一會,並站起身來。
 
「怎麼了嗎?」
 
「有額外工作了。」凌牙說,「這場決鬥的轉播,就交給你了。」
 
「……好的。」
 
 
 
 
 
(體育館外)
 
「就是這裡了吧?」一個帶著墨鏡和鴨舌帽的男子問道。
 
「嗯,沒錯,」一旁的女人說,「只要在這裡大鬧一場就可以賺錢……還真沒有過這麼輕鬆的委託呢。」
 
「好哩,我的起爆獸回殺牌組已經飢渴難耐啦!」一旁的另一個胖子喊道,正當三人要走進去會場時,裡面已經有一個男人站了出來。
 
「咦?」「這位是……」「我有印象,二十三侍唯一同時擔任水族跟魚族的傢伙,神代凌牙!」
 
「既然認識,那就好辦了。」凌牙舉起決鬥盤,並將牌組放了進去,「這裡禁止通過,想要通過的唯一方法,你們也很清楚吧?」
 
「嘿……有趣!我一直很想跟二十三侍的人挑戰看看!就讓我……」
 
「不用了,」凌牙說,「三個一起上吧,要是離開工作崗位太久的話,我可是會被老闆罵的。」
 
「什麼,這麼囂張!」「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讓你見識我們三位決鬥博士的厲害!」
 
DUEL!
 
 
 
 
 
(會場內,觀眾席)
 
「啊,回來啦。」祈看向一旁,「問的如何?」
 
「嗯,好像說是遊時要求他待在這的吧,」雨娜吐了口氣,「雖然我還想問點其他什麼,不過被亞谷君干擾了呢。」
 
「……他敢跟妳說話了?」
 
「嗯,雖然還是怕我怕的要命。」雨娜輕輕的笑了下,「對了,沫璃好像還沒上場呢。」
 
「……是啊。」
 
「期待嗎?」
 
「……期待嗎……倒也還好,」祈嘆了口氣,「只是不知道她的毅力……應該是毅力吧,還可以維持堅持多久。」
 
「還是不看好啊。」雨娜苦笑,「而且啊,妳剛才看遊音跟遊音的決鬥時,一直死盯著祐樹看呢,妳想嘗試新口味了?那種的姑且不論年齡,性格很難攻略喔。」
 
「想攻略他的可不是我,是沫璃。」祈說道,「真是的,到底看上那個除了能把咖啡當水喝以外毫無優點的小鬼哪一點呢……沫璃居然會遇上這種男生,以後我也該多注意一下……」
 
「妳怎麼知道的?」
 
「之前有一次沫璃很晚回來被我念,還一臉很開心的樣子,我就覺得有問題,找遊音逼問出原因了。」祈說,「黑兒也真是的,完全不會管自己家的弟弟……」
 
「……我說,小祈,妳不覺得妳把沫璃管的太緊了嗎?會被人說是女兒控喔。」
 
「還不是因為家裡有個很危險的不分性別自走砲我才會這麼一直這麼小心的。」
 
「怎麼扯到我身上來了,明明我還沒做過什麼……好啦,以後也不會。」雨娜說道,「不過啊,差不多,該把對女兒的心思花一點在自己身上了吧?」
 
 
 
 
祈轉頭看向雨娜。
 
「……什麼意思?」
 
「還什麼意思,不是很明顯嗎?」雨娜說,「妳真的想要繼續單身一輩子,不找個新男人嗎?都已經要變剩女了喔,還是就繼續陪我這個不分性別自走砲到老?我不介意喔。」
 
「……我也,不介意。」祈撇過頭。
 
「……真是的,都那麼大一把歲數了,老實面對……」
 
「妳才大歲數吧。」
 
「……哼哼,小祈真的很敢講呢,看來是太久沒有被我教訓過囉?」
 
「欠教訓的明明是妳這個自走……」
 
「喂,學姐,雨娜小姐,決鬥已經要超展開啦!妳們在吵什麼?」一直坐在一旁的黑兒說道,又轉頭說道,「祐梨妳也是,不要一直拍照啦,還要存一點,要是待會祐樹又上台決鬥了怎麼辦?」
 
「……算了,這種事情現在也不適合說,以後再講吧。」雨娜說道,眼神放到會場的決鬥上。
 
「……嗯。」祈嘆了口氣。
 
(要老實面對自己……很難啊。)
 
 
 
 
 
(會場外)
 
「戰鬥了!」凌牙喊道,「用CNO.101,CNO.73跟FA黑鰩槍兵直接攻擊!」
 
「嗚喔喔喔!」三人同時發出慘叫聲,並倒在地上,「騙人的吧,居然能夠無傷的打倒我們三個卡片博士……」
 
「鬧劇也該結束了吧,」凌牙收起決鬥盤,「我有很多事情要問你們呢,反會長派的手下們。」
 
「我,我們也只是受委託來的啊!什麼反會長,挺會長派的,我們都不認識!」胖子喊道,接著彷彿看見救命稻草似的指向凌牙後方,「就是他!就是那個男人委託我們的!」
 
聽到這句話,凌牙先是踩住胖子的腳後才轉頭,發現胖子確實沒有說謊,才抬起腳,胖子跟其他兩人立刻慌慌忙忙的離開。
 
「……那三個傢伙,是你雇傭來亂的嗎?」凌牙問道,「會長?」
 
眼前的會長,只是笑了下,並一面敲著拐杖一面靠前幾步。
 
 
 
 
 
「嗯,是我喔。」
 
「作這種事情……你到底在想什麼?」
 
「嗎,算是測試吧。」會長摸了摸下巴,「畢竟要離開這裡了,留在這裡的人實力如何我總要確認一下啊。」
 
「切,盡做些拐彎抹角的事情。」凌牙轉身,「我會待在這個協會可不是為了你無聊的算計,也不是因為這個協會有對我多好,只是純粹因為遊時委託我而已,我要是想要了,隨時都可以走的,不用把我算在測試目標裡面。」
 
「是這樣嗎……不過,之後的事情,我可不敢保證會只威脅到協會而已喔?」會長說道。
 
「……你,到底想要從那邊帶來什麼?」凌牙說道,「不會是戰爭吧?」
 
「怎麼可能呢,神代君,我,可是比任何人都還要熱愛這個協會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
 
「熱愛……不,愛會讓人相信,相信的極端,就是迷信,迷戀。」會長突然說道,「正因為我相信這個由藤井會長成立的協會……這裡的人的意志不會輕易的被破壞,所以才敢放心去的啊。」
 
「你這傢伙……」凌牙語氣中藏不住怒火,「別開玩笑了!在那邊鬼扯什麼相信、迷信、迷戀!現在就立刻跟我決鬥,我贏了的話,就停下這種可笑的計畫!」
 
「這可辦不到呢,身為營運的你應該也很清楚吧?這種世界級活動要是突然暫停的話會造成多大的麻煩。」
 
「你這混帳……」
 
「不過,姑且給你一樣東西吧。」會長說著,從西裝內側口袋裡面拿出一樣東西,交到凌牙的手中。
 
「這是……」鯊魚有點不敢置信的看向會長。
 
「到時候,就交給你最相信的那個人吧,遊時也罷,我不認識的人也罷。」會長說道,「我相信你們的意志……也相信你們的決斷。」
 
說完後,會長已經默默的離開,留下神代凌牙一人,看著會長的背影,許久沒有說話。
 
 
 
 
 
(體育場中)
 
「Ladies and Gentleman!」陽一舉起雙手說道,「請密切注意了,從現在開始就是最高潮了!我用場上等級5的曲藝的魔術師以及奇異果魔導少女疊放!」
 
翻轉命運的奇術師,現在披上全新的戲服,在華麗的舞台上表演出無數的雜技吧!
 
SHOW WILL END NOW!超量召喚,階級5!娛樂法師 奇幻鋼索魔術師!
 
「攻,攻擊力3000……!不過,雖然空場了,但我的生命值是7000,嚇不倒我的!」對手有點意外的喊道。
 
「所累哇多卡啦~?戰鬥啦!用奇幻鋼索魔術師,直接攻擊對手!」
 
轟 焦LP7000-3000=4000
 
「我的生命值還有滿滿的4000呢,下個回合我的鍊裝灰藍牌組就能再次……」
 
「最後的這4000點生命值,」陽一喊道,「就由魔術師的師徒來替我解決吧!我發動陷阱卡,魔法師領導!從手中特殊召喚一張黑魔導,並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張等級7以下的闇屬性魔法使族!來吧!我手中的黑魔導,以及牌組中的黑魔導女孩!」
 
「這,這樣……」
 
「BANG,」陽一做出一個手槍的姿勢,「兩張怪獸的攻擊力加起來,正好4500點囉!請大家跟我一起喊!黑爆裂……」
 
「破˙魔˙導!」
 
「嘎啊!」
 
轟 焦LP4000-4500=0
 
 
 
 
 
「勝負出來了!確定是由心城中學隊的江野陽一選手獲勝!」盧卡斯喊道,
「實在是相當精彩的娛樂決鬥啊,最後那一刻更是扣人心弦!若不是有靈擺刻度上的地毯飛鼠擋住了300點傷害的話,這場的勝負可能就會由轟 焦選手拿下了呢。」
 
「將生命值和觀眾的心情一起牢牢的控制住,也是娛樂決鬥家必備的一個本事啊。」一旁的凌牙說道。
 
盧卡斯看到後,用手遮住麥克風,問道,「結果如何?」
 
「小CASE。」
 
「嗯。」盧卡斯點了點頭後,又對著麥克風說道,「正是如此!看來我們可以期待江野陽一選手在未來的舞台上的表現,那麼同樣的,將在休息半小時後,為大家獻上第三場決鬥,千萬不要錯過囉!」
 
說完後,盧卡斯關掉了麥克風,並轉身問道,「有問出來了嗎?反會長派的情報。」
 
「沒有啊,那個是會長的假情報,人也是為了要測試我們的實力派出來的。」
 
「唉,這樣啊?」盧卡斯有點意外的說道。
 
「之後你身邊有發生什麼的話也要注意一點啊,應該是會長給你的試煉,畢竟你也是說過不要去鏡面世界的嗎。」
 
「畢竟我自家的花園,隨便交給其他人來照管的話不能放心啊。」盧卡斯苦笑,「神代先生一定覺得我這理由很自私吧。」
 
「……也還好,本來就沒必要跟那個會長一起瘋瘋癲癲搞事情。」凌牙說著,拿起手機看了下剛才的簡訊。
 
FROM 藤井雨娜
我的分身看到了三個看上去很可疑的傢伙在3號出口,你十分鐘內不過去管的話,我就幫你處理掉囉★
 
「……真是,身邊的人,都不太正常啊。」
 
 
 
 
 
 
(祐樹這邊的選手棚)
 
「這樣一來就二連勝啦!」遊音開心的喊道,「還以為炎星道館的人是二十三侍帶出來的會有多可怕,現在感覺也差不多嘛!」
 
「我妻同學,那個,是FLAG喔。」陽一笑道。
 
「啊,抱歉。」
 
「不過,好像還沒出場呢,他們的大師兄-王源。」祐樹說道,喝了一口剛才午餐附贈的咖啡。
 
「大師兄王源……?」沫璃不解的問。
 
「剛才跟椎名……就是那個剛才跟我們打的選手聊一點事情知道的,你們也不要一臉那是誰的表情啊,好歹剛才也跟我們打過一場決鬥了。」
 
「那個好像就是他們的王牌吧?」遊音說道,「嗎,反正都已經兩勝0敗了,就算是王牌要上場,應該也會壓力很大吧,我們贏的機率很大的!」
 
「這句,也是FLAG呢。」陽一說,「不過話說回來了,我們這隊的王牌是誰呢?」
 
 
 
 
 
 
……
 
「王牌什麼的,果然還是我吧!因為我是這個小隊隊長啊!」遊音說。
 
「我妻同學什麼時後變成隊長了?不過真要說的話,還是我的娛樂決鬥比較精彩吧?」陽一說。
 
「沒看到我剛才巨人殺手跟連環殺手華麗的三連炸嗎?」
 
「那是因為對方用超量怪獸才能這麼順利吧。」
 
「沫璃認為呢?我們這隊的王牌是誰?」遊音轉身問道。
 
「唉?那個,這個……學,學長覺得呢?」沫璃問道。
 
祐樹喝了一口咖啡後說道,「沫璃。」
 
「咦?我嗎?」沫璃有點意外,又開心的問道。
 
「當這種,團體到底誰最厲害的爭論開始的時候,在一旁沉默不說話的人才是最強的。」祐樹露出了一個爽朗的微笑,「所以最強的是我。」
 
「蛤?少胡說八道了!王牌明明是我!你這邊緣悶騷抖S色狼哪裡是王牌了!」
 
「祐樹,待會要不要來體驗看看我的娛樂決鬥啊?」
 
「大,大家都意外的自尊心很強呢……」沫璃苦笑。
 
「不過,團體中還有另一種王牌。」祐樹說。
 
「嗯?」
 
「除了沉默不說話,讓團體中的其他人不敢說話的人,就是王牌。」
 
 
 
 
 
(炎星道場的選手棚)
 
「嗚呃!」焦喊了一聲,整個人撞上牆壁。
 
「大,大師兄,別動手動腳啊!」椎名勸道。
 
「就是說啊,焦要是下一回又要出場的話……」
 
「那,只要跟協會說他身體不適,應該就能換人了吧?」大師兄-王源說著,拳頭嘎滋嘎滋作響,「畢竟要是我懲罰完轟君的話,不敢保證他還能夠上台呢。」
 
「大師兄,你要是這樣做的話,難道師父不會生氣嗎?」一旁的安倍問道。
 
「嗯……師父或許會生氣吧。」王源癱了攤手,「不過就算生氣了,人還是可以再找的,如果師父真的要到鏡面世界的話,除了我以外,應該還能再找幾個比你們這群輸家強的傢伙吧。」
 
「大師兄你……」椎名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但卻因為自己已經輸了一次,也無法再說什麼,只能憤恨的坐回椅子上。
 
「不過真討厭啊,那個機器好像是隨機決定的,這樣的話,我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出場呢……有個想要對戰的傢伙的說,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對上。」王源回到座位上吐了一口氣。
 
「大師兄有想要對付的人?」
 
「嗯,那個叫祐樹的傢伙。」王源說著,雙手放在腦後,「剛才看到他的決鬥,那個為了戰術可以確實,冷酷的做出判斷的精神力,還有展現出來的技術,讓我蠻想要跟他決鬥看看的。」
 
(……祐樹,看來,你有麻煩了啊……)
 
 
 
 
(二十五分鐘後)
 
「咦?會場好像安靜下來了。」沫璃說道。
 
「要開始了吧?選出這次的決鬥種類跟人。」
 
「會是誰呢……」遊音看了外面一會後轉身說道,「要是是沫璃的話怎麼辦?」
 
「我,我會努力的!」
 
「嗯,會努力就好。」遊音笑了下,突然聽見外面傳來歡呼聲。
 
「有了,決鬥是……動作決鬥,單打。」
 
「動作決鬥啊……正好是我擅長的呢,那,選手呢?」陽一問道。
 
「啊……」遊音愣了好一會,才回頭說道,「是祐樹跟……王源,王源先攻。」
 
 
 
 
 
 
(會場上)
 
祐樹站上台後,看見對手微微的楞了一下。
 
「喔,是你啊。」祐樹說,「之前那個說會用決鬥解決的傢伙。」
 
「嗯,是啊,能被記得還真是開心呢,祐樹君,我從那次見面之後就很想跟你決鬥看看,這次,就讓我們彼此都不要留下遺憾的使出全力吧。」王源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當然會……對了,那個亂入犯,後來被處理的怎麼樣了?」
 
「怎麼,很在意?」王源很意外的問道。
 
「不,也不是很在意,怎麼說呢……只是想知道那樣的人的下場而已。」
 
「類似給自己的警訊嗎?」王源笑了下,並舉起一根指頭,「那傢伙啊,後來被我們給痛扁了一頓,最後被丟在道館後方的小巷子……之後我也不知道了,不是很重要,對吧?」
 
「……」
 
「啊,不過,不需要給那種傢伙無謂的同情心吧!」王源說道,「說穿了,那傢伙只是在成為『強者』的路上退怯了,才會做出那種可笑的舉動,不管是我或者是祐樹君,都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的,對吧?」
 
「我?」
 
「是啊,我是看的出來的喔,從之前,跟今天的決鬥都知道,」王源說道,「祐樹君,擁有成為強者的實力呢。」
 
「……你想太多了吧。」
 
「哈哈,怎麼會呢,人越是經歷險境,就越能發揮本能上的能力喔,祐樹君身為強者的本能,就讓我來見識一下吧。」
 
「……聽起來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用實力輾壓我,逼我發揮全力呢。」
 
「呵,」王源笑了下,「我一直都是這個意思啊。」
 
 
 
 
 
 
「喔喔!今天的第三場決鬥,同時也是第一場的動作決鬥!」盧卡斯說道,「在這場決鬥中,將會有四種動作魔法跟動作陷阱卡,出現的機率不定,數量會依據地圖的不同而有所變化。
 
「並且在那個回合結束時,場上確定已經沒有動作卡的情況下,所有的動作卡才會在下個回合的準備階段隨機設置到場上,所以最好在心中計算好場上剩餘的動作卡數量。」
 
「那麼,先來選擇好場地吧!動作場地...!ON!」盧卡斯喊道,祐樹和王源周遭的景色變開始產生變化,到了最後變成了一個看起來像是工廠的地方。
 
「動作場地,確定是危險指數B的廢鐵工廠了!」盧卡斯說道,「不過,這個場地魔法除了限制雙方玩家手上只能有一張動作卡以外,並沒有任何效果,所以請大家不用擔心環境卡效果帶來的不平衡性。」
 
「這個場地裡面有放四張動作卡……詳情看一下你們的四周吧。」
 
祐樹轉頭一看,其中一根牆壁上的管子朝前方噴出細小的火焰柱,火焰中有一張卡片,明明在旋轉,但只看的到卡背,看來是設計成除非拿到了,否則都看不到效果吧。
 
「就如同大家所看到的,動作卡就是從這裡面出現的,不過這個火焰只是影像效果,並不會實質的傷到人,請放心。」
 
「如果抽到動作陷阱的話,動作陷阱只要符合發動條件的話就會發動!這點也要各位注意啦,喔對了,環境魔法卡是允許發動的!不過這時候,選手棚裡面的人們拿到的地圖可能會有偏差,要注意。」
 
 
 
 
「拿到的地圖?」
 
「這會就解釋,請選手棚裡面的人跟場上的選手拿工作人員給的耳機,工作人員應該也有發放一個平板到選手棚裡面的剩餘三位手上了。」
 
祐樹接過工作人員拿給自己的耳機戴上去後,聽見了說話的聲音。
 
「喂喂,邊緣悶騷抖S色狼,聽的到嗎?」
 
「……聽到了。」
 
「那個啊,我們這裡拿到的平板上的畫面,應該就是你現在在的場地地圖吧,」遊音說,「地圖上有四個紅點,當你需要動作卡的時候,我們可以給你指示位置,旁邊也有說這個環境場地中出現的四張動作魔法跟陷阱為何……」
 
「啊,那個……」祐樹說,「我可以不要帶著這耳機決鬥嗎,決鬥時有人在我耳邊講話,我實在是很不習慣,直接跟我講有哪些卡就好了。」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聽好了啊。」遊音說道,並將八張卡片都講給祐樹聽後說道,「自己注意點,不要讓動作卡都被人搶走了啊。」
 
「學長,加油!」
 
「早點打完吧,明天還要去學校,我可不想要太累就遲到了。」
 
「……嗯,我知道了。」祐樹說著,將耳機拿下來放入口袋中。
 
「喔?祐樹這邊,將耳機給收了起來,看來是打算以自己的力量戰鬥了?不過沒有夥伴的指示,想要搶奪動作卡會變的比較辛苦,就某方面來說,可能對王源……喔,王源選手這邊,也把耳機收起來了!」
 
「看來是打算要來一場平等的對決嗎?」
 
「那麼最後在這裡提醒,『能力』的使用是允許的!」盧卡斯說道,「但是,禁止進行攻擊行為,一旦判定出是危險性的攻擊,或者是直接殺害對方的話,會直接被判定那個隊伍失去資格,也請當事人自己賠償,本協會將不提供任何的幫助並站在中立立場。」
 
「突然在這時候大人起來了……嗯?」祐樹有點疑惑的歪了歪頭,「你怎麼把鞋子脫掉了?」
 
「啊,畢竟是動作決鬥。」王源說道,「我這個人,不穿鞋子會跑的比較快一點啦。」
 
「這樣啊。」
 
「那麼,決鬥開始了!」盧卡斯說道,「請大家跟我一起喊吧!」
 
聚集於戰鬥殿堂的決鬥者們,將跟怪獸一起翔於天、馳騁於地,在場地上互相追逐!
看吧 這就是決鬥的最強進化型!
動作~決鬥!
 
「祐樹,完全沒有喊呢。」遊音說道。
 
「嗎,祐樹就是那樣啦……」
 
 
 
 
 
 
「由我先攻對吧?」王源說道,「那麼,我將刻度1的鍊裝銀烏騎跟刻度8的鍊裝鎢火山設置靈擺刻度!這樣一來就能召喚出等級2到7的怪獸了!」
 
「鍊裝啊。」
 
「不過在那之前,先發動靈擺區域的鎢火山效果,將靈擺區另一邊的銀烏騎破壞,選擇牌組中一張鍊裝之名的魔法,陷阱卡設置在場上,我選擇鍊裝融合。」
 
「然後再將手中刻度1的鍊裝金騎兵設置刻度,可以召喚的怪獸範圍依舊不變,靈擺召喚!降臨吧,我的怪獸們!額外牌組中的鍊裝銀烏騎(LV3 1700/100)跟手中的另一張鍊裝鋼鐵人!(LV2 0/2100)!」
 
「兩張鍊裝怪獸嗎……」
 
「接著發動設置的魔法卡,鍊裝融合,將場上的銀烏騎跟鋼鐵人融合!」
 
踏平大地吧!鍊裝亞德曼金!(ATK2500)
 
「墓地裡的鍊裝融合效果,將這張卡送回牌組,抽一張牌。」王源看了一眼抽到的牌後不禁微笑了下,「我發動永續魔法卡,補給部隊!自己場上的怪獸被戰鬥,卡片效果破壞時,抽一張牌。」
 
「抽到了跟鍊裝相性良好的牌呢。」
 
「是啊,對強者來說,抽牌的運氣也是必然的實力之一呢。」王源說,「我還沒通常召喚,我召喚出手中的稀鍊裝鉍鐵輪!然後發動靈擺區的金騎兵效果,我將鉍鐵輪破壞,效果跟鎢火山是一樣的,我將鍊裝反制覆蓋在場上,然後補給部隊效果,抽一張牌。」
 
「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結束階段時,因為稀鍊裝鉍鐵輪的效果,從牌組中選擇一張鍊裝之名的怪獸加入手中,我選擇第二張鍊裝金騎兵。」王源手牌:1
 
 
 
 
 
「鍊裝系列的展開嗎……」陽一說道,「雖然是很正常的操作,但……」
 
「很奇怪……」遊音說道。
 
「咦?會嗎?」沫璃說道。
 
「祐樹的額外牌組中,有著主宰小子這張強力的王牌啊。」陽一說,「可以將對方場上所有表側表示的卡片永久無效的效果……如果……不,一定會考慮到的狀況是,祐樹的起手已經可以叫出主宰小子,將自己靈擺區的兩張卡片和補給部隊都無效才對,這樣補給部隊在場上只是個累贅……」
 
「真的是大師兄級別的實力的話,應該不會忽視這種狀況的,即使如此還是會選擇做出這種展開的理由,有三種。」
 
「第一種是什麼都不想的笨蛋,但會召喚出亞德曼金而非攻擊力更高的奧利哈鋼,應該就是有堤防主宰小子的效果吧,第二種是在賭祐樹的手牌還沒有辦法融合召喚出主宰小子,但是在祐樹後攻能多抽一張牌的狀況下,這個機率有點低……」陽一說。
 
「最後一種就是,對自身有著十足的信心,即使祐樹用了主宰小子,自己也有應對的方法……如果是最後一種的話,很麻煩啊。」
 
「是這樣嗎?」
 
「嗯,對自己很有自信的傢伙要是實力很強的話就很麻煩,騙人的小招數都對他們沒用啊。」遊音說道。
 
「原來是這個意思的麻煩啊……」
 
「不過反過來說,」陽一舉起一根手指說道,「這種很有自信的人一旦被騙了,就會像看見紅布的牛一樣很難停下來呢,玩魔術時挑到這種觀眾然後成功騙到他的話,效果尤其顯著喔。」
 
「咦……原來是這樣啊。」沫璃點了點頭。
 
「喂,不要亂交沫璃奇怪的東西啊。」
 
 
 


 
「我的回合。」祐樹抽出一張牌。
 
「嗯,這樣就可以了。」祐樹說道,他的決鬥盤上突然浮出一個格子,祐樹將牌放了上去,「我發動環境魔法卡,幽獄的時計塔!」
 
祐樹說完,地面開始強烈的震動,接著,一座巨大的鐘塔和淡藍色的城鎮在外面浮了出來,將工廠給包圍在其中,四周也開始傳出了不祥的鐘聲。
 
「好啦,」祐樹說道,「屬於我的英雄們的舞台,設置好了。」
 
就在此時,祐樹聽見了一旁突然傳出奇怪的聲音,轉頭一看,才發現走幾步內的距離有一張動作卡。
 
祐樹立刻跑了起來,在要拿到動作卡-之前。
 
旁邊突然出現了一個包覆著火焰的腳,將祐樹踹到另外一個方向,並發出了巨響和大量的煙霧,牆壁上更是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裂痕。
 
「啊,抱歉抱歉。」王源甩了甩腳,「我應該,沒有太用力吧?」
 
 
=====================================================
(小劇場)
 
(山上)
 
祐樹:祐梨,小心點啊,聽說這裡附近有出現可怕的怪物。
 
祐梨:真是的,為什麼我們學校會辦來這邊登山的活動呢……
 
祐樹:就是說啊,今天天氣也不太好,害我們出意外跟其他人走失了……啊。
 
祐梨:咦?啊!那那那,那個就是怪物吧!
 
祐樹:祐梨不用慌,那只是階級2的鎧甲河童而已。
 
祐梨:是超量怪獸嗎?
 
祐樹:嗯,總的來說,在放這張之前大家會先考慮放神騎聖人馬,古生物系列,或者是咒槍,這張通常不是首選。
 
祐梨:他的表情很受傷的樣子……
 
祐樹:畢竟是不受大家愛戴的怪獸,所以就在這邊與其他被捨棄的卡聚集成有意識的怪物嗎……
 
祐梨:啊,他哭著逃了。
 
祐樹:喔,真的……那我們也回去吧,回去時再跟老師他們報備一下鎧甲河童出沒的地點,交給他們處理就好了。
 
祐梨:總覺得,哥哥才是真正的怪物呢……
 
=========================================
 
第十一回!!第二部完!(X)
 
嗎,這回算是劇情回吧,雖然有想寫鯊魚的活魚三殺跟陽一的決鬥,但是在劇情上進度會很低,就直接跳到結局了。
 
那麼立刻的,祐樹與對方炎星道館的王牌大師兄-王源的對決開始了,預計之後會是決鬥的一回,然後再下一回結束決鬥吧。
 
有關新的規則,目前這部小說應該還是會繼續用大師規則3,雖然LINK召喚也蠻有趣的忽視我在現實打牌受到的衝擊的話,不過目前還不會立刻就用就是了。
 
總之就是這樣喵,我們下回見。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0 筆精華,11/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