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k

RE:【小說】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八 四人組① ~~去遊樂場一趟吧!~~

樓主 想抓大比鳥的大佐 accelblaster
GP5 BP-
零式時空傳第二部九

四人組


~~即使輸了也無所謂,但果然還是不想輸~~
 
 
(祐樹等人遭遇到後一段時間,心城公園)
 
「嗯,今天天氣真的很不錯呢。」心城中學的學生會長-真川政行說道,「謝謝妳了幸子,難得願意假日的時候陪我出來走走。」
 
「反正假日也很閒嗎。」副會長-田中幸子說著,一面推著輪椅到一個長椅旁,「休息一下吧?」
 
「嗯。」
 
「不過,真難得啊。」田中說著,從包包裡面拿出一罐裝滿運動飲料的寶特瓶喝了起來,「假日的時候你不是找小樹是來找我。」
 
「嗎……原本是想找他的。」真川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過他這禮拜跟遊音還有其他兩位同學約好要出去玩了……我想是為了在比賽開始前增進感情跟默契吧,雖然應該很難跟祐樹增進就是了。」
 
「嗯……不過有遊音在,應該可以幫忙吧?」幸子說。
 
「真有那麼順利就好了……」
 
 
 
 
 
「不過,真川會羨慕嗎?」
 
「羨慕什麼?」
 
「小樹他們可以去鏡面世界的事啊,其實你也是想去的對吧?」
 
「嗯……」真川看了下自己的雙腿,「還是算了吧,再去一次的話,不知道又要賠上什麼了,再說,協會也有說了,禁止身體患有殘疾或者精神狀態不穩定者加入。」
 
「就算少了一隻手也不行參加啊?」
 
「就是這樣。」
 
「真不公平啊,明明要是能力很強力的話一定也有用的說,真可惜……」田中緊緊盯著真川,「不過,感覺真川的眼神不是這麼說的喔,還是很想去,很羨慕吧。」
 
「哈哈……與其說是羨慕,倒不如說是遺憾吧。」真川說,「祐樹要去鏡面世界了,身為朋友,卻沒有辦法做點什麼,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真是可惜。」
 
「這樣啊……」田中雙手環胸的沉思了一會後說道,「那,這樣如何?」
 
「嗯?」
 
田中敲敲靠到真川的耳邊對他說了一段話。
 
「這樣……或許可以喔?不對,應該說是一定可以的,嗯!謝謝妳幸子!NICE IDEA!」
 
「呃,可是這樣的話要花不少錢喔?」田中撥了撥頭髮,「雖然常跟你提議些有的沒的鬼點子,不過這次的我覺得風險有點高。」
 
「沒差,錢再賺就好,重要的是把握當下啊!」真川說,顯得很開心,「對了幸子,我們來打一場決鬥吧?」
 
「咦?現在嗎?」
 
「嗯,RIGHT NOW,天氣很好,不打一場牌太對不起自己了。」
 
「真拿你沒辦法……算了,反正我早就料到你會想決鬥了,來吧!」
 
DUEL!
 
然後在那之後沒多久,他們便突然被亂入懲罰襲擊。
 
 
 
 
 
 
(祐樹這邊)
 
「奇怪,真川怎麼還沒接電話……」祐樹等了好一會後,對面才出現接通的聲音。
 
「真川?有聽到嗎?」
 
「小樹,我是幸子啦。」
 
「啊,田中學姐,真川呢?他在附近嗎?」祐樹問道。
 
「嗯……那啥的,他現在在失落期。」
 
「蛤?啊不對,咳咳,我是說,什麼?」
 
「祐樹剛才是不是還修正了下自己發出的怪聲音?」
 
「好像是呢。」
 
「那個,發生什麼事了嗎?」
 
「嗚嗯,今天我跟真川出來散步啊,然後你也知道真川的個性就是喜歡決鬥,我就跟他決鬥了下,結果過沒幾回合……」
 
「就被一個帶著老虎面具的人亂入,然後搞成平手了,對吧。」
 
「咦?你們該不會也遇到了吧?」
 
「就是這樣,我們正想要去找真川來看看能不能處理這件事情,可以嗎?」
 
「啊,他點頭了,那,我們就在真川家門口見面囉!」
 
 
 
 
 
 
(一會後)
 
「……這地方,是家嗎?」陽一問道。
 
「當然不是啊,是家門口。」
 
「怎麼看都像是日本黑道的門口……而且氣派好大啊……喔喔,門開了。」
 
打開門之後,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女人走了出來,「這三位分別是我妻遊音,天女目沫璃,跟江野陽一嗎?」
 
四人點了點頭,女僕觀察了一會後才說道,「請進來吧,真川少爺已經等候多時了。」
 
「啊,打,打擾了……」沫璃說道,除了祐樹以外的三人都顯得異常警慎的跟著女僕以及祐樹的腳步走近真川家的日式豪宅中。
 
「學長有來過這裡嗎?」
 
「嗯,來過幾次吧。」祐樹說。
 
「……真的只是來過幾次嗎?」遊音問道。
 
「當然啊。」
 
「不過,我原本只是聽說真川學長有錢而已,但沒想到有錢成這樣啊,這些房間,感覺都好像是日式五星級高級飯店的房間似的,真川學長在這邊睡一定很棒吧。」陽一說。
 
「真川少爺是不會在這邊睡的。」
 
「咦?他該不會是那種比較喜歡過清靜的生活的人吧?」
 
「你在說什麼傻話,真川少爺和家人住的是後面一點的屋子,這棟只是給下人住的罷了,請加快腳步吧,我們的目的地三分鐘內應該就能到了。」
 
「我還沒有走過需要用分為單位來移動的住所……」遊音說道。
 
 
 
 
 
四人走到後面的房子內後,又搭乘電梯到地下一樓。
 
「請問一下,這裡是?」遊音問道,周遭過於不科學的設備讓她的語氣也變的恭敬起來了。
 
「地下一樓的開會室。」女僕說,「真川少爺通常都是在這裡和重要人事開會的,有什麼重要的資料,文件等也可以從真川公司的資料庫中移到這邊,這次為了抓到亂入魔,所以真川少爺將開會室稍微的改造了下,變成可以和警方的網路系統連結的房間了,當然,這是完全合法的。」
 
「強調合法反而很可疑……」
 
「總之,我就帶到這了。」女僕說完微微的一鞠躬,並轉身離開。
 
「喔!祐樹你們來啦!」真川喊道,並按了下輪椅上的按鈕,便自動開到祐樹等人的前方,「抱歉,我應該要請人去載你們的,不過因為改造的關係害我有點忙了。」
 
「沒關係,有什麼情報了嗎?」祐樹問。
 
「這個嗎,目前除了他可能是用HERO牌組,年紀大概介於20到30歲以外,毫無頭緒……警方那邊雖然用身材相似的來找,不過人數也太多了,很難再過濾出可疑的人。」
 
「嗚……對了,決鬥盤呢?」
 
「雖然我們是有想要透過決鬥盤三角定位來找出老虎人,不過老虎人似乎也在決鬥盤上做過手腳,無法定位……對了,你們三個怎麼默不吭聲的?」真川問道。
 
「不是啦,怎麼說呢……」「還不太習慣……」「就是這樣。」
 
「啊!抱歉抱歉,第一次來我家的人都很容易被嚇到呢。」真川笑道,「呃……還是我找人買點零食或口香糖來給你們?聽說咀嚼東西的時候腦袋會……」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OK的!」「嗯!」
 
「這樣啊,那好吧,」真川說,「那就別太緊張啦,過來吧。」
 
 
 
 
 
 
 
「啊,對了。」遊音講到這突然想起來,並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塑膠袋。
 
「這是?」
 
「那個老虎人的鞋子。」遊音說,「原本我想抓住他的,結果只有拿到他的一個鞋子而已,就想說拿過來,看有沒有幫助。」
 
「喔喔,這可幫大忙了!」真川接過塑膠袋後,從輪椅旁的袋子中拿出紙跟原子筆。
 
「這是?」
 
「啊,這是我個人的能力。」真川說,「原本我是想說,想要有可以讓身體健康的能力,不過不知為何的,卡片反而反應出來變成我可以透過雙手碰到東西,然後分析出他的材質和內容了,八成是被卡片們解讀成想要了解自己的身體如何吧。」
 
「嗯……真是不可思議呢,卡片給人的能力。」陽一說道。
 
「那,跟這個鞋子有什麼關係……嗎?」沫璃問。
 
「嗯,鞋子的底下其實有很多東西參雜在裡面,簡單的舉例,假如你經過泥地的話,你的鞋子就會沾上泥土,當然,普通人要是這樣的話一定會洗的,不過如果沒有的話……這個鞋子上也許就會有很值得探索的情報。」
 
說著,真川拿起鞋子後看了一會,之後便在一旁的紙上寫了些東西後,將鞋子放回袋子中。
 
「好,寫完啦。」真川拿起剛才寫好的紙條,「這張紙上寫的就是鞋子除了本身以外參雜的物質了。」
 
「真川,他們來了嗎?」一個聲音喊道,眾人一看,是田中幸子。
 
「他們帶來了很有用的情報喔!對了,你們知道嗎,我這個能力還有個應用。」
 
「什麼應用?」遊音問。
 
「像這樣。」真川說著,握住了田中的手,「嗯,幸子,妳的胸部跟去年一樣還是C啊!哈哈!」
 
「哈哈!」
 
 
 
 
 
「喔喔?找到鞋子啊,這樣不錯喔,調查又進一大步了呢,走吧!裡面的房間有可以跟警方系統連結的設備。」
 
「被揍成豬頭的真川學長怎麼辦?」
 
「放著他一下子就會好了啦,真是的,有遇到想要做的事情就會立刻去做的這種個性,有時候連我也很受不了。」
 
「其實田中學姐就是會常常在他耳邊出主意的傢伙……」遊音說。
 
「咦?是這樣嗎?」
 
「啊,我們到了呢!」田中轉移話題似的說道,「那麼我看看……鞋子上有這些東西……」
 
正當田中在熟練的運用警方的系統時,遊音也湊到祐樹旁邊。
 
「對了,祐樹,你怎麼看?」遊音小聲問道,「那個老虎人,會這麼容易就被抓到嗎?像那樣子亂來的傢伙,給人的感覺就只是個神經病啊,神經病的話,反而很難預測到行動邏輯吧。」
 
「……我也不太確定,不過我不認為那傢伙是個神經病,相反的,他腦袋應該不差。」
 
 
 
 
 
「咦?」
 
「一場決鬥中,要獲勝已經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要想在其中以平手為目標的話是一種更難的挑戰,能夠組出牌組在各種情況下都打出平手,我想應該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可是我聽說也有決鬥者就是專門搞平手的啊,像是空……」
 
「那些決鬥者腦袋也不差啊,況且,」祐樹說道,「亂入系統雖然一直有人提案,但到現在,也從來沒有實裝在任何的決鬥盤上。」
 
「為什麼?」
 
「當然就是怕會發生像是我們今天遇到的狀況啊。」祐樹沒好氣的說,「要是在公開的大型活動中被亂入的話,一定會出事的,所以這種系統才沒有用啊,真是,也不知道當初是哪個人提出這種爛東西的。」
 
「也就是說,那個亂入系統是那個老虎人自己做完後安裝進自己的決鬥盤的嗎?那他頭腦確實不差呢。」
 
「也不太對,現在世界上每個人的決鬥盤裡的決鬥系統都是互相連結的,一個出事可能會像感染一樣牽連到其他決鬥盤,所以決鬥盤如果被惡意或原創的軟體病毒侵入的話會直接自動死機,另外,自製的決鬥盤也是禁止連結我們的決鬥盤的。」
 
「唉,你知道的還真多啊。」
 
「是真川跟我提過的,畢竟這些玩意都是他們公司做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在得出這種結論後,那個決鬥盤在可以決鬥,還可以亂入的情況下……」
 
「也就是用能力了嗎?」
 
「嗯,把能力這個要素也算進去的話,可能性就是無限了。」祐樹嘆了口氣說道。
 
 
 
 
 
 
「喂,你們兩個!找出來了喔!」陽一說道,「那個鞋子上有點瀝青,而且還挺新的,經過推測可能那個人就是住在附近有施工的道路附近。」
 
「有沒有可能只是單純經過呢?」沫璃問。
 
「應該不會,鞋底下這個的成分比較多,但如果是意外濺到的話,犯人應該會清理的,明明有這痕跡卻沒有刻意清洗,就表示犯人應該是會在家附近每天都會經過這種道路。」祐樹說。
 
「原來如此……學長真厲害呢,還直接把他叫做犯人了。」沫璃說道。
 
「……不過,雖然已經把範圍縮到有施工的道路附近了,但目前有在施工的道路有三條,而且三條都是都市區內,感覺還是不好找啊……」
 
「對了,剛才說的未知信號呢?」遊音問,「如果他自己動了手腳變成未知來源的信號的話,應該很好找吧?」
 
「這……其實,最近為了個人資料的安全性,法律已經通過將隱私制度加入決鬥盤中了……」真川苦笑。
 
「隱私制度?」
 
「也就是說,有關決鬥者的一切資料除非經過個人同意、簽證或自行轉發出去,否則是一律不能拿走的,想成智慧財產權就很好懂了吧?」幸子舉起食指說道,「雖然真川是公司的老大,可是要查看決鬥者的資料的話也是要申請的,這一申請下去,也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會給同意就是了。」
 
「呃……也就是說?」沫璃問到,顯然已經聽不太懂了。
 
「雖然現在是有跟警方的系統連在一起,可是我們也只能知道有人在哪個地方決鬥,但是那個人是男是女,又或者是誤觸的,我們完全不知道……」真川嘆了口氣。
 
「那,搜尋那個吧,」祐樹說,「三人以上的決鬥。」
 
「對了!說不定他現在還在亂入其他人的決鬥啊!」真川說,「用系統搜尋看看有沒有任何決鬥者是未知的,三人以上的決鬥!」
 
 
 
 
 
 
「居然高達4千多位……心城市的居民也太閒了吧?」遊音說道,眼神已經死了。
 
「而且人數每一秒都在變動……喔,對,今天是假日嗎……」
 
「那三個施工的地方附近呢?」祐樹問道,似乎不打算放棄。
 
「有幾十個……而且祐樹,就算是在那附近,也不一定代表是老虎人啊。」真川說。
 
「最好的方法,果然還是把他的住所給找出來,然後先趁機埋伏吧。」陽一說。
 
「還有什麼地方看漏了嗎……?」祐樹自言自語道,並拿起裝著鞋子的塑膠袋轉來轉去的看了會後,突然停下移動的手臂。
 
「……真川。」
 
「嗯?」
 
「也許,能找到喔。」
 
 
 
 
 
 
(隔天,某處。)
 
一個男子起床後,打了個呵欠,並看了眼身邊的時鐘。
 
九點整。
 
「糟糕,遲到了!」男子迅速走進浴室刷牙,然後穿好衣服,拿起公事包後,便跑出房門,看見站在門前的一個男孩,看上去有點像是高中生的樣子,耳朵上戴著一個耳機。
 
「抓到你了,老虎人。」
 
「……什麼老虎人?不好意思,你擋到我了!」男子喊道。
 
「嗯?喔,抱歉。」男孩轉身說了個抱歉後,男子口中抱怨了幾句便離開了,祐樹也重新轉頭看向正前方-真正的老虎人。
 
「你……你說我是什麼,老虎人?」眼前的男子說道,他的臉比想像中還要削尖,聲音也比較細,估計之前是用了變聲器,「那是什麼鬼東西……我也要去上班了,別煩我啊!」
 
「你要是是真的上班族的話,應該會像剛才那個人一樣立刻跑走吧,還會在這邊跟我說話,就表示你其實沒有很急……再加上,你拿著的袋子很明顯是旅行用的袋子,不是上班用的……應該是當完老虎人後要換裝用的衣服吧。」男孩-祐樹說。
 
「你在說什麼呢,我只是……」
 
「停,我懶的聽了。」祐樹說著,拿起之前的鞋子,「這有印象吧?你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鞋子也是買看上去很正常的,隨時可以換掉的路邊攤的貨,不過很可惜的,這雙鞋子的算是比較冷門的製造商做的鞋子,經過查證後,唯一同時附近道路有施工,並且進貨這個鞋子的店家,就只有這邊了。
 
接著只要稍微跟附近鄰居詢問下有沒有看過像老虎人那樣身材的人跟行動的時間,比照之前被你亂入過的人後,很容易就能推敲出你是唯一一個符合老虎人的行動的人了。」
 
「……嘿,挺厲害的嗎。」男子-老虎人搔了搔頭,「之前鞋子不小心弄丟我就覺得有點不妙了,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能在一天之內就搜查出來了……你到底是誰?」
 
「我叫祐樹,是決鬥者。」祐樹說著,拿出決鬥盤,「我們就用決鬥來解決吧,我贏了的話,你就乖乖認罪,嗯……八成是妨礙治安之類的罪名吧,我輸了的話,就當作沒來過,如何。」
 
「哼哼……好啊,決鬥者是吧?這挑戰我接受了!」說著,老虎人從旅行袋中拿出老虎面具,並套在頭上。
 
DUEL!
 
 
 
 
 
 
(真川家中)
 
「喔喔,真的找到了!」真川高興的說。
 
「不過……要是又被他逃走了怎麼辦?」沫璃擔心的問,順帶一提,為了能抓到犯人,遊音等人在跟家裡的人們通知過後在真川家過了一晚,當然換洗衣物,晚餐等,真川已經派人是先幫他們四位預備好了。
 
「放心吧,我有請工程師在祐樹的決鬥盤中加載可以讓決鬥盤癱瘓的程式了。」
 
「程式?」
 
「簡單來說,就是針對那個男的的決鬥盤所做的程式,只要決鬥開始了,那傢伙的決鬥盤就會被侵入。」真川說,「之後當他要再次亂入別人時,第一次會被扣除2000點生命值,第二次是4000點,第三次開始是8000點,然後……他就不會有然後了。」
 
「幹嘛要這麼麻煩,直接設置8000點不就好了嗎?」遊音問道,並打了個呵欠。
 
「嗎,如果直接用8000點的話,那就太沒意思了,對吧?」陽一問道。
 
「也是原因之一啦……不過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那個程式是熬夜做出來的,要癱瘓他的決鬥盤需要時間,如果第一次就8000的話,那八成會立刻用他自身的能力改造吧……前提是假設他的能力是能做出強制讓機器下載的系統,如果是的話,第一次2000可能會覺得只是出了點問題不會在意,於是第二次的時候是4000,問題就不見了,到第三次他發現決鬥盤有問題時,已經遲了。」
 
「原來如此……啊,決鬥好像快要收尾了。」遊音指道。
 
 
 
 
 
(祐樹這邊)
祐樹 LP2500 場上D-HERO 頑固小子(ATK800) 兩蓋卡 手牌:1
老虎人 LP5600 場上 飢餓毒融合龍 無後台 手牌:2
 
「……真沒想到,會拿場上的影霧跟仿生人融合出飢餓毒融合龍啊。」
 
「沒錯,這傢伙就是我的王牌!我想要入侵,破壞他人決鬥的願望也是由他幫我實現的!」老虎人開心的說道。
 
「……雖然問這種問題很蠢也很老套,不過,為什麼會想要這樣破壞其他人的決鬥?」
 
「哈,這還用問嗎?我很不爽啊!」老虎人喊到,「你聽過的吧,職業決鬥者,HEAT的名號!」
 
「沒聽過。」
 
「……我以前可是很出名,用HERO牌的職業決鬥者啊,就在登上頂端的同時,我也遇到了無數的強者!他們忌妒,痛恨我的名號,所以聯合起來用決鬥打倒我,使我失去身為職業決鬥者的威望,就因為我的才能在他們之上!所以我才要復仇,無論開心還是痛苦的決鬥,都會被我平等的破壞掉!」
 
「……聽上去只是很無聊的理由啊。」祐樹說,「決鬥就是決鬥,即使是職業的,也沒必要跟那種東西扯上關係吧,而且你頂端的標準也挺怪的,難不成這點程度,輸給我一個高中生的實力,就叫頂端了嗎,你應該是開始走下坡了吧。」
 
「哼,耍嘴皮子,戰鬥了!用飢餓毒融合龍,攻擊頑固小子!」
 
「發動永續陷阱卡,次元守護者!選擇我方場上一張怪獸發動,這張卡只要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那張怪獸不會被戰鬥,卡片效果破壞,我選頑固小子!」
 
「哼,這點小東西!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宇宙旋風!支付1000點生命值,將次元守護者除外!」
 
老虎人LP5600-1000=4600
 
「戰鬥繼續!將你的頑固小子給吞噬掉!」
 
祐樹LP2500-2000=500
 
「自己場上有怪獸被戰鬥破壞時,可以發動陷阱卡,命運呼喚,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張D-HERO之名的怪獸,我特殊召喚裁斷小子!裁斷小子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發動,回合結束時選擇墓地一張HERO加入手中。」
 
「哼,不賴嗎,我就這樣結束這回合。」老虎人說道,「真可惜啊,這回合我已經通常召喚過了,不然我可以召喚剛才用影霧效果檢索到手上的天空人再展開的,你的實力也不差啊,祐樹君。」
 
「被你這種人稱讚,真是無法令人高興起來,結束階段,我將D-HERO 雙重小子加入手中。」
 
 
 
 
 
「我的回合,抽牌!」祐樹喊道,「我將場上的裁斷小子解放,從手中上級召喚出D-HERO 雙重小子,接著發動魔法卡,死塚融合!將場上的D-HERO雙重小子跟墓地裡的D-HERO 頑固小子除外融合!」
 
擁有雙重之身的神祕使者與反抗逆境的鬥士,在此融為一體,支配戰場的未來吧!融合召喚!
 
COME ON!等級8,D-HERO 主宰小子!
 
「死塚融合的效果,融合召喚出來的怪獸獲得在場上的融合素材的效果,也就是雙重小子的效果,可以攻擊兩次!並且主宰小子的效果,將你場上所有表側表示的卡片效果無效!
接著將墓地裡的D-HERO 炸彈小子除外,直到你的回合結束前,主宰小子的攻擊力上升1000點!」
 
D-HERO 主宰小子 ATK2800+1000=3800
 
「哈!才增加區區一千點也沒有任何意義!融合龍被無效了又怎樣,被破壞時的效果還是在的,只要一破壞融合龍,你的主宰小子也會跟著被破壞啊!」
 
「啊,這下不妙了。」
 
「只剩下一張手牌的你,除非是會局,否則你已經沒有任何逆轉的機會了!」
 
「我是指你,生命值還有殘存的情況下呢。」
 
「嘿唉?」
 
 
 
 
 
 
「戰鬥!主宰小子,攻擊飢餓毒融合龍!」
 
主宰的銀色衝擊!
 
只見主宰小子手中的砲管射出了銀色的光線,擊中了融合龍,融合龍在哀鳴的同時,也伸出長鞭要攻擊主宰小子。
 
老虎人LP4600-1000=3600
 
「這一瞬間融合龍的效果發動,將你的主宰小子破壞!」
 
「我發動主宰小子的另一個效果!對方在戰鬥階段發動卡片效果時,捨棄手上一張DH之名的怪獸,對方發動的效果無效並破壞,之後主宰小子的攻擊力上升500點!我將手上的D-HERO 匕首小子送入墓地,融合龍的效果無效!」
 
D-HERO 主宰小子 ATK3800+500=4300
 
主宰小子哼的一聲,將一張卡片插入砲管中後,銀色的光線無論是速度還是威力都大幅度的增加,最後將融合龍的身影徹底掩沒。
 
「我,我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虎人LP3600-4300=0
 
 
 
 
 
老虎人在受到4300點傷害後被沖擊打到地上好一會後,才爬了起來。
 
「……你會戴上那個面具,」祐樹指道,「是為了能夠忘掉你自己忘掉在現實的身分用的吧。」
 
「……真是敏銳呢,祐樹君,這張飢餓毒融合龍就送你吧。」老虎人說著,將飢餓毒融合龍丟了出去。
 
「咦?」祐樹反射性的接過卡片,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我已經看出來了喔,你的決鬥實力比我強,也比我有天分,個性也和過去的我很相似,你心中對決鬥的熱情,是表面上的冷漠也藏不住的!但是……你年齡還太小。」老虎男說,「你總有一天一定會透過決鬥繼續前進,成長的……到那時候,你會如何面對那些壓力呢?」
 
「……」
 
「抓到了,就是他!」一個聲音喊道,祐樹和老虎人同時轉頭,不過只有老虎人被飛過來的木屐給打到。
 
 
 
 
 
 
「抓到你這渾蛋了,別想逃!」一個粗獷的聲音說完,立刻就有幾個充滿肌肉的男子衝了過來,抓住老虎人,其中一個男的轉身看向祐樹,並且彷彿掃描似的將祐樹從頭看到腳,「你是他的同夥嗎?」
 
「不是。」
 
「真的嗎?」
 
「喂,阿炎,別纏著他了啦,我剛才有看到這傢伙跟他決鬥,應該是跟我們一樣想找這傢伙算帳的傢伙吧。」另一個包著頭巾的男人站了出來說道,「抱歉啦,不過可以把這傢伙交給我們炎星道場來處理嗎?這傢伙之前也亂入了很多我們道場裡的人的決鬥,也有很多人想找他算帳,反正你都打贏他了,氣也消了吧。」
 
「……這樣不好吧。」
 
「嗯?你也對他不滿吧?交給我們的話,我們會把他教訓到以後再也不敢這麼做的。」
 
「用決鬥嗎?」祐樹晃了晃手上的決鬥盤。
 
「……當然,是用決鬥。」男人說,「那就這樣了,有緣再會吧。」
 
「……嗯。」
 
 
 
 
 
(中午,1:40)
 
「結果被那個什麼炎星道場的傢伙們帶走了啊……真可惜。」陽一說著,又笑道,「不過,真川家招待的餐點真的都超好吃的,也算是賺到了。」
 
「炎星道場……我有聽媽媽說過,」遊音的食指抵著下巴,並看著天空邊回想邊說道,「好像是二十三侍中的獸戰士族-叫做豪田焱的男人所開的道場……裡面除了教武術外,也有教出很多使用炎屬性牌組的決鬥者……」
 
「這兩者好像沒什麼關係呢……話說,學長怎麼了,一直在前面低著頭……是睡眠不足嗎?」
 
「那個樣子啊,八成又在自己胡思亂想些有的沒的東西吧。」遊音用受不了的眼神說,「這種時候……」
 
「就是進攻的機會喔,去吧!」陽一說著,推了下沫璃的背部,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陽一這麼一推,撞上了祐樹。
 
 
 
 
 
「嗯?」祐樹轉過頭,便看見驚慌失措的沫璃。
 
「啊,啊……」
 
「怎麼了嗎?」
 
「那個,那個……」
 
「哪個?」祐樹微微的皺眉,看不太出來是覺得不對勁還是不耐煩。
 
(糟糕,這樣下去可能會被學長討厭,要想點什麼……)
 
「啊……如果,如果……學長不介意,有什麼煩惱的話,也可以,也可以跟我……我們談啊……」
 
(好險,差點就只有一個我字,這樣的話學長也許就會察覺到了……咦?這不是我期望的嗎?)
 
「嗯,這樣啊。」祐樹笑了下,並摸了摸沫璃戴著帽子的頭,「不用擔心,算不上是什麼很嚴重的事情……啊,抱歉,因為妳剛才講的話跟我妹常對我講的很像,不自覺就……」
 
「不,不會……」
 
(賺翻了……)
 
 
 
 
 
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的互動,兩人分別是嘆氣和微笑。
 
「真意外,這次妳沒有過去阻止啊。」陽一說。
 
「嗎,算了,反正那兩個八成很難合起來吧……至少這段時間還不會,比起那個,地區大賽有消息傳過來了。」
 
「喔,我想起來了,我們那時候報名的隊長是妳,所以大賽的消息都是傳到妳那邊……怎麼了嗎?」
 
遊音沒有回答,而是舉起掛著死靈娃娃吊飾的手機給陽一看。
 
「……喔喔,這不是很有趣嗎,還是在心城體育場打,看來也有可能是放動作決鬥的裝置了。」陽一點了點頭示意已經看完後,遊音將手機收了回來。
 
「或許吧,第一場就抽到這種壞籤,還真是頭痛……」遊音低頭苦笑道,不過又看向前方,「不過那傢伙,應該會很開心吧。」
 
「這是一定的吧。」陽一說,「能跟那個炎星道場打,說不定那傢伙在煩惱的什麼東西也會有答案吧。」
 
 
 
 
 
(一會後,祐樹家中)
 
「我回來了。」祐樹說著,將布鞋脫掉後拿了起來,並放進鞋櫃。
 
「喔喔,哥哥你回來啦!有抓到嗎?那個老虎人還是什麼的。」祐梨問道,她穿著普通的短袖和運動長褲,可以感覺到室內稍微有點熱。
 
「有啊,是說,妳一個人在家就開暖氣也太浪費了吧。」祐樹說著,走進浴室中洗了下手後走回來客廳,並趴在沙發上。
 
「不是啦,剛才姐姐也在,不過又有事出去了,暖氣剛關不久……話說哥不會是要午睡吧,那個老虎人有那麼厲害,讓哥這麼累?」
 
「不,倒也不是……」祐樹說著,又拿起那張飢餓毒融合龍看了好一會。
 
「飢餓毒融合龍?哥出去買這張來補充額外嗎?」
 
「這是別人給的……祐梨我問妳喔。」
 
「嗯,又到哥哥的怎樣都無所謂的煩惱時間了呢。」
 
「……如果,我以後當上職業決鬥者後,受到一堆莫名而來的壓力的話,我會不會變成像那個老虎人那樣啊。」
 
「會啊。」祐梨說道,從剛才那句來看,老虎人八成就是這個原因才會到處亂入的吧,不過祐梨已經習慣從哥哥的話語中找出線索了。
 
 
 
 
 
「回答的好快。」
 
「要是一直想這種事情的話就會了啦!」祐梨拍了拍祐樹腦袋,「再說了,哥哥不是最喜歡決鬥,最討厭跟別人交流了嗎?這兩個要素加起來,那一大堆有的沒的壓力,哥哥是絕對不會感覺到的。」
 
「……說的也是呢。」
 
「對了,」祐梨說到這,彷彿想到什麼事情似的,拍了下手掌,並跑上樓一陣子後又跑下來,「哥哥之後的對手,確定了嗎?」
 
「嗯,是炎星道場的人。」祐樹說,「水準應該不差。」
 
「這樣啊,那,我有小禮物要送你,來,拿去用吧!」祐梨說著,將兩張卡交給祐樹。
 
「這些卡我應該用不到吧。」
 
「唉唉,怎麼這樣說,闇屬性戰士族唉!跟哥哥的牌組相性應該不差吧!」
 
「你倒是把無限地獄跟DDD組在一起給我看啊……真是的,不過,我的牌組八成也不會只有闇屬性戰士族了。」
 
「咦?你是指……」
 
「嗯。」祐樹點了點頭,「我要把以前的牌組拿來混這副牌了。」
 
「這樣沒問題嗎?」
 
「即使當作外掛也可以用啊,畢竟是在大舞台上,沒必要隱藏實力,況且……」祐樹笑了下。
 
「況且?」
 
「……沒事,我只是想說說看這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哥,你好無聊。」
 
 
 
 
 
 
(幾天後,心城市體育館。)
 
「Ladies and gentelman!就在今天,心城中學隊與炎星道場的第一場比賽要開打了!」一個金髮男子說道,將一隻手放在胸口上,「今天由我,二十三侍中的植物族代表,盧卡斯來為大家解說決鬥戰況!」
 
「還有我,同時兼任魚族和水族代表的神代凌牙。」
 
「……心城中學隊?咦?我們是這種土包子一樣的名字嗎?」
 
「因為妳那時候沒說要改名啊。」
 
「原來是可以改的嗎!那回去後記得提醒我要改名字!」
 
「……才打幾場而已,又不是一輩子要用的名字,不需要吧。」
 
「喔喔,你這傢伙!」正當兩個人聊的正熱烈時,對面一個男的插話進去,「不就是之前跟老虎人打過一場的傢伙嗎!原來你也有參加這場比賽啊!」
 
「誰啊?」
 
「那個男的好像叫做阿炎的樣子。」
 
「我的全名是椎名 炎!然後這是我的隊友,安倍 市!給我記住要打倒你們的傢伙的名字吧!呃……」炎講到這,轉頭看了下一旁的看板,「祐樹跟我妻遊音!」
 
「你倒是先記住我們的名字吧。」祐樹吐槽道。
 
「那麼雙打比賽,心城中學隊的祐樹和我妻遊音的組合對上炎星道場的椎名 炎跟安倍 市!決鬥開打!這場決鬥中,場地,墓地,以及生命值(8000)共用!根據系統出來的結果,由心城中學隊這邊的祐樹先攻!接下來是安倍 市!」
 
(也就是祐樹,那個叫市的人,我,然後那個叫炎的人,這樣的順序……)
 
遊音看向祐樹,並對他點了點頭。
 
祐樹也點了下頭,並將手指放在手牌上。
 
沒必要隱藏實力,也沒有必要害怕任何的壓力。
 
「要上了。」祐樹說著,拿起一張手牌,「我的回合!」
 
 
 
 
 
第九回!標題其實感覺想的不太好
老虎人事件能寫的篇幅意外的多,也能同時帶出真川家到底有多土豪,以及一些有的沒的設定了,寫起來其實挺順的而且還能用融合龍玩梗。
 
是說因為這回為了給人期待(?)的感覺,所以就先把大會額外的相關規則先跳過,先講到決鬥開始了,下回會再提到團體賽中的人員的選擇方法和獲勝方式,雖然沒有幾行。
 
下回,雙打組,祐樹&遊音,標題為祐樹&我妻遊音①,遊音終於上標題了,說搭不搭,說不搭還真的很不搭的組合究竟會不會獲得首勝呢?(棒讀)敬請期待。



題外話,其實我這回本來打算把祐樹跟沫璃的感情線也順便處理掉的,不過感覺這回內容已經講很多就算了W

最後在這邊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0 筆精華,11/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