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k

RE:【小說】第三回 天女目沫璃① (更新後刪除原因請看4樓留言)

樓主 想抓大比鳥的大佐 accelblaster
GP5 BP-
第四回

天女目沫璃

~~溫柔不是壞事~~

【前回提要】
在得知學校中有其他的社團要與遊音等人爭奪參加地區大賽的資格後,遊音等人決定先發制人,先去找其他社團成員決鬥來搶資格!
 
「真是可惜啊~不過,要解決學長也是遲早的事,對吧?」陽一說。
 
「這下糟了呢。」祐樹看著決鬥盤說道。
 
「是呢……咦?你是指……」
 
「我是指我們。」
 
究竟這場決鬥會……甚麼?你說你們看上一回的時候沒有上面那段對話?
 
對沒錯,其實是作者最近才想到上面那樣子收尾會比較好,結果現在改的話八成也沒人會注意,所以就搬到這邊這個以前都沒寫過的前期提要這玩意了。
 
……
 
真是非常抱歉。
=============================================
 
 
 
 
(早晨,遊音和沫璃家中)
 
天女目祈將煎好的歐姆蛋、培根還有香腸放在兩個盤子上,並拿出兩個玻璃杯倒入果汁後,將身上的圍巾收了起來。
 
(……還在睡覺嗎?)
 
她將兩個盤子跟杯子放到廚房後,走上樓梯,正要敲門時,後面卻突然被人抱住。
 
「嗯……早安啊祈。」後面的女人的聲音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絲倦意。
 
「雨娜姐,起來了就下來吃早餐啊,還要我上來叫妳。」祈微微皺著眉頭說道。
 
「我剛才刷完牙嗎……要不要聞看看我嘴巴香不香?」
 
「不用了。」祈輕輕的將身後的雨娜推開,今天的雨娜也跟過去一樣,穿著鬆垮的條紋衣跟幾乎看不見的短褲。
 
「對了,小祈居然會煮早餐,真難得。」
 
「……我本來就會做菜啊?」
 
「沒有啦,我的意思是指……」
 
兩人說著,雨娜走到樓梯的時候直接坐上扶手,一路滑下去。
 
「小祈妳們最近二十三侍跟會長不是要去鏡面世界了嗎,現在不需要去開會還是什麼的嗎?」
 
「不,基本上大事都已經定奪了,剩下的小細節跟我沒關係……」祈說著,走下樓梯後躲過想撲過來抱住自己的雨娜。
 
 
 
 
兩人走到餐桌前後,祈跟雨娜坐在一起吃著早餐。
 
「這樣啊,那個會長又做出出乎意料的事情了呢,哼哼,不愧是我引薦給協會的人,連我都覺得捉摸不透。」
 
說著,雨娜拿起叉子跟刀子,切下一小塊培根後放入口中,並露出幸福的表情。
 
「祈的料理還是一如往常的好吃呢,而且裡面還帶有祈的……」
 
「為什麼呢?」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當初,雨娜姐會推薦那種人當二十三侍?如果是其他人的話或許還好,偏偏他的問題最多……為什麼是他?」
 
「嗯……好問題。」雨娜沉思了一會,不過或許只是裝模作樣吧,「我也忘了當初是什麼場合、時機跟原因會看到他了,只不過當初見到他的印象,我至今都很清楚。」
 
「印象?」
 
「嗯,直覺跟之後談話的感覺都告訴我,這個男人一定是很危險的人。」雨娜說著,切了塊荷包蛋。
 
 
 
 
 
「……明明知道很危險,還是邀請了他?」
 
「畢竟,雨賀當初成立那個協會的時候,協會可是繞著雨賀的想法轉的喔?就像行星跟恆星那樣,然後我就想,必須要有一個,可以不會被氣氛,大多數人的想法影響的……」
 
「邊緣人?」
 
「這樣說法也有點不太對,他應該算是很會讀空氣的……吧?嗎,腦袋要好一點也是參考條件之一,不管怎麼說,那時候我就跟他談過之後把他推薦到二十三侍了,成果就像現在看到的,很不錯不是嗎。」
 
說著,雨娜拿起裝著果汁的玻璃杯,彷彿是品嘗紅酒似的搖了幾下後喝了一口。
 
「……其實只是覺得好玩吧。」
 
「嘻嘻,我不否認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都四十歲了還發出嘻嘻這種笑聲……可是現在,他想要帶大家到鏡面世界喔?那麼危險的舉動,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把協會毀滅了……他還在開會的時候公然嗆信勇說,他沒有繼承雨賀的意志呢,明明自己也沒有多想理解雨賀的吧。」
 
「這一點,可不好說喔?」雨娜用曖昧的語氣說道,祈有點意外的抬頭看像她。
 
「只是身為40歲的女人的直覺而已啦。」雨娜說,「會長有沒有繼承,理解雨賀的意志這點,也許是你們沒有察覺而已。」
 
「……是這樣嗎。」
 
「人的感情雖然可以用快樂,悲傷這類的單字來歸納,可是感情的表達方法,是因人而異的。」雨娜說,「拿我來舉例的話,我很喜歡遊時、小雨還有雨賀他們,我就會用我的方法來表達,這點妳應該也很清楚吧?」
 
「嗯……」
 
「目前的時機來說,也不算是多壞。」雨娜說著,已經將荷包蛋吃完了,「經歷了那場災難後,人們需要時間消化這個事實,調整心態,然後一起協力對抗……十年,已經夠了。」
 
 
 
 
 
 
「……這樣好嗎?」
 
「什麼好不好?妳還是很介意會長的事?」
 
「是很介意,可是我不是要說那個……當初,雨娜姐明明是為了要照顧遊音退出二十三侍的職位的,現在又放任遊音去參加大會……」
 
「那是因為當初遊音還是小孩子啊。」雨娜說,「遊音現在也長大了,想要做什麼我不會阻止的,倒是小祈,妳會讓沫璃加入……是覺得沫璃可能會扯遊音他們的後腿,對吧?」
 
祈沉默的吃著早餐,並沒有回答。
 
「看來是被我說對了呢。」雨娜說。
 
「沫璃她的個性太內向了……我不認為她會有辦法通過地區大賽。」祈說到這,看了雨娜一眼。
 
「真是的,對自己女兒有點信心嗎。」雨娜說,「我沒有責怪妳的意思喔,畢竟,以遊音的個人魅力來說,應該很容易找到人的,為什麼要特別找沫璃這點,妳沒有仔細想過嗎?」
 
「……不管如何,沫璃比起其他的孩子成長的還要慢,要真正的接觸學校以外的人還有點難度……」
 
「不會啊,我之前觀察過,沫璃的身材比我女兒好,讓我……我不會做什麼啦,那個眼神是怎麼回事?」雨娜開玩笑似的說道,並輕輕拍了下祈的肩膀,「相信我們的孩子吧,她們如果有那個運氣和實力的話就會拿到資格的,如果被刷下來,我們到時候也要敞開雙手,接納她們,知道了嗎?」
 
「……明明只有比我多一年的育兒經驗,居然講得比我頭頭是道的,真討厭。」
 
「啊~遊時說的果然沒錯,小祈妳以前明明不是嘴巴那麼壞的孩子的,在這個世界多了一點毒舌屬性了呢~Heart break~」
 
「我也會長大的啊,是遊時一直把我當小女孩看的。」祈有點不滿的說著,將叉子叉進香腸裡。
 
「不是只有妳會長大,沫璃還有遊音她們也會喔。」雨娜說,「而且孩子們的成長,總是超乎大人的想像。」
 
 
 
 
 
講到這,門鈴突然響了。
 
「誰啊,這個時間。」雨娜看了下牆上的時鐘。
 
「也不是很早了……來了,請等一下。」祈將嘴巴擦乾淨後站起身來,然後回頭看一下雨娜,「不穿褲子嗎?」
 
「我裡面有穿短褲啦。」
 
「……妳覺得好就好。」
 
祈透過貓眼看到外面的人後,後退了一步並稍微有點意外的瞪大眼睛,遲疑了一會後,才把門打開。
 
「打擾了,天女目小姐,還有藤井小姐。」會長微微的鞠躬一毀後又直起身子,用沙啞的聲音說話,「我想要來,談一下話。」
 
 
 
 
 
 
(現在,決鬥中)
 
沫璃 LP8500 場上:No.45 滅亡的預言者破滅邏各斯(ORU1) 芳香法師-迷迭香  後台:1,場地魔法:芳香花園 手牌:2
 
希望 LP6500 場上:無怪獸 後台:2+超量變身戰術(被NO.45效果無效中) 手牌:3
 
 
 
「祐樹,你剛才說的是甚麼意思啊?」
 
「馬上就會知道了。」
 
「我的回合,抽牌!」希望喊道,「雖然出現了能封鎖我的超量變身戰術的牌,而且還是NO.這點稍微讓我吃驚了下,不過,我的戰術並沒有被打亂!」
 
「我發動陷阱卡,超量重生,選擇墓地一體超量怪獸特殊召喚,之後把這張卡當作超量素材放在下方,我要選擇復活的是最初的霍普!」
 
說著,原初的霍普重新站在場上,並直視天女目場上的怪獸。
 
「選擇復活的是復刻一堆,滿地亂爬的霍普嗎。」
 
「祐樹,那種大人的敘述方式就算了吧。」
 
「雙方的生命值相差2000點以上時,可以將手中的ZW-荒鷲激神爪特殊召喚到場上後,裝備在霍普身上!再手中的裝備魔法,最強之盾也裝備上去!霍普的攻擊力再加2000點!」
 
希望皇霍普ATK2500+2000+2000=6500
 
說著,場上出現了一隻鳥獸,他飛到霍普雷上方後發出喀鏘的聲音,裝上了霍普的肩膀。
 
「喔喔,社長帥氣的合體怪獸!」「好樣的社長!」
 
「這樣的話,攻擊力就變6500了……不過這種裝備,看上去有點不倫不類的樣子呢。」陽一說。
 
 
 
 
 
「隨便你們怎麼說,我發動墓地裡的疊放狙擊者的效果!將這張卡從墓地除外,選擇對方場上一張怪獸攻擊力下降我方場上的超量素材數量X500!我方場上有一張,所以NO.45下降500(2700-500=2200)!」
 
說著,希望前方的地面出現一個小黑洞,裡面出現一把狙擊槍,將NO.45的一條腿射穿,讓45倒在地上。
 
「戰鬥了!霍普第一下,攻擊芳香法師-迷迭香!」
 
「有芳香之名的怪獸被戰鬥破壞時,芳香花園的效果,回復1000點生命值!嗚!」
 
只見霍普跳了起來,並在空中轉了一圈後砍了下去,迷迭香發出痛苦的慘叫聲後便消逝而去。
 
沫璃LP8500-4200+1000=5300
 
 
 
 
 
 
 
「還好,生命值還有……」
 
「很抱歉,我是不會讓妳留太多的。」
 
「咦?」
 
「發動陷阱卡,一飛沖天挑戰!這回合我方進行過戰鬥的超量怪獸,可以再攻擊一次!而且這次攻擊,對方不能夠發動任何卡片效果!」
 
霍普再次揮下致命的一擊,將倒地的45給砍半。
 
 
沫璃LP5300-4300=1000
 
「哇……這波快穩了。」陽一不自覺的喊道。
 
「終究只是風中殘燭而已,下回合就能解決妳了,哼哼,妳的場上什麼都……」
 
「社長,請不要再說了!」「這樣下去會死人的!」
 
「你們在說甚麼啊,真是莫名其妙。」希望拿起一張手牌,「我將霧隱之身裝備在霍普身上!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希望手牌:0
 
 
 
 
 
攻擊力高達6500,還可以防戰破,擋攻擊的怪獸……
 
「沫璃?妳還好嗎?」遊音問道。
 
「嗯,嗯……我要想……我要想想看怎麼辦……」沫璃說道,一下又是看手牌,又是看了下場上。
 
「先抽牌再說啊!」遊音說。
 
「喔,對,抽牌!」沫璃說著,抽出一張牌,「我,我要通常召喚孢子!然後發動魔法卡,芳香風暴!將孢子破壞後抽一張牌。」
 
沫璃將顫抖的手指放上牌組,接著抽出一張牌後緊閉眼睛,將牌放在面前微微的睜開眼睛看見卡片後吐了一口氣。
 
「我抽到的是入魔蔓陀羅,所以再抽一張牌,嗯,這樣就可以了……對方場上的怪獸比我方多時,手中的入魔蔓陀羅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只見一隻雙眼無神的生物出現在場上,並回頭瞇起眼睛看向沫璃,沫璃似乎被嚇到似的顫抖了下,蔓陀羅才又回頭看向前方。
 
「接,接著發動墓地的孢子效果,將墓地裡的一張植物族除外,孢子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等級上升除外的植物族等級,我將其中一張芳香法師-茉莉除外,然後特殊召喚孢子,等級變成3!」
 
說著,青綠色的可愛生物再次回到場上。
 
「等級4的蔓陀羅加上等級3的孢子……嗯?」陽一看到這個情形皺了皺眉頭。
 
「注意到了嗎?」
 
「嗯。」
 
「等級4加上等級3……要同步嗎?」希望推了推空氣眼鏡。
 
「嗚……不是,我發動魔法卡,渾身的一擊!」
 
「什麼!?」
 
「渾身的一擊效果,這回合孢子不會被戰鬥破壞,給我的戰鬥損傷也是0,並且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後,將對方怪獸破壞!我選擇孢子!」
 
 
 
 
 
「戰鬥了,孢子攻擊希望皇霍普!電光石火!」
 
只見孢子發出可愛的叫聲後,全力的向前飛去,就像流星似的要貫穿霍普的身體前,希望即時的發動了效果。
 
「霍普的效果發動!拔除一個超量素材,讓孢子攻擊無效!」
 
霍普將翅膀橫放在前方,孢子打中翅膀後發出哎呀的聲音,又彈回來沫璃的場上。
 
「呃,剛才那隻怪獸,發出哎呀的聲音了?」
 
「這樣就沒有超量素材了,蔓陀羅攻擊霍普!使出刀葉!這一瞬間霍普會因為自己的效果而自爆!」
 
「怎麼會這麼容易呢,發動陷阱卡,超量復仇切換!我方場上的超量怪獸被當做攻擊對象時,選擇我方墓地的1隻超量怪獸才能發動。成為攻擊對象的超量怪獸返回額外牌組。之後,從墓地特殊召喚選擇的怪獸,將此卡重疊在下面當作超量素材!我將霍普送回額外,選擇墓地裡的霍普雷復活!並將超量復仇切換當作素材放下去!」
 
當蔓陀羅的其中一隻手發出綠光變成刀刃,要攻擊霍普的時候,霍普變成一顆光球後消失,接著,墓地裡面出現了霍普雷,令蔓陀羅停下腳步。
 
 
 
 
 
「嗚,進入主要階段2,我將等級4的入魔蔓陀羅根等級3的孢子進行同步!」
 
從遠古的花園中昇起,在現世劃出令大家幸福的魔法陣吧!
 
同步召喚!等級7,芳香魔導士-薰衣草!
 
兩人的中央出現了一個魔法陣後,裡面傳出了一陣帶著香氣的微風,接著,一個紫色長髮,帶著水晶耳環跟黑色長袍的美女出現在場上,帶著柔和而平靜的眼神的紫色雙眼看向霍普雷。
 
「屬於沫璃的同步怪獸出現了!」遊音看著上方的怪獸說道。
 
「我發動薰衣草的效果,選擇墓地一體芳香之名的怪獸回到牌組,薰衣草直到回合結束前可以獲得一樣的效果,我將第二張茉莉放回牌組,然後發動芳香花園效果!回復500點生命值,然後增加薰衣草500點的攻擊力,接著,因為獲得茉莉的效果的關係,抽一張牌!」
 
沫璃LP1000+500=1500
 
芳香魔導士 薰衣草 ATK2500+500=3000
 
「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沫璃說完,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沫璃手牌:1)
 
 
 
 
 
「果然,問題就是那張吧?」陽一說,「一直在手上的芳香風暴。」
 
「嗯,原本應該可以立刻使用的,但是上回合卻選擇叫出了45跟下怪的迷迭香這種迂迴的打法……」祐樹小聲說道。
 
「可是,芳香風暴多少還是有風險的牌吧?」
 
「發動芳香風暴基本上也只有在遊戲程式裡面才會出問題,你有看過我們在現實誰用芳香風暴失誤過嗎?」
 
「好像也有道理……」
 
「對吧。」
 
「祐樹想說的,我基本上懂了,不過,一種卡給百樣人打,也許天女目的打法就是盡可能走穩的類型的也說不定啊。」
 
「放芳香風暴了還會求穩嗎……好吧。」祐樹抓了抓頭,陽一已經說到這份上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說甚麼了。
 
然而就自己看來,沫璃其實是不想說書讓對方太痛苦才這麼做的。
 
那種溫柔也是需要搭配一定的實力的,不然就只是個小丑罷了。
 
(儘管放心吧!)
 
不自覺的,祐樹想起當初遊音在跟自己介紹沫璃時說過的話。
 
祐樹收起決鬥盤,並抬起頭看向決鬥。
 
 
 
 
 
 
「我的回合,抽牌!」希望喊道,「我發動魔法卡強欲且貪欲之壺!除外牌組最上方十張卡,抽兩張牌。」
 
「這時候抽到強貪之壺……」
 
「我召喚出哥布林飛行員,接著發動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一張等級4的怪獸,之後將這張卡轉為守備表示,我召喚出EM-增值龜。」
 
「那個卡的效果……難不成……」祐樹不自覺的喊了出來。
 
「正如後面那個陰森森的學弟所想的,我發動增值龜的效果!將我方場上兩隻怪獸的等級上升1!」
 
「他叫你陰森森唉,你有聽到嗎?陰森森唉……」陽一憋笑似的說道,前方的遊音也是身體在顫抖著,只有祐樹沉默不語。
 
「這樣,等級5的怪獸就有兩隻了!」
 
「我將等級5的哥布林飛行員跟增值龜進行疊放!」
 
闘志がまといし、その衣。とどろく咆哮、大地を揺るがし。たばしる迅雷、神をも打ち砕く!獣装合体 ライオ・ホープレイ!
 
 
 
 
 
 
「是獅子武裝!」沫璃有點驚訝的喊道。
 
「哼哼,獸王獅子武裝的效果!拔除一個超量素材,從牌組中將一張ZW加入手中,我想想……嗯,將ZW-獨角獸皇槍加入手牌後裝備!」
 
CNO.39 希望皇 霍普雷ATK2500+1900=4400
 
「然後再將獅子武裝也裝備上去!」
 
CNO.39 希望皇 霍普雷ATK4400+3000=7400
 
「作者這混帳,居然因為太難寫放棄裝備上去的敘述了!」
 
「這樣打下去……」
 
「鎖不了血啊!」
 
「戰鬥了!希望皇霍普雷攻擊芳香魔導士-薰衣草!」
 
一角獣‧スラッシュ!!
 
(薰衣草原本的效果是可以在比對方生命值高的時候,可以無效一次攻擊的,可是這裡不適用,能用也會被獨角獸無效,只好……!)
 
「將手中的芳香法師-南瓜籽送入墓地,以薰衣草為對象發動!這次戰鬥給我的戰鬥損傷為0,薰衣草不會被戰鬥破壞!」
 
霍普雷手上獨角獸變成的長槍射出去的瞬間,薰衣草從胸前的口袋拿出兩粒種子,種子在前方迅速的發芽變成了橘色的障壁,擋下這波攻勢。
 
「又擋下我的攻擊……!不過!獅子武裝的另外一個效果,裝備怪獸進行過戰鬥後,可以將獅子武裝送入墓地,再進行一次攻擊!這次可不能防止破壞跟戰鬥損傷了!」
 
「發動陷阱卡,副作用!對方抽1~3張牌,不過相對的,我可以回復抽牌數量X2000的生命值!」
 
「這個場合下……我抽一張牌,回復妳2000點生命值。」
 
霍普雷身上的獅子武裝解除後,再一次的投出長槍,這次成功的打倒了薰衣草。
 
「薰衣草,抱歉……芳香花園效果,當芳香怪獸被戰鬥,卡片效果破壞時,回復1000點生命值。」
 
沫璃LP1500+2000-1400+1000=3100
 
 
 
 
「我的連環攻擊非但沒有造成半點傷害,反而回復更多血了……?主要階段2,我將場上的希望皇霍普雷進行疊放!再次疊放成電光皇!然後用超量變身戰術的效果,支付500點生命值,抽一張牌。」
 
希望LP6000-500=5500
 
「主動放棄了ZW裝備來換取抽牌嗎……看來還是有點判斷力呢,而且電光皇也是戰鬥無敵(笑)的怪獸呢。」陽一說道。
 
「不過學長似乎沒有把戰鬥無敵(疑問)的機能發揮得很好呢。」
 
「好煩躁啊你們!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希望手牌:1
 
祐樹的眼中閃過了一點什麼,不過又立刻變回平常冷酷的眼神。
 
「看出什麼了嗎?」陽一問。
 
「開始搖晃了,勝利的天秤。」
 
「不要講中二星人的語言,講地球人的語言啦。」
 
「……沫璃,要贏了。」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喊道,「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發動魔法卡,混亂洗牌蘇生,將墓地裡的芳香魔導士-薰衣草特殊召喚到場上!不過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回合結束時除外。」
 
「復活沒效果的怪獸……」
 
「發動芳香花園的效果!我方場上有芳香之名的怪獸時,回復500點生命值,然後場上所有怪獸的攻擊力直到回合結束前上升500點。」
 
沫璃LP3100+500=3600
 
「即使加了500點,也才3100,現在的怪獸攻擊力不到5001根本不夠看!」
 
「說了很勁爆的話呢,那個學長。」
 
「但是,這樣就符合條件了!當我的生命值回復時,墓地裡的南瓜籽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說著,薰衣草旁邊出現了一個橘色短髮,並抱著一顆種子的小女孩,大小就跟一個成年男子的手掌一樣。
 
「等級1的協調……難不成!」
 
「沒錯,我將等級7的芳香魔導士-薰衣草跟等級1的南瓜籽進行同步!」
 
遠古花園中,掌握秘術的聖女,現在請棲宿於吾身,為紛爭畫下終止符吧!
 
同步召喚,等級8,芳香宗師-香草!
 
沫璃的場上這次同樣的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並且同時散發出了更為強烈的香氣,一個穿著銀白色長袍,有著灰白色長髮的女人出現在場上,其身材和不自覺中散發出來的,勾人心弦的眼神更是讓在場的男生發出喔呼的一聲。
 
 
 
 
 
「進化後是香草嗎……攻擊力3500,也就是說原攻擊力是3000?」
 
「這才是我真正的王牌喔!芳香宗師的效果,當她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牌組中一張芳香之名的魔法,陷阱卡覆蓋在場上。」
 
香草彈了下指頭,周遭立刻出現了大量的花瓣,並且在沫璃前方變成了一張覆蓋的卡片。
 
「覆蓋的卡可以在這回合直接發動,我選擇濕潤之風覆蓋,然後先發動墓地裡的混亂洗牌蘇生效果,將芳香花園送回牌組,抽一張牌……嗯,發動覆蓋的濕潤之風!支付1000點生命值。」
 
沫璃LP3600-1000=2600
 
「然後從牌組中將芳香法師-佛手柑加入手中。」
 
「加入手中的是等級6的怪獸……到底想做什麼?」
 
「發動芳香宗師的效果!將手上一張芳香之名的怪獸送入墓地,芳香宗師可以獲得那隻怪獸的效果,然後攻擊力上升那隻怪獸的攻擊力!」
 
芳香宗師-香草ATK3500+2400=5900
 
「攻擊力升到5900!」
 
「我沒有想要跟你的怪獸對決喔。」
 
「什麼?濕潤之風的第二個效果!我方生命值比對方低的場合,可以回復500點生命值,然後是芳香宗師自身的效果!我方生命值回復時,選擇場上一張卡破壞,我選擇電光皇破壞,然後加上獲得的佛手柑的效果,攻擊力再增加1000點!」
 
芳香的入葬曲!
 
只見香草的手臂中出現了一根長形的魔杖,她揮了一下後,電光皇的身邊便出現了無數條藤蔓,地上也出現了個泥沼,香草再揮一次手臂,電光皇便被拉入泥沼裡面。
 
沫璃LP2600+500=3100
 
芳香宗師-香草ATK5900+1000=6900
 
「哈,哈哈,」陽一不自覺的乾笑了幾聲,「學妹的王牌牌也真是強勁,不取對象唉,兔子兇起來也意外可怕呢……」
 
「不是兔子,是女性。」祐樹冷靜的吐槽道。
 
「嗚...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
 
 
 
「戰鬥!用芳香宗師-香草直接攻擊希望學長!」
 
甜美而致命的安魂香!
 
這次香草將左手跟魔杖舉至前方,口中念了一會咒文後,前方出現了魔導陣,從中射出了無數帶著香氣的鋒刃花瓣射向希望。
 
「發動陷阱卡,傷害節食!我方這回合受到的傷害減半……呃啊!」
 
希望LP5500-3450=2050
 
「主要階段2,我覆蓋兩張卡,結束這回合,結束的同時,香草的攻擊力回復成3500點。」沫璃手牌:0
 
 
 
「後面出現了些微的失誤了呢。」祐樹說。
 
「怎麼說?」
 
「雖然以香草的效果來說是沒有影響的,但是剛才獅子武裝的效果,應該可以檢索風雲神龍劍並且在攻擊完之後裝備,增加保護作用,不過,那個學長選擇了攻擊性比較強的獨角獸皇槍,反而令他這回合受到了更大的傷害。」
 
「……開始焦慮了嗎?」
 
「嗯,沫璃的實力似乎超出了學長的想像,因此讓學長感到焦慮,從決鬥開始以來,用霧隱之身,超量復仇切換這類保護形的牌來穩住自己局面的學長,在這回合焦慮的情況下,反而露出了空隙,讓沫璃有翻盤的機會了。」
 
「可是,學長在第一回合就蓋了一飛衝天挑戰了吧?那個怎麼說?」
 
「從他大部分的牌來看,放那張只是一個小小的賭博吧。」
 
「賭博?」
 
「嗯,就是那種,過著平穩的生活的人偶爾會想賭博一下的那種感覺,要是我能夠攻擊成功的話,這張就能派上用場了,就只是單純抱著這種想法放的嗎,換句話說,學長只是個,過著保守的生活,然後偶爾會想來點刺激的人……」
 
「祐樹,太大聲了啦。」
 
「……戰術,牌組構成多少能夠看出一個人的本質,總之,我從學長的決鬥上,只有感受到他是個平淡的人而已,感受不到他在喊的,要傳播的愛與希望。」
 
 
 
 
 
在場的人中,除了有一部份的人怒視祐樹,也有另一部份的人看向希望,也許是新來的社員,或者是被祐樹所說的話吸引吧。
 
「……學弟你,還真敢講啊。」
 
「……抱歉,這只是我的揣測。」
 
「不,你說的……其實沒有錯。」學長掩面說道,身子抽蓄了好一會後,才抬起頭來,此時眾人發現,學長已經淚流滿面。
 
「沒有錯啊!啊啊,絕望啦!我已經對這個世界絕望了!」
 
「咦?」沫璃和社員們喊出了疑惑的聲音,很明顯的,自己家的社長露出了以前從未露出過的醜態。
 
「什麼希望,什麼叫做愛!」希望痛苦的喊道,「那種東西,我過去很天真的以為是可以透過幫助他人來獲得的,我也很喜歡幫助有困難的人的感覺,但我錯了!當我和我們的社員去幫助那些生來就有殘缺,痛苦,和貧窮的時候,他們卻露出不屑,理所當然的眼神!即使是真的感謝我們的人,也只會變的食髓知味,不知羞恥的不斷貪求!這就是人類啊!」
 
「……」
 
「經歷了六年的社團活動,我已經明白了,這個地方已經沒有值得我去幫助的了。」希望垂下雙手的說道。
 
「所以你就申請前往鏡面世界的資格,想逃避嗎?你的家人們怎麼辦?」遊音問。
 
「沒錯!反正我的家人早就各分東西了,沒有值得留戀的地方!」希望說道。
 
「想逃也不是這麼逃的啊……腦袋能想到要去那種對我們充滿敵意的地方,你也真不簡單呢。」陽一說。
 
「充滿敵意又怎樣,總比這裡好啊!」希望說著,語調再次激動了起來,「說穿了也只是把新世紀決鬥協會的會長殺了吧?那只是那個會長自己太愚蠢了!自作孽而已!」
 
講到這,祐樹稍微的變了臉色,並踏出一步後看見遊音往後方比的手勢,祐樹才吸了一口氣,並往後退了一步。
 
 
 
 
 
 
「我沒有錯!逃避是生物的本能!我也可以逃去那個地方,重新開始人生……啊,不過社員們你們放心,當我們拿到資格進那艘船後,我會想辦法幫你們辦退出的,當然要跟我來,離開這個令人作噁的世界也是可以的喔!」講到這,學長的眼神已經接近瘋狂,彷彿將鏡面世界當作是烏托邦一樣。
 
「跟你說的不太一樣呢,那個學長好像想了不少喔。」陽一對祐樹說。
 
「……就只是個去那邊就會被秒殺的角色而已。」
 
「不對!」沫璃喊道,「人類和生物是不同的,生物的逃跑是用來保護自己的性命的,但是人類即使逃跑,也還是會鼓起勇氣重新面對困難,並且奮鬥的,有勇氣再回來面對,才是人類逃走的資格!」
 
「像妳這種高一在家裡給爸媽養的好好的,胸部大大的女孩懂什麼!有什麼好害怕,好絕望的!」
 
「他直接說胸部大大的唉。」「嗯,非常直接而且讓人感到脫戲呢。」
 
「不是的,從小都是媽媽撫養我長大的,但是,我是理解的……」
 
「沒有否認唉,所以是承認了嗎?胸部大大的這點?」「有自覺吧,有自覺是好事啊。」「你們兩個男生給我閉嘴啦。」
 
 
 
 
 
 
「從小的我就很膽小怕事,不敢跟外人接觸,在學校也是被人以沒有爸爸為理由欺負的對象……但是,遊音和媽媽,還有雨娜阿姨一直在陪伴著我!」
 
「沫璃……」
 
「正因為有著他們的陪伴,所以我才敢面對外人,也因為他們……還有學長……的幫忙,教導了我許多事情,所以我才敢於前往鏡面世界,想要去了解一直都在害怕面對的真相!」
 
「說的這麼好聽……那我呢?還有誰會陪我呢?家人早就為了錢吵架而分離了,我沒有親人啦!哈哈哈哈!還有什麼會陪伴我呢?卡片嗎?難不成妳要說這些小玩意能陪我嗎?不要笑死人了!」
 
沫璃猶豫了好一會後,指向那些社員。
 
「還有他們,他們一直都在你身邊,不是嗎?」
 
「他們啊,只不過是還盲目的相信希望,愛那類狗屁玩意的人們罷了,算的上什麼陪伴呢。」
 
「……你,會做出這種決定,一定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吧?」
 
「沒錯!我從很早以前,至少三年前就有這種想法了!」
 
「那,為什麼不要拆散社團?」
 
「……啊?」
 
「你已經絕望的話,這種用來幫助他人的社團是不需要的吧?如果你真的已經絕望的話,這些社員們也會被你影響,不會待在這裡了不是嗎?」沫璃喊道,「不需要學長用決鬥的技術來分析,也不用遊音很會讀人心的技巧,從你說的話我就能理解了,你只是在為自己一時的絕望找藉口逃避罷了,其實你還是打從心裡的相信著自己的作為能夠給人帶來希望的,不是嗎?」
 
「那種話,少騙人了,反正也只是說說而已吧?妳自己相信嗎?」
 
「我相信。」沫璃說道,眼神十分的堅定,「因為你也是人吧?那麼,你一定也會有的,打從心裡的勇氣和希望。」
 
「……我……」
 
「決鬥還在持續中喔!」沫璃說,「已經是你的回合了,如果你還打從心裡相信希望,相信未來的話,那麼,你一定能抽到的!真正的希望!」
 
「抽不到就尷尬了。」「噓……」
 
 
 
 
 
 
(事到如今,還要我相信嗎?相信人是美好的,我所做的一切,都能夠有回報嗎?)
 
「……我的回合,抽牌!」希望喊道,並看了一眼抽到的牌。
 
(是啊……正如那個囂張的學弟所說的,牌組的構成能看出一個人的話,那我放這張,一定也是代表我還相信著真正的希望!)
 
「如妳所願,我就用我真正的,發自內心的最高希望來對付妳!我捨棄一張手牌(星抽寶寶),發動魔法卡,RUM-希望之力!」
 
「居然把自己的名字印在卡名上!?」「不,念法不同……」
 
「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吧!」遊音吐槽。
 
「我可以選擇墓地一體霍普之名的超量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立刻進行升兩個階級的疊放!我選擇霍普雷復活,然後進行疊放!」
 
限界突破だ、希望皇ホープ!現れろ、No.39!
 
人が希望を越え、夢を抱くとき、遥かなる彼方に、新たな未来が現れる!
限界を超え、その手につかめ!希望皇ビヨンド・ザ・ホープ!
 
「彼岸霍普……真想拿巨人殺手來炸……」
 
「彼岸霍普的效果!當他超量召喚成功時,對方場上所有怪獸攻擊力變為0!然後發動超量變身戰術的效果,支付500點生命值,抽一張牌!」
希望LP2050-500=1550
 
「連鎖發動濕潤之風的效果,我方生命值比對方低的時候,可以回復500點生命值。」
 
「那麼處理連鎖,首先濕潤之風的效果,回復你500點生命值,超量變身戰術效果抽一張牌,最後是彼岸霍普效果,將妳場上所有怪獸攻擊力變成0!」
 
「但是因為回復生命值的關係,香草的效果可以破壞場上一張卡,我要選擇的是彼岸霍普!」
 
「無駄無駄無駄!希望之力的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這回合不會被卡片效果指定和破壞,也不會被戰鬥破壞!」
 
「有保護效果嗎?」
 
「還在想說虧成那樣的RUM怎麼可能半點額外優惠都沒有呢。」陽一說。
 
只見銀白色盔甲的彼岸霍普背後的圓圈射出了藍色光束,擊中了香草後,香草痛苦的半蹲在地。
 
沫璃LP3100+500=3600
 
芳香宗師-香草ATK3500-3500=0
 
 
 
 
 
「戰鬥!用希望皇 彼岸霍普攻擊芳香宗師-香草!」
 
彼岸霍普從身後拿出了六把金色的長刃,飛到香草面前後猛烈的揮了下去,香草便被砍傷後消失。
 
沫璃LP3600-3000=600
 
「發動陷阱卡,白衣的天使!我方受到傷害時,可以回復1000點生命值!」
 
沫璃LP600+1000=1600
 
「還是有放回血的手段嗎?但是彼岸霍普還有第二個效果!拔除一個超量素材,將自身除外,從墓地裡面特殊召喚一張希望皇霍普!回來吧,希望皇霍普雷!」
 
只見彼岸霍普的身上發出一陣刺眼的閃光後,場上重新出現了霍普雷。
 
「然後彼岸霍普的效果,我回復1250點生命值,回血可不是芳香的專利呢!」
 
「嗯,哈,哈哈……」
 
希望LP1550+1250=2800
 
「……戰鬥!霍普雷,直接攻擊天女目沫璃!」
 
「發動覆蓋卡,護衛阻擋!我方受到的一次戰鬥傷害為0,抽一張牌。」
 
「居然撐下來了……真是堅韌的精神力,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結束階段的時候,發動陷阱卡,惡意再生!支付800點生命值,復活墓地一體同步怪獸,怪獸效果無效,這回合不能進行攻擊,我要選擇復活的是芳香宗師-香草!」
 
沫璃LP1600-800=800
 
 
 
(我所覆蓋的卡片是陷阱卡,粗心大意,下回合想必他一定會再用芳香的效果回血吧,到時候就可以把妳的牌炸掉了!來吧!讓我看看你要怎麼做!)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看了一眼抽到的牌後,將他放在手中,拿起另一張牌。
 
「發動銀河旋風,破壞你的蓋牌。」
 
「……」
 
「啊,是粗心大意呢。」遊音說。
 
「是粗心大意呢。」祐樹重複。
 
「怎麼說呢……粗心大意是非常好的卡片呢!嗯嗯,對付芳香很有效果喔,嗯嗯,只是怎麼說呢……拿到的時機不太對呢。」陽一追加解釋道。
 
「抱歉,我接著發動永續魔法卡,增草劑,復活墓地裡的芳香魔導士-薰衣草!」
 
「復活了這兩隻怪獸……」希望仔細的琢磨之後便苦笑了下,即使是對自己進行了精神喊話,但其實勝負的方程式,學妹或許在不知不覺中,便在上回合就定下了……
 
……
 
其實學妹也很壞心眼吧……
 
這四位都很壞啊……
 
「我發動薰衣草的效果,將墓地裡的佛手柑送回牌組,這回合獲得她的效果,接著發動濕潤之風的效果,我方生命值比對方低的時候,可以回復500點生命值,獲得佛手柑的效果的薰衣草效果發動,直到回合結束前攻擊力上升1000點!」
 
沫璃LP800+500=1300
 
芳香魔導士-薰衣草ATK2500+1000=3500
 
「戰鬥!用芳香魔導士-薰衣草,攻擊希望皇 霍普雷!」
 
希望LP2800-1000=1800
 
「最後一擊,用芳香宗師-香草直接攻擊!」
 
希望LP1800-3000=0
 
 
 
 
 
「……沒話好說,是我輸了。」希望半跪在地的說道,「我……代表社團,放棄參加地區大賽的資格。」
 
「嗯,謝謝你。」沫璃說著,有點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後說道,「只要學長把對幫助人的熱忱找回來的話,我相信學長以後的目標,一定可以成功的!」
 
「啊……」希望抬頭看向沫璃,從他眼中看出去,沫璃頭上帶著花圈,穿著神聖的白袍,背後長出了巨大的潔白羽翼。
 
「天,天使啊!」希望開心的喊道,並猛烈的站了起來要撲過去。
 
「噫,噫!」沫璃看見陷入狂熱的希望,立刻變回原本膽小的模樣,嚇的躲在遊音的背後,希望也立刻被遊音踢了回去。
 
「天使!是天使下凡啊!」
 
「社長!」「請不要又陷入另一種狂熱了啊社長!」
 
「祐樹,陽一,你們先過去機械研究社吧!」遊音說,「我把這個社長處理完之後就會過去的,不然我怕社團時間要過了,又要多等一天,被他們知道我們的成員後,我們的決鬥戰術和牌組都會被分析的話也太麻煩。」
 
「好的,知道了~」陽一舉起手說道,「那麼,待會見囉,祐樹,走吧。」
 
「嗯。」
 
 
 
 
 
 
 
兩人用手機查了下機械研究社所在的位置後,想了一下最接近的路線後便出發了。
 
「對了,魔術社你不用去嗎?明明是社團時間。」祐樹問。
 
「不用啦,反正我現在只是幽靈社員而已,」陽一說到這,打了個呵欠,「魔術社裡面的技巧,我大致上都有學到了,所以也沒有需要特別去的必要,這是魔術社社長允許的喔。」
 
「這樣啊。」
 
「換個話題吧,剛才天女目同學有講到你呢,你有聽到嗎?」
 
「嗯?什麼時候?」
 
「剛才決鬥中,她在信心喊話的時候啊,雖然特別小聲,不過她好像也把你歸類在幫助她,給她勇氣她才敢去鏡面世界的人之一喔。」陽一推了推祐樹肩膀,「你有沒有做過什麼事啊?」
 
「……誰知道呢,沒什麼印象。」
 
「真的?沒裝傻吧?」
 
「我才不會呢。」
 
「這樣嗎……真是可惜,還以為會有八卦的說。」陽一說著。
 
「不過,沫璃的實力和決鬥真的有超出我的預料之外。」祐樹露出笑容,「多少感覺安心了。」
 
「這樣啊……喔,到了。」
 
兩人的腳步停了下來,並站在機械研究社的教室門口前。
 
「進去囉?」
 
祐樹點了點頭,陽一也敲了兩下門之後便立刻打開房門。
 
 
================================================
 
 
第四回~~沫璃的決鬥正式結束!
 
不得不說OCG系列超麻煩的,芳香的話要是卡片效果副作用之類的沒注意,回血必發的沒發到的話,整場決鬥的血量都要重修正一次,麻煩死了,害我花了一整天時間修改,不過以後感覺要是繼續寫OCG系列的話這些都是一定要面對的,只好努力習慣了?
 
這回沫璃不知道給讀者的感覺如何,雖然沫璃一直都是很內向膽小,但鼓起勇氣的時候我自己寫起來也覺得十分耀眼,希望沫璃在這裡,以及今後的決鬥中如芳香一樣也能給予大家福利(如果有的話)療育的感覺以及滿滿的正能量不然其他三位…雖然還是有稍微帶出天然黑的樣子就是了W
 
下回,陽一的決鬥開始了,他和對方機械研究社的牌究竟是什麼呢?敬請期待什麼你說陽一的已經劇透了
 
最後一句題外話,美國這個大選結果出來,吃棗藥丸啊!
 
就這樣,我們下回見。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0 筆精華,11/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