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k

RE:【小說】零式時空傳第二部 第二回 祐樹② ~~冷徹的決鬥者~~

樓主 想抓大比鳥的大佐 accelblaster
GP3 BP-
第三回

天女目沫璃

~~過分溫柔的怕生兔子~~

(新世紀決鬥協會頂樓 開會廳)
 
「那麼,在此重複一次挑選民間人才的方式……」天女目祈說道,拿起雷射筆指向後方的牆壁上的投影片,「首先,我們會透過二十三侍中一定要去的人的推薦名單中,例如心理素質良好,手術、醫療經驗豐富的醫療人員……
還有為了修理船上可能出現的問題的維修人員,當然這些部分可以交給二十三侍的人負責,問題是……」
 
「會長所提出的,透過決鬥大會來找出實力強大的決鬥者……」凌牙在一旁補充。
 
「這種事情好麻煩啊~~」黑兒說。
 
「跟全世界的協會分部還有其他創立的決鬥協會聯繫溝通,說要一起合辦決鬥大會這種龐大的工作量,那個渾蛋好意思都交給我們啊!」亞谷憤怒的喊道。
 
所有人一同看向坐在桌子最前端的會長,後者今天穿了個白色西裝,只是喝了一口茶,然後打了個呵欠,沒有表示什麼。
 
 
 
 
「算了,不要管他,反正跟他搭話只會讓人不開心,先來想想辦比賽的事情吧。」祈面無表情的說道,「姑且不論國外的其他決鬥協會的人,根據會長的要求,我們總部這邊以及分部的決鬥大會,一律採用預約制,在大會開始的一個禮拜前都可以報名參加。」
 
「剩下兩個禮拜的報名時間了呢。」黑兒說。
 
「決鬥的內容,根據神代先生的提案,單人組比賽將會進行一對一決鬥,如果其中一方要求四卡制動作決鬥,或者騎乘決鬥這兩種特殊決鬥、並且對手同意的話,也准許特別改成以那個形式的決鬥方式來進階,除此以外的決鬥形式協會都不會允許。」
 
「無限卡制的動作決鬥呢?」
 
「別鬧了,那種玩意怎麼能看出一個決鬥者真正的實力呢,那個是體適能測試的吧。」凌牙說。
 
「說的也是。」
 
 
 
 
 
「那麼有關團體的決鬥...」祈說著,按了下雷射筆的按鈕,螢幕上的投影換到下一頁,「由於團體的人數上限是10人,最少4人,但因為報名團體很多,團體總人數的分佈也很廣,所以我們會先剔除一些團體,像是一看就來亂的,還有在調查後發現背後有黑道勢力之類的,也通通踢掉。
 
宗教團體方面,根據會長說的,將會先把極端或者意味不明的宗教團體踢除,剩下的將會直接納入團體賽中的比賽。」
 
「學姐,我有問題~要是團體數量變成單數或者太少的話呢?4人組的說不定並不多啊,這樣要是也要辦比賽也太浪費錢了吧?」黑兒提問。
 
「不,正好相反,4人團體的數量反而是最多的喔。」彷彿是想到甚麼事情似的,祈嘆了口氣,「8人以上的反而比較少,所以那之後的團體,可能會有部分交給在二十三侍中的各位,以及會長負責篩選。」
 
「那之後可以把會長選的團體給踢掉嗎?感覺會出來一堆怪胎。」
 
「我跟神市以及亞谷先生會盡可能的讓會長能選的團體變少的,請各位放心。」天女目說,「那麼就這樣,本地以及分部的決鬥將會在三個禮拜後舉行,其他國家的決鬥協會舉辦的時間還在調整中,不過基本上都會在這個月內開始舉辦,以上,還有其他問題嗎?」
 
 
 
 
 
(幾小時候,辦公室外)

「喂喂?Honey嗎?是我。」亞谷說道,並點了點頭,「抱歉啦,剛才在開會,嗯?妳問我會不會去鏡面世界?當然不會啊,我還要負責照顧妳跟幼稚園那群小鬼唉,妳一個人怎麼可能有辦法照顧那麼多小鬼?什麼!?妳說我靠不住?還會把小鬼惹哭?」
 
講到這,亞谷似乎已經暴跳如雷,引來周遭的人的注目。
 
「妳才會把小鬼弄哭啦!也不想想妳長成那副模樣,別說小鬼了,連公園裡80歲的老太太看到都會用90公里的時速逃走啦!妳說誰EQ不好了!我,我才沒有生氣到把西裝脫掉呢!是因為太熱了啦!現在辦公室冷氣壞掉了啦!」
 
講到這,亞谷的頭被人從後面敲了一下,亞谷回頭一看,又是神市。
 
「……我回去再打給妳啦。」亞谷說完便掛斷電話,並和神市兩人走進電梯裡。
 
「神市。」
 
「嗯?」
 
「有空嗎?要跟你聊一些事情。」
 
「嗯,應該可以吧。」神市看了下手錶說道。
 
「……」「……」
 
「神市。」
 
「幹嘛?」
 
「你,沒有按電梯要到幾樓。」
 
「喔,抱歉。」
 
 
 
 
 
 
(一會後,某間知名速食店裡面。)
 
亞谷吸了一大口可樂之後,將杯子放在桌上,並打了一個打了一個大嗝。
 
「真沒教養。」神市皺著眉頭說。
 
「囉嗦,反正我就是覺得那個會長啊,超討人厭的,根本就是壓榨勞工的渾蛋啦!
氣死人了!氣到我要喝一大口可樂才覺得會好一點!」
 
「把西裝穿起來啦,你到底是為什麼穿著西裝來上班的?」神市沒好氣的說,「然後呢?我可不是來聽你抱怨的。」
 
「喔,對。」亞谷想了一下,便問道,「我問你喔神市,你是反會長派的人嗎?」
 
亞谷問到這,神市拿著薯條的手指停了下來,並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亞谷。
 
「這種反應...你果然是反會長派的啊!」
 
「並不是好嗎!只是你問的太突然了,我一時反應不過來。」神市將薯條吃完後說道,「我還以為你比信勇還要更有腦袋一點,不會這麼直來直往的,看來你們兩個半斤八兩啊。」
 
「啊,怎麼說呢,剛才那個只是我剛才突然想問的啦!你知道的嗎,最近協會裡的關係鬧得很僵。」
 
「……姑且告訴你吧,我個人是會長派的。」神市說,「基本上在雨賀會長去世後,能夠將這個差點就要滅亡的協會給挽救回來,並變成現在世界各地的決鬥協會中的榜樣的,是現在這個會長。
 
就這種能力,就算我討厭會長,我也絕對不會想要與他為敵。」
 
「喔……也是呢,畢竟一代會長那時候成立時,協會完全是圍繞著會長的意志轉的嗎,現在才變成這樣了。」
 
「那你呢?」
 
「我嗎?嗎,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硬要站在一邊的話,我也是會長派的啊,會想要跟他做敵人啊,太麻煩了。」
 
「嗯,會長的事情就聊到這吧,你到底想問什麼?」
 
「這個……」亞谷沉思了一會,然後說道,「你不會擔心嗎?要辦比賽的事情。」
 
 
 
 
 
 
「擔心什麼?」
 
亞谷指了指旁邊,神市也朝旁邊一看,有兩名像是大學生的人,正在開心的邊喝飲料邊打牌。
 
「雖然不敢保證啦,不過,到時候百分之八十以上來參加比賽的傢伙都會是那種,連肌肉都沒有練的傢伙吧?那種人就算比賽贏了也只是佔了一個名額的廢物吧?一想到全世界這麼多人中挑出的500人中有這種貨色,我就不能安心啊。」
 
「……亞谷,難道你不知道嗎?所謂的決鬥強大代表著什麼。」
 
「代表什麼?」
 
「……真是的,虧你是二十三侍的,」神市嘆了口氣,「先去上個廁所,待會我會跟你講好一段時間。」
 
 
 
 
 
「十幾年前發生的大災難,你知道吧?」
 
「知道啊,我又不是沒經歷過,雖然我那時候是國小。」亞谷雙手一攤,「世界各地傳出了『大災難』,也就是蟲洞的不規則出現,沒錯吧?我記得我有個親戚有次出門買菜,結果一隻腳就被蟲洞給吸走了。」
 
「嗯,蟲洞沒有固定時間,固定地點和固定規模,全都是毫無徵兆的突然出現,而且裡面沒有美少女,反而是冒出大量的不明怪物,造成了世界各地的恐慌,同時也動用了許多國家力量才清除那些怪獸,檢查後也發現組成成分是未知的東西。」
 
神市喝了一口紅茶,「過沒多久後,蟲洞造成的災難才開始平息,怪獸也都被消滅了,但與此同時,網路媒體出現了流言,說是在蟲洞的另外一邊還有個世界-也就是鏡面世界。」
 
「嗯,這我知道,不用重複一次啦。」
 
「不從這講起的話你也聽不懂啊,總之,這個流言造成了世界各地的不安,人們都希望有個寄託,有個英雄……」
 
「也就是前會長呢。」
 
「沒錯,當初消滅怪物最廣為人知的,便是前會長和他的夥伴們了。」神市說,「那群人的身上,都帶有特別的力量。」
 
「特別的力量?」
 
「後面再解釋,先讓我繼續說。」神市說,「在那之後,前會長便成立了這個協會,最初的目的是為了拯救受到蟲洞迫害的人們,他的精神也正是想要提倡讓大家透過決鬥獲得快樂,獲得平穩的生活。
 
到後來,世界各地的人們,到後來名聲越來越廣之後,前會長終於決定前往鏡面世界。」
 
「先等一下,為什麼前會長會想幹這種事情啊?他是真的想當英雄嗎?」亞谷問,「我聽說前會長以前好像是家裡開日式甜點坊的吧?怎麼突然就搞出一個協會了?」
 
「天知道,後來前會長身邊的伙伴也說他們也不知道為何,前會長就想要拯救世界了,總之,那次獲得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響應與支持,船做好了,人力也有了,出發一個禮拜後便回來了。」神市說到這,「回來後一小時內,會長因為重傷加上失血過多身亡。」
 
 
 
 
 
「……從鏡面世界回來後沒多久,就掛了?不是說有特殊力量嗎?」
 
「是有沒錯,不過從倖存者的證言來看,鏡面世界的人-似乎是跟我們一樣真的人類,也不是好惹的。」神市說,「那時候跟很多悲劇的場景一樣,都在下著雨,會長搭的船突然從天空降落,已經破的零零碎碎,原本去了至少有六,七百人吧,回來之後剩下不到50人,而且絕大部分的都受到心理或身體上的創傷,無法正常生活了。」
 
「……包括前會長的夥伴嗎?」
 
「不,前會長的夥伴除了一名叫紅蓮的男子-就是二十三侍中的獸族,天女目祈的丈夫以外,其他人並沒有去,不過紅蓮後來也說是身亡了,至於為甚麼那群強大的夥伴中只有一個人跟著前會長去的原因,應該是前會長的一意孤行……不過那只是我純粹的猜測而已。」神市說到這,看了亞谷好一會,「之後,重點人物出現了。」
 
「誰?」
 
「前會長的夥伴-我妻遊時。」
 
 
 
 
 
 
「我妻遊時……?沒聽過呢。」
 
「真是……這可是二十三侍才能知道的特別機密喔,你到底有沒有讀啊,害我還要在這從頭跟你解釋!」神市有點不耐煩的說。
 
「我,我看到那個特別機密厚厚一疊就懶得看了嘛!而且我看你講故事也講的很樂嘛!」
 
「並沒有!」神市吸了口氣之後又吐了一口氣,「總之,我繼續說了,給我記下來啊。」
 
「好啦好啦。」
 
「講到我妻遊時對吧?那時候在前會長重傷身亡後,遊時意識到對方所擁有的強大實力,所以,他將自己力量分散到世界各地的所有卡片上。」
 
「他的力量是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決心。」神市說,「只要擁有決心的話,卡片便會回應你的力量來具現化出特別的力量,你不是也有嗎?」
 
「嗯。」
 
「那就是你的決心的證明。」神市拿起一跟薯條指向亞谷,「又,要從卡片中大量產生這種能量的一大關鍵除了本身的決心以外,還有一點。」
 
「透過決鬥,對吧?」
 
「正是如此,」神市說完,吐了一口氣,「講了那麼久,其實也就只是要跟你講這句而已,不過怕你太笨,所以只好重頭解釋了。」
 
 
 
 
 
「後面那兩句真多餘。」亞谷哼了一聲,又說道,「不過,決鬥經驗豐富或實力強大,真的是代表了擁有屬於自己的能力嗎?」
 
「這個嗎……到時候在第二輪篩選的就能知道了吧,別告訴我你連這次我們選拔的機密事項都沒看喔。」神市說。
 
「那個我有看啦,只是,怎麼說呢……感覺真複雜啊,居然會連高中生都開放徵收,那個會長,腦袋裡到底裝著甚麼啊?這種事情再怎麼說,都是要交給大人來做的吧?」
 
「這你就問倒我了,而且我們這裡面,最像小孩子的應該是會長才對吧。」
 
亞谷還想要回答甚麼的時候,他的口袋裡響起簡訊鈴聲,他拿起手機打開簡訊看完之後便關掉手機,並站起身子。
 
「要走了嗎?」
 
「嗯,我老婆叫我要買牛奶回去。」亞谷說,「總之,就先這樣吧,我回去消化一下。」
 
「先提醒你一下,有關遊時的力量的事情,協會中只有二十三侍以及會長知道,而且有要絕對保密的義務喔,外人都以為那只是蟲洞所造成的副作用而已。」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嘴巴會比褲子上的腰帶還緊的啦。」
 
「還有,」神市說道,「穿上西裝再走出去啦。」
 
 
 
 
 
 
 
 
 
(祐樹家)
「甜麻糬加上串丸子,總共800日元,收你1300日元,呃……」祐樹思考著要找多少,卻一時算不出來,站在一旁的祐梨立刻幫忙開口。
 
「拿魔小丑人偶打攻擊表示D-HERO魔性小子,對方會扣多少血?」
 
「當然是500點啊,還有,誰會把魔性小子攻擊表示放在場……啊,我知道了,找您500元,謝謝惠顧。」
 
祐梨對客人微微鞠躬說了聲非常抱歉,並且在客人離開後轉頭看向祐樹。
 
「哥哥你怎麼了,這麼簡單的算術都不會。」
 
「……沒,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在想什麼?」
 
祐樹正要開口的時候,店門口突然傳來鈴鐺的聲音。
 
「歡迎光……啊!」祐梨看向門口的時候開心的喊道,「我妻學姊,好久不見!」
 
我妻?聽到這個老是讓人微妙的頭疼的姓氏,祐樹抬起頭,果然是同班同學的我妻遊音。
 
「HI~~」今天,小妖精也露出一如往常的,舉起右手揮了幾下,並對祐樹露出燦爛的微笑。
 
祐樹這才發現,她的左手牽著另外一位帶著有貓咪耳朵的貝雷帽,低著頭的白髮女孩。
 
 
 
 
 
(一會兒後)
 
「學姐跟學姐的朋友請用!我請客!」祐梨笑咪咪的說著,將兩杯熱可可遞到遊音和另外一位女孩面前。
 
「呃,祐梨,我……」
 
「喔,你喝這個吧。」祐梨說著,拿一杯白開水給祐樹。
 
「……只有開水啊。」
 
「畢竟哥哥是樹,要多喝水才會長的快啊!」祐梨說,「開玩笑的,家裡的可可粉沒了,我去買新的,你們慢慢聊!」
 
說完,祐梨回到房間內簡單整理一下後,換上便服就出門了。
 
「……妳甚麼時候跟我妹妹這麼熟了?」
 
「我沒跟你說過嗎?」遊音有點驚訝的問,「我以前在學生會的時候啊,祐梨有來找我過說想申請社團啊,之後我們就當上好朋友了。」
 
「……是喔。」祐樹喝了一口水,並看向一旁的女孩。
 
「啊,跟你介紹一下,雖然你們應該見過幾次。」遊音說,「這位是和我一起同居的女孩,叫做天女目沫璃!」
 
 
 
 
「我認識啦,之前送過她一些卡片。」
 
「同居什麼的,這樣講會引起別人誤會啦……」帶著貝雷帽的女孩-沫璃害羞的說道,這個聲音祐樹以前也有聽過幾次,每次聽到的感覺都給人一種甜甜的,療育的感覺。
 
不過,臉反而是沒什麼印象了。

「可是我們是住在一起沒錯啊,對了,妳要不要先把帽子脫下來?在店裡面沒太陽啦。」
 
「不,不是太陽的問題啦……」沫璃說,要不是現在店裡沒什麼客人,祐樹還真的聽不見沫璃像蚊子一般細小的聲音。
 
「如果介意的話,不用脫掉也沒關係。」祐樹說。
 
「謝,謝謝學長……」沫璃說著,低著頭沒有再說話。
 
「雖然這樣講挺失禮的……」祐樹看向遊音,「妳真的要帶她去嗎?」
 
「有甚麼問題嗎?」
 
「……我覺得問題很大啊。」祐樹說。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啦,儘管放心,」遊音的手臂環住沫璃,「沫璃的決鬥實力沒問題的!而且她的能力也很強,一定會幫到我們。」
 
「……」祐樹喝了一口水後看向沫璃,沫璃鼓起勇氣似的抬起頭看向祐樹一眼,又害羞地低下頭去,祐樹才發現她的眼瞳是紅色的。
 
 
 
 
 
 
「可以問妳一些問題嗎?」祐樹說,遊音也轉頭看向沫璃。
 
「我,我會努力回答……」
 
「妳現在國三,對吧?這樣跟我們出去,課業不要緊嗎?」
 
「我,我已經申請到高中了,所以課業沒問題……」
 
「妳媽媽呢?」
 
「她……她說,如果我能通過那些比賽和最後關卡的話,我就能去……」
 
祐樹想了一下。
 
「妳想去嗎?」
 
 
 
 
 
講到這,沫璃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那時候……我爸爸,跟雨賀叔叔一起上船了。」
 
祐樹聽到這愣了一下。
 
「回來的時候,卻說父親,為了保護在船上的人們,將能量耗盡,然後被打倒了……所以我想要到那個世界,了解真相……」沫璃像是鼓足勇氣似的,一口氣的說完了,雖然中間還是斷斷續續的。
 
「如果不是妳能接受的真相呢?」
 
「其實,沒有甚麼接受不接受的問題。」沫璃說,「那之後,周遭的人都是對我支吾其詞的,母親也沒有詳細跟我說,可是,我想知道真相,不想要就這樣,糊裡糊塗地過日子……」
 
講到這,沫璃發現兩人都在看著她,這才又害羞的說道,「擅自說了一些有的沒的,不好意思……」
 
(原來如此,遊音也不是毫無考慮就帶她來嗎……)
 
祐樹看向遊音一眼之後,便點頭說道,「嗯,沒問題了。」
 
「咦?可以了嗎?」沫璃抬起來,有點意外的問道,祐樹這才發現沫璃長的十分可愛,如果說遊音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纏人的小妖精的話(祐樹觀點),沫璃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天真無邪的小妖精(祐樹觀點),而且她微微的抬起頭祐樹才看清楚沫璃完整的上半身,遊音輸了……
 
不過那些不是重點,祐樹點了點頭,並問道,「對了,你用的牌組是……」
 
沫璃正要開口回答時,便突然被一旁的門鈴聲嚇到,整個人又縮起來了,祐樹轉身一看,果不其然的是自己家的店門口開了,但意外的是進來的人。
 
「HI祐樹,打擾到你的分手談判現場了嗎?」
 
來的人是江野陽一,旁邊站著,看上去一臉幸福的人正是自己的妹妹,戀愛小妖精(祐樹觀點)-祐梨。
 
 
 
 
 
 
「江野學長請用!」祐梨開心的喊道,並遞上一杯熱可可到陽一面前。
 
「……我的呢?」祐樹問。
 
「啊,對吼,你們慢慢聊,我,我馬上泡好!」祐梨說著,慌慌忙忙的又跑走了。
 
「不過,真的好巧啊。」陽一哈哈的笑了幾聲,並拿起一本雜誌給祐樹看,「今天我去買魔術道具的雜誌,結果就遇上祐梨,然後聊一聊她就邀請我來這裡吃點東西了。」
 
「這樣啊。」
 
「嗎,你們在聊甚麼呢?我剛才只是開玩笑而已,祐樹這種個性不可能會交到女朋友的啦。」
 
「……」
 
「我叫做我妻遊音,你是我們班上,魔術社的江野同學吧,請多指教!」遊音微微的點頭示意道。
 
「嗯,我知道我妻同學喔,在班上很受歡迎的呢。」陽一依舊保持著和藹的微笑,並看向沫璃,「不過這位是?」
 
「這位是國中三年級的天女目沫璃,」祐樹喝了口開水,「我們三個正在討論要到鏡面世界的事情。」
 
遊音有點意外的看向祐樹,似乎是在好奇怎麼這麼容易就鬆口了。
 
「嗯?鏡面世界?」陽一有點意外的瞪大眼睛,「可是那個不是要經過很多有的沒的手續嗎?」
 
「其實也不用喔。」遊音說,「只要湊齊四個人,然後經過學生會會長以及導師同意的話,就可以參加地區大賽了。」
 
「地區大賽會有多少人?」
 
「貌似這邊的話四人的會收16組吧,不快點會來不及的。」遊音說著,嘆了口氣,「不過,現在的問題是找不到第四個人啊,就像是在聊天軟體上說要雙打,但一直找不到第四人似的……」
 
「嗯……」陽一手指敲了桌子幾下後,開口說道,「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如何?」
 
 
 
 
 
「咦?」最先喊出聲的是沫璃,但又隨即,默默的低下頭。
 
「你是認真的嗎?很危險喔。」祐樹說。
 
「嗯……我應該可以再找找看其他人啦,江野同學不用勉強自己……」
 
「叫我陽一就好了。」陽一再次露出和藹的微笑,並說道,「其實,我也很想去看看鏡面世界是個怎麼樣的地方,怎麼說呢……我很喜歡刺激的冒險吧。」
 
「真的,不會後悔?」
 
「當然。」
 
「可是,要繳錢喔。」祐樹開口,「雖然這樣講很失禮,不過陽一家很窮吧?」
 
「呃……多少?」
 
祐樹說出報名費。
 
「對我來說,是個不小的數字啊。」陽一苦笑,「你們能繳的出來嗎?」
 
 
 
 
 
「我的話,因為姐姐在當二十三侍的關係,可以不用繳錢。」祐樹說。
 
「我這邊也是喔。」沫璃稍微的舉起手臂。
 
「我媽媽是前任的,不過二十三侍的人好像都很敬重她,所以也不用錢!」遊音說。
 
「這樣啊,錢啊……真是討厭的東西呢。」
「……不然這樣,」祐樹說,「我們每個人,各自幫陽一出一部份的錢,以後他再慢慢還我們就好,這樣如何?」
 
「這樣好嗎?」遊音問。
 
「我不是很喜歡欠人錢的感覺。」
 
「放心吧,再怎麼說我們也是朋友。」祐樹說,「總之先寫好黑紙白字吧,要是你逃走的話,我也會有你的電話跟地址,還可以從房間找到你的指紋,逃到天涯海角都會被我抓到的,到時候可是要吃官司的喔。」
 
「哇……」「學長,這樣講太可怕了……」
 
「……我開玩笑的,不用寫甚麼東西。」
 
(不,絕對不是開玩笑吧。)兩個女孩心裡同時冒出同一個想法。
 
 
 
 
 
「哈哈,既然祐樹都這麼提案了,那我想去的話也只好接受啦,我會努力打工賺錢來還你們的,在這之前,就請你們先通融一下囉。」陽一雙手合十的說道,不論是語氣或者態度都讓人生氣不起來。
 
感覺起來,很難想像他跟學長會是好朋友呢……沫璃默默的想著。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祐樹,明天就麻煩你填報名單過去囉。」
 
「我嗎?」
 
「當然囉,現在有當學生會的,我們四個裡面只有你吧?」遊音說,「要是我們三個的話,可能會剛好跟學生會會長的時間錯過遇不到啊,這個還是早點處理比較好。」
 
「……我知道了。」
 
「那麼,為了慶祝即將前往鏡面世界的四人小組形成!」遊音拿起裝著熱可可的馬克杯,「乾杯!」
 
「乾杯!」「乾,乾杯!」「乾杯……」
 
四人喝了一口杯子裡的飲料之後,祐樹才想到,只有自己裝著白開水。
 
 
 
 
 
(隔天,放學後,學生會室)
 
祐樹坐在學生會的一個沙發上,看著在室內的其他人,學生會長-真川則是默默的敲著鍵盤。
 
過了沒多久,敲鍵盤的聲音停下來了。
 
「呼,就先這樣吧。」真川抹了下額頭的汗水,「大家辛苦了!今天學生會要處理的資料就這些了,我們下禮拜二放學後在這集合,討論之後要辦園遊會的相關問題,可以嗎?」
 
「辛苦了。」「慢死人了,我要回家看動畫啦!」「我也有點事情先回去囉,真川再見~」
 
說完後,學生會裡面的人紛紛離去,留下祐樹跟真川。
 
「嗯?祐樹怎麼了嗎?今天已經沒有甚麼需要特別處理的事情囉,啊,還是說。」講到這,真川露出開心的表情,「終於打算跟我來一場決鬥了嗎?哼哼,我等很久了呢!」
 
「不,不是那個,」祐樹有點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並走到桌子前,拿起一張單子給真川。
 
「這是……地區大會的申請單?」真川喊道,「祐樹你打算去鏡面世界嗎?」
 
「……嗯,沒錯。」
 
「這樣啊。」真川敲了敲頭,然後才說道,「祐樹,要不要去散個步?」
 
「咦?」
 
「去附近的公園吧,好久沒出去呼吸新鮮空氣了,我會打電話給管家說要他晚點來載我的。」
 
說著,真川推著輪椅到祐樹面前。
 
「就拜託你幫我推一下輪椅囉,畢竟自己來手很酸疼啊。」
 
「……嗯,我知道了。」
 
 
 
 
 
 
「感覺真好!」真川開心的說道,「已經好久沒有來公園散散心了,最近不管是課業還是學生會的事情壓力都好~大啊!」
 
「那個,對你來說明明是遊刃有餘的吧。」祐樹苦笑,繼續推著真川的輪椅走過公園裡的步道。
 
「嗎,總之很耗時間就是了。」真川說著,看向一旁正在決鬥的小孩子,「已經十年了呢,這個城鎮也已經重新奪回應有的笑容了。」
 
「嗯。」
 
「感覺好快啊。」真川感嘆道,「雖然早就有預感你總有一天會過去那裡,不過沒想到這麼快……也不對,十年了也不算快,該怎麼說呢,感覺就是很快,十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嗯。」
 
「你還是老樣子,不怎麼會講話嗎!」真川笑道,「讓我想到你以前參加我們家的公司舉辦的少年盃,那時候你打牌安靜到不行,對方是好像是搞娛樂決鬥還是甚麼的樣子,遇到你的時候氣氛完全HIGH不起來呢!」
 
 
 
 
 
 
「那只是他實力不夠而已。」講到這,祐樹淺笑了下,「再說了,我還是不擅長看氣氛的,隨便講話可能會破壞大家的興致,還是算了吧。」
 
「不用勉強自己去讀氣氛啦,就算不會講話也沒關係,因為對祐樹來說,決鬥就是你的語言,對吧?」
 
「是這樣嗎?我個人倒是完全沒有感覺。」祐樹愣了下。
 
「對我來說是這樣,嗎,閒話就聊到這吧。」真川摸了摸下巴,並拿起那張申請單,「這個,是你提出的嗎?還是我妻同學提的?」
 
「是遊音啊。」
 
「這樣啊。」真川想了一會,然後轉身問道,「我看你好像很不安的樣子呢,如果不想去的話,就算了吧?」
 
「……不,就如同你說的,總有一天我會過去的,只是……」
 
「擔心自己沒有那個實力嗎?」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祐樹老實的承認。
 
「嗯,也不是不能理解呢,不過,現在正好喔?」真川笑了下,「在參加地區大賽以前,就有測試自己實力的機會了,如果你有加入決鬥的話。」
 
「咦?」
 
 
 
 
 
(隔天)
「已經有兩組人先報名了!?」遊音叫道,她和沫璃,還有祐樹跟陽一目前正在食堂內做在一起聊天。
 
「嗯,似乎是另外兩個社團。」祐樹拿出單子,「真川說了,由於現在就只有我們三組在搶這個的位置,所以我們要想辦法跟他們競爭。」
 
「唉~真的很意外的呢,沒想到其他人速度這麼快。」陽一說著,往後仰倒在椅子上。
 
「聽說原本前兩個社團是同時報名的,報名費也繳了,真川還在猶豫要給誰這個位置的,結果昨天剛好我就拿申請單給他了。」
 
「也就是要我們去找那兩個社團嗎……對了,那兩個社團是?」
 
「分別是,希望社,以及機械研究社。」
 
「怎麼都是聽起來很奇怪的社團啊。」遊音皺眉。
 
「在這裡繼續討論也沒用,待會就是社團時間了,用兩節課一口氣解決掉他們吧?」陽一說著,拿起桌子上的鋁箔包牛奶吸了一口,「一節一個社團,剛剛好。」
 
「那個……」沫璃默默的舉起手,「要不要,先跟他們談談看呢?」
 
「談談看?」遊音轉過頭問道。
 
「嗯,畢竟,都是同一個學校的人們啊。」沫璃說,「要是好好談一下我們的想法的話,說不定他們也會接受的,這樣就不用進行決鬥了,如何?」
 
「原來如此,看要用談判的方式,還是用決鬥解決嗎……」祐樹沉思了起來。
 
 
 
 
 
 
(一會後,社團時間)
 
「希望社,出來決鬥啦!」陽一毫不客氣地立刻打開大門喊道。
 
「誰,誰啊!你這傢伙!」「沒有禮貌!」希望社裡面的人們開始騷動了起來,緊盯這位不速之客。
 
「在演戲嗎?」「在演戲呢。」遊音和祐樹一搭一唱的說。
 
「立刻來跟我們愉悅社進行決鬥,看看誰才有資格參加地區大會吧,如何?」陽一說道,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壞人似的,根據他本人的說法,這算是為了下馬威才演的戲,不過陽一本人貌似也樂在其中。
 
「甚麼愉悅社,聽都沒聽過!」一個長的有點高,看起來卻很瘦弱的男子說,「而且我們是要代表學校,代表這個世界去給鏡面世界宣揚LOVE&HOPE,這樣不好嗎?」
 
「後面那個好像不太對,不過,我又沒說你們去的目的不好,我們這邊也是有正當理由要去的啊。」陽一說道,「總之,要是在理念上吵來吵去的話,一輩子都不會有結果的,還是乖乖的掏出決鬥盤,來跟我決鬥一場吧!」
 
希望社的人們聚集起來討論一會後,剛才那個瘦瘦高高的男子便站了出來。
 
「好啊,我就接下你們的條件,要是我們輸了的話就自行退出,但反過來你們輸了的話,就不能再跟我們或機械研究社搶資格了,一場定勝負,這個條件可以吧?」
 
「當然可以,不如說,你們這麼委婉的要把資格讓給我們,我們這邊還不好意思呢。」
 
「不過,有個追加條件!」男子舉起手指說,「你們那邊的對手要由我-高三的苗芒希望來決定,否則的話,我不會接受你們的挑戰。」
 
 
 
 
 
 
陽一稍微轉了下頭看向遊音,遊音給他比了個OK的手勢,便回頭說道,「我們的老大說可以,你選吧。」
 
這群傢伙,知道我是高三的完全不會怕嗎?
 
「那讓我看看……」希望以眼神掃過眼前的四個人。
 
這個男的看上去就很討厭,不過也許意外的有實力,感覺不好惹……
 
站在後面一臉冷漠的,擺明著生人勿近的男的看起來也不是好惹的,那邊那個粉紅色頭髮的女孩雖然很可愛,但感覺有點危險,也是不好惹的……
 
「看夠了沒?還是你覺得我們都很厲害,都是不好惹的?」
 
「你怎麼知道我的心聲!?不對,我是在思考!」希望說完重新看向遊音,原本要指定遊音的時候,才發現她的背後有一個帶著貓咪耳朵的貝雷帽的女孩。
 
那個,也是他們的團體裡面的人嗎?
 
見到對方的視線看到自己,沫璃緊張的躲在遊音後方。
 
就是她!
 
「我決定了,我的對手就是那個戴著帽子的女孩!」
 
「咦?要欺負學妹嗎?這樣你好意思嗎學長?」陽一說。
 
「哼哼,反正要不要打是你們的自由。」
 
「沫璃可以嗎?」遊音問。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啦……」沫璃欲哭無淚的說。
 
「要是不想要的話,我來吧。」祐樹說著,已經拿起決鬥盤了。
 
「不,不行!」沫璃喊道,「對方已經指名我了,我,我不能退縮!」
 
「……也是呢。」這樣聽起來很像是第一次就被一個喝醉的上班族指名的酒店小姐的感覺……不過祐樹沒說出口。
 
沫璃吞了一口口水後,緩緩的走向前,並微微的鞠躬一下後,雙手又在胸前不安的撥弄著,並說道,「請,請多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我們立刻就開始吧!」
 
DUEL!
 
 
 
 
 
在喊決鬥的同時,雙方的人很自動的站到各自的隊友那邊,祐樹按下決鬥盤上的觀戰模式後,決鬥盤自動展開成一個平板的形狀,遊音跟陽一兩人一起靠過去看祐樹的決鬥盤。
 
「作為禮讓,學妹,就讓妳決定先後攻吧。」
 
「那,那我就不客氣了。」沫璃有點難為情地拿起一張卡片,「我覆蓋一張怪獸,然後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手牌:3
 
祐樹點了自己的決鬥盤上的按鈕,確認沫璃所覆蓋的卡片和手卡。
 
「原來如此,是這副牌組啊。」
 
 
 
 
 
「我的回合,抽牌!」希望看了一眼抽到的牌,「我發動永續魔法卡,超量變身戰術!」
 
「啊,希望皇?」「是希望皇呢。」「手上說不定有星抽寶寶?」
 
「我召喚出疊放狙擊者,然後疊放狙擊者自身的效果轉為守備表示,接著!當對方場上有怪獸,我方場上只有等級4的怪獸時,手中的老虎潛水員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一口氣召喚出兩張等級4的怪獸!」「身為霍普居然不是起手我我我魔術師跟影蜥蜴的配對啊。」「要來了嗎?」
 
「我將等級4的疊放狙擊者和老虎潛水員疊放!」
 
誕生吧!最高的希望!NO.39希望皇霍普!
 
「發動超量變身戰術的效果,抽一張牌。」
 
希望 LP8000-500=7500
 
「姑且先問一下好了,妳有什麼妨礙特殊召喚的陷阱卡嗎?」
 
沫璃搖了搖頭。
 
「真是老實呢,那我就不客氣的上了,我將希望皇霍普進行再疊放成CNO.39希望皇霍普雷!超量變身戰術效果,抽一張牌。」
 
希望 LP7500-500=7000
 
「最後一次再疊放!降臨吧!萬用的希望,SNO.39 希望皇霍普電光!超量變身戰術效果,抽一張牌!」
 
希望 LP7000-500=6500
 
 
 
 
 
 
「剛才那段就像複製貼上一樣呢!」「真是過分呢。」「完全不懂得體諒女生的話,以後是不會受歡迎的喔!」
 
「吵死了!你們三個,是不是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想給我造成心理的壓力啊!?」
 
「沒這回事。」三人的頭搖的跟波浪鼓一樣,讓希望只能哼了一聲。
 
(我的手上有ZW荒鷲激神爪了,不過生命值還差500點,不能跳出來裝備.....反正電光皇戰鬥是無敵的,直接戰鬥吧。)
 
「進入戰鬥階段,攻……」
 
「在戰鬥階段開始時,發動陷阱卡,攻擊的無敵化!」沫璃喊道,「我選擇我的覆蓋怪獸,這回合不會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
 
「喔,看來不是騙人的,覆蓋的牌確實是防禦手段呢。」希望看了一眼手上的牌。
 
(這回合沒有其他方法解決掉那隻怪獸了,坑爹啊,我明明還有6張手牌的……總之,先打打看確認她是用甚麼牌吧。)
 
「戰鬥!用電光皇,攻擊覆蓋怪獸!」
 
只見電光皇從背後掏出兩把劍,並朝著沫璃覆蓋的卡片砍了下去,覆蓋的卡片立刻反轉出來,是一個拿著拐杖,並帶著甜美笑容的女孩,她看見電光皇的大刀砍過來時,立刻嚇的縮緊身體,幸好有一個防護罩出現在她面前,使她免受傷害。
 
「原來如此,是芳香法師-茉莉。」希望說道,「我覆蓋三張卡,結束這回合!」希望手牌:3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慌忙的喊道,「嗯,這個……那個……」
 
「學妹妳可以慢慢來不用急的,我們沒有限制時間。」希望盡可能用和藹的語氣說。
 
「嗯……那,我發動魔法卡,模仿黏土!」沫璃喊道,「對方場上有怪獸時,我可以選擇我的場上一張等級2以下,表側守備表示的怪獸發動,從牌組中選擇一張同名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我選擇芳香法師-茉莉,從牌組中特殊召喚出另外一體!」
 
沫璃說完,場上便出現一個黏土人偶,經過一陣變形後,出現了與一旁的的芳香法師一樣的造型,髮色不同的女孩。
 
「發動環境魔法卡,芳香花園!」沫璃將牌放上去後,整個室內便充滿了花香。
 
「喔呼,真是華麗的環境魔法啊……」
 
「接著通常召喚芳香巫師-迷迭香,發動芳香花園的效果,我方場上有芳香之名的怪獸時,我可以回復500點生命值!,然後將我方場上所有怪獸的攻擊力,守備力增加500點!」
 
天女目沫璃 LP8000+500=8500
 
「連鎖發動我方場上的兩張茉莉跟迷迭香的效果,我先發動兩張茉莉的效果,抽兩張牌,接著迷迭香的效果,將希望皇 霍普電光轉為守備表示。」
 
「呃,這下不好了。」希望苦笑,電光皇的戰鬥無敵就這樣輕鬆的被破解,多少有點尷尬。
 
想要進一步封鎖這個對手的展開的話,這裡就要用學長送我的超量怪獸……!
 
可是……
 
沫璃吞了口口水。
 
「接著我將場上兩張芳香法師-茉莉疊放!」
 
學長告訴我的召喚台詞,我記得是……
 
來自崩壞之地的預言家,現在與絕望的力量疊放,將敵人未來引導至破滅吧!
 
超量召喚!No.45滅亡の予言者 クランブル・ロゴス!
 
 
 
 
 
就在沫璃的場上出現半人馬型態的NO.的瞬間,天空中也隨即傳出陣陣的雷聲,沫璃一聽到便嚇的撲向遊音的懷中,頭埋進遊音的胸膛間。
 
「好,好可怕,學長送我的NO.感覺好可怕……」沫璃說道,整個人像是兔子一
樣的發抖著。
 
「沫璃,那只是立體影像而已,不用怕啦。」遊音摸了摸沫璃的頭,就好像姐姐在安撫妹妹似的。
 
「嗚,可,可以站在我的旁邊嗎……我一個人面對學長給的東西,會害怕……」
 
「不要把我送的NO.說的好像猥褻物啊。」祐樹這麼說的同時,前方的半人馬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的,也失落的低下頭。
 
「可以嗎?」遊音看向希望。
 
「這……好吧,但是,不准給學妹戰術上的協助或建議喔。」
 
遊音點了點頭,便拉著沫璃重新站回去決鬥的場地。
 
「沫璃,妳的回合還在繼續喔!加油,鼓起勇氣!」
 
「嗯,嗯!」沫璃吸了一口氣之後才說道,「我,我發動滅亡的預言家效果,拔除一個超量素材,選擇對方場上一張表側表示的卡片效果無效,我要選擇的是,超量變身戰術!」
 
只見滅亡的預言家指向超量變身戰術的卡片,並發射出藍色的雷電後,超量變身戰術的卡片就變成石頭的顏色了。
 
「喔,這招漂亮,」一旁的陽一吹了個口哨,「這樣只要那張祐樹送的可怕NO.還在場上,那個叫希望卻快沒希望的學長就不能靠著不斷疊霍普抽牌了。」
 
「而且,我送的帥氣NO.的另外一個效果,就算那個叫希望但已經注定要絕望的學長抽到新的超量變身戰術,也不能發動或者用卡片效果了。」
 
「你們兩個的嘴巴太壞了吧!」希望不禁抱怨。
 
 
 
 
 
「戰,戰鬥!」沫璃喊道,「用芳香法師-迷迭香攻擊希望皇霍普 電光!」
 
「這一瞬間發動永續陷阱卡,NO.障壁!很殘念的,現在雙方場上的NO.只能被NO.破壞,而且不會被效果破壞了。」
 
只見迷迭香飛到電光皇前方要砸下法杖的時候,電光皇的前方突然出現一個屏障,將迷迭香彈了回去。
 
「那就用滅亡的預言家,攻擊希望皇霍普 電光!預言書書角重擊!」
 
滅亡的預言家得令,立刻快步的奔向前,看了一眼半蹲在地做出防禦姿態的霍普後,將手上的書闔了起來,並用狠狠的用雙腳打破屏障後,書角砸在霍普頭上,霍普立刻吃痛的倒地。
 
「嗚……場上有NO.被破壞時,NO障壁也要被破壞。」
 
(看來是我有點太大意了,沒想到那個學妹居然會有NO卡……)
 
「嗚嗯,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沫璃手牌:2
 
 
 
 
「真是可惜啊,要是能繼續攻擊的話,就能夠有更大的生命值差距,芳香也更好做事了,對吧?」陽一問一旁的祐樹。
 
「嗯,是這樣吧。」祐樹看著螢幕上的決鬥盤,簡單的回應道。
 
「……怎麼了嗎?」
 
「如果決鬥這樣下去的話,」祐樹抬頭看向場上,「我們可能會因為天女目的過份溫柔,而失去這次前往鏡面世界的機會了。」
 
 
 
 
 
第三回~天女目祈的女兒,天女目沫璃登場>W<是個害羞的好女孩呢,還會叫學長,真是可愛呢。哪像我的直屬 唯一叫我學長的時候只有要跟我要課本的時候,要到了就不鳥我了,淦。
 
嗎,如決鬥中所見,沫璃所用的牌是芳香牌,當然也會有自創牌,敬請期待?
 
這回,沫璃的某個行動跟以前祈做過的事情很相似,有興趣找致敬場面(?)的人不妨留意看看。
 
另外,祐樹的決鬥盤觀戰時,是無法確認對方的牌的,不過這點沒有在內文中特別提到就是了,在此為擔心這個系統會被拿來作弊的讀者解說一下,雖然有技術宅的話是有那個可能
 
那麼下回,沫璃的決鬥將會收尾,之後就是陽一的決鬥了,我們下回見。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0 筆精華,11/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