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856

Synchronicity~流轉世界的鎮魂曲~故事:崩壞伴著沉寂悄然逼近

樓主 Jeiz pastfuture
GP30 BP-
(請勿擅自轉貼、刪改本篇文章)

原著網站在此

此為於NICONICO動畫所發表之物語歌曲「Synchronicity〜巡る世界のレクイエム〜」(個人譯成:Synchronicity~流轉世界的鎮魂曲~)的相關創作小說。
本篇小說的作者為くまがい(水城)氏。
(*整部作品的故事是由くまがい(水城)氏和CAZ氏兩人共同執筆。)

若是翻譯有錯誤等還請指教。



標題:崩壞伴著沉寂悄然逼近--幕間,交錯的敵意


世界該如何存在呢。
世界曾經是何種模樣呢。
現在的世界是如何存在的呢。
蘊含龐大扭曲的這個世界,永遠的繁榮是───。


臂膀夾著數本裝訂豪華的書籍,一面撥開落在臉龐上的煩人髮絲,一名學士男子嘆了口氣。
眼前的書架早已被塞滿到再也放不下任何一本書。照著固定排序方式呈列的藏書書背,有的清晰可辨,有的為日照褪色,也有的模糊不清,過半內容無法閱讀。
吸入混合著些許霉味的獨特空氣後,男子不假思索地將手伸向架上的一本書。
在這,只有被帝國認定世界"就是如此"的資料。
反過來說,記述歷史另一面的書籍被藏在十分隱密的地方,只有特定人士能夠閱覽。
這個世界的繁榮與豐饒,是由降臨於這片大地的某個奇蹟帶來的。他被稱為"龍",他的存在,讓居住於這塊被選上的土地的人們為他呈獻感謝與祈禱,於是產生了奉歌。
世間一般認為這就是歌姬的起源。
自幼便耳濡目染的故事有著烙印的效果,沒有人會對世界的存在方式提出疑問。
最巧妙的是,甚至讓人們視己與眾不同的手段。
賦予人們自己是被稱為"龍"的神明所"挑選上"的概念,並將歌姬定義成為了"龍"而活的榮譽的存在,如此一來,視提倡異論的人皆為異端並予以排除。
思想就這麼完美地被扭曲了。質問世界的存在形式只是徒然,若有人對這一開始就存在的答案秉持異議,那麼在他所居住的世界裡、他週遭的人們會以令人不敢領教的迅速群起圍剿他。
「……真的是,一切都扭曲了啊。」
隨著嘆息吐出的話語,在這被靜謐支配的房間裡顯得大聲。
學士很清楚。在這伴隨著歪曲的世界裡,若是提及超出刻印於人心的世界構造的發言,且內容愈是接近事實的話,該危險因子便會愈迅速被排除。隨著最終導出的見解,一同被埋葬於黑暗之中。
學士修長的手指靜靜地碰觸著被手臂夾在側腹的一本書上。唯有那本書的裝訂粗糙,書角也已磨損。
因日照褪色泛黃的書頁上,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那是學士的外祖父的筆跡。
讓人不得不苦笑連匆忙寫下的文字也如此漂亮的,是外祖父活過的証明,且幾可說是外祖父對抹消了自己的世界的最後抵抗。
眾多物品都受到了處分,唯有這本書逃過一劫。這是外祖父最後的機智,也是託付予他人的意志。
世界是怎麼存在的呢。
會與教義中對世界的認知產生落差的危險性,以及迷信的翼龍信仰。一如世界的扭曲,也讓居住其中的人扭曲,然後令人認為那樣是正常的。在這逐漸失去平衡的世界裡,人們依舊深信這一時的安寧會持續下去。
學士的視線靜靜地往上移。如果自己未曾發生過什麼的話,肯定也不會產生任何疑問吧。
儘管抱持著無法公諸世間的想法,仍總是帶著笑容的母親,若是沒有她的那些話。若是沒有外祖父遺留下的意志的話。

"──聽好囉?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說出去。這個世界是絕對沒有,沒有所謂約定下的富饒。"

凝視著將翼龍信仰畫成給小孩子閱讀的繪圖本,那句落下的低聲話語裡滿是痛楚。
心想著母親為何要說這種話,然而一回過頭去,母親的表情令他猶豫該不該說出「為什麼」。之後學士為了尋找出那只出現過一次的話語,開始大量閱讀各類文獻。知識全進入了腦裡,就在對那過於完整的教義產生疑問時,他尋到了外祖父留下的書。
那是用手寫的,並非書籍,是一本筆記。
針對世界的存在形式敲響警鐘的一道波紋。
雖然能以一句無聊就輕易踢到一邊,但對想知道真相的人來說,絕對是讓人十分詫異的內容。
所以我才要──。

「為什麼要在那種地方發呆呢?」
清澈的聲音傳進陷入沉思的學士耳裡。
一名給人玲瓏有緻的印象、身穿穩重顏色的神官服的女性盯著學士瞧。與臉上溫和的笑容相反,女性的眼眸湛著冰冷的顏色。
學士瞇起雙眼看去。
「啊啊,Luka殿下。」
然後叫出她的名字。Luka,被如此稱呼的女性神官輕輕點頭回應,從容地走向學士。
「你正在思考什麼事嗎?」
「不……,真要說的話,我正想著摧毀常識的事情,之類的。」
順著學士的話,Luka眼中的顯得更加冰冷。
面對這刻意的發言,Luka雖然表面看似平靜,但她的內心一點也不安寧。
所有神官之中,這名叫做Luka的女性特別篤信翼龍信仰。可說是迷信吧,她虔誠的程度讓學士好幾次想衝擊她的想法,但一方面也因此對她有些佩服。
為什麼能相信到這種地步呢。
不,不對。一無所知的人民也就算了,身為神官,身為給世界下定義的人,Luka很清楚只要是會威脅世界觀的人事物都會被秘密處置。
就算世界如大家所說般的存在,事實上,只要有人對世界的存在形式投以疑問,便是異端份子、異教,並被冠上罪名。這種事雖然遭到隱瞞,但確實存在。
「真是危險的發言呢。」
「是這樣的嗎?」
「是啊…。因為我覺得這不是能在這種地方說出來的事。」
Luka緩緩地搖了搖頭並譴責。
「那麼您說,要在什麼樣的地方才適合呢?」
這只是單純為了回應而出現的疑問。隨著學士的這句話,她再度將頭側向一邊。
「意思是,」
「簡單地說,要在什麼樣的地方、在這個世界的"哪裡"才能說呢?」
學士口中的下一句話很明顯夾帶著指責的意思。就算是Luka也皺起了眉頭,倒抽了一口氣。
一瞬間所有的聲響都被阻絕般的感覺。在這份只有自己與對方的死寂裡,學士不禁在內心笑了出來。
「明究真理。若那是身為一名學士的志向,的確是十分了不起。」
她的聲音依舊清澈,然而作為回答學士的質問,算不上是回答。
「那麼要是你這一介學士提出了什麼假說,可是會有人來妨礙你的喔?」
「言下之意是?」
「就是這個意思。你似乎對我們是不由分說地抱持厭惡感。」
看著一付感到困擾聳肩的Luka,學士也輕輕地搖了搖頭。
比起自己,真正討厭他人的明明是對方吧。學士心裡閃過這個想法。或者如她所說的,其實彼此都厭惡對方。
「Luka殿下,」
猶豫之中叫喚的名字的主人──Luka,似乎注意到什麼環顧四周。
一陣腳步聲逐漸靠近。這裡是只要擁有一定資格,任何人都能進入的書庫。對他們來說,被陌生的第三者聽到談話,對彼此來說都絕不是一件好事。
「就到這裡了吧。」
夾雜著嘆息的聲音,學士這才回過神來並抓住正要離去的神官手腕。由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Luka瞬間喪失平衡,踉蹌下踩了個響亮的腳步。就像踩風箱那樣。
「你要做什麼。」
「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混雜錯愕與些許不悅的口氣之後,接著的是無比自我中心的聲音。
然而感覺到施加在被抓住的手臂上的力道逐漸增強,Luka點了點頭。



「您在神官裡的位階屬於上位,所以我一直想問您一個問題。」
「什麼事?」
「這個世界,真的是建立在約定下的豐饒上的嗎?還有,我們真的是被選上的人嗎?」
「……」
學士用誠摯的聲音所提出的詢問只換來了沉默。不知是否遍尋不著回答,Luka輕輕皺起柳眉、側著頭。
「我想聽聽您的想法。」
在這重複的問題之中,彷彿帶有一種拼命的感覺。雖想模糊帶過,但察覺到其中涵義的Luka露出了一抹笑容。由於略為低著頭,因此那笑容學士看不到。
「我的想法嗎。」
「是的。」
「這個嘛,以身為神官的立場來說,我…會回答你確實就是那樣。」
世界是成立在永恆的約定下的豐饒之上。
我們被龍這個神明挑選上,並接受這豐足的恩惠。
帝國與侍奉帝國的神官們,皆以此教義告訴民眾。將一項定義作為一件道理。
「那麼以您個人的立場來說的話呢?」
「就我個人的想法」
Luka抬起頭,正面攫住學士的視線。掛著嫣然微笑的她所說出的話語,對她來說是再理所當然不過,對學士來說卻是無解。
「我個人並沒有那樣的想法。」
「……什麼?」
由於無法理解而掺入了困惑的聲音響起。
「我是一名神官。在我為我個人之前,我就是個遵奉龍之信仰的神官。不會有你口中那所謂個人的想法。」
「那」
「你究竟想說什麼,我是無法理解。也無法理解你為什麼如此想要改變世界上的想法。」
「您……!」
「你不過是被自己的思想所囚禁,無法坦承接納這個世界罷了。」
聽到這如此斷定的話,學士只是搖了搖頭。彷彿是在否定Luka的話,也彷彿在確認自己的立足之地。
學士那仔細綁起的頭髮,滑落了些許在肩膀上。
始終帶著微笑,看著比自己高,且擁有端正容貌的學士的Luka,將視線轉向學士手中夾著的藏書。在數本書籍中,有本不是書的東西。
Luka下意識地將手伸向那本冊子,但在碰到前學士先退了一步。
「世界失去了自淨作用。淨化之後,才會有豐饒。世界建立於破壞與繁榮連繫成的圓環之中,卻強將破壞與淨化取走,只以豐饒的力量維繫,這算什麼世界正確的存在方式。」
這些快速唸出的文字,是學士調查過外祖父留下的書籍與已之為基礎的各類文獻後,所得到的一個真相。
原本世界擁有自淨作用,儘管伴隨著破壞,但在那之後將有繁榮與豐饒。
破壞之後有再生,繁榮之後有衰退。就像光明與黑暗的關係形成了一個圓環,世界便如此存在。
過去,當人們到達繁榮、繁華的極至時,世界便開始衰退。衰退之後是毀滅的造訪,最終大地恢復到曾有的豐饒。
那執掌毀滅與破壞的巨大力量正是指"龍"的存在。反覆爭戰而疲敝的國力與人們,在爭戰中被污染的大地與大氣,龍皆一視同仁地予以毀滅,之後迎向再生。
不論地位如何,一切都回歸於零,然後存活下來的人們在受到淨化、全新的大地上展開生活,這才是原本的道理。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你根本是被妄想操控了。」
「以強硬的手段扭曲世界的自淨作用,用錯誤的形式只搾取出豐饒,以一時的安寧瞞混一切事情,這難道不是錯誤嗎。」
「……你」
「我們從原本的世界奪走自己想要的力量,蠻橫地抽出應與"龍"這個巨大存在的破壞相連繫的豐饒,扭曲真相,然後灌輸人們說我們是被選上的,所以安穩會永遠持續下去。」
「你想說什麼?」
「帝國和您們口中的永遠,是建立在危險與脆弱之上。藉著扭曲而產生的世界總有一天會毀壞。」
「聽你在說什麼蠢話。」
「是這樣的嗎。」
以透露出明顯不悅的聲音回應的Luka,其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無蹤。
「在此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與Luka又保持了一步距離的學士提出了疑問。
「您們口中的永遠是什麼。所謂永遠的繁榮,難道不是打著永遠的旗幟,扭曲世界、從世界裡逃出的墮落嗎?」
雖然話兜了一圈,但卻也十分明確。
只有吸了一口氣的微小聲音傳到學士身邊,Luka俯著臉令人無法窺探,等待回應的時間中,沉默使耳朵刺痛。
「墮落…? 你的想法真的教人難以理解。若事情真是那樣,而且也如你所說的,那麼這一切就全都是那個樣子吧。」
Luka緩緩地抬起頭來,在她臉上看不出能稱作表情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找出這份真相的。不過你應該看了收藏在國家深處、關於龍的紀錄吧。」
令帝國如今日繁榮的開端。
將"龍"這龐大的存在牽繫於大地,研究引出豐饒之力的方法的時代。自那時代留下了一本作者不詳的筆記。
學士確實在謹慎地避人耳目下看過了那筆記。
「那麼,你應該很清楚。我們全都接受了那份恩惠。就在你所謂扭曲的世界裡接受那份恩惠。」
「……Luka殿下。」
「接受恩惠的人、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是無法提倡任何的異論的。」

──因為,不管我也好你也好,都是在那扭曲之中受恩惠眷顧而生存的。

因接連的對話而皺起眉頭的人換成了學士。
「任何人都無法有異論。」
輕描淡寫地說出的話,消失在寂靜之中。稟持懷疑的想法才浮上學士的心頭便消去,由一種彷彿虛無地朝空中抓取、不可思議的感覺支配。
對學士來說,關於世界存在形式的答案,他一直希望能獲得證實,而今身為神官的她承認了。教義裡的"龍"絕不是真正的姿態。儘管沒有說得很明白,但幾乎是能肯定的。
明明過去所追尋的答案已經確實得到手了,然而心情卻彷彿被捲入晦暗之處。
「那麼歌姬呢?」
「……咦?」
「我只是想到,如果有人能夠站出來提出異論,那應該只會有一個人,也就是賭上性命,保持這個扭曲的世界處於安定的歌姬吧。」
歌姬是承擔為"龍"獻上歌曲的崇高任務的存在。也是用歌曲將"龍"留下的人為手段的支柱。
從帝國創立以來,便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且儘管知道無法回到從前,依舊支撐著這歪曲的世界。
一旦被選為歌姬就無法回到從前。過去未曾出現回到原本生活的案例。
如果不是受恩惠,而是為了恩惠犧牲的存在的話,應該就能對這世界提出異論。
「歌姬們不會提出異論的。」
「為什麼?」
「因為她們是自願為"龍"奉上祈禱與歌曲的存在。」
對話到此中斷了片刻。
「所以根本就不會有異論吧?」
「……Luka殿下。」
「話說回來,我感到十分難過。你應該是因為受人信賴,所以才能閱覽與世界原本模樣有關的手稿才對。然而,你卻滿腦子只想著要顛覆現在的世界的常識。想必你的叔父會因此感到悲痛吧。」
聽到這句話,學士也只能笑了。
是幸還是不幸呢。一直以來,之所以能如此追尋世界的存在形式,也不會被冠上異端的罪名,全都誠如Luka所言。若不依附掌權的那一方,馬上就會被冠上異端的罪名,踏上過去那些包含祖父在內的學者們的道路吧。
「……這說不定是必然。」
對這低聲私語,Luka回以狐疑的眼神,學士則只是笑著。
與原本該有的模樣漸行漸遠的恩惠,早已開始走上崩壞一途。他堅信龜裂已靜靜地侵入扭曲的秩序裡。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假使事情必然會發展成那樣的話,自己也將成為第一個對世界的存在提出異論卻無法被抹消的案例,並且成為證明。
世界正緩緩地,朝著比原先更嚴重的崩壞走去。
「儘管站在執政者那一邊,你也執意要貫徹到底是吧。」
或許是了解到學士笑容的涵義,Luka語帶放棄地搖頭。
「你想尋死嗎?」
在這份疑問之中,並沒有惡意或任何的意思。
「您以為有誰會喜歡找死嗎?我跟那些至今為止探尋著世界的人們是一樣的。」
「……神威先生,你有一天會後悔的。」
如此表述的聲音略微顫抖,垂下眼瞼的Luka臉上浮現出的複雜表情,令學士無法理解她的真意。
「那麼,我就認為這項選擇是正確的,並依此生存下去吧。」
「請便。」
崩壞靜靜地、一聲不響地逼近。哪怕微不足道,只要自己能成為這世界的首例,那麼這也會成為世界即將產生變革亦或步上崩壞的前兆吧。
世界的存在形式是正確的呢,還是錯誤的呢。無論答案為何,自然會出現一個明確的結果。就在不遠的將來。
扭曲逐漸擴大,擠壓的世界開始發出無聲之音,他們兩人的心都感受到了。
3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21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