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937

RE:【討論】宗教與王權的犧牲品 中世紀女巫大屠殺

樓主 天涯 sk3s
GP20 BP-
在下之前有整理一份女巫獵殺資料貼在此板,
卻不知不覺間被鬼隱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下的錯覺,總覺得有些爭議又不犯板規的文章特別容易失蹤。)
還好當初有特別存檔在電腦裡:
 
看完魔女狩獵相關資料後必須慶幸自己活在一個理性自由的時代,
否則像在下這樣的鐵齒早就不知死幾遍啦@@
不過現今的宗教也沒有過去那般極端,
否則哈利波特早就淪為禁書了。
 
最後提醒一下,
貼這些文章並不是要指責某宗教是如此的醜惡,
而加以批評其不是之處;
犯下罪行的終究是人類,
僅希望讓大家能了解一些不為人知的黑歷史,
並記取其教訓。
 
=========================
女巫獵殺
 
基督教傳入英國幾世紀以後,漸漸成為英國地區的主流宗教,龐大的基督教勢力在腳步站穩之後,廢除了之前的容忍異教政策,開始了一系列的排外活動,即是女巫獵殺行動。
十二世紀左右,這些宗教改革動作在時代的洪流中揭開序幕,但當時只有零星的事件與案例,直至十四世紀,女巫獵殺才在整個歐洲世界蔓延開來,十四世紀到十六世紀是女巫獵殺的最高峰;在大時代的變動中,天災人禍的降臨,種種的政治因素,宗教因素等,都促發了這場悲劇,人們因外在事物的變遷與社會結構的劇烈變動而恐慌,將所有未知災禍全都指向那個令人憎恨的角色------女巫。
 
早期的基督教承認巫術的存在,但也主張巫術的存在是必須被制止的,十四世紀時為鞏固基督教的地位,歐洲世界流傳著許多惡意的謠言,基督教指稱異教徒與巫婆們會透過魔法與毒藥來危害基督教信仰,而這樣的謠言便在民間不斷流傳  
 
在人們心中隱隱留下了無端的恐懼,正在此時,黑死病與瘟疫接二連三奪去許多性命,戰火亦蔓延不息,英法百年戰爭在歐洲的持續進行,造成了無數死傷,民間因為戰爭與乾旱鬧起嚴重的飢荒,盜匪四處劫掠,士兵們也跟著作亂,敵對的兩方更以燒毀糧食的手段互相報復,弄得民不聊生。
 
當人們生活不安定、產生強烈不安時,宗教信仰便成為心靈上最大的寄託,宗教勢力因而越發強大,在中世紀時,基督宗教更與政治勢力相互結合,宗教以政治力量壓迫其他異教,政治也仰賴宗教的力量剷除異己,所以當時非基督教的宗教被稱為"異端",也有人主張,女巫獵殺行動其實是一種迫害政治或宗教異己份子的獵捕行動。
 
諷刺的是,雖然宗教信仰成了人們的依賴,但是人們卻也對神秘的巫術力量更加迷信與敬畏,深信女巫可以使用魔法和巫術來解決自己所不能解決的問題,不過 當時所謂的巫婆,多半不過是一些聰明的女智者,她們僅是悉知一些日常知識,以此助人解決各種疑難雜症而已(如同古時村落的智者);雖然如此,當時的人們卻深信那是女巫的神奇魔力,所以總是畏懼她們,不敢得罪。
 
此外,疾病災禍的蔓延造成許多死亡,當時落後的醫學更是無法拯救那些喪失的生命,醫治新生兒的畸形,人們無法找到對這一切不幸的合理解釋,便將這些無解與罪過全部推給女巫,認為是女巫施行邪術才導致這種種的不幸事件。
 
尤其在英諾森八世於西元1484年發布了反巫令之後,便開始在歐洲各地造成一股女巫獵殺風潮,反巫令中描述著:「巫術越來越倉狂,而我們不能眼見四周的人就這樣沉淪下去,巫術得被禁止!」這樣的宣告激起人們對女巫的強烈反感同期間更出現許多鼓吹巫術仇恨與巫術恐慌的書籍與言論,也因而讓女巫獵殺的行動更加狂熱。
 
無論如何,反巫令之後,女巫獵殺事件在歐洲世界逐步蔓延開來,有關獵女巫的案例與事件不斷在各地上演,人們就在這樣的不安中度過了幾百年,直至十七世紀之後,這場獵殺運動才有逐漸式微的趨勢,但卻也在歐洲的歷史舞台上留下了這麼一個抹不去的歷史印記。
 
女巫獵殺時期的特殊機構與職業:
女巫獵殺期間,正值歐洲世界因為天災、疾病、戰爭、謠言等各種不同因素,而陷入空前混亂,又在政治與宗教勢力的相互爭鬥之下加重了社會的動盪不安,也許是為了鞏固宗教勢力,也許是為了達成政治目標的手段,在這個時期產生許多前所未有的特殊職業與機制,名義上打著拯救社會的藉口,但事實上卻是遂行個人願望的工具,像女巫獵人、異端裁判所、女巫之鎚等,便是女巫獵殺時期下的特殊產物。
 
女巫獵人
女巫獵人(Witch hunter)是中古歐洲的一種特殊職業,又稱為尋巫者(Witch  finder)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尋找女巫,女巫獵人通常會在城鎮中搜尋,試圖找出當地的女巫,一旦鎖定目標,他們就會不懈的搜集證詞與證物,並確保一切都是秘密進行,以免女巫事先聽到風聲而逃脫。
女巫獵人大多出自類似的背景,往往曾經學習法律或是宗教傳統,雖然他們不像詢問官需要執照,但卻是相當專業的一群人,其中不泛高知識份子,有很多還是退休的法官或牧師,他們熟悉女巫的相關知識,就算許多相關謠言並不真實,但是女巫獵人就是可以根據薄弱的線索蒐證,抓到許多被認為是女巫的犯人受審。
 
的確,女巫獵人要為中古世紀動亂的歐洲與巫術恐慌負上某種程度的責任,由於抓到女巫的獎金幾乎等於平民一個月的收入,因此女巫獵人多半相當依賴獎金收入,更會積極提出各種證據,讓他所抓到的犯人能夠罪證確鑿,若不能讓女巫在巫術法庭中定罪,女巫獵人便拿不到任何酬金,所以有時候女巫獵人會賄賂當地的法官和詢問官,甚至是證人和陪審團,好讓女巫定罪以領取豐厚的獎金,因此,在當時的巫術法庭中被定罪的犯人是否真的為女巫,似乎非常難以判定,證據或是證詞的真假也沒有人能分辨。所以十八世紀後,巫術法庭多半會要求實質的證據,因為證詞是可以偽造的,相較之下,證物比較經得起法庭的驗證。
 
詢問官
詢問官在巫術法庭中地位崇高,僅次於法官,在女巫獵殺時期,有時後詢問官的地位甚至會超過法官,詢問官的主要工作是在法庭上審問女巫,因此得名,中古世紀的法律觀念與現今不同,如果嫌疑犯無法提出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無辜,都會被先假定有罪,直到嫌疑犯本人或是他人提出證據,他的罪人身分才會被撤銷,因此當人們被懷疑施展邪術而遭到逮捕的時候,其實都已經被假定為女巫了;所以他們得到的對待通常都非常差,被告被逮捕之後,會先被關在監牢中等待開庭,詢問官多半在此時就開始與被告接觸,要求他們說出實情,也就是要被告本人承認他們曾經背棄基督教信仰,投入惡魔的懷抱並施行巫術。
當然,大多數人並不會承認莫須有的罪名,詢問官此時就會開始展開逼供,通常逼供的內容或是方法都是根據"女巫之鎚"一書的記載,他們會刑求犯人,施展酷刑,其中會有一天空白時間,美其名是讓被告有坦白的機會,但實際上卻是讓被告於停刑的那一天仔細回想被上刑的痛苦,許多無辜者就是因為忍受不了痛苦而承認自己是女巫,施行害人的邪術。
 
等到要上法庭之際,被告多半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不管詢問官提出什麼問題,他們都只能承認自身的不是,如果被告堅持不認罪,詢問官更會使用許多狡猾的詞語,誘導被告說出不該說的話,或是在話中設有許多陷阱,讓他們明明知道怎麼回答都對自己不利,卻還是得回答問題。
著名的案例之一就是,詢問官會在法庭中審問被告"是否相信有惡魔的存在?"    這種問題本身就是一種陷阱,因為如果被告回答說他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惡魔,詢問官必會使法官判定:被告因為見過惡魔,所以他相信惡魔的存在!因此他必與惡魔有所牽扯!但是當被告回答說他並不相信惡魔的存在時,詢問官又會攻擊被告不是堅貞的基督徒,因為聖經中曾描述惡魔的存在,可見被告不曾真正擁有基督教信仰,這樣一來被告仍然是死罪,因此在巫術法庭中,幾乎所有的被告都會被詢問官華麗狡猾的辭彙引導而被法官判決有罪,詢問官必須為女巫獵殺時期的大屠殺負上許多責任。
 
巫術/異端裁判所
異端裁判所(Inquisition)是羅馬天主教所設立的一種特別的司法機制,專門審訊處理有關異教徒的事宜,異端裁判所最原始的形貌來自於宗教法庭,當時它們所處理的案件多是一些意見糾紛、家庭案件、亂倫或是褻瀆上帝的行為,然而為了對付異端份子,教宗格雷戈里九世在1231年從宗教法庭中分化出所謂的異端裁判所,專門負責審訊異教案件,十三世紀時,女巫、魔法、煉金術等尚未引起注意。
因此當時的異端裁判所是處理一些被認為是違反常倫的事件,直到十四世紀之後才將目標轉移到女巫與巫術,因此更有人稱它為巫術法庭。
 
異端裁判所的組成,以法官為最主要的關鍵,他們由宗教直接授與權力,以教宗的名義審判案件,就像是教宗的身分代表著教宗的權利與當時的司法制度。主要的任務便是依照教會法規所頒布的異端審判令來壓制異教信仰的傳播;此外、 詢問官也是異端裁判所的重要角色,他會向法官提出被告遭到指控的原因,但即使被告是無罪的,通常也沒有機會辯駁,因為當時普遍認為如果被告沒有做任何的壞事,那他們不用害怕詢問官的指控,因此也不需要任何的辯護,奇特的是,巫術法庭上也有律師,不過律師的職責卻不是為被告辯護,而是要說服被告認罪,因為律師若為被告辯護,會被認為是互相勾結,而被冠上罪名,此外、法庭上更會出現女巫獵人,陪審團,扎針人等林林總總的角色,在這樣不公的審判制度之下,分工細膩的法庭結構只會造成更多的冤獄事件。
 
最有名的例子便是西班牙的異端裁判所,當時的西班牙異端裁判官托克馬達(Tomas de Torquemada)就以嚴刑對付那些被認為有罪的犯人而聞名,甚至祭出抄家、火刑等手段,在他任內有許多人受害,而被他處以火刑的受害者據說至少有兩千人。
 
異端裁判所在中世紀的歐洲世界帶來了許多痛苦與磨難,直至1908年,在教廷的改組之下,異端裁判所才被正式廢除。
 
 
女巫之槌
 
開始準備折磨檢驗女巫的方法如下:首先、先脫下他們的衣物,以免他們暗地裡藏了些什麼可以施行巫術的物品,惡魔會敎他們將巫術的用品缝於衣物中已規避檢查,這些東西通常取自未授洗的嬰孩,他們謀殺無辜的孩童來施行巫術。
當刑具準備好時,法官必須先要求犯人坦承,如果他完全不誠實,不願意說出實話,那就將他帶到吊刑機器前面,將他吊起,經過一段時間後再將他放下,帶到他處,細細審問,如果他還是不說,就重複繼續之前的程序,直到他說實話為止。------女巫之鎚
 
兩位多明尼加的審問官賈寇伯‧史賓格(JacobSprenger)與漢瑞其‧克萊瑪(HeinrichKramer)於德國的科倫發表了一本名為"女巫之槌"的書籍,此書一出現即在德國大受歡迎,在十六世紀時又被翻成英文和法文的版本,在短短一世紀中
"女巫之槌"竟然發行了十四種不同的版本,可見它受歡迎的程度,很快的,基督教與天主教會都接納了"女巫之槌",將之視為聖典,書中所描述的有關女巫的一切更廣被當時的一般民眾所接受,教宗英諾森八世更於"女巫之槌"的封面提上「眾人渴望得到的一本書」的字樣,奠定了當時"女巫之槌"於基督教社群中的地位,教宗英諾森八世後來還發表了一份正式的詔書,表揚史賓格與克萊瑪在德國北部對抗巫術的功績,因為他們發表了如此揭發真相的書籍為民眾造福,事實上、書中內容的真實性實在是有待商榷。
 
"女巫之槌"的第一版發行於1486年,原著作者是兩位巫術法庭中的法官,根據多年審理宗教、巫術法庭的心得,而整理出的女巫紀錄,書中的內容無疑是持續幾世紀巫術仇恨的最大推手之一,"女巫之槌"也因而被稱作是史上最具爭議性的書籍之一,在中古世紀的歐洲,這本書作用是引導女巫審判官如何逼問女巫、查找出女巫,甚至是如何嚴刑拷打女巫以問出所謂的「真相」,"女巫之槌"的內容於今日看來相當具有爭議性,然而在巫術恐慌的當時,這本書簡直就是救星;書中清楚描寫許多關於女巫的事項,包括女巫是多麼的邪惡,如何與惡魔掛鉤,辨認女巫的方法,甚至是如何讓邪惡的女巫招供慚悔,中古世紀的基督徒認為這就是對付女巫的唯一聖典,當然、"女巫之槌"的影響也導致了現今社會對女巫的偏見,書中所描寫的"絕對事實"多半都是經過曲解的,但直到今日,類似的形象卻仍然深植於大多數基督教徒的心中,導致基督教徒到現在仍難以接受多數女巫其實只是大地宗教的信仰者,是善良的教徒,就如同一般人一樣,他們普遍相信女巫是邪惡,可怕的巫術施行者。
 
"女巫之槌"出版前,基督教會內仍然有許多人依然不相信女巫或是巫術的存在,在十四世紀的許多教徒心目中,巫術與女巫的存在更像是迷信與傳說,因此、當時雖然零星有仇恨巫術或是殘殺女巫的案例,但從未引起大眾注意。
 
然而"女巫之槌"中卻清楚寫道:「相信女巫這種東西的存在,是一個基督徒最基本的信念!如存有疑慮,則就是異端!」於是此書出版後,基督教內相信女巫施行邪術僅僅是傳說或是迷信的聲音消失了,大多數人恐懼被視為異端而噤聲,女巫也從此被視為邪惡的象徵。
 
"女巫之槌"中詳細記載著許多女巫的特徵,因此在巫術法庭中,法官幾乎是人手一本詳細研讀,雖然當時真正符合書中描述的女巫少之又少,多半都僅符合一點點條件,但是他們多半還是逃脫不了被綁上木樁活活燒死的命運,據說當時死在法官審判下的異端或是女巫多達六十萬人。
 
"女巫之槌"的內容大致分為三部份:第一部份提供了有關巫術與邪術的絕對存在、第二部份描述巫術的種類、第三部份則講述審判的過程與指導,前兩部份據說是史賓格自己寫的,他本身是著名的神學家,因此在書中加入許多神學的言論與見解,而第三部份則據說是克萊瑪完成的,相較於第一與第二部份的理論與內容,第三部份則備受矚目。
 
第三部份中的內容仔細描述偵查女巫與摧毀女巫的方式:其中明白指出應該立法對抗女巫,並強化宣判與定罪的過程,不放過任何有可能是女巫的人,並讓受巫術迫害的人能擁有於法庭之中指證女巫迫害的機會,還教導陪審團如何才不會被女巫下咒,安全的將女巫定罪,克萊瑪還明確寫出如何折磨與逼供女巫,能嚴刑拷打又不致死,使女巫認罪,在書中克萊瑪最推薦的就是燒紅的鐵具;據他所言,這是很痛苦卻又不致命的工具,克萊瑪所提供的女巫辨認方式,也在多數的巫術法庭中被使用,女巫印與魔鬼印是女巫與惡魔掛鉤的最好證據,因此當無辜的人身上有類似胎記時,往往被視為施行邪術,而受到嚴懲。
 
一名教士在審問過幾百名女巫之後所得出來的結論,他在西元一六三一年寫道:「如果被告過著不道德的生活,那麼這當然證明她同魔鬼有往來;如果她虔誠而舉止端莊,那麼這顯然是偽裝,以便用自己的虔誠來轉移人們對她同魔鬼來往和晚上參加狂歡晚會的懷疑。如果她在審問時頗得害怕,那麼她顯然是有罪的,良心使她露出馬腳來,如果她相信自己無罪,保持鎮靜,那麼她無疑是有罪的,因為法官認為女巫慣于恬不知恥的撒謊。如果她對向她提出的控告辯白,這證明她有罪;而如果她由於對她提出的指控感到極端害怕而恐懼絕望,垂頭喪氣,緘默不語,這已經是她有罪的直接證據....如果;一個受指控的婦女在行刑時因痛苦不堪而四處張望,這代表她正在尋找守護它的魔鬼;而如果她眼神呆滯、木然不動,這意味著她看見了自己的魔鬼,並且正在尋求支持她的力量。如果她還有力量挺得過酷刑,這代表著魔鬼使她支撐得住,因此必須更嚴厲的折磨她,如果她忍受不住,在刑罰下斷了氣, 這意味著魔鬼讓她死去,以使她不招認,不洩露秘密。」
 
讓我們看看一些被審問的"女巫"吧西元一五九七年,六十七歲的德國寡婦,打零工的克拉拉.蓋斯勒,由於另一個因巫術處決的女人告發她和三名魔鬼姘居及其他罪行而被捕,最後在招認的同時也因為不堪拷打而死亡。 西元一六四五年,米海利,佩爾格因「巫術罪」在米蘭諾被處決,起因是被密告說行為可疑,在閒談時提到占星家和巫師時吹噓他能預見風暴,最後雖然招認,但只要停止用刑,他馬上翻供,最後仍然逃不過不名譽的死亡。 西元一六二八年,維爾茨堡處決了兩個11歲和12歲的女童,和兩個同樣年齡的男孩,罪名是招供自己屬於撒旦的教堂。
在德國中部的班見格,自西元一六二九年到一六三三年 ,那裏公開處決了九百名被控進行巫術活動的人。受害者中不僅有普通居民,而且有城市當局的代表人物,包括五名市長,甚至連法官也被告發同魔鬼往來,西元一六二五年,該城的參事約翰 .尤尼烏斯被自己的親生兒子作證參加女巫大會,最後被送上火刑台...
  就像這些歷史記載說的一樣,西歐國家在持績兩百多年捕捉女巫和巫師的結果,消滅了十萬以上的無辜者,其中大多數是婦女,如果加上受巫術案株連失財產和地位的死難者的親友,那麼受害者當有數百萬之眾。


18世紀末開始,巫女審判被處死的人數被估計為9百萬,其中多數是女性。這個估計的數據來自18世紀後期一位名叫 Voigt 的人,至今仍然被多數人使用。但是今天看來,這個數據不大可能。因為巫女審判檔案的絕大部分已經被銷毀,統計準確的受難人數已經不可能。但是,根據現存的單項報告,學者們可以估計這一恐怖的規模。1974年,一位天主教宗教史學家在研究了現存的編年史、記錄和不同的日記後認為,受害者應當有數百萬’” Eric Lacanau/Paolo Luca, 教皇們的罪惡,Bergisch Gladbach 1990年,第89頁)

我們可以再看幾個單項數據︰

薩克森法官 Benedict Carpzov (1595-1666) 一個人就簽署了2萬死刑判決。他是《抗議宗巫女之錘》的作者。

法國巫女迫害者 Nicholas Remy (1530-1612) 15年間下令燒死900人。

西班牙的巫女迫害完全由教會的宗教裁判執行,僅在14811746年的265年間活活燒死34 644人,另有 18 043 人在執行死刑後被燒,總數為52 687 人。

在德國的 W rzburg1629216一天之內燒人29次,共157人被燒。在Quedlinburg1589年的一天之內就燒死130人。(鄉下人感嘆︰看看這個受文物保護的中世紀小城,很難想象這里一天之內就能燒死這麼多人!)
(同上,第89-90頁)

在英國,巫女不是被燒死,而是被吊死,總數為3萬。

現在流傳的還有另外一個數據,是宗教裁判受害者的數據︰伏爾泰估計,因宗教原因被基督徒殺害的基督徒有 9 468 800 人。
===============================================================
看完了那麼多,想必原本就討厭某宗教的會更討厭,中立的也會多少無法以正常眼光看待,而本身有其信仰的可能會討厭這篇赤裸裸的文章。
 
說真的、這並不是在下的原本的用意。
 
不管信仰是什麼,
人自身的本質都不會輕易改變,
若是換了其他的宗教,
甚至是沒有任何宗教的情況,
在當時的政治背景之下,
女巫獵殺還是會發生,
今天只是該宗教剛好在站在了這個位置上而已;
之所以發生這些慘案,並不是該宗教本身的問題,
主要是當時宗教執行者與掌權者的問題,
多數的信眾只是被利用的一把利刃,
本質邪惡的是人心與政治,
所以請不要無謂的趁機打擊他們。
20
-
板務人員:

4181 筆精華,09/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