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1k

RE:【小說】Taipei midnight 台北的午夜(1210新增014)

樓主 刃霧翔 chekuli1
GP9 BP-
各位讀者們,015出爐。

這篇或許不刺激,但我慎重考慮後還是決定這樣寫。

歡迎各位的感想和建議。


再一次謝謝各位的支持。

以上

=======================================

015

「明天開始,就是你們跳傘的日子,給我準備好你們的LP,別讓教官踢你們下去!」

教官一說完這段話,大家便大聲的喊了聲:「是!教官!」

隨後,教官便宣佈下課。大家紛紛起身,準備衝向餐廳或是跑去自販機買飲料解渴。

我們剛剛才結束了最後一堂跳傘訓練。而明天就要搭上C130運輸機(註1),執行第一次的跳傘任務。

「劍決,會怕嘛?」坐在我身旁的育松敲了敲我的鋼盔問道。

我隨即笑著回說:「怕個鳥蛋啊。」

「那就好,你可是第一個跳的,別給我腿軟啊。」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知道啦。走了,吃飯了。」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和他一起走向餐廳……

…………………

坐在1350英尺高的C130運輸機上面,大家都靜靜的不說話,因為我們正準備進行第一次的跳傘。

我們每一個人都忐忑不安,因為沒有人知道這一跳,是會幸運著陸,還是進醫院,或是最慘的下場 ─ 摔死。

雖然摔死的機率很低很低,低到比中樂透的機率都還要低。

但我們大家還是很怕自己會是那位”幸運”得主。

而我,則是全機第一個跳傘的,又稱擋門,因為等下我就準備站起來擋在門旁邊,然後第一個跳出機外,所以我今天格外的緊張。

育松正坐在我旁邊,也靜靜的不說話。

「第一波!掛勾!」教官一邊用幾近嘶吼的聲音,一邊用手勢指示我們。

我們第一波的五個人同時站了起來,並且將手中的傘勾掛在左手邊的一根鋼索上。

「檢查裝備!」教官的聲音我已經聽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他的手勢是叫我們檢查裝備。

我感覺到心臟正噗通噗通地跳,隨時都好像要跳了出來。

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腦中一片空白。

此時育松從後面拍了拍我的肩膀,並且大聲的喊。

「兄弟,我們地上見!」

一聽到這句話,我只感覺到我的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激了起來……

我想,那應該就是所謂的勇氣吧。

於是,我頭也不回的舉起了右手,比了個大姆指。

地上見,兄弟。

…………………

「冷靜點了沒?」阿龐一邊看著窗外,一邊問我。

「………」我回過了神。

我們的車子總算順利開出了信義區,路上雖然也有零星的殭屍,但都追不上我們車子的速度。就算有殭屍擋住,車子也照樣碾了過去。

但我整個人完全失去精神。

育松。他是我入伍時就認識的好兄弟。我們一同入伍,還一起被分配到同一個連上,最後他甚至成為我的班兵。

他一直讓我覺得可靠又值得信賴。

他一直讓我覺得就算在這世界末日,只要有他在身旁都還是有希望的。

但我卻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好兄弟被拖走……什麼也沒做。

坐在助手席的阿龐拿出口袋裡的煙盒,取出了一根後便把煙盒丟在擋風玻璃前,並且用颤抖的雙手點燃一根煙,用力的吸了好幾口……

他把煙灰彈出車外,雙眼迷茫的看著遠方說:「劍決……我們不是故意丟下他。」

他又吸了一口煙,並重重地吐了口霧氣:「在那種情況下,我們要是不走,就是大家一起死,你知道的,我們也知道。」

「若當時我的反應再快一點,我肯定能拉住他的……」我懊悔地捶著頭說

「……」阿龐靜靜的不發一語。

「但我卻只是傻在原地,什麼都沒做……」

「育松接連救了我兩次。而我,卻眼睜睜的看著他在我面前被那群殭屍給吞噬掉。呵……我算什麼兄弟啊…?」我自言自語完了以後,又苦笑了幾聲。

沒錯,前後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讓我們徹底失去了他。

「班長……」良勳看著我似乎要說些什麼,但卻又開不了口。

我知道,失去了育松,大家心裡都不好過。

我也知道,當下若我衝了出去,我也只是白白送命。

我更知道,若我白白送命,只會增加大家的麻煩。

這些我當然都知道……

但加上育松這次,已經有三條活生生的人命在我眼前死去。

任憑我是怎樣的硬漢,我也可以感覺到我的內心正漸漸疲倦。

阿龐把煙屁股丟出窗外,並且唸了一句:「媽的……你別再這樣消沉下去,我們還得靠你。若連你都無法振作,那誰來帶領我們?」

「……」

「別再想了,你先休息一下吧,到的話我會叫你的。」阿龐回過頭看著我說。

「嗯……」

我說完便靠著椅背並把鋼盔壓低,不讓他們看清楚我的臉。

因為,從小不管怎樣都沒有哭過的我,竟不自覺地留下了眼淚。

過去,再怎麼痛苦的訓練我都熬過了,我從沒因為痛苦的訓練而掉淚過。

雖然,男兒有淚不輕彈……

但我就是這麼不爭氣的,落了淚。

大家也似乎知道我的心情,一路上都沒任何一人開口說話。

阿誠也一直默默地開著車,彷彿有一股名為沉悶的空氣在我們之間徘徊。

又過了約莫幾分鐘,太陽已經慢慢的升起。

透過車窗照射進來的那一絲絲的曙光,照射在我身上。

那耀眼的陽光,登時讓我深深的感受到,”我還活著”。

但瞧瞧我這副死德性,根本和死人沒兩樣。

沒錯,正如阿龐所說,我肩上還扛著大家的性命。

若我一直無法振作,沒有人可以帶領他們。

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我在心裡試圖振作。

於是,我戴上了鋼盔,接著深呼吸了一口氣,並思考了一下我們接下來的計劃。

“前往美麗華,並且和軍方會合。”

這麼說來,美麗華那邊應該已經設下防線,並且可能已經將疫情控制住了才是。

只要逃到那裡,阿誠和傑仁應該就能安全。

而我們軍人,則會被編入其他連隊,繼續投入戰鬥吧?

我倒是不擔心這點。

我抬頭看了一下窗外,殘破無人的街道,跟我一開始來時一模一樣,只是現在變成了白天而已。

要是平常的我突然看到這些場景,我想我會以為是在拍電影。

「劍決,若你還覺得不舒服,那小隊先交給我指揮好了。」阿龐突然說出了這句話,看的出來他還在擔心我。

我立即搖了搖頭回說:「不,不需要。」

阿龐一聽到我說了這句,便從中間的後照鏡上看了我一眼,笑了一笑。

我也硬擠出了一絲絲的微笑回應著他。

「媽的,別再給我消沉下去啊!」阿龐大笑了一聲。

方說完,他便又拿起檔風玻璃前的煙盒,從煙盒裡取出一根煙來,這傢伙,真的是老煙槍一個。

他點燃了手上的香煙,吸了一口後便問阿誠說:「話說回來,還要多久才到美麗華啊?」

阿誠打了一個大呵欠,一臉睡意的說:「快了快了,就快到了。」

也真是難為他了,一直開著車,都沒好好休息。

反倒看看傑仁,這傢伙早就已經睡到流口水……

良勳則是坐的好好的,將槍斜靠在肩上,閉著眼睛,什麼話都沒有說,應該是在閉目養神。

而阿龐應該是靠著尼古丁的功效,一直都沒有闔上眼過。

我望著每一個人,我可以感覺的出來每一個人都累了。

當然,我們的食物、水跟彈藥都暫不成問題。

但精神上的折磨,早已把每個人都折騰的半死。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

但此時的我,只在內心裡堅定的對自己說:「我絕不會在此倒下……」

「你說是吧,育松……」我望著原本應該是育松的座位,一邊如此喃喃道……

 

註1:C130是一架全能戰術運輸機。1954年8月首航,1956年服役後即成為美軍戰術運輸主力,包含台灣、日本在內外銷全球60餘國,目前還在持續生產中。值得一提的是,在台灣此飛機有個外號叫做「老母雞」。也因此傘兵們在跳傘時,被大家戲稱為「老母雞下蛋」

X                              x                               x

9
-
板務人員:

4206 筆精華,09/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