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883

RE:【心得】自創殭屍小說 Taipei midnight 台北的午夜

樓主 刃霧翔 chekuli1
GP13 BP-
我真的不是故意分好幾篇PO的 =__=





=================================================================

008

路上一樣冷清,連一開始還有聽見的槍聲也慢慢聽不到了。

這一路上,我們每一個動作都更加的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會成為他們的同類。

但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有些屍體並沒有變成殭屍?

一般來說,不是一被咬就會被感染嘛?

像剛剛我的弟兄們,怎沒見他們變成殭屍呢…?

還是要轉變成殭屍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我懷抱著許多的疑點,始終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我邊想邊走時,我們已經來到了百貨公司附近。

而我現在才知道,到底殭屍們都跑到那去了。

因為現在的百貨公司不知道為啥燈是亮的,那耀眼的亮光吸引了所有殭屍。

而在我們正前方兩百公尺外的大門有好幾十,不,是好幾百隻殭屍擋在門口。

為什麼我一眼就可以看穿他們是殭屍?

很簡單,因為他們一直不停的拍打大門的玻璃。

啪、啪、啪…

慢慢的,但卻沒有任何節奏感。

大門和櫥窗也因此沾滿了許多血手印。

我看到此景,立即抬起左手握緊拳頭示意。

後面三人立即停止前進並且圍到我身旁。

我往前指了指並說「有沒有看見那群殭屍?他們檔住了大門。」

三人點了點頭。

我又往右邊的天橋指了指說:「我們別從一樓大門進去,我先去從那邊的樓梯看看狀況,你們在這邊等我。」

我盡可能的能避開戰鬥就避開戰鬥,我完全不想和這些怪物糾纏。

因為電影或電玩裡的軍人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反而是一般老百姓活下去的機率還比較高。

我判斷那原因就是,軍人老是要跟殭屍對戰。

縱使我們是特戰部隊,但我們並沒有簽金手指,也不能輸入上上下下左右左右AB,我們的子彈和生命並不是無限。

若我們硬要跟殭屍纏鬥下去,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只會引來更多。

因此,能夠避開戰鬥就避開戰鬥。這是我目前的方針。

我才剛在滿意自己定的作戰方針真是優秀之時,卻看到樓梯前那邊有殭屍站著發呆……雖然只有兩隻,應該撂倒他們就好。

但我突然想起剛剛的對戰經驗。

第一隻殭屍似乎是因為腿受傷見骨,只能拖著地板走路。但一接近我們時突然速度就加快。

第二次的殭屍們則是聽到無線電傳來的聲音才發覺我們,一發現我們就奔跑了過來。

該不會是他們發現人類時或是聽到響亮的聲音才會突然速度變快?

這下可好,若開槍射擊,勢必會引起門口殭屍們的注意。

照先前那三隻的奔跑速度,沒兩下我們就會被追上。

我還在思考之時,一聲響亮的槍聲響起。

我往槍聲方向看過去…看到一位高瘦的男孩拿著一把警用手槍(註1)猛射,他身旁還跟著一位女孩。

那男孩穿著連身帽上衣和滑板褲,那女孩則穿著頗辣。感覺他們好像從夜店剛出來一樣。

我一看到這,便急忙回到小隊的身旁。

「班長!請下令拯救民眾!」良勳似乎隨時準備上去廝殺。

拯救他們?但是現在殭屍群的注意力全都被那兩人引走,若要趁此時溜進二樓入口可是最好的時機。

到底要不要救!?

救他們會不會因此害我的小隊陷入危險!?

救!

就在這幾秒間的猶豫之後,我決定拯救他們,因為我實在無法見死不救。

我立即向三人快速的下達命令。

「育松!你立即去確保樓梯!那邊有兩隻殭屍,幹掉他們!其餘人則自由射擊,邊射邊往樓梯那邊退!盡可能保護那兩人!了解!?」

眾人都紛紛各自拉了一下槍機,隨時準備進行任務。

我提起槍喊道:「Open Fire!」

一聲聲宏亮的槍聲撕裂了這原本安靜的空間。

阿龐和良勳各自拿起手上的武器,一槍槍的撂倒這些鬼東西。

「快點過去那邊的樓梯!!!!!!!」我朝那對男女邊揮手邊大吼!

而那對男女看到我的指示,就好像看到一線生機一般,腳程更是加快。

但他們後面卻也跟了一大群的殭屍!那些殭屍的速度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就在這時,那女孩一個不小心拐到了腳,跌倒在地。

「啊啊!傑仁救我啊!」就只不過短短幾秒時間,那女的已經被兩三隻殭屍撲倒在地!她趴在地上向前伸手,期待那位男子前去救她。

但我卻看到了人性的黑暗面。

那男的竟然只是稍微回頭看了一下,之後毫不在意的繼續往樓梯那邊奔跑。

我無法置信我眼前的情景。

雖然我剛剛也有猶豫過要不要救人,但實際上這種事發生在我面前,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因為那男的手上並不是沒槍!明明可以救她的!

「啊~啊!!!!!!」

趴在那少女身上的兩三隻殭屍已經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身軀。

隨著一陣陣慘叫聲,少女隨即被接趕而來的殭屍們撲上。

不一會兒,我已經算不清趴在那少女身上的殭屍究竟有幾隻了。

牠們都正愉快的享用”大餐”。

就算我們一直開槍往那些殭屍射過去,但卻無濟於事,因為數量實在太多。

而且我們的槍聲更加吸引了原本在原地發呆的殭屍,牠們的數目漸漸的多了起來!已經快超過我們三人的負荷。

此時育松已經把樓梯那邊的殭屍一一解決,並且指著樓梯說:「快點!上去樓梯!」

我揮揮手示意讓育松帶那男的先上去,並且對另外兩人說:「慢慢徹退到二樓去!」

我們三人一一倒退上樓,並且將所有來襲的殭屍一個一個擊退。

樓梯因為並不寬,所以剛好成為我們的絕佳地利。

而且很幸運的,這些殭屍雖然跑的很快,但卻都不太穩,加上樓梯旁已經有一堆殭屍的屍體卡在那邊,大部份的殭屍一跑到樓梯這邊都跌個狗吃屎!

而隨著樓梯那邊屍體越來越多,他們更是上不來。

阿龐見狀則一邊大笑,一邊拿起手上的m249瘋狂掃射「哈哈哈,甲賽吧你們!」

正當我們從二樓樓梯口往下猛力開火時,育松早已衝到二樓入口裡並推開了裡面的逃生門,他讓那男的先進去之後對我們這邊大聲喊:「劍決!這邊!」

我和阿龐及新兵三人見狀也立即衝了過去,並且迅速的把逃生門鎖上。

我們總算逃進了百貨公司。

雖然……是犧牲一位少女的生命所換來的……

1:汎指台灣警方所用的手槍,目前以M5904為主。

x                                x                                x

009

「哈哈!謝謝你們啊,我總算逃進來了!」剛剛那位被叫做傑仁的男子坐在地上邊擦汗邊高興的說。

我實在感到噁心。

「你怎麼忍心將你女朋友丟下?」我試探性的問了一聲,希望可以聽到我想要的答案。

例如,我槍裡沒子彈了。

例如,哭著說我不是故意的,剛剛我真的是被嚇到了。

不管怎樣都好,只要能讓我覺得他不是真的見死不救。

但我卻沒想到那男子反而大笑了一聲「哈哈?誰說她是我女朋友的?她只不過是我在夜店把到的妹,而且我剛剛也才跟她幹過一砲而已,她死活關我屁事?」

他的語氣一點歉意也沒有,對他來說,剛剛那位女孩的生命可說是一點也不重要。

聽到這裡,我一陣無名火起。

為什麼同樣是人,可以有如此大的差別?

就當我十分火大之時,阿龐突然驚訝的指著那王八蛋說:「哇靠,你不就是那個歌手安傑仁嘛?」

那男的笑了一笑:「Yes!看你們救了我的份上,我可以免費幫你們簽名喔。」

還簽名勒……

「我剛還以為你是警察勒,那你槍那來的啊?」阿龐問

傑仁揮舞了一下手上的手槍並說「這把?路上撿的。」

雖然我不太看電視,但我看仔細後才發現原來這傢伙真的是那位當紅藝人。

剛剛我只想著救人,所以一開始還認不太出來。但就算他是藝人又如何,他方才的行為我還是十分不齒。

傑仁看到我們手上拿的T91步槍十分好奇的說:「哇塞,這什麼槍啊?屌耶,可不可以借我玩玩?」

我立即拒絕說:「槍在人在,槍亡人亡,不可能借你的。」

「什麼狗屁啊?聽都沒聽過。」傑仁笑說

「你又沒當過兵,當然沒聽過。」我冷笑了一聲。

傑仁聽到我說了這句話後,臉色有點不好看。

但他仍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撥了撥頭髮後並且說:「喂,你們什麼時候可以把我帶離這鬼地方?你們其他小隊勒?有沒有直升機啊?快點叫他們過來載我離開啊。要多少錢都OK,我會付的。」

聽到這,我不禁瞪了他一眼「沒有什麼其他小隊,也沒有直升機,就只剩下我們而已。」

「哇靠!有沒有搞錯啊!你們不是軍隊嘛?爛爆了!」傑仁兩隻眼睛睜的大大的,還配合誇張的手勢,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聽了以後直接反駁說:「若覺得我們爛的話,你可以和我們分開行動,我和你這傢伙沒什麼好說的。」

「……」被我嗆了這句後,傑仁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集合,我現在要下達新任務。」我招了招手以後,另外三人立即靠向我。

我對他們說:「聽好了,先前我們收到的救援無線電是在五樓,我等等帶育松上去探探。阿龐,你則帶良勳下去B2F收集食物,我們不知道會在這待多久,盡量有多少就帶多少。」

「那他勒?」育松指了指在一旁的傑仁。

「就隨便他。」我不置可否

此時傑仁似乎深怕一個人真的要被我們丟在這邊的樣子,立即急忙說:「喂喂,別丟下我一人啊!」

聽到他這句話,我也不便再說些什麼。

儘管我不喜歡他的處事風格,但身為軍人的我本來就該以保護平民百姓為第一優先考量。

因此,我便把傑仁安排在阿龐配下。讓他們三人去搜括食物。

我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錶,並且和他們對了對時間。

「現在是0253,預估0330在五樓集合,不准有任何拖延,能避戰就避戰,以免槍聲吸引殭屍的注意。此外,若發生任何事都要迅速回報,了解?」

眾人點了點頭,除了那位傑仁。

我們不選擇搭電梯,而是走樓梯。畢竟我們完全無法知道這大樓何時會停電,若到時卡在電梯裡可就好笑了。

下完命令後,我便領著育松前往樓上。

阿龐和良勳跟傑仁則往樓下走去。

現在百貨公司裡燈光明亮,但卻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聲音。除了我們的腳步聲和呼吸聲以外。

在這沒有任何其他人的百貨公司還真是有點可怕。

而且在我們路過的各類櫃台商品都很明顯有短缺許多,特別是鑽石或是黃金等首飾的櫃台都已被搜括一空。看來不管什麼時候總是會有趁火打劫的傢伙。

我們慢慢的往樓上前進,總算來到寫著販賣各式大小家電用品的五樓。相對於剛剛的首飾等等小東西,這些有點重量的大小家電可就乏人問津了。

當然啦,那一種方便攜帶又值錢?白癡也知道要選什麼拿吧?

我們在這廣大的五樓慢慢搜索,看能不能找到剛剛發話的女性。

可是在這諾大的賣場裡,不管我和育松怎麼找卻都沒看到什麼人。

難道早就不在這了?

正當我還在懷疑時,我身上的對講機突然傳來了阿龐的聲音。

「劍決!聽到請回答。完畢。」

「什麼事?」我回了話。

「我們已經到達B2F,但是這裡有些殭屍,若不開戰無法取得食物。」

我都忘了B2F跟一樓是有連結通道的,這些殭屍本著本能尋找食物,會來到專門賣吃的B2F也是應該的。

「數量大約多少?」

「扼,大慨三十隻左右吧。」

三十隻……有點危險。

「你們有沒有辦法應付?」我問了問。

「應該吧…」

阿龐話才剛說到一半,我已經聽到對講機那邊傳來了槍聲。

「媽的!傑仁他開火了!我要切斷通訊了!」

……搞什麼鬼?這傢伙腦袋是有問題?剛剛在大門口前他也是莫名其妙就開槍射殺殭屍,難道他以為這樣很好玩?

當下我便下定決心,等下若大家能無事集合,我一定要臭幹他一頓!

育松聽到這些訊息後不禁擔心的說:「劍決,我們要不要趕下去支援他們?」

「現在我們不能再損失任何一人,走!」一說完,便急忙帶著育松沿著原路走下去

越接近B2F,那槍聲就越來越大。

看來是場硬戰!

一下了B2F的手扶梯,我便看到阿龐和良勳及傑仁在對面的收銀櫃台附近設了防線。阿龐還把M249直接架在櫃台上開始掃射,整個賣場登時充斥了槍聲。

有的子彈還打到擺放在一旁的汽水瓶,讓汽水噴灑了滿地。

殭屍們的行動也完全不在意身旁的貨架,有些貨架也因此被推倒在地,整個賣場被搞的亂七八糟。

這賣場裡擠滿了一大堆殭屍,我完全看不出來這樣才三十隻。若不是剛剛被槍聲吸引來更多殭屍,我看就一定是阿龐的算數有問題。

這些殭屍們個個行動快速,有好幾次都差點飛撲到他們三人面前。讓我看了直冒冷汗。

情況漸漸不妙。

這樣纏鬥下去,他們一定會先彈盡糧絕!

我快速的朝四周看了看,發現我的左邊不遠處有另一個逃生門。

若能逃進去,並且把門鎖上的話應該可以逃開。

但要怎麼讓阿龐他們跑到那邊去?

我靈機一動!

我和育松急忙從後面包夾,試圖從後方以火力支援三人。

「嘿,你們這些狗屁殭屍!」我一邊大喊一邊開槍射向殭屍們。

果不其然,有些殭屍聽到後面的槍聲便回頭看向我們這邊。

牠們一看到後面來了新貨,成功的被我們的火力給吸引住,就這樣轉頭跑向我們這邊!

因為我們的火力支援,殭屍被迫兵分兩路,阿龐那邊的戰況也因此變的比較不吃緊。

「有沒有看到我左邊的逃生門!邊開槍邊過去那邊!」我拿起對講機急忙道。

由於要拿起對講機說話,所以我只能暫時停止開火,但沒想到我只不過一時的疏忽,旁邊已經有一隻殭屍衝到我身旁!

「走開!」

育松抓起T91一甩,朝那殭屍的下巴打了個全壘打!

好一個托擊法!(註1)

我親眼看到那殭屍的下巴整個歪掉,同時被育松這一記轟到一旁去。

就算是殭屍,若吃上這一記,我看好歹也要躺在地上一陣子了吧。

「沒事吧?」育松稍微看了我一眼,不等我回覆,便又繼續開槍射擊。

真是個值得信賴的男人。

此時阿龐也拿起機槍,帶著另外兩人快速的往那逃生門退去。

我和育松見狀也慢慢的往左退去。

直到我們會合後,各各走進了逃生門裡,我大力的關上並且鎖門!

碰碰碰!門外的殭屍不停的敲著逃生門,還試著想撞開這門。

所幸逃生門十分堅固,想必一時之間他們也衝不進來。

「先去五樓再說!」我叫大家趕緊往上爬。

一到五樓的逃生門外,沒有一個人不是在喘著氣,我們都搞的滿頭大汗,累的半死。

傑仁一見安全後便一屁股的坐在地上擦著汗說:「呼,爽啊」

我立即拉住他的衣領並把他整個人拉起來撞向牆邊。

「你他媽的是在想什麼?」我硬狠狠的瞪著他。

「啥洨啦!」 傑仁試圖掙脫我的擺布,但像他這種嬌生慣養的藝人怎麼可能隨便就逃離我的手掌心?

「你為啥隨意開槍?你不知道槍聲會吸引殭屍嘛!」

「我屌啊!有殭屍幹嘛不殺啊!又不是沒槍!」傑仁大聲的反駁我。

一聽到這,我隨即朝他右臉上揍了一拳,只見他悶哼了一聲,瞬勢跌坐地上。

我怒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為嚴重影響我的計劃,而且還會危害我班兵的生命?」

傑仁被我揍了這一拳,摸了摸臉頰嚇的不敢出聲。

媽的,真是個王八蛋。

我拿起手上的T91,對著他吼說:「你有種的話再試一次看看!到時候不需要殭屍來解決你,我直接送你一顆子彈!」

我這一吼,傑仁眼裡登時充滿了慌恐並且不敢出聲,看來真的被我嚇到了。

育松此時才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好了好了。大家都沒事就好了。」

雖然我怒氣未歇,但聽到育松這句後我便也沒再說什麼。

先不管那傢伙,我轉頭向阿龐及良勳說:「你們有拿到什麼糧食嘛?」

「報告班長,我們在收銀櫃台附近設防線時有拿了不少巧克力和糖果。」良勳快速的回答了我。

「沒錯沒錯,雖然只有這些,應該也夠吃一陣子了吧?」阿龐邊說邊指了指他上衣的口袋,果然塞的滿滿一大包。

「幹的好。」我比了個大姆指。

雖然遇到一點小插曲,但總算這次的行動沒有白費。

而我們,也準備繼續搜索先前發出求助訊號的生存者。

 

註1:台灣國軍教的刺槍術裡的一招,但是還要背一堆口訣,實在很礙事。

X                      X                                      X

010

經過剛剛的一翻折騰後,我決定和育松改搜索六樓,並且叫阿龐他們搜索我們剛剛找過的五樓。

但當我們才一上到六樓時,我便看到一堆衣架櫃子啥的疊堆在手扶梯前,很明顯,這些應該是有生存者用來阻檔殭屍用的。

我和育松慢慢的跨過。

踩在那些隨便堆疊的衣架和櫃子上,就算我們再怎麼小心,依然發出了一些聲音。

方跨過,我立即看見了一道人影穿縮在賣場裡。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的確有一道人影。

我指了指前面,育松也點了點頭代表他有看到。

難道這裡也有殭屍?

我吞了吞口水,慢慢的一步步向前。

突然一個槍聲從我耳旁穿過!

「SHIT!」我罵了一聲。

一聽到這槍聲,我和育松立即找附近的櫃子做掩護。

我看了看育松,他似乎也沒受傷。

雖然幸好我們都沒被射中,但也是讓我倆都心驚了一下。

看來的確是活人沒錯了,至少目前我還沒看過會拿槍的殭屍。

我對方才開槍過來的方向喊了聲說:「喂!別怕!我們是特戰隊的,你慢慢走出來不用擔心!我們不會攻擊你!」

那人聽到我說的話後,沉默了一會。

隨即傳來一道男人的聲音:「你們先出來!」

這男的還真是小心翼翼……但這樣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對育松說:「我先出去,你等等聽我指示。」

說完後,我便慢慢的站了出來,並且用槍帶將T91步槍斜背在身上,雙手舉著兩高說:「這下你總可以信任我了吧?」

那男的看見我站了出來,也從櫃子後露出了半個身影,雖然他的槍仍然是指著我。

「你另外一個同伴呢!?叫他出來!」他的聲音明顯在颤抖。

我對育松示了個眼神。

育松也照我的指示雙手高舉走了出來。

那男的看到我們身上穿的的確是軍服,終於把槍放了下來,並且走了出來。

他穿著格子花紋的襯衫,還帶了副厚框眼睛,長的不太高,外型也並不出眾。

「這下總可以信任我們了吧?我們手可不可以放下來了。」我問道。

那男的點了點頭。

我和育松把手放了下來。

此時聽到槍聲的阿龐三人也急忙趕了過來。

「剛剛那槍聲是怎樣?」阿龐氣喘噓噓的,一看到我便急忙問道。

「沒什麼,剛剛這位生存者以為我們是殭屍,便朝我開了一槍,幸好我們沒事,也沒引來其他殭屍。」

對阿龐說完後,我便走近那男子說:「我是特戰隊的班長,周劍決。你呢?」

男子推了推眼鏡説:「叫我阿誠就好……剛剛真是抱歉。我聽到腳步聲還以為殭屍走上來了。」

此時阿龐看到他手上的手槍便說「欸,這不是54式手槍(註1)嘛?你怎會有?」

「我…我撿來的。」

阿龐聽了以後不以為然地說:「屁蛋,那來那麼多槍可以撿?打殭屍會掉寶就是了?」

阿龐又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這是黑道在用的槍,我可是有認識的。其實你是道上份子吧?」

「真、真的是撿到的啊。」阿誠聽完後急忙瘋狂的搖了搖頭,好像深怕我們誤會他一樣。

「算了,現在問這些幹嘛。」我說

「也是,看他這副鳥樣子也不像道上兄弟。」阿龐笑說

阿誠一見我們相信了他,便頓了頓又說:「你們…是來這邊救我的嘛?」

「我們是來這邊救人的沒錯……」我看著他說

我話都還沒說完,那男的眼睛就突然一亮,急忙說:「那、那快點帶我離開這裡!」

「……我們沒打算離開這裡。」我搖了搖頭。

阿誠嘴巴張的老大,疑惑著說:「那你們來這裡幹嘛?」

這時一直旁觀的傑仁則突然冒出話:「算了吧,你想靠國軍逃出這裡?你以為他們是電影裡的美國大兵喔?他們就只剩這四個人了啦。」

說完後他還冷笑了一聲。

這傢伙真的是惹人厭……

我對阿誠解釋說:「我們之前收到對講機傳來的訊息,有位女孩說他在五樓需要有人前來救援。」

話語方落,我又問了問:「你一直都待在這樓層?有沒有遇到其他人?」

阿誠搖了搖頭後回答說:「沒有,我本來是在最頂樓躲著……但一聽到下面傳來槍聲後我便鼓起勇氣慢慢走下來,我並沒遇到其他人,除了你們。」

「你們在五樓有找到什麼嘛?」我轉身改問阿龐等人。

「沒任何發現。」

「OK,你們繼續往上搜索,我在這層再找一找。」

阿龐一聽完後隨即帶另外兩人往上走去。

我對阿誠說:「你就跟著我們吧,人多總是好照應。」

「好好!總比我一個人在這擔心受怕來的好!」這男的之後也沒再多說什麼,就靜靜的跟在我的身後。

我看賣場裡不像有人的樣子,因此我則走到盡頭的員工休息室,並且叫育松去旁邊的廁所查查。

我慢慢的開啟員工休息室的門,並且壓低了自己的腳步聲,阿誠也隨身跟在我的後面。

走到裡面一看,發現裡面就幾張桌子和椅子,還有一些櫃子。

我還看到桌上擺了些吃的和喝的,不知道是擺了一陣子還是才剛擺不久。

雖然如此,我仍然沒找到任何一人。

「奇怪,到底跑那去了?」我看沒人後便自言自語了一聲後,打算離開這房間。

突然,我聽到其中一個置物櫃有撞擊聲!

「什麼東西!?」我立即回頭朝那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

阿誠更是緊張的舉起槍來描準那置物櫃。

那置物櫃的碰撞聲音越來越劇裂,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裡面!

我也立即舉起了槍,描準了置物櫃。

但我卻不敢擅意打開,畢竟若一打開是個殭屍躲在裡面可就好笑了。

正當我還在猶豫之時,我身旁的阿誠竟突然往櫃子開了好幾槍!

我當場被這突然而來的槍聲嚇了一跳。

我驚訝的看了看他「你幹什麼!?」

「裡面要是殭屍的話該怎麼辦!先下手為強啊!」他緊張兮兮的說道。

雖然他說的是有幾分道理,但我認為這傢伙真的是所謂的“看到黑影就亂開槍”,我剛剛也是因此差點被他射中!

正當我還想和他爭論時,此時那置物櫃慢慢從下方空隙間流出了血紅色液體。

那股鮮紅的顏色,又帶點新鮮的血腥味。

是血。

但怎麼看都不太像是殭屍流出來的血。

我和阿誠對望了一下,久久不發一語。

育松此時也剛結束他的搜索趕到我們這邊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剛到現場的育松完全無法理解。

對講機也同時傳來阿龐的聲音:「喂,剛剛那是槍聲嘛?」

但我並沒理會他們,因為我正硬著頭皮準備上前打開置物櫃。

我感覺的到,我的心速正急速加劇。

撲通撲通的,隨時都要掉出來的感覺。

我吸了一口大氣後,立即打開那置物櫃!

碰!從置物櫃裡倒出了一個人。

我方打開置物櫃後便立即嚇的往後一跳。

「啊……啊……」阿誠一看到裡面不是殭屍,竟然全身颤抖,嘴巴張個老大,隨後整個人往後跌坐在地上,連手上的槍都掉到地上去。

我恢復鎮定後慢慢走上前看了看屍體,發現是個女孩子。

她全身赤裸,而且雙手雙腳都被綁住,嘴巴裡被塞住了毛巾還被貼上膠帶。

這女的長的還蠻漂亮的。年紀看上約二三十歲。

先不說她身上那些還在流血的彈孔,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她全身上下都有些傷痕,而且大腿附近還有些已經快乾掉的白色液體……

看起來蠻像是精X的東西。可見生前應該是遭到強暴之類的……

我看著阿誠,他似乎甚至都要被眼前這一幕嚇到哭了,呆呆的坐在地上望著那具女屍。

看他的樣子似乎不認識這女的。

那這樣看來,可能是那些投機份子來搶劫珠寶金飾隨便幹的犯行吧。我隨意下了個推論。

我拿起對講機說道:「阿龐,不用搜索了,來六樓員工休息室這邊。我們找到了……」

「了解。」

我從其他的員工置物櫃裡找了件衣服,為這具無名女屍披上去。

這是,我唯一還能為她做的……

註1:就是台灣常見的黑星手槍啦XD

X                                   X                            X

011

待阿龐三人趕來員工休息室,他們看到這現場後還搞不清楚是什麼回事,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媽的個B勒……到底是安怎?」阿龐終於打破沉默罵了一聲。

我指了指阿誠說「剛剛我們來到這邊,突然聽到置物櫃劇烈搖動的聲音,他一怕就朝櫃子開了好幾槍。」

我朝阿誠看了幾眼,現在他臉色依然慘白,坐在地上一直喃喃地說:「我殺了人……我殺了人……」

看到他那副樣子,我也想不到要說什麼來安慰他,畢竟的確是他失手殺了人。

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嘆息。

阿龐接著問「她是剛剛發求救訊息的那人嘛?」

「我怎麼知道……」我當然無法肯定。

我對這慘劇不知該做何感想,雖然先前我已經看到不少屍體。也殺過不少殭屍。

但我一想到剛剛被傑仁丟下的少女還有這位女孩子。

上一秒還活生生的人在我眼前被殺,而且還是接連遇見兩次,這實在是有點不好受。

可是除了不好受又能怎樣?

我沒有任何辦法,

早點離開這世界,說不定對她們才是最好的……

至少,不用像我們這樣擔心受怕……

我看了看手錶,已經四點半了。

從我們集合出任務到現在才三個多小時,時間過的可真慢。

以前常聽說過一句名言「快樂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痛苦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慢。」

現在的我十分認同這句話。

雖然才渡過短短的三小時,但對我來說似乎已經過了好久好久。

該休息了。

「再過幾個小時就要早上了。我們該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指著手錶說。

「那走吧,反正繼續待在這裡也沒啥意思。」傑仁無所謂的說。

下定目標後,我便帶著他們往七樓的休息室走去。

臨走之前,我又回頭看了看那具女屍。

我嘆了口氣。

到了七樓的休息室後,眾人紛紛找個椅子坐下休息。

阿龐和育松才剛坐下不久,就已經紛紛從口袋掏出煙,準備享受尼古丁帶來的快感。

說實話,我以前非常討厭煙味,我從來就都不覺得抽煙是什麼好事。

但偏偏軍隊裡就是一堆人愛抽煙,而且抽煙可說是在軍隊裡很好用的交際管道。

所以就算自己本身不抽煙,但若你想要好好的在連上過日子,那就得跟連上的弟兄打好關係。

而打交道的地方也是要到吸煙的地方才行。

因此長久下來,我雖然還是不太喜歡煙味,但至少已經習慣。

而且在這種環境底下,還要他們不吸煙實在也說不過去。

若抽煙能讓他們神經舒緩一些,那也無妨。

我看了看新兵良勳,他一直在檢查自己的槍枝。我深深覺得像他這樣的人根本就應該去加入美國軍隊或是法國外籍兵團吧?雖然他還蠻可靠的就是了。

而那個王八蛋傑仁則拿出他的mp3邊聽邊唱,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看了就想扁。

新加入的阿誠則靜靜的坐著,一句話也不吭,看來是剛剛的事情還影響著他。

此時的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非常想要立即得到答案。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你們知道嘛?」我問

眾人看向了我。

「你的意思是……?」阿誠抬頭問了我。

「為什麼會有殭屍這種東西?到底怎麼開始的?你們知道嘛?有新聞報導嘛?」我又追問了一遍。

傑仁取下了隨身聽的耳機並且說:「怎麼可能有新聞報導?這一切都是突然發生的。」

「突然發生?」我皺了皺眉頭。

阿誠似乎也贊同他的意見說:「我也這麼認為……」

「怎麼說?」

「我本來是來這附近看晚場電影的,但是我看完出來後就開始發生暴亂,那時候我還以為是有一大堆人在打群架,但仔細看了以後才發現是有人變成殭屍在攻擊人。」阿誠慢慢的說道。

「這麼突然?」我充滿疑問。

阿誠又繼續說道:「非常突然,而且同時間是一堆人突然變成殭屍的樣子,這些變殭屍的人到處攻擊人,才不一會的時間,整個信義區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傑仁則接著得意的說:「而我勒,從夜店帶那妹去旅館後,媽勒,沒想到打完砲出來時就變這樣啦。」

說完還一副揚揚得意,好像巴不得要讓大家都知道他上過那妹一樣。

看來他們都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引起了這次的事件。

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發生,又這麼突然的結束眾人的生命。

說不定就算我死了,也還無法了解這一切到底是怎麼開始的。

算了……想這些又有什麼用處?

難道我能像電玩主角一樣,揭發什麼驚人內幕?

根本不可能……

我胡思亂想了一陣子之後,便開始分派了警衛哨。

畢竟現在我們身處的地方可不是能讓我們安心睡大頭覺的,若沒有人看守的話,說不定一覺醒來時我們已經變成他們的同類。

現在我們總共有六個人,於是我安排了同時站兩個衛兵,一個在手扶梯,另一個則在逃生門那邊。每一小時輪一班。

我從員工休息室的窗戶看了出去,一樓那邊還是一樣一堆殭屍在這大樓聚集。

數量是越來越多的感覺。

遲早牠們會衝進來的……我在心裡如此想著。

但與其擔心這種事,眼前的我還是趕快先回復體力再說。

我回去桌上趴著睡覺,不一會兒就進入夢鄉……

x                              x                                  x

13
-
板務人員:

4210 筆精華,12/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