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881

【小說】Taipei midnight 台北的午夜(0824解明篇004)

樓主 刃霧翔 chekuli1
GP33 BP-
軍人篇

軍人篇人物介紹及圖片 (極度建議看完目前連載再看)

001~005   006~007   008~011   012   013   014   015   016

017    018    019    020    021    022完結


================================

平民篇
平民篇人物介紹及圖片 (極度建議看完目前連載再看)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007   008   009  
010   011   012   013   014   015   016完結篇

=================================
解明篇

001  002   003    004

=================================
這是本人自創的小說。

在台北的午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群軍人正準備前往執行任務......

但他們不會知道,即將踏入的不是台北,而是地獄......




扼,因為我怕會跨版多貼,所以想觀看本劣作的版友們還請點下面連結至惡靈勢力版觀看。

(這樣算不算打廣告?)

Taipei midht 台北的午夜


因為有版友解釋了跨版多貼的規定,所以我便把連載至今的全貼過來了。


================================================================

前言

民國10X年

 

這是國軍已經改制為只剩下志願役的時代。

且美國也已經和台灣重建同盟,台灣的國際地位總算被予以承認。

由於軍人的薪水比一般上班族優厚非常多,所以軍人已經變成搶手的職業。

當報考人數實在太多時,相對的考試也會越變越嚴格。

而考進去後還要接受長達一年的新兵和專業訓練。

因此現在的國軍素質跟民國90年代比起來已經好上太多……

不過……

我國的國軍……若遇上真正的危機時,是否真的能夠對應呢……?

X                          X                        X

TAIPEI MIDNIGHT

第一部--「起始」軍人篇001

這一切真是來的太突然了。

等我回過神來,我已經坐在軍用卡車上,而且還全副武裝。

我們連上被分成兩部份,一半繼續駐守營區,另一半則都在這台卡車上出任務。

「媽的勒,莫名其妙。連長是開玩笑的吧?」

坐在我旁邊發牢騷的這位仁兄是我的班兵之一,他叫阿龐。高大肥壯的身驅,擠的我十分不舒服。

「該不會是中共打過來了?」這一位很明顯睡眠不足的是我好兄弟-育松。他坐在我對面邊發抖邊握著胸前的十字架說道,真不知道是太冷還是怎樣。

坐育松旁邊的新兵則自言自語:「這應該是機密演習……」

車上的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每個人顯的又累又緊張。

這也是當然的……

不管怎麼說,現在可是半夜一點啊,雖然我們是特戰連的士兵,但剛剛才硬生生的從被窩裡被挖起來,那可是很難受的。

但我仍然開口了:「各位別吵了,好好檢查一下自己的槍枝,記得關保險以防走火。」

大家聽到我說的話以後,各各沉默不語開始低頭檢查各自的槍枝。

我是特戰連的軍械士官(註1)-周劍決。同時在這次任務中被指派到第三班班長。

為啥我的名字這麼奇怪?那都要怪我那愛看武俠小說的老爸。害我以前大學上台做報告時老是覺得很丟臉……可是一聽說我以前還差點要被取名為周狐沖或是周無忌時,我就覺得周劍決還算好的了……

但說實在的,當了這麼久的兵,還是第一次遇到半夜出動的情況。

而且我們就算是演習或打靶訓練也是不可能每一個人都分配子彈的,但現今我們的彈袋裡的彈匣全都裝滿了子彈,包括槍裡的也是一樣,這實在是非常奇怪的事。

而我們這隊接到的命令只有一個 “這不是演習,各位請立即前往市政府集合,並且聽從當地指揮官命令執行任務,其餘詳細情況等到目的地後聽取簡報。”

「難道真的是戰爭?」我一面吹著迎面而來的冷風,一面在心裡如此納悶著。

但並沒有任何戰鬥機,也沒有任何火炮聲,更沒聽到防空警報,這情況實在不像是中共打過來的樣子。

還是恐怖份子狹持了101大樓勒……?

我在腦子裡胡思亂想,就這樣慢慢坐著車前往目的地。

但半小時後,我將會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

 

注1:軍械士官乃每一個連隊上管理武器的士官。

x                                x                             x

002

就這樣坐了近半個小時的車程之後,我們終於下了高速公路。

但一下到市區,我們每一個人都傻住了。

台北街上好像遭到地震一般,碎裂的牆壁和垃圾散落在街上四處。

而且似乎也停電的樣子,路旁的街燈沒一個亮著,完全一片烏黑。

還有一堆車子直接停在馬路上,玻璃被砸壞,門也開著。

再仔細一看,路上還躺著一些屍體……

這根本就不像是我們認識的台北!

當我們還傻在那裡的時候……

磅!磅!

遠方突然傳來幾聲響亮的槍聲。

「幹你娘勒!現在是什麼情況!?」

「剛剛那是槍聲!?」

「有沒有搞錯啊!」

每個人都超級緊張,而且睡意一下子就全都消失了。

就在這時,突然軍車一個打滑!撞上一輛停在半路上的大卡車!

碰!

隨著這聲響亮的撞擊聲,我就像拋物線一般,硬生生的被甩出車外。

我漸漸失去了意識……

x                                x                             x

003

「……班長!」

慢慢的,我醒過來。

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新兵,我不記得他的名字。

「嗚,頭好痛。」我慢慢坐起身子,但一陣頭痛也隨即而來。

我摸了摸頭,感覺有點濕濕的。

把手拿到眼前一看,果然是血,但感覺不是很嚴重的傷口就是了。

全身也有點痛,應該是摔到內傷了吧?

我慢慢的環顧四周,地上躺著全是我熟悉的面孔。

槍枝散落一地。

前方不遠處則是剛剛我坐的軍車,已經和大卡車相撞的不成車型……

同時也有一些人正坐在地上哀號,但人數不多。

其他大都在剛剛那場車禍喪生了……

看來我則剛好是坐在靠近尾座,所以是被甩出車外而保住一條小命。

「新兵,有沒有看到指揮幹部?」我開口問我面前這位新兵

我打量了他一下,發現很神奇的,這新兵竟然完全沒事。

「報告班長,除了你以外沒有了。」

此時我才突然想到要趕緊打119叫救護車,但剛拿出手機…那位新兵便說「報告班長,手機完全不通!通訊機我也呼叫過了,沒有任何回應。」

算了,通常像發生這種車禍時就算是在半夜,照常理來說多少也會也會有一些開車的人下來看看情況才是。

但現在卻完全沒有任何人,除了屍體。

我想就算狂打119應該也沒用了。

「……那現在還活著的有幾人?」我說

「報告班長,事發以後我立即去所有人身旁檢查過了,但包括你和我只剩下12人。」

12人……和我坐同一車的至少有四個班耶……

「你沒受傷吧?」

新兵則大聲的喊了聲:「報告班長是!」

搞不懂這小子是怎樣……現在這種狀況還一副菜鳥大兵貌……

我看了看他衣服上的名牌,上面寫著「陳良勳」

「召集一下大家吧……」我慢慢起身。

我喊了聲集合後,隨即這些傷兵慢慢的靠向了我。

「劍決,幸好你沒事。」

我仔細一看,原來是育松,他旁邊還站著阿龐。

阿龐看到我後還笑著說:「幹!幸好我今年有去安太歲,媽的真的有效!」

這傢伙……

我朝他們點了點頭示意後,開始清點人數。

沒錯,剩下12人左右。而且有些人還坐在原地,看來是腿斷了走不過來。

這些傷兵不是腿斷就手斷,真的還能正常行動的包括我也只不過四人而已。

另外三人就都是方才剛好坐我附近的阿龐、育松和那位新兵良勳。

我們剛好都坐在尾座,所以都被甩了出去,雖然仍有些擦傷,但不成大礙。

真不知該說是幸運還是帶賽……

磅磅磅!

附近又響起了一連串的槍聲。

靠……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狀況到底是怎樣。

若是一般人的話,在這槍聲連連,而且周圍又一堆屍體包圍的情況下,我看早就發抖到站不起來。

當然,頭一次看到這麼多屍體的確頗嚇人,但雖然我們面露難色,卻依然鼓起勇氣盡量讓自己鎮定。

只因為我們是”特戰傘兵”我們的勇氣和訓練都強過一般國軍部隊。

不但在台灣受過傘訓,而且我們每一個人也都遠赴過美國接受特戰訓練。

都敢從1350英尺的高空下跳下來,應該也沒有什麼會怕的了。

況且,若連我都沒辦法鎮定,我也沒辦法管理這些士兵。

我開口對眾人說「我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啥事,相信各位也不清楚。但在手機和通訊設備都不通的情況下,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到集結點,然後告訴那邊的幹部說這邊發生了車禍要請求支援。」

我頓了頓後又說「育松、阿龐和良勳帶上武器後跟著我走,其他的就待在這邊等候支援。」

「此外,我們並不清楚現在敵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但切記用槍要領和手則,別誤傷百姓。」

眾人點了點頭後,便開始收集武器和彈藥。

我們這些行動尚可的就開始幫忙檢取武器給予那些行動不便的人。

我也吩咐大家多帶些彈藥,雖然對死者很不敬,但也只好從喪生的同胞身上取下我們需要的彈藥。

「幸好對講機還有一些堪用的。」我從同袍的屍體身上取下了對講機。

同時我還叫新兵把對講機帶上,並且和傷兵們對頻道。「等等我們的代號就是龍潭01,你們的代號是涼山02,若有任何問題發生立即呼叫,了解?」

聽到我的命令之後,傷兵中的其中一人便將對講機背上。

接著將傷兵們集中在一起,並且給了他們武器之後,我便率領三人離開此地。

X                             X                                  X 004

我們匆匆過了幾個街口。

街上到處都有屍體,有的從石塊中露出手臂或一小部分,也有的半個身體掛在窗戶外。

 

在這種恐怖的場景下,卻異常的安靜。


沒錯,除了我們四人的呼吸聲和腳步聲,還有偶爾不知在何處響起的槍聲。

一切都靜靜的,沒有絲毫人氣。

……這真的是台北嘛?

通常要是發生這等事,先別說其他的,光是記者就不知道有多少位早就趕在現場採訪了。

但為何現在卻沒有任何人影?

連個救護車都沒有?

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夜晚。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台北變成這樣,這完全是個謎團。

而當我們準備過下個街口時,育松突然指著右方說「喂!有人走過來了!」

我們趕緊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遠方有一位男性慢慢走向我們這邊。

「總算見到其他人了。」我在心中如此想著。

看到有人出現,我急忙走過去並且邊喊道「這位先生!」

但這男性完全沒回應我,一樣維持他緩慢的步伐走向我們這邊。

我再度喊聲「這位先生!我們需要協助!」

這男性一樣不理會我,彷彿沒聽見我的聲音一般。

隨著他慢慢的靠近,我發現他走路方式有點奇怪。

他頭低低的,兩隻腳是慢慢的一步一步用拖的走。

一股腥臭味噗鼻而來。

哇靠!好濃厚的腐臭味。這是我頭一個想法。

好像腐敗的臭肉一般,那股惡臭似乎是從那仁兄身上散發出來的。

我身旁的人也紛紛掩鼻罵道「幹,怎麼臭成這樣?」

而那男性卻還是一樣頭低低的用腳拖著走路,好像完全沒把我們放在眼裡一般。

當他更靠近我們時,他頭慢慢的抬了起來。我也漸漸看清楚他的全貌。

但不看還好,一看我整個嚇到。

因為他的臉頰開了一個大洞,可以很明顯的看到裡面的牙齒和肌肉。

更扯的是,他身上的腸子也是整個掉了出來,拖在地上跟著他一起走。

右腳大腿整個被撕爛,還可以看到骨頭。

我開始警覺,這好像我以前看到的電影一樣。

殭屍?

在他已經靠近我們前方五十公尺左右時,我隨即舉起槍描準那位勉強還有人樣的仁兄大吼「站住!」

我身旁的三人也紛紛舉起槍指向那位仁兄。

但他一樣不鳥我們。

「警告!站在原地別動!否則我們將會開槍射擊!」

靠,這可是我第一次把槍口對著”人”。

但我仍然拉了一下槍機並且打開了槍上的保險。

到底該不該開槍?還是他其實只是受傷想求救?

但再看看他在地上滾的腸子,我怎麼看他都不應該是還能求救的樣子就是了……

那仁兄仍然不為所動的朝我們這邊走來時,我開了一槍。

磅!

我的身體感受到槍枝傳來的強烈後座力,一顆彈殼應聲掉在地上。

剛剛那槍打在他旁邊的地上,代表我鳴槍示威。

「這是最後警告!」

通常有實地射擊過的就知道,那槍聲都讓我旁邊三人都驚了一下。若在附近突然聽到這麼大的槍聲,只要是一般人都會嚇到。就算你已經有心裡準備。

但他仍然不為所動,繼續向我們這邊走過來。而且速度明顯變快了許多。

他眼泛紅光,雙手也舉向我們。同時他還低吼著「嗚……噁……」就如同電影裡殭屍一般的聲音。

我頓時明白,這傢伙已經不是所謂的”人”了,他想要攻擊我們!

Fire!」                                                           

隨著我下令的同時,我把T91步槍(註1)裡的子彈全往他身上招呼。

磅磅磅……

而我身旁的人也開始射擊。

一連串的子彈打在他的身上。

彈殼,四處彈跳。

鮮血,灑落一地。

但那人即使身中多槍,仍一步一步地向我們前進……

 

也一步步的加深我們的恐懼。

 

直到那人身上佈滿彈孔,隨即向前一趴,倒在地上。

我將左手抬起,示意停火。

眾人看到我的手勢,便也都停止射擊。

停了一會,空氣中漸漸散布出火藥的味道。

我們四個人彼此對望了一下,誰也不敢吭聲。

雖然我們訓練何其之多,但還是各各冒了冷汗。

沒錯,我們都嚇的半死。

若你覺得我們很沒用,那也無可奈何……這可是我們第一次開槍殺人。

當然,若剛剛那位勉強算是人的話。

 

1:正式名稱為5.56公釐T91戰鬥步槍。是中華民國聯勤205廠所生產,也是目前國軍的單兵主要火力。

X                           X                                  X

005

當大家都呆在原地十秒左右,我才慢慢上前調查那具”屍體”。

我踢了踢那具屍體,確定他已經沒有生命反應才鬆了口氣。

「媽的個B勒……這是怎樣?他是殭屍?」阿龐在一旁擔心的樣子

我搖了搖頭「我怎知道。」

但眼前這東西似乎真的長的很像殭屍。

不,應該說根本一模一樣。

育松則皺皺眉頭「這不是電玩或電影裡才會發生的事?」

我們四人對這具屍體充滿了許多疑惑。

很顯然的,這些事情一定跟眼前這具屍體有所關連。

此時我對新兵說「發話給涼山02,說我們遇到怪東西,叫他們注意點。」

新兵聽了以後立即拿起對講機。

「涼山02涼山02,這裡是龍潭01聽到請回答。」新兵發話後過了十秒,卻仍不見回話。

不會跟我們一樣遇到這種怪東西吧。

「再發一次。」我忐忑不安地說。

新兵便又提起對講機發話「涼山02涼山02,這裡是龍潭01聽到請回答。」

一樣,沒有反應。

「該不會壞掉了吧?」阿龐疑惑。

「最好是,剛剛才測試過不久而已。」育松反駁

此時對講機突然響起「涼山02回…答你。」

總算有反應了,雖然有點雜訊,但還算清楚

阿龐一聽之後立即罵道「幹,我看他們根本是在抽煙偷懶。」

我把對講機接過來後便說「涼山02,我們在這遇到一些怪東西,你們最好小心點。OVER」

「啥…?怪東…西啊?OVER」

「扼,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有點像是殭屍的東西。OVER」

「會跳跳…跳嘛?OVER」

……他們還以為我們在開玩笑。

「總之你們注意點就是了,通話完畢。」

「哈,o…k~」

對講機還傳來了一些嬉笑聲,這群傢伙……

發完話後,我將對講機還給新兵。

「不管如何,我們得趕緊前往集結點。」我下了這個決定。

眾人點了點頭後,我們便快步離開這具噁心的屍體身旁。

急行了幾分鐘之後,我們來到了市政府。

或許應該說是,像是市政府的地方。

「靠…」

直到現在,我們才終於了解事態的嚴重性。

現在眼前的市政府前有些拒馬,但都東倒西歪

還有一些臨時搭建起來的軍用帳逢,很顯然這邊”曾經”是指揮中心的樣子

警車也是隨便停放,有的門還打開著。車上玻璃不是破掉,就是整個車身沾滿了血印。

地上到處都是彈殼和槍。

當然,地上也倒了一堆人,遍地佈滿了血跡。

照他們的穿著來看,有警察也有士兵,也包括了一般民眾。

這根本只能以屍山屍海來形容……

我們每一個人都目瞪口呆,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連我們的鼻子,都已經麻痺到分不出屍臭味和血腥味。

但再仔細一看,還有些人跪在那些屍體旁。

由於太黑太暗,而且他們還是背對著我們,實在看不太清楚在幹嘛。

不過看人影應該有四人左右。

「喂……」

正當良勳想出聲叫那些人時,我立即揮手制止。

「先別出聲,慢慢靠近他們」我小聲的道。

沒錯,我很怕他們會是剛剛那位仁兄一樣。

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心跳正急速加快。

一陣陣的喀滋喀滋聲響,似乎是在咬東西和撕劣東西一般的聲音從他們那邊傳來。聽到這些聲音讓我想起以前曾玩過的殭屍遊戲。

「拜託,千萬不要跟我想的一樣。」我在心中如此想。

我們一步步的慢慢靠近。

輕輕、慢慢的,連些微的腳步聲都沒有。

90公尺……

80公尺……

此時良勳身上的對講機突然響起!!

「我們需要支援啊…!啊!怪物!!!!!」對講機傳來的驚恐的樣子

「磅磅磅……不…不要過來啊!……………啊!」

靠!看來傷兵那邊狀況也不太好,但好死不死怎麼在這時發話過來!?

此時那群”人”一聽到這些聲音立即都停止了動作,慢慢的轉頭朝向我們這邊。

我一看以後立即倒吸了一口氣,甘寧老師勒…他們全都跟剛剛那位仁兄一樣。

每個”人”嘴上都沾滿了鮮血,還有個”人”咬著一塊肉在嘴上。

甚至還有一位則是右手早就連骨頭都脫離了肩膀,只剩下皮還勉強連接著。

「幹幹幹幹!!!!!!!!!!!!!!!!!」

阿龐驚叫,並且立即全力開火!

可是太過緊張的他,子彈幾乎都沒打中那四”人”!

那四”人”也紛紛起身,同時低吼了幾聲。

「嗚……噁……!!」

他們竟然朝向我們這邊,好像以跑百米的速度一樣奔了過來!

幹!! 那種移動方式 真的是殭屍嗎?怎麼跟剛剛那位仁兄不一樣?

我還以為殭屍都是像電影一樣緩慢的行走!

但此刻的情況是不容許我有任何遲疑的時間

FIRE!!!」我立即大吼!

不同於阿龐,身為軍械士官的我和我手上這把T91不知渡過多少歲月。

我深深了解手上這把愛槍的性能,也了解該怎麼射擊才能打中對方。

我每一槍都精準的射在其中一”人”身上,在他身上打出了幾個窟窿。

而那被我射中的人也已倒在地上。

除了被我撂倒的那位,另一位右手都快斷掉的那”人”和嘴上咬著肉的”人”也已經被射倒在地。

但是,我立即查覺了我的失誤。

相較剛剛我們是四個人同時開槍射一個”人”,現在則是四個人要同時開槍射四個”人”

我們完全沒有達成共識,我也沒下令要先打那隻,因此大家都胡亂射擊。

剩下那幾乎沒受傷的”人”根本就已經接近我們。

等我發現自己的失誤時,那”人”已飛撲了過來,同時把阿龐撲倒在地。

「啊!!!!!靠悲啊!!救我!!!!!!!」阿龐緊張的大叫。

那”人”一直張開血盆大口作勢想要咬阿龐,但被阿龐的大手給推住臉而勉強制止住。

他的口水和血水一直往阿龐身上滴落。

我立即舉槍準備射擊。

就在這時,良勳一腳往那”人”踢去,那傢伙被踢的滾到一旁。

我和育松也趁此時朝剛剛想要咬阿龐的人身上開槍射去。

一連串的槍聲,換來的是那”人”倒地不起。

「新兵,幹的好啊」我拍了拍良勳的肩膀走向阿龐。

真是千鈞一髮……差點我們就要跟阿龐說BYEBYE了。

我伸手把阿龐拉了起來「喂,別腿軟了。」

阿龐握住我的手站了起來,並且邊把剛剛殭屍的口水和血水給擦掉。「靠背,我會不會變殭屍啊!會不會啊!?」

看他這副緊張的德性,我也只能安慰他說:「你又沒被咬,應該沒事。」

的確,若殭屍趴到自己的身上,我想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任何一人還可以面不改色不為所動。

除了屍體以外。

「喂喂喂!現在這是怎樣?」育松突然緊張的大喊。

有沒有搞錯!?

剛剛那些躺在地上的屍體,一個接著一個,慢慢的爬了起來。

一個、兩個、慢慢的變成數十個。

這……

我們四人彼此緊緊的靠在一起,並且握緊手上的T91步槍。

我不知道我們是否能逃出這裡。

但若世上真有地獄這地方,那我相信我已經到了……

X                          X                               X

33
-
板務人員:

4204 筆精華,07/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