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358

【討論】二戰德軍神秘藥丸,吃兩片可以猛8小時

樓主 skyofficer skyofficer
GP58 BP-
文/譚健鍬(澳門鏡湖醫院心臟內科醫師、澳門作家協會會員)

毋庸置疑,單純從軍事角度而言,放眼二戰中所有的部隊,繼承了普魯士傳統的德軍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的訓練水準、軍事理念、意志紀律、戰術素養,乃至很多武器的設計,放眼全世界皆能獨步一時,連對手都不得不默認。

德軍的最後失敗,主要是在兩線作戰的糟糕戰略局面下,面臨兩大工業巨人--蘇聯和美國的聯手夾擊,美、蘇兩巨人的物質和人力資源本身就讓德國望洋興嘆,他們拚得起消耗,德國卻玩不起。那麼,德軍是不是也搞過什麼「黑科技」來提升戰鬥力?

精明的德國人當然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只不過和眾多歷史愛好者原先的臆想不同,並不是每一個德軍士兵都如狼似虎。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二戰剛爆發兩個多月,一路高奏凱歌的德軍在滿地廢墟的波蘭土地上馳騁。軍隊中有位十九歲的小兵寫了一封家書,出乎意料地,他沒寫戰役勝利的喜悅,也沒留下片言隻語的宏偉理想,反而是向遠在科隆的父母說:「這兒太艱苦了,我每隔二到四天才能寫一次信,希望你們理解。今天寫信的目的,主要是想請你們幫我弄點脫氧麻黃鹼……」

半年後,駐守波蘭的他再次在信中央求:「能否多給我弄點脫氧麻黃鹼?那樣我就不會『斷糧』了。」七月十九日,他又寫信道:「如果可以,請再給我寄些脫氧麻黃鹼。」
如此「懦弱」的德軍士兵豈不讓今天的軍事迷大跌眼鏡?德軍居然愛嗑藥?這太匪夷所思了。

其實,人終歸是人,絕大多數被媒體宣傳的超級英雄形象,無非只是個別典型在官方的授意下,加以放大美化的結果。人有惡的一面,必然也有善的一面,有勇敢爆發的時刻,也有無法掩蓋怯懦的時候。人類該有的情感,德軍士兵不會缺乏,至於人類固有的弱點,他們更無法擺脫。縱使希特勒想打造一支由戰爭「機器人」組成的軍隊,毫無保留地以鋼鐵意志執行他的計畫,事實上只是座空中樓閣。

話說回來,如果那位士兵真的英勇無畏,恐怕也活不到戰爭結束的一九四五年,更活不到戰後的八○年代。這個士兵名叫海因里希.伯爾(Heinrich Böll)。

一九四七年三月,伯爾的第一篇短篇小說《在多年前》發表,很快一發不可收拾,這些作品主要取材於二戰,揭露了法西斯的罪惡,反映了德國人民的苦難,調性沉重、壓抑而灰暗。做為一位具有高度社會責任感和高超寫作技巧的作家,他拓展了時代的視野,為復甦現代德國新文學做出了重大貢獻。一九七二年,瑞典文學院授予伯爾諾貝爾文學獎殊榮。外國報紙如此評論:「他把德國人的靈魂從俾斯麥和希特勒的陰影裡解救了出來。」

伯爾之所以如此傑出,當然和他不平凡又略帶悲劇性的經歷有關。

除了戰場的恐怖,還有那些讓伯爾一生難忘,又愛又恨的藥片!脫氧麻黃鹼正是德軍祕密儲存的「大力丸」,並在關鍵時刻幫了大忙。德軍官兵早就聽聞它的威力,求之若渴,但軍方的供應遠遠無法滿足,於是伯爾轉而向家人索取。東線戰場那支困獸猶鬥的德軍分隊正是服用了藥丸,才得以擊退蘇軍,絕處逢生。

一九四二年六月,德軍印發了美其名曰《抗疲憊指南》的「服藥說明書」,其中寫道:「(脫氧麻黃鹼)每次服用兩片,之後三到八個小時可以不用睡覺;服用兩次,可以讓你堅持二十四小時戰鬥不停。」納粹分子甚至強迫戰俘和囚徒服用這類藥品,讓他們不知停歇地為希特勒從事各種超乎尋常、慘無人道的體力活。

安非他命,安樂而奪他人之命

大作家伯爾當年嗜好的脫氧麻黃鹼(methamphetamine),即苯丙胺,又名甲基苯丙胺。若對這一化學名稱有些陌生的話,你可能聽過「安非他命」(amphetamine)這個俗名。沒錯,這就是冰毒的有效成分!

伯爾生活的戰爭年代,人們對這類物質並未視為洪水猛獸或立法監管,戰爭機器的運作更使這種容易上癮的物質愈加濫用得肆無忌憚,不僅德國如此,其他軍隊也大同小異。

原來,彪悍的德軍之中藏著不少癮君子!

安非他命是一種神經中樞興奮藥,服用後會明顯感覺自信心倍增,變得膽大冒險又精神高度集中,容易亢奮激動。與此同時,饑餓、口渴、疼痛等感覺會減弱,甚至不想睡覺,目前多數國家已將其列為毒品。

二戰全面爆發前,日本人長井長義已經發現了麻黃鹼的後代衍生物─ 脫氧麻黃鹼,即甲基苯丙胺(安非他命)的奇妙作用。一九三八年,柏林的泰穆勒製藥公司正式向市場推出這種新藥,大受歡迎,它的初衷並非為了讓士兵興奮,僅僅為了治感冒而已,但它很快就引起納粹軍醫奧托.蘭克(Otto Rank)的注意,此人的另一個身分是柏林軍事醫學院免疫生理學研究所主任。戰爭爆發時,蘭克透過臨床實驗發現,這種藥極可能助德軍一臂之力。

第一批受試者便是入侵波蘭時的德軍司機,他們服用脫氧麻黃鹼後變得不知疲倦、勇猛異常,而且情緒高漲、鬥志旺盛,最神祕的是駕駛技能完全不受影響,精細操作似乎更加嫻熟,開著軍車在波蘭腹地長驅疾如電,搶了步兵很多風頭。此一結果讓蘭克和德軍高層喜出望外,安非他命由此受到士兵的青睞。

德軍橫掃西歐、直逼英倫的那段日子裡,據檔案揭示,大約有三千五百萬片安非他命及類似物被發送給德國陸軍和空軍,伯爾肯定也嘗試過。只不過數量顯然供不應求,不少士兵和伯爾一樣寫信請親戚朋友幫忙寄來。他們不清楚安非他命的嚴重副作用,但官方心知肚明,發覺有些士兵過量服藥後會狂躁不安、血壓和心跳不穩定、幻覺叢生、腹痛腹瀉、噁心嘔吐,甚至死亡。

德軍中的明智人士試圖限制此藥的使用,無奈愈來愈殘酷的戰爭狀態和愈來愈不利的戰爭形勢,迫使更多士兵選擇嗑藥,軍方只能半睜半閉,畢竟打勝仗才是最緊要的事,健康和後遺症誰都懶得理,希特勒也只想著燃眉之急。對於普通士兵而言,他們嗑藥不過是為了完成上級安排的任務,為了不被打死和活捉,或純粹為了活下來,哪怕只是暫時地活著。

日本生產的所謂除倦覺醒劑 Philopon,主要成分就是這種安非他命。戰爭末期,垂死掙扎的日軍組織「神風特攻隊」,其敢死隊員正是服用了安非他命後,駕著戰機瘋狂衝向美國艦隊,試圖同歸於盡。

戰後,很多戰爭倖存者紛紛出現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神經症狀,有的最終久病臥床,喪失了勞動力和生活能力,早早離世,結局非常悲慘。各國政府才逐漸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紛紛立法禁止安非他命的生產和使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到二戰時期曾被德軍與日軍濫用的安非他命
到了21世紀的今天不但擴散到民間而且還被廣泛的濫用且危害許多人的健康
我想探討一個有關提升部隊戰力以及道德層面的問題
那就是如果你是決策者
你有權決定是否提供這種可提升戰力的藥物給部隊
但這種藥物的副作用會危及官兵的健康
你是否會將這樣的藥物提供給部隊?
58
-
板務人員:

687 筆精華,03/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